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南史札记

《齐本纪》下第五

《和帝纪》 句后辄云“愁和帝”,至是其言方验(汲古阁本页十九下)

慈铭案:“帝”,《齐书•五行志》作“谛”。帬向后,总而结之,名曰“反缚黄丽”(页二十上)

慈铭案:《齐书•五行志》作“黄离”。古无“鹂”字,只作“离”。《尔雅》:“离,黄鸟也”。《说文》同。

《梁本纪》上第六

《高祖武皇帝纪》 时正尊号,帝不从(页五下)

慈铭案,“时”为“待”字之误,梁书作“待正尊号”。

又《梁书》“待正尊号”下有“然后进军”四字,此疑脱误。

荆州遣冠军将军邓元起,军主王世兴、田安等会大军于夏口(页六上)

慈铭案:“夏口”, 《梁书》作“夏首”。

甲寅,东昏遣宁朔将军吴子阳、光子衿等十三军救郢州(页六上)

慈铭案:《梁书》“光子衿”上有“军主”二字是也,此 误脱。

王茂、曹景宗等犄角奔之,珍国之众,一时土崩(页七下)

慈铭案:“犄角奔之”下,《梁书》有“将士皆殊死战, 无不一以当百,鼓噪震天地”十六字,不可少。乃入,收嬖妾潘妃诛之及凶党王咺之以下四十八人属吏,以宫女二千人分赉将士(页八上)

慈铭案:《梁书》“诛之’二字在“属吏”下,当从之。

“四十八人”作“四十一人”。

《梁本纪》下第八

《太宗简皇帝纪》 所著《昭明太子传》五卷,《诸王卷》三十卷(页三上)

慈铭案:《梁书》有“《老子义》二十卷,《庄子义》二十卷”, 《隋志》作“《老子私记》十卷,亡”, “《庄子讲疏》十卷,本二十卷,今阙”。

《列传》第四

《豫章王子尚传》 又立左学,召生徒,置儒林祭酒一人,学生师敬,位比州中从事(页二十一上)

慈铭案:“位比州中从事”,《宋书》作“位比州治中”,此唐避高宗讳改。

《列传》第八

《臧焘传》 质不知所为,亦走至寻阳,焚府舍,载妓妾入南湖,擿莲噉之(页十七上)

慈铭案,《宋书•质传》,质自寻阳载妓妾西奔,使所宠何文敬领兵居前,至西阳,太守鲁方平诳文敬弃众而走,质往投妹夫武昌太守羊冲。既至,冲巳为郡塞胡庇之所杀,无所归,乃入南湖,是武昌之南湖也。此当有脱文。又《宋书》“入南湖”下有“逃窜无食”四字,亦不可少。

《列传》第十一

《王弘传》 僧亮弟僧衍,位侍中。僧衍弟僧达(页三下)

慈铭案:“僧衍弟僧达”当作“锡弟僧达”,此校书者误以“僧”字排行同,疑为兄弟而妄改耳。僧达为弘之子、锡之弟,钱氏大昕尝列五证以明之。案《宋书•王弘传》明言 “弘少子僧达,别有传”,则《南史》为传写之误无疑,此当亟改正者。

荆、江夏反叛,加僧达置佐领兵,台符(页四上)

慈铭案:“荆”为荆州刺史义宣, “江”为江州刺史臧质,此“夏”字衍, 《宋书》及各本皆无。

倾动颊舌之内,不容无主(页七下)

慈铭案:“不容无主”,《南齐书》作“不容都无彼此”,此只省二字,便与上句参差不齐。

一介罪身,独婴宪劾(页七下)

慈铭案:“独婴宪劾”句,语气未完, 《南齐书》此下有“若事实有征,爰对有在,九死之日,无恨泉壤”四句,不可省。

《列传第》十二

《王昙首传》 子承、幼、训,并通显(页九下)

