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民夷安业三十一年奏计京师学士董伦府尹向实

交荐之征入翰林预修太祖实录迁右佥都御史俸

入外不通馈谒建文三年坐失陪祀贬官仍留纂修

实录成出为江西副使未行值燕兵入自缢死福王

时赠太常卿谥忠介

  谭翼



仕瑾

按南安府志翼字南宿大庾人身长七尺五寸慷慨

刚毅洪武十六年岁贡十七年登应天乡试十八年

登进士授龙溪丞未之官彗星再见求直言翼疏论

时政语侵宗藩谪戍南宁久之稍内徙隶奉议建文

二年荐复原官随升龙溪知县寻擢兵部郎中与同

年黄子澄练子宁善相筹议金川之难同诸郎署赴

火死妻邹氏子仕瑾俱自缢

  葛桓

按无锡县志桓字仲威洪武中举明经拜监察御史

素与李景隆不协靖难兵薄京城景隆开金川门桓

死之

  沈道南

按杭州府志道南钱塘人建文时为御史金川之变

道南死之死时戒子孙勿习举子业盖不欲其仕也

  刘原弼

按逊国正气纪刑部主事刘原弼字良辅河南扶沟

人洪武中以贡任职果敢有为累疏时政靖难兵入

城中大哄原弼曰此天崩地裂之顷我辈死不复恨

遂拊膺恸哭率家僮数十人巷战杀伤过多既而遇

害索遗骸不可得其家人刻木像形葬之裔孙自强

万历初仕至刑部尚书

  韩节

按逊国正气纪工部郎中韩节扬州人素怀忠耿尝

曰鲁论事君以忠一语终身用之不尽臣子不察此

读圣贤书所读何事时兵日逼分守金川门城陷从

魏国公徐辉祖巷战败绩曰吾不愧鲁论语矣再战

力尽而死

  暴昭

按明外史本传昭浮山人洪武中由国子生授大理

寺司务三十年擢刑部右侍郎明年迁左都御史未

几改刑部尚书耿介有峻节布衣麻屦以清俭知名

建文初充北平采访使具得燕邸不法状密以闻请

预为备燕兵起设北平布政司于真定昭以尚书掌

司事与铁铉辈悉心经画平安诸军败召归金川门

陷出亡被执不屈磔死福王时赠昭太保谥刚烈

  黄子澄 杨任

子礼

 益

按明外史本传子澄名湜以字行更字伯渊分宜人

洪武十八年举会试第一进士及第授翰林编修进

修撰伴读东宫累迁太常寺卿建文帝为皇太孙一

日坐东角门谓子澄曰诸王尊属拥重兵奈何对曰

诸王护卫兵才足自守万一有变以六师临之其谁

能支汉七国非不强卒底亡灭大小强弱势不同而

顺逆之理异也太孙喜曰得先生谋可无虑矣比即

位命子澄兼翰林学士与齐泰同倚任谓曰先生无

忘东角门之言子澄顿首曰不敢遂与泰谋削诸王

泰欲先燕子澄执不可曰周齐湘代岷诸王自太祖

时多不法削之有名今欲问罪必先周周燕同母弟

削周是剪燕手足也会有言周王橚不法者遂命曹

国公李景隆往执之词连代湘齐三王橚至废为庶

人幽代王桂于大同以兵围湘王柏于荆柏自焚死

执齐王槫囚之京师废岷王楩为庶人周王之就执

也下燕议其罪燕王上书申救帝览书恻然谓事莫

如且止子澄与泰力争之未决出相语曰上妇人之

仁耳今事势如此安可不断明日又入言曰周王已

废所虑独燕耳不亟图之使得渐为谋非计也去燕

他无足患矣帝犹豫曰朕即位未久连黜诸王若又

削燕何以自解于天下时燕王已疑惧称病以世子

及两郡王在京遂称病笃乞三子归燕泰即欲收之

子澄曰不可若收三子则彼先发有名且得早为备

不如遣归示不疑乃可袭而取也竟遣还已悔追之

不及子澄又请曰成大事者不顾小信先人者制人

因其称病袭之不可缓也帝曰燕王勇而有谋善用

兵恐猝难图乃止燕师起遂以诛泰子澄为名帝命

耿炳文为大将帅师讨燕炳文败帝忧之召问子澄

子澄对曰胜负兵家常事今天下富盛兵强食足区

区一隅岂能当天下全力因荐李景隆代炳文泰争

之不得初景隆妄自负文武才临行子澄问以方略

不知所对始大忧悔及景隆屡败召还赦不诛子澄

恸哭请正其罪帝不听子澄拊膺曰大事去矣荐景

隆误国万死不足赎罪燕师数胜解子澄官已而复

之及燕兵日南复谪子澄密令募兵于外子澄微服

由太湖至苏州与知府姚善倡义勤王善上言子澄

才略足捍国难不宜弃闲远以快敌人乃复召子澄

未至而京城破欲与善航海乞兵善不可乃就嘉兴

