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沙欲举城降贼普庵撒里不从遂自刭事闻朝廷赠

谥曰儆哀哈海赤守赣尤有功城陷之日贼将胁之

使降哈海赤谓之曰与汝战者我也尔贼毋杀赣民

当速杀我耳遂见杀

  周镗 谢一鲁

按元史忠义传镗字以声浏阳州人笃学通春秋登

泰定四年进士第授衡阳县丞再调大冶县尹县有

豪民持官府短长号为难治镗状若懦而毅然有

威不可犯抑豪强惠穷民治行遂为诸县最累迁国

子助教会修功臣列传擢翰林国史编修官乃出为

四川行省儒学提举便道还家无何盗起湖南北郡

县皆陷浏阳无城守盗至民皆惊窜镗告其兄弟使

远引自谓我受国恩脱不幸必死毋为相累也贼至

得镗欲推以为主镗唯瞠目厉声大骂贼知其不可

屈乃杀之镗同时有谢一鲁字至道者亦浏阳人至

元乙亥乡贡进士尝为石林书院山长贼陷潭州一

鲁奉亲匿岩谷中官兵复郡邑亡者稍归乃还理故

业俄而贼复至生缚一鲁一鲁骂贼甚厉举家咸遇



  伯颜师圣

按开州志师圣字宗道世居濮阳甫弱冠即以道自

任至正四年征至京师授翰林院待制预修金史已

而辞归复起为江西廉访佥事数月以病免及还四

方来学者千余人十八年河南诸盗入寇师圣结其

乡民为什伍以自保贼兵大至师圣乃渡漳北至磁

与贼遇贼将欲以富贵师圣骂不屈引颈受刃与

妻子俱死之事闻赠奉议大夫谥文节

  郭嘉

按元史忠义传嘉字符礼濮阳人祖昂父惠俱以战

功显嘉慷慨有大志始由国子生登泰定三年进士

第授彰德路林州判官累迁翰林国史院编修官除

广东道宣慰使司都元帅府经历未几入为京畿漕

运使司副使寻拜监察御史会朝廷以海寇起欲于

浙东温台庆元等路立水军万户镇之众论纷纭莫

定擢嘉礼部员外郎乘驿至庆元与江浙行省会议

可否嘉至首询父老知其弗便请罢之会方择守令

绥靖辽东乃授嘉广宁路总管兼诸奥鲁劝农防御

属盗起军旅数兴供饷无虚日民苦和籴转输而吏

胥得因时为奸嘉设法计其户口第其甲乙民甚便

之有诏团结义兵嘉招集民数千教以坐作进退万

千百夫各统以长号令齐一赏罚明信故东方诸郡

钱粮之富甲兵之精称嘉为最十八年寇陷上京嘉

闻之躬率义兵出御既而辽阳陷嘉将众巡逻去城

十五里遇青号队伍百余人绐言官军嘉疑其诈俄

果脱青衣变红嘉出马射贼分兵两队而夹攻之生

擒贼数百死者无算嘉见贼势日炽孤城无援乃集

同官议攻守之计众皆失措嘉曰吾计决矣因竭家

所有衣服财物犒义士以励其勇敢且曰自我祖宗

有勋王室今之尽忠吾分内事也况身守此土当生

死以之余不足恤矣顷之贼至围城亘数十里有大

呼者曰辽阳我得矣何不出降嘉挽弓射呼者中其

左颊堕马死贼稍引退嘉遂开西门逐之贼大至力

战以死事闻赠崇化宣力效忠功臣资善大夫河南

江北等处行省左丞上护军封太原郡公谥忠烈

  余阙



德生

 李宗可 纪守仁 陈彬 金

  承宗 帖木补化 段桂芳 火失不花 新

  李 卢廷玉 葛延龄 丘&# 许元琰 兀

  都蛮 黄寅孙 黄秃伦歹 杨 余中

  陈巨济

按元史本传阙字廷心一字天心唐兀氏世家河西

武威父沙剌臧卜官庐州遂为庐州人少丧父授徒

以养母与吴澄弟子张恒游文学日进元统元年赐

