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后如璋遂与家僮往救手刃数人破围而入偕父力

战众寡不敌父子皆死明日官军复进攻贼遂溃家

人得父子尸敛而葬之柩车相继于道见者无不坠

泪乡之父老诔之曰父死于忠子死于孝私表其里

曰忠孝郡上其事于朝不报

  夏璇

按黄州府志璇字希政历黄州行省都事至正壬辰

兵变弃官入蕲屡为乱兵所胁义不辱自经妻刘氏

携二子避乱沔岳间入明其孙原吉事累朝有大勋

官少保户部尚书

  李清七



清八

按黄州府志清七与弟清八居山以义烈名会妖

人徐寿辉陷蕲水人多胁从知清七才求得为己用

清七兄弟以为耻贼怒大索获之坚抗不屈而死今

薛湖东立庙河中祀焉

  谷廷珪

按襄阳府志廷珪知襄阳县铁木哥兵入城官吏皆

遁廷珪不去被执使降不屈死之

  张德

按襄阳府志德为襄阳县主簿铁木哥兵入城被执

使降不屈死之

  孛术远

按襄阳府志远为襄阳县尹贼起远以忠义自奋募

兵与贼战被害妻亦死之

  陈元善

子光远

 光迪

按福建通志元善字长卿龙溪人至正间逃兵作乱

凶渠薛祥执元善及其妻子欲胁之元善骂贼贼怒

杀之妻郭氏子光远光迪皆不屈而死

  陈阳盈 汤成顺

按福建通志阳盈字子谦累官候官尉调泉州税课

副使以忧归至正十二年寇攻州知州王伯颜檄阳

盈率民兵拒敌奋不顾身遂陷阵贼胁之降阳盈执

大义骂贼遂与义士汤成顺同遇害事闻赠敦武校



  叶景仁

按福建通志景仁字天德松溪人至正间由政和尉

升浦城尹奉檄讨政和西里寨寇值岁饥出家赀饷

兵率先入遇贼邀击败之擒戮渠魁抚其胁从者归

里次日进攻贼悉众来拒景仁复败之乘胜深入后

援不继为贼所执断其右膊大骂而死

  买住

按韶州府志住韶州路同知以廉介闻至正间郴寇

陷乐昌攻韶州住跃马开门身先士卒大破群贼越

二十三日复至再破之遂复乐昌乳源又督兵出剿

余党有疾麾下劝其还军住厉声曰丈夫当以报国

今群贼未灭纵死于家何益竟卒军中家无以敛郡

人义而祀之

  张凤仪

按韶州府志凤仪任本路经历从同知买住出御郴

寇买住死凤仪与战被执至湖南不屈死之

  邓可贤

按乳源县志可贤家世业儒元至正间郴寇攻乳源

陷之可贤率民置寨固守以忠孝大节相勉且逋寇

悖逆誓不可降寨不守即趋韶韶为父母邦舍此何

适乎于是守御益坚遣子一源间道趋韶上方略同

知买住遂率兵败贼由是贼深嫉之复攻寨两月粮

尽水竭可贤力屈同子弟七人俱被执至湖南同日

杀之寨破日居民四百无一降者部使刘鄂为之传

邑人建祠祀之

  梁曾甫

按广东通志曾甫上海泮浦人今居顺德智勇绝伦

至正举江西行省校番禺沙湾巡检及盗起乡人举

曾甫才略足恃于是曾甫据形势立垒寨流逋四归

尽散家财以饷士不足则质其田以继之乡人赖以

安贼遣使说曾甫降曾甫斩以徇贼怒悉众攻曾甫

遂遇害祀忠义祠

  王成

按海康县志成平河门军校素骁勇号帽儿王先西

粤患猺成尝戴皮帽冲击莫当其锋人或有假其帽

以战者贼望之必惊溃因号帽儿王至正壬辰猺复

侵雷未至元帅张不儿罕孛温领兵邀击之贼乃间

道径抵城下攻犯西门大恣焚掠势猖獗甚城几危

罕孛温领军还与贼战成奋刃先驰连斩数馘贼知

为成大溃城赖以安成乘胜追之余贼潜发成中毒

矢死军民塑其像于黑神祠祀之

  周仁

按广东通志仁琼山人时疫族人死者众传染益烈

仁独力扶护不忍弃去死者赖之以葬危者赖之以

周仁亦无恙至正间为石山寨巡检与贼战裂死失



  范忠

按巴州志忠至正间为剑州万户明玉珍陷巴州擒

之不屈投江而死

  彭文远



大远

按龙泉县志文远至正辛卯徐寿辉破袁瑞临江攻

吉安邑民罗邦并起剽掠壬辰行省命万户张详守

龙泉辟文远为护兵巡检参军事癸巳春寇众逼城

张夜具舟遁去文远留之不可与偕行至螺滩追骑

及之文远大呼奋击手刃数人寇横槊刺之被擒其

弟大远夺贼骑驰去之吉郡请兵郡檄泰和州权同

