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此八都贼贼加刀于颈令如言卒不屈骂不绝口竟

被杀

  姚正叔

按吉安府志正叔安福人盗起愤之率乡闾击却之

数年诸贼不得逞志安福皆正叔力也至正乙未袁

贼悉锐进衡头背正叔者引贼直抵寨下正叔率所

部力战至不能支举旗招援时监普利同知拥兵咫

尺不救正叔死贼遂根盘正叔所居州东小桥头过

者无不流涕

  福寿 达尼达思 贺方

按元史本传福寿唐兀人幼俊茂知读书尤善应对

既长入备环卫用年劳授长宁寺少卿改引进使升

知侍仪使进正使出为饶州路达鲁花赤擢淮西廉

访副使入为工部侍郎佥太常礼仪院事拜监察御

史改户部侍郎升尚书出为燕南廉访使又五迁为

同知枢密院事至正十一年颍州以贼反告时车驾

在上都朝堂皆犹豫未决欲驿奏以待命福寿独以

谓比使得请还则事有弗及矣于是决议调兵五百

遣卫官哈刺章忻都怯来讨之而后以闻顺帝善其

处事得宜明年改也可札鲁忽赤未几出为淮南行

省平章政事是时濠泗俱已陷师久无功福寿至督

战甚急而上游贼势甚汹涌福寿乃议筑石头断江

面守御有方众恃以为固十五年迁江南行台御史

大夫先是集庆尝有警阿鲁灰以湖广平章政事将

苗军来援事平其军镇扬州而阿鲁灰御军无纪律

苗蛮素犷悍日事杀掳莫能治俄而苗军杀阿鲁灰

以叛而集庆之援遂绝及高邮庐和等州相继沦陷

而集庆势益孤人心益震恐且仓库无积蓄计未知

所出于是民乃愿为兵以自守福寿因下令民多赀

者皆助以粮饷激厉士众为完守计朝廷知其劳数

赏赉焉十六年三月大明兵围集庆福寿数督兵出

战尽闭诸城门独开东门以通出入而城中势不复

能支城遂破百司皆奔溃福寿乃独胡&#坐凤凰

台下指麾左右或劝之去叱之曰吾为国家重臣城

存则生城破则死尚安往哉达鲁花赤达尼达思见

其独坐若有所为者从问所决留弗去俄而乱兵四

集福寿遂遇害不知所在达尼达思亦死之又同时

死者有治书侍御史贺方达尼达思字思明贺方字

伯京晋宁人以文学名事闻朝廷赠福寿金紫光禄

大夫江浙行省左丞相上柱国追封卫国公谥忠肃

  汪泽民

按元史本传泽民字叔志徽之婺源州人宋端明殿

学士藻之七世孙也少警悟家贫力学既长遂通诸

经延佑初以春秋中乡贡上礼部下第授宁国路儒

学正五年遂登进士第授承事郎同知岳州路平江

州事以母年八十上书愿夺所授官一等或二等得

近地以便养不允南归奉母之官州民李氏以赀雄

其弟死妻誓不他适兄利其财嗾族人诬妇以奸事

狱成而泽民至察知其枉为直之会朝廷征江南包

银府檄泽民分办民不扰而事集寻迁南安路总管

府推官镇守万户朵儿赤持官府短长郡吏王甲殴

伤属县长官诉郡同僚畏朵儿赤托故不视事泽民

独捕甲系之狱朵儿赤赂巡按御史受甲家人诉欲

出之泽民正色与辨御史沮怍夜竟去乃卒罪王甲

潮州府判官钱珍以奸淫事杀推官梁楫事连广东

廉访副使刘珍坐系者二百余人省府官凡六委官

鞫问皆顾忌淹延弗能白复檄泽民谳之狱立具人

服其明迁信州路总管府推官丁母忧服除授平江

路总管府推官有僧净广与他僧有憾久绝往来一