慈铭案:“幼”本名“稚”,李氏避高宗嫌讳,故改“幼”。唯承独好儒业,迁长史兼侍中(页九下)

慈铭案, 《梁书》无“史”字是也。筠有孝性,毁瘠过礼。大通二年,为司徒左长史(页十七上)

慈铭案:《梁书》“毁瘠过礼”下云:“服阕后,疾废久之。六年,除尚书吏部郎,迁太子中庶子,领羽林监”。《南史》于 “迁”、 “除”皆从省,然下云“一官为一集”,有《中庶》、《吏部》云云,明此,二官不可略。又“大通”上, 当据《梁书》增“中”字。

虽遇见瞥观,皆即疏记(页十七下)

慈铭案:“遇”当作“偶”,《梁书》同误。所以范蔚宗云“崔氏雕龙”,然不过父子两三世耳(页十七下)

慈铭案:《后汉书•崔锢传赞》云:“崔为文宗,世禅雕龙”,此处“雕”上脱“世禅”二字。《梁书》作“世擅”,然南史“世”字皆应作“代”。

《列传》第十三

《王诞传》 下官与刘镇军情味不浅,若得北归,必蒙任寄(页一下)

慈铭案:“任寄”下,《宋书》有云“公私际会,思报厚恩”,二句不可少。

偃字子游(页二上)

慈铭案:偃女为宋孝武皇后,故孝武时历显位,虽《文穆王后传》中有“父偃”一语,此处宜略见。

《列传》第十九

《蔡廓传》 使选令颜讳之、薛庆先等往复论执,义恭(页四上)

慈铭案:“令”下应据《宋书》增“史”字。

仆荷卷(一作眷)深重,故吐眷(一作卷)梯之言(页五下)

慈铭案:“吐眷”,《宋书》作“吐去”,此“眷”字及注“一作卷”,俱涉上误衍。

《列传》弟二十一

《张裕传》 仆射王俭尝云:“绪过江所未有,北土可求之耳

(页四下)

慈铭案:《南齐书》作“北士中觅张绪,过江未有人”,谓北士过江以来,未有如绪者,放下云“不知陈仲弓、黄叔度能过之不”,陈、黄皆汉末北士最有名者也,《南史》改之,语意便不明。

何平叔不解“易”中七事(页五上)

慈铭案:《南齐书》“七事”下有“诸卦中所有,时义是其一也”十一字,盖《南史》本有之,此本误脱, 应据《南齐书》增。

若夫惊岩罩日,吐海逢天(页六下)

慈铭案:“吐”, 《梁书》作“壮”。

《列传》第二十二

《张邵传》 又作《海赋》,文辞诡激,独与众异(页八上)

慈铭案:《南齐书》全载融《海赋》,其文甚长,此删之,然下文“此四句后所足包”,语便无根。

曰: “吾生平之风调,何至使妇人行哭失声,不须暂停闺阁(页十下)

慈铭案:《南齐书》“曰”上有“又”字是也,以上亦皆融之言。

《列传》第二十七

《沈庆之传》量其必至,乃开清溪诸桥以绝之(页五下)

慈铭案:《宋书》“开”作“闭”。今案,作“开”为是。盖清溪诸桥犹大桁,以木为之,如今之浮桥, “开”者,彻去之也,故下云“不得度”,若作“闭”,则桥不可言闭,如云“闭栅”,则“桥”下当有“栅”字矣。

《列传》第三十一

《衡阳公谌传》 遣梁武帝为司州别使诛诞(页十一上)

慈铭案,《南齐书》作“遣黄门郎梁王为司州别驾,使诛诞”。

《列传》第三十三

《江夏王锋传》 明帝深惮之,不敢于第收之(页七下)

慈铭案:《南齐书》言:“高宗深惮之,不敢于第收锋,使兼祠官于太庙,夜遣兵庙中收之”,此处于“第”下盖有脱文。

《列传》第三十五

《王敬则传》 遣敬则世子仲雄入东(页四上)