进士及第授同知泗州事为政严明宿吏皆惮之俄

召入应奉翰林文字转中书刑部主事以不阿权贵

弃官归寻以修辽金宋三史召复入翰林为修撰拜

监察御史改中书礼部员外郎出为湖广行省左右

司郎中会莫猺蛮反右丞沙班当帅师坚不往无敢

让之者阙曰右丞当往受天子命为方岳重臣不思

执弓矢讨贼乃欲自逸耶右丞当往沙班曰郎中语

固是如刍饷不足何阙曰右丞第往此不难致也阙

下令趣之三日皆集沙班行复以集贤经历召入迁

翰林待制出佥浙东道廉访司事丁母忧归庐州盗

起河南陷郡县至正十三年行中书于淮东改宣慰

司为都元帅府治淮西起阙副使佥都元帅府事分

兵守安庆于时南北音问隔绝兵食俱乏抵官十日

而寇至拒却之乃集有司与诸将议屯田战守计环

境筑堡寨选精甲外扞而耕稼于中属县灊山八社

土壤沃饶悉以为屯明年春夏大饥人相食乃捐俸

为粥以食之得活者甚众民失业者数万咸安集之

请于中书得钞三万锭以振民升同知副元帅又明

年秋大旱为文祈灊山神三日雨岁以不饥盗方据

石荡湖出兵平之令民取湖鱼而输鱼租十五年夏

大雨江涨屯田禾半没城下水涌有物吼声如雷阙

祠以少牢水辄缩秋稼登得粮三万斛阙度军有余

力乃浚隍增陴隍外环以大防深堑三重南引江水

注之环植木为栅城上四面起飞楼表里完固俄升

都元帅广西猫军五万从元帅阿思兰沿江下抵庐

州阙移文谓猫蛮不当使之窥中国诏阿思兰还军

猫军有暴于境者即收杀之凛凛莫敢犯时群盗环

布四外阙居其中左提右挈为江淮保障论功拜江

淮行省参知政事仍守安庆通道于江右商旅四集

池州赵普胜帅众攻城连战三日败去未几又至相

拒二旬始退怀宁县达鲁花赤伯家奴战死十七年

赵普胜同青军两道攻我拒战一月余竟败而走秋

拜淮南行省右丞安庆依小孤山为藩蔽命义兵元

帅胡伯颜统水军戍焉十月沔阳陈友谅自上游直

捣小孤山伯颜与战四日夜不胜急趣安庆贼追至

山口镇明日癸亥遂薄城下阙遣兵扼于观音桥俄

饶州祝寇攻西门阙斩却之乙巳贼乘东门红旗登

城阙简死士力击贼复败去戊申贼并军攻东西二

门又却之贼恚甚乃树栅起飞楼庚戌复来攻我金

鼓声震地阙分诸将各以兵扞贼昼夜不得息癸卯

贼益生兵攻东门丙午普胜军东门友谅军西门祝

寇军南门群盗四面蚁集外无一甲之援西门势尤

急阙身当之徒步提戈为士卒先士卒号哭止之挥

戈愈力仍分麾下将督三门之兵自以孤军血战斩

首无算而阙亦被十余创日中城陷城中火起阙知

不可为引刀自刭堕清水塘中阙妻耶卜氏及子德

生女福童皆赴井死同时死者守臣韩建一家被害

建方卧疾骂贼不屈贼执之以去不知所终城中民

相率登城楼自捐其梯曰宁俱死此誓不从贼焚死

者以千计其知名者万户李宗可纪守仁陈彬金承

宗元帅府都事帖木补化万户府经历段桂芳千户

火失不花新李卢廷玉葛延龄丘&#许元琰奏差兀

都蛮百户黄寅孙安庆推官黄秃伦歹经历杨知

事余中怀宁尹陈巨济凡十八人其城陷之日则至

正十八年正月丙午也阙号令严信与下同甘苦然

稍有违令即斩以徇阙尝病不视事将士皆吁天求

以身代阙闻强衣冠而出当出战矢石乱下如雨士

以盾蔽阙阙却之曰汝辈亦有命何蔽我为故人争

用命稍暇即注周易帅诸生谒郡学会讲立军士门

外以听使知尊君亲上之义有古良将风烈或欲挽

阙入翰林阙以国步危蹙辞不往其忠国之心盖素

