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严禁征收锢弊示告碑记(乾隆十五年)

  台邑十九里二庄佃民,征完各项钱粮,多受弊累,民不堪命!幸逢钦命巡按察院大人书、杨莅任,洞悉民艰,逐条禁止;犹恐未周,饬行府主、县主会议核定,不准经承差役人等额外多取,通行四县示禁在案。众等虑恐日久法弛,爰是相率呈恳勒石示禁;荷蒙批准,听从民便。今谨将府宪奉察院宪告示严禁各款,逐一抄勒,永为定例,以垂不朽。

  台湾府正堂方,为严禁征收锢弊,以肃功令、以除民累事。

  照得一切正杂钱粮,丝毫皆系民脂,难容稍有多取。讵台地经承、差役人等,每月逆取陋规,以及多收肥己、互相弊混,最为民累。兹届开征之际,亟宜彻底澄清。现奉察院宪行令,分晰示禁,毋许稍存弊窦,合行饬禁。为此,示仰阖属各纳户及经收人等知悉:嗣后一切正杂钱粮,务照后开各条,秉公交收;慎勿稍留锢弊,致罹重咎!所有条规,开列于左:

  一、示禁斗给扇票,向后不准取民票尾。定例:完粟每石还小钱二文,违即禀究。

  一、示禁仓笨,定例。完粟每石,还银一分。其铺垫仓笨草竹,暨(概)行革除。毋许再取于民,违即禀究。

  一、示禁:凡纳粮饷串粟,定例每张还小钱五文,违即禀究。

  一、示令即设升斗,使民易完;毋得仍旧逆折累民。

  一、完纳正杂钱粮,例应足色纹银,自封投柜;如各户以纹银投纳,即照部例法称准。凡车磨、官庄及一切杂饷,每两加耗并平一钱二分;其■〈勹外云内〉丁、番丁二项,每两加耗并平一钱九分。俱听自封投柜,毋许额外多取丝毫!

  一、台地纹银稀少,民间行用,俱系番钱;若概令交纳纹银示民,似多未便。如各户用番钱交纳,每清水番钱一个计广戥称重七钱三分,照例以九一扣算,该纹库银六钱六分四厘三毫,再除倾销纹银火工四厘三毫,每番钱一个作纹库银六钱六分。查车饷、官庄、杂税及■〈勹外云内〉丁、番丁等项,均有耗羡,多寡不等,即按数扣算,毋许丝毫多取!

  一、票耗■〈勹外云内〉丁及零星杂饷为数在一钱以内者,许钱、银并收,听从民便。酌定每银一厘,收小钱一文;如值钱价过贱,听征收印□,另行详明酌示,不许借端多取。

  一、票耗随正供收饷、不许另取串钱外,其余正杂钱粮,均照正供之例,每票取小钱五文以为纸张笔墨之费,不得再有多索。

  一、经管车饷每张有房礼钱八百文、差礼钱八百文、牛磨饷银、或全首、或半首、每户均有房礼钱六百文、差礼钱六百文、柜书礼钱一百四十文,嗣后俱全行革除,毋许再向各户需索!

  以上酌定规条,业经详明察院宪核示有案,务须遵奉,尽力稽查;倘敢相沿陋习、不为振刷,经承、差役人等稍有多索弊窦,一经访查得实,官则揭参,役即拿究,凛之!特示。

  乾隆十五年二月(缺)日给。

  按:碑现存台南市南区碑林,高二五○公分,宽八二.五公分,花冈岩。原碑楷额“皇清”,缺题。碑中“台湾府正堂方”,名邦基;“察院大人书、杨”,书名昌,杨名开鼎。

  .严禁派拨累番碑记(乾隆十七年)

  特调福建台湾府诸罗县正堂、加三级、纪录三次、记大功二次徐,为弛禁累番等事

  乾隆十七年八月十四日蒙本府宪陈信牌:‘乾隆十七年八月初二日蒙布政使司顾宪牌:“乾隆十七年六月二十五日奉总督部堂喀批本司详得:诸罗县社番麻好猫荖眉着大护吧噍逸他加力他吧里斗宁等呈控弛禁累番一案,先经前署司详奉宪檄行司、移行镇、道、府,查照本部院(堂)所指情节,考察情形,悉心酌议,分晰条故(?)通详等因,遂即移行确查酌议去后。兹据台湾镇、道、府先后议复前来,本司复加核议:查台地番黎既经归化日久,即属子民,自应加意抚恤,不便扰累。但剔除积弊,亦应明定章程,不便模糊立案,致启将来扰累之渐。如厅县起解钱粮赴府,各衙门自有兵丁快役,沿途又有护送营兵,原可无需番黎防护。至扛抬银桶,又有准销水脚,更不违例派拨番夫,侵开解费应革除。至各营赴府领饷,本营自有差委之弁兵,沿塘又有卫送之汛兵,所有扛抬脚夫,各营均有流传公项;岂得归入私橐,反派番黎护送,致与设兵卫民之道相左?亦应并请革除。倘秋淋水涨之时,或厅县前往生番界边相验,本衙各有壮役、轿夫人等,自能引路扛抬;若必借番夫一二名引路扛抬,各邑准其酌量派拨,未免又启将来弛禁累之端,并亟行禁革,以安番黎。再班兵换班,已经钦奉恩旨,于生息银内按名赏给盘费;其车辆等项,又经钦奉谕旨,于官庄银内按里赏给钱文,自可随便雇倩。未便仍拨番夫,致使兵丁恃强鞭鞑,番黎隐受欺凌。况凤山县辖之南路等营,赴府承领饷银以及换班兵丁,往来俱系自雇夫车,从无派拨番车之例,相安已久。北路等营,自应效照而行。且尔来县地人民日众,处处挑夫可雇。应请将前项官庄车辆银两在县扣出,归于该营衙门存贮;俟各兵换班之日,按名发给钱文,听其自雇挑夫。“拨番”积弊,应请永行禁革。至于大员出巡,既按里给发钱文,又另加犒赏,自□□番,亦须明定章程:如察院、镇、道出巡,准拨番夫五十名、番车四辆;知府出巡,准拨番夫四十名、番车二辆。每车每里给钱五文,番夫一名每名每里给钱三文,随时当官面给,以绝扣克;再犒以粗布酒肉等物,以示优恤。若此外遇地方有紧要事务,或应调遣番众者,因非常有之事。亦须详明晓示,使知奉公大义。至其余文武大小各官一切公务,俱不许给票拨番;如有违,该管上司即行揭报参究;倘徇隐不报,或被番黎首告,即行一并参究。伏候宪台察夺批示,以便给示、饬令勒石永禁等缘由。奉批:均如详移行遵照,给示勒石严禁,永定章程。至其余文武大小各官一切公务,不许给票拨番;倘有违,该管上司立即揭报参究。仍候抚部院批示檄。又奉前巡抚部院潘批:仰候督部堂批语,同司详抄录,随详饬知在案。兹□因除移台湾镇、道知照外,合行饬知”。为此,牌布详府官吏照依院批司详内事理,立即出示禁革:嗣后凡运饷、解粮、换班兵丁及文武大小各官往来一切公务,不许给票拨番滋扰。仍饬所属番社勒石严禁,永定章程;并移厅县遵照外,除倘有仍前违,立即揭报参究,仍先将出示□缘由同碑摹照刷三副送司,以凭转送,毋得迁延,有示未便”等因。

  蒙此,合行示禁,为此合属□□番民人等知悉:嗣后凡运饷、解粮、换班兵丁及文武大小各官往来一切公务,不许派拨番夫车辆扰累社番,永定章程勒石,遵照禁革;倘取仍前违玩,立即揭报参究。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乾隆十七年九月日给。土目吧突、猫郎、大乌唪、劳吠、浮听、庄溢、买投、猫厘同勒。

  按:碑原存台南县官田乡国民学校,此据新修“台南县志稿”、“台湾史料集成”录文。示禁者诸罗县知县徐德峻,乾隆十六年(公元一七五一)莅任。

  .蒙宪檄免凤邑里民车运平粜社粟及批免派拨军工铁炭碑记(乾隆十八年)

  夫美利欢兴,积弊立除,政之德也,民之福也。

  自凤邑县主吕任内岁荒,蒙宪发仓平粜,蠹承乘赈□色,着乡保派拨里民车辆搬运入社,课粟到县交仓,每辆索钱一千三百文,付乡保代雇。一时诈骗胆为,千□成例,欺官舞弊,假公吞肥,民不堪命。相率赴道宪大老爷拖匍呈,蒙批:‘入社交仓榖石,因何派拨民车?仰凤山县查报’。县主吴查报,蒙批:平粜榖□,应需脚费,照例给发,于粜价内扣筭,未便派累里民。据详先行派拨,以备平粜,明系承胥混弊,假公济私;并□给价,希图冒销可知。仰台湾府严查饬禁,毋得仍前派扰,致干察处。此缴’。遵照外,合行出示晓谕。为此示仰里民人等知悉:嗣后如有仍前混弊,假公济私,擅行派拨车辆扰累者,许尔等赴府具禀,以凭察究。

  乾隆十八年三月廿八日给。

  复缘军工铁炭派累惨苦,无奈倚工胥吴时办缴,每炭一万□,纳钱八万。除绅衿、胥役、工匠、管甲、鳏、寡、孤、独阴免外,可派者十无二三。历陈苦情,再赴道宪大老宪拖匍呈请蠲。蒙批:‘军工铁炭,本道稔知积弊,诚恐派累尔民。业照时价发县转给炭户,自买□用,并不派累矣’。秦镜高悬,犀毛电察,鸿恩广渥,草木均沾。运等恐日久废弛,敬将定案勒石,以志不朽。

  凤邑维新、观音、半屏、仁寿、嘉祥、长治,文贤、赤山、港东西、竹桥各里子民高连、陈良弼、黄本、蔡为、谢照、廖符、黄仁,魏故、郭论、廖越、吕连、赵院、吴文良、李魁、许量魁、杨秀全、高国俊、谢秉茂、江直谅、黄日昌、锺朝友、杨必登、陈信、吕成、陈标、郭仁、刘恩、陈旺、李良、侯欣、张成、蒋安、陈新、曾美、徐协、林助、廖军、吴会等同勒石。

  乾隆十八年九月(缺)日吉旦。

  按:碑现存台南市南区碑林,高一二四公分,宽六五.五公分,花冈岩。碑内:“凤邑县主吕”,名锺琇,乾隆十一年(公元一七四六)莅任;“道宪大老爷拖”,名穆齐图,乾隆十七年(一七五二)莅任;“县主吴”,名士元,同年三月莅任。

  .严禁冒籍应考条例碑记(乾隆二十年)

  就地抡才,普天通例;冒籍顶考,功令森严。雍正五年,特颁纶旨:‘凡前冒进兹泮者,改归原籍。嗣后必生长台地及眷室有凭者,方得与试’。仰见圣明作养人才、造就海峤至意。乃法久弊生,奸猾之徒,渐习舞弊。我同人倡建文庙,卜地,庀材,数仞宫墙,几将告竣。愤冒籍之纵横,于甲戌春,佥禀县主徐批:‘查定例:入籍三十年有庐墓、眷、产者,方准考试。台地土著者少,流寓者多,冒籍之弊,致难稽察。得诸生从公细查纳卷,不惟弊可永杜,所选皆诸山之彦矣。本县实有厚望焉,其勉为之’!匍吁学宪老夫子拖、府宪锺,均蒙饬县清查厘剔。是以前岁取进,悉属本邑;冒籍伎俩。源将绝矣。

  第创始必求善继,清革尤赖有资、有保册厘剔之任者。定以新建□君,科承于岁,岁承于科,递年交代,垂之求远。或有虑造册之资难于鸠金,公议庙外圹地甲余,贌佃耕作,年收税银,充为清革公费。呈县主沈批:‘学中余地贌耕收税,以为学校公用,甚为妥洽。但三年两考,须有专管之人,庶上流下接,不致混冒。准诸生等善理之可也’。

