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黑龙江省沿边荒务变通办法折

奏为江省沿边荒务酌拟变通办法,以辟利源而固疆圉,恭折具陈仰祈圣鉴事。

窃维垦地殖民为筹边第一要义,古人移民塞下,近日东西各国率多于荒旷之区,注意经营,渐成繁庶,如美之于西路,俄之于西伯利亚,日之于北海道,皆由国家筹拨巨款,设法招徕,组织完全,计谋深远,既收土广民众之效,兼为开疆拓境之图。江省密迩强邻,地广而荒,启人觊觎。从前收价放荒,多在苏、兰、林、庆一带,以其地土既属上腴,道途又非绝远,因而直东人满之区,奉、吉有力之户,频年麇集,成邑成都,至今江省以东荒为隩区,客民视迁地为乐土。近则荒段愈远,边境愈寒,小民负耒出疆,道路之费倍增,居止之地无著,举凡任辇车牛庐舍田器之属繁费滋多,若复照章收价,势必领户裹足,垦辟无期,自非将沿边各段荒务,另订招民办法,酌量变通,不足以招致远人,发挥地利。

伏查江省沿边一带,自呼伦贝尔西境起,越瑷珲、兴东辖境,皆与俄界毗连,除现筹卡伦办法另行奏明开办,及汤旺河业经开放外,其馀旷地弥望榛芜,无人过问。臣世昌上年奏陈迁民实边,请免轮路各费,并陈明先从招民入手,即为拓殖边荒之计。本年九月奏陈屯垦一折,亦声明沿边招垦办法,另行奏明办理。盖创办兵屯,筹款维艰,开地有限,自应另行遣员招民,以为兼营并进之举。现在审量沿边情势,非改收经费以广招徕,恐民户无由远致,非另定奖章以示鼓励,恐员司不易激扬。此外如减路费以利遄行,严限制以杜包揽,选良农以慎安插,速升科以促垦种,暨其馀亟宜变通各节,均经详细酌核,务期切实可行。将来新设治地方所有荒务,即责成各该地方官兼办,不另设局,所以省糜费。谨拟江省沿边招民垦荒章筹议见复,以便会同核奏可也。须至咨者。

酌拟黑龙江省边垦招待处简章

一、本省遵照奏案,分设边垦招待处。先拟在天津、烟台、长春三处设立,试办招垦事务,嗣后办有成效,再行推广办理。

一、招待处专为宣布江省荒地情状,招揽有志农业商民前来开垦。凡荒地之位置、土质气候之良否,以暨往来路线,均须切实指告,不得含混疏略,致误人之趋向。

一、招待处应设之员司差役以暨开支数目如下:

招待委员一员 月支薪水银五十两

庶务员一员 月支薪水银二十四两

书记一员 月支薪水银十二两

差官一名 月支薪水银八两

使役二名 月共支工食银八两

办公经费 月支银六十两(心红、房租、车价、

伙食、刷印费一切统在其内)。

一、设招待处地方准择适当之地租赁房屋三间,以为办公之所。其开办费用川资,并准另行酌量发给。

一、各处招待处须将本省放荒及边垦收费一切章程暨白话广告、荒地图说榜示通衢,并随时登报,俾众周知。

一、原奏章程、荒图等件,应由各招待委员备送各该地方官出示晓谕,并转托各属名望绅董、劝业员代为劝导,以资提倡。

一、招待处现未遍设,所有招垦事宜自应变通办理,以期普遍。应由烟台招待委员常川往上海一带,天津招待委员往保定、顺天所属及汉口一带,长春招待委员往营口奉吉所属,如此往来活动,联络一气,庶免挂漏而广招徕。