日邀广饮广弟子急欲得师财且苦其棰楚潜往他

僧所杀之明日诉官他僧不胜考掠乃诬服三经审

录词无异结案待报泽民取行凶刀视之刀上有铁

工姓名召工问之乃其弟子刀也一讯吐实即械之

而出他僧人惊以为神调济宁路兖州知州孔子后

衍圣公袭封职三品泽民建议以谓宜升其品秩以

示褒崇宣圣之意廷议从之至正三年朝廷修辽金

宋史召泽民赴阙除国子司业与修史书成迁集贤

直学士阶太中大夫未两月即移书告老大学士和

尚曰集贤翰林实养老尊贤之地先生何为遽去愿

少留以副上意泽民曰以布衣叨荣三品志愿足矣

遂以嘉议大夫礼部尚书致仕既归田里与门生故

人相往返嬉游超然若忘世者十五年蕲黄贼陷徽

州时泽民居宣州已而贼来犯宣州江东廉访使道

童雅重泽民日就之询守御计城得无虞明年长枪

军琐南班等叛来寇城或劝泽民去泽民曰我虽无

官守故受国厚恩临危爱死非臣子节留不去凡战

斗筹画多泽民参决之累败贼兵既而寇益众城陷

泽民为所执使之降大骂不屈遂遇害年七十事闻

赠资善大夫江浙行中书省左丞追封谯国郡公谥

文节

  褚不华



伴哥

 不达失里

按元史忠义传不华字君实隰州石楼人沉默有器

局泰定初补中瑞司译史授海道副千户转嘉兴路

治中连拜南台西台监察御史迁河西道廉访佥事

移淮东未几升副使汝颍盗发势张甚不华行郡至

淮安极力为守御计贼至多所斩获且请知枢密院

老章判官刘甲守韩信城相掎角为声援复上章劾

总兵及诸将逗挠之罪朝廷录其功升廉访使阶中

奉大夫甲有智勇与贼战辄胜贼惮之号刘铁头不

华颇赖之总兵者闻不华劾己益恚嫉乃檄甲别将

兵击贼冀以困不华甲去韩信城陷贼乃掘堑相衔

揵水寨以围我既而天长青军叛普颜帖木尔所统

黄军复叛贼皆挟之来攻不华知事危退入哈剌章

营贼稍引去乃出抵杨村桥贼奄至杀廉访副使不

达失里啖其尸不华以余兵入淮安时城之东西南

三面皆贼惟北门通沭阳阻赤鲤湖指挥使魏岳杨

暹驻兵沭阳淮安倚其刍饷而赤鲤湖为贼据沭阳

之路又绝贼计孤城可取进栅南锁桥不华与元帅

张存义出大西门会佥事忽都不花兵突贼栅殊死

战贼败走追北二十余里城中食且绝元帅吴德琇

运粮万斛入河竟为贼所掠德琇仅以身免贼与青

军攻围日益急总兵者屯下邳相去五百里按兵不

出凡遣使十九辈告急皆不听城中饿者仆道上即

取啖之一切草木螺蛤鱼蛙燕乌及皮鞍革箱

败弓之筋皆尽而后父子夫妇老更相食撤屋为

薪人多露处坊陌生荆棘力既尽城陷不华犹据西

门力斗中伤见执为贼所脔次子伴哥冒刃护之亦

见杀时至正十六年十月乙丑也不华守淮安五年

殆数十百战精忠大节人比之张巡云朝廷闻之赠

翰林学士承旨荣禄大夫柱国追封卫国公谥曰忠

肃赙钞二百锭以恤其家

  杨椿 陈普

按苏州府志椿字子寿其先少师栋由蜀来吴遂为

吴人椿少聪敏读书过目成诵尤好为古文词丙申

岁元总兵参政脱寅时守吴辟椿为参谋俾守娄门

甫二日张士德寇郡兵至门下众溃去椿独擐甲冑

持弓矢匹马突入以御之身被数枪度势不支且大

骂兵以戟裂其口血被体骂不绝而死其妻王氏闻

之披发徒跣冒锋镝寻尸三日不得几被刃者数回

既又&#踊抱城门柱大呼动地诉其魁曰人孰无夫

