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嘉兴五府兵勤王未及战燕王入京索子澄急子澄

匿善所约共航海起兵善谢曰公可去善不可去公

朝臣当行收兵图兴复善守土与城存亡耳子澄去

善为麾下许千户者缚以献不屈死年四十三子节

等四人俱戍配福王时赠太仆卿谥忠惠

  黄钺 陈继之 龚泰 叶福 张德明

按明外史本传钺字叔扬常熟人少好学洪武中法

令严急士多不乐仕家有田在葛泽陂钺父令督耕

其中钺从友人家借书窃读不废县举贤良授宜章

县典史建文元年举湖广乡试明年赐进士授刑科

给事中建文三年丁父忧方孝孺吊之屏人问曰燕

兵日南苏常镇江京师左辅也君吴人朝廷近臣今

虽去宜有以教我钺曰三府唯镇江最要害守非其

人是撤垣而纳盗也指挥童俊狡不可任奏事上前

视远而言浮心不可测也苏州知府姚善忠义激烈

有国士风仁有余而御下宽恐不足定乱然国家大

势当守上游兵至江南御之无及也孝孺乃因钺附

书于善善得书与钺相对哭誓死国钺至家依父殡

以居燕兵至江上善受诏统兵勤王以书招钺钺请

营葬毕乃诣军既而童俊果以镇江降燕钺闻国变

杜门不出明年以户科左给事中召半道自投于水

以溺死闻故其家得不坐当燕兵之入也给事死难

者凡四人继之莆田人建文二年进士为户科给事

中时江南僧道多腴田继之请人限五亩余以赋民

从之燕兵起数条奏机宜京师破不屈见杀父母兄

弟皆戍边泰义乌人洪武中以乡荐入太学授户科

给事中建文三年迁都给事中燕师渡江宫中火起

泰驰赴燕兵缚见王以非奸党释弗杀自投城下死

泰尝游学宫狂人挤泰溺池中几死弗校人服其量

里巫言祸福辄中泰至则不能出一语子永吉官至

兵部侍郎福候官人建文二年进士授刑科给事中

燕兵至守金川门死之福王时谥钺忠献继之庄景

泰端果福节愍并赠太常寺卿又张德明丹徒人由

都督府断事改户科给事中犒师东昌遇燕兵被执

不屈断臂死

  景清

按明外史本传清本耿姓讹景真宁人倜傥尚大节

读书一过不忘洪武中进士及第授翰林院编修改

监察御史三十年春召见命署左佥都御史未几偕

御史邓文鉴刘观奏事以疏字误怀印入刑科更疏

为给事中所劾下诏狱寻宥之诏巡察川陕私茶除

金华知府建文初为北平参议燕王与语言论明晰

大称赏寻召还为佥都御史已改御史大夫燕师入

诸臣死者甚众清素预密谋且约孝孺等同殉至是

独诣阙自归成祖命仍其官委蛇班行者久之一日

早朝清衣绯怀刃入先是日者奏异星赤色犯帝座

甚急成祖故疑清及朝清独着绯命搜之得所藏刃

清知事不成跃起嫚骂成祖怒令剥磔死或曰是夕

成祖梦清绕殿为厉遂赤其已而复为厉命发其

先墓籍其乡转相攀染谓之瓜蔓抄村里为墟云天

启中秦人高其义专祠祀之福王时赠清太保左都

御史谥忠烈

  陈性善 黄墀 陈子方

按明外史本传性善名复初以字行山阴人洪武三

十年进士胪唱过御前帝见其容止凝重属目久之

曰君子也授行人司副迁翰林检讨初诚意伯基卒

诏御史李铎往取遗书基子琏出观象玩占诸秘册

随铎诣阙上之性善工书召入便殿翻录帝威严见

者多惴恐至惶汗不成一字性善举动安详字画端

好帝大悦赐酒馔留竟日家人以为死矣比出大惊