程五章共二十四条,敬缮清单,恭呈御览,如蒙允准,应恳饬下各该省督抚遵照办理。其派往各省招待员司一切经费,拟由本省各荒段剩存经费项下开支,如有不敷,即饬司由正款动用,按年报部列销。总期人民日臻蕃庶,国界所在,巨镇隐然,庶仰副朝廷固圉实边至意。除将沿途轮路细章,派员赴部议订,并划定荒段,暨将员司薪公数目续行咨部外,所有江省沿边荒务变通章程缘由,缮单恭折具陈,伏乞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光绪三十四年十二月十四日具奏,宣统元年正月十八日奉朱批:该部议奏。单并发。钦此。

沿边招民垦荒章程

谨拟黑龙江省沿边招民垦荒章程,敬缮清单,恭呈御览。

计 开:

第一章 招徕

一、本省沿边兴垦情形,恐内地农民未及周知,拟俟此次章程奏奉允准之日,由本省刊印成册,并绘其荒段图说,咨行奉天、吉林,直隶、山东、山西、河南、江苏、安徽、江西、湖北各省督抚,转饬各属,出示晓谕并责成劝业员将章程、图说广为指导。其有愿赴江省垦地者,由各属就近指令赴边垦招待处,以期接洽而免观望。

一、汉口、上海、天津、烟台、营口、长春各处,拟设黑龙江省边垦招待处,凡有各该省招送垦户或公司招集多户以及零星垦户前来领垦者,即由该处招待处照章妥为照料。

一、招致垦户应于所在地方觅具保结,确系务农良民,方得由边垦招待处填给赴江垦户执照,不得需索分文。

一、来江垦户携有边垦招待处执照者,除由烟台至营口招商局轮船业经奏准减收船价外,其由哈尔滨至松花、黑龙两江之官办轮船,及昂昂溪至齐齐哈尔之官办铁路,均一律征收半价。其随带眷门,概免收费,以广招徕。

一、招徕垦户应于每年三月内到江,以便及时开种。各该省所属及各处招待处均须明白动谕,预算程途日期,以免先后参差,致误种作。

第二章 授地

一、民户赴段领垦者每晌征收经费银四钱,以充各该处办理垦务之用,惟本省毕拉尔路土人,向以牧猎为生,该处协领拟招民户,导引耕种,应于民户领地时暂行免收经费,俟垦熟后,仍照章补收,以归一律。

一、每户领地以四十五晌为限,惟垦地公司认领荒地不在此例。

一、各户所领地亩,到段立予拨给。但非垦熟升科后,不得展界续领。

一、公司所领大段荒地,非经垦熟后,不得辗转让卖。如于领地之后,并不实行开垦,但思转贩渔利,坐令荒芜不辟者,一经查出确有贩卖生荒情事,立将所领地照撤销,原缴经费概不发还。

一、凡领垦地亩,除领地之本年不计外,统于领垦后第三年起—律升科。

一、各户领地除领垦之本年不计外,均于第二年起动查一次,查明垦成熟地若干,分别填给大照。

一、垦户领垦之地,至勘查年分,其垦熟地亩在三分之二以上者,其馀未垦生荒应准一律填入大照,照章升科。如垦熟地亩不及三分之二者,应照已垦地亩数目,填给大照。其馀未垦生荒,概行撤佃另放,原缴经费概不发还。

一、凡报领荒地经营林业者,查其已种树木地方,均照熟地一律升科。

一、前条所定垦地期限,苟因天灾事变迫于不得已缘由,不能依限垦辟者,准其呈候查明,分别办理。

一、垦户报领荒地后,应于四围接界处开挖沟渠,各于沟渠之旁排植适宜树木,以资引蓄而清界限。

第三章 资助

一、垦户到段开垦,倘有青黄不接者,准由就近官立银行、银号查核实在垦种人口,酌予贷助,分期偿还。其贷助章程,随时另行酌定。

第四章 奖励

一、各该省所属招送垦户在五千人以上、领地过六万晌,或二千五百人以上、领地过三万晌者,准其呈请各该督抚咨报江省,分别照异常、寻常劳绩请奖。

一、各处招待员除各该省招送垦户外,其由招待处招致垦户在五千人以上领地过六万晌,或二千五百人以上领地过三万晌者,准照异常、寻常劳绩分别请奖。其有招徕不力者,随时由本省撤换。