妇汝等专务杀人而来邪抑欲为安民之计邪魁韪

之禁其兵勿沮其往来乃得尸于张香桥下舆归葬

之益哀毁不食翌日椿之神凭王大言曰我已死汝

无他志期五日当取汝与吾子同归及期王果死子

颖十五岁女满奴九岁皆一日亡其徒陈普字季周

郡人也好学而文尚气节士德入吴兵踵普门使拜

不肯屈且索妇女普骂曰若所为寇耳遂被数枪死

  张国冈

按南陵县志国冈二十九都梅根乡人至正丙申双

刀赵寇国冈亲率义兵对敌兵败被执逼降不屈贼

以刀断其两膝而杀之临死骂不绝口

  胡善

按辍&#录善字师善绍兴诸暨人泰定进士胡一中

高弟子也至正乙未以宪佥赵荐举为松江儒学经

师越明年二月苗寇至欲毁孔子庙善坐经席骂寇

寇怒杀之庙得免于灾先是善以死自许题诗于壁

曰领檄来司教临危要致身及难死果不诬祔祀于

先贤堂

  阿都赤

按衡州府志阿都赤真定人授怀远大将军衡州新

军万户达鲁花赤至正丙申八月偕元帅甄崇福与

倪文俊对敌阿都赤奋不顾身遂死难已而湖南道

验奏本官殒身殉国褒赠镇国上将军湖南都元帅

云中郡公

  张文贵

按宣城县志文贵宣城百户至正十七年五月明兵

下宁国路守将出降文贵仗节死妻妾亦自杀

  郑玉

按元史忠义传玉字子美徽州歙县人幼敏悟嗜学

既长覃思六经尤邃于春秋绝意仕进而勤于教学

者门人受业者众所居至不能容学者相与即其地

构师山书院以处焉玉为文章不事雕刻煅炼流传

京师揭徯斯欧阳元咸加称赏至正十四年朝廷除

玉翰林待制奉议大夫遣使者赐以御酒名币浮海

征之玉辞疾不起而为表以进曰名爵者祖宗之所

以遗陛下使与天下贤者共之者陛下不得私与人

待制之职臣非其才不敢受酒与币天下所以奉陛

下陛下得以私与人酒与币臣不敢辞也玉既不仕

则家居日以着书为事所著有周易纂注十七年大

明兵入徽州守将将要致之玉曰吾岂事二姓者耶

因被拘囚久之亲戚朋友携具饷之则从容为之尽

欢且告以必死状其妻闻之使语之曰君苟死吾其

相从地下矣玉使谓之曰若果从吾死吾其无憾矣

明日具衣冠北向再拜自缢而死

  王士元



致微

按元史忠义传士元字尧佐恩州人泰定四年进士

由棣州判官累迁知磁州值军兴馈饷需索日繁民

不堪命士元心念其民力为区画至为将士陵辱诃

责弗避也改知浚州州滨黄河尝经盗贼城堞不完

市井空荒士元邑邑不得志而临事未尝易其素至

正十七年贼复浚州州兵悉溃散士元坐堂上顾其

子致微使避贼曰吾守臣居此职也若可逃生子侍

立不忍去贼前问曰尔为谁士元叱曰我王知州也

强贼识我否贼欲缚士元士元奋拳殴贼贼怒并其

子杀之

  杨朴

按元史忠义传朴字文素河南人早以文学得推择

为吏仕至滁州全椒县尹滁界庐江庐江陷于寇滁

人震动行省参政也先总兵于滁不理军事唯纵饮

至暮城门不钥寇入纵火犹张烛挥杯急逾城出走

朴度必死乃尽杀其妻女朝服坐堂上盗欲降之朴

指妻女示曰我已戕我属政欲死官守耳尚何云云

乃连唾之贼絷朴倒悬树上而割其肉至尽犹大骂

弗绝

  李士龙

按江阴县志士龙汴人父为江阴尉有贤能声士龙

尚气节有膂力比壮于武艺无不精读书知大义以