  夫承其事者尽其职,彼贪鄙畏缩者无论已,若正人君子,不徇私情,勉出乃力,清厘顶冒,将见岁科选□,□玉山之俊;梓里均有荣施焉。是为序。

  一、过继最易给□,嗣后以娶妻为入籍已定者,准与试。

  一、新娶限□年,户册可凭,为入籍已定,方得与试。

  一、内地搬眷限□年,户册可凭,为入籍已定,方得与试。

  一、过县迁移,限三年,户册可凭,为入籍已定,方得与试。

  一、每年议举二人,专司收税公用,上下轮流,不得混冒。

  乾隆二十年三月(缺)日,阖邑绅士立石。

  按:碑存嘉义县嘉义市延平街,高一七七公分,宽九○公分,花冈岩。原碑缺题,额镌“丹日庆云”。碑中“县主徐”,名德峻,乾隆十六年(公元一七五一)十月莅任;“学宪老夫子拖”,名穆齐图,乾隆十七年(一七五二)莅分巡台道任;“府宪锺”,名德,乾隆十九年(一七五四)三月莅任。

  .严禁占筑埤头港示告碑记(乾隆二十年)

  特调台湾府诸罗县正堂、加三级、纪录三次辛,为恳恩再申严禁等事。

  据麻豆保耆民孙天赐、郭来等、番黎大邦□□同等佥呈词称:‘缘里内港道一条,水流出口之区。惟流通畅达,故田园庐墓免淹没之患。讵康熙四十年港户郑□□□□县主毛于港口筑塭,经业户徐种桂并管保人等呈毁在案。五十年又有本府四班头赴前县主刘请筑,五十四年更有盐商施鸿基赴前县主周请筑,均蒙批示概不准筑在案。五十八年,地棍施甫串蠹洪□□□□□□□□□□,恃强填筑,民番鱼鳖,五谷淹没。耆民施送、番土目猫驴等,匍赴镇、道两辕暨府宪呼救,沥陈□□。蒙道宪梁□□押毁,出示严禁。镇宪欧阳亦给示严禁。现告示炳据,嗣后罔敢垂涎占筑。讵料上年五月间,庄□陈继宗、陈纵、陈妈生、陈申等,恃族强大,藐视违禁,擅筑塭岸,壅塞港道,致水泛滥,惨害难言!赐等及社番、乡保、管甲人等,赴署县主沈禀究、蒙发佳里兴司爷王查勘,报据勘绘图详复。蒙批:“既经勘明筑陂之处,而蚊港十有余里□□□筑可据,陈继宗等何得藉词饷塭影占?甚属不合!即饬该乡保将占筑陡门拆毁;仍严拘陈纵、陈妈生、陈继宗各重责三十板,取具各遵依缴查可也。此复,图存,告示仍发”。但未蒙给示再申严禁,诚恐日久奸弊复生,民害如故。幸逢仁爷荣任,天恩浩荡,草木知春,合情相率禀请叩乞为民除害,恩准给示申明前禁,庶后来无敢复生觊觎,永杜祸害,人鬼均沾不朽!切呈’等情到县。

  据此,合行示禁。为此,示仰麻荳保附近居民人等知悉:嗣后不许土豪、地棍在于埤头港占筑,防塞港道,盗垦两边荒埔,致水泛滥,有碍居民、番黎房屋田园坟墓。如敢影藉复图占筑、盗垦,许该民番立即指名赴县具禀,以凭拿究,务各凛遵,无违!特示。

  乾隆二十年六月(缺)日,给发麻豆保挂谕。

  合社公同勒石。

  按:碑存台南县麻豆镇大埕里北极殿,高二二○公分,宽七六公分,花冈岩。原碑缺题。示禁者诸罗县知县辛竟可,乾隆二十年(公元一七五五)莅任。

  .严禁霸占海坪示告碑记(乾隆二十五年)

  特调福建台湾府正堂、加三级、纪录九十三次余,为仰遵宪批、恳示勒石、以清讼源事。

  乾隆二十五年六月十五日,据诸罗安定里乡宾蔡华仁、耆民吴朝捷等具呈前事词称:‘缘安定东西保许中营藔、湾港、含西、菅、西港里一带海坪,原系天地自然之利,历年东西二保乡民公众捕采。冤被流寓棍徒方凤、方成、方院等,聚伙搭寮,插标霸占,控究十余年,案悬未结。幸蒙道宪扬批赴前府宪四亲提查讯,旋蒙批发台湾县录供折复。乾隆廿四年四月间,蒙县主夏集讯,将海坪断归安定东西二保乡民公众采捕,方凤等不得借端霸占。各取二比遵依具详,业蒙前府宪批示转详,道宪批发饬遵在案。但凤等一时虽已慑服,而海寮未拆,后来未免渐生觊觎,酿成祸端。仁等无奈,相率匍赴道宪恳示勒石。批:赴府呈明示遵。仁等合遵批呈明,叩乞宪天大老爷恩准照案示遵勒石!庶棍恶知儆,以杜讼源,以垂永远’等情。据此,案查先为发讯事,乾隆二十四年六月十七日蒙本道宪扬批前府觉罗四呈详:‘核看得诸罗县民蔡华仁等具控方凤等争占海坪一案,缘邑属安定里一带海坪,历来听民公众采捕,本无竞端。嗣因陈闳德于乾隆十二年认课报升,请给县示;乃有方凤等在该地搭寮,聚伙开筑蚶埕三十余坵,复分作六十余坵,附会闳德名下,插标定界。致蔡华仁上控,并赴府呈,批行查勘闳德,遂将原示缴销,经前令徐德峻录案申详。迨至前锺守据署县稽璇勘拟核转,蒙前道宪德批驳,转行迭催,案悬未结。旋据蔡华仁等赴宪辕迭控,批府亲提查讯,并发台湾县录供折复,奉檄提究,经即先后转行。续据诸邑李令详解方凤等到府,遂发台邑夏令吊齐讯议,具详前来。本府查:蔡华仁等具控方凤等不休,实因海坪被占起见;至此海坪,历无认课纳饷,本系天地自然之利,原听乡民采捕营生;既据夏令议请归公,并二比已各具有遵依,应如所议,将方凤等所占海坪概行归公,悉听该地乡民公仝采捕。永杜觊觎,以清讼源。嗣后敢于挟嫌滋衅,立即严拿,通详从重案拟,分别惩究。理合详候宪台察夺’等因,行知遵照在案。

  兹据具呈前情,合行勒石示禁。为此,示仰诸罗县安定里东西二保乡民人等知悉:务须凛遵法纪,即将该处海坪公众采捕。棍徒方凤等倘敢藐断,仍前聚伙搭寮,插标霸占,及不将海寮登时拆毁,渐生觊觎,挟嫌滋衅,许尔等乡民指名,赴县具禀严拘,通详按律从重究逐;该地乡保纵容不报,一并重究不贷。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乾隆廿五年八月(缺)日给。

  安定里东西保乡宾蔡华仁、耆民李明淑、吴进宗、陈珠光、郭大华、郑附贤、谢金凤、张彩成、蔡初香、王添观、李国梁、扬福观、张夺魁、吴大全、苏孟求、吴世忠、黄攀桂、陈元位、黄万观、蔡和淑、谢福观、扬亦信同叩首勒石。

  按:碑存台南县西港乡八份村园中,高一一七公分,宽六四公分,花冈岩。原碑缺题。示禁者台湾府知府余文仪,乾隆二十五年(公元一七六○)五月莅任。

  .严禁沤汪庄开凿水圳示告碑记(乾隆二十五年)

  特示:在诸晓谕事。

  照得台湾府诸罗县安定里西保沤汪庄文衡殿关圣帝垦置荒埔新所,址在庙西畔,名曰“公采埔”也。丈数计有三百二十甲,东至顶下口寮庄并顶下大潭藔庄,西至青水墘,南至白花墓沟,北至闹萧圳,四至勒石明白,永远为界。今此埔地系是关圣帝垦置之地,倘后庄民勤劳成业,应归文衡殿掌管,收作香资以及完纳地租有得,诸耆董及境内众民人,自当遵照施行;切不可恃其强悍,混占埔界,倘敢故违者,重究惩办。

  缘由詹晓亭妄开圳道,放于庄社田租坟庐等项,恐有冲激无边之害,因而滋闹不休。周才爰邀庄众公议,再于乾隆十七年间复与詹晓亭上控,谕批在案。后詹晓亭于该庄草地欲在东势大溪边横开圳路,冀图厚利以为贪肥,裕益其子孙。周才等目击不平,随同庄众人等,赴诸罗令佥呈喊控詹晓亭肆行开圳,叩乞谕止,抗违提究等因,前王署守随经转行遵照各在案。此事业经寝息。乃乾隆十九年詹晓亭呈称,地内原有水沟旧址,本是可挹彼注,兹而为灌溉。仍赴府控,批县并讯去后,寝延迄今。本府查案情节,确实施行,仰知县李倓讯议详转前来。本府查:沤汪庄地方,如就文衡殿关圣帝垦置之埔地旱园堪为水田,于农业实有利济,但沤汪庄一带庄社田园坟庐列于其下,水性自上奔放,保无冲激及难以堵筑之势。查其处荒芜,居民甫耕,詹晓亭等只顾一己之利,罔思众姓贻害,毋怪乎周才等与为角逐。一经诸罗令讯明詹晓亭十七年间之圳已经停工。而诸罗县令复提詹晓亭等训诫,詹晓亭等自限一月将圳填塞。似应俯如该县详请,饬限一个月内,着令詹晓亭等填塞旧圳;并准周才等勒石示禁,以垂永远。

  查此事缠讼不休,系詹晓亭等四人为首滋事,应各予枷责以儆;第许参瞽目笃疾,詹晓亭、邱碧、张英均事犯在乾隆二十年六月初七日在案,拟定恩赧以前,例得援免,毋庸置议。其附和之詹勇等,或回内地,或隔邑未到,亦应如县议,俱免提拘,以省拖累,以结尘案。是否理合,详请宪台批示饬遵。等由,蒙批:‘仰饬将停工旧圳立押詹晓亭等按限一月内填塞,勒石永禁,取具碑摹同填塞过缘由报查;余如详行,此缴。行府备缘,立将沤汪庄停工旧圳严押詹晓亭等按限一月内填塞,勒石永禁,取具碑摹同填塞过缘由申报,以凭转报’等因。蒙此,除饬押填塞取具遵依在案外,合行勒石永禁。为此,示仰安定里西保士民人等知悉:嗣后沤汪庄地永不许开凿水圳,致碍民居庐坟;如有棍徒违禁,再图开凿,许该庄士民人等着实指名,赴县具禀,以凭严拿究治。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董事生员林元标、谢赐、施智、戴全、黄廉、戴台、戴虎、谢信、苏光、曾文、高孝淑、原里耆民周美才、周四代、陈钦、黄勇、蔡明、周养、蔡顺、周连、周遗、李妈、周逊智、扬玉石、林老、蔡老、王生、刘寿、黄景、林斗、周明、曾老、高振登、周光保。

  乾隆二十五年十月(缺)日给。

  按:碑存台南县将军乡文衡殿,高一四八.五公分,宽五九公分,花冈岩。原碑缺题。

  .严禁越塭采捕示告碑(乾隆二十六年)

  御前侍卫、镇守福建台湾水师等处地方副总兵官、带纪录三次裴,为恳恩严禁以断葛藤事。

  本年三月十三日,据港东里业户柯其萃呈称:‘萃新庄田业,与大潭宪塭大岸毗连,岸边有小沟一条,系萃田中泄水旧道,从前自凿。因前年塭丁贪图沟中采捕渔利,越界扰害,竟将沟尾屡行堵截,田禾每被淹没,合庄颠连万惨,由此讦控不休。兹蒙宪台亲临查勘,洞悉截害情弊;谕令陡门撤去,将沟付萃掌管疏通,诚见鸿慈下逮!但思此条水沟开凿已久,祗因塭丁贪图捕采,遂致堵塞;今虽蒙饬付萃掌管,若使塭丁仍前越捕,终是截塞不休,贻害无底。兹萃情愿于历年应输辕下粟一百石、折纹银四十两之外,愿就塭中饷项内再代纳纹银四十两,永以为列;嗣后永禁塭丁,不许在萃沟中捕采。庶葛藤永断,衅端悉泯。叩乞恩准给示严禁,并移凤邑主给示会禁。俾塭丁遵照塭岸为界,不敢再行滋害。沾恩无既’等情。据此,随即谕令东港汛把总沈国柱查勘去后。兹据复称:‘此沟果系前垦户沈元荣用资疏凿,以为田中消水之道,与本塭无涉,亦无妨碍情弊’。