一、各处荒段新设地方官及设治委员,准干沿边垦务案内积有异常劳绩者,尽先补授。如设治三年,其境内新增之户不及二千五百人,及新垦之地不及二万晌者,即行撤换。

一、领荒地主独力招募佃户,垦辟升科地至六百晌以上者,拟请给予七品顶戴。八百晌以上者,拟请给予六品顶戴。一千晌以上者,拟请给予五品顶戴。如本身职衔逾于应奖衔秩,或不愿得奖者,准其移奖子弟亲族。

一、凡创集公司招募佃户垦辟荒地者,其发起人准照前条给奖。若发起人不止一人,准照所垦地数平均分奖。如该公司能辟地十万晌招民逾二万人者,查明分别奏请优奖,以昭激劝。

第五章 附则

一、本省各城无业旗丁及各省驻防无业旗丁资遣来江安插者,免征经费银两,以示体恤。其各镇退伍兵丁,由各该省资遣来江安插,或由本省招致办理屯垦者,同其来江时,统由各处招待处妥为指导。

一、本章程之适用区域,以沿边兴安岭以外兴东、瑷珲、呼伦贝尔等处所辖地方为断。

一、所有丈地发照折扣一切放荒章程,悉照本省向章办理。农工商、吏、度支部会议边荒办法折

奏为遵旨会议具奏恭折仰祈圣鉴事。

东三省总督、黑龙江巡抚奏江省沿边荒务,酌定变通办法一折,宣统元年正月初七日奉旨:该部议奏,单并发。钦此。钦遵。由内阁抄出到部。据原奏内称,江省沿边一带,自呼伦贝尔西境越瑷珲、兴东辖境,皆与俄界毗连,除汤旺河业经开放外,其馀旷地无人过问。先从招民入手,为拓殖边荒之计,审量沿边情势,非改收经费以广招徕,恐民户无由远致。非另定奖章,以示鼓励,恐员司不易激扬。此外如减路费以利遄行,严限制以杜包揽,选良农以慎安插,速升科以促垦种,暨其馀亟宜变通各节,均详细酌核,务期切实可行。将来新设治所,其荒务即责成各该地方官兼办,不另设局,以省糜费。其派往各省招待员司一切经费,拟由本省各荒所剩存经费项下开支,如有不敷,即饬司由正款动用,按年报部列销等语。

农工商部:查移民塞下,计口授田,隐以巩固边防,显以振兴地利,兼营并进,实为筹边切要之图。江省地广人稀,频年开垦,均在苏、兰、林、庆一带。自呼伦贝尔西境越瑷珲、兴东辖境,边线绵长,计四千馀里,弥望榛芜,土满为患,强邻逼处,边境空虚,亟应全局统筹,为未雨绸缪之策。该督等所请招民、垦荒各节,洞烛边情,深惟本计,自是为兴利实边起见。应准如拟办理。核阅所拟章程,除沿途轮路细章另行议定外,如慎选良农,严定限制,以及设立招垦处,广布图说,以资招徕各节。兴、瑷、呼三属地处极边,辖境辽阔,与江省东荒等处情形迥不相同,非切实招徕,自不足以招致内地居民,广辟沿边垦务,相时度势,不得不变通办法,以速观成。应即一并照准。

其荒价经费以及升科各节,度支部:查垦荒应收押租,并收一五经费,东三省历办成案皆然。惟汤旺河荒地,以勘放久无成效,迭经变通办理,每晌只收经费钱四百文,不收押租,曾据黑龙江将军奏准有案。今兴、瑷、呼三城沿边招垦,自非一隅之地可比,当经臣部电查去后。据复边线四千馀里,荒地甚多,道远费艰,未能先事勘丈,经费当难预计等语。是于此项荒地,第撮其大略而言。若无论瘠壤腴田一概不收荒价,只收经费,似亦未为平允,碍难率行照准。将来是否三城同时并举,抑或分段次第开放,应随时派员履勘,确得情形,示以区别,其每晌所收经费能否足敷总、分各局之用,亦当核实预计。应令该督、抚等通盘筹划,详晰奏咨办理,臣部再行核复。又,招待处经费准由该省各荒段剩存经费项下开支,如有不敷,即以新收经费弥补,不得另动正款。至升科限以三年,系为勤求耕种起见,自应照准。