喜建文帝即位荐起流人薛正言等数辈云南布政

使韩宜可隶谪籍亦以性善言起副都御史帝居东

宫时已习知性善名至是遂擢礼部侍郎一日退朝

独留赐坐问治天下要道使手书以进性善尽所言

悉从之已辄为有司所格性善进曰陛下不以臣不

肖猥承顾问臣既僭尘圣听许臣必行未几辄改事

同反汗何以信天下帝为动容燕师起改副都御史

监军灵璧战败与大理丞彭与明钦天监副刘伯完

等皆被执北去悉纵还性善曰辱命罪也奚以见吾

君朝服跃马入于河以死燕王入京师诏加追戮徙

其家于边已而赦还余姚黄墀陈子方与性善友亦

同死节万历初巡抚浙江都御史萧廪请于会城建

祠祀性善暨程本立等许之福王时赠性善太子太

保左都御史谥忠节

  郭任





按明外史本传任丹徒人一曰定远人廉慎有能建

文初官户部侍郎饮食起居俱在公署时方贬削诸

藩任言天下事先本后末则易成今日储财粟备军

实果何为者乃北讨周南讨湘舍其本而末是图非

策也且兵贵神速苟旷日持久锐气既竭姑息随之

将坐自困耳燕王闻而恶之及燕兵起任与同官卢

迥主调兵食师入金川门被擒不屈死之子经亦论

死少子戍广西嘉靖中知府刘储秀立祠祀之福王

时赠太子太保户部尚书谥清毅

  卢迥

按明外史郭任传迥仙居人爽朗不拘细行喜饮酒

饮后辄高歌人谓迥狂及仕折节恭慎建文三年拜

户部侍郎燕兵入都城不屈缚就刑长讴而死台人

祀之八忠祠福王时赠太子太保户部尚书谥贞达

  廖升

按明外史本传升襄阳人不知其所以进学行最知

名与方孝孺王绅辈友善洪武末由左府断事擢太

常少卿建文初修太祖实录董伦王景为总裁官升

与高逊志为副总裁官李贯王绅胡子昭杨士奇罗

恢程本立为纂修官皆一时选燕师渡江朝廷遣使

请割地不许升闻而恸哭与家人诀自缢死殉难诸

臣升死最先其后陈瑛奏诸臣不顺天命效死建文

君请行追戮亦首及升云福王时赠升礼部尚书谥

文节

 忠烈部名臣列传三十二

  明三

  黄观 黄魁

按明外史本传观字伯澜一字尚宾贵池人父赘许

从许姓受学元待制黄冔冔死节观益自砺筑翠微

书舍读书洪武中贡入太学领乡荐父艰服阕仍入

监绘父母墓为图瞻拜辄泪下二十四年会试廷试

皆第一授翰林修撰累迁尚宝司卿礼部右侍郎乃

奏复姓建文初更官制左右侍中次尚书改观右侍

中仍兼尚宝司卿与方孝孺等并亲用燕王举兵观

草制讽其散军归藩束身谢罪辞极诋斥四年奉诏

募兵上游且督诸郡兵入援至安庆燕王已渡江矣

未几即位下令暴左班文职奸臣罪状观名第六既

而索国宝不知所在或言已付观出收兵矣命有司

追捕收其妻翁并二女给象奴奴索钗钏市酒肴翁

佯诺悉与奴持去急携二女及家属十人投淮清桥

下死观闻金川门不守叹曰吾妻有志节必死矣招

魂葬之江上明日家人自京奔至白翁死状观恸哭

至李阳河或谓曰宫已焚失帝新皇帝帝三日矣观

命舟至罗刹矶朝服东向拜投湍急处死事闻籍其

家并戍姻党仁宗初得释还观弟觏先匿其幼子逃

他乡或云觏妻毕孀居母家遗腹生子故黄氏有后

于贵池观故宅在学宫西其后知县龚守愚即其所

立祠祀之有阐幽集录其遗&#传世初观妻投水时

呕血石上成小影阴雨则见相传为大士像僧舁至

庵中翁夫人见梦曰我黄状元妻也比明沃之以水