慈铭案:此“世”字误衍。据《南齐书》言,敬则长子元 迁,则仲雄是次子也,且敬则安得有世子?《南齐书》亦衍 “世”字。 “入东”下有“安慰之”三字,此亦当有,然宜 作“慰安之”。又案,《南齐书》下载明帝数敬则罪云:“元迁兄弟,中萃渊薮”,则为敬则后者,自属元迁。其下 收敬则子,有“员外郎世雄”,而无仲雄。《通鉴注》云:“此即敬则世子仲雄也”。 “仲世”二字,必有一误。今以 敬则诸子之名推之,自以元、仲、季、幼、少为次,不当有 “世雄”,且《南史》避“世”字,此必因《南齐书》误衍 “世”字,后之校《南史》者亦妄加之。至《南齐书》之 “世雄”,又因而误改。六朝惟宗室诸王子当为嗣者称世子, 其余功臣如褚渊子黄,亦称世子,此下《陈显达传》亦有陈 世子之称。《周盘龙传》成买言“弱息不为世子,当为孝 子”,盖皆流俗通称如公子之比,非朝廷径目为世子也。

发丁可得几人,库见有几钱物(页四下)

慈铭案:《南齐书》“库”上有“传”字是。“小子,我作事何关汝小子!”乃起兵(页四下)

慈铭案:《南齐书》“乃起兵”下载明帝讨敬则一诏, 下云:“收敬则子员外郎世雄,记室参军季哲,太子洗马幼隆。太子舍人少安等于宅,杀之。良子黄门郎元迁为宁朔将军,领千人于徐州击虏,敕徐州刺史徐玄庆杀之。”《南史》 删之,非是。

朝廷遣辅国将军前军司马左兴隆、直阁将军马军主胡松(页五上)

慈铭案:《南齐书》“左兴隆”下有“后军将军直阁崔恭祖、辅国将军刘山阳”,此误脱,则下文“山阳”二字无根。

凡十日而败,时年六十四(页五上)

慈铭案:《南齐书》作“年七十余”。《陈显达传》 上欲悉除高、武诸孙,上微言问显达(页六上)

慈铭案:“诸”字当作“子”。各本皆误, 《南齐书》 “孙”下无“上”字。

显达马矟,从步军数百人,于西州前与台军战(页七上)

慈铭案:《南齐书》作“洲”,非。西州有门,《晋书》之“西州门”也。

《崔慧景传》 觉等军器精严,柳灯、沈佚等谓宝玄曰(页十一上)

慈铭案:“灯”当作“憕”, “佚”下当有“之”字。

《南齐书•宝玄传》作“长史沈佚之、咨议柳憕”,惟《梁书》、《南史•憕传》俱无此事,盖别是一人。

《列传》第三十六

《周盘龙传》 又求黄门郎,明帝作辅,固执不能得(页八下)

慈铭案:《南齐书》作“奉叔加辅国将军,少日,仍迁道刚为黄门郎,高宗固谏不纳”,其下方云“隆昌元年,除黄门郎,未拜,仍出为持节,都督青、冀二州军事,青州刺史”,是明帝所执者曹道刚事,奉叔则除黄门郎未拜。又《南齐书》云“时帝谋诛宰辅,故出奉叔为外援,以出镇为出郁林之意,亦与此不同。

因其早入,引往后堂,执送廷尉尽之(页九上)

慈铭案:《南齐书》作“高宗与萧谌谋称敕,召奉叔于省内杀之,勇士数人拳击久之乃死”。

《列传》第三十七

《江祐传》 祀字景昌,位晋安王镇北长史,南东海太守,行府州事(页十一下)

慈铭案:《南齐书》云:祀“初为南郡王国常侍,历高宗 (今本“宗”误作“祖”)骠骑东阁祭酒,秘书丞,晋安王 镇北长史,南东海太守。行府州事”,此皆谓其先所历之官 也。祀此时已由卫尉为侍中,列于六贵,非终于长史,太守 之官,《南史》“位”上当脱一“历”字,当据《南齐书》 补。

