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按禹州志崇召字钦奭贵州平越卫官籍父璇以明

经任禹学正遂占籍焉崇祯癸酉中乡试抗节不屈

为流寇所杀

  李仪化

按禹州志仪化少&#悟龆龄即究经史素性至孝家

贫舌耕自给闯寇逼城拜母柩前约友人誓以必死

城破果不屈而死

  魏完真

按许州志完真字亦鼎刚方清正一介不苟崇祯间

由明经为亳州司训亳士戴之以父忧归会闯贼陷

城冠带坐堂上谓家人曰朝廷卫封疆乃置臣子封

疆失守臣子偷生生将焉往辱国且辱亲矣贼暴至

胁从完真大骂贼怒杀之

  卢开运

按许州志开运字文冲食廪州学副使辅之曾孙也

负大志累科未第逆闯破许先一日泣语家人曰吾

家世宦累代清白使城破受辱何颜见先灵于地下

于是罗家人共哭拜祀堂毕誓约共死乃修酌与家

人饮极醉城破日举家同溺井中

  宋禧

按许州志禧字宜兴许庠学生资聪敏负气节刚方

正直不诡随于时逆闯犯许禧分守东门昼夜督战

身冒矢石略无惧色及城破贼素知其名欲授以官

禧义不屈骂贼求刃而死

  李文鹏

按许州志文鹏字图南负义气重然诺逆闯寇许文

鹏分守南门矢石伤贼甚多城破死之

  李鼎鼐

按许州志逆闯寇许鼎鼐分守北门身中贼炮折去

一股有只手击贼不已人皆壮之死于城上

  王之祯 宋务崇 王泽浸 宋献猷 宋之

  望 王泽注 胡廷臣 牛瑞

按许州志生员王之祯宋务崇王泽浸宋献猷宋之

望王泽注胡廷臣牛瑞逆闯破城皆义不肯屈死之

  申则古 申绅 焦文耀

按许州志申则古申绅焦文耀闯贼破城与贼战手

刃数贼而死

  袁楫

按许州志逆闯掠嵩少而下至陉山坡将逼许境楫

义不顾身约乡勇数百人鼓刃而前斩级数十及贼

骑突集众皆溃散楫独倚大树矢尽力竭刎颈死

  宋自盛

按许州志自盛捐金助饷输粟赈济流贼破城殉难



  袁准世

按许州志准世敦孝义修路建桥不遗余力城破忠

义不屈投井死

  赵化凤 陈济

按许州志赵化凤陈济俱东北城千总城破力御骂

贼不屈死

  马恒年

按仪封县志恒年邑诸生意气豪举工五言诗崇祯

六年从督抚卢象升剿中原大寇与贼接战斩获甚

众贼急佯北恒年追之诱山谷中落堑被获贼婉词

诱之降恒年厉声大骂曰死贼勿以言词绐我奋身

起夺贼佩刀赤身立斩数人群贼挥刀蜂拥遂被害

家丁陈世虎亦被获进营后逃出陈其状

  何承光 高日临 高锡 陈国俊

按明外史忠义传承光贵州镇远人万历四十年举

于乡崇祯中历官夔州同知七年二月贼由荆州入

夔门遂犯夔州城中仓猝无备副使周士登在涪州

通判黄尚仪推官刘应侯奉节知县谈楚良悉遁承

光摄府事督吏民城守力竭无援城遂陷承光整冠

带危坐贼入杀之投尸于江自贼起陕西转寇山西

畿辅河南北及湖广四川摧陷州县数十未有破大

郡者至是天下为震动承光赠夔州知府贼他部自

汉中犯大宁知县高日临见势弱不能守啮指书牒

乞援上官率众御之北门兵败被执胁降大骂不屈