其奖励一节,吏部:查该省荒价经费各节,度支部尚未照准奖励章程,臣部碍难遽行核议,应俟该督、抚按照度支部所议通盘筹划,详定办法,由度支部核复后,臣部再行分别异常、寻常给予奖励。所有臣等会议缘由,谨恭折具陈,伏乞皇上圣鉴。再,此折系农工商部主稿,会同吏部、度支部办理。因往返咨商,是以具奏稍迟。合并陈明。谨奏。

宣统元年三月十九日奉旨:著依议。钦此。黑龙江省复奏边荒办法请照原议办理折

奏为沿边荒务变通办法,恳请准照原议,以兴地利而实边隅,恭折仰祈圣鉴事。

窃准农工商部咨开:会同议复黑龙江沿边荒务办法一折,奉旨:依议。钦此。等因。行知前来。查原折内除限制招垦升科各节,均经议准外,惟准度支部议称,查垦荒应收押租,并收一五经费,东三省历办成案皆然。惟汤旺河荒地,以勘放久无成效,迭经变通办理,每晌只收经费钱四百文,不收押租,曾据黑龙江将军奏准有案。今兴、瑷、呼三城,无论瘠壤腴田一概不收荒价,似未平允,将来是否三城同时并举,抑或分段次第开放,应随时派员履勘,确得情形,示以区别。其每晌所收经费,能否足敷总、分各局之用,亦当核实预计。应令该督抚等通盘筹划,详晰奏咨办理。其奖励一节,吏部:查应俟该督、抚按照度支部所议,详定办法后,再行分别异常、寻常给予奖励。各等语。

臣等窃维,开边兴利,不鹜近功,实塞徙民,首资扶助。江省沿边荒,弃垂数百年,迩值邻国经营,相逼日甚,俄筑乌苏里铁路复线,岁迁民至十数万,布满沿边,建筑兵屯,修通道路,大有日进无疆之势。盱衡时局,不能不将边荒办法,略予变通,以救空虚而图抵制。查本省前因汤旺河一带荒务疲滞多年,嗣经奏明,不收地价,每晌仅收经费四百,始将十数年两次招放无人承领之荒,陆续放竣。然边地寥远,食货奇艰,将来能否如限垦齐,尚难预必。况如兴东、瑷珲、呼伦贝尔各荒段,更远在兴安岭外,向只二三独户不时往来,居民良农望而裹足,虽地有高下,质有肥硗,然大都极边荒寒,每岁农时得气最晚,早霜积雪,谷既难于成熟,人多不耐久居,此即每晌收费四钱,尚恐无人承领,若复量收地价,势必畏阻莫前,欲开转闭。审时度势,似应仍如前议办理,以速招徕。至所有地段既不再分等级,自毋庸遍事勘丈,转致虚糜。又,三城是否同时并举,抑分段次第开放一节。查兴东一道,前已派员经营,伦、瑷两城,近亦推广民治。是其辟地聚众,既有基址可循,自宜同时并举。又每晌所收经费,能否足敷总、分各局之用,亦当核实预计一节。查原奏曾声明,设治地方荒务,即责成地方官兼办,不另设局,所以省糜费等语,是其开支各款,为费已轻。领户果能众多,出入当可相抵,将来如入不敷出,暨招待处经费有不敷之处,届时再行查酌奏明办理,至奖励一节。注重既在殖边,故奖励不拘成格,且原奏所定差等,均以实在招户垦地多少为考成,既立鼓舞之方,兼寓综核之意。应请一并如议照准,以便筹办而免后时。

