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奥义讲解性理诸书履任一载余会左良玉兵变即

冠带升堂骂不绝口良玉恚甚杀之时上其事额以

忠烈二字旌之

  黄榜

按南康县志榜字飞子太平里人邑廪生家贫舌耕

素仗义值张贼扰乱率众统父子兵以固地方贼至

芦源坑拒之贼佯走次早复来势汹涌莫及众溃而

榜独奋前竟以身殉

  刘家升

按吉水县志家升状元同升从弟礼部儒士为张贼

所执不屈骂不绝口贼手刃之

  徐士骧

按吉水县志士骧字公让崇祯癸未献孽躏吉州士

骧携妻子避邑之东山贼获之士骧以死自矢嘱其

妻谨守名节执至伪营贼将欲官之士骧厉声曰我

天朝臣子肯同尔作贼耶不屈见一井急投下贼缒

出劓其鼻披断一臂士骧骂不绝口贼怒甚乃刳心

剥肤备极痛楚而卒

  周国柱

按安福县志国柱字汝楩邑庠生崇祯癸未冬张献

忠寇县国柱率诸族人部署壮勇御贼贼至国柱身

先赴斗厉声大叱贼为辟易已而窥其从者二十人

乃反斗被三创死

  邵梦何

按高州府志梦何电白人任江西吉安通判署安福

县事崇祯十六年逆贼张献忠犯安福直逼县城矢

石交下势不可支乃嘱左右曰吾毕命封疆不负圣

主将印交仆身效死守及贼登陴获梦何至营以长

者礼敬之欲其降服梦何曰城破身亡有死而已贼

屡以温语导之竟不屈后以土兵动疑梦何内应是

夜杀于安福城外吉安通府绅衿请建祠举入名宦

  王之爵 王参天 王选宝

按安福县志之爵字以天崇祯丙子举于乡尝刲股

疗父疾癸未张寇掠其乡之爵遇贼大骂贼逼之入

水死又有庠生王参天王选宝皆以被执不屈遇害

邑人嘉其义与周国柱并祠忠节配食邵公梦何焉

  刘芳远

按安福县志芳远知澄迈县有惠政能将兵歼敌以

卫民归数年海南寇乱郡莫能制县民追思趋其家

迎之家人泣阻不可得芳远奋而起曰民吾故民也

忍见横死而不顾耶遂往御之以援寡弗克死

  陈之祯

按高州府志之祯广文嘉谟子南昌府通判城破殉



  卢宝

按高州府志宝癸未殉难

  张中标

按平阴县志中标字赤城才性高洁读书刻苦有济

世之志为文淡旷沉微自成一家时邑中豪贵以雄

赀奔走诸士中标挺然自立不屑与交及为孝廉益

敦行谊庚午岁饥饘粥不继闭户吟诵一字不干公

府人服其品癸未城陷殉难

  梁应辅 于应震 赵民敬 刘弘勋 赵民

  法 赵方曙 赵方昕 孙抡

按平阴县志梁应辅于应震俱贡士赵民敬任江西

奉新丞刘弘勋赵民法俱任鸿胪寺序班赵方曙庠

生援例工书翰赵方昕孙抡俱庠生崇祯癸未守城

同殉难

  徐庆余

按杭州府志庆余字兆谷崇祯间以贡生授四川珙

县知县居官清慎吏民怀之会流贼张献忠陷蜀所

过州县望风披靡庆余坚守孤城城陷不屈为贼所



  章赞元

按绍兴府志赞元字素完会稽人由吏员任四川江

油县典史县治无城崇祯十六年流寇入境县尹避

入山赞元以礼服坐县廨家僮促之走乃拔刀欲刃

其仆且曰我食君禄守此土何以偷生焉及贼之向

导至乃县民也素知赞元廉正不忍害劝使去不从

贼大至胁以降终不屈遂奔浮桥跃水而死民为立