贼碎其体而焚之训导高锡及妻女巡检陈国俊及

妻皆遇害日临字俨若鄱阳恩贡生

  郭缵化 王永年 郭震辰 田实

按明外史何承光传崇祯七年二月贼既陷夔州他

贼即以次日陷巫山通江巡检郭缵化阵殁通江指

挥王永年力战死之至四月守备郭震辰指挥田实

击贼百丈关兵败被执骂贼死

  费彦芳

按嘉兴府志彦芳字华阳隆德令崇祯间流寇突攻

土城血书飞报固原道陆梦龙率兵赴援战没彦芳

城破被执骂贼不屈而死

  陆梦龙

按明外史忠义传梦龙字君启会稽人万历三十八

年进士授刑部山东司主事进员外郎梃击狱起诸

司官胡士相赵会祯劳永嘉纳郑国泰厚贿附会刘

廷元疯癫之说尽匿张差所供为国泰守庄及刘

二内侍引进语第云差收积薪草为邻人李万仓等

所毁差愤赴朝声冤行至东门遇一人谓持梃入可

当冤状遂&#入东宫迫署印侍郎张问达速谳及王

之采发其奸谋士相等惧时梦龙以典试广东杜门

注籍问达强起之令共事士相等不欲再鞫趣问达

具疏请旨以疏入必留中其事即寝梦龙曰已奉旨

提问安得再请舍已奉之明纶又请必不下之旨可

乎问达蹙额曰然则若何梦龙曰请问今具疏欲提

张差耶众曰然梦龙曰差已在狱又谁提众曰然则

提马三舅辈梦龙曰此皆编氓堂堂法司不能刺一

编氓须烦天子诏耶士相曰今但云乞敕下三法司

不须乞提何人问达唒曰有是哉此成何语再问梦

龙当若何曰差所供内犯有姓无名此须讯实士相

急曰此事何敢再讯梦龙曰他小事犹讯而复讯今

国家大事反草草耶问达亦以为然明日梦龙复反

复言之问达悟趣速讯士相犹执不可永嘉曰倘讯

而吐不轨谋奈何梦龙曰囚虑其不承反虑其承耶

盖是时士相永嘉各纳国泰四万金而问达不知也

及问讯止士相会祯永嘉梦龙之采暨傅梅邹绍先

七人独梅与梦龙合余皆主疯癫说将讯众犹嗫嚅

后堂不肯出梦龙曰法官畏囚若此耶士相曰讯终

不便永嘉把梦龙臂曰今不得已而讯止问二内官

及马三舅李外父的名尔若更问一语不讯矣会祯

绍先曰即讯不可加刑梦龙见诸人惶惧笑曰见无

礼于其君者若鹰鹯之逐鸟雀即有祸予独当之乃

就坐永嘉复以四语约梦龙呼刑具三无应者击案

大呼始具差长身骈胁睨视傲语略无疯癫状梦龙

呼纸笔命画所从入路永嘉笑曰君亦癫也耶乃令

癫人画图须臾图成梅问汝何由识路差言我蓟州

人非有导者安得入梦龙问导者为谁乃供二内官

且曰彼用金银壶各一豢我三年矣问内官何名士

相永嘉急曰彼必不识不必问梦龙问使汝何为曰

击小爷小爷者谓太子也士相即推坐起曰此不可

问矣遂罢讯见问达问达将具疏梦龙曰内竖有姓

无名与昨等尔众皆曰可矣梦龙遂称病不出问达

遣使四五辈召之乃往见请再诘内竖的名问达曰

众不从君再讯乎梦龙曰安有鞫囚止拘四语之理

问达愕然问故始知之乃从梦龙言命十三司会讯

讯时众语喧杂每一诘问永嘉辈故嚣乱之或止之

辄与之哄然差则尽供逆谋及保刘成名一无所

隐时士相主笔闻供二竖名踌躇不敢下郎中马德

澧坐其傍趣之士相大怒奋衣起比供至击小爷士

相又不欲入德澧不可狱既具问达命具疏永嘉欲