抑臣等尤有进者,现今世界大通,各国于边境殖民极为注意,英人经划非、澳,日本开拓北海道,皆以不惜巨资,用能恢张新地。即就江省边垦而论,若非先有重款,遍设银行,先期筹办铁路、航业,则虽招民而货物不能购致,道路不能沟通,一时断难遽收成效。此之规划,不过预立基础,以待实行。若复狃目前之近利,昧筹边之远图,人不惜出实力以图并吞,我仍欲奋空拳以为抵制,斯则束手坐困之计,而臣等不敢不披沥上陈者也。

所有江省变通沿边荒务各办法,应请仍照前议办理,以兴地利而实边隅各缘由,理合恭折具陈,伏乞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宣统元年七月初二日具奏,七月十九日奉朱批:著照所请。该部知道。钦此。

度支部复准来文

为咨行事。

田赋司案呈:东三省总督锡等奏沿边荒务变通办法,恳请准照原议,以兴地利而实边隅—折,宣统元年七月(十二日)[前作十九日]奉朱批:著照所请。该部知道。钦此。遵抄到部。相应恭录朱批咨行东三省总督、黑龙江巡抚,应令该督、抚严饬承办各员暨各局及招待处,所有开支一切各款,自应撙节动支,不得稍涉虚糜,亦不得提动正项。并令将设局处所委员衔名、开支薪水各款先行咨部立案,年终造册,送部核销可也。相应咨行贵督、抚查照办理可也。须至咨者。

本省公署遵议法部尚书戴鸿慈奏兴利实边一折咨复东督奉抚以便核奏文 宣统元年八十三日

为咨复事。

七月二十五日承准军机大臣字寄宣统元年七月十六日奉上谕:法部尚书戴鸿慈奏兴利实边,以图富强而资保卫等语,著度支部、农工商部、邮传部、锡良、程德全,陈昭常、周树谟按照所陈各节,体察情形,悉心会商,妥筹具奏。原折均著抄给阅看。钦此。遵旨寄信前来。正核商间,复奉咨同前因,尾开:希即妥筹办法见复。等因。准此。

查原折谓东省最大利源,一为垦植之利,一为森林之利。复以矿产、铁路、兵屯,皆属要端,惟须权其先后缓急,次第措施等因,均为筹边兴利急切难缓之务。兹谨就江省情形缕晰言之。

查江省收价放荒,近年早成弩末,加以领地早而收价迟,放荒多而垦地少,故论者引为诟病。上年奏定沿边招垦章程,每晌减收经费四钱,限期垦辟,杜绝包揽,改定奖章,均为设法招徕起见。惟边荒奇寒,即使不收荒价,缓限升科内省农民尚不欲徙家万里,况收价且促以升科乎?此虽经奏定,尚宜酌量变通者也。

至原奏变通小农地之说,谓就本地蒙民计口授地,贷籽种,给资粮,宽赋税,免徭役等语。查本省各蒙除原系业农者不计外,馀多久安游牧,不惯耕作,强令为农,窒碍必多。惟上年就甘井子地方,由官中筹款,派员招民开垦学由,现计招到奉、直农民二百馀户,垦地百数十晌,尚有成效可言。惟此等办法,总须集款稍多,分投并举,乃可徐图大效。或参仿从前京旗屯田办法,令民每开地十晌,以五晌归公,以五晌给与垦民为业,多方劝导,地利自兴。惟江省库空如洗,一时款既难筹,即招垦亦骤难收效。此为本省所已办而又亟待筹款扩充者也。

又原奏变通大农地之说,拟招直省大资本家鸠集股本,组织移民,开垦公司,官为保护,十年升科。其轮船、火车均奏请特别免价,或酌收半价,办有成效,破格奖励各等语。查江省兴办殖民事业,正苦官无巨款,如能多招公司,仿通海垦牧公司之例,借彼财力,拓我边荒,实为目前第一要务。上年边垦章程即经规定,凡公司能辟地十万晌招民逾二万人者,查明奏请从优奖励等语。此为本省所已筹及而正待设法招致者也。

