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陈君用

按元史忠义传君用字子材延平人少负气勇猛过

人红巾起江淮由抚盱入闽闽阃授君用南平县尹

给钱五万缗俾募千兵君用散家财继之导官军复

建阳浦城等县以功授同知建宁路事亡何贼围福

州君用率兵往援大败贼众廉访佥事郭兴祖佩君

用明珠虎符使权同知副都元帅遂引兵逾北岭至

连江阻水而阵君用曰今日不尽杀贼吾不复生还

矣乃率壮丁六十人徒涉斩杀贼稍溃既而复合君

用大呼转战中枪而死事闻赠怀远大将军浙东道

宣慰司同知副元帅轻车都尉颍川郡侯谥忠毅

  李廉





按吉安府志廉安福人至正间进士为信丰令元季

兵起洞獠时出剽掠廉教民射立保伍相守之法境

土以宁红巾贼奄至民曰避之廉曰吾为国家守此

土乌有寇至而避之者乎乃倡率吏民以死战守众

溃遇害其子敬亦死邑人为立双节祠

  周元定

按吉水县志元定以父荫补官至江浙婺州路通判

性刚果元季红巾寇起元定率众拒之力战而死

  罗明远

按吉安府志明远庐陵人至正间徐寿辉伪将陈普

文陷吉州路明远起义兵复之时贼至吉官兵失守

明远率敢死士四百人大呼巷战杀贼数十贼虽却

而明远死焉郡人立庙祀之

  高文鼎

按吉安府志文鼎吉水人尝参广东元帅府事寻迁

元帅府副元帅至正间三山贼攻广城文鼎以义激

将士以死守力拒一年援兵不至城陷遂自刎一家

皆死

  萧生

按吉安府志生字彝翁吉水人领乡荐为建昌州学

正复为濂溪书院山长至正间参政全普俺撒里辟

赞军事伪汉兵至参政遁去生曰有城不守非忠也

我则参谋何面目见天下士投学宫井或出之三日

不食城竟陷不屈仍赴井死门人私谥曰贞节

  解子元 罗启南 姜天佑

按吉安府志子元吉水人延佑间进士判安福州至

太史院校书郎至正兵乱募众为保障讨为贼所困

贼曰降之即已子元曰虽死必欲杀汝贼肯汝降耶

偕义士罗启南姜天佑力战而死

  陈新

按吉安府志新泰和人以新淦州判归省时寇至监

州闻其贤辟守东境援少食尽被执不屈死

  刘福 郭大

按吉安府志刘福郭大俱吉人福官松江同知大为

巡检壬辰寇起分队出乌东河源我军两翼击之福

大乘胜逐北获其帅斩首数百级日渐曛寇从坂陂

乘岭尾袭焉大被杀福抽师督战又斩首数百级寻

以矢尽失援竟死之

  刘元谟

按吉安府志元谟吉水人为弋阳知州至正间贼逼

州元谟力拒凡十九日众欲其降元谟大骂曰虽死

当杀此贼援兵不至城陷骂贼而死

  郭焕章

按吉安府志焕章吉水人以明经任隆兴路儒学训

导至正间州县俱降焕章激烈自以石系腰沉水死

门人私谥之曰文贞

  毛铎

按南昌郡乘铎字仲声龙兴人至正间行省署为富

州学正时土寇李明道集众据州治胁为从事铎曰

我故士人肯从尔为乱乎明道曰若膝屈于我富贵

立致铎抗色曰我宁折首无宁屈膝遂遇害

  王铨

按饶州府志铨字伯衡安仁人登进士历太常丞丽

水令分省员外郎温州守及温州失守铨被执不屈

公服坐堂上受刃死其女闻之亦抱子赴水而死

  黄复圭

