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矢冕犹骂贼不屈竟被碎死

  李煜





按青州府志煜焕蒙阴人兄弟廪生辛巳遇土贼执

之行且曰汝二人若从我愿推汝为首二人同声骂

曰吾兄弟皆廪将取第以报国岂从汝作贼乎贼怒

并杀之焚其宅

  桂秀 俞相

按饶州府志秀字子实余千人邑学生奇杰有学识

姚源贼每发人坟墓秀愤其祖墓为所发率子弟倡

义兵攻之与贼战于回跋奋勇陷阵父子及门人俞

相等俱死万历辛巳知县刘谐封其茔以礼祀之

  吴祚 苏大观 孙秀 叶奇十

按饶州府志祚字天锡余千人由吏员授阳朔典史

致仕姚源贼猖獗参政董朴以祚在阳朔从征贺县

贼有功檄领兵三千进攻梁山时天大雾营栅火起

官兵大败祚力斩十三人而死时同死者阴阳训术

苏大观义兵首领孙秀叶奇十等六十余人贼平赠

祚承德郎荫其子

  李俊





 郑鉴 高钰

按饶州府志俊字邦彦守御所百户捕姚源盗屯梁

山&#盗袭营俊挟弓矢立垒上连发辄中左右得马

劝驰出避之俊曰贼势如此我世武将可避耶叱左

右退笑语弟杰曰死事汝亦能耶杰亦自奋遂同被

杀俊身无全肤面色犹怒时同死者百户郑鉴字克

明千户高钰字良璧

  周辂

按饶州府志辂字乘之安仁人质直敦厚忠孝出于

天性以贡授沧州训致仕家居群贼奄至执之拥上

马欲以为谋主辂厉声曰我读圣贤书食君上禄岂

肯与尔鼠贼处耶贼百计诱之骂愈厉遂遇害

  陈策

按黄州府志策江西人由贡士于万历戊子判蕲州

值黄梅贼首梅镗等倡乱踞蕲之柴家山抚檄策征

剿策率众奋勇突入贼巢与贼相击被贼以钩中之

莫能脱不屈遂死之

  杜其萌

按青州府志其萌蒙阴人庠生岁己丑遇土贼有杜

姓者执之问曰汝何人其萌厉声应曰杜秀才贼曰

吾华宗也戒众勿杀其萌曰汝与我同宗辱我极矣

大骂之贼怒遂杀之

  秦琮





按青州府志秦琮秦璇蒙阴人士文之长子三子也

土贼陷城不屈死之

  王邦直 张凤

按山西通志邦直磁州人伟干多力尝持千斤器移

数处不为疲号千斤以台谏荐兵部檄送督府翁万

达待以殊礼分坐谈边乙巳秋北部入进鹁鸽峪邦

直佐守将张凤射却之转战而前敌大合凤与邦直

结方阵以拒之凤战死或劝邦直溃围以出邦直抚

膺曰吾誓以腔血报军门凤死吾岂忍独生遂挥刃

向前击杀数人知不得脱乃自刎万达为疏请录恤

立祠祀之

  杜世仁

按四川总志世仁卫百户万历二十四年西夷八雁

率众四万余攻围镇夷堡数日几陷世仁父子三人

坚守力战一箭中八雁坠马立死泣声满营是日即

彻营而回世仁父子亦中箭死事闻优赠

  朱国鼐 汤三兼

按温州府志国鼐字可受乐清人尚气节蚤岁入庠

应己丑岁贡与庠友汤三兼为金石交戊戌海艘陷

乐清均为所执国鼐极口痛骂死之三兼亦不屈投

水而死

  高如嵩

按卢龙县志如嵩东胜卫千户万历中任石门路千

总时泰宁寇花场峪佯令数骑诱战主将轻出敌伏

起一军复没将窜山巅林莽间如嵩奋杀出围力斗

失主将出入阵中者三敌攒射落马剖其心而死事

闻赠二级世袭指挥同知

  苏梦旸 韦宗孝 龙旌

按明外史忠义传梦旸万历间为云南禄丰知县三

十五年十二月武定贼凤腾霄反围云南府城转寇

禄丰梦旸率民兵出城力战贼退去明年元日方朝

服祝厘贼出不意袭陷其城执之去不屈死赠光禄

少卿有司建祠录其一子当禄丰之未陷也贼先犯

嵩明州吏目韦宗孝出御而败合门死之赠本州同

知荫子入国学有龙旌者云南赵州人由岁贡生为

嵩明州学正贼薄城被执骂贼死赠国子博士

  沈应士

按秀水县志应士素以勇力闻一日帅乡里少年数

十人出北关与倭角手杀两三人倭愤而尽锐攻之

中短兵其左臂废犹力斗复杀四人众惧怯毋敢前

卒支解糜烂死

  周翼明

按平湖县志翼明字季醇少习韬略万历庚戌武进

士授镇抚昌国备倭贾舶飘洋至贪弁欲借为功翼

明持不可遂被谗归幕府檄署金盘复署临观倭犯

