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按杞县志敏行字讷之崇祯庚午武举寇围城战于

山字头被执死之

  袁之渊

按杞县志之渊邑庠生教授大梁出曹门遇寇欲收

之帐下骂詈不从遂遇害

  李时新

按济南府志时新商河举人授直隶武强县知县以

廉干着声调枣强会妖贼数千作乱剽掠近邑亲率

土兵迎敌歼其渠魁余党散平两台疏荐拟升京秩

以疾告归值叛兵陷城不屈死之崇祯六年诏赠光

禄寺署正

  王国安

按济南府志国安商河贡生任曲阜县教谕丁忧回

籍崇祯四年有叛兵围城国安督众御敌城陷被执

不屈身死六年朱巡抚大典题请赠国子监助教赐



  谢指挥

按郴州志谢指挥领茶陵哨军分守桂阳崇祯四年

粤贼锺凌秀陷城被执抗不屈膝贼劈其膝遂支解



  何宗说

按始兴县志宗说读书自负少有大志落落无所阿

从崇祯辛未遇贼执之命之跪坚节不屈驱之行厉

声骂贼曰士可杀不可辱与其屈身于汝等非我志

也宁至于死贼怒遂戮之

  李能一

按英德县志能一业儒骁勇过人崇祯四年流贼劫

塘下村群族被掳能一独与贼斗斩八九贼贼以枪

刺之乃夺回枪复毙二贼枪折被擒贼逼之跪能一

厉声骂贼义终不屈竟被害

  黄岳采

按同安县志岳采崇祯初以掾尉广东英德四年贼

犯城督兵与贼战死之英德人立祠祀之

  邓葵

按广东通志葵乐昌人忠毅邓颙后裔邑诸生性负

刚侠崇祯辛未流贼破城葵身护县令林开馥骂贼

而死

  张瑶 王与夔 张俨然 张联台 李调

  蒋时行 李让 吴之秀 贾煜 张庆云

  张茂贞 张茂恂

按明外史忠义传瑶蓬莱人天启五年进士授开封

府推官绝请寄抑豪强吏民畏如神崇祯四年行取

入都吏科宋鸣梧力援宋玟为给事而抑瑶仅得府

同知瑶大怒疏摭玟行贿状吏部尚书闵洪学等亦

劾瑶馈遗奔竞鸣梧复极论之遂谪河州判官未赴

旋里明年正月李九成等逼登州瑶率家众登陴拒

守城陷瑶犹挥石奋击贼拥执之大骂不屈被杀妻

女四人&#投井死赠光禄少卿先是贼陷新城举人

王与夔张俨然死之其陷他县者贡生张联台蒋时

行亦死之皆格于例不获旌礼部侍郎陈子壮上言

举贡死难无恤典旧制也然名既登于天府恩独后

于流官九泉之下能无怨恫比者武举人李调御贼

捐躯已蒙赠恤武途如此文儒安得独遗乞量赠一

官永为定制可之乃赠与夔俨然宛平知县联台时

行顺天府教授其后地方死难若举人李让吴之秀

贾煜张庆云贡生张茂贞张茂恂皆赠官如前制

  张光奎



光玺

 王肇生 吴开先 刘自安

按明外史忠义传光奎泽州人仕至山东右参政崇

祯五年流贼躏山西监司王肇生知歙人吴开先勇

略便宜署为将使击贼战泽州城西贼败去从沁水

转掠阳城开先恃勇渡沁战北留墩下击斩数百人

炮尽无援一军尽殁贼乃再犯泽州光奎方里居与

兄守备光玺千总刘自安等率众固守八日援兵不

至城陷&#死之泽大州也远近为震动事闻赠光禄

卿光玺等赠恤有差

  杨于楷 张友程 李呈章 赵一亨 侯标

按明外史张光奎传崇祯五年紫金梁等寇辽州里

居行人杨于楷与主事张友程佐知州信阳李呈章

拒守力屈城陷于楷被执骂贼死呈章友程及举人

赵一亨侯标&#死之赠于楷光禄少卿