知袁旭以兵收复太远为先锋涉南州河会风雨大

作后队不及渡寇众蹴之擒大远及其家丁十九人

与文远同日杀之

  月鲁不花

子老安

侄百家奴

按元史本传月鲁不花字彦明蒙古逊都思氏生而

容貌魁伟咸以令器期之未冠父脱帖穆耳以千户

职戍越因受业于韩性先生为文下笔立就粲然成

章就试江浙乡闱中其选居右榜第一方揭晓试官

梦月中有花象已而果符其名人以为异遂登元统

元年进士第授将仕郎台州路录事司达鲁花赤县

未有学乃首建孔子庙既又延儒士为之师以教后

进丁外艰至正元年朝廷立行都水监以选为其监

经历寻擢广东廉访司经历会廷议将治河决以行

都水监丞召之比至改集贤待制除吏部员外郎奉

命至江浙籴粟二十四万石至则第户产之高下以

为籴之多寡不扰而事集既而军饷不给又奉命出

籴于江浙召父老谕曰今天子宵衣旰食惟恐泽不

下民而民不得其所耳然奈盗贼何夫讨贼者必先

粮饷以我不汝扰故命我复来盖讨贼即所以安民

耳父老其谓何众咸应曰公言是也不逾月粮事以

毕丁母忧中书遣赙且起复不应未几太师右丞相

脱脱南征辟从军事督馈饷馈饷用舒升吏部郎中

寻拜监察御史首上疏言郊庙礼甚缺天子宜躬祀

南郊殷祭太室继又上疏言皇太子天下之本当简

老成重臣为辅导以成其德帝皆嘉纳之升吏部侍

郎铨选于江浙时称其公允适朝廷有建议欲于河

间长芦置局造海船三百艘者月鲁不花即为书具

言其非便言入中书忤议者迁工部侍郎后分部彰

德道过河间民遮拥拜谢曰微公言吾民其毙矣会

方重选守令以保定密迩京畿除保定路达鲁花赤

陛辞诏谕谆切保定岁输粮数十万石于新乡苦弗

便月鲁不花请输京仓以便之俄除吏部尚书保定

父老百数诣阙言乞留监郡以抚吾民遂以尚书仍

知郡事会贼北渡河日修城浚濠为战守具廷议发

五省八卫军出戍外镇月鲁不花疏愿留其兵护本

郡遂兼统黑军数千人及团结西山八十二寨民义

军势大张贼再侵境皆不利遁去升中奉大夫锡上

尊四马百匹僚佐增秩有差别降宣敕俾赏有功者

召还为详定使保定民不忍其去绘像以祀之去保

定一月而城陷矣朝廷以月鲁不花夙负民望令入

城招谕之扺城贼坚壁不出民多窃出谒拜者改大

都路达鲁花赤有执政以故中书令耶律楚材先茔

地冒奏与蕃僧为业者月鲁不花格之卒弗与转吏

部尚书会剧贼程思忠据永平其佐雷帖木儿不花

伪降事觉被擒杀之思忠壁守遂益坚诏令月鲁不

花招抚之众悉难其行月鲁不花毅然曰臣死君命

分也奈何先计祸福哉竟入城谕贼贼皆感泣罗拜

纳降还迁翰林侍讲学士俄复为大都路达鲁花赤

入见帝宣文阁有旨若曰朕以畿甸之民疲敝特选

尔抚吾民尔毋峻威毋弛法或挟权以干汝于非法

其即以闻视事之初帝及皇后皇太子皆遣使赐之

酒有权臣以免役事来谒月鲁不花面斥曰圣训在

耳不敢违转资善大夫拜江南行御史台中丞陛辞

之日帝御嘉禧殿慰劳之且赐以上尊金币皇太子

亦书成德诚明四大字赐之月鲁不花乃由海道趋

绍兴为政宽猛不颇诏进阶一品为荣禄大夫既而

除浙西肃政廉访使会张士诚浙西僭王号度弗

可与并处谓侄同寿曰吾家世受国恩恨不能刺贼

以报国矧乃与贼同处耶令同寿具舟载妻子而匿

身木柜中蔽以&#秸脱走至庆元士诚部下察知之

遣铁骑百余追至曹娥江不及而返俄改山南道廉

访使浮海北而往道阻还扺铁山遇倭贼船甚众乃

挟同舟人力战拒之倭贼绐言投降弗纳于是贼即

登舟攫月鲁不花令拜伏月鲁不花骂曰吾朝廷重

臣宁为贼拜耶遂遇害当遇害时麾家奴那海刺杀

首贼次子枢密院判官老安侄百家奴扞敌亦死之

同舟死事者八十余人事闻朝廷赠摅忠宣武正宪

徇义功臣银青荣禄大夫辽阳等处行中书省平章

政事上柱国谥忠肃

  孙㧑

按元史忠义传㧑字自谦曹州人至正二年进士授

济宁路录事张士诚据高邮叛或谓其有降意朝廷

择乌马儿为使招谕士诚而用㧑为辅行㧑家居不

知也中书借㧑集贤待制给驿就其家起之㧑强行

抵高邮士诚不迓诏使㧑等既入城反复开谕士诚

等皆竦然以听已而拘之他室或日一馈食或间日

