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锡三品章服五年入直文渊阁参预机务初大珰王

振用事一日语大学士杨士奇杨荣曰朝廷事久劳

公等公等亦高年倦勤矣士奇曰老臣尽瘁报国死

而后已荣曰吾辈衰残无以效力当择后生可任者

报圣恩耳振喜而退荣语士奇曰彼厌吾辈矣一旦

内中出片纸令某人入阁当奈何不如及此时进一

二贤者同心协力尚可为也士奇以为然翼日遂列

侍读学士苗衷侍讲学士马愉及鼐等名以进于是

愉鼐被擢用鼐为人内刚外和通达政体荣既殁士

奇常病不视事阁务多决于鼐英宗以为贤九年进

翰林学士吏部左侍郎王振虽专愎然颇敬鼐鼐随

事调护多引正人列于清要以自助也先入寇振挟

帝亲征朝臣交章谏止皆不听鼐与张益以阁臣扈

从未至大同士已乏粮宋瑛朱冕全军复没诸臣又

请班师振不许趣诸军进大将未勇膝行听命尚书

邝野王佐跪草中不得请钦天监正彭德清言天象

示警若前恐危乘舆振詈之曰尔何知若有此亦天

命也鼐曰臣子固不足惜主上系天下安危岂可轻

进振终不从既而前驱败报踵至始惧欲还副将郭

登言当自紫荆关入鼐益以闻振又不从行营趋紫

荆才四十余里复折而东趋居庸未至次土木寇大

集且遣使通和帝召鼐草诏答之振急令移营行列

大乱寇骑蹂阵而入帝突围不得出拥以去鼐益等

遂俱及于难景帝立赠鼐少傅吏部尚书文渊阁大

学士谥文襄官其子恩为大理评事英宗复位加赠

太傅改谥文忠复官其孙荣为锦衣百户

  邝野

按明外史本传野字孟质宜章人永乐九年进士授

监察御史成祖在北京或奏南京钞法为豪民沮坏

帝遣野廉视众谓将起大狱野执一二市豪归奏曰

市人闻令震惧钞法通矣事遂已倭犯辽东戍守失

律者百余人皆应死命野往按问野具言可矜状帝

为宥之营造北京执役者数万帝虑病者不时得医

药命野察之稽省甚勤病者多不死十六年有言秦

民群聚谋不轨者擢野为陕西按察副使敕以便宜

调兵剿捕野白其诬乃亡命者妄言冀脱死诏诛造

诬者宣德四年关中饥野分地赈济民赖全活在陕

久刑政清简陕人德之以父忧归服阕擢应天府尹

蠲除苛急之政市征田税皆酌其平豪猾不得为轻

重正统元年进兵部左侍郎尚书王骥屡出巡边野

独任部事诏特除其戍籍时边陲多警将帅无人野

请令中外博举谋略材武之士以备任使四年京师

霖雨自劾奉职无状乞罢归田里帝优旨留之王振

私人徐晞为兵部尚书野以正自持不激不随晞亦

雅重之十年代晞为尚书旧例诸卫自百户以下有

当代者必就试京师其道远无资不能来者终身不

得代野请各都司试之人以为便或诮其紊旧制野

曰治军吾职也当为国家惜力养锐以备不虞利害

吾自任之也先入寇王振力主亲征不与外廷议可

否诏下野上疏言也先入犯一边将足制之陛下为

宗庙社稷主奈何不自重乎不听既扈驾出关力请

回銮王振怒令与户部尚书王佐皆随大营野坠马

几殆或劝留怀来城就医野曰至尊在行敢托疾自

便乎车驾次宣府朱勇败没野请疾驱入关严兵为

殿不报又诣行在申请振怒曰腐儒安知兵事再言

者必死野曰我为社稷生灵言何得以死惧人振愈

怒叱左右扶出野与佐相对泣帐中明日师复野死

年六十五野为人勤廉端谨性至孝父子辅为句容

教官教野甚严野在陕西久思一见父谋聘父为乡

试考官子辅怒曰子居宪司而父为考官何以防闲

驰书责之野又尝寄父一褐子子辅复贻书责曰汝

掌一方刑名当洗冤释滞以无忝任使何从得此褐

乃以污我封还之野奉书跪诵泣受教景泰初赠野

少保官其子仪为主事成化初赐谥忠肃

  王佐

按明外史本传佐山东海丰人永乐中举于乡卒业

太学以学行闻擢吏科给事中迁左给事中佐器宇

凝重奏对详雅为宣宗所简注宣德二年超拜户部

右侍郎以太仓临清德州淮徐诸仓多积弊敕佐巡

视平江伯陈瑄言漕卒十二万人岁漕艰苦乞佥南

方民如军数更番转运诏佐及黄福议之佐还奏东

南民力已困议遂寝受命治通州至直沽河道已赴

宣府议屯田事宜英宗初立出镇河南岁中又命督

甘肃军饷已又理长芦盐课提督京仓佐&#怀洞达

所至事无不办人皆爱而敬之其督仓场最久号能

革弊在河南时疏言军卫仓奸蠹百端请领于有司