影愈明有愁惨状后移至观祠名翁夫人血影石与

观同为侍郎者黄魁不详何许人有学行习典礼尚

书陈迪与观皆爱敬之燕兵入亦不屈死福王时赠

观太子太保谥文贞妻谥贞懿魁赠尚书

  王叔英

按明外史本传叔英字原采黄岩人洪武中与杨大

中叶见泰方孝孺林右并征至叔英固辞还乡二十

年以荐为仙居训导改德安教授迁汉阳知县多惠

政岁旱绝食以祷立应建文时召为翰林修撰上资

治八策曰务问学谨好恶辨邪正纳谏诤审才否慎

刑罚明利害定法制皆援证古今可见之行事又曰

太祖除奸剔秽抑强锄梗如医去病如农去草去病

急或伤体肤去草严或伤禾稼病去则宜调燮其血

气草去则宜培养其根苗帝嘉纳之燕兵至淮奉诏

募兵行至广德京城不守会齐泰来奔叔英谓泰贰

心令执之泰至告以故乃相持恸哭共图后举已知

事不可为沐浴衣冠书绝命辞藏衣裾间自经元妙

观银杏树下词曰人生穹壤间忠孝贵克全嗟予事

君父自省多过愆有志未及竟奇疾忽见缠肥甘空

在案对之不下咽意者造化神有命归九泉尝念夷

与齐饿死首阳巅周粟岂不佳所见良独偏高踪渺

难继偶尔无足传千秋史官笔慎勿称希贤又题其

案曰生既已矣未有补于当时死亦徒然庶无惭于

后世成祖登极陈瑛簿录其家妻金氏已自经死二

女下锦衣狱赴井死叔英与孝孺友善以道义相切

劘建文初孝孺欲行井田叔英贻书曰凡人有才固

难能用其才尤难子房于汉高能用其才者也贾谊

于汉文不能用其才者也子房察高帝可行而言故

高帝用之一时受其利虽亲如樊郦信如平勃任如

萧曹莫得间焉贾生不察而易言且言之太过故绛

灌之属得以短之方今明良相值千载一时但事有

行于古亦可行于今者如夏时周冕之类是也亦有

行于古不可行于今者如井田封建之类是也可行

者行则人之从之也易难行而行则从之也难从之

易则民乐其利从之难则民受其患时井田虽不行

然孝孺卒以更易制度为燕王借口而无济实事叔

英之远识如此叔英死天台道士盛希年收葬州城

西五里杨士奇少受知于叔英正统中表其墓曰呜

呼翰林修撰王原采之墓为文以祭嘉靖中邹守益

谪广德判官始为立祠太平知县曾才汉又建忠节

祠并祀其妻及二女福王时赠礼部侍郎谥文忠

  王艮

按明外史本传艮字敬止吉水人建文二年进士对

策第一貌寝易胡靖艮次之又次李贯三人皆同里

并授翰林院修撰如洪武中故事设文史馆居之预

修太祖实录总集类要修时政记类次秘阁书目诸

大著作皆综理之又数上书言时务燕兵薄京城艮

与妻子诀曰食人之禄者死人之事吾不可复生矣

时解缙吴溥亦艮乡人与艮及靖邻居皆集溥舍缙

陈说大义靖亦奋激慷慨艮独流涕不言溥曰三子

受知最深事在顷刻若溥固可从容也三子去溥子

与弼尚幼叹曰胡叔能死节大佳溥曰不然独王叔

死耳语未毕隔墙闻靖呼外喧甚可看猪溥顾与弼

曰一猪尚不忍宁自忍乎须臾艮舍哭伏鸩死矣缙

驰谒成祖甚喜明日见成祖荐靖召至叩头谢成祖

大悦贯亦迎附后成祖出建文时群臣封事千余通

令缙等编阅事涉兵农钱谷者皆留诸言语干犯者

尽焚之因从容问贯缙等曰尔等宜皆有之众未对

贯独顿首曰臣贯未尝有也成祖曰尔以是为美耶

食其禄任其事当国家危急时官近侍独无一言乎

朕特恶夫诱建文坏祖法乱政者耳后贯迁中允坐