定也卒时年五十六事闻赠阙摅诚守正清忠谅节

功臣荣禄大夫淮南江北等处行中书省平章政事

柱国追封豳国公谥忠宣议者谓自兵兴以来死节

之臣阙与褚不华为第一云阙留意经术五经皆有

传注为文有气魄能达其所欲言诗体尚江左高视

鲍谢徐庾以下不论也篆隶亦古雅可传初阙既死

贼义之求尸塘中具棺殓葬于西门外及安庆内附

明皇帝嘉阙之忠诏立庙于忠节坊命有司岁时致

祭云

  陈道夫

按重庆府志道夫当余阙守安庆时有便宜行事之

命乃辟为怀宁尹道夫在怀宁抚绥有方民咸戴之

时敌人攻城兵日盛而势日急阙欲自杀道夫曰忠

臣当死于敌徒死何名今兵来而力未穷宜与公死

守幸一战而胜则可以保全江淮矣遂屡却强敌城

陷与阙同死之

  黄冔

按元史忠义传冔字殷士抚州金溪人博学明经善

属文尤长于诗至正十七年用左丞相太平奏授淮

南行省照磨未行除国子助教迁太常博士转国子

博士升监丞擢翰林待制兼国史院编修官二十八

年京城既破冔叹曰我以儒致身累蒙国恩为胄子

师代言禁林今纵无我戮何面目见天下士乎遂赴

井而死年六十一有诗文传于世

  夏显卿

按建昌府志显卿临川人避地南城官至本路总管

府参谋以材力为路主王溥所知时各路军士汹汹

不知所属显卿劝溥当受福建平章燕只不花调度

为溥纠练义旅示以顺逆贼至辄擒灭境内以安溥

承制署显卿总管府参谋至正戊戌陈友谅兵围建

昌显卿率众入城与友谅接战杀伤相当后城守日

急显卿为溥谋走闽求援溥未决友谅将诱溥持伪

平章敕命授之仍授显卿参谋显卿乃声义谏阻溥

怒遂杀之投首城外开关出降

  普颜不花 申荣

按元史忠义传普颜不花字希古蒙古氏倜傥有大

志至正五年由国子生登右榜进士第一人授翰林

修撰调河南行省员外郎十一年迁江西行省左右

司郎中蕲黄徐寿辉来寇普颜不花战守之功为多

语在道童传十六年除江西廉访副使顷之召还授

益都路达鲁花赤迁山东廉访使再转为中书参知

政事十八年诏与治书侍御史李国凤同经略江南

至建宁江西陈友谅遣邓克明来寇而平章政事阿

鲁温沙等皆夜遁国凤时分镇延平城陷遁去普颜

不花曰我承制来此去将何之誓与此城同存亡耳

命筑各门瓮城前后拒战六十四日既而大败贼众

明年召还授山东宣慰使再转知枢密院事平章山

东行省守御益都明兵压境普颜不花捍城力战城

陷而平章政事保保出降普颜不花还告其母曰儿

忠孝不能两全有二弟当为终养拜母趋官舍坐堂

上主将素闻其贤召之再三不往既而面缚之普颜

不花曰我元朝进士官至极品臣各为其主不屈死

之先是其妻阿鲁真历呼家人告之曰我夫受国恩

我亦封齐国夫人今事至此惟有死耳家人莫不叹

息泣下已而普颜不花二弟之妻各抱幼子及婢妾

溺舍南井死比阿鲁真欲下而井填咽不可容遂抱

子投舍北井其女及妾女孙女皆随溺焉是时有申

荣者平章山东行省守东昌荣见列郡皆降告其父

曰人生世间不能全忠孝者儿也父曰何为荣曰城

中兵少不敌战则万人之命由儿而废但有一死报

国耳遂自经

  吴讷

按列朝诗集讷字克敏休宁人少学兵法习骑射从

父总管礼于靖江收复五溪蛮峒至正中蕲黄盗破

徽州待制郑玉前进士杨维桢荐其才于浙省授建

德路判官兼义兵万户与元帅李克鲁会军昱岭关

同复徽州维桢为文送之勉以张睢阳事丁酉岁大