  除移县给示会禁外,合行出示严禁。为此,示仰该地汛防塭丁佃民人等知悉:嗣后塭丁务须遵照塭界捕采,□□□□□外□柯其萃沟中混采,致□衅端;该佃民亦不得借端赴塭偷采滋事,□□□咎。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乾隆二十六年四月廿五日给。

  按:碑存屏东县东港镇南平里,高一一六公分,宽七三公分,花冈岩。原碑缺题。给示者为福建台湾水师副总兵官裴镜,乾隆二十二年(公元一七五七)莅任。

  .大潭塭界碑记(乾隆二十六年)

  特调福建台湾府凤山县正堂、加三级、纪录五次王,为恳恩示禁以断葛藤事。

  本年四月二十五日,准福建台湾水师协镇府裴移开前事:‘本年三月十三日,据港东里业户柯其萃呈称:“萃新庄田业,与大潭宪塭大岸毗连,岸边有小沟一条,系萃田中泄水旧道,从前自凿。因前年塭丁贪图沟中采捕渔利,越界扰害,竟将沟尾屡行堵截,田禾每被淹没,合庄颠连万惨,由此讦控不休。兹蒙宪台亲临查勘,洞悉截害情弊;谕令陡门撤去,将沟付萃掌管疏通,诚见鸿慈下逮!但思此条水沟开凿已久,祗因塭丁贪图捕采,遂致堵塞;今虽蒙饬付萃掌管,若使塭丁仍前越捕,终是截塞不休,贻害无底。兹萃情愿于历年应输辕下粟一百石、折纹银四十两之外,愿就塭中饷项内再代纳纹银四十两,永以为例;嗣后永禁塭丁,不许在萃沟中捕采。庶葛藤永断,衅端悉泯。叩乞恩准给示严禁,并移凤邑主给示会禁。俾塭丁遵照塭岸为界,不敢再行滋害。沾恩无既”等情。据此,随即谕令东港汛把总沈国柱查勘去后。续据复称:“遵查本塭岸外水沟,原系业户沈元荣自备□□疏凿,以为田中消水之道,由来已久。似应定归业户界内,付其掌管,疏通洪水,不致淹没田禾;并无妨碍本塭。但查沟中产有鱼虾,历年俱系塭丁捕采;兹既禀请勒石定界,示禁越捕,则塭丁岁获渔利未免稍减。业户柯其萃情愿每年帮贴塭丁代纳纹库银四十两,以补减少渔利,按季完缴,似属可行。并取业户遵依缴复,是否妥协,伏乞察夺”等情到协。据此,查此沟果系前垦户沈元荣用资自凿,以为田中泄水之道,与本塭无涉,亦无妨碍情弊。应如该业户所请:毋许塭丁仍在沟中越界捕采,致有扰害;该佃丁亦不得赴塭偷采,致滋事端。除出示严饬塭、佃二丁遵照外,合就照达。为此照会贵县,请烦查照立案,给示一体会禁施行’。等因到县。

  据此,为查业户柯其萃田边有小沟一条,系前垦户沈元荣出资自凿;因与塭岸毗连,塭中见沟中产有鱼虾,嗜利采捕,将水尾堵截,贴害田禾。兹柯其萃情愿每年贻纳塭饷银四十两,将沟仍旧归其掌管,呈请给示禁止采捕,以杜扰害,以断葛藤;殊于塭饷、课田均有裨益,合行示禁。为此,示仰塭丁、佃民人等知悉:嗣后务宜遵照断定界限,管□□□□□□越沟内采捕!倘敢故违,许佃民立即指禀,以凭按法详究。该佃民亦不得借端滋事,致干察处。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乾隆二十六年六月初三日给。

  按:碑存屏东县东港镇南平里,高一六八公分,宽七一公分,花冈岩。原碑缺题。示禁者为凤山县知县王瑛曾,乾隆二十五年(公元一七六○)莅任。

  .勘定塭界给示碑记(乾隆二十六年)

  特调福建台湾府凤山县正堂、加三级、纪录五次王,为勒石立界以垂永久事。

  乾隆二十六年五月二十二日,蒙特调福建台湾府正堂加级纪录九十三次余批:本县‘审看得该庄等处田禾,均藉六皆河水引灌。其源共出一条,其流分为三支:东一小条,系属三张廍庄;又一大条,系盐树脚等庄;西北边一大条,系属卓佳、龙肚两庄。此各庄引水之圳头也。去年十二月内,刘予长等“因从前未定分界,称被盐树脚庄民霸绝”缘由,上渎宪案。蒙批:“仰县查照前详批示,诣勘定界”等因,遵即检查前详,亲诣该地逐细察勘:量明溪水宽深,查看圳头大小,当场绘图贴说。召讯各犯:据卓佳庄民刘予长等供称:“本庄年纳供榖一百一十五石八斗四升零,又纳饷银二十二两四钱”。又据龙肚庄民涂伯清等供称:“本庄年纳供给榖一百八十九石五斗五升零”。又据盐树脚庄民高千盛等供称:“本庄年纳供榖二百四十八石四升零。三张廍庄完纳饷银四十两。被卓佳、龙肚庄民在源头另凿新圳”。各等语。为查该庄田禾既共此条溪水以资灌溉,则溪水自当按照供榖之多寡,以定水面之分数。今勘六皆溪面平流处所,横宽六丈,应以一丈□□为砌石立界之地,其余五丈作十分均分:内卓佳、龙肚两庄应归二丈,计得四分;盐树脚、三张廍等各庄应归三丈,得六分。至盐树脚庄民,并无霸绝水源、占住圳头;龙肚庄民涂伯清等新开圳头,业已填塞,毋容置议。理合将勒界、分界情由,绘图贴说,呈详宪台核示’等缘由,蒙批:‘争水处所,既该县亲勘,酌量公分,以资灌溉,两比皆已允服,投具遵依,加详完案缴图’等因。

  蒙此,合行勒石永禁。为此,示仰龙肚、卓佳、盐树脚、三张廍等庄垦管佃户人等知悉:嗣后尔等务须遵照本县讯断、府宪批示,按照砌定四、六界限,分流灌溉,以彰公道,以资利赖。如敢不遵,仍在内山源头私开圳道、挹彼注兹、分泄图私者,察出定行依律重处,决不宽贷。各宜凛遵,毋违!特示。遵。

  每年捐榖四石,奉祝天后圣母香油之资。

  乾隆二十六年九月二十日给。发阿里港立石。

  按:碑存屏东县里港乡大平村双慈宫(天后宫),高一五二公分,宽七二公分砂岩。原碑缺题。示告者为凤山县知县王瑛曾;批示者为台湾府知府余文仪,与瑛曾同年莅任。碑文卢尔德嘉“凤山县釆访册”、“台湾私法物权编”俱录之。

  .杨志申捐献学田碑记(乾隆二十八年)

  台湾县抄蒙台湾府抄奉布政使司曹宪牌:为宪教广敷等事。

  乾隆二十八年七月十六日,奉总督部堂杨批:本司详‘查得台湾县申详:彰邑职贡扬志申愿捐学田,年收税粟折价充入台湾县学,为师生月课饭食纸笔之需。造册详奉宪台批司转饬遵照立案等因。本司查杨志申所捐学田计有二十一甲五分零,年收租粟一百六十六石六斗三升,除完纳供粟、丁耗、番纳外,实余剩租粟一百三十九石五斗九升三合。其学田坐落彰化,若令门斗催收,未免往来跋涉;应如该县所请,饬就彰邑按佃,照额每租粟一石折价银六钱,共银八十三两七钱五□五厘八毫,照数征收,移交台邑,以为县学师生月课饭食、纸笔之需。年底,归于学田案内造册报销。仍令勒石立案:自乾隆二十八年为始,归县经理。职员杨志申好义可嘉,亦应如所请,由道给匾奖励,以示风劝。合就议复,伏候宪台察核批示饬遵’等由。奉批:‘如详饬遵,仍候抚部院批示缴’。奉此,同日奉巡抚部院□批:本司详仝前由,奉批:‘如详移行遵照奖励,勒石立案。仍候督部堂批示,缴册存’。

  奉此,除移台湾道给匾奖励外,合就饬行,给牌行府,转饬行县,即便遵照勒石立案等因。

  又蒙本道宪缴发匾□“好义可风”字样。蒙此,除一面给匾奖励外,合就勒石竖立本学前,以垂永久,需至碑者。

  乾隆二十八年九月(缺)日立。

  按:碑原勒台湾县学(遗址在延平郡王祠附近),日据时移置台南市南区碑林,高二三二公分,宽七七公分,花冈岩。碑额“皇清”,缺题。文中“总督部堂杨”,名廷璋;“布政使司曹”,名绳柱。本集“记”类另有“杨志申附祠入祀碑记”,足资此碑之参考。

  .恩宪邹大老爷告示碑记(乾隆三十二年)

  福建台湾府正堂加五级、纪录十次邹,为呈恳严禁棍徒移害事。

  据商民李文兴、郑德盛、黄秉□、陈隆盛、黄泉源、李昆源、许尚德、郑永丰等具呈前事词称:‘兴等客寓台郡,经营生理,感沐鸿仁,共庆春台。祗因城堭市镇,人民杂处,多有游手好闲。不事生业,赌荡之徒日作。流丐夜宿庙观,流落疲病,卒于路旁。市民共施棺木、地保为其收埋,往往有之。近有无赖棍徒,混号罗汉脚,竟将疲病流丐?黄昏暮夜,抬背吓驱;稍不从欲,丢镇门首。一经嚷闹,多提号灯,藉称打听差查,纷拥琐索,延搁而死,街邻多受差扰。郡中街衢,概系砖石,万一乘夜丢掷,磕擦成伤,死者莫辩,贻害更非浅鲜。南河一街,共有七十余家,每家年给保长费钱四百八十文,又年给支更夫钱九百六十文。原为客寓生理,供费安业。似此棍徒肆横,借端泄毒。暮夜之间,保长离街窎远,更夫照顾不及,恐受贻累,家家防此,几无宁夜。人本安堵,棍徒扰之。合就呈明,仰恳电察,清查究逐;恩给明示,严禁街衢安静,鸡犬得宁,商民载德。上具’等情到府。

  据此,除批‘此等棍徒扰害地方,深堪发指,官斯土者自应严拿究治,以安闾阎,仰台湾县立即严拿究讯,通详尽法重处,毋稍姑息宽纵,并候先行出示严禁牌示’外,合行示禁。为此,示仰该地坊保更夫及商民人等知悉:尔等所在街衢,凡有此等无赖棍徒,仍前抬背疲夜流丐,丢门吓骗,及藉称打听差查勒索者,许该商民同坊保等,立即拿解赴府,以凭按律究处;倘该坊保等再敢纵容滋扰,一经本府访闻,或被街民首告,定行一体重究,决不宽贷。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乾隆三十二年八月(缺)日给。

  按:碑存台南市南区碑林,高一四○公分,宽五四公分,花冈岩。额题“恩宪邹大老爷告示”。邹名应元,乾隆三十二年(公元一七六七)知台湾府。

  .青天廉明曹太老爷谳语(乾隆三十四年)

  署诸罗县正堂曹,勘讯得陈立勋□陈应选控争圳水一案,经前县卫审断,圳归立勋灌溉六甲田业;并令陈应选将水沟填塞,俟立勋灌溉后,准应选得藉余润。嗣因应选旱田专赖此圳分流滋培,若俟立勋灌足盈余,或致槁苗□收;遂复讦控公庭,葛藤莫断。

  兹本县亲临诣勘,该圳□□汪洪,□系立勋开筑引流,而六甲之田需用有余。惟是立勋圳头沙埧较高,□□接流低洼,水势下□,立勋圳□□虞壅滞。是以立勋执意控应选开引水□仍应填塞。本署县念二比本属宗亲,居□比邻,田连阡陌;若使构讼不休,非特有伤和气,未免失之□□。时爰集乡保词证,同□□人等,秉公讯断:□令应选所开□圳填□,□立勋圳头沙埧高低一样,定立石□,□□应选水口不得□掘。其水三七分灌,立勋得七,应选得三,永远□灌□。使立勋六甲之田灌足,不致有处高壅滞之忧;而应选□□三分,亦无患田园干涸全□。□以息争端,似觉平允。随据二比各具遵依,并□□□石,以垂永久。

  合行发刻,勒诸贞珉,不朽□云,惠泽长流。嗣后各宜凛遵!

