智培中文


南关外果叛降贼而部将张雄者守新南门与贼通

懋德召中军副总兵应时盛谋将调雄守大南门未

几雄缒城出降语其党曰城东南角楼贮火器火药

我下即焚楼楼焚守者悉走贼乘势登城懋德北向

再拜出遣表付友人拔刀自刭为麾下所夺时盛请

下城巷战遂扶懋德上马时盛持矛突杀杀数十人

至炭市口贼骑充斥时盛呼曰且拥公出西门懋德

遽下马曰我当死封疆汝辈可自去众复拥懋德上

马至水西门懋德叱曰汝辈欲陷我不忠耶复下马

据地坐时盛已出城还顾不见复斫门入语懋德曰

请与公俱死遂偕至三立祠懋德就缢未绝时盛释

甲加诸肩乃绝时盛再拜讫即取弓弦自勒死建极

危坐公堂贼拥至晋王府见自成欲授以官叱曰我

天朝方伯乃仕贼耶自成令曳出斩之下&#连呼万

岁曰臣失守封疆死有余罪自成以为呼己也曳还

问曰既呼万岁何不受官建极厉声曰我呼当朝皇

帝宁呼贼耶大骂自成立杀之文炳被执诱以官不

从抗骂数日被杀妻赵妾李亦投井死子兆梦甫数

岁被掠去士民以忠臣子赎而归之刚中被执说之

降大骂曰岂有蔺坦生屈膝求活者乎贼杀之首既

堕复跃起丈余贼皆辟易拱辰被执贼适得新刀拱

辰睨视之问何睨曰欲得此斫头耳贼遂取斩之康

周率死士巷战被执说降不从乃见杀福王时议懋

德不守河为失策乃谥忠襄赐祭葬建祠不予赠荫

余赐恤有差建极河南永宁人万历四十七年进士

贼掠永宁时建极五子皆死后生三子又皆夭至是

赵氏一门竟绝文炳字梦石郑州人由进士历知寿

阳榆次擢吏科给事忧归与有司御贼以全城起故

官会杨嗣昌督师议调民兵讨贼文炳言民兵不若

官军乘快马善避贼可守不可调帝从之当大计文

炳言主计者喜奔竞抑廉静宜令吏部科道抚按得

互纠不公者帝亦纳之出为山西兵备副使竟死刚

中字坦生陵县人崇祯四年进士由太常博士擢南

京给事中奏保护留都六事已劾罢宁夏巡抚樊一

蘅劾削河南解任巡抚常道立籍漕事大坏疏陈救

弊之要山东荐饥上疏言民死而丁存田荒而赋在

安得不为盗急宜清户口并里甲帝多纳其言迁山

西副使甫抵任即殉城死拱辰字星伯掖县人举进

士知朝邑盐城二县数迁数贬历淮徐兵备佥事督

漕侍郎史可法谓拱辰才不任乃移之冀宁康周字

晋侯安丘人起家乡举时盛辽阳人起家小校至都

督佥事慷慨仗义懋德深倚之迄与同死

  房之屏 杨家龙 侯君昭 刘必达 范奇

  芳 阎梦夔 王孕懋

按明外史蔡懋德传时李贼大破山西郡邑安邑知

县房之屏宛平人起家乡举城陷北向拜天子入署

拜母命妻子各自尽遂投井未死贼曳出斩之忻州

知州杨家龙字惕若曲阳人由岁贡生为宁乡知县

民遭兵亡徙过半抚之七年皆复业以荐迁官受事

甫数旬贼即至召士民语曰此城必不守吾出若辈

可全也挺身出城骂贼而死士民祠祀之汾州知州

侯君昭城破不屈死汾阳知县刘必达当城破袖出

骂贼文被杀邑中义勇范奇芳竟刺杀伪都尉自刭

死代州参将阎梦夔鹿邑人城破抗节死宁武兵备

副使王孕懋字有怀霸州人第进士由太原知府迁

自成既陷太原遣使说降孕懋斩之与总兵官周遇

吉固守城陷自刎死妻杨投井殉之宁武既失三关

皆陷贼遂长驱犯大同

  高倬

按明外史本传倬忠州人天启五年进士除德清知

县调金华崇祯四年征授御史镇守蓟镇中官邓希

诏与总督曹文衡相讦奏倬言文衡肮脏成性必不

