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军抗六师臣不知大王意何也今在朝诸臣文者智

辏武者勇奋执言仗义以顺讨逆胜败之机明于指

掌皆云大王借口诛左班文臣实则吴王濞故智其

心路人所共知巍窃恐奸雄无赖乘隙奋激万一有

失大王得罪先帝矣今大王据北平取密云下永平

袭雄县掩真定虽易若建瓴然自兵兴以来业经数

月尚不能出蕞尔一隅地且大王所统将士计不过

三十万以一国有限之众应天下之师亦易罢矣大

王与天子义则君臣亲则骨肉尚生离间况三十万

异姓之士能保其同心协力效死于殿下乎巍每念

至此未始不为大王洒泣流涕也愿大王信巍言上

表谢罪再修亲好朝廷鉴大王无他必蒙宽宥太祖

在天之灵亦安矣倘执迷不悟舍千乘之尊捐一国

之富恃小胜忘大义以寡抗众为侥幸不可成之悖

事巍不知大王所税驾也况大丧未终毒兴师旅其

与泰伯夷齐求仁让国之义不大径庭乎虽大王有

肃清朝廷之心天下不无篡夺嫡统之议即幸而不

败谓大王何如人巍白发书生蜉蝣微命性不畏死

洪武十七年蒙太祖高皇帝旌臣巍孝行巍窃自负

既为孝子当为忠臣死忠死孝巍至愿也如蒙赐死

获见太祖在天之灵巍亦可以无愧矣书数上皆不

报已而景隆兵败巍自拔南归至临邑遇参政铁铉

相持痛哭奔济南誓死拒守屡败燕兵及燕王破京

城巍自经死驿舍福王时赠太常少卿谥忠毅

  陈敬宗

按贵池县志敬宗池州贵池人举洪武乙丑进士建

文时官刑科给事中有声壬午之难文皇帝既即位

有诏复敬宗故官敬宗发愤上书曰臣本布衣樗栎

庸材久居陋室叨登禄位职正纲常冀黎民沾太平

之日官僚享宁静之年自我太祖已崩建文君嗣位

统绪已承名分已定掌山河社稷之权守邦国干坤

之固殿下正宜雄镇一藩以御外侮夫何违太祖之

建封出僭争立竞闻干戈铁马之声突起烽火狼&#

之警兴兵斗计荼毒生灵竟不思夷齐何人彼亦兄

弟也推位让国而逃首阳以彝伦为重也殿下亦当

效法顾乃知有国位而不知有兄弟致使生民乱若

尘飞父母妻子离散涂炭至此极矣殿下莫若推仁

好德下听微臣之言退位藩服立旧君之后自有以

服民之心志不然天下后世谓殿下为何如主臣读

孔孟之书矢心忠义若臣不能死君之难君不能听

臣之谏君不君而臣不臣徒窃取权势阿谀苟容一

朝祸起噬脐何及今臣当死难之日殿下且授以爵

位臣不敢效生无益于时死无闻于后世者犯颜谏

诤有冒严威虽斩首陷&#决不受职务求成就是生

不逢时死何怨悔臣诚惶诚恐顿首上闻时壬午六

月二十六日也诏收之二十八日腰斩于市家人收

其尸于血衣中得诗二章敬宗无后事湮不彰至万

历间有司始议求其子云

  刘端

按南昌郡乘端字季庄南昌人建文进士任兵科给

事中春坊庶子迁大理寺丞奉敕抚安两广比还会

内难已靖成祖遣端复职命治方孝孺狱值盛暑端

纵孝孺息树阴下不决上怒端因抱建文敕上殿恸

哭言旧君何在臣不忍杀忠良愿与诸罪臣同日死

忤旨坐劓刑卒临刑有诗其结句云纲常千古事此

日属铭彝闻者悲而壮之隆庆初诏祀南昌大节祠

  王高

按南昌郡乘高字思登南昌人建文进士刑科给事