兵临郡随元帅阿鲁辉退屯浙西札溪源巡逻至界

首白际岭战败不屈引刀自刎死年二十七有吴万

户诗集五卷

  伯颜不花的斤 大圣奴 海鲁丁 蔡诚

  蒋广 陈受

按元史忠义传伯颜不花的斤字苍崖畏吾儿氏驸

马都尉中书丞相封高昌王雪雪的斤之孙驸马都

尉江浙行省丞相封荆南王朵尔的斤之子也倜傥

好学晓音律初用父荫同知信州路事又移建德路

会徽寇犯遂安伯颜不花的斤将义兵平之又擒淳

安叛贼方清之以功升本路总管至正十六年授衢

州路达鲁花赤明年行枢密院判官阿鲁灰引兵经

衢州军无纪律所过辄大剽掠伯颜不花的斤曰阿

鲁灰以官军而为民患此国贼也可纵之乎乃帅兵

遂之出境郡赖以宁升浙东都元帅守御衢州顷之

擢江东道廉访副使阶中大夫十八年二月江西陈

友谅遣贼党王奉国等号二十万寇信州明年正月

伯颜不花的斤自衢引兵援焉及至遇奉国城东力

战破走之时镇南王子大圣奴枢密院判官席闰等

屯兵城中闻伯颜不花的斤至争开门出迎罗拜马

前伯颜不花的斤登城四顾誓以破贼自许后数日

贼复来攻城伯颜不花的斤大飨士卒约曰今日破

贼不用命者斩乃命大都闾将阿速诸军及民义为

左翼出南门高义范则忠将信阳一军为右翼出北

门自与忽都不花将沿海诸军为中军出西门部伍

既整因奋击入贼营斩首数千级贼乱几擒奉国适

贼将突至我军入其营者咸没其势将殆忽都不花

复勒兵力战大破之二月友谅弟友德营于城东绕

城植木栅攻我益急又遣伪万户周伯嘉来说降高

义潜与之通绐忽都不花等谓与奉国相见则兵衅

可解忽都不花信之率则忠等十人往见奉国囚之

不遣明日奉国令高义以计来诱伯颜不花的斤时

伯颜不花的斤坐城上见高义单骑来伯颜不花的

斤谓曰汝诱十帅无一人还今复来诱我耶我头可

断足不可移乃数其罪斩之由是日夜与贼鏖战粮

竭矢尽而气不少衰夏四月有大呼于城下者曰有

诏参谋海鲁丁临城问之曰何来曰江西来海鲁丁

曰如此乃贼耳吾元朝臣子可受尔伪诏乎呼者曰

我主闻信州久不下知尔忠义故来诏尔徒守空城

欲何为耶海鲁丁曰汝闻张睢阳事乎伪使者不答

而去伯颜不花的斤笑曰贼欲我降尔城存与存城

亡与亡吾计之熟矣时军民惟食草苗茶纸既尽括

靴底煮食之又尽掘鼠罗雀及杀老弱以食五月大

破贼兵六月奉国亲来攻城昼夜不息者逾旬贼皆

穴地百余所或鱼贯梯城而上伯颜不花的斤登城

麾兵拒之已而士卒力疲不能战万户顾马儿以城

叛城遂陷席闰出降大圣奴海鲁丁皆死之伯颜不

花的斤力战不胜遂自刎其部将蔡诚尽杀妻子及

蒋广奋力巷战诚遇害死广为奉国所执爱广勇敢

使之降广曰我宁为忠死不为降生汝等草中一盗

尔吾岂屈汝乎贼怒磔广于竿广大骂而绝有陈受

者信小民也伯颜不花的斤知受有膂力募为义兵

寻战败为贼擒痛骂不屈贼焚杀之先是伯颜不花

的斤之援信州也尝南望泣下曰我为天子司宪视

彼城之危急忍坐视乎吾知上报天子下拯生民余

皆无可恤所念者太夫人耳即日入拜其母鲜于氏

曰儿今不得事母矣母曰尔为忠臣吾即死复何憾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0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