  徐从治 张可大 吴世扬 严正中 屈宜

  阳 谢琏 徐得时 翟升

按明外史本传从治字仲华海盐人万历三十五年

进士除桐城知县筑堤八万余丈以捍水灾坐事贬

武学教授屡迁南京礼部郎中济南知府举卓异迁

兖东副使驻沂州天启元年妖贼徐鸿儒反郓城连

陷邹滕峄县伏党沂州为内应从治捕得之严兵守

请起家居故总兵杨肇基主兵事而献捣贼中坚之

策于巡抚赵彦遂灭鸿儒事详彦传时副使王从义

佥事来斯行并为监军有功从治功最旋以右参政

分守济南录功进右布政使督漕江南会余孽复煽

巡抚王惟俭奏留之寻告归大计中浮言议调庄烈

帝嗣位以故秩饬蓟州兵备军久缺饷诸营噪而甲

巡抚王应豸及巡按总兵谕弗听从治偕总兵麻登

云驰入营给以三月饷卒欲给如额质登云从治还

告应豸勒兵逼之乱遂定时崇祯二年春也进秩左

布政使请告归四年起饬武德兵备孔有德反山东

巡抚余大成檄从治监军明年正月驰赴莱州而登

州已陷大成削籍遂擢从治右副都御史代之与登

莱巡抚谢琏并命诏琏驻莱州从治驻青州调度兵

食从治曰吾驻青不足镇莱人以驻莱足系全齐命

乃与琏同受事于莱有德辽人与耿仲明李九成毛

承禄辈皆毛文龙帐下卒也文龙死走入登州登莱

巡抚孙元化官辽久素言辽人可用乃用承禄为副

将有德仲明为游系九成亦为偏裨且多收辽人为

卒是年大凌河新城被围部檄元化发劲卒泛海趋

耀州盐场示牵制有德诡言风逆逗遛乃命从陆赴

宁远十月晦有德及九成子千总应元统千余人以

行经月抵吴桥县人罢市众无所食宿一卒与诸生

角有德笞之众大哗九成先赍元化银市马塞上用

尽无以还适至吴桥闻众怨遂与应元谋率部卒劫

有德有德从之还兵大掠陷陵县临邑商河残齐东

围德平既而舍去陷青城新城剽掠厌乃整众东巡

抚余大成者江宁人天启时为职方郎中尝奏发大

学士刘一私书齮之去大成亦移疾归后魏忠贤

党召复其官而大成卒以事忤忠贤至削籍崇祯改

元复起故官加太仆少卿有清执名遂由太常少卿

擢右副都御史巡抚山东大成虽久居兵部军旅非

所长白莲余贼未靖又有逃兵之变不能讨御史谢

三宾宋贤先后诋之及闻有德叛托疾数日始遣中

军沈廷谕参将陶廷鑨往御廷谕遇贼而走廷鑨复

大败大成乃移兵追贼而元化军亦至元化字初阳

嘉定县人登乡科从徐光启游得西洋火器法天启

六年会试入都值广宁复没条备京防边二策告当

事给事中侯震旸荐之朝又以孙承宗请令主建炮

台及教练法赞画经略军前元化因请据宁远前屯

以策千王在晋不能用又与袁崇焕争在晋建重关

之非承宗行边还奏授兵部司务已而承宗代在晋

筑台制炮如元化言召还为职方主事崇焕守宁远

复命元化为赞画崇焕与在晋及满桂相失元化还

朝请以关外事专委崇焕恶崇焕者谮之魏忠贤罢

其官崇祯元年起武选员外郎进职方郎中经略崇

焕乞以自辅改山东右参议整饬宁前兵备京师戒

严崇焕入援及下狱祖大寿溃还元化调剂令复入

关朵颜乘虚犯宁锦遣将击却之时永平失守关内

外相隔绝者半年余军食久虚将士单弱列城得无

虞元化力也三年六月皮岛副将刘兴治为乱廷议

复设登莱巡抚遂擢元化右佥都御史任之驻登州

遣使谕定兴治明年岛众乱兴治被杀元化请以副

将黄龙代先后汰其兵六千余人及有德变大成所

遣兵败以抚自愚而元化亦力主抚檄贼所过郡县

