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欧阳燧

按潜江县志燧字岣嵝少负奇才博通经史以崇祯

间岁荐任黄州司训升盱眙令莅任廉明有神奸江

胥啖以暮金燧却之密闻于直指置胥大法远迩欢

呼八角山群盗负嵎屡拒官兵燧计获巨魁谕以法

令且给与俸钱令买耕具归农乐业群盗感泣立为

解散后以病乞归癸未正月流贼破荆郢分兵击潜

众溃走贼兵追至拖市燧被执贼知为绅欲降之燧

曰孤城难守故随众至此岂能复俯首尔贼求生耶

呼其妻廖氏曰毌他往廖氏拾砖击贼首赴水死燧

亦遇害

  王

按扶风县志字玉温保定通判衡之孙宜君教谕

懋之子也以举人任潜山教谕升国子学正奉命协

修二十一史转刑部司务升户部主事郎中丁外艰

归纂修邑志服除补郎中出知承天府洁己率寮爱

民课士筑关守城着有成绩既报升郧阳宪副矣将

去任倏流寇骤来并力攻城极力御之忽抚标降

丁内溃愤甚躬于城上执刃转战被执骂不绝口

贼百计胁降不从怒令杀之望阙拜者四延颈受刃

时崇祯癸未正月事也土人义之收尸殓瘗子针镐

扶榇归葬祀名宦祠

  李贞

按烈皇小识二月湖广土贼陷澧州又陷武冈州岷

王遇害随合于闯闯贼令老回回守承天罗汝才守

襄阳而自攻郏县知县李贞率士民坚守杀贼甚众

力竭乃陷李贞骂贼不已贼褫其衣冠倒悬于地贞

大呼曰高皇帝有灵我必诉之愿为厉鬼以杀贼贼

愈怒断其舌剐之母乔氏及妻俱死贼还屯荆州

  张凤翥

按明外史萧汉传汉时有张凤翥者宿松人由进士

历官兵备副使分巡承天城将陷&#围出击中三刃

裹疮走募勇敢图恢复竟以创重卒

  刘其德

按兴安州志其德字子上宇之子崇祯戊辰进士寄

紫阳籍任翰林院检讨在史馆有声寻两目盲乞骸

归侨寓襄阳闯贼破襄阳其德骂贼而死

  赵元有

按黄州府志元有由举人莅任黄陂令崇祯末值奇

荒重疫贼寇猬集居民流亡元有独宿城头昼夜防

卫后贼大至遂捐躯殉焉陂民哀之

  史子见

按黄冈县志子见邑文学崇祯癸未有毛主伯当献

逆陷鄂投营授伪职至辛家冲河西煽众招兵淫恶

地方受其残毒子见目击不忍语乡人曰吾宜一

死以救此一方人决然奋刃直杀主伯断其头余逆

报献忠大怒亟索子见挺身而往献逆震怒碎磷之

通体筋肉尽骨犹屹立仍锁其项夜分锁脱骨走临

湖寺次日大索获之刃其首至今人祀之

  于斯行

按黄冈县志斯行崇祯癸酉乡试献逆破城被执骂

贼贼断舌死阖门母子妻妾无一存者

  王子坚 余季贞 邓云程

按黄冈县志子坚武举寇警时与邑余季贞邓云程

冲锋料敌有格斗功及城陷三人武勇冠军可以自

全然赤胆忠心思图恢复犹奋力杀贼健将被执厉

声骂不绝口贼憾俱碎磔之

  曹士谟

按黄冈县志士谟字宪虞天启己巳以明经授随州

训导三年罢归崇祯癸未春献逆逼郡士谟独与樊

维城焚香誓于天祖密相约曰予二人世受国恩安

可苟焉偷生以为社稷辱乎惟竭其股肱不济以身

继之三月二十三日贼入城二人犹&#堞率众拒之

遂同被执骂贼而死

  张邦翼

按蕲州志邦翼字轸南由进士累迁至江西右布政

惟贮正供规额俱捐以耄乞归萧然淡静崇祯癸未

春献贼袭蕲不屈死年七十有三按抚以殉难节奏

议崇祀后值兵毁未行

  董一化

按蕲州志一化号南鲲以明经补仁化令改任印江

县致政之日囊橐萧然闭户著述癸未城破之日不

屈而死

  杨自腾

按潜江县志自腾字孟升儒生崇祯癸未春闯贼踞

郢贼将陈良保同伪令赵国珍率兵守潜所过屠掠

自腾率所练乡勇迎战于京山之乔旺口凡三昼夜

深入无援犹手刃数十贼被执奋骂贼裂其口残其

体以死

  樊维城 孙自一 吴文燮

按明外史忠义传维城黄冈人给事中玉衡子也第

万历四十七年进士除海盐知县入为礼部主事天