庙祀之

  詹嘉言

按处州府志嘉言字心声松阳人以宾荐授象山训

导海寇洊警嘉言登陴与邑令同守转教谕苍溪入

川闱拟元视梓潼篆忽流贼雨集城圯难守策令子

瑗怀印同吏粮出间道贼至不屈正辞詈骂六日

毙于贼刃两台亲奠庙食归葬赠国子助教所著书

有柳西台坚忠节录

  沈希圣

按资县志希圣云南人岁贡崇祯十六年在任未几

城陷张贼执之索印希圣曰印受之朝廷不可得也

贼百胁之卒不与乃解赴成都竟不降骂不绝口举

身殉难贼怒剐于东市

  奇男子

按通江县志奇男子不知何许人崇祯癸未二月猺

将袭城男子牧于城西贼执之为乡导男子佯应

之及至城门大呼曰贼至矣贼怒杀之城遂获登陴

固守一时安全知县李存性具棺葬之题墓曰奇男



  李豫新

按番禺县志豫新番禺人由官生为灌阳令劳心抚

字吏民安之流贼郝永忠犯灌城豫新率兵民坚守

七日援饷两绝为贼所陷被执不屈死之

 忠烈部名臣列传四十九

  明二十

  南居益

按明外史本传居益字思受渭南人尚书企仲族子

师仲从子也曾祖从吉与曾伯祖大吉皆进士两人

子姓科第相继企仲大吉孙万历八年进士以祖母

年高请终养为张居正所恶下抚按勘问祖母既没

授刑部主事客寓赀其家夫妇并没企仲呼其子还

之吏部尚书孙丕扬以为贤调为己属历文选郎擢

太仆少卿进太仆卿三十年帝以疾诏免矿税释系

囚录建言贬斥诸臣既而悔之命矿税如故余所司

议行吏刑二部尚书李戴萧大亨迟数日未奏企仲

请亟罢二人而敕二部亟如诏奉行帝大恚传谕亟

停二事落企仲一官给事中萧近高御史李培余懋

衡亦请信明诏帝益怒并夺其俸且命益重前贬谪

官邹元标等罚欲以钳言者诸阁臣力争乃止而给

事中张凤翔迎帝意劾企仲为吏部时尝挤同官武

之望故假建言博名遂削籍天启初起太常卿累迁

南京吏部尚书以老致仕师仲父轩吏部郎中尝着

通鉴纲目前编师仲至南京礼部尚书居益少厉操

行举万历二十九年进士授刑部主事御史曹学程

系狱十年居益提牢言学程有母年九十余陛下方

以圣母徽号推恩海内奈何独靳此一人不报三迁

广平知府擢山西提学副使雁门参政缮治亭障省

费万计历按察使左右布政使并在山西天启二年

入为太仆卿明年擢右副都御史巡抚福建海外红

毛夷者国名和兰自昔不通中土由大泥咬吧二

国通闽商万历中奸民引其人据彭湖求市巡抚徐

学聚令转贩之二国二国险远商舍而之吕宋夷人

疑吕宋邀商舶攻之又寇广东香山澳皆败不敢归

国复入彭湖求市且筑城焉巡抚商周祚拒之乃屡

肆侵犯会居益代周祚贼方犯漳泉招日本大泥咬

吧及海寇李旦等为助居益使人招旦说携大泥

咬吧贼帅高文律惧遣使求款斩之决策进讨筑

城镇海港贼退保风柜将士逼之相持二旬贼穷蹙

泛舟去文律拒守攻擒之海患乃息五年迁工部右

侍郎总督河道魏忠贤衔居益叙功不及已格其赏

给事中黄承昊复论居益倚傍门户躐跻通显遂削

籍去闽人诣阙讼之不听乃立祠以祀勒碑于彭湖

及平远台崇祯元年起户部右侍郎总督仓场陕西

镇缺饷至三十余月居益请以陕赋当输关门者留

三十万纾其急报可畿辅戒严居益在通州为城守