  乾隆三十四年九月二十八日,立勋、应选同立。

  按:碑存嘉义县鹿草乡后堀村山子脚陈姓庄内,高一五八公分,宽五八公分,花冈岩,额镌如题。此碑所称“署诸罗县正堂曹”,名永植,乾隆三十三年(公元一七六八)任笨港县丞,翌年署县任。

  .严禁占垦示告碑记(乾隆三十七年)

  吾乡中埔、茑松二处公建为牧养葬埋之所,关系匪轻。有卢兰者,用银开垦,遂赴公堂控告。蒙公亲调处;但垦者费银无处给还。幸漆林社分州蔡讳壮聘偕其令嗣贡生讳维罴乐善好施,一力独肩,以成其美,并给示垂远。厥功伟哉!允为仝人共□泐之贞珉云。

  特调福建台湾府诸罗县正堂、加五级、纪录十二次周,为禀泐碑示、铭恩杜患,以安人鬼事。

  乾隆三十六年十二月初三日,据庄民高雄等禀称云云,乞准泐碑示,以铭仁恩于不朽,以杜奸弊之复萌,人鬼沾恩,上叩等情。据此,为查此案先于乾隆三十五年五月二十八日,据武生洪宗泰、耆民高雄、林藉祖等禀称:伊等土库、水漆林、中社三庄,公留茑松埔、中埔仔二处,以为牧地、葬所;被卢兰等搭藔占垦等由。当批乡保庄管,画图实复。据乡保同卢兰及张惜前后画图缴契,禀诉前来。均经差拘集讯去后。旋据生员何大用、卢暖等禀称:伊等念系瓜葛,不忍终讼,劝令卢兰将埔园放荒,永听众庄为牧场冢地。令高雄等鸠银四十六员,给卢兰为微贴资本。卢兰所缴之契,应请抹销。兹二比俱各允服;但事控公庭,未敢擅便。合取二比遵依呈缴,叩乞察夺销案等情。据此,除批准息销案外,兹据前情,合就示禁。

  为此,示仰合保远近人等知悉:嗣后茑松埔、中埔仔二处埔地,永留为水漆林、土库、中社三庄牧地葬所;不许远近人民奸贪、占垦、妨死、病农;如有恃强不遵,许该乡保庄耆人等佥呈据实具禀赴县,以凭拿究,决不宽贷!毋违!特示。

  乾隆三十七年六月二十五日给。

  卫千总察壮猷、生员洪宗泰、生员蔡永清、太学生黄应凤、耆老高雄生、朱赵、蔡嗣祖、黄志远、许求生、吴魁、薛生贵、赖发、陈虎、黄振、王纯义、王远、郑助、薛理、方君正、林藉祖、黄永涛、黄伯想、林坤、高士达,乡长严陈,保长吴元兴、郑再、刘求,同泐石。

  按:碑勒台南县六甲乡水林村龙山堂左厢外壁,高二一七公分,宽八六公分,花冈岩。原碑缺题。示告者为诸罗县知县周大本,乾隆三十四年(公元一七六九)任。

  .城隍庙碑记(乾隆三十八年)

  特调福建台湾府凤山县正堂加五级纪录五次刘,为遵谕勒石以垂久远事。

  照得放■〈纟寮〉社土目麻□卓戈嘪加、□万大、卑力贤宗等,有埔园三十□甲,在观云庄尾,于乾隆二十八年十□□城□为香资僧粮。东至番课园,西至大小井塭,南至过溪大岸,北至茄藤社界岸,四至明白。充入□邑庙内香资,付僧意端掌管收租,年纳社课□十石。诚恐日久废弛,或被民番侵占,亦未可知。除给牌示付执外,合亟立碑遵守。嗣后如有侵占及玩佃抗租,许该僧意端指禀;亦不得虚□滥用,致失香灯。各宜凛遵!特谕。

  乾隆三十八年十月(缺)日立碑。

  按:碑存高雄市左营区旧城城隍庙内,高七四公分,宽四六公分,花冈岩。额镌如题。示告者为凤山县知县刘亨基。

  .茑松埔严禁混垦示告碑记(乾隆四十年)

  特调福建台湾府台湾县正堂、加三级、纪录五次鲁,为奸蠹朋弊案翻占垦、乞严禁止、追回给示事。

  本年三月十三日,蒙本府正堂加三级方批:据永康、武定、广储三里佃民、晒丁张申等佥呈前事词称:‘茑松埔一所,乃三里佃民牧、葬之场,晒丁车运课盐之地,所关并重。自雍正七年以来,先后请垦者多人,均蒙前县主张、冷、路、林饬禁而止,罔敢垂涎。独许乞、林光等图垦不休,乾隆元年,将埔地藉为塭地,投献安平协,致启争端。经前道宪刘檄县勘讯,至六年防宪郝摄篆会同右营蔡勘明定界,编发界式,有“不许开垦、永为定案”字样,付民勒石,详结谳据,数载相安。讵十三年劣监陈贺谋垦此埔,知案宪定,南山莫移;套陈储英为塭丁,捏词瞒协镇沈移县给垦。贿承颜明匿谳,诡称此埔浅潭,原塭压荒,系水师塭界,应准给垦等语。幸县主赵镜批:“沙压之塭,锥在界内;但会勘原详,有水蓄鱼,无水放牛,永禁开垦,勒石在案,不便准垦。陈储英禀词注销,并移知本营可也”。奸蠹寝遏,乘署县苏瞒蔽骗准,辄遍插界杙,翻垦埔地。申等无奈,于去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具以地经历任会勘详禁等事,粘抄前后谳语,相率泣奏。奉批:“仰县照案查禁;如有棍徒混垦,即严拘详究,不得纵延。粘单并发”。料承包贿,誊大包天,不遵宪批示禁“概不许开垦”,及捏六十三丈准垦令,英得藉示煽惑佃民,改易勘界,鼓众混垦,视前之断案为具文,藐今日之宪批若弁髦。有此奸蠹朋弊,牧养无所,课盐受害。合再匍呼,叩乞大振干纲,追缴给示,严行禁止;移协杜垦。佃、晒戴生死均沾!切呈叩’等情。蒙批:‘台湾县照案严禁,毋任地棍混垦滋事’。蒙此为查此案先经前县赵承准水师协镇沈照会,查照前摄县郝会同左营蔡于乾隆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亲往该地会勘,议定:‘有水蓄鱼,无水牧牛,不许开垦,永为定案”。当场颁发界式,付民“勒石永禁”字样。不便准垦,将陈储英禀词注销,咨复在案。至署县苏令从内准协镇沈照会:‘据塭丁陈储英禀称:“原丈浅潭六十三丈界内垦耕顶补,以资犒赏”。并将界外牧牛之处,照会到县,署县苏令给示垦耕。嗣为地经历任会勘详禁等事,蒙宪台、本府批据三里佃民张申等佥呈前事,蒙批:‘台湾县照案查禁;如有棍徒混垦,即严拘详究,不得纵延’。蒙此,随经录案,详蒙宪台、本府钧批:‘仰即照案严禁,如有棍徒混垦滋事,严拘详究,毋得纵违,缴’。蒙此,遵经咨复、示禁各在案。兹蒙前批,相应遵照“乾隆五年文武会勘议详、有水蓄鱼、无水牧牛”定案,毋论界内界外,一概不许开垦滋事。除将示禁缘由详报本府、咨会台协镇外,合亟出示严禁。

  为此,示仰该塭丁、地保及合属人等知悉:嗣后茑松埔务遵乾隆五年文武会勘议详“有水蓄鱼、无水牧牛”定案,毋论界内界外,一概不许棍徒混垦滋事;如敢故违,定行严拿详究,决不姑宽。其各恪遵,毋违!特示。

  乾隆十五年五月初四日,给发茑松埔张挂晓谕。

  乾隆三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又据县主王详蒙府宪邹批:‘施康端原报垦洲北旧场废地,因该处不堪筑岸,并未开垦;既据委员勘明,如详备案,仍不时发行查察,如有私垦、私晒情事,概行拿究,毋稍疏忽。此缴’。

  乾隆四十年冬月(缺)日立,茑松庄、大路口、小桥庄、车行庄、竹林前、一甲庄、蜈蜞潭、竹林内、三崁店、卑麻园、大洲庄、乌鬼桥、角秀庄(以下约缺二十七字)。

  按:碑龛台南县永康乡茑松村三老爷宫左庙壁,高一六一公分,广六七公分,花冈岩。原碑缺题。碑中道、府、协、县各级文武官吏多人,仅标其姓,兹注其名:“前道宪刘”,名良璧,乾隆五年(公元一七四○)莅道任;“府宪邹”,名应元,乾隆三十四年(一七六九)莅任;“防宪郝”(“摄县郝”),名霔,乾隆五年(一七四○)任同知,台湾知县朱岳楷卒官,霔护任;“前县主张”,名廷琰,雍正五年(一七二七)任;“前县主冷”,名岐晖,雍正八年(一七三○)任;“前县主路”,名以周,雍正十年(一七三二)任;“前县主林”,名兴泗,雍正十二年(一七三四)任;“县主赵”,名燮,乾隆十三年(一七四八)三月任;“署县苏”,名渭生,乾隆十四年(一七四九)以彰化知县署任;“县主王”,名右弼,乾隆三十四年(一七六九)任;“水师协镇沈”,名廷耀,乾隆十三年(一七四八)七月任。

  .谕令遵照旧约贴纳香灯番饷示告碑记(乾隆四十二年)

  特调台湾北路理番分府、加五级、记录十九次朱,为查据底里等事。

  据麻豆社通士美凉斗耳光乌棒择台、耆番沙连己夷买郎大濑朥东来犁等具呈词称:‘凉等合社番产,沐恩清厘例前例后,票着查明具复等因,细查虞朝庄一派地方,如黄大谟、谢明显、叶大彪、陈思省、吴妈协、纪火勇等庄众等所管各业,已升科输课在案;其有旱产田园,难成片段者,贴纳武庙香灯,历年未有易者也。迨圣恩怜恤番困,番之立心不一:或以虞朝庄等产亦为番界等语,前经仝通士老番朥望社番凉等,合同社耆,共相妥议,暨本庄内外旱产纳香灯者,更贴丁饷,议规立约,俱各心安。因凉等误查底里于清厘案内禀复黄大谟等有名,兹凉等细查确据,不敢欺神,亦不敢扰众,仍依旧议,□充香祀;但私约难定,官断有凭,理合声明呈叩,伏乞给示勒石,以成档案。□民番仝沐圣恩,永志不朽!切呈’等情到分府。

  据此,除核案外,合行示谕。为此,示仰虞朝仔庄民及社番、通士人等知悉:尔等务须遵照旧约,贴纳武庙香灯,仍纳番饷,两相和睦。倘该庄民故违,将应完旧□短少租饷,许通士指明禀究;该社番等如敢于原约之外觊觎滋事,被该庄众呈告,立即严拿究处,断不姑宽。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乾隆四十二年六月(缺)日给。

  按:碑龛台南县麻豆镇南势里关帝庙文衡殿,高二三三公分,宽八六公分,花冈岩。原碑缺题。示告者为台湾北路理番同知朱景英,乾隆三十九年(公元一七七四)任。

  .严禁混藉命盗扳累非辜示告碑记(乾隆四十三年)