累死狱中临卒叹曰吾愧王敬止矣福王时谥艮文

节赠礼部侍郎

  何申

按逊国正气纪中书舍人何申嘉兴人抗直敢言建

文末奉使四川至峡口闻金陵破愤恨恸哭吐血数

升疽发而死

  周是修 石撰 程通

按明外史本传是修名德以字行泰和人洪武末举

明经为霍丘训导太祖问家居何为对曰教人子弟

孝弟力田太祖喜擢周府奉祀正逾年从王北征至

黑山还迁纪善建文元年有告王不法者官属皆下

吏是修以尝谏王得免改衡府纪善衡王建文帝弟

未之藩是修留京师预翰林纂修好荐达知名士陈

说国家大计燕兵渡淮与萧用道上书指斥用事者

用事者怒共挫折之是修屹不为动京城失守宫中

火发留书别友人江仲隆解缙胡靖萧用道杨士奇

付以后事具衣冠为赞系衣带间入应天府学拜先

师毕自经于尊经阁年四十九燕王即帝位陈瑛言

是修不顺天命请追戮帝曰彼食其禄自尽其心勿

问是修外和内刚志操卓荦非其义一介不苟得也

尝曰忠臣不计得失故言无不直烈女不死生故

行无不果乃辑古今忠节事为观感录其学自经史

百家阴阳医卜靡不通究为文援笔立就而雅赡条

达初与士奇缙靖金幼孜黄淮胡俨约同死惟是修

不负其言王府官属与是修先后死者石撰平定人

以学行称洪武中用荐为宁府左长史燕王举兵撰

在大宁辄为守御计每以臣节讽王王亦心敬之及

燕兵袭大宁执撰愤詈不屈遂支解程通绩溪人祖

平坐事戍延安通以贡入太学上书乞赦还其祖辞

甚哀太祖怜而许之后以廷对称旨授辽府纪善从

王之藩辽东燕兵起从王浮海归朝上封事数千言

陈备御策进左长史燕王即帝位从王徙荆州有言

通前上封事多指斥者械至京病死狱中家属戍边

福王时赠是修詹事谥贞毅撰谥贞愍通赠苑马少



  高巍

按明外史本传巍辽州人尚气节能文章母萧有痼

疾巍左右侍奉至老无少懈母死蔬食庐墓三年洪

武中旌孝行由太学生试前军都督府左断事疏垦

河南山东北平荒田又条上抑末技慎选举惜名器

数事太祖嘉纳之寻以决事不称旨当罪减死戍贵

州关索岭特许弟侄代役曰以旌孝子建文帝即位

上疏乞归田里未几辽州知州王钦应诏辟巍巍因

赴吏部上书论政事时用事者皆议削诸王独巍与

御史韩郁先后请加恩略曰高皇帝分封诸王比之

古制既皆过当诸王又率多骄逸不法违犯朝制不

削朝廷纪纲不立削之则伤亲亲之恩贾谊曰欲天

下治安莫如众建诸侯而少其力力少则易使以义

国小则无邪心真裁制诸侯之良策也今盍师其意

勿行晁错削夺之谋而效主父偃推恩之策命秦晋

燕蜀子弟分王于齐兖吴楚湘潭齐兖吴楚湘潭子

弟分王于秦晋燕蜀其余宁辽谷代庆肃等比类而

分王之如此则藩王之权不削而自削矣臣又愿益

隆亲亲之礼岁时伏腊使人馈问贤者下诏褒赏之

骄逸不法者初犯容之再犯赦之三犯不改则告太

庙废处之岂有不顺服者哉书奏帝颔之已而燕兵

起命从李景隆出师参赞军务巍复上书言臣愿使

燕披忠胆陈义礼晓以祸福感以亲亲之谊令休兵

归藩代朝廷十万师帝壮其言许之巍至燕自称国

朝处士高巍再拜上书燕王殿下太祖上宾天子嗣

位布维新之政天下爱戴皆曰内有圣明外有藩翰

成康之治再见于今矣不谓大王显与朝廷绝张三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