先锋从中书丞相脱脱南征累功徽州判官寻同知

睦州兼义兵都元帅居移剌院判麾下抚农阅兵民

赖以安长枪氏掠地至睦声言浙省丞相师诸将解

体移剌某曰吾岂丞相敌哉潜退师士龙谍知其诈

率所部由乌龙山督战获首将破其军有以敌号遗

士龙者士龙斩以徇至锦沙泉知势不可为取所挟

槊植地饮药仰誓曰吾报主尽矣勿令贼斫吾头遂

倚马瞪目而逝时至正丁酉十月四日也年二十五

  乔彝 张&#起 王佐 吴德新

按元史忠义传彝字仲常晋宁人性高介有守一时

名称籍甚至正十八年贼由绛州垣曲县袭晋宁城

陷城中死者十二三彝整冠衣聚妻子家有大井彝

坐井上令妻子婢辈循次投井中而己随赴之彝既

死贼首王士诚使人即彝家邀致之至则彝已死矣

贼平朝廷赠彝临汾县尹赐谥纯洁有张&#起王佐

者皆士人也并以不屈贼而死&#起字傅霖汾州人

累举不中尝用荐者征为国子助教居一岁免归盗

既去晋宁复陷汾州&#起与妻赴井死王佐字符辅

晋宁人从父居上都教授里巷不与时俯仰会贼至

仓卒不能避为所获欲降之佐傲岸自如诟贼不辍

因见害又有吴德新者字止善建昌人工医留京师

久之常往宁夏会盗至德新见执胁使降德新厉声

曰我生为皇元人死作皇元鬼誓不从尔贼贼乃缚

其两手加白刃颈上迫其畏屈德新骂不已乃曳之

井上阳欲挤之德新偶得宽即自投井中仰骂贼贼

下射矢贯其顶骂益力贼怒以长枪刺之然亦壮其

志怜其死曰此真丈夫也以土埋井而去

  颜瑜 曹彦可

按元史忠义传瑜字德润兖州曲阜人兖国复圣公

五十七代孙也以行谊用举者为邹及阳曲两县教

谕至正十八年田丰起山东瑜携家走郓城道遇贼

以刃来胁瑜曰尔何人瑜曰我东鲁书生也贼执瑜

曰尔书生吾不尔杀可从我见主帅瑜骂曰尔贼何

主帅耶贼怒欲杀瑜瑜无惧色复使之写旗瑜大诟

曰尔大元百姓天下乱募尔为兵而反为叛逆我腕

可断岂能为尔写旗从逆乎贼以枪刺瑜至死骂不

绝口其妻子皆为所害又有曹彦可者亳州人会妖

寇起里中多田野无赖子目不知书者既破亳揭帛

于竿皆群趋彦可家之使写旗彦可力辞乃迫以

刀斧彦可唾之曰我儒者知有君父宁死耳岂为汝

写旗者耶贼怒遂见害年七十矣其家素贫又死于

乱&#殡其尸贼既定有司具以事闻中书为给赀以

葬赐谥节愍

  全普庵撒里 哈海赤

按元史忠义传普庵撒里字子仁高昌人初为中书

省检校时太师汪家奴擅权用事台谏无敢言者普

庵撒里独于众中历数其过谔谔无惧色拜监察御

史即首劾汪家奴十罪乃见黜然而气节益自振不

以摧&#遂阻历诋权贵朝臣莫不畏栗出为广东廉

访使寻除兵部尚书未几授赣州路达鲁花赤至郡

发摘奸恶一郡肃然至正十一年颍州盗起即修筑

城垒旬月之闲守御之具毕备于是发公帑募勇士

得兵三千人日练习之皆可用属邑有为贼所陷者

往往遣兵复之境内悉安十六年以功拜江西行省

参政分省于赣十八年江西下流诸郡皆为陈友谅

所据乃与总管哈海赤戮力同守友谅遣其将幸文

才率兵围赣使人胁之降普庵撒里斩其使日擐甲

登城拒之力战凡四月兵少食尽义兵万户马合某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