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西城破城中前期筑栅浚濠为备虽克之不能入也

但于城上立栅南北相去百余步而已仲德摘三面

精锐日夕战御终不能拔三年正月庚子朔大兵以

正旦会饮鼓吹相接城中饥窘愁叹而已围城以来

战殁者四帅三都尉其余总帅以下不可胜纪至是

尽出禁近至于舍人牌印省部掾属亦皆供役戊申

大兵凿西城为五门整军以入督军鏖战及暮乃退

声言来日复集己酉大兵果复来仲德率精兵一千

巷战自卯及巳俄见子城火起闻上自缢谓将士曰

吾君已崩吾何以战为吾不能死于乱兵之手吾赴

汝水从吾君矣诸君其善为计言讫赴水死将士皆

曰相公能死吾辈独不能耶于是参政孛术鲁娄室

兀林荅胡土总帅元志元帅王山儿纥石烈柏寿乌

古论桓端及军士五百余人皆从死焉仲德状貌不

逾常人平生喜怒未尝妄发闻人过常护讳之虽在

军旅手不释卷门生故吏每以名分教之家贫敝衣

粝食终其身晏如也雅好宾客及荐举人材人有寸

长极口称道其掌军务赏罚明信号令严整故所至

军民为用至危急死生之际无一士有异志者南渡

以后将相文武忠亮始终无瑕仲德一人而已

  毕资伦

按金史忠义传资伦缙山人也泰和南征以佣雇从

军军还例授进义副尉崇庆元年改缙山为镇州术

虎高琪为防御使行元帅府事于是州选资伦为防

城军千户至宁元年秋大元兵至镇州高琪弃城遁

资伦行及昌平收避迁民兵转战有功擢授都统军

军数千与军中将领沈思忠宁子都辈同隶一府屯

郑州及卫州时号沈毕军积功至都总领思忠为副

都尉仆散阿海南征军次梅林关不得过阿海问诸

将谁能取此关者资伦首出应命问须军士几何曰

止用资伦所统足矣不烦余军明日迟明出宋军不

意引兵薄之万众崩遂取梅林关阿海军得南行留

提控王禄军万人守关不数日宋兵夺关守之阿海

以梅林归途为敌据计无所出复问谁能取梅林者

以帅职赏之资伦复出应命以本军再夺梅林阿海

破蕲黄按军而还论功资伦第一授遥领同知昌武

军节度使宣差总领都提控既而枢密院以资伦思

忠不相能恐败事以资伦统本军屯泗州兴定五年

正月戊戌提控王禄汤饼会军中宴饮宋龟山统制

时青乘隙袭破泗州西城资伦知失计堕南城求死

为宋军所执以见时青青说之曰毕宣差我知尔好

男子亦宜相时达变金国势已衰弱尔肯降我宋亦

不负尔若不从见刘大帅即死矣资伦极口骂曰时

青逆贼听我言我出身至贫贱结柳器为生自征南

始得一官今职居三品不幸失国家城池甘分一死

尚不能报肯从汝反贼求生耶青知无降意下盱眙

狱时临淮令李某者亦被执后得归为泗州从宜移

刺羊哥言其事羊哥以资伦恶语骂时青必被杀即

以死不屈节闻于朝时资伦子牛儿年十三居宿州

收充皇后位奉合舍人宋人亦赏资伦忠愤不挠欲

全活之钤以铁绳囚于镇江府土狱略给衣食使不

至饿胁诱百方时一引出问云汝降否资伦或骂

或不语如是十四年及盱眙将士降宋宋使总帅纳

合买住已下北望哭拜谓之辞故主驱资伦在旁观

之资伦见买住骂曰纳合买住国家未尝负汝何所

求死不可乃作如此觜鼻耶买住俯首不敢仰视及