中升大理寺丞靖难后与同邑刘端俱坐纵方孝孺

息树劓鼻而终以隆庆诏祀大节祠

  张岵

按宁海县志岵字原望理岙人洪武乙丑进士任河

南道监察御史丁父母忧庐墓家居闻建文祚移方

孝孺祸惨遂书于家九思堂有君&#臣子岂有身之

句自溺双溪斗&#潭而卒方逊志集云与予交者原

望质而通和而直善士也郭士渊亦称原望忠恕谦

谦有古君子风兄弟五人皆坐方氏党编发边卫

  倪遴

按逊国正气纪都督佥事倪旺巢县人佐高祖有功

累官是职子遴授世袭指挥佥事博学好问尝同廖

镛兄弟授业于方孝孺门后孝孺死遴哭之恸设奠

祭之遂不朝上怒削职论死孙德逃隐于城南乌龙

冈着有卧云集

  林嘉猷

按明外史方孝孺传嘉猷初名升以字行宁海人师

同邑王琦琦坐累徙云南嘉猷徒步万里追送人高

其义与郑公智负笈六千里至汉中师孝孺孝孺喜

曰匡我者二子也洪武丙子以儒士校文四川建文

初入史馆为编修寻迁陕西佥事尝被召入燕邸知

高煦谋倾世子以告孝孺建文帝因遣锦衣千户张

安诣燕与内使黄俨间世子谋泄事不成燕王称帝

嘉猷坐方党被逮死福王时赠太仆卿谥穆愍

  方法 刘政

按明外史方孝孺传方法字伯通桐城人刘政字仲

理长洲人皆孝孺考试所得士而政居首燕兵起政

草平燕策将上之以病为家人所尼既闻杀孝孺呕

血死法为四川都司断事成祖即位诸司表贺法当

署名曰此可见方先生地下乎投笔出寻逮入京次

望江遂沈于江

  张训

按黄州府志训官南京鸿胪寺序班告归养亲闻建

文遇难拜辞其父士英曰忠孝不能两全矣投井而

死其子孙名为忠井

  赵兴嗣

按赞皇县志兴嗣为右监都死节

  刘璟

按明外史刘基传璟字仲璟基次子弱冠通诸经太

祖念基每岁召璟同章溢子允戴叶琛子永道胡深

子伯机入见便殿燕语如家人洪武二十三年命袭

父爵璟言有长兄之子廌在帝大喜命廌袭封以璟

为合门使且谕之曰考宋制合门使即仪礼司朕欲

汝日夕左右以宣达为职不特礼仪也帝临朝辄侍

班百官奏事有阙遗者随事纠正都御史袁泰奏车

牛事失实帝宥之泰忘引谢璟纠之服罪帝因谕璟

凡似此者即面纠朕虽不之罪亦令知朝廷纪纲无

至蹈胡陈复辙耳已复令同法司录冤滞谷王就封

擢为谷王左长史璟论说英侃喜谈兵初温州贼叶

丁香叛延安侯唐胜宗讨之决策于璟破贼还称璟

才略帝喜曰璟真伯温儿矣尝与成祖弈成祖曰卿

不少让耶璟正色曰可让处则让不可让者不敢让

也成祖默然靖难兵起璟献十六策不听令参李景

隆军事景隆败璟夜渡卢沟河冰裂马冒雪跛行

三十里子&#自大同赴难遇之良乡与俱归上闻见

录不省成祖即位召璟称疾不至逮入京但称殿下

且云殿下百世后逃不得一篡字下狱自经死法官

希旨缘坐其家成祖以基故不许宣德二年授&#刑

部照磨福王时赠大理少卿谥刚节

  朱安七

按靖江县志安七字德刚颙之弟洪武末以才德荐

为秦府纪善建文时靖难师起与都御史茅大方山

东布政司铁铉同誓师遏之成祖即位戮诸不用命

者遂缧绁以死

  徐弼

按无锡县志弼字子相葛桓姊子也方孝孺以桓故

知而荐之官工部主事奉使秦楚诸藩以觇从违归

报进兵部郎中参曹国公李景隆军事密奏景隆凶