启七年坐事谪上林苑典簿其年十一月庄烈帝已

嗣位魏忠贤尚未伏诛抗疏曰曩曹吉祥之反其党

羽止曹钦一人尔忠贤则子侄列三爵假子遍金吾

陛下不即诛夷使得徐为布置其私养甲士多至万

人外不隶名于枢部内不属籍于团营怒马鲜衣横

行都市倘用其敌国之财鼓其敢死之士臣恐吉祥

之变一旦发于阙下此不可不亟诛者也高皇帝定

律人臣非有大功蒙胧奏请封爵者所司及受封之

人俱斩魏良卿良栋鹏翼悉白丁乳臭之儿而并叨

封爵此不当按律诛之乎皇亲张国纪何罪而勒令

还乡戚畹李承恩何罪而罗织论死知府刘铎何罪

而立肆市朝监司耿如杞胡士容何罪而并置大辟

昔刘瑾既诛旧章改正者吏部二十四事户部二十

余事兵部十八事工部十三事今不当仿而行之乎

且忠贤所积之财半盗自内帑累朝宝玩尽入其家

诚籍而还之太府可以裕九边数岁之饷宽三农加

派之征此决当旦夕举行者因请褒恤杨涟万等

一十四人召还贺逢圣文震孟孙必显等三十二人

亟正张体干许显纯杨寰等罪其月又言崔呈秀虽

雉经私室尚宜剖棺戮尸明正国法忠贤死赃贿已

散其半呈秀死安知其家不寄之他人此籍没不可

缓也五虎五彪之徒罪状显着何待证佐然后究追

恐提勘未行赃私先隐且田吉吴淳夫田尔耕许显

纯孙云鹤张体干高守谦辈皆应斩之人乃或赐驰

驿或仅令还乡何以服人心昭国典永斥吏科陈尔

翼请缉东林遗孽之非为御史方震孺请释罪帝并

采纳之崇祯元年迁户部主事进员外郎历泉州知

府福建副使八年以大计罢归十六年张献忠连破

黄梅麻城广济蕲州蕲水遂以三月犯黄州时城南

门哭五日夜众知祸必至倾城走妇女多不及行二

十四日贼入城黄冈知县光山孙自一县丞福建吴

文燮死之贼执维城欲屈之抗声慢骂贼刃洞胸而

死贼遂驱妇女隳城稍缓辄断其腕血淋漓土石间

三日而城平复杀之以实堑焉

  杨如云

按岳州府志如云浙江绍兴人由赀郎补平江主簿

博雅端方秉公却贿崇祯癸未张献忠破城胁授美

官詈骂不绝口贼怒投之北门外乌龙庙前石碧潭

不愧古人节烈焉

  李兴玮

按岳州府志兴玮崇祯贡献贼破岳同父请兵其

母泣止之不顾一家遇害兴玮随抚军章旷图恢复

死难于衡阳

  徐文南

按石首县志文南字才士闯贼陷荆南与兄人文率

义勇诣将请兵恢复癸未八月同岳州江防守许进

兵与贼遇失利亲冒矢石斩首数级全师而归献贼

寇岳州城陷文南愤不顾身力与贼战死之

  彭承孟



梦麟

按宝庆府志承孟武冈人为名诸生崇祯癸未土寇

袁有志之变陷州承孟形于色曰国家养士三百余

年殉节报效正在吾侪率男诸生梦麟督乡勇剿贼

值州会师失期承孟奋勇先登援兵未至为贼所蹙

投潭以死梦麟骂曰吾父死吾宁独生力战死之明

日次子梦龙以别师擒获贼首事闻郡守李振珽将

请于上旌恤之而又值献祸矣

  刘源澄 彭养生 刘人俨 陈邦基

按宝庆府志源澄邵阳人食饩郡庠负胜概每谈时

事多愤懑崇祯癸未献贼陷郡武冈镇将刘承应檄

共恢复源澄率诸生彭养生儒童刘人俨义民陈邦

基以乡兵先至城下刘帅未至为贼所乘皆死之事

平巡抚李干德悯其死事配祀于三忠祠

  曾士选

按宝庆府志士选邵阳人为名诸生幼警敏早食饩

声籍甚癸未献贼陷城镇将刘承应移檄士选率乡

勇猝至众寡不敌遂遇害巡抚李干德采舆论祔祀

三忠祠

  朱菌

按宝庆府志菌武冈宗室企&#子年方十四袁贼之

变詈骂死难

  郭国祚

按宝庆府志国祚武冈人敦行谊负气节兵执不屈

被焚死

  李凤翼

按宝庆府志凤翼邵阳人庠生其父以积善闻监司

旌奖凤翼少年攻苦恂恂谨饬癸未贼陷城阖门自

焚其仆亦趋死恐后人共怜之

  何三杰

按宝庆府志三杰定州人崇祯十三年来判郡十五

年署邵阳县篆明年献贼陷城民匿之寻搜执至衡

阳衣带间藏舍生取义四字见贼不屈与李振珽同

赴水死巡抚李干德建祠合祀之