能仰鼻息于中官希诏睚&#未忘又何能化戈矛为

同气封疆事重宜撤希诏安文衡心若文衡果不足

用亦宜速为更置勿使中官参之诸边镇臣如希诏

者不少使人人效希诏将督抚之展布益难即诸边

督抚如文衡者亦不少使人人效文衡将边事之废

坏愈甚惟圣明早计毋以封疆为戏疏入忤旨贬一

秩视事巡视草场失火与给事中马思理监督主事

王瀹初江之远&#褫职下吏廷臣屡疏申救俱不纳

逾年热审给事中吴甘来等复以为言始释归起上

林署丞稍迁大理右寺副十一年五月火星逆行诏

修省倬以近年刑狱滋繁而法官务停阁请敕诸司

&#期奏报大者一旬小者五日其奉旨复谳者或五

日三日务俾积案尽疏囹圄衰减帝为采纳屡迁南

京太仆卿太仆故驻滁州倬以大盗日扰江北而滁

为南都西北门户请即募州人为兵俾保障乡土从

之十六年二月擢右佥都御史提督操江其秋帝欲

专任武臣刘孔昭汰操江文臣召倬别用未赴而京

师陷福王立于南京用为工部右侍郎御用监内官

请给工料钱置龙凤几榻诸器物及宫殿陈设金玉

诸宝计赀数十万倬及尚书何应瑞力请裁省光禄

寺请办御用器至一万五千七百有奇倬又以为言

皆不纳明年二月由左侍郎拜刑部尚书南京失守

倬投缳死是时大臣殉难者惟倬与张捷杨维垣而

庶僚则有黄端伯刘成治吴嘉引龚廷祥以及杂流

诸生陈于阶吴可箕黄金玺陈士达之属

  黄端伯 刘成治 吴嘉引 龚廷祥 陈于

  阶 吴可箕 黄金玺 陈士达

按明外史高倬传端伯字符公建昌新城人崇祯元

年进士历宁波杭州二府推官行取赴都以母忧归

益王居建昌不法端伯服阕入都疏陈其状王亦劾

端伯离间亲藩及出妻酗酒诸事有诏候勘端伯避

居庐山福王立大学士姜曰广荐起之明年三月授

仪制主事五月南都受逼百官皆迎降端伯不出遣

使捕系之阅四月屡谕之降不动卒就戮成治字广

如汉阳人崇祯七年进士历官户部郎中警至忻城

伯赵之龙将出降先入户部封府库成治愤拳击之

之龙亟走免已闻百官皆降自经于堂上嘉引字绳

如松江华亭人天启四年举于乡历官户部主事为

人方正不苟时已奉使出都闻变亟还谒方孝孺祠

从容投缳死廷祥字伯兴无锡人马世奇门人也崇

祯十六年举进士为中书舍人知国祚必移寄书其

子预以死自誓及南都破与友人约偕死其友背之

廷祥肃衣冠步至武定桥投水死于阶上海人为钦

天监博士自缢于公署可箕徽州人为国子监生题

诗于衣衿上缢死鸡鸣山关壮缪祠金玺江宁人闻

大臣皆迎降大书于壁曰大明武举黄金玺一死以

愧人臣而怀二心者遂自经士达南京布衣投水死

  王征俊 宋之&# 史可观 朱慎镂

按明外史忠义传征俊字梦卜阳城人天启五年进

士授韩城知县崇祯初流贼来犯御却之坐大计谪

归德照磨巡按御史李日宣荐于朝给事中吕黄钟

请用天下必不可少之人亦及征俊乃量移滕县知

县累官右参政分守宁前丁忧归十七年二月贼陷

阳城被执不屈系之狱士民争颂其德贼乃释之抵

家北面再拜投缳卒其时士大夫居家尽节者灵石

宋之&#翼城史可观阳曲朱慎镂之&#举进士历官

登莱监军副使忤巡按谢三宾互讦于朝落职归三

宾亦贬秩及遇变之&#受刑死妻乔詈贼撞&#死女

敛尸毕拔簪刺喉死可观太常少卿学迁子官文华

殿中书舍人加鸿胪少卿城陷自缢死慎镂晋府宗

室摄灵丘郡王府事贼陷太原冠带祀家庙驱家人

入庙中焚之己亦投火死