按饶州府志复圭字均瑞安仁人博学以诗鸣至正

兵起复圭陷贼庭为诗骂之贼怒剖其腹骂曰腹可

部赤心不可剖遂死之

  汤自愿

按饶州府志自愿字伯恭余千人至正间蕲黄项普

寿陷饶州所至杀掠惨酷自愿起兵未几州陷挟诸

弟侄走港西习泰乡率章黼黄士龙等结连临川诸

义士相为保障其弟自善自智侄日新与章皆有膂

力每战必捷声大振时号汤军九月集兵复州治三

日战败自愿遭擒送饶州普寿欲其降不屈死之省

宪以闻命致祭

  许则祖

按饶州府志则祖字则天乐平人生平以豪侠自命

游习武事尝叹曰大丈夫当死国难至正间兵起陷

德兴犯乡里则祖率乡族起义兵复县治继陷寻复

之七月遇寇斗于里之小坑&#自旦及暮不少休则

祖乘单骑犯阵陷泥淖中遂被害总兵左承以闻赠

忠显校尉

 忠烈部名臣列传二十八

  元二

  樊执敬

仆田

也先

按元史忠义传执敬字时中济宁郓城人性警敏好

学由国子生擢授经郎尝见帝师不拜或谂之曰帝

师天子素崇重王公大臣见必俯伏作礼公独不拜

何也执敬曰吾孔氏之徒知尊孔氏而已何拜异教

为历官至侍御史至正七年擢山南道廉访使俄移

湖北道十年授江浙行省参知政事十二年二月督

海运于平江十日将发官大宴犒于海口俄有客船

自外至验其券信令入而不虞其为海寇也既入港

即纵火鼓噪时变起仓猝军民扰乱贼竟焚舟粮

以去执敬既走入昆山自咎于失防心郁郁不解及

还省而昱岭关有警平章政事月鲁帖木儿引军扼

之贼不得进月鲁帖木儿俄以疾卒贼遂犯余杭执

敬时已被命讨贼海上至是事急不得舍去与平章

政事定定治事省中调兵出战皆不利掾史苏友龙

素抗直有为进言于执敬曰贼且至城内空虚无备

奈何执敬曰吾淬砺戈矛当歼贼以报国傥或不克

有死而已何畏哉俄报贼已至执敬遽上马帅众而

出中涂与贼遇乃射死贼四人贼又逐之射死三人

已而贼来方盛填咽街巷且纵火众皆溃去贼知其

无援呼执敬降执敬怒叱之曰逆贼守关吏不谨汝

得至此恨不碎汝万段何谓降耶乃奋刀斫贼因中

枪而堕从仆田也先驰救之亦中枪死事闻赠翰林

学士承旨荣禄大夫柱国追封鲁国公

  泰不华 抱琴 李辅德 赤盏 张君璧

按元史本传泰不华字兼善伯牙吾台氏初名达普

化文宗赐以今名世居白野山父塔不台入直宿卫

历仕台州录事判官遂居于台家贫好读书能记问

集贤待制周仁荣养而教之年十七江浙乡试第一

明年对策大廷赐进士及第授集贤修撰转秘书监

著作郎拜江南行台监察御史时御史大夫脱欢怙

势贪暴泰不华劾罢之文宗建奎章学士院擢为典

签拜中台监察御史顺帝即位加文宗后太皇太后

之号大臣燕铁木儿伯颜皆列地封王泰不华率同

列上章言婶母不宜加徽称相臣不当受王土太后

怒欲杀言者泰不华语众曰此事自我发之甘受诛

戮决不敢累诸公也已而太后怒解曰风宪有臣如

此岂不能守祖宗之法乎赐金币二以旌其直出佥

河南廉访司事俄移淮西继迁江南行御史台经历

辞不赴转江浙行省左右司郎中浙西大水害稼会

泰不华入朝力言于中书免其租擢秘书监改礼部

侍郎至正元年除绍兴路总管革吏弊除没官牛租

令民自实田以均赋役行乡饮酒礼教民兴让越俗