温州翼明提兵由大洋抵鱼山逐之抚顺失守征兵

浙江诸开缩&#莫敢往翼明慨然请于抚军偕总兵

乔一琦将八营以行抵辽充大将军刘挺部右翼先

锋时翼明到才二日四千里重趼兵不得休息随挺

出力战破牛毛马家董石深河诸寨斩首万余级会

有伪张杜松旗帜声言合兵者开营入之四面被围

千总死者三人士卒死者千五百人翼明突围出尚

存二千余人上青石岭列营为死战计或劝之逸厉

声曰汝正谓我不死非壮士也复杀伤数十人面中

流矢卒年四十有三赐祭葬荫子乍浦所世袭百户

建特祠

  陈淮

家丁吴循

文瑞 来祥

按苏州府志淮字禹治父周为新昌令改教青州卒

淮持父丧归遇盗淮抽矢拟之盗引去当时武健年

少争传为盛事甲寅倭寇淮请授甲扦东城贼梯木

将登淮控弩连毙四人乃辟易转攻南门淮又扦之

复毙二人城中人人自奋号为陈先锋云明年有酋

长五十七人入苏之灵岩山枭悍莫御淮率家丁诣

督府请自效督府壮之授蓝号信帜督领兵马为奇

兵冲突兵未集猝与贼遇淮挥刀驰之接战甚力莫

有应者遂遇害家丁吴循文瑞来祥亦战死越二日

得淮尸色如生后三十余年遗生子应期举于乡沥

血上诉诏旌其门立忠烈祠甫成邻火不戒延烧甚

烈忽有风从祠门出火势遂熄县令王时熙题之曰

灵风堂

  盛典

按四川总志典利州卫千户万历丙辰流贼猖獗秦

蜀为扰典领兵拒敌至杨家坝射杀一贼众愤涌至

矢刃两伤血渍衣鞋犹跃马杀二贼死舁归垂绝口

呼杀贼不已激烈之气至死尚奋后蒙旌典

  张承荫 颇廷相 蒲世芳 梁汝贵

按明外史张臣传万历四十六年四月抚顺失守巡

抚李维翰趣辽东总兵张承荫赴援承荫急率副将

颇廷相参将蒲世芳游击梁汝贵等诸营并发既次

抚顺承荫据山险分军为三立营浚濠布列火器时

风自西起众军皆喜及交锋风急旋火从后发阵动

遂溃死者相枕藉承荫世芳皆战亡廷相汝贵已溃

围出见失主将陷阵而死将士死者万人生还者十

无一二败书闻举朝震骇诏逮维翰赠承荫少保左

都督立祠曰旌忠世荫指挥佥事廷相以下赠荫有



  潘宗颜 窦永澄 江万春 董尔砺

按明外史忠义传宗颜字士瓒保安卫人善诗赋晓

天文兵法举万历四十一年进士授户部主事历郎

中数上书当路言辽事当路不能用以宗颜知兵命

督饷辽东旋擢开原兵备佥事四十六年马林将出

师宗颜上书经略杨镐曰林庸懦不堪当一面乞易

他将以林为后继不然必败镐不从命宗颜监林军

出三岔口营稗子峪夜闻杜松败林军遂哗及旦林

果一战而败策马先奔宗颜殿后奋呼冲击胆气弥

厉自辰至午力不支与游击窦永澄守备江万春赞

理通判董尔砺等皆死焉事闻赐祭葬赠光禄卿再

赠大理卿荫锦衣世百户谥节愍立祠奉祀永澄等

亦赐恤如制

  凌子俭

按江宁府志子俭字仲广歙县人由举人万历三十

三年署高淳教谕事端严浑厚不作崖异课文月必

二会造就者众升曲靖知府适贵阳安酋乱留署道

篆监军十月围不解粮绝至煮败皮食大书壁曰一

瞑万世不泯九死百折不回厉鬼宁同张许饿夫无

愧墨胎围解上剿抚条议督战盘江死于阵赠太常

寺少卿荫一子入监为温州通判

  陈六奇

按江宁府志六奇字鸣惊上元人万历戊午举人知

云南曲靖府南宁县流寇内讧云南大乱曲靖为土

酋所据六奇号召义勇力穷被执贼欲官之六奇不

屈为所害阖门遇难

  郭应响

按福建通志应响字希声福清人万历丙午解元授

祁州守擢刑部员外郎转户部督理甘固粮储兼三

边赞画驻节兰州时有叛兵过兰杀将屯营金城关

外应响乃遣曹明辅入谕叛卒皆感泣立馘四凶匍

匐解散兰民始定数上封事言铳车法朝廷嘉之遂

擢兵备榆林道经鄜延适前任为贼害于甘泉人人

震恐督抚久廉应响名强留之署应响欣然受命以

鄜为三秦咽喉日练兵剿贼擒斩贼魁无算贼因欲

甘心于鄜纠众三千余从间道潜入应响闻惊仗剑

出署四顾无锐卒可呼乃急领家丁六七人诣北关

而贼已乌集独力与抗尚手刃三贼众寡不敌竟以

身殉事闻赠太常寺卿予祭葬荫恤谥忠烈

  安民志

按贵州通志民志龙泉司长官龙泉与播邻无城民