计甚备会工部尚书张凤翔坐军械不具下吏四司

郎中瘐死者三遂召居益代凤翔未几试&#而炸兵

部尚书梁廷栋劾郎中王守履失职守履惧诋兵部

郎中王建侯诬己廷议不如守履言遂下狱居益疏

救帝以为徇私削籍归廷杖守履六十斥为民寻叙

城守功复居益冠带十六年李自成陷渭南责南氏

饷一百六十万企仲年八十三遇害贼诱降居益及

企仲子礼部主事居业皆不从明年正月贼遣兵拥

之去加炮烙二人终不屈绝食七日而死

  王继谟 朱家仕 李倬

按明外史卫景瑗传继谟府谷人万历三十八年进

士天启中历官蓟州兵备参议魏忠贤党倪文焕劾

之削籍崇祯时起易州兵备调遵化屡迁右佥都御

史巡抚密云为给事中方士亮御史宁承勋劾罢蓟

镇总兵官唐通言臣从军二十年未见正直清廉忧

国奉公若继谟者帝怒切责通而士亮亦言恐代者

未能胜继谟帝遂留之旋以久劳加兵部右侍郎十

六年九月移抚顺天十二月代孙晋总督宣大山西

军务劾罢宣府总兵官唐钰明年正月山西告警命

继谟发兵援未至而太原已陷及贼逼阳和继谟知

不能守遁入山中寻为贼所得拷掠死分巡副使朱

家仕尽驱妻妾子女入井而己从之一家死者十六

人山阴知县李倬亦死之家仕河州人

  阮泰 杨汝经

按明外史张维世传洛阳阮泰睢州杨汝经皆以国

变死泰官广$知县解职归十七年闻京师陷不食

死妻朱氏从之汝经崇祯十年进士授户部主事着

廉能声擢井陉兵备佥事十七年正月朝中闻甘肃

陷巡抚林日瑞殉难超拜汝经右佥都御史代之行

次林县闻京师陷将赴南京至东明率壮士百余骑

还讨林县伪官抵屯子遇贼战败被执伪官释其缚

说之降不从又遣一乡官说降汝经正色责之其人

惭而去嗾伪官毙之狱

  程良筹 程道寿

按明外史忠义传良筹字持卿孝感人工部尚书注

子也举天启五年进士时注为太常少卿不附魏忠

贤御史王士英劾其为赵南星李三才私党忠贤遂

矫旨并良筹除名永不录叙未出仕而除名前此未

有也崇祯元年起官行人擢吏部稽勋主事历文选

员外郎掌选事麻城李长庚为尚书良筹以同乡附

之甚为所倚正郎久缺不推补同列多忌朝论亦少

之长庚用推举失当削籍良筹亦下吏遣戍久之释

归十六年李自成陷德安承天旁近州县悉空城逃

孝感亦陷良筹以白云山险峻与同邑参政夏时亨

筑垒聚众守贼以地要害说使降良筹毁其书贼怒

设长围攻之相持四十余日解去时汉阳武昌亦为

张献忠所陷四面皆贼独白云孤处其间贼颇患之

已武昌为官军所复良筹号召远近诸寨掎角进兵

其冬遂复孝感云梦十二月进薄德安兵败退保白

莲寨寨中人素通贼为内应良筹遂被执说降不屈

羁之密室明年正月左良玉遣将攻德安贼惧拥良

筹令止外兵不从贼弃城去逼良筹偕行又不从遂

被杀赠太常少卿程道寿者良筹里人也尝为来安

知县贼陷孝感置掌旅守之道寿结里中壮士击杀

掌旅贼至问谁杀者道寿曰我也贼杖之系狱令为

书招良筹道寿骂曰我不能助白云灭汝肯助汝邪

遂见杀

  蔡懋德 应时盛 赵建极 毛文炳 蔺刚

  中 毕拱辰 孙康周

按明外史本传懋德字维立昆山人幼受书即志圣

学笃好王守仁书举万历四十七年进士授杭州推

官山东白莲贼起浙中奸人亦杀长兴知县而是时