《列传》第三十八

《陆澄传》 案司马孚议皇后,春秋逆王后于齐,并不言姓(页一上)

慈铭案:《南齐书》“司马孚议皇后不称姓”,此处盖脱三字。

并言左氏杜学之长(页一下)

慈铭案:《南齐书》澄《书》言:“《左氏》,太元取服虔而兼取贾逵《经》,《服传》无《经》,虽在注中,而《传》又有无《经》者故也。今留服而去贾,则《经》有所阙。”俭《答书》谓:“贾民注《经》,世所罕习”。是澄意本欲兼存贾、服,非仅称杜学之长。太元晋孝武年号也。

《谷梁》小书,无俟两注,存麋略范,率由旧式(页二上)

慈铭案:《南齐书》澄《书》言:“《谷梁》,太元旧有麇信注,颜延之为祭酒,益以范宁,麇犹如故”, “恐不足两立,必谓范善,便当除麋。”是澄意本去麋存范,而俭意反之。

《陆慧晓传》 邻族来相贺,慧晓举酒曰:“陆慧晓年逾三十,妇父领选,始作尚书郎,卿辈乃复以为庆邪?”(页三上)

慈铭案:“妇父”为张岱,《南齐书•岱传》言岱以元徽中为益州刺史,数年,征为侍中,度支尚书,迁吏部尚书,建元元年始出为吴郡太守。是齐高辅政时,岱领选最久。

《列传》第四十

《刘瓛传》 此岁贤子充秀,州闾可谓得人(页一上)

慈铭案:“此”当作“比”。

《庾易传》 走藮采麋鹿之伍,终岁鲜毛之衣(页七下)

慈铭案:《南齐书》作“终其解毛之衣”。

但以当世之作,历万古之才人(页九上)

慈铭案:“万古”,《梁书》作“方古”是也,此缘误“万”作“方”,遂为“万”耳。

至如谢朓、沈约之诗,近世任昉、陆倕之笔(页九下)

慈铭案:《梁书》“近世”二字在“谢朓”之上是也,《南史》避“世”字,盖已去之,此后人据《梁书》增而又误在下句。

《列传》第四十一

《临川静惠王宏传》 密与鄱阳嗣王契,以兵入,贼遮得书(页十六下)

慈铭案:“鄱阳嗣王”当作“鄱阳王范”, 《范传》虽有“鄱阳嗣王”之称,然于此则非史法。至范子名嗣,未尝为王也。

《列传》第四十五

《康绚传》 乃伐树为干,填以巨石,加土其上(页十七上)

慈铭案:“干”上当依《梁书》增“井”字。

《列传》第四十六

《张弘策传》 缅抄《后汉》、《晋书》抄三十卷(页三下)

慈铭案:《梁书》“《后汉》、《晋书》”下有“众家异同,为《后汉抄》四十卷,《晋》”十二字,当据增。

缵字伯绪,出继从伯弘籍,武帝舅也(页三下)

慈铭案:当从《梁书》叠“弘籍”二字。

至州务公平,遣十郡慰劳(页五上)

慈铭案:《梁书》“遣”上有“停”字,当据增。

尚简文第十一女定阳公主(页七上)

慈铭案:《梁书》作“安阳”。

《列传》第四十七

《沈约传》 又为征西记室,带关两令(页六下)

慈铭案:厥西县,宋、齐皆属荆州南义阳郡,《梁书》作“阙西”。考齐虽有阙西县,属司州随郡,约为荆州掾属.不应带司州县令也。 “阙”为“厥”之误,此更由“阙”讹“关”。

《列传》第五十四

《杜崱传》 始为吴兴太守,以陈武帝既非素贵,及为之本郡,

以法绳其宗门(页六上)