  李振珽

按宁波府志振珽字诏枋万历戊午举于乡崇祯十

年丁丑知保安州十五年壬午升知宝庆府逾年流

贼张献忠陷宝庆振珽与通判何三杰俱被执贼欲

胁之降三杰谋于振珽曰将若之何振珽曰死则死

耳不可遗臭名于后世贼并两人系至衡州终不可

屈遂缚而投之江贼退后家人寻其遗骨竟不可得

乃以空棺引其魂而归

  赵廷璧



按南阳府志廷璧字相如内乡人崇祯癸酉举人授

浏阳县有善政湖广巡抚何腾蛟知其才题升长沙

道按察司佥事后移驻武冈州遇城陷廷璧及妻吉

氏子媳马氏死之次子煜获免

  杨时生

按常德府志时生字又中府学生最有气节献贼破

城遭获慷慨詈骂被其所杀

  杨梦鼎

按常德府志梦鼎字生县学生奉母龙氏同载一

船献贼追至大呼贼名骂不绝口与母龙氏同磔江



  柳三锡

按常德府志三锡郡庠生献贼至携妻子出避路遇

贼杀妻掳子强三锡拜降三锡大骂不绝口贼缚入

营问以何愿厉声曰愿死贼曰人愿生汝愿死何也

复厉声曰读书明理大节不夺岂向汝求活耶大骂

且持一棍以击贼贼割其腹而死

  丁昌期

按常德府志昌期郡庠生遇贼于路令跪大骂不屈

曰吾家世诵诗书为朝廷士子肯从汝作贼至死不



  周笏

按常德府志笏邑庠生与妻谭氏遭献贼掳夫妇大

骂曰家世书香岂遭汝辱贼先杀谭氏笏夺刀愈骂

贼又杀之

  柳之彦

按常德府志之彦邑庠生孝子纪孙被贼执抗节不

屈曰古人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门岂有祖宗世受旌

表而子孙乃屈膝从贼乎贼怒断手截鼻抉睛骂犹

不绝慷慨而死

  罗三才

按常德府志三才庠生因贼至携妻子而避与贼相

遇三才挺身骂贼贼窥妇貌欲杀其夫子以身翼之

贼先杀其子妇曰贼心不良欲杀夫以图妾妾岂畏

刃陷君不如妾先死遂奔入水中夫亦奔水一家俱



  段光启

按常德府志光启庠生贼至同弟光远携家奔避贼

以数十骑追至光远素有韬略手持一刃力战堵截

连杀数贼贼为反走光启同弟追之为贼所执而去

光远奔救为他贼格战光启被缚骂不绝口而遭杀

光远见兄已被害奋勇敌贼且战且走乃保家眷遁

去人咸服光远之勇而光启之义也

  张维翰

按常德府志维翰诸生遇贼于道切齿大骂同人禁

之维翰怫然曰自七岁读书便知此贼如虿尾蟒舌

犯则必伤岂不知痛少伸正气死亦瞑目语未绝而

馘斩矣

  熊应鹏

按常德府志应鹏府学生奉瞽母八十二不忍步离

遭献贼所杀母赖以全应鹏不惜身遭祸亦孝而义



  管孙翰

按石首县志孙翰字羽长生员邑令杨佐明入觐家

属寄居东山值李闯游兵侦知掠之以去孙翰持梃

救还因倡义剿贼无算闯率贼大至获孙翰逼跪不

屈口骂贼不止遂刖足害之

  刘咸庆

按石首县志咸庆字子虚邑诸生闯贼陷邑咸庆忧

愤辟谷食取酒痛饮七日赋骂贼诗百首呕血死

  王上庸

按衡州府志上庸四川人以武进士授湖南兵巡道

中军受事未半月张献忠寇至巡道金九陛欲弃城

去挟上庸上庸曰上庸虽小弁已有湖南职守固不

可去也已而贼至桂王欲南奔上庸护送至石矶站

所部乌合百余人寇猝蹑及部卒鸟散上庸大叫起

腋挟佛郎机击杀贼数百人贼千骑至火药尽上庸

举铁炮奋击复杀数人乃遇害

  唐虞

按零陵县志虞字纯改名曰周慈府庠生零陵人

为人轩昂不群志气慷慨垂髫时善属对郡丞出一

联云官去堂空即应声曰水流云在郡丞赏之喜作

诗直写己意不入名家窠臼既而有契文成之旨与

易康侯诸子讲良知之学自恨僻处楚南无可就正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3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