惟统筹以上各节,均非从缓收价、宽赋税、免路费、筹巨款四项入手,不足以资诱导而成功。溯查康熙十三年定例,凡士民垦地三十顷以上至百顷以上通文艺者,与以知县、县丞、守备等官,又展升科之年以劝之。乾隆五年有零星地土永免升科之谕。初犹限以亩数,嗣以琼州海外瘠区,滇省山头地角,皆听民耕种,不限亩数,概免升科。具见列圣宏谟,罔不以劝垦实边为急务。拟奏请实行康熙十三年之例,并请将江省沿边各荒,如原定经费民间实难措交,概准缓限分年补收。其升科年分,并准予展至十年,馀仍查照奏定边垦章程办理,以杜包揽等弊。至火车、输船等费,前经本省奏奉部复,除由天津及烟台赴营口所有招商局轮船准减收半价外,现在京汉、京奉铁路均由我国陆续收回,应由邮传部将此项由汉赴京暨由京赴奉车价分别减免,以示体恤。一面由度支部筹拨巨款来江,多设殖边兴业各银行,备办资粮牛种,先行试办招垦。本省如可稍资腾挪,自当勉为其难.尽力兴办,一面招集殷实公司,徙民来江开垦。果能兼营并骛,则膏腴千里,荷锸成云,利源大兴,边圉斯固。此就江省现在情形酌拟垦务大概办法也。

至林业之利,东西各国罔不分立专官,勒诸法律,讲求最为精审。江省兴安岭一带,林木蓊蔚,其铁山包,青、黑两山,小木兰达等处,亦皆郁勃轮囷,所在弥望,天然森林之美,实为内省所无。上年边垦章程,即订明各农民宜于沟渠之旁排植适宜树木,以资引蓄。又本省垦务局新章,凡有大片森林,均注明绳弓,划入官荒,不准刊伐。前奉部咨,令将境内适于造林之区域,及固有天产之森林,限期详细查明,备具图说咨报,以便妥订专章等因,均与原奏所谓周历履勘,分划森林区域之意相符。一俟分别勘查报齐,再行绘图贴说,详定规则咨部,并分行各省,劝谕绅商兴办林业公司及森林局,以便筹办而资护养。此就江省现在情形酌拟林业大概办法也。

总而言之,垦荒造林二事,皆非先行殖民不为功,而先行殖民,尤非推广交通不为力。前议筹修锦瑷铁路,中间江省甘齐一段,既营煤矿,又便垦荒,实为中权扼要之地。又经营三省计划,非赶修大枝铁路,推广国家银行,大兴松黑航业,开凿沿边途径一切诸务,断难振兴。除航业及沿边途径应各由本省自行筹办外,其铁路、银行事隶邮传、度支,应由部中迅速妥筹,奏明开办,以挽边局而救阽危。方今日由会宁修路直接吉林,俄筑江左复线铁轨,彼皆不惜糜巨帑,兴大工,以求逞志。我若枯守一隅,空拳徒奋,不特东方大势万难挽回,即目前垦植森林等事,亦将无从着手。究应如何筹措巨资,统筹兴办,并定明如何会同筹办限期,以免延搁之处,除遵旨咨商各部暨吉林巡抚外,相应备文咨商贵督部堂、抚部院,请烦详酌

一、如有集股来江开办农务公司者,即由各招待委员妥为商订地段、地数,并验明股款,先将代表人姓名、住址以暨一切章程,图说详细登簿,呈报本局查核。将来公司成立,办有成效,如能与原奏相符,应准一律照案给奖。

一、零星小户总宜携带眷口,将来到段,或结数家暨数十家为一团体,免致迁徙无常。其来江时,均由各该员妥为招待,照章发给票照,如需航海,并可取保,给予招商局免半价执照。应俟将来轮路免价章程议定后行知,一律照办。

一、各招待处招户应每招及五十人为一班,分班陆续遣送,以免零星而便照料。

一、无力小户,或因携带眷口之故,仅备川资而无先交经费之力者,应准格外体恤,将所领之地应收经费缓至第三四两年分匀带征。惟每一户领地须遵章办理,不能以缓收经费恣意多领,致误垦种。但实在人力有馀之户无误垦之虞者,不在此限。