毋邀击贼长驱无敢加一矢者贼佯许元化降元化

师次黄山馆而返贼兵遂抵登州元化遣将张焘率

辽兵驻城外总兵张可大发南兵拒贼元化犹招贼

降贼不听五年正月战城东可大兵方胜焘遽退可

大兵遂败焘兵半降贼贼遣归为内应士民争请勿

容入元化不从贼俱阑入中军耿仲明都司陈光福

等夕举火导贼自东门入城遂陷元化自刎不殊与

参议宋光兰佥事王征及府县官悉被执惟可大死

之大成闻乃驰入莱州为守御计初登州被围朝廷

镌大成元化三级令办贼及登失守革元化职候勘

而以谢琏代时有德推九成为主己次之仲明又次

之用巡抚关防檄州县兵饷而令元化等移书大成

求抚欲畀以登州一郡有德党参将余五化力言抚

可成大成为闻于朝言官力攻之帝乃命革大成职

候勘而以从治代当从治琏未受事时贼先已破黄

县知县吴世扬死之已而攻莱从治琏与总兵杨御

蕃等分陴守御蕃肇基子也积战功至通州副总兵

会登州陷兵部尚书熊明遇奏令署总兵官尽将山

东兵与保定总兵刘国柱天津总兵王洪&#期并进

遇贼新城洪先走御蕃拒两日率二百骑突围出遂

入莱城从治琏倚以拒贼贼攻两日不下大掠分兵

陷平度知州陈所问自经死贼益攻莱用元化所制

大炮且日穴城城多颓从治等投火灌水穴者死无

算又时出兵掩击毁其炮台斩获多而明遇惑大成

抚议命主事张国臣为赞画往抚并安辑辽人之在

山东者以国臣辽人也国臣先遣废将金一鲸入贼

营已而国臣亦入为贼移书且遣一鲸还恳毋出兵

坏抚局从治等知其诈叱退一鲸遣间使三上疏言

贼不可抚最后言莱城被围五十日危如累卵日夜

望援兵卒不至度必为抚议所&#国臣致书臣内抄

诏旨并兵部谕帖乃知部臣已据国臣报达圣听夫

国臣桑梓情重忍欺圣明而陷封疆其初遣一鲸入

贼营何尝有止兵不攻之事果止兵或稍退舍臣等

何故不乐抚特国臣以抚为贼解而贼实借抚为缓

兵计一鲸受贼贿对援师则诳言贼数万不可轻进

对诸将则诳言贼用西洋炮攻城将陷矣赖我招抚

贼即止攻夫一鲸三入贼营每入贼攻益急而国臣

乃云贼称我缒城下击致彼之攻是使贼任意攻击

我不以一矢加遗如元化断送登城然后可成国臣

之抚耶当贼过青州大成拥兵三千追贼甚易元化

遗书谓贼已就抚尔兵不可东大成遂止勿追致贼

延蔓今贼视臣等犹元化乃为贼解曰吴桥激变有

因也一路封刀不杀也闻天子诏遂止攻掠也将谁

欺盈廷中国臣妄报必谓一纸书贤于十万兵援师

不来职是故矣臣死当为厉鬼以杀贼断不敢以抚

之一字谩至尊淆国是&#封疆而戕生命也疏入未

报当是时外围曰急国柱洪及山东所调援军俱顿

昌邑不敢进廷议两抚臣并困围城中止巡按御史

王道纯在外乃议设总督以兵部右侍郎刘宇烈任

之调蓟门四川兵统以总兵邓&#调密云兵统以副

将牟文绶以右布政使杨作楫监之令赴援三月宇

烈道纯作楫国柱洪&#及监视中官吕直义勇副将

刘泽清新兵参将刘永昌朱廷禄监纪推官汪惟效

等集昌邑&#国柱洪泽清等抵莱城马步军二万五

千势颇盛而宇烈无筹略诸帅皆懦怯抵沙河日遣

使讲抚还所获贼陈文才于是贼尽得虚实亦以抚

愚宇烈而潜兵绕其后尽焚辎重宇烈遂走青州撤

三将兵就食&#等半夜营散贼乘之大败洪国柱

走青潍&#走昌邑泽清抵莱城接战伤二指救不至

亦败回平度惟作楫不去三将既败朝中哗然明遇