  丁泰运 尚大伦 王&#征

按明外史忠义传泰运字孟尚泽州人崇祯十三年

进士除武陟知县调河内着廉直声十七年二月朔

贼将刘方亮自蒲&#渡河东窥怀庆巡按御史苏京

托言塞太行道先遁去与陕西巡抚李化熙同抵宁

郭驿俄兵变化熙被伤走兵执殴京褫其衣披以妇

人服令插花行稍违辄抶之一市大笑叛将陈永福

引贼至京即迎降贼遂逼怀庆监司以下皆窜泰运

独守南城力不支被执贼拥见方亮使跪不屈烧铁

锁炙之亦不从乃遇害贼既陷怀庆寻陷彰德安阳

人尚大伦字崇雅由进士历官刑部郎中有国学生

白梦谦以救黄道周系狱大伦议宽之忤尚书意遂

罢归城陷抗节死又有王&#征由乡举历官蒲州知

州忤豪宗谢事归为贼所执传诣李自成道愤恨不

食死

  何复 邵宗元 方正化

按明外史忠义传何复字见元平度人邵宗元字景

康砀山人复举崇祯七年进士授高县知县有却贼

功忤上官被劾谪戍后廷臣多论荐起英山知县迁

工部主事进员外郎十七年二月擢保定知府宗元

由恩贡生历保定同知有治行时李自成陷山西遣

伪副将军刘方亮由固关东犯畿辅震动及真定游

击谢嘉福杀巡抚徐标反遣使迎贼人情益汹汹宗

元时摄府事亟集通判王宗周推官许曰可清苑知

县朱永康后卫指挥刘忠嗣及乡官张罗彦尹洗等

议城守复闻之兼程而驰或沮以寇迫不顾既入城

宗元即授以印复曰公部署已定印仍佩之我相与

僇力可也乃谒文庙与诸生讲见危致命章词气激

烈讲毕即登城分门守三月十九日都城陷明日薄

暮贼使投书诱降宗元手裂之明日贼大至络绎三

百里有数十骑服妇人衣言所过百余城皆开门远

迓不降即虀粉且曰京师已破若等为谁守城上人

闻之发竖眦裂贼环攻云梯墙排且攻且骂宗元等

固守不出巷树栅老悉持梃道上非持符者不敢

行贼知守坚稍稍引却会督师大学士李建泰率残

卒数百辇饷银十余辆叩城求入宗元等不许建泰

恚大呼我朝廷重臣讨贼至此安敢不纳举敕印示

之宗元等曰荷天子厚恩御门赐剑酌酒饯别今不

仗钺西征乃叩关避贼耶建泰怒厉声叱呼欲举尚

方剑恐之有欲启门者宗元曰倘贼诈为之若何或

言金御史毓峒监督师军当识之亟推出视信乃纳

之建泰入贼攻益厉掘城西南隅守者以火罐掷之

不敢近驱难民哭城下冀乱众心城上击以石亦

却去建泰乃倡言曰势不支矣姑与议降得一印信

文牒可矣出纸迫宗元用印宗元抵印厉声曰我为

朝廷守此一块土义不降贼欲降者任为之大哭引

刀将自刎左右急止之皆雨泣罗彦前曰邪说勿听

速击贼复自起爇西洋巨炮火发被燎几死贼攻无

遗力雉堞尽倾弹丸雨下城中皆负板走二十四日

贼火箭中城西北楼复焚死南郭门又火守者多散

南城守将王登洲缒城出降贼蜂拥而上建泰中军

副将郭中杰等为内应城遂陷宗元及中官方正化

不屈死建泰即率曰可永康出降

  刘忠嗣

按明外史何复传忠嗣性忠勇为侪辈所服分守东

城城将陷召女弟适杨千户者归令与妻毛子妇王

同处一室俱以弓弦勒杀之复登城拒守城破被执

忠嗣怒詈夺贼刀杀二贼贼&#至剜目劓鼻支解死

  张大同



之坦

按明外史何复传复同时武臣死事者又有守备张

大同与子之坦力战死

  文运昌 刘洪恩 戴世爵 刘元靖 吕九

  章 吕一照 李一广 杨儒秀 管民治

按明外史何复传复同时武臣死事者又有指挥文