慈铭案:《梁书》云:“以霸先既非贵素,兵又猥杂,在军府日,都不以霸先经心,及为本郡”云云,此有脱文。

《列传》第六十循吏

《申怙传》 申怙字公休(页五上)

慈铭案:“怙”, 《宋书》作“恬”。

《列传》第六十一儒林

《沈峻传》 又随府所至辄讲授,故江州人士皆传其学(页九下)

慈铭案:“江州”,《梁书》作“江外”是也。“江外”犹“江表”,此“州”字误。

《列传》第六十二文学

《檀超传》 史功未就,徙交州,于路见杀(页四下)

慈铭案:《齐书》但云“卒官”,无“徙交州见杀”之文。时有豫章熊襄著《齐典》,上起十代(页四下)

慈铭案:“十”字疑误,《齐书》亦同。若为由齐上溯十代,当无此理,恐是“宋”字之误。

《贾希镜传》 贾希镜,平阳襄陵人也(页十下)

慈铭案:《南齐书》作“贾渊字希镜”,此避唐讳,故称其字。

升明中,齐高帝嘉希镜世学(页十下)

慈铭案:《南史》避“世”字,此必本作“家学”,后人妄据《齐书》改之。

《周兴嗣传》 斯人而何斯疾,手疏疽为以赐之(页十三上)

慈铭案; “为”乃“方”字之误,《梁书》作“治疽方”,《南史》避讳,去“治”字。

《列传》第六十三孝义上

《范叔孙传》 又同里施夫疾病,父死不殡,范苗父子并亡,范敬宗家口六人俱得病,二人丧没(页八下)

慈铭案:“施夫”,《宋书》作“施渊夫”,《南史》避唐讳去之。 “范敬宗”,《宋书》作“危敬宗”。

《萧矫妻羊氏传》 又同里王礼妻徐,荒年客死丁(一作山)阴,

为买棺器,自往敛葬(页十三下)

慈铭案:《齐书》作“客死山阴,丁为买棺器”,此误倒。

女移父母远住纻舍(页十四上)

慈铭案:《齐书》作“远住纻罗”,此“舍”字误。

“纻罗”,村名也,今作“苎萝”。

汝可为人疗病,必得大富贵(页十三下)

慈铭案:《齐书》作“必得大富”,无“贵”字,是也。《公孙僧远传》 齐高帝即位,遣兼散骑常侍虞炎等十二部使,表列僧远等二十三人,诏并表门闾,蠲租税(页十四下)

慈铭案:《齐书》作“十二部使行天下。建元三年,表

列”云云,此误脱。

《韩灵敏传》 兄弟共种瓜,朝采瓜子,暮已复生(页十六下)

慈铭案:《齐书》作“共种瓜半亩,朝采瓜子,暮已复生”。

《乐颐之传》 乐颐之字文德(页十八下)

慈铭案:《齐书》作“乐颐”,无“之”字。

《列传》第六十四孝义下

《滕县恭传》 又有建康人张悌(页二上)

慈铭案,《梁书》无张悌事,悌是劫贼,安得谓之孝义?《陶季直传》(页二下)

慈铭案;陶季直虽有孝行,其出处之节,盖无足言。《梁书》不入《孝行传》而入《止足传》,固与顾宪之等皆为六朝贪昧无厌者,相形亦是下流设教之义。然季直,宪之皆历仕三姓,老始辞职,目以止足,终属厚颜,《南史》入之此传,尚合节取之例。

《甄恬传》 年八岁,尝问其母,恨生不识父(页五上)

慈铭案:此传皆本《梁书》,然所叙实相矛盾,既云“数岁丧父,哀感有若成人”,何以又云“恨生不识父”。

《赵拔扈传》(页五下)

慈铭案:赵拔扈乃乱贼,安得入之《孝义》?观其兄弟以震动、拔扈为名,盖素非良善可知。文茂虽应死,而拔扈至转攻旁邑,欲围成都,得不为之逆乎?《梁书•孝行传》无此人。

《韩怀明传》 韩先生丘吾之恨矣(页六上)