知官兵不可用益坚抚议先是登州总兵可大殉难

以副将吴安邦继之安邦尤怯钝奉令屯宁海规取

登州仲明扬言以城归安邦信之离登二十五里而

军中军徐树声薄城被执安邦走还登既不能下而

贼困莱久琏从治御蕃日坚守待救至四月中旬从

治中炮死莱愈益危山东士官南京者合疏攻宇烈

请益兵于是调昌平兵三千以总兵陈洪范统之加

以提督衔洪范辽人明遇犹冀定抚议也天津旧将

孙应龙自言与仲明兄弟善能令其缚有德九成降

巡抚郑宗周予兵二千人令从海道往仲明乃伪函

死人首遗应龙曰此有德首也应龙率舟师抵水城

贼迎入猝缚斩之无一人脱者贼得巨舰兵益盛岛

帅黄龙攻贼不克而还贼遂破招远围莱阳知县梁

衡固守贼败去宇烈复至昌邑洪范文绶等亦至莱

州推官屈宜阳请入贼营讲抚贼佯礼之宜阳遣人

言贼已受命宇烈奏得请乃手书谕贼令解围贼邀

宇烈见宇烈虑劫不往遣营将严正中送龙亭过河

贼拥之去而遣宜阳还莱请文武官出城开读即解

围御蕃及乡官张忻等力言不可信琏谓围且六月

势无如何遂偕监视中官徐得时翟升知府朱万年

同出有德等皆叩头涕泣琏慰谕之而还明日贼遣

宜阳入请琏邀御蕃同出御蕃曰武臣第知杀贼何

知抚事忻等复力言不可琏不听复出有德遂执琏

等猝攻城却令万年呼降万年厉声曰吾死矣汝等

宜固守骂不绝口而死贼知莱不可得送琏及二中

官至登幽之正中宜阳皆死初抚议兴可大元化皆

败从治极言不可独宇烈与诸将信之而尚书明遇

主其议至是举朝痛愤诏逮宇烈下狱调关外劲卒

征之罢总督及登莱巡抚不设专任代从治者朱大

典明遇坐主抚误国罢归遂绝抚议大典合兵攻莱

八月中兵甫接贼辄大败围解有德等走登九成方

在登闻败即害琏及二中官大典围登九成出战死

久之城破有德仲明入海遁生擒承禄等斩应元贼

尽平事详大典传诏赠从治兵部尚书赐祭葬荫锦

衣百户立祠曰忠烈赠琏兵部右侍郎亦赐祭葬建

祠荫子以御蕃功多加署都督同知总兵镇登莱而

宇烈以次年遣戍琏字君实监利人宇烈绵竹人大

学士宇亮兄也本无才望谬畀重任其戍也人以为

失刑大成逮下狱遣戍赦还卒于家元化自贼所纵

还诏逮之首辅周延儒谋脱其死不得则援其师徐

光启入阁共图之卒不得同张焘弃市光兰征充军

  朱万年 秦三辅 王协中 张国辅 张奇

  功 熊奋渭 陈所闻

按明外史忠义传万年黎平人万历中举于乡历官

莱州知府有惠政崇祯五年二月贼魁李九成等既

陷登州遂拥众来犯城中士民汹汹欲窜万年下令

严禁督率吏民凭城固守时山东巡抚徐从治登莱

巡抚谢琏并在城中贼攻围数月万年饬守具给军

食未尝乏绝已而从治中炮死外围益急城中守御

益坚贼知不可下数诡词迄降琏信之以七月七日

偕万年出城往受遂为贼所执万年诳之曰尔执我

无益可以精骑从我呼守城者出降贼果以精骑五

百拥万年至城下大呼曰我已被擒誓必死彼精锐

尽在此可急发炮击之毋以我为虑守将杨御蕃不

忍万年复顿足大呼贼怒将杀之大骂而死城上人

见万年已死遂发炮贼死过半事闻赠太常寺卿赐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2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