一、领荒者无论公司小户,如愿先交经费,均照定章每晌交银四钱,应准其就近交各该埠大清分银行代收,各委员只有开示数目、导引投交之责,而无经理提动之权,如收有成数,每月册报一次,听候提拨,不准额外需索分文。其愿来江省投交者,听其自便。

一、各公司领户认领地段后,即由招待处按照承领地段晌数及已未交经费数目,填入领垦照内,发给收执,并给通行护照。一面知照沿途各招待处,过境随时妥为照料。倘领户集有数十户,或大小口至二百人以外者,应由招待处派专差一名,随同照料来段,作为向导。

一、各招待委员每月必须将招待领户情形呈报一次,以便稽考。其放地收款各事,亦须按月分别绘图列说,造具四柱细册,专报本局。一面分呈沿边各道,以便预备拨地。

一、 沿边应放之地界址太广,现饬由各属择其土质肥沃,交通

便利者,先期划定区域,留备安插来户,并于佐近有人家之处,商令

兼开小店。其向无人家原野,应由各属设法派人酌设卡伦,以便各

领户到段预有栖宿之所,并可担任投地保护诸事。

一、沿边林木葱蔚,建房筑室之材取之不尽,惟农具、粮食以及购用牛马之处,一时尚不易觅。应先由各属体察情形,商令公司、银号前往,兼营各业,以资便利。

一、来江各领户如携同眷口到段,已树开垦基础者,设有自费不继之时,应饬令银号、公司准予向各垦户定约,贷与接济。其还借之法,应由各号自定,官不干涉。

一、以上各条如有未尽之处,应随时另行增改,以冀完密而收实效。

黑龙江招垦白话广告

要想发财的,快来黑龙江开垦呀!

列位呀,你们看,世界上不管中国、外国人,一个个东奔西走,吃辛苦,受风霜,为的是甚么事?我不说想来,列位也晓得,人生世上,必定要有养活,这钱财就是养活人的东西,所以人才离不得他。《四书》上孔圣人说的,有土斯有财。可见要有土地,才有钱财,自然土地是钱财之母了。如今有一个地方,土地又多又好,价钱又贱。这是甚么地方?这就是黑龙江省了。所以列位要想发财,赶紧到黑龙江来开地呀!黑龙江地方,满地黄金,又出参葺珠玉。这都不说,就是未开的土地,也就不少。因为蒙古暨本省的人,从前牧马,要想草肥,年年放火烧地。就连那远处不牧养地方,也多被火接连烧了。这被火烧过的地方,与那不被火烧有草的地方,年月久了,那草根草灰被那雨水浸湿,就给那粪土是一样的。所以黑龙江这些荒地,肥就肥在这个上了。如今皇上要把这些肥美地土,不叫他埋没,教黑龙江的督抚开局放荒,招人垦地。只要列位肯来,不到六七年,都是要发大财的。怎么要发大财呢?因为地价便宜,出产又好,销路又好,又值钱,所以拿得稳要发财。我如今把那些地方并价钱,详细说与列位知道,列位就晓得垦地的便宜了。

黑龙江放荒,十亩叫做一晌,一亩又比内省大得几十弓。每晌价钱,不得一样,然都是按七折收价的,每晌地只收七亩的价钱。因为地有远近,有几等,所以价钱也有几等,顶贵的也不过四五两银子一晌,还有远处边荒,每晌只收经费银四钱,这就更便宜了。地又在那些地方呢?我一一说与列位晓得:

