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县境县丞王楷令廷辅与&#率众追击兵溃奔散廷

辅语&#曰一县官仗吾二人今走是无官民矣乃奋

斗赴敌而死有司上其事谕赐祭葬

  隋朝 王宽 接恩 王秀 于河 盖威

  盖瑞 方略 王用 李臣 卢昌 咸英

  马负图 荀通 卢林 姜勉仁

按登州府志朝莱阳人膂力趫捷善骑射正德中流

贼攻城朝射杀贼甚众及城陷朝愈奋力杀贼三十

六人力疲犹强战贼知其勇悍不忍加刃麾使就掳

朝怒目大骂自投堑中时同拒贼战死者王宽接恩

王秀于河盖威盖瑞方略独善射儒生王用杀贼颇

多被祸尤惨俱蒙旌表又有庠生李臣卢昌咸英及

太学生马负图民兵荀通卢林姜勉仁皆不屈而死

远近哀之

  鞠钺

按登州府志钺字文登庠生正德中流贼破城钺与

妻于氏俱被掳至城南寺逼钺割发以从钺厉声曰

头可断发不可割遂见杀子氏义不受辱触石而死

按察使冯世雍令有司礼葬碣其墓曰双节

  徐铭

孙炳

 灿

按登州府志铭慷慨有气节以明经令真定多善政

升大名府通判致仕正德间刘六等倡乱攻邑城铭

守东门率众对敌三日夜力尽城陷贼拥铭索金铭

曰清白吏一敕之外无他物骂不绝口遇害事闻旌

表忠节给银营葬后孙炳灿骂贼遇害有祖风

  王汤臣

按登州府志汤臣招远人正德中流贼猖獗汤臣与

兰宣邢继宗随知县申良战于县东之黑山奋勇深

入斩首数级殁于阵申良获捷收其骨葬之仍闻于

上优恤其家后知县王文贡题其墓曰战死义士

  张文庆

按淄川县志文庆正德中从宁杲讨流贼所向有功

以一马深入贼营杀数十人贼中善射中文庆左目

文庆下马犹手刃数人被执贼爱其才勇欲降之不

屈而死

  李日舒

按楼霞县志日舒廪生膂力非常遂肄武业时方多

故诏选将材日舒赴都与试特取天下第一授守备

流寇猖獗天中日舒从督宪官统兵御之开封陷势

不可为日舒犹奋力死战殁于王事

  陈韬

按山西通志韬大同人正德间为招远县丞值流贼

攻掠韬率众死守城陷被执不屈见杀事闻赠登州

通判

  王溥

按保定府志溥深泽人蚤充县吏将赴铨司时叔官

莱阳县丞闻彼寇作同弟怀义往探之遇贼擐甲提

刀血战至日昃获贼馘首力尽遇害

  柳味道

按处州府志味道云和人正德间山寇作乱欲强之

去因绐之曰可扶上松顶仰瞻云气贼以为然群扶

之上遂口占一绝自缢树下贼惊拜而去

  余有辉

按德兴县志有辉正德间姚源寇掠知县赵德刚议

抚之亲入贼营贼执之索金帛时有辉从行乃请于

贼愿以身质令知县回可得金帛德刚得脱归值宪

使王某统兵临县而金帛不至贼以有辉绐己缚于

树上乱箭射杀之万历间檄祭义勇祠

  孙燧

按明外史忠义传燧字德成余姚人弘治六年进士

授刑部主事再迁郎中正德时历河南右布政使当

是时宁王宸濠有逆谋结幸臣钱宁中官张雄辈日

夜诇中朝事幸有变又劫持群吏赂遗之使为己用

副使胡世宁暴其状遂得罪恶巡抚王哲不附己则

毒之得疾乞归逾年死董杰代哲仅八月亦死自是

官其地者惴惴以得去为幸代杰者任汉俞谏皆岁