悖有异志为景隆所陷下诏狱戍甘肃及靖难兵入

景隆开金川门桓死之成祖即位治奸党弼为景隆

所杀族人逮死者三十余人妻死无子二妾发功臣

家为奴即日自经死

  姚氏之门

按四川总志姚氏之门永乐靖难时姚氏聚阖门男

妇置酒哭祭建文痛饮皆缢死乡里积尸焚之为棺

木二丈许大窖藏焉太守不敢显旌碣曰姚氏之门

在城南红土坡

  练子宁

从子

大亨

 徐子权 宋征

按明外史本传子宁名安以字行新淦人父伯尚工

诗洪武间为起居注直言忤旨谪广德州同知迁汀

州通判改镇安卒于官子宁少英迈不群与金幼孜

友善曰子异日必为良臣我必为忠臣无相负也洪

武十八年以贡士廷试对策力言天之生材有限陛

下忍以区区小故纵无穷之诛何以为治太祖善其

意擢一甲第二授翰林院修撰未几丁母艰力行古

礼服阕补修撰历迁副都御史工部侍郎建文初与

方孝孺特见信用改吏部左侍郎以贤否进退为己

任多所建白未几拜御史大夫燕师起李景隆北征

屡败召还子宁从朝中执数其罪请诛之不听愤激

叩首大呼曰坏陛下事者此贼也臣备员执法不能

为朝廷除卖国奸死有余罪即陛下赦景隆必无赦

臣因大哭求死帝为罢朝宗人府经历宋征亦抗疏

言景隆失律丧师怀二心并不纳燕师既渡淮靖江

府直史萧用道衡府纪善周是修上书论大计指斥

用事者书下廷臣议用事者盛气以诟二人子宁曰

国事至此尚不能容言者耶诟者愧而止燕王即帝

位执子宁至语不逊命断其舌曰吾欲效周公辅成

王耳子宁手探舌血大书殿曰成王安在遂磔死

族其家姻戚逮戍边者一百五十一人而子宁始相

友善金幼孜受知成祖洪宣中竟为名相云子宁死

时侍婢抱一岁儿匿民间得免万历间练绮者儿六

世孙也或曰妾秦有娠生子戍所名善庆云女琼籍

入浣衣局宣德元年敕赦归适儒生子宁从子大亨

官嘉定知县闻变同妻沉刘家河死妾将产匿民家

生子易姓侯遂为嘉定人里人徐子权洪武十八年

进士为刑部主事闻子宁死恸哭赋诗自经死子宁

善文章孝孺称其多学而文弘治中王佐刻其遗文

曰金川玉屑集提学副使李梦阳立金川书院祀子

宁父子名其堂曰浩然天启中叙忠臣裔官其孙犹

梦子宁怒不许无何其孙死福王时赠子宁太保都

御史谥忠贞子权光禄卿谥忠&#征不知何许人劾

景隆罪又尝疏请削罪藩属籍燕师入不屈死并杀

其妻子福王时赠光禄少卿谥直愍

  韩永

按明外史黄钺传永西安人或曰浮山人为户科给

事中状貌魁梧音吐洪亮每慷慨论兵事燕王即帝

位召欲官之抗辞不屈死

  陈迪

子凤山

 丹山

 巨敬

按明外史本传迪字景道其先宣城人祖宥贤国初

从征有功世抚州守御百户因家焉迪倜傥有志操

洪武中辟府学训导为郡草万寿贺表太祖异之久

之以通经荐除编修迁侍讲出为山东左参政多惠

政丁内艰起复除云南右布政使普定曲靖乌撒乌

蒙诸蛮煽乱迪率土兵击破之献俘于朝赐金币建

文初征为礼部尚书时更修制度沿革损益迪议为

多会以水旱诏百官集议迪请清刑狱招流民所言

凡二十余事皆从之寻加太子少保予兼俸辞李景

隆等数战败迪陈大计命督运军储已闻变趍赴京

师燕王即帝位召迪责问抗声不屈命与子凤山丹

山等六人磔于市将刑凤山大呼父累我迪叱勿言