调浙兵援辽兵不乐行谋为变皆赖懋德筹画事乃

定天启五年行取入都里人顾秉谦柄国欲用为吏

部懋德不与通秉谦怒部拟给事中而旨改礼部仪

制主事吏部尚书崔景荣请仍用懋德等为言官旨

复不许进祠祭员外郎都城建魏忠贤祠尚书率诸

司谒贺独懋德与同官翁鸿业中道托疾归崇祯改

元由主客郎中出为江西提学副使颁守仁本塞

源论于诸生自着管见臆说数千言发明良知之学

士多兴起迁浙江右参政分守嘉兴湖州剧盗屠阿

丑众千余出没太湖当事议剿之懋德曰此可计擒

也悉召濒河豪家把其罪简壮士与同发遂擒阿丑

当事以懋德为知兵寻遭内艰去服除起井陉兵备

久旱懋德祷即雨他邑争迎以祷又辄雨甫三月以

辽东巡抚方一藻荐调官宁远祖大寿久镇辽部下

颇不戢懋德讽之大寿为申约束中官高起潜倨甚

懋德导以谦恭亦稍折节以守松山及修台堡功数

叙赉会灾异求言懋德上省过治平二疏规切君相

一时咸笑为迂被旨切责杨嗣昌亦恶懋德言其清

修弱质不宜边地乃改济南道济南新残破大吏多

缺人懋德摄两司及三道印招流移安反侧恤雕瘵

诸废毕兴迁山东按察使河南右布政司田荒谷贵

吏日急催科而贼流言先服者不输租民日望其至

懋德亟檄州县停征上疏自劾诏镌七级仍视事十

四年十二月擢右佥都御史巡抚山西召对称旨赐

酒馔银币明年春抵任大盗王冕等为乱讨平之总

兵许定国援河南溃而归懋德定其乱十月京师戒

严即统兵入卫诏扼守龙泉固关二关而贼已陷河

南将犯平阳境懋德亟驰河上御之数月至十六年

冬贼入潼关陕西尽陷自蒲州北抵保德二千余里

悉与贼邻恃黄河为限穷冬冰合贼骑得长驱懋德

连章告急请禁旅及保定宣府大同兵驰赴河干合

拒中朝亦以山西为忧廷臣请防河者甚众然无兵

可援总兵周遇吉镇宁武仅得自顾宣大总督王继

谟奉命防河亦不至懋德以疲卒三千当数十万强

寇日奔走平阳汾州间犹屡挫之大庆风陵吉乡诸

渡十二月岢岚保德俱告警太原汹汹晋王手书趣

懋德还懋德不得已分兵守二郡以十八日去平阳

越三日贼即渡河副使李士焜知府张嶙然等弃城

先遁俄复还越二日李自成至嶙然迎降平阳遂陷

十七年正月巡按御史汪宗友劾懋德不待冰泮遽

还太原致名城沦复诏夺官候勘以郭景昌代之懋

德先遣兵御贼而属城尽陷反拒官军懋德乃与布

政使赵建极诸监司毛文炳蔺刚中毕拱辰太原知

府孙康周署阳曲县事长史范志泰等大集城中人

誓以死守懋德哭众皆哭声震原野罢官命适至或

请出城候代懋德不可曰吾已办一死矣景昌即至

吾亦与俱死是月晦贼游骑抵近郊自成知懋德贤

遣使招谕曰抚军若降吾且大用懋德愤立火其檄

斩使人头悬城上二月五日贼悉众薄城遣部将牛

勇朱孔训王永魁出战俱败殁明日自成具卤簿督

众力攻城上发炮击之贼多死又明日昼晦大风拔

木&#瓦终夜不息守者皆仆懋德知不能支预草遗

表时懋德调阳和兵三千协守刚中虑其内应移之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1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