去击小爷三字梦龙争之永嘉曰顷牟御史志夔传

言不得入此三字谁敢入梦龙咈然曰但道陆员外

不肯匿谁敢匿时永嘉庇郑氏尤力每假台谏势以

挟持同官类如此将缮疏士相又欲去二竖名赖梦

龙不可乃已当是时言路自何士晋刑官自梦龙之

采梅德澧外鲜不纳郑氏贿者微梦龙力持几不成

狱然群小恨之刺骨志夔遣人传语曰已具弹章矣

亟从众则免梦龙曰吾不畏死宁畏弹耶已而之采

梅德澧并为群小所陷数欲陷梦龙赖问达力左右

之于吏部获免四十五年由郎中出为广西提学佥

事历江西参议湖广江西副使天启四年贵州贼未

靖总督蔡复一荐梦龙知兵改右参政监军讨贼安

邦彦犯普定梦龙偕总兵官黄钺以三千人赴之侦

者言贼大至晓行大雾满山梦龙曰急驱之稍霁贼

知虚实矣钺不应梦龙遽引亲丁直前薄贼贼奔钺

乃拔营而进大败之三山苗叛思州告急梦龙往援

问知府胡楠曰君设狮子哨去贼巢几里曰二十里

梦龙即夜遣中军吴家相进捣其巢夺苗鼓乱挝声

振山谷苗大奔溃焚其巢而还寻改湖广监军迁广

东按察使上官建魏忠贤祠列梦龙名亟遣使铲去

之崇祯元年大计忠贤党犹用事镌二级调任三年

起湖广副使丁艰不赴服阕起故官分巡东兖道盗

起曹濮间督兵讨之阵斩其魁黄五郭金城生擒王

好义等余众悉降迁右参政分守固原七年夏贼来

犯击却之闰八月贼犯隆德杀知县费彦芳遂围静

州梦龙率游击贺奇勋都司石崇德御之抵老虎沟

贼初不满千人已而大至梦龙所将止三百余人被

围数重贼矢石如雨突围不得出二将抱梦龙而泣

挥之曰何作此妇孺态大呼奋击手馘数人贼并力

合攻与二将俱战死梦龙慷慨好谈兵客访之辄投

石超距手舞大刀以示勇毅然有廓清群盗志至是

战死闻者莫不恤之赠太仆卿

  庞瑜 董三谟

父嗣成

弟三元

 吉永祚

子士枢

 士模

 李

  之蔚 魏炳 娄琇 蒲来举 吕鸣世 宋

  绪汤

按明外史忠义传瑜字坚白公安人家贫躬耕自给

夏转水灌田执书从牛后朗诵不辍由岁贡生授京

山训导崇祯七年擢陕西崇信知县县无城兵荒贫

民止百余户瑜知贼必至言于监司陆梦龙以无兵

辞瑜集士民流涕誓死职闰八月天大雨土垣尽圮

贼掩至瑜急解印遣家人赍送上官端坐堂皇以待

贼至捽令跪瑜骂曰贼奴敢辱官长拔刀拟之骂益

厉贼掠城中无所有执至野外剖心裂尸而去赠固

原知州时贼趋秦中长吏多殉城者董三谟黎平人

举于乡为山阳知县贼猝至陷其城三谟及父嗣成

弟三元俱死之妻李氏亦携子女偕死赠光禄丞立

祠与嗣成三元并祀妻女建坊旌表吉永祚辉县人

为凤阳主簿谢事将归会贼至知县弃城遁永祚倡

义拒守城陷北面再拜曰臣虽小吏尝食禄于朝不

敢以谢事逃责人骂而死子士枢士模皆死教谕李

之蔚乡官魏炳亦不屈死永祚赠汉中卫经历余赠

恤有差娄琇知泾州闰八月城陷死赠太仆少卿蒲

来举知甘泉贼来犯守备孙守法等拥兵不救城破

来举手刃一贼伤六贼而后死赠光禄少卿吕鸣世

福建人由恩贡生为麟游知县地遭兵燹拊居民有

恩贼陷其城未忍害鸣世绝食六日卒有宋绪汤者

耀州诸生贼攻城被获大骂死