嫚骂益厉刑者割凤山等舌鼻食迪问曰甘否迪曰

忠臣孝子肉何不甘既死人于衣带中得诗及五噫

歌并悲烈苍头侯来保拾其遗骸归葬妻管缢死幼

子珠生五月乳母潜置沟中得免八岁为怨家所讦

成祖宥其死戍抚宁寻徙登州为蓬莱人洪熙初族

戚戍边者诏还乡给产业成化中宁国知府涂观立

祠祀迪弘治间裔孙鼎举进士仕至应天府尹亦刚

鲠有声福王时赠迪太保谥忠烈有巨敬者平凉人

为御史改户部主事充史官清慎有声与迪同不屈

死夷其族福王时谥毅直

  姚恕

按江南通志恕建平人洪武甲子举人任杞县令性

介才达绰有政誉擢御史所至振肃官至江西按察

使靖难中宣城陈尚书迪不屈死恕陈&#也亦被戮

  戴德彝

按明外史本传德彝奉化人洪武二十七年进士及

第授翰林编修寻迁侍讲太祖谕之曰翰林虽职文

学然既列禁近凡国家政治得失民生利害当知无

不言昔唐陆贽崔群李绛在翰林皆能正言谠论补

益当时汝宜以古人自期已改监察御史建文时改

左拾遗燕王兵起与方黄辈日夕谋兵事燕王即帝

位召见不屈死之德彝死时兄弟并从京师嫂项家

居闻变度祸且族令阖室逃去匿德彝二子山中毁

戴氏族谱独身留家收者至无所得械项至京搒掠

终无一言戴族遂全福王时赠德彝太常卿谥毅直

  卓敬

按明外史本传敬字惟恭瑞安人&#悟过人读书十

行俱下终身不忘七岁相者曰是儿骨法殊异必为

名公卿惜血不华色耳年十五读书宝香山风雨夜

归迷失道得一兕冯之归乃黑虎也举洪武二十一

年进士除户科给事中鲠直无所避时制度未备诸

王服乘拟天子敬乘间言京师天下视效陛下于诸

王不早辨等威而使服饰与太子埒嫡庶相乱尊卑

无序何以令天下帝笑曰卿言是朕虑未及此益器

重之他日与同官见适八十一人命改官为元士寻

以六科为政事本源又改曰源士已复称给事中迁

宗人府经历历户部侍郎建文初敬密疏言燕王智

绝伦雄才大略酷类高帝北平形胜之地士马精

强金元所由兴今宜徙封南昌羽翼既剪变无从生

万一有此亦易控制夫将萌而未动者几也量时而

可为者势也势非至刚莫能断几非至明莫能察帝

大惊翌日语敬曰燕王骨肉至亲卿何得为此言敬

叩首曰杨广隋文非父子邪帝默然良久曰卿休矣

事竟寝燕王即帝位敬被执责以建议徙燕离间骨

肉敬厉声曰惜先帝不用敬言耳帝怒犹怜其才命

系狱使人讽以管仲魏征事敬泣曰人臣委质有死

无二先皇帝正朔相承曾无过举一旦横行篡夺恨

不即死见故君地下乃更欲臣我耶帝犹不忍杀姚

广孝故与敬有隙进曰敬言诚见用上宁有今日耶

乃斩之诛其三族临刑从容叹曰敬备员大臣变

宗亲略无经画死有余罪神色凛然经日面如生妻

刘女杨奴发教坊司或云敬女没入官宣德间赦还

归巡检陶某见者多为流涕称卓氏女敬遘难时从

父弟敦变姓名为宋哲三徙家仁和至七世始复姓

敬立朝慷慨美丰姿善谈论凡天官舆地律历兵刑

诸家无不博究成祖尝叹曰国家养士三十年惟得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1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