运昌刘洪恩戴世爵刘元靖吕九章吕一照李一广

中军则杨儒秀镇抚则管民治皆殉城死

  杨仁政 李尚忠 赵世贵 刘本源 侯继

  先 张守道 纪动 刘朝卿 刘悦 田守

  正 王好善 强忠武 王尔祉 郝国忠

  申锡 吕应蛟

按明外史何复传复同时武臣死事者又有千户杨

仁政李尚忠赵世贵刘本源侯继先张守道纪动百

户则刘朝卿刘悦田守正王好善强忠武王尔祉把

总则郝国忠申锡皆殉城死有吕应蛟者保定右卫

人历官密云副总兵谢事归贼至总监正化知其能

延与共守昼夜戮力城破短兵斗杀十余贼而死

  张罗俊

子伸 弟罗彦 罗善 罗

辅 从子晋 再从子震 巽

按明外史忠义传罗俊字符美清苑人父纯臣由武

进士历官署都督佥事神机营左副将生六子罗俊

罗彦罗士罗善罗&#罗辅罗俊娶瞽女终身不置妾

罗彦字仲美举崇祯二年进士授行人擢吏部稽勋

主事屡迁文选郎中执政杨嗣昌数借封疆事荐用

匪人罗彦多驳正帝疑吏部行私厂卒常充其庭曹

郎多罹重谴罗彦独无所污染秩满迁光禄少卿被

诬镌一官同邑少卿史坐脏瘐死忌者诬其私

遂落职罗彦既归罗俊始以十六年秋举进士罗辅

亦以是年举武进士&#需次还籍十七年二月闻贼

渐逼京师众议城守罗彦少从父塞上习兵事及官

行人奉使旋里乡郡被兵佐当事守御有功后三被

兵皆里居三着守御功给事中时敏奉命过其地夜

半欲入城罗彦不许敏劾其擅司锁钥罗彦援郅恽

事疏辨帝不问及是兄弟倡义捍城与同知邵宗元

等歃血盟誓总兵官马岱谒罗彦曰贼分两道一出

固关一趋河间吾当出屯蠡县扼其冲先杀妻子而

后往其城守悉属公罗彦曰诺诘旦岱果杀妻孥十

一人率师去罗彦等纠乡兵二千分陴守罗俊守东

城罗彦西北罗辅为游兵公廪不足出私财佐之贼

遣骑呼降罗俊顾其下曰欲降者取我首去后卫指

挥刘忠嗣挺剑曰有不从张氏兄弟死守者齿此剑

怒目发上指闻者咸愤厉守益坚贼为引却已闻京

师陷众皆哭北向拜又罗拜相盟誓而贼攻益急城

中多异议罗彦谓宗元曰小民无知非鼓以大义气

不壮乃下令人缀崇祯钱一于项以示戴主之意贼

谓罗彦主谋呼其名大诟且射书说降罗彦不顾贼

死伤多攻愈力李建泰亲军为内应城遂陷罗俊犹

持刀斫贼刀脱两手抱贼啮其耳血淋漓口吻间贼

至益众大呼我进士张罗俊也遂遇害罗彦见贼入

急还家大书官阶姓名于壁投缳死子晋与罗俊子

伸并赴井死罗善字舜卿为诸生佐两兄城守城将

陷两兄戒勿死罗善曰有死节之臣不可无死节之

士妻高携三女投井死罗善亦投他井死罗辅多力

善射昼夜乘城射必杀贼城破与罗俊&#围走罗俊

不可罗辅连射杀数人矢尽持短兵杀数人乃死张

氏兄弟六人罗士早卒其妻高守节十七年至是自

经死惟罗&#从水门走免其妻王亦缢死罗俊伯母

李骂贼死罗彦妻赵二妾宋氏钱氏及晋妻师当围

急时并坐井旁以待贼入皆先罗彦投井死独赵不

沈家人出之再投又不沈乃免罗辅妻白在母家闻

变欲死侍者止之绐以汲井推幼女先入而从之罗

俊再从子震妻徐巽妻刘亦投井死一门死者凡二

十三人

  金毓峒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1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