志与播贼将朱擎善以好言结之应龙信之不入寇

已而播氛日炽民志入省请兵五百捐资筑堡墙自

卫应龙恶之自率贼寇龙泉民志众寡不敌死之播

平改龙泉司为县郭子章请于朝以民志子世袭土

县丞以旌其忠仍世袭祖职为土主簿

  王从善

按河南府志从善万历中任陕西伏羌知县时回贼

为乱有司皆闭门自保乡民死于贼者所在枕藉从

善独练习乡兵擐甲当先与贼拒战贼败而走次日

贼复至从善引兵迎之贼诈败陷于伏中力战不能

脱遂死之

  王佐圣 王选 王之琴 冉国柱

按苏州府志佐圣字克仲长洲人万历壬子举人己

未会试房官拟首卷以忤主考抑置副榜授青浦教

谕修学宫广集诸儒昌明易学升四川遵义令遵义

古夜郎西僰也万历间播平始入版图民性慓悍乐

刃而惧笞县家钱&#俱征之土司前令以笞怒民辄

逆命佐圣减笞令为文劝之不三月积逋三饷立解

水西苗夷距邑止二千里时入剽掠佐圣扼险城新

站开屯以守总制特荐其能无何土渠吴上才郭士

奇等以故部赵国政内降恨之残大溪里杀国政佐

圣督兵深入计缚上才士奇等夺还男妇三百余口

随上十议请疾尸贼汛防后患督抚犹豫贼党复

张烽火告急援兵不至贼梯北关猝入佐圣知不可

为以县篆付长子曰此国信不可为贼得吾当殉民

社耳横剑奋呼遇贼与战面受三刃以死所训养乡

勇王选王之琴冉国柱等统乡兵血战宣峰垭陷阵

殁后贼退遵城复全士民立庙宣峰垭祀佐圣而以

三乡勇从祀焉崇祯十六年题建忠节祠在本郡大

儒坊

  张铨

按明外史忠义传铨字宇衡沁水人万历三十二年

进士授保定推官擢御史巡视陕西茶马以忧归起

按江西辽东总兵官张承荫败殁而经略杨镐方议

四道出师铨驰奏言敌山川险易我未能悉知悬军

深入保无抄绝且突骑野战敌所长我所短以短击

长以劳赴逸以客当主非计之得昔胪胊河之战五

将不还奈何轻出塞为今计不必征兵四方但当就

近调募屯集要害以固吾圉厚抚北关以树其敌多

行间谍以携其党然后伺隙而动若加赋选丁骚扰

天下恐识者之忧不在辽东因请发帑金补大僚宥

直言开储讲先为自治之本又言李如柏杜松刘綎

以宿将并起宜责镐约束用一事权唐九节度相州

之溃可为明鉴又言廷议将恤承荫夫承荫不知敌

诱轻进取败是谓无谋猝与敌遇行列错乱是谓无

法率万余之众不能死战是谓无勇臣以为不宜恤

又论镐非大帅才而力荐熊廷&#四十八年夏复上

疏言自军兴以来所司创议加赋亩增银三厘乃未

几至七厘又未几至九厘辟之一身辽东肩背也天

下腹心也肩背有患犹藉腹心之血脉滋灌若腹心

先溃危亡可立待今竭天下以救辽辽未必安而天

下已危今宜联人心以固根本岂可朘削无已驱之

使乱且陛下内廷积金如山以有用之物置无用之

地与瓦砾粪土何异乃发帑之请叫阍不应加派之

议朝奏夕可臣殊不得其解铨疏皆关军国安危而

帝与当轴卒不省綎松败时谓铨有先见云熹宗即

位出按辽东经略袁应泰下纳降令铨力争不听曰

祸始此矣天启元年三月沈阳破铨请令辽东巡抚

薛国用帅河西兵驻海州蓟辽总督文球帅山海兵

驻广宁以壮声援疏甫上辽阳被围军大溃铨与应

泰分城守应泰令铨退保河西以图再举不从守三

日城破被执不屈欲杀之引颈待刃乃送归署铨衣

冠向阙拜又遥拜其父母遂自经事闻赠大理卿再

赠兵部尚书谥忠烈官其子道浚锦衣指挥佥事铨

父五典历官南京大理卿时侍养家居诏以铨所赠

官加之及卒赠太子太保

  何廷魁 徐国全

按明外史忠义传廷魁字汝谦山西威远卫人万历

二十九年进士授泾县知县调宁晋迁刑部主事历

归德卫辉河南知府西宁副使坐考功法复为黎平

知府会辽事棘迁副使分巡辽阳袁应泰纳降廷魁

争不听及沈阳破同事者遣孥归廷魁曰吾不敢为

民望俄薄城围未合请尽锐出御应泰不从辽阳破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2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