蔡州破哀宗自缢宋人以告资伦资伦叹曰吾无所

望矣容我一祭吾君乃降耳宋人信之为屠牛羊设

祭镇江南岸资伦祭毕伏地大哭乘其不防投江水

而死宋人义之宣示四方仍议为立祠镇江之囚有

方士者亲尝见之以告元好问及言泗州城陷资伦

被执事且曰资伦长身面赤色颧颊微高髯疏而黄

资禀质直重然诺故其坚忍守节卓卓如此宣宗实

录载资伦为乱兵所杀当时传闻不得其实云

  杨居仁

按金史完颜赛不传吏部郎中杨居仁上封事言宰

相宜择人上语大臣曰相府非其人御史谏官当言

彼吏曹何与于此尚书左丞颜盏世鲁素嫉居仁亦

以为僭赛不徐进曰天下有道庶人犹得献言况在

郎官陛下有宽弘之德故不应言者犹言使其言可

用则行之不可用不必示臣下也上是之居仁字行

之大兴人泰和二年进士天兴末时北渡举家投黄

河死

  张升

按金史徒单兀典传绛州录事张升字进之大同人

户工部令史出身曾为渔阳主簿迁绛州录事谓知

识者曰我本小人受国家官禄今日国家遭不幸我

不能从反贼言讫赴水死岸上数百人皆嗟惜之

  郭虾



禄大

 完展

按金史忠义传虾会州人世为保甲射生手与兄

禄大俱以善射应募兴定初禄大以功迁遥授同知

平凉府事兼会州刺史进官一阶赐姓颜盏夏人攻

会州禄大遥见其主兵者人马皆衣金出入阵中约

二百余步一发中其吭殪之又射一人矢贯两手于

树敌大骇城破禄大虾俱被擒夏人怜其技囚之

兄弟皆誓死不屈朝廷闻之议加优奖而未知存没

乃特迁禄大子伴牛官一阶授巡尉职以旌其忠其

后兄弟谋奔会自拔其须事觉禄大竟为所杀虾

独拔归上思禄大之忠命复迁伴牛官一阶遥授会

州军事判官虾遥授巩州钤辖会言者乞奖用禄

大弟遂迁虾官两阶授同知兰州军州事兴定五

年冬夏人万余侵定西虾败之斩首七百获马五

十匹以功迁同知临洮府事元光二年夏人步骑数

十万攻凤翔甚急元帅赤盏合喜以虾总领军事

从巡城濠外一人坐胡&#以箭力不及气貌若蔑视

城守者合喜指似虾云汝能射此人否虾测量

远近曰可虾平时发矢伺腋下甲不掩处射之无

不中即持弓矢伺坐者举肘一发而毙兵退升遥授

静难军节度使寻改通远军节度使授山东西路干

可必剌谋克仍遣使赏赉遍谕诸郡焉是年冬虾

与巩州元帅田瑞攻取会州虾率骑兵五百皆被

赭衲蔽州之南山而下夏人猝望之以为神城上有

举手于悬风版者虾射之手与版俱贯凡射死数

百人夏人震恐乃出降盖会州为夏人所据近十年

至是复焉正大初田瑞据巩州叛诏陕西两行省并

力击之虾率众先登瑞开门突出为其弟济所杀

斩首五千余级以功迁遥授知凤翔府事本路兵马

都总管元帅左都监兼行兰会洮河元帅府事六年

九月虾进西马二匹诏曰卿武艺超绝此马可充

战用朕乘此岂能尽其力既入进即尚厩物也就以

赐卿仍赐金鼎一玉兔鹘一并所赐郭伦哥等物有

差天兴二年哀宗迁蔡州虑孤城不能保拟迁巩昌

以粘葛完展为巩昌行省三年春正月完展闻蔡已

破欲安众心城守以待嗣立者乃遣人称使者至自

蔡有旨宣谕绥德州帅汪世显者亦知蔡凶问且嫉

完展制己欲发矫诏事因以兵图之然惧虾威望

乃遣使约虾并力破巩昌使者至虾谓之曰粘

葛公奉诏为行