拜泉县界内荒地,离省一百多里路,每晌收价银二两一钱。西布特哈界内荒地,离省二百多里路,每晌收价银七钱。墨尔根界内荒地,离省四百多里路,地分三等,上等每晌收价银一两四钱,中等一两零五分,下等七钱。杜尔伯特沿江荒地,离省二百多里路,也分三等,上等每晌收价银五两一钱,中等四两二钱,下等一两四钱。札赉特界内荒地,离省三百多里路,也分三等,上等每晌收价银五两一钱,中等四两二钱,下等一两四钱。这几处都是离省近的,算是腹荒,有靠江的,有靠铁路的,贩运都便当得很。还有边荒如呼伦贝尔、瑗珲、兴东、观音山各处,每晌只收经费银四钱,不是靠江,就是靠铁路。列位你看!这样好的地方,只要肯来,是不是要发财吗? 这开地又要费多大工夫呢?从前有人试出来,只要有一张犁、四条牛、一个人,一天可开两三亩。每年从四月起八月止,共百多天,至少也开得出百数十亩地来。若果有三四个人,一面开地,一面栽种,岂不更好?有三五年工夫,就有良田几百亩,或将千亩,是不是要发大财呢?至于人工饭食,那是列位算得出来的了。

还有钱少的人,买又买不多,买少又算不过账,这又怎样呢?也还有一个好法子,叫做集公司。公司又如何集法呢?就是钱少的人,看见自己力量太薄,约了大众凑起来做,大众集些钱,举一个公正人当总董,叫他把大家的钱拿了去合资买地开垦。头两年不要说利钱,到了四五年,那时候渐渐的有利钱了,越久利越大,一面又买地开垦,只要大众同心,这利钱不知愈久愈多,愈多愈久,总是发大财就是了。外国人集公司的很多,莫有不发大财的,所以我如今把这集公司的道理说出来,你们钱少的人也可以照着办,千稳万稳的,不要三心二意,错过机会。只要办事的人稳当,莫有不妥当的,列位呀!百岁光阴容易过,莫到衰年想少年。

有人说黑龙江地方太远,往来不便,这话又说错了。从前铁路未开,自然路远难走。如今铁路通了,就是从卜魁到俄国、法国,也不过十几天路,京城到黑龙江才五天火车。只要二十几块洋钱盘费,还说来往不便吗?况且现在黑龙江督抚又奏请在各省开局招垦,将来由烟台、天津到营口,中国船价都请减半,已经奉准。将来铁路若能都减价,岂不更好了?

又有人说黑龙江胡子太多,怕遭抢劫,这话也错了。胡子是与内地匪人一样的,内地哪一处又莫得匪人呢?黑龙江荒地太多,山深林密,最易藏匿匪人。若果开地人多,有人经理山林,胡子无处藏身,自然会少的。况且现在各处添设州县,又派兵住扎各处,就是保护百姓的。将来地开多了,官府也设多了,市镇也添多了,又有住扎的兵丁,那时还怕甚么胡子呢?

又有人说黑龙江地方苦寒,怕受不住冻,这话更错了。外国冒险的人常到南极、北极去寻那好地,冰天雪窖,赤日炎天,尚且不怕。中国在地球中心,黑龙江也不算冷,比俄国京城暖和得多,将来开垦人多,成了村市,烟火一密,寒气又要减几分的,又怕甚么冷呢?

列位不要害怕!你们看,中国人还有到外国去的,也是赚钱。不过到外国去,就要受人家欺负了。如今黑龙江是我们中国的地方,一样官府,有了垦地的人来,还要认真保护咧。真是没有一点不好的地方。再要像黑龙江这样好的地方,真是莫有了。

列位呀!你们在家乡,有钱的就不说了,没得钱的苦处真是一言难尽。赶紧带了家小,到黑龙江来开垦,只要有三四十两银子,就要买田几百亩,再加开垦的费,不数年间岂不变成个富翁了?又要成熟以后,才纳粮上税,比你们在家乡帮人做工一年才赚几吊钱,就是中人家产,也是难过活的,岂不是强百倍吗?

我是一片苦心,并无一句谎话,这一条路真是发财的捷径,不可狐疑不定,看见人家来的将来发了财,那时地也少了,价也贵了,那才悔不转来。看见金子不肯伸手,岂不成了痴人吗?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3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