天下便之正统七年迁尚书坐事下吏已而获释时

军旅四出耗费动以巨万府库空虚佐从容调剂节

缩有方在户部久不为赫赫名而宽厚有度政务&#

纷未尝废学人称其君子与邝野同死难赠少保官

其子道户部主事成化初谥忠简

  丁铉

按明外史本传铉字用济丰城人以进士授太常博

士历工刑吏三科给事中进刑部郎中正统三年超

拜刑部右侍郎决狱称平尝理茶法于蜀奏减其常

数以俟丰岁又尝赈饥江淮及山东河南抚循劳来

出于至诚大发仓廪悉停不急之务民赖之苏平居

恂恂若无所能及临事一切治办英宗亲征铉与王

永和俱以侍郎扈从同死于鹞儿岭景泰初赠刑部

尚书子琥官大理评事后赐谥襄愍

  王永和

按明外史丁铉传永和字以正昆山人少至孝父病

伏枕十八年永和汤药无少懈永乐中举于乡以亲

老不赴会试乞教职便养历严州饶州训导以蹇义

荐为兵科给事中尝劾都督王彧镇蓟州纵寇出关

锦衣指挥马顺怙宠骄恣诸不法事持节册封韩世

子妃纠正中官蹇傲之罪以劲直闻正统六年进都

给事中七年擢工部右侍郎捕蝗江北治吕梁二洪

又治沙湾决河功不成而罢从征死于土木景泰初

赠工部尚书子汝贤官大理评事后赐谥襄愍

  龚全安

按山阴县志全安字希宁其先金华兰溪人从父可

平戍越遂为越人补郡博士弟子以进士起家授工

科给事中在言路能举其职擢通政司右参议转左

通政历官以清谨闻凡遇奏对从容详雅天颜每为

之怡怿以是频得褒谕正德己巳从驾北征次土木

驾陷全安死之景泰改元朝廷嘉其忠遣官谕祭赠

嘉议大夫通政使录其子廷辉为刑部官

  黄养正

按温州府志养正名蒙以字行潮光子自幼岐嶷善

楷书七岁随父至京永乐中引见授中书舍人累官

至太常少卿宫殿坊扁碑刻多其所书性尤端谨淹

博工诗文宣宗甚爱之南还赐诗以别正统己巳之

变先事陈谏弗从扈驾次土木也先冲逼行营臣属

惊怖养正独卫护弗避及驾北狩死之衣冠归葬天

顺初追赠太常卿荫一子世袭锦衣百户

  姚铣

按福建通志铣字孟声官人永乐甲辰进士宣德

间授刑科给事中改工科请告家居正统初以大臣

荐起官从征死于土木之难先时铣自誓必死别家

人诗曰许国丹心今日尽输忠白骨几时还闻者悲



  张洪

按安福县志洪号敬轩正统乙丑进士授监察御史

按四川有盗夜杀人郊外所司访验无迹洪夜烛阅

案忽成寐见五人被跣诉冤言籍贯甚悉既旦使人

侦之得五尸与梦符计捕罪人抵于法番僧丹晶以

妖术惑人诱良家女髡为尼以居洪得其状核之晶

就戮人称神明寻以才能扈从次土木遇变时多取

间道归一日洪语仆童曰我不知君所在今日是我

死日也尚何归或语以裸即不杀洪谓可死不可裸

徐整甲上马遂被害诏追录之正德间祀乡贤祠

  石茂

按新城县志茂锦衣卫百户土木之变力战死之复

辟表其忠与世袭

  柳文

按灵寿县志文字应奎登正统丙辰进士授户部主

事处事公慎待众谦和大司徒海丰王某尝语人曰

柳公端重老成可大用同列咸推重未几英宗亲征

文在扈从列至土木军士失律文死之从祀乡贤

  林茂

按德化县志茂字盛之由岁荐正统八年授广东儋

州知州持身廉洁宅心仁爱民戴之若父母有茂林

无虎豹儋海有鸾凤之谣丁内艰服阕补广西吉州

知州时值己巳之变蒙难输边死于王事

  田庄

按保定府志庄雄县人洪武末授千户土木之变与

孙珣殊死战不胜死之

  张凤 卢鉴 胡俊 萧汉

按济宁州志凤卫指挥正统己巳从征也先与指挥

卢鉴胡俊百户萧汉俱力战死之

  魏贞

按凤阳府志贞由进士任湖广道监察御史正统己

巳从驾北征死于土木诏录其后

  夏诚

按杭州府志诚字克诚仁和人宣德乙酉举人正统

初任沙县教谕清慎有志操部使者上其贤擢监察

御史土木之难诚历陈利害犯颜苦谏不听随驾亲

征每遇敌以身卫帝躬冒矢石身中数矢血溅御衣

没于陈骸骨无存朝廷追恤死事诸臣录其子继先

官至抚州知府

  申佑

按贵州通志御史申佑李盘侄甥也每论及时事盘

大声曰身蹈白刃之锋铓血润原上之野草然后不

愧舍生取义之道佑曰大丈夫当如是卒之佑死义

于土木人咸曰其素志云

  孙庆

按安州志庆字吉安永乐戊戌进士初任山西兴县