余罢归朝议欲得才节大臣燧在河南有声以故共

推用燧十年十月以右副都御史巡抚江西燧闻命

叹曰是投我艰也当死生以之乃遣妻子还乡止携

二僮入南昌南昌人汹汹谓宸濠旦暮且为天子诸

党附及群盗相依倚作声势燧左右亦多为耳目刺

燧言动辄驰告而燧防察甚密即左右不得窥时时

为宸濠陈说大义冀其警悟卒不悛阴察副使许逵

忠勇可属大事多与谋又惩胡世宁事未敢讼言于

朝托御他寇曲为备先城进贤次城南康瑞州患建

昌县多盗割其地别置安义县以渐弭之而请复饶

抚二州兵备抚不得复则请敕湖东分巡兼理之九

江当湖冲最要害请重兵备道权兼摄南康宁州武

宁瑞昌及湖广兴国通城以便控制广信横峰青山

诸窑地险人悍则请设通判驻弋阳兼督旁五县兵

又恐宸濠劫兵器假讨贼尽出之他所宸濠&#燧图

己使人语诸幸臣去燧而遗燧枣梨二物以示意燧

笑却之逵劝燧先发后闻燧曰奈何予贼以名且需

之十三年江西大水宸濠素所蓄贼凌十一吴十三

闵念四等出没鄱阳湖燧与逵密谋捕之三贼遁沙

井燧自江外掩捕夜大风雨不克济三贼走匿宸濠

林墓间于是密疏白其状且言宸濠必反章七上辄

为宸濠遮获不得达宸濠恚甚因宴毒燧不死燧乞

致仕又不许日益忧惧数月髭发尽白明年宸濠胁

镇巡官奏其孝行燧与巡按御史林潮冀藉是少缓

其谋乃共奏于朝朝议方降旨责燧等会御史萧淮

尽发宸濠不轨状诏重臣宣谕宸濠闻遂决计反六

月乙亥宸濠生日宴镇巡三司明日燧及诸大吏入

谢宸濠伏兵左右大言曰孝宗为李广所&#抱民间

子我祖宗不血食者十四年矣今太后有诏令我起

兵讨贼亦知之乎众相顾愕眙燧直前曰安得此言

果有诏请出示之宸濠曰毋多言我往南京汝当扈

驾燧大怒曰汝速死耶天无二日吾岂从汝为逆哉

宸濠怒叱燧燧益怒张目直视宸濠起入内殿易戎

服出麾兵缚燧诸司股栗逵独奋曰汝曹安得辱天

子大臣因以身翼蔽燧遂并缚逵二人且缚且骂不

绝口贼击燧折左臂与逵同曳出逵谓燧曰我劝公

先发者知有今日故也已遇害惠民门外巡按御史

王金布政使梁宸以下咸稽首呼万岁宸濠遂发兵

伪署三贼为将军首遣娄伯徇进贤为知县刘源清

所斩招窑贼贼畏守吏不得发大索兵器于城中不

得贼多持白梃比伍文定起义兵设两人木主于文

天祥祠率吏民哭之遂引军与王守仁共平贼诸逋

贼走安义皆见获无脱者人于是益思燧功燧生有

异质遇事挺然不挠两目烁烁夜有光死之日天忽

阴惨烈风骤起凡数日城中民大恐走收两人尸尸

未变黑云蔽之蝇蚋无近者明年守臣上其事于朝

未报世宗即位赠礼部尚书谥忠烈与逵并祠祀南

昌赐祠名旌忠各荫一子世锦衣百户寻俱进千户

燧子堪在家闻父讣率两弟墀升赴之会宸濠已禽

乃扶柩归

  许逵

按明外史忠义传逵字汝登固始人正德三年进士

长身巨口猿臂燕颔沈静有谋略授乐陵知县六年

春流贼刘七齐彦名焚屠城邑杀长吏诸州县率闭

门自守甚者乞贼毋攻城遗之刍粟弓马或弃城遁

逵之官慨然为战守计县无城督民版筑不逾月城

成使民于屋外筑墙高过其檐启圭窦才容人家令

一壮者执刃伺于窦内余皆入队伍令曰守吾令视

吾旗鼓违者军法从事又募死士伏巷中洞开城门