大化召入史馆与修辽宋金三史书成授秘书卿升

礼部尚书兼会同馆事黄河决奉诏以珪玉白马致

祭河神竣事上言淮安以东河入海处宜仿宋置撩

清夫用辊江龙铁扫撼荡沙泥随潮入海朝廷从其

言会用夫屯田其事中废八年台州黄岩民方国珍

为蔡乱头王伏之雠逼遂入海为乱掠漕运粮执

海道千户德流于实事闻诏江浙参政朵儿只班总

舟师捕之追至福州五虎门国珍知事危焚舟将遁

官军自相惊溃朵儿只班遂被执国珍迫其上招降

之状朝廷从之国珍兄弟皆授之以官国珍不肯赴

势益暴横九年诏泰不华察实以闻既得其状遂上

招捕之策不听寻除江东廉访使改翰林院侍读学

士知制诰同修国史已而出为都水庸田使十年十

二月国珍复入海烧掠沿海州郡十一年二月诏孛

罗帖木儿为江浙行省左丞总兵至庆元以泰不华

谂知贼情状迁浙东道宣慰使都元帅分兵于温州

使夹攻之未几国珍寇温泰不华纵火筏焚之一夕

遁去既而孛罗帖木儿密与泰不华约以六月乙未

合兵进讨孛罗帖木儿乃以壬辰先期至大闾洋国

珍夜率劲卒纵火鼓噪官军不战皆溃赴水死者过

半孛罗帖木儿被执反为国珍饰辞上闻泰不华闻

之痛愤辍食数日朝廷弗之知复遣大司农达识帖

木迩等至黄岩招之国珍兄弟皆登岸罗拜退止民

间小楼是夕中秋月明泰不华欲命壮士袭杀之达

识帖木迩适夜过泰不华密以事白之达识帖木迩

曰我受诏招降耳公欲擅命邪事乃止檄泰不华亲

至海滨散其徒众拘其海舟兵器国珍兄弟复授官

有差既而迁泰不华台州路达鲁花赤十二年朝廷

征徐州命江浙省臣募舟师守大江国珍怀疑复入

海以叛泰不华自分以死报国发兵扼黄岩之澄江

而遣义士王大用抵国珍示约信使之来归国珍益

疑拘大用不遣以小舸二百突海门入州港犯马鞍

诸山泰不华语众曰吾以书生登显要诚虑负所学

今守海隅贼甫招徕又复为变君辈助我击之其克

则汝众功也不克则我尽死以报国耳众皆踊跃愿

行时国珍戚党陈仲达往来计议陈其可降状泰不

华率部众张受降旗乘潮而前船触沙不能行垂与

国珍遇呼仲达申前议仲达目动气索泰不华觉其

心异手斩之即前搏贼船射死五人贼跃入船复斫

死二人贼举槊来刺辄斫折之贼群至欲抱持过国

珍船泰不华瞋目叱之脱起夺贼刀又杀二人贼攒

槊刺之中颈死犹植立不仆投其尸海中年四十九

时十二年三月庚子也僮名抱琴及临海尉李辅德

千户赤盏义士张君璧皆死之泰不华既没除江浙

行省参知政事行台州路达鲁花赤事不及闻命已

后三年追赠荣禄大夫江浙行省平章政事柱国封

魏国公谥忠介立庙台州赐额崇节泰不华尚气节

不随俗浮沈太平为台臣劾去相位泰不华独饯送

都门外太平曰公且止勿以我累公泰不华曰士为

知己死宁畏祸耶后虽为时相摈斥人莫不韪之善

篆隶温润遒劲尝重类复古编十卷考正讹字于经

史多有据云

  卜理牙敦 上都

按元史忠义传卜理牙敦北庭人累官至山南廉访

使治中兴中兴为江汉藩屏卜理牙敦每按临所部

威惠翕然至正十二年寇犯中兴卜理牙敦以兵与

抗射贼多死贼稍退明日复拥众来袭东门卜理牙

敦力与之战被执不屈而死又明日贼复来攻前中

兴判官上都统兵出击之既而东门失守上都仓黄