  特调福建台湾府凤山县正堂、加八级、记录十七次李,为乞除奸弊,以杜后累事。

  乾隆四十三年□月十六日,据港东里枋藔街铺民邱兴泉、李大山,吴万成、黄士伟、陈鼎盛等具呈前事词称:‘枋藔□悬海角,居民杂处,每有无赖棍徒,潜往斯境,遇事生波。时或勾接匪类,乘间为盗;或赊借不遂,架□妄控;甚至唆□事主,捏名告害:视铺民如鱼肉,欺小姓若草芥,种种弊害,难以枚举。此等奸弊,若不呈乞亟除,仍民个生(?)。嗣后倘有不满无赖棍徒,乞准泉等街众会同乡保甲邻、查实呈禀究逐。至若街中善良,万一被诬架害,泉等备具甘结应讯之处,自行赴案,不致上费天心,下累戮□。如是,则奸弊除,地方靖;奸匪潜踪而敛迹,枋民安心而乐业。呈乞准给示禁,沾感靡既’等情到县。

  据此,除批示外,合行准立碑示禁。为此,示仰枋藔街铺民人等知悉:嗣后倘有不法棍徒及流匪潜迹,混藉命盗扳累非辜,许尔等铺民会同乡保甲邻,查实指名禀究。其良民被诬架害者,亦即仝具呈保结缴县,以凭严究责逐,断不宽纵。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枋寮街铺民:邱兴泉、李大山、吴万成、黄土伟、陈鼎盛、王士诰、黄集利,朱沛源、王成铺、怀德堂、黄丰源、彭茂兴、谢泉裕、董泉盛、万盛铺、福利铺、李泉吉、阮宝源、郭玉珍、王玉振、林珍成、邱协茂、惠兴铺、张永寿、张富玉、陈瑞生、有恒堂、祭兴盛、林松茂、赵振升、余庆源、林永成、吴长茂、王太原、颜泉美、源盛铺、玉兴铺、同发铺、杨怡盛、游顺兴、资生堂、张泉发、杨怡振、黄漳盛、赖永汉、梁顺兴、陈光涟、林长兴、赵义合、仁寿堂、方天生、长发铺、张集源、邱台成、高资振、蔡义成、谢漳和、吴宏裕,同立右。

  乾隆四十三年五月(缺)日给。

  按:碑存屏东县枋寮乡枋寮村德兴宫(天后宫),高一三二公分,宽六三公分,花冈岩。示告者为凤山县知县李桐。

  .严禁抽索麻埔山仑樵牧碑记(乾隆四十四年)

  窃惟简政便民,遗风奕世,刊刻铭石,永鉴万年。历查果毅后保倚东一带官山,自前主向、前升宪张谕付庄民樵采、茔葬、牧养,管摄久矣。岂虞顽逆滋弊,仅有远隔之吴惠、吴胡等,希图噬利,罔法行私,串通麻荳社番,于乾隆四十三年藉贌麻埔,混横管禁芋山,萌贻樵牧生利之区。时逢庄民蔡明、黄岩罔知其弊,先后据实前控。蒙廉明太老爷李,明察秋毫,宽简便民,不许管禁咀利在案,四□颂德。诚恐历久,滋弊重生,复蹈故辙,虔将谳谕刻于石,立于道左,永鉴万年于斯云尔。

  乾隆四十三年五月二十七日,据蔡明扭解吴惠“横牵牛只”喊禀,随蒙廉明太老爷李审:‘悉前情,查蔡明牛只误食土豆,吴惠不投明地保,擅行张牵藏匿,殊属不法。着责三十板,仍押取甘结。嗣后芋山听庄民樵采牧养,不许擅阻牛只喂养,勒索钱文滋事;如违,察出从事究处!此谕’。

  续于七月十九日,蒙廉明大老爷李审:‘看得黄吾获解吴胡加等盗牛一案,集犯讯悉前情。查吴明堂兄吴爵串麻豆社番,贌山仔脚麻埔一片,□吴胡加等在该处抽租。加等混将麻埔山仑管禁,不许樵牧。议抽:每牛入山,每年抽草□银一员;带刀斧入山,每年抽银四钱。黄吾之幼子黄抽仝许三赶牛三只入山,被吴等强牵,黄抽哭回。庄中围拿吴胡加等,解讯认牵不讳,原牛获回,从轻各责三十板。此后不许吴胡加等再行抽索,仍着斗哖光约束,俟本年贌限届满,不许吴爵再贌;仍取各依结缴查’。

  乾隆四十四年岁次己亥桂月(缺)日,果毅后保庄民等同立石。

  按:碑存台南县柳营乡神农村(果毅后)镇西宫外壁,高二○○公分,宽八八公分,花冈岩。原碑缺题。文中“升宪张”,名所受,乾隆二十九年(公元一七六四)任;“大老爷李”,名倓,四十四年(一七七九)左右任,初任笨港县丞。

  .哆咯嘓大武珑番租碑记(乾隆四十四年)

  特授台湾北部理番分府、加五级、记录十次史,为业经蒙丈、恳示竖碑安业,署□□哆咯嘓大武珑□□□□□□□□□□□目斗宁大哈、番佃林启生、郑子和等呈称:‘启等番佃耕种社番田园,俱照督宪行清之案,每甲旱田断贴番租三石七斗、定租一石六斗,遵例配纳番租,不敢短欠,升□□□□□□□□□□□□□□□□。兹奉仁宪奉遵签饬查等事一件,蒙布政使司李饬行指大启等佃耕社番田园,并无隐匿,且无欠租等弊,已蒙给册执掌,□租□□□□□□□□□□□□□□□□注销。诚见天高地厚之恩。但恐社番后来日久弊生,启等受害靡止。仰恳仁宪全恩,特启等遵丈各佃示谕安业竖碑,永远定耕,以杜后来弊端,恩同高厚’等情前来。

  除批示外,合行□□□□□□□□□□哆咯嘓、大武珑派二社通士、社番、佃户人等知悉、尔等所有典耕社番田园,务须遵照丈册,完纳□□□□□□□□□□□□□□社番田主,亦不得听唆使,行为□滋扰,各收己租,其佃耕社番田园配租在案,合此以□。倘敢□□□□□□□□□□□□□□□罪,断不姑宽,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乾隆四十四年八月(缺)日给。

  监生郑子和、贡生□□□、林启生、□□观、陈□老、李斗生、□户吕阿宗、吕阿□、李□观、黄□观、俞□和、柯□观、沈□观、石□观、□□观、□□观、□竹观、洪□观、洪□观、张快观、洪协□、胡□观、李晏观、张□观、何及郎、林雄观、苏良琮、林连观、邱文观、□日生、郑远观,潘□观、郑□生、□营观、苏仁观、杨和观、林□观、苏平观、杨禄观、□□□、王天赐、(中缺二十余字)土目大哈番、斗宁、通事眉八□、□□□(下尚有缺)。

  按:碑存台南县东山乡东山村东山警察派出所,高一六四公分,宽七七公分,砂岩。额题一“升”字,缺题。示告者为台湾北路理番同知史崧寿,乾隆四十四年(一七七九)任。

  .府宪示禁碑记(乾隆四十七年)

  特调福建台湾府正堂、加三级、军功加三级随带苏,为恳恩勒石示禁、以杜弊害事

  乾隆四十七年二月初八日,据诸邑耆民王朝锡等具呈前事词称:‘切稂莠弗除,则嘉禾莫植;盗匪未究,则良民难安。台地五方杂处,多游手,不务生业匪丐流落,一遇病毙,地保串棍,乘夜台背诈索;如不从其欲,则丢锁门首,勾通县差,带同白役,藉命除害。明宪莅任台疆,百弊俱蒙察示;但此未蒙勒石,诚恐差保仍蹈故辙。朝锡等住眷诸罗邑盐水港,仰沐善政,爰敢不远千里,相率匍呈,恳乞明宪恩准勒石示禁!庶弊害永杜,生民得安。切叩’等情到府。

  据此,除呈批示外,合行出示严禁。为此,示仰该地乡保人等知悉:嗣后凡有路傍乞丐流匪棍徒等毙,随时查明收埋;毋许串同差役藉命吓索、以及捏禀混拘,致滋扰累。如敢仍蹈故辙,借端株害,一经访闻,或被告发,定行严拿,从重究办,断不姑宽。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又,本年四月初三日,王朝锡等以杜害立石等事,再赴县主呈请。蒙廉明冷太爷批:‘无赖匪徒串谋奸保蠹差,将病毙丐尸或过路倒毙不识姓名身尸移置田园屋角,牵连地主邻右多人,任意婪索,大为穷檐蔀屋之累。准尔等乡议公禁;仍候本县痛切示禁,勒石以垂久远’。

  皇恩耆老李文求、王赏淑、洪承明、吕殿淑、黄天水、李吉仁、冯达三、王朝美,贡生张国栋,生员赵相泉、郭奋扬、廖含章、张宠荣、陈怀刚,监生范四美、林大茂、黄合兴、郭叶兴、郭振盛、叶琼盛、林元隆、陈源馨,街民林士孔、李清士、傅合锦、林天禄、柯成好、李良提、郭叶源、翁同兴、林寮山、吴藏兴、陈振源、张茶岩、陈振隆、柯天僯、高周淑、陈良玉、李君颜、恒安号、徐大安、戴祖观、张广盛、陈荣源、陈富淑、徐赞观、长兴号、王元观。

  乾隆四十七年三月(缺)日,盐水港七境衿耆士庶同立石。

  按:碑龛台南县盐水镇水正里护庇宫庙壁,高一一八公分,宽六五公分,花冈岩。额镌“府宪示禁”四字。示禁者为台湾府知府苏泰,乾隆四十六年(公元一七八一)任。

  .县主示禁碑记(乾隆四十七年)

  特调台湾府诸罗县正堂、加三级、纪录三次冷,为宪示准□□□勒石示禁□。

  □盐水港街耆民王朝锡等呈称:‘港市属五六杂处,□多不务生业流□□□□□地保串棍,乘夜抬背,哄吓居民:或将死尸移放门首及庄之前后左近、或置之田园地边,串通地棍、□保,藉命吓索;局谋头役蠹保禀报,□开多名,非邻□邻□□而噬,贻累不浅。□棍匪流丐鼠窃□□狗偷□盗贼□□□频闻□□□□□□庇为害。窃□无奈,以乞除祸害□□赴府宪苏呈叩,蒙准出示严禁在案。□□仰沐苏爷德政,剔除匪类而保善良,剀切示谕严禁,恩准勒石,以垂不朽’等情到县。

  据此,本县莅治斯土,□知此□地棍差保,串同抬移路毙丐尸,吓诈□□流害恶习,不流□□,业经密访拿究;续蒙府宪据行严饬查禁在案。兹据呈□情,查‘无赖匪徒,串谋奸保蠹差,将病毙丐尸,或路通倒毙不识姓名身尸,移置田园屋角,牵连地主邻佑多人,任意婪索,大为穷檐蔀屋之累!准尔等乡议公禁,仍候本县痛切示禁,勒石以垂久远’批示外,合亟严禁。为此示仰盐水港街耆士蔗人等知悉:嗣后如有前项棍徒串谋奸保蠹差,将病毙丐尸,或路通倒毙不识姓名身尸,移置田园屋角附近、庄边,牵连地主、邻右,藉索□□。不论差、保、匪徒,□□□众扭护押解赴县,以凭□法痛处,决不宽贷。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诸罗县佳里兴分司加三级刘,北协镇左营驻防盐水港汛加一级沈。

  乾隆四十七年桐月(缺)日。

  按:碑龛台南县盐水镇水正里护庇宫庙壁,高一一六公分,宽五八.五公分,花冈岩。额镌“县主示禁”四字。示禁者为诸罗县知县冷震金,乾隆四十六年任(公元一七八一)。至“佳里兴分司(巡检)刘”,名奎。

  .奉台湾府道宪杨示(乾隆四十七年)