贼果至旗举伏发窦中人皆出贼大惊走斩获无遗

后数犯数却之遂相戒不敢近事闻进秩二等时知

县能抗贼者益都则牛鸾郯城则唐龙汶上则左经

浚则陈滞然所当贼少而逵累御大贼有功遂与鸾

俱超擢兵备佥事逵驻武定州辖旁近诸州县至则

城圮沟平不格牛马逵先事筑城凿池设楼橹置巡

卒明年五月贼杨寡妇以千骑犯潍县指挥乔刚御

之贼少却逵追败之高苑令指挥张勋邀之沧州先

后俘斩二百七十余人未几贼别部钱鸾以百骑掠

德平逵尽歼之威名大着十二年迁江西副使时宸

濠暴横甚逵每絷其党绳以法尝言于孙燧曰宁王

敢为暴者恃权臣也权臣左右之者贪重贿也重贿

由于盗薮今惟剪盗则贿息贿息则交解交解则党

孤不然后难图也燧深然之每事辄与密议及宸濠

反缚燧逵争之宸濠素忌逵问许副使何言逵曰副

使惟赤心耳宸濠怒曰我不能杀汝耶逵骂曰汝能

杀我大子能杀汝汝反贼万段磔汝汝悔何及遂并

缚逵曳出贼斫其颈屹不动贼众共推抑令跪卒不

可得遂死年三十六初逵以文天祥集贻其友给事

中张汉卿而无书汉卿语人曰宁邸必反汝登其为

文山乎逵父家居闻江西有变杀都御史副使即为

位易服哭人怪问故父曰副使必吾儿也世宗即位

赠左副都御史谥忠节荫一子世锦衣千户又录山

东平贼功复荫子百户嘉靖元年诏逵死事尤烈而

燧未惬物论将罢燧祀端祀逵廷议请改赠逵礼部

尚书进荫指挥佥事易主居燧左久之复如初长子

玚好学有器识既葬父日夜号泣六年而后就荫人

或诣之玚曰吾父死玚乃因之得官痛哭不能仰视

玚与燧诸子皆以孝称玚子事亲孝隆庆中举于

乡数试礼部不第有试官与玚婚姻慕才欲物色

之曰若此何以见先忠节于地下许氏子孙不如

孙氏贵显然亦能传其家当宸濠初发难杀孙许尽

劫诸司下狱夺其印参议黄宏主事马思聪并抗节



  黄宏 马思聪

按明外史本传宏字德裕鄞人着籍孝陵卫举弘治

十五年进士知万安县民好讼讼辄祷于神宏毁其

祠曰有令在何祷也讼者至即片言折之用才调泰

和入为户部主事历江西左参议按湖西岭北二道

王守仁讨横水桶冈贼宏主饷以功加俸二等贼闵

念四既降复恃宸濠势剽掠九江上下宏发兵捕之

贼走匿宸濠祖墓中尽得其辎重以归宸濠逆节益

露士大夫以为忧宏正色曰国家不幸有此我辈守

土有死而已民有持大义不从宸濠党者宏每阴左

右之及宸濠反被执宏愤怒以手梏向柱蹙项是夕

卒贼义而棺敛之子绍文奔赴求得其棺以为伪命

治敛非父志亟易之扶而归思聪字懋闻莆田人弘

治末举进士为象山知县复二十六渠溉田万顷改

知平乡治战守具备盗盗不敢犯迁南京户部主事

督粮江西驻安仁值宸濠生日或劝弗往思聪曰吾

往欲觇之疾报天子耳及被执系狱思聪不屈绝食

六日死世宗立赠宏太常少卿思聪光禄少卿并配

享旌忠祠嘉靖二年江西巡抚盛应期言前副使周

宪讨贼遇害宜如宏思聪例祀之旌忠祠而御史邓

显麒谓宏思聪死节非真不当祀下礼官议遂夺二

人赠官并罢配祀而祔宪忠烈祠明年给事毛玉勘

江西逆党请表章宏思聪及承奉周仪又六年宏子

绍武诉于朝下所司核实巡按御史穆相列上二人

死节状甚悉礼部尚书李时等请复赠官配祀帝难

之下廷臣博议无异言乃报许

  宋以方