杨任谋举事为人告俱被执子澄至成祖亲诘问之

抗辨不屈磔死年五十一人无少长皆斩姻党悉

戍边一子变姓名为田经遇赦家湖广咸宁正德中

进士黄表其后云杨任洪武中由人材起家历官袁

州知府时致仕匿子澄于家被执磔死二子礼益俱

斩亲属戍边福王时赠子澄礼部尚书谥节愍任太

仆少卿

  陈忠

按宁波府志忠字希中一曰思忠洪武甲戌科张信

榜进士第二由编修历官太子宾客修太祖实录与

黄子澄方孝孺戴德彝皆为副总裁建文壬午坐黄

党族诛

  方孝孺

弟孝友 子

中宪 中愈

按明外史本传孝孺字希直一字希古宁海人父克

勤洪武中循吏自有传孝孺生时有大星堕其所幼

警敏双眸&#&#如电读书日盈寸乡人目为小韩子

年十四五从父宦游齐鲁间览古圣贤遗迹慨然奋

兴自谓颜闵未可几及使与游夏同时岂复多让世

无孔子安所得师闻者异之洪武八年克勤被诬下

狱谪戍江浦孝孺上书乞代不报归而师宋濂濂深

器之濂及门多天下知名士一旦尽出其下先辈如

胡翰苏伯衡亦皆自谓弗如孝孺顾末视文艺恒以

明王道致太平为己任病绝粮家人以告笑曰古人

三旬九食贫岂独我哉从濂入京濂侍太祖受命作

灵芝甘露颂赐酒大醉归孝孺见濂醉寝私为草以

俟比明濂愕然曰死矣上命作颂醉甚误不为奈何

孝孺乃进所属草濂携以入太祖览之曰此非学士

笔濂顿首谢曰实臣门人方孝孺作太祖喜召见试

一论五策立就会克勤坐空印事诛扶丧归葬哀动

行路已复从濂卒业凡四载辞归濂致仕居浦阳坐

事徙蜀孝孺欲往省不获为文吁天愿减己算以延

师龄十五年吴沈揭枢荐孝孺可大用召至陈说称

旨赐绯袍腰带以平巾往见东宫宴礼部故命攲其

坐几孝孺正之乃坐太祖喜谓太子曰此端士当老

其才辅汝礼遣还后为仇家所连逮至京太祖见其

名释之二十五年廷臣又荐至入对太祖方重威断

谓孝孺儒者曰今非用孝孺时除汉中府教授日与

诸生讲学不倦蜀献王闻其贤聘为世子师每见陈

说道德王尊以殊礼名其读书之庐曰正学建文帝

即位召为翰林侍讲明年迁侍讲学士与董伦同侍

经筵备顾问帝好文日与孝孺讨论周官法度国家

大政事辄咨之读书有疑即召使讲解临朝奏事或

命就御坐前批答时方修太祖实录及类要诸书孝

孺皆为总裁更定官制孝孺改文学博士燕王称兵

北平廷议讨之诏令檄谕皆出孝孺手建文三年燕

兵掠大名上书指斥帝以书示孝孺孝孺曰燕兵久

顿大名天暑雨当不战自罢急令辽东诸将入山海

关攻永平真定诸将渡卢沟捣北平彼必归援我以

大军蹑其后可成擒也今其奏事适至宜且与报书

往返逾月使其将士心稍懈懈则众离我谋定势合

进而蹴之不难矣帝命孝孺草诏遣大理寺少卿薛

&#驰报燕尽赦燕罪使罢兵归藩又为宣谕数千言

授&#持至燕军中密散诸将士比至&#匿宣谕不敢

出燕王复遣指挥武胜奉书请尽撤诸道兵帝将许

之孝孺曰陛下即欲罢兵兵一散难复聚彼长驱犯

阙何以御之愿毋为所惑及燕兵克仪真孝孺进曰

东南募兵渐集北军不长舟楫我据天堑之险与战

江上胜负未可知也帝然之命诸将集舟师而陈瑄

以战舰降燕燕兵遂渡江时四年六月乙卯也或劝

帝幸浙或言幸湖湘孝孺请坚守京城待四方援兵

即事不济当死社稷乙丑燕兵入帝自焚是日镇抚

伍云执孝孺以献成祖命系狱先是成祖发北平姚

广孝以孝孺为托曰城下之日彼必不降幸勿杀之

杀孝孺天下读书种子绝矣成祖颔之至是使其门

人谕意孝孺怒斥之成祖又召使草诏及见悲恸彻

殿陛成祖降榻劳曰先生毋自苦予欲法周公辅成

王耳孝孺曰成王安在成祖曰彼自焚死孝孺曰何

不立成王之子成祖曰国赖长君孝孺曰何不立成

王之弟成祖曰此朕家事顾左右授笔札曰诏天下

非先生草不可孝孺大书数字投笔于地且哭且骂

曰死即死诏不可草成祖怒命磔诸市孝孺慨然就

死作绝命词曰天降乱离兮孰知其由奸臣得计兮

谋国用犹忠臣发愤兮血泪交流以此殉君兮抑又

何求呜呼哀哉兮庶不我尢时年四十有六孝孺有

兄孝闻力学笃行先孝孺死弟孝友与孝孺同就戮

亦赋诗一章而死妻郑及二子中宪中愈先自经死

二女投秦淮河死宗族亲友坐死者八百七十三人