  阎生斗 李师圣 王本立 张文魁 蒋秉

  采 于世奇 陈彦武 马如豸 张标 路

  登甫

按明外史忠义传生斗字文澜汾西人崇祯中由岁

贡生历保安知州七年七月城突被围生斗集吏民

固守城破被执死之判官李师圣吏目王本立训导

张文魁亦同死八月攻灵丘知县蒋秉采亟募兵死

守力屈众溃投缳死合门殉之守备于世奇把总陈

彦武马如豸典史张标教谕路登甫&#斗死事闻赠

生斗太仆少卿秉采等赠恤如制秉采字衷白全州

举人

  石崇德

按临洮府志崇德字峻吾临洮卫指挥佥事早丧父

其母张氏殉节死寄养于外家及长袭祖职修葺文

庙文&#赈贫乏代赎人子女屡以治绩升金锁关守

备有战功升固原镇坐营都司会流寇至崇德从本

道陆梦龙出兵御之贼势甚盛围陆军数匝陆文人

不谙兵崇德血战突出重围无能当其锋者闻本道

为贼所困复杀入救援奋不顾身与陆俱战死贼中

时奉旨褒三等赠副总兵人哀思其忠为立庙祀之

  朱呈瓘

按明外史庞瑜传呈瓘渖府宗室也居长治由贡生

为秦安知县县既贫瘠益以兵荒素乏守备贼至城

陷执诣宁羌郭外令赚城呈瓘大呼曰我为贼所获

若辈须固守我忍辱至此者欲令知我死所尔遂大

骂呼速杀贼即杀之宁羌迄严守不下赠光禄少卿

  霍贯道 宗礼

按南乐县志贯道少补邑弟子员弃去就武举总制

翁某收为帐下亲兵命捕山东妖人至即手刃数人

直捣巢穴抚院请授武举官已而廷命佐游击将军

宗礼督河朔兵征倭贯道为裨将提督院公令贯道

率善射者射贼贼纵百人尝之辄败鼓噪而前诸军

俱溃贯道独与宗张左右翼厚集其阵以待杀贼数

十人贼气颇窘明日枵腹赴战贼觇候无他援纵兵

围之贯道复手刃十余人贼帅徐海中炮怖甚欲驰

去会火药尽贯道面宗将军呼曰吾两人再得药数

斗可以了此贼矣愤激复战血淋淋被体然犹骂贼

不休陷没然贼之骁勇中矢死者亦殆尽督抚上其

功赠光禄寺署丞荫其子建庙祀宗将军以贯道配

续建贯道庙于本县岁时致祭焉

  李竿

按曲周县志竿在城社人也人物壮伟有国士之风

倭寇猖獗骚扰中华总督胡征讨之以竿为中军指

挥众士倒戈竿奋勇提剑对敌奈彼众我寡力不能

胜乃为倭人所执气不少屈及支解时但恨不能杀

倭报国毫无念身家意其忠义如此

  张修身

按曲周县志修身字明德以武举任茨沟营右部千

总代管竹柏口事崇祯七年闻边警率兵守口城破

为所执押解本营胁诈茨沟城修身志不负国一心

就死杀之事闻恩荫其子肇伦总旗世袭加百户俸

  黄孟五

按安庆府志孟五以义勇从讨倭贼屡立战功授千

户职每出阵众皆退怯奔窜孟五独挺身奋戈斩首

数级后为贼所衔并力擒获胁之降不屈贼支解之

  胡滚





按宁波府志滚字克源有勇略倭寇滃洲梅家墩邑

令宋继祖募义兵往御以滚为长率众出海时寇立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2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