按明外史忠义传以方字义卿靖州人弘治十八年

进士除户部主事历郎中数榷关税理仓储督逋赋

并以清勤闻正德十年出为瑞州知府时华林大盗

甫平疮痍未复以方悉心抚字吏民爱之是时宸濠

谋逆有萌而瑞故无城郭以方筑城缮守具募兵三

千日夕训练宸濠深忌之有征索又坚拒不应以是

积忤迫镇守劾之系南昌狱其明年宸濠反破狱出

以方胁之降不可乃械置舟中载与俱行至安庆兵

败问地何名舟子言黄石矶江西人语则王失机也

宸濠以为不祥遂出以方斩之祭江贼平其子崇学

行求遗骸不得乃殓衣冠归葬之嘉靖六年有为宸

濠驾舟者目&#以方之死为人言之巡抚副都御史

陈洪谟上其事诏赠光禄卿荫一子立嘉忠祠于瑞

州以祀之

  万木 郑山

按明外史宋以方传方宸濠之流毒江西也所在恶

少年入其党其抗贼者卒遇害前后不可胜纪其可

知者万木郑山俱新建人宸濠遣阉校四出籍民田

庐收缚强豪不附者以去木与山集乡人结寨自固

贼党谢重一驰马入村执之积苇张睢阳庙坛前缚

重一并马生焚之自是宸濠党不敢犯一日二人出

饮江上为盗凌十一所逼趣见宸濠烙而椎之皆骂

贼死

  赵楠 辜增 刘世伦 陈经官 李广源

按明外史宋以方传楠字国用南昌诸生也兄模尝

捐粟佐赈宸濠夜捕模索金楠代模往胁以威不屈

被掠死同邑辜增见迫抗节不从一家百口皆死诸

生刘世伦儒士陈经官义士李广源皆被掠不屈死

  叶景恩

第景允 族

人景集 景修

 杨宣

按明外史宋以方传景恩以侠闻族居吴城宸濠将

作难捕景恩胁降之不从死狱中濠兵过吴城其弟

景允以三百人邀击贼分兵焚劫景允家其族景集

景修等四十九人皆死而护卫校尉杨宣泄宸濠叛

谋于京师使人往捕托投江免

  王用才

按四川总志用才彭山人举进士授宁府长史宸濠

潜蓄异谋用才匡救以正誓死不从逮狱者累月终

不屈竟忧愤而死事闻赠太常少卿赐祭于家

  庄琠

按广东通志琠字惇之揭阳人郡庠生弘治九年丙

辰进士宰安福性峻洁不阿每事必循礼而行要其

成一禀于法或以召谤难之曰三尺法如是吾知奉

法而已至延接邑士大夫雍雍如也无敢干以私刱

学舍五十余间以居生徒比考最疏乞改教调国子

博士寻擢德府长史时宸濠蓄异志藐诸宗挟借禄

米琠持不与复禁绝其家父宸濠宸濠衔之阴谋构

害琠乃挺身往见词色俱勃遂杖而下狱不食三日

衣冠危坐而死时咸悼之御史王完疏其忠嘉靖改

元赠太常少卿遣官谕祭

  锺镇

按南昌郡乘镇字虚有新建人唐忠靖南平王传之

苗裔也为邑庠生时宸濠方谋不轨劫授迪功郎镇

乃佯失朝以激怒宸濠宸濠果逐去之俄宸濠兵大

集将以某日发石头使人召镇镇已宵遁如新昌宸

濠使追及于生米镇大骂矢志不从触石而死

  浦惟盛

按崇明县志惟盛字宜中由岁贡任浙江衢州府训

导升江西宁府教授正德己卯宸濠将谋不轨连上

规讽十三启王不许胁之遂自缢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1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