慈铭案:“丘吾即丘吾子,事见《说苑•敬慎篇》,即 《韩诗外传》九所载之皋鱼也。《梁书》作“虞丘”,古 “虞、吾”字通用。《周书》及《北史•儒林•樊深传》云:“尝读书见吾丘子,遂归侍养”,盖皆误倒。《梁书•孝行 传论》云:“至如丘吾,终于毁灭;若刘昙净、何炯、江紑、谢蔺者,亦二子之志欤。” “吴”与“吾”同音通用,惟分为二人,或别有所本,恐是误耳。

《谢蔺传》 夜梦不祥,旦便投列驰归(页八上)

慈铭案:“投列”, 《梁书》作“投劾”。

论曰:自浇风一起,人伦毁薄(页十一下)

慈铭案:“浇风一起”三句,用《南齐书•孝义传论》。自“汉世士务修身”以下,全用《宋书•孝义传论》。

《列传》第六十五隐逸上

《陶潜传》 陶潜字渊明,或云字深明,名元亮(页二上)

慈铭案:唐人称潜字多作“泉明”,或作“深明”,此必本作“字深明”,宋以后妄人校者,不知唐人避讳,以世皆知潜字渊明,此作“深明”,疑别有所据,遂妄改之。《宋书》作“潜字渊明,或云渊明字符亮”,此必本作“潜,字深明,或云深明,字符亮。”

田园将芜胡不归(页三上)

慈铭案:“将芜”,《宋书》作“荒芜”,各本皆同此。舟遥遥以轻扬(页三上)

慈铭案:《宋书》作“超遥”,各本皆作“遥遥”。僮仆欢迎,弱子候门(页三上)

慈铭案:“欢”, 《晋书》作“来”。 “弱子”, 《晋(书)》《宋书》皆作“稚子”,《南史》以避唐讳高宗嫌名,作“弱子”,《晋书》成于太宗时,故尚不避也。

携幼入室,有酒盈罇(页三上)

慈铭案:《宋书》“盈”作“停"。农人告余以春及,将有事兮西畴(页三上)

慈铭案:“春及”,《宋书》“上春”,《晋书》作“暮春”,《文选》作“春兮”,集本同此,作“春及”而注云,“一无及字,一作暮春,又作仲春”。

胡为遑遑欲何之(页三上)

慈铭案,《晋书》及集本“胡为”下皆有“乎”字,《宋书》、《文选》与此同,无“乎”字。

《宗少文传》 宗少文,南阳湼阳人也(页四下)

慈铭案:《宋书》“宗炳字少文”,此止作“宗少文”者,避唐世祖嫌讳也。

《刘凝之传》 刘凝之,字隐安(页十上)

慈铭案:“隐安”, 《宋书》作“志安”。

人尝认其所著屐,笑曰:“仆著已败,令家中觅新者偿君”(页十上)

慈铭案:《宋书》“败”作“故”, “偿”作“备”。“备”即今之“赔”字也,皆以《宋书》为优, “故”字与“新”对。 (重民案,据光绪五年二月初九日日记补)

《龚祈传》 伐藮采若为业(页十下)

慈铭案:“藮”即“樵”之俗字,“若”即“箬”之本字,“箬、弱”皆后出俗字。

《杜京产传》 建武二年,剡县有小儿,年八岁,与其母俱得赤班病(页十九上)

慈铭案:《南齐书》以杜栖入《孝义传》,而剡县小儿 附之,以栖次居最后,而小儿无姓名,不得为专传,故附其 末,乃是缀《孝义》之末,非附栖传也。《南史》以栖附其 父《京产传》,未为不可,至剡县小儿,自当附剡人公孙僧 远、韩灵敏等传,或类叙于解叔谦、萧叡明传后,方合史 法,乃亦牵连《栖传》之后,此《南史》不检处。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2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