一馈食欲以降㧑㧑唯诟斥而已乃令其党捶㧑肆

其陵辱㧑不恤也及士诚徙平江㧑与士诚部将张

茂先谋将㧑所授站马札子遣壮士浦四许诚赴镇

南王府约日进兵复高邮谋泄执㧑讯问㧑骂声不

绝竟为所害后贼中见失节者辄自相嗤曰此岂孙

待制耶事闻赠翰林侍读学士中奉大夫护军追封

曹南郡公谥忠烈赐田三顷恤其家

  石普

按元史忠义传普字符周徐州人至正五年进士授

国史院编修官改经正监经历淮东西盗起朝廷方

用兵普以将略称同佥枢密院事董钥尝荐其材会

丞相脱脱讨徐州以普从行徐平录功迁兵部主事

寻升枢密院都事从枢密院官守淮安时张士诚

高邮普诣丞相面陈破贼之策且曰高邮负重湖之

险地皆沮洳骑兵卒莫能前与普步兵三万保取之

高邮既平则濠泗易破普请先驱为天下忠义倡丞

相壮之命权山东义兵万户府事招民义万人以行

而汝中柏者方用事阴沮之减其军半初令普便宜

行事及行又使听淮南行省节制普行次范水寨日

未夕普令军中具食夜漏三刻下令衔枚趋宝应其

营中更鼓如平时抵县即登城树帜城上贼大惊溃

因抚安其民由是诸将疾普功水陆进兵乘胜拔十

余寨斩贼数百将抵高邮城分兵三队一趋城东备

水战一为奇兵虞后一普自将攻北门遇贼与战贼

不能支遁入城普先士卒蹑之纵火烧关门贼惧谋

弃城走而援军望之按不进且忌普成功总兵者遣

蒙古军千骑突出普军前欲收先入之功而贼以死

扞蒙古军恇怯即驰回普止之不可遂为贼所蹂践

率坠水中普军乱贼乘之普勒余兵血战良久仗剑

大呼曰大丈夫当为国死有不进前者斩奋击直入

贼阵中从者仅三十人至日西援绝被创堕马复步

战数合贼益至贼指曰此必头目不可使逸须生致

之普叱曰死贼奴我即石都事何云头目左胁为贼

枪所中犹手握其枪斫贼死贼众攒枪以刺普普与

从者皆力战俱死之

  盛昭

按元史忠义传昭字克明归德人由儒学官累迁淮

南行省照磨会诏使往高邮不得达而还谬称贼已

迎拜但乞名爵耳行省不虞其欺乃遣昭入高邮授

所与士诚官士诚拒不听拘诸舟中昭语所从吏曰

吾之止此有死而已既而官军逼高邮士诚授昭以

兵使出拒官军昭叱曰吾奉命招谕汝汝拘留诏使

罪不容斩又欲吾从汝为贼耶大骂不绝口贼怒先

剜其臂肉而后磔之

  赵琏



扬儿

按元史忠义传琏字伯器宏伟之孙也至治元年登

进士第授嵩州判官再调汴梁路祥符县尹入为国

子助教累迁湖广行省左右司郎中除杭州路总管

杭于东南为剧郡地大民伙长吏多不称其职琏为

人强毅开敏精力绝人吏莫不服其明决而不敢欺

浙右病于徭役民充坊里正者皆破其家朝廷令行

省召八郡守集议便民之法琏献议以属县坊正为

雇役里正用田赋以均之民咸以为便有盗诱其同

恶持刀出市斫人以索金市民乃户敛以予之人无

敢言者琏曰此不可长也遣卒掩捕之尽戮诸市逾

年召拜吏部侍郎杭人思之刻其政绩于碑历中书

左司郎中除礼部尚书寻迁户部拜参议中书省事

出为山北辽东道廉访使是时河南兵起湖广荆襄

皆陷而两淮亦骚动朝廷乃析河南地立淮南江北

行省于扬州以琏参知政事琏方病水肿即舆疾而

行既至分省镇淮安又移镇真州会张士诚为乱突

起海滨陷泰州兴化行省遣兵讨之不克乃命高邮

知府李齐往招谕之士诚因请降行省授以民职且

乞从征讨以自效遂移琏镇泰州琏乃趣士诚治戈

船趋濠泗士诚疑惮不肯发又觇知琏无备遂复反

夜四鼓纵火登城琏力疾扪佩刀上马与贼斗市衢

贼围琏邀至其船琏诘之曰汝辈罪在不赦今既宥

尔诛戮又锡以名爵朝廷何负于汝乃既降复反耶

汝弃信逆天灭不旋踵我执政大臣岂为汝贼辈屈

乎即驰骑奋击贼贼以槊撞琏坠地欲舁登其舟琏

瞋目大骂遂死之其仆扬儿以身蔽琏亦俱死及乱

定州民收其尸归殡于真州事闻赙钞三百锭仍官

其子锜

  李齐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0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