反斗力屈贼执之使降上都大骂贼怒刳其腹刲其

肉而死

  聂炳 明安达尔

按元史忠义传炳字韫夫江夏人元统元年进士授

承事郎同知平昌州事炳早孤其母改适自平昌还

始知之即迎其母以归久之转宝庆路推官会峒猺

寇边湖广行省右丞秃赤统兵讨之屯于武冈以炳

摄分省理问官悍卒所至掠民为俘炳言于秃赤释

其无验者数千人至正十二年迁知荆门州才半岁

淮汉贼起荆门不守炳出募土兵得众七万复荆门

又与四川行省平章政事咬住复江陵其功居多既

而蕲黄安陆之贼其势复振贼将俞君正合兵来攻

荆门炳率孤军昼夜血战援绝城陷为贼所执极口

骂不绝贼以刀抉其齿尽乃断左臂而支解之未几

贼陷潜江县达鲁花赤明安达尔率勇敢出击擒其

伪将刘万户进营芦洑贼众奄至出斗死其家歼焉

一子桂山海牙怀印绶去得免明安达尔唐兀氏字

士元炳同年进士由宿州判官再转为潜江云

  李黼

兄冕

从子秉昭

按元史忠义传黼字子威颍人也工部尚书守中之

子守中性卞急遇诸子极严每一饮酒辄半月醉不

解黼百计承顺求宁亲心终不可得跪而自讼往往

达旦无几微厌怠之意初补国学生泰定四年遂以

明经魁多士授翰林修撰明年代祠西岳省臣谓黼

曰敕使每后我今可易邪黼曰王人虽微春秋序于

诸侯之上尊君也奈何后乎省臣不敢对改河南行

省检校官迁礼部主事拜监察御史首言禴祠烝尝

古今大祭今太庙唯二祭而日享佛祠神御非礼也

宜据经行之成均教化之基不当隶集贤宜属省臣

兼领诸侯王岁赐有定额分封易代之际陈请恩例

世系戚疏无成书可考宜仿先代修正玉牒皆不报

转江西行省郎中入为国子监丞迁宣文阁监书博

士兼经筵官数与劝讲每以圣贤心法为帝言之俄

中书命黼巡视河渠黼上言曰蔡河源出京西宋以

转输之故平地作堤今河底填淤高出地面秋霖一

至横溃为灾宜按故迹修浚他日东河或有不测之

阻江淮运物当由此分道达京万世之利也亦不报

升秘书太监拜礼部侍郎奉旨详定中外所上封事

已而廷议内外官通调授黼江州路总管至正十一

年夏五月盗起河南北据徐蔡南陷蕲黄焚掠数千

里造船北岸锐意南攻九江居下流实江东西襟喉

之地黼治城壕修器械募丁壮分守要害且上攻守

之策于江西行省请兵屯江北以扼贼冲庶几大江

之险贼不得共之不报黼叹曰吾不知死所矣乃独

椎牛飨士激忠义以作士气数日之间纪纲初立十

二年正月己未贼渡江陷武昌威顺王及省臣相继

遁舳舻蔽江而下江西大震贼乘胜破瑞昌右丞孛

罗帖木儿方军于江闻之遁黼虽孤立辞气愈奋厉

时黄梅县主簿也孙帖木儿愿出击贼黼大喜向天

沥酒与之誓言始脱口贼游兵已至境急檄诸乡落

聚木石于险塞处遏贼归路仓卒无号乃墨士卒面

统之出战黼身先士卒大呼陷阵也孙帖木儿继进

贼大败逐北六十里乡丁依险阻乘高下木石横尸

蔽路杀获二万余黼还谓左右曰贼不利于陆必由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0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