知县寻改济阳开荒土招流移德化大行擢陕西道

监察御史论列无所回避正统己巳随驾北征遇难

死之先是正统议北狩庆具疏陈其不可状不听及

敌围御营庆竟死于军举朝服其先见之明抗疏之

忠死难之节焉景泰二年赐敕褒赠荫子广入太学

祀乡贤

  齐汪

按天台县志汪字源澄大坊人孝友忠义挺出侪辈

登正统丙辰进士累官车驾司郎中英庙土木之变

汪与尚书王佐学士曹鼐死之初北骑猝至文武官

军逾山而逃或劝汪亟回汪曰吾闻扈驾而出未闻

先驾而入也竟死其难祀乡贤有都御史杨善赠汪

扈驾北征诗云扈跸旌旗出锦州知君志与国同忧

义明主辱身先死厉鬼犹思斩寇仇边笳夜奏孤猿

南马秋嘶老鹤愁忠魂惊破羌人胆圣主南还气

始酬

  王健



均佐

按安平县志健由监生任刑部员外正统己巳之变

与子均佐俱死于边荫其子均补监生任上林院典



  俞鉴

按严州府志鉴字符器桐庐人少好学力行登正统

六年进士丁外艰哀毁骨立服阕授兵部职方主事

奉命清理调度大同等处军政清慎详敏取舍得情

十四年也先犯顺郎中胡宁当行以疾求代鉴慷慨

许诺有以子幼家远沮之者鉴厉声曰国事如此可

言及身家耶至庭中抚二子摩其顶曰若等自当成

人我不能顾矣时尚书邝野知其贤悉与筹画应对

如流疲劳痢作少瘥力劝野奏上班师弗果七月十

六日抵大同命平乡伯出战败绩回至宣府八月十

二日过&#鸣山遇寇成国公朱勇败没回至土木也

先人马大肆杀戮鉴谓其家丁曰若急走报吾不得

归矣遂遇害鉴气节慷慨有大志八岁闻父读出师

表即能叩其大义事亲与兄如成人礼忠孝&#出于

天性云景泰改元赠承德郎官其子伟正德间佥事

韩邦奇题其墓曰惟公事不避难勇克死义为臣以

忠卓哉无愧巡按御史解冕檄入乡贤祠

  尹昌 罗如墉

按吉安府志尹昌字辑祯罗如墉字本崇俱吉水人

正统间为行人时值也先入寇军府告急阉王振者

大同人也恃宠侮权积贿巨万园囿台观僮奴牛马

半在大同恐寇残伤劝驾亲征且冀临幸以自壮即

诏出师官军既无夙戒寇势且盛振匿不以闻廷臣

畏振莫敢言然逆知师出必败莫不冀免昌谓同官

曰孰与我偕行众俯首未有应如墉熟视同官曰主

忧臣辱今日又何择乎遂自请行将行过刘俨曰适

与妻子诀兹行安危未可知也万一有它吾必死墓

铭当以属君上马径去又数日昌军中遣僮归因携

道中倡和诗十八首皆叹军无纪律且愤振误国相

期必为报主计至土木寇伏起呼声震山谷诸扈从

者战悸堕马不能上军士忿怒解甲坐待死明日百

官潜归甚众昌如墉偕死诏追旌各官其一子

  李恭

按三河县志恭王会社人正统间由例贡任鸿胪序

班随正统北征木土之难周旋不离卒死于兵景泰

三年特赠征仕郎光禄寺署丞锡之敕命仍荫子璟

为国子生

  邓棨

按明外史本传棨字孟扩南城人永乐末年进士授

监察御史巡按苏松诸府满将代去父老二千余人

赴阙乞留一年得请旋以忧去宣德十年陕西阙按

察使诏廷臣举清慎有威望者以闻大学士杨士奇

荐棨遂以命之棨单车就道不携家累风裁凛然正

统十年入为都察院右副都御史英宗北征棨扈从

师出居庸关疏请回銮以兵事专属大将至宣府大

同复再上章皆不报土木之变同行者语曰吾辈可

自脱去棨曰銮舆失所我尚何归主辱臣死分也遂

死于难景泰元年赠右都御史官其子&#为大理右

评事后谥襄敏

  戴庆祖 王一居 刘容 凌寿 包良佐

  鲍辉 黄裳 尹竑 童存德 林祥凤

按明外史邓棨传英宗之出也备文武百官以行六

师复于土木将相大臣及从官死者不可胜数文臣

自棨而下卿贰则太常寺少卿戴庆祖王一居太仆

寺少卿刘容尚宝司少卿凌寿庆祖溧阳人一居上

元人俱由乐舞生累官至太常少卿殁俱赠太常卿

录其子为照磨给事中则包良佐鲍辉良佐字克忠

兰溪人以进士授吏科给事中尝上言吏治考课未

精宜选清望大臣巡察又言福建官司贪黩致寇宜

正刑章俱报可辉字淑大浙之平阳人以进士授工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1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