孝孺工为文章醇深雄迈每一篇出海内争相传诵

永乐中藏孝孺文者罪至死门人王稌潜录为侯城

集成化中谢铎等始编为逊志斋集四十卷行于世

仁宗即位谕尚书吕震曰建文诸臣已受显戮其亲

党可从宽贷而孝孺绝无后惟克勤弟克家有子曰

孝复洪武二十五年尝上书阙下请减信国公汤和

所加宁海赋谪戍庆远卫以军籍获免至是孝复子

琬得释为民世宗时松江人俞斌自称孝孺后谓当

捕录方氏时宁海典史魏泽藏其幼子德宗属孝孺

门人俞允携之松江遂为俞姓一时士大夫信之为

纂归宗录既而方氏察其伪言于官乃已神宗初有

诏褒录建文忠臣建表忠祠于南京首徐辉祖次孝

孺福王时赠孝孺太师谥文正妻郑谥贞愍弟孝友

赠翰林待诏

  胡子昭

按明外史方孝孺传子昭字仲常初名志高荣县人

孝孺为汉中教授子昭往从之蜀献王荐为县训导

建文初预修太祖实录授检讨迁山东按察佥事擢

刑部侍郎燕兵至坐方党死福王时赠太子太保刑

部尚书谥介愍

  卢原质



原朴

 郑公智

按明外史方孝孺传原质字希鲁郑公智字叔贞皆

宁海人原质孝孺姑子也由进士授编修历官太常

少卿建文时屡有建白燕兵至原质不屈被杀弟原

朴等皆死公智为孝孺所知荐于蜀王王甚礼之建

文时以贤良举为御史持法不阿坐方党诛福王时

赠原质礼部尚书谥节愍

  楼琏

按明外史方孝孺传琏字士连金华人尝从宋濂学

洪武中历官御史谪戍云南建文初以文学举入翰

林官侍读成祖命孝孺草诏不屈死改命琏琏惧不

敢辞归而邑邑妻子问之曰得无伤方先生耶琏曰

我固甘死正恐累汝辈耳其夕自经死或云草诏乃

括苍王景又云无锡王达

  廖镛





按明外史方孝孺传镛德庆侯永忠之孙父权嗣封

镛以嫡子任散骑舍人历官都督建文时与议兵事

时宿殿廷镛与弟铭尝受学方孝孺孝孺死镛铭检

遗骸瘗聚宝门外山上甫毕廖氏亦见收镛铭逃去

寻被获论死弟钺及从父指挥佥事升俱戍边母汤

氏东瓯王和长女也并铭女入浣衣局福王时赠镛

德庆侯铭都指挥

  林右

按明外史方孝孺传右字公辅临海人洪武中为中

书舍人与孝孺友善尝奉玺书行边有功进春坊大

学士命辅导皇太孙以事谪中都教授弃官归闻孝

孺死为位哭于家成祖召之不至械至京犹欲官之

右对曰罪人逃死已久藉令可仕当与孝孺同朝矣

成祖怒劓之死福王时赠礼部尚书谥贞穆

  郑居贞

按明外史方孝孺传时又有闽人郑居贞者与孝孺

友善孝孺教授汉中居贞作凤雏行勖之亦坐方党

死居贞洪武中明经历巩昌通判礼部郎中河南左

参政皆有政绩父潜潞州同知亦有文名

  李文敏

按逊国正气纪监察御史李文敏山西蔚州人以太

学有声擢是职寻转四川按察使疏论时政不报金

川陷不屈以奸党论死

  俞贞木

按逊国正气纪贞木字有立家世于吴少聪&#能属

文稍长笃志学问欲力追古人既冠无室或劝之娶

以学业未成谢之永嘉陈麟以易经擅声贞木从游

尽得其所学辞归益研程朱之说直探羲文奥义视

天下荣利泊如也洪武初荐授韶州乐昌令寻丁父

忧服阕改都昌令县故有周元公朱晦翁祠下车拜

谒修治即与诸生讲道以礼教民翕然从化未几复

丁母艰遂屏去尘纷间作诗文以陶写情性与人交

力陈忠孝大义郡守姚善闻其贤数延至庠行乞言

礼皆关时务靖难时劝善起兵勤王身先倡率因被

逮感愤卒于途

  姚善

按明外史本传善字克一安陆人初姓李洪武中由

乡举历祁门县丞同知庐州重庆二府洪武三十年

迁苏州知府初太祖以吴俗奢僭欲重绳以法黠者

更持短长相攻讦善为政持大体不为苛细讼以故

衰止吴中大治好折节下士敬礼隐士王宾韩奕俞

贞木钱芹辈以月朔会学宫迎芹上座请质经义芹

曰此非今所急也善悚然起问芹乃出一册书授善

遂去视之皆守御策时燕兵已南下善密结镇常嘉

松四郡守练民兵为备荐芹于朝署行军断事善寻

至京师会朝廷以燕王上书贬齐泰黄子澄于外善

言不当贬遂复召二人建文四年诏兼督苏松常镇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