  特调台湾府诸罗县正堂、加五级、纪录五次冷,为严禁奸保蠹差藉命需索、噬累无辜之恶习,以安庄民,以杜扰累事。

  照得人命重情,无过谋故、斗杀,然亦只需吊到乡保、邻右、证见数人,讯明衅由,便可定案解勘。至若因病路毙,以及服毒、自缢、投水毕命,此皆游手失业,或因逃亡无依,或贫迫短见。彼既生失其正,因而死丧非命,孽由自作,于人何尤?无如奸恶差保于此等人命,觅利居货,诈伪百出:每于未报官前,将尸移置田头、屋角,妄招业主邻右多名,百般需索。饱其索,则暗为销除;拂其欲,则明示开报。愚民畏累从索,在小康之户,犹得□□卖畜,以应需索;家本贫乏,则割肉疗饥,其若惨状何!状有不堪言:甚至此处图诈已完,又暗令无赖将尸移抬别处,日久尸变肉腐,臭气难闻!若之何,故习依然?抑且择殷而噬,以住远隔,开作近邻。更或埋后,串谋棍徒,冒认尸亲,指伤告究,任意罗织。差保藉票唤为藏金之穴,里民视告名为剥肤之痛:索酒食,谨茔□,敲椅钉棹,拳脚交加,掷杯虎狼;威吓小民,魂散胆落,不惜挖肉医疮,餍其诛求;否即擅拘私押,异常蹧踏。以自尽之人命,祸无辜之生灵,此等流弊,言之殊堪发指!合亟示禁。

  为此示仰该保各庄民知悉:嗣后凡有前项身尸,该附近庄民不必惊惧,告知庄耆,转报甲头。查验该尸有无伤痕,具结报县:无事经投保差,本县讯明甲头,如可免验,即批示收埋,以杜差棍需索诸弊;如该尸另有伤痕,须缉凶究□,亦即据实报明:该乡保如敢开报业主、地邻多人,即属有意图诈,除于呈内将名删除外,先究乡保开报不实之罪;其有玩保、地棍串谋县差,于未报官前藉尸图索,许该庄民即将该保差等指名赴县禀究,以凭尽法痛惩。如此,则保差恶棍有巧莫施,借尸图诈之恶习可以立除;而附近庄民,皆得各安本业,不遭无辜之累矣。仍饬该保庄民,照抄此示,勒石永禁,以垂久远,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乾隆四十七年四月十八日给。

  按:碑存嘉义县水上乡水上村璇宿上天宫前,高一三○公分,宽六七公分,花冈岩,额镌如题。示禁者为诸罗县知县冷震金。另同文碑一,存云林县虎尾镇中山里德兴宫,高二○四公分,宽六三公分,花冈岩。年款稍异,作“乾隆四十七年岁次壬寅秋七月榖旦,谨遵示勒石”。额作“奉宪主示”,并有详尽之勒碑捐额名录如次:‘董事:翁保、林池、吴光□、钟□奇。□生张□侯捐银□员。庠生张建侯捐银四员。监生王日登捐银二两。庄耆:陈皆捐银二员。林申捐银一两。吴畏捐银一两。陈合锺、翁四九、王夜生、翁光成、郭传祖、刘观海、王天德、吴德麟、吴元成、刘政理、吴圣、苏玉、张教、锺□、施报、吕律、锺辰、林恭、锺我、陈连、□海、陈万、陈□、王俊、杨斗,各捐银一员。庄骞意、王德安、陈妈定、翁助□、翁娘赏、谢光烈、王耀祖、刘林养、程传祖、林光助、王光受、吴笋、翁进、黄信、郭景、陈听、吕树、吕张、刘屘、苏忽、侯溪、陈汉、王英、赵玉、林逞、杨俊、戴万、陈雅、吴斌、陈麟、谢鞍、林添、□□、苏佑、翁□、王恭和,各捐钱五千’。

  .严禁开赌强乞翦绺示告碑记(乾隆四十七年)

  特调福建台湾凤山分县、加三级、纪录六次吕,为严禁开赌、强乞、翦绺,以靖地方事。

  照得阿里港街妈祖宫前、市仔头、营盘口、仁和街、国王庙前、永安街、北势街等处栅内各街,正商民往来辐辏贸易交关之所。近访有:一种无艺之徒,在街开场聚赌,常致争闹,酿成祸端;一种流丐,身无残疾,三五成群,每逢朔望,沿街强乞,稍拂其欲,恃赤图赖;一种“罗汉脚”,不事生业,潜入街市,混窃翦绺,扰害商民。此等不法,律载森严,重则流徒,轻则枷杖。本分县莅任斯土,曾经出示晓谕,以冀悔悟;无如故辙是循,不知痛改,除一面饬差协保查拿外,合再出示严禁。

  为此,示仰阿里港商士街民人等知悉:嗣后本港栅内各街,如有不安本业,仍蹈前愆,并开赌以及身无残疾、市行强乞并混窃翦绺,滋事扰害,本街商民人等驰报地保,拿解送赴本分县,以凭按律严究,决不稍贷。再查妈祖宫前、市仔头街道有搭盖茅蓬篾折,此最易致火烛,应行一并禁止。宜各凛遵,无违!特示。

  乾隆四十七年六月(缺)日给。

  按:碑存屏东县里港乡大平村双慈宫(天后宫),高一二三公分,宽六八公分,砂岩。原碑缺题。卢尔德嘉“凤山县釆访册”录之。示告者“台湾凤山分县吕”,名岳,乾隆四十六年(公元一七八一)任。

  .严禁冒亲告命示告碑记(乾隆四十八年)

  按察使司管台澎道宪杨,为玩保蠹差藉命吓诈,以除积弊,以安□□事。

  照得台地五方杂处,每多游手失业;或为饥驱,或□□□,以□□□□傍,并有短见轻生。此皆孽由自作,于人何涉?无如玩保、蠹差,藉□□□□,以为利薮,遍庄索诈,竟敢于未报官之前,擅拿禁吓。□民畏□,屈□□□欲,则随时开脱;拂其意,则妄指报验:以远庄开作近邻,任意□□。□□□役,乘伊值日,串谋乡保、里差,谋死外来乞丐,将尸抬于□□□□□□,□乡保值役,随时群伙毕至,每分远近庄社,□殷而□,□□□□,□□□□;稍不如意,则套出无赖棍徒,冒亲告命。差保从中□□□人,代为□□,□中分肥。种种弊害,殊堪发指!本司正在严拿示禁□,□□□□□□□□情,除亲提差保重究,并密访查拿,仍行县一体查究外,合□□□□□□禁。

  为此,示仰庄民人等知悉:嗣后凡有短见□□□□□□□,□□□□告知庄耆甲长:验无尸伤,又查无姓名、□□,□□□□□□□□□□;□有尸伤者,须缉凶究偿,即告知乡保,禀□相验。该乡保□□□□□□□户、庄民,株累无辜,以及移尸串谋;县役于未报官之前,□□□□,□□□等据实指名,赴府、县呈究。如不立拿究办,许即赴□□□,□□□□□□。本司意在除弊安良,该差、保如敢仍前违犯,一经访闻,□□□□,□□□提,按法重究,决不宽贷。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乾隆四十八年七月十三日给。□□□□□□立。

  按:碑存屏东市天后宫,高一一六公分,宽六一公分,砂岩。原碑缺题。示告者为台澎道杨廷桦,乾隆四十七年(公元一七八二)莅任。

  .奉宪示禁碑记(乾隆四十九年)

  特调福建台湾府台湾县正堂加□□□□□□□□□□□钦命按察使管福建分巡台澎□□□□□□□□□□□□□□□为严禁玩□□□□命吓诈,以除积弊,□□□□事。

  照得□□□□□□□□□□□□□□□□□□□□□□□□□□□□有短见轻生,□□□□□□□□□□□□□□□□□□□□□□□□□□□□□诈,竟取□□□□之前,擅拿□□□□□□□□□□□□□□□□□□□□□□指报验,以□□□作近邻□□□□□至县役□□□□□□□□□□□谋死外□□□,□□□□□户田头屋角,□乡保值□□□□□□至无分□□□□□□□而噬,此处索饱,移□□□□□□□,则套出无赖棍徒、□□告□。□□□□□作好人,代为□□,暗中分肥。种种弊害,殊堪□□!□□□□□严拿示□间,兹□□甘作□□□□□□提差保重究,并密访查拿。仍行县一体查究外,合亟出示,通饬严禁。

  为此,示仰庄民人等知悉:□□□□有短见自尽,及路毙之案,该庄民告知庄耆甲头,验无尸伤,又查无姓名、来历,即呈县立□□□□□理;其验有尸□□者,须缉凶究偿,□告知乡保,禀报相验。该乡保倘敢混开妄指富户、庄民,株累□□,□及移尸串谋;□□□□,报官之前,擅拿索诈,许该庄民等据实指名,赴府、县呈究。如不立拿究办,□□赴辕具□,以凭严拿重究。本司意在除弊安良,该差、保如敢仍前违犯,一经访闻,或被指□,定即差提,按法重惩,决不宽贷。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乾隆四十九年四月(缺)日,罗汉内门庄□□原业主陈□□等同立碑勒石。

  按:碑存高雄县内门乡观亭村紫竹寺(观音亭),高一七五公分,宽七四公分,砂岩。

  .台澎兵备道谕告碑(乾隆五十三年)

  钦命福建提刑按察使司管台澎兵备道兼提督学政、军加随带加二级、纪录四次万,为恳恩给示等事。

  本年十一月初三日,奉巡抚部院徐批据:据职监赖九隆、粤民钟国文等呈称:‘召伯循行去后,功南棠之慕;昌黎过化迄今,仰北斗之瞻。今□大人,仁声攸着,无异二公之德政可传者也!前三十六年,督宪钟以台属人民淹留不得回籍者,皆由□之多,奉旨颁谕:在台回籍者,向舡户誊单,自行投验。内地往台者,父母官给照。凡遇关津隘口,随验放行;文武胥吏营弁,不得刁蹬留难等情,通严示禁。迨房书索单钱七百丈积弊相沿,虽无其例;第由来已久,未能概除。缘房书加索照费,文等以遵谕便民、乞饬示禁等事呈辕。蒙批:□书借端勒索,殊干法纪!屡经本部院严谕该厅查禁,何得复萌故智,多索病民?仰台湾道立即严行提究。如有指勒留难之事,即行从重拟办,毋得稍宽等语在案。嗣是口书不敢过为多取,百姓亦不苦于苛求。俾回籍之众:白首而思妻子,无至牵滞于台疆;壮年而顾父母,不复淹留于海国。云山有归望之思,门闾无空倚之虑,福庇黎庶,感德靡涯!但思随辇布伏,乞恩准示禁,各愿捐资勒石,永铭遗爱以戴鸿恩于不朽云’等情。奉批:‘仰台湾道给示永禁’等因。

  奉此,合行出示永禁。为此示仰各口书人等知悉:嗣后凡有粤民回籍,赴厅填给照单,无论士庶人等,不得留难指索规礼。倘有玩愒经胥,敢于示禁之后,复萌故智,需索病民,一经查出,或被告发,定即严行拿究,按法重治,决不宽纵!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总理职监赖九隆、监生林发成、监生李学习、监生曾廷尚、职员锺国文、陈鼎芳、新聚义、李荣洲、刘集继、陈仁达、吴俊义、李朝良、新广福、新广信、陈庆韶、谢连二、刘干伯、曾宣革、张凤仁、曾达坤、福兴、振德、源大兴、万和。

  乾隆五十三年十一月十三日给勒石,竖立韩文公祠。

  按:碑现存台南市北区三山国王庙,高一○四.一公分,宽六一.六公分,花冈岩(青斗石),缺题。示禁者为台澎兵备道万锺杰,乾隆五十三年(公元一七八八)履任。碑中“巡抚部院徐”,名嗣曾,五十年任(一七八五)。

  .奉宪示禁(乾隆五十三年)

  特授福建台湾府正堂、加五级、纪录五次杨,为蒙示加惨、乞委员诣勘清草、以靖地方事。

  乾隆五十三年十月二十日奉巡抚部院徐批:据嘉义邑向忠里衿耆吴积善等具呈前事词称:‘善等东西两保二十二庄,居住海滨,田园稀少,民无餬生;幸有一带海坪,□庄采捕度活,因天地自然之利,救万民之命。乾隆十二年,地棍方凤、陈淘德占筑肥私,呈请输饷,致乡宾蔡罗仁等出控。经前道杨批府,亲提转发台邑主夏,讯归各庄公□采捕,吊销□□得蒙前府发勒石,永远示禁,毋许将来混占。讵贼乱甫平,邱方二大姓邱朝远、邱体、邱天、邱辙、方连、方财源、方体、方元明等,串同蚶寮庄之巨族黄佛、黄禹、黄世、黄岁、黄乡、□□□□□□□□之正堂等,群雄同谋,沿海插标,聚匪搭寮,截夺各庄采捕,几致大祸数次。善等无奈,本年五月十三日粘缴碑文辕叩,蒙仰台湾府录案查议,仍一面示禁牌文并发□□□□□□□□□□不遵宪禁至意,反将邱朗架饰,鸣锣杀命,藐断图占等语,及各归各管外等词,布叙示中,阳若为民示禁,阴实启他觊觎。而邱等□□□□□□□□□管者为强占,反以归管为借词,曰加曰占,弥增截夺,致民生路终绝。在善等忝系衿耆,不习采捕,即使终占,固亦无效;独念众庄贫民,以此采捕活命,一旦被占,绝□□□□□□□□忍视。且日在海坪争斗不已,势必酿大祸,若不预先禀明,善等亦难辞咎。合亟相率抄粘新旧示二纸缴验,叩乞钦命大人俯怜。蒙示加惨,恩准委员诣勘清草,以靖地方两里。沾叩’等情。奉批:‘查此案先据议详,业经批饬,仍照原断严□□□□□□□□契,查勘扰累,并邱朗等所控黄文等各案,一概注销在案。仰台湾府遵照前详批内,明晰出示;仍将前示掣销。如再弊混,提承严究。粘单并发’等因。

  奉此,为查此案先据□□□□□□以藐断图占等事赴抚宪呈控,批府查案议详,仍一面示禁等因,经前署府先行出示,并将邱朗等呈叙入示内;一面查议,详奉宪批:‘嘉邑生员□□□□□告邱郎等争占海坪一案,查此案先因陈托德于乾隆十二年认课报升,以图垄断。当时即会庄民向托德纳课,先筑三十余坵,复又分作六十余坵。可知日久侵占愈多,即借□□□□□□□□为影射,不问可知!旋因台湾县知县夏瑚讯明此项海坪向例并未纳赋,听近海居民采捕谋生,因民之利,实属惠而不费;但相沿日久,其中即有贪狠之徒,若冀□□□□□□□既不为后,惟我欲为。该令究出确情,将海坪断令全数归公,悉凭众姓采捕,详明道、府,勒石永禁在案。实属平允。邱朗等何得于贼匪甫定之后,复图影藉觊觎,紊乱旧章!仰即仍□□□□饬永禁,不必再行吊销、查勘,以启奸民图霸之心,肆恣扰累。至邱朗等所控黄文等改贼从义,亦属出于□口,当时并无确据;况首逆匪伙剿捕,□□大乱平而众□□,更不容□□□,此案无庸查讯。其前任台守觉罗四尚有饬令嘉邑究拟蔡华仁等告戴天等窃赌九案,事隔多年,人亡物故,且经案卷焚毁,并着一概注销,照案出示严禁,并转饬嘉义县遵照□□:如有玩控,即行严拿究办详解,毋违。此缴’等因。奉此,当经本府出示晓谕,并饬行嘉义县一体遵照在案;乃邱朗、方连、黄佛等何物,胆敢于示禁之后,仍行恃强藉词输饷横占!殊属□□。

  兹奉宪批前因,除将邱朗等所控各词及前案府给示掣销外,合再行出示严禁。为此,示仰向忠瑞安定东西二堡乡民人等知悉:尔等务须凛遵宪令,即将该处沿海一带海坪,听民公众采捕;并将现搭海寮全行拆去,毋许少有存留,以杜争端。倘有不法奸民敢于仍前□段筑围聚□搭寮冀图霸占,及不将海寮登时拆毁,并阻截各庄民采捕致生事端者,许尔等庄民指名具告,以凭严拿从重究办;该地乡保纵容不报,一经查出,或被告发,定行一并严究。本府言出法随,决不宽贷。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乾隆五十三年十一月(缺)日,安定西保向忠、旌义里,生员吴积善、耆民蔡甫、黄文、郭黄玉、谢英豪、陈聪明、王应全、王三禄、王镇标、林荣光、杨亲秀、郑国钦、吴光猛、吴圭当、陈六、苏渊、谢颜、黄财元、许登宗、吴奇都、蔡乞、陈艳、□□□等同立碑。

  按:碑存台南县佳里镇建南里金唐殿,高二五二公分,广八四公分,花冈岩。额镌如题。示禁者为台湾府知府杨廷理,乾隆五十二年(公元一七八七)任。碑中“前任台守觉罗四”,名明,乾隆二十二年(一七五七)任;“台邑主夏”即“台湾县知县夏瑚”(同见本碑),二十三年(一七五八)任。

  .大上帝庙示禁碑(乾隆五十七年)

  署福建台湾府台湾县正堂加五级纪录五次沈,为禀请示遵以供神祀、以肃法纪事。

  乾隆五十六年六月二十八日,蒙本道宪杨批:据郭友等具呈前事词称:‘切郡城之中有上帝庙,恭奉北极上帝神像,赫濯无疆,最称胜地。是庙栋宇巍峨,基址宽豁,皆前人募建,以崇帝德,而肃瞻仰。迨历年久远,日就倾颓;且有顽硬之徒,将本庙之前后左右界内圹地肆行侵筑,更见摧残,殊堪敬悯!‘乾隆五十三年间,蒙大宪在府任内捐俸重修,并准境众呈请究还界地在案。爰是庙宇整丽,神民咸安。不虞五十五年有庙后居民马梓,增筑房屋,复敢侵国界地长一丈三尺、阔五尺,挖去砖甓千余块。境民共愤,佥举值年炉主郭友等,率众乃赴仁宪呈究。蒙行前县主仇勘明,堂断马梓侵界不合,拆罚番银四十元;仍令每年供纳地租,均付本庙逐年炉主收放利息,以为修理庙宇之资。又令周围界内店屋二十四间,每年各应纳地租钱二百文,以充香油之费。此皆儆省侵占神地之至法;但恐贤愚不一,久后暂(渐)玩,难保无不肖之徒,将来复谋抗占之弊,贻渎神明而负宪恩!友等系现年炉主,窃以原断案牍不若示谕之昭彰、使知共儆。合佥呈禀请,叩乞宪台大人,惠及神民,恩准出示,勒石申禁,以垂鉴戒。俾得永远遵守,以杜争端。沾恩靡既!上叩’等情。蒙批:‘台湾县查案示禁!仍具详备案’等因。

  蒙此,合行示禁。为此,示仰居民人等知悉:尔等居住该处庙地界址,遵照逐年交纳地租钱文,不得短少;毋庸侵占地界!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首事郭友等、景山号、源兴号、新文锦、全成号、新泉锦、益升号、吉和号、正太号、得利号。

  乾隆五十七年七月(缺)日给立石碑记。

  按:碑龛台南市中区民权路北极殿(俗称大上帝庙)三川门内左壁,高一二八公分,宽六四.五公分,花冈岩。原碑缺题。

  .毋许民番私捕埤水鱼虾示告碑记(乾隆五十八年)

  特授台湾府嘉义县正堂、加十级,纪录十次单,为请示立石等事。

  本年六月十一日,据茅港尾保五社课埤董事生员陈奋庸、冯先正、陈环观、陈国栋、邱光道、戴江海等,头家黄合兴、谢振利、陈鲁生、许春成、冯登权、康珍奇、徐怀祖、陈隆生等呈称:‘农民历耕下则课田、逢旱则苗枯槁,遇水则种飘流,力耕苦累者不一。故康熙五十三年庸等祖父传齐众议,协筑一埤,每届秋淋冲崩,用土非少,破费实多;课命有关。自雍正三年周前主勘悯,发借库银一千两,再筑高岸坚堤,所以灌溉课田数百余甲,带征管事戴合成供粟凡百余石。经将举至公无私之人充为埤长,议将埤出鱼虾微利统归埤长管收,永为填筑工费。曾被汉棍杨宅并番愚尔瑞等擅行私采。继陈臣等(于)乾隆二十四年赴李前爷呈究枷责,示谕严禁,不许汉番私采;而埤水仍照甲数灌溉在案。如良善民番自备手网等项在埤捕取鱼虾者,原以十分听埤长抽的三分,以为工费。不意匪乱原示遗失,惟恐不法民番混规强捕,致埤崩坏,莫敢为首,课命有关。准饬给示立石,公私两全’等情到县。

  据此,除批示外,合行出示严禁。为此,示仰民番一切人等知悉:尔等务于埤水灌溉课田埤内所产鱼虾,听头家照例管收,毋许民番私捕滋事!如敢故违,许该埤长、头家指名具禀赴县,以凭严究。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乾隆五十八年六月(缺)日给。

  按:碑存台南县官田乡隆田村隆麻公路边葫芦碑中,高九七公分,宽六○公分,花冈岩。原碑缺题。此碑示告者为嘉义县知县单瑞龙,乾隆五十六年(公元一七九一)任。

  .奉宪道禁(乾隆五十九年)

  钦命按察使司衔、福建分巡台澎等处地方兵备道、兼提督学政、加四级、纪录六次杨,为六鼻宁等处塭外一带海坪归公采捕,勒石永禁,以杜讼□□事。

  查乾隆五十七年八月二十八日,据嘉邑旌义里西保生员洪如珪等呈告塭户洪金兴等赴县给牌,藉输塭饷,网占公海等情。据此,当经行据台防厅清丞详称:‘此案自五十四年陈军等串番占□□,致东西二保耆民陈聪明等呈控,奉宪檄行勘,讯经卑职前诣勘明查讯,具详请照前抚宪徐批示:“自南之挖仔塭起,至北之土地公山仔塭南岸止,各塭之外海坪□□,一概归公,悉听民番采捕;所有搭盖草寮及竹标插界尽行拆毁。其邱允等呈缴贌字契券,概行注销。即行台防厅照案出示严禁,遵照办理;如有玩抗,立即究办详解”等因□□。嗣于五十六年原塭户黄赤将塭□□充公,洪金兴出头承佃,赴县给牌,藉占海坪,采捕滋事。所有陈军、黄赤、洪金兴等各控案及洪金兴所领县告示,应请一概注销。再查六鼻宁等处塭岸之外一带海坪,屡有奸民赴县请垦输饷,另筑小岸,名曰“沉塭仔”,藉占海坪,亦属肇衅兴讼,并请概行拆毁,照案出示,勒石永禁,以垂久远’等由。

  据此,除详□□外,合行出示勒石严禁。为此,示仰嘉邑旌义里西保各庄、社民番人等知悉:尔等务遵□前抚宪徐批示定界,将该处一带海坪悉听民番归公采捕;倘有不法奸民敢于塭岸之外再筑小岸,或搭寮插标,希图占界蓄养蚶蚝、阻挠民番采捕情事,许尔等指名赴辕呈告,以凭严拿究办。该地乡保贿纵不行首报,察出一并究革,决不宽贷。各宜凛遵,无违!特示。

  安定里西保:生员洪如珪、陈洪畴、陈聪明、王镇标、王三禄、王应全、郑子敬、周逊智、林荣公、谢颜、苏渊、黄文生、谢英豪、杨亲秀、郑德胜、苏进生、王皆德、黄福生、蔡□运、杨□等同立碑。

  乾隆五十九年二月(缺)日给发。

  按:碑存台南县佳里镇建南里金唐殿,高一一九公分,宽六六公分,花冈岩。额镌如题。示告者为台澎兵备道杨廷理,乾隆五十九年(公元一七九四)正月实任(前此尝以知府署任)。

  .严禁觊觎饷塭示告碑记(乾隆五十九年)

  钦命福建分巡台澎兵备道、记功□次、加四级、记录八次刘,为宪恩示禁以北…。

  ……民王合英、郭海源、蔡赴段具呈前来,词称:‘窃英等于乾隆三十三年□□府邹□买陈玉振嘉邑北中标饷塭一所。三十七年,宗棍郭行等□□觊觎不遂,架词“可垦盐埕”,耸前府李。蒙仰宪发县、府勘讯,经县主陈□诘勘,妨碍隅民万实,并邻右等逃脱各缘由,详议前府蒋,必能如详销案。□□妒心不灰,故以徒将四十九年□□□□缴文等,骗得前府孙,行□盐界,开筑盐埕。英等泣赴道.府两宪,叩伸□□,民□□□□□□□□□□□□□□,英等无奈,抄粘奔□□□□□□□□□□□□□□□□访莅场,立时决案,秉公处□,剀切详□,毋任□□,□混纠讼,致干□□□帖□□□□□道宪万,□□□□□民居,坟墓饷塭情实,缴行□仁□□□,仰沐恩□鸿施,仁政恩□,□□□□□沾骨。明□剀结,铲废盐场,申详历经场遵□□□是□□□□绝,不一而足。诚恐日久弊生,□念头萌,蹈□□之□有负大宪之□。□□使民居,埋骨□□□□□□之□□□□□□□□□□□□示,以□□□□□沾恩□□,切叩’等情。□□□□□,前在府任,□□□□□□□□□□□□察□□□□□□□□□□□□西南沿海一□,□系鱼塭,□□□□□□□□□□行详□□□□□□□□□□□□□□□□□□□□□□在案。

  兹据前情,除批示外,合行示禁。为此,示仰□□□□民人等知悉:恐大田一场因前□民间□□□鱼塭,业经本道详明盐系□禁,□筑□□,毋复修□,□故□□生觊觎,复行上请随挖,致毁民间坟墓、鱼塭。如有不安□分之人,□□□□□□行呈请□□,□□□赴道、府□□□□禁止;仍将此示勒石,以垂永久。□□毋违!特示。

  乾隆五十九年十一月(缺)日给。

  按:碑原存嘉义县布袋镇同安里大众庙,民国四十八年(公元一九五九)被窃而失;高一二七公分,宽六五公分,花冈岩。原碑缺题。碑中道府县官姓氏多人,兹注列其名如次:示告者为分巡台澎兵备道刘大懿。“前府邹”,名应元,三十三年(公元一七六八)任;“前府李”,名师敏,三十七年(一七七二)任;诸罗“县主陈”,名松,三十八年(一七七三)任“前府蒋”,名元枢,四十(一七七五)年任;“前府孙”,名景燧,四十九年(一七八四)任。

  .严禁洲南场陋规锢弊示告碑记(乾隆五十九年)

  特授福建台湾府正堂、加五级、纪录五次杨,为□□乞除盐……。

  ……以乾隆□□□□月二十五日奉巡抚部院徐批:据洲南场晒丁廖妹、林顶小、杨贵、诈□、吴银、何□等呈称:‘□□□□□□□□□□□价一钱两分;若有溢晒盐筋,亦系照发。记数年来盐场内司巡丁□□□剥凡□□□□□□□□□□厘。又妹等场中从无所费,只有督场每名晒丁送年八分、送节八分,□□□盐□□□□□□□□□□丁勒银一钱二分。每开晒,署内给银二两五钱,只发一两六钱;又□勒□□□□九分□□□□□□□两年小修,三年大修,并每年修理桥梁,俱系署内发价修造;今悉被督场吞减,勒令□□□□□□□□每夜巡更、巡仓、盖盐,向来系巡丁之事;兹一概派令预小等自守。仍令每任官换印盖盐,凡四□□□□银十二元。又每月给晒丁伙食盐二斗,今只发一斗。种种逆剥吞肥,□□□□泣。预等晒盐,上□国课,下恤身家,现通场众晒丁共二百二十六名,生齿日繁,户口急□□□盐价□□□□□□□□且不足于供,何堪如此苛求逆剥!幸蒙大宪莅台靖氛,千载一逢,若不相率吁恳严行究除积弊,勒石永垂不朽,必至□□□□□□□。理合披沥苦情匍叩。伏乞钦命抚宪大人,乐利除弊,全台均赖,怜察锢弊惨害,恩准禁除,勒石垂休,千秋永……’……‘……府查议详报’等因。

  奉此,查本府上年八月履任之时,正逆匪滋扰,并无□□□□□□□□□□□□□。兹据洲南场晒丁廖妹等呈称短发修费、晒价及勒索□分等事。从前以□□□□□□□□□□□□具控;且自贼匪扰乱之后,各前任办理场务之人,俱各逃亡内渡,无法□□□□□□□□□□□□□事定有因。兹本府费心整饬,力除锢习,诚恐积弊不止洲南一场,合行出示各场,□□□□□□洲南场督场、管事、巡投、甲晒人等知悉:嗣后凡遇修理、管食、清仓、溢盐□晒□□□府□□□□□□□□□□管巡人等敢再仍蹈锢弊短发、抽扣及借端勒索年节陋规、埕底银元□□,一经□□□□□□□□即严拿从重究办,断不宽贷。本府令出法随,其各凛遵,毋违!特示。

  乾隆五十九年十一月(缺)日给。

  按:碑存台南县永康乡盐行村禹帝庙,高一一七公分,宽六二公分,花冈岩。原碑缺题。示告者为台湾府知府杨绍裘,乾隆五十六年(公元一七九一)任。碑内“巡抚部院徐”,名嗣曾,

  乾隆五十年(一七八五)任。

  .严禁海口陋规碑记(嘉庆元年)

  钦命福建水师提督兼管台澎总兵印务噶普仕先巴图鲁带功加一级哈、(钦命)按察使司衔福建分巡台澎等处地方兵备道兼提督学政加二级刘,为严禁海口舞弊勒索、以安商艘事。

  照得南北海口,林逆未经滋事以前,百弊丛生,闻有贴差、指配等项陋规名目;自奉公中堂福奏办之后,除文口纸张饭食番银五员、武口三员之外,一切陋规,永行禁革在案。兹本军门等查出:鹿耳门文武守口丁役,于正月内复有得受春彩礼名目。虽讯系各船户因新正到口,自愿致送,并非勒索,亦非常规;但恐日久弊生,难保无复启陋规之渐,不可不惩办示儆。除将得受春彩礼之丁役枷示外,合再出示严禁。为此示仰各行保、船户及守口丁胥人等知悉:嗣后每船进口,止许遵照定例,收取纸张饭食番银文口五员、武口三员,此外不得额外丝毫多索;倘敢故违,复兴别项陋规名目,许船户人等指名赴辕控告,以凭严拿究办。本军门等言出法随,决不宽贷。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嘉庆元年四月二十八日,发水仙宫张挂晓谕。

  按:碑现龛台南市西区神农街水仙宫左壁,高一一六.五公分,宽五三.五公分,花冈岩,原碑缺题。示禁者为台澎总兵哈当阿,乾隆五十六年(公元一七九一)以水师提督兼管总兵职务;台澎兵备道刘大懿,乾隆六十年(一七九五)任。另一碑,存台南市大南门碑林。

  .恩宪大人示谕碑记(嘉庆四年)

  钦命按察使司衔、福建分巡台澎等处地方兵备道、兼提督学政、军功加五级、纪录十次遇,为公私两便等事。

  嘉庆四年八月初一日,据渔船户张国荣等呈称:‘仰惟兴利必先除弊,为国亦以为民。荣等捕鱼为活,一切渔船应在小厂户建造带饷;至不时损坏,只就近澳修葺。而所用木料油钉,有系军工者,应向小厂户及油钉铺购买,给出宪单为凭,经前宪冯批饬案据。第法久弊生,近有奸铺贱置私货,混作军工用余者,出宪单售卖。所以小厂户黄宁海等禀称:“军工货物难消,致蒙宪禁允大小■〈舟彭〉■〈舟古〉商渔各色船只成造修葺,悉归郡城小厂户。泣思渔船一叶,有底无盖,本非商船之比”。成造应归小厂户,荣等素所凛遵。军工难消,弊在奸铺,不在荣等。若修葺亦归小厂户,则荣等渔船朝出暮归,易为损坏,一经搁浅,便难驾驶,不就近澳修葺,则船拖到厂,费倍于造,将补葺不遑,何暇营生乎!可怜捕鱼蝇利,饷项攸关,非就近澳修葺,势不得不就别业改图。情迫,合再佥同叩乞:明并日月,俯察军工难消,实由奸铺。严禁铺户售卖军工用余物料不得杂以私货,并恩准渔船得以就近随时修补,抑或示荣等应用物料悉向小船户购买;则公私两便,奕世蒙休,荣等戴德高厚!切叩’等情。

  据此,查此案先据黄宁海等具禀,业经示禁在案;兹据前情,除批‘据呈渔船日常遭风砧漏,随时在澳修葺,请免驾厂等由,姑准循旧例办理,以从民便;但修船应用军料等物,应悉向小厂户购买,毋许接买彩料!其余■〈舟彭〉、■〈舟古〉,商船,仍照原议驾厂修理,不得藉有渔船在澳修葺之例,概行影射,候明晰示谕遵照可也’等因榜示外,合亟明晰示谕。为此,示仰匠铺船户人等知悉:嗣后凡渔船遭风砧漏,应听该船户循例随时在澳修葺,以从民便;其应用军料等物,务须悉向小厂户购买,毋许接买私料混用!其余■〈舟彭〉、■〈舟古〉、商船,仍照原议驾厂修理,不得藉有渔船在澳修葺之例,概行影射!倘敢故违垄断,一经察出,或被访闻首禀,定即严拿究办,决不宽贷。其各凛遵,毋违!特示。

  嘉庆四年八月(缺)日,给发洲仔尾晓谕。

  按:碑存台南县永康乡盐行村保宁宫,高一○○公分,宽六○公分,花冈岩。额题“恩宪大人示谕”六字。示谕者为分巡台澎兵备道遇昌,嘉庆三年(公元一七九八)十二月护道任,四年三月升(实)任。

  .李茂春茔域勒禁侵占告示碑(嘉庆五年)

  特调福建台湾府台湾县正堂、加三级、纪录四次周,为垦恩给示勒禁侵占事。

  据生员李梦琼、拔贡李宗寅、耆老李圭璋具呈词称:‘缘琼等祖李茂春,系漳州府龙溪县人,登明末乡荐。居台永康里,筑梦蝶园一处,读书其中。法华寺地,即园故基。为人富著述,乐道义,时称曰“李菩萨”。逝后,卜葬南城外新昌里。经蒙巡宪御史张、六及海防宪孙赋诗题赠,建设神位,奉祀法华寺左。生平遗迹、坟茔坐址,详载“台湾府、县志”中确据。但琼等祖之葬于台也,百有余年矣;时序既远,觊觎渐生。迩来多有豪强等辈,狡图侵占:或乘夤夜而盗葬、或拾瓦棺以偷埋,祸端波起,力阻靡宁。切思琼等祖,名列贤书,迹载纪传,遗踪迭蒙宪赏,抔土忍令横伤?兴其临时角较,动费天心;曷若未雨绸缪,恳请严示!谨将志内所载事迹、诗序、碑记,抄粘呈电,恩准给示,以便勒石’等情。

  据此,除批示外,合行给示晓谕。为此,示仰阖邑里庄军民衿庶人等知悉:嗣后毋许在于该处前后左右希图侵占,或盗葬、偷埋,渐生觊觎;如有违犯不遵,许既指名禀究,决不宽贷!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嘉庆五年十一月(缺)日给。裔孙标生、光翰、和记、裕义、悟使、应望、诚实、德章、邦基、永川、宽柔、真是、昆山、瑞金、赫定、赫惠、赫禄、永竹、赫虎、君正、永绒、三江、救光、熊罴、永尚、永清、赫祖、赫腾、赫佐、赫亩、赫希、桓并、永吟、永标、永成、赫纯,咸正、端昭、赫江、赫秋,董事孙梦琼、宗寅同立石。

  按:碑原勒台南县飞机场附近蛇仔穴李茂春墓附近,民国三十一年(公元一九四二)飞机场新筑,李墓毁,其骨殖并本碑移存台南市东区法华寺。碎即龛寺左纳骨塔前墙壁。碑高一○五公分,宽八八公分,花冈岩。示告者为台湾县知县周作洵,嘉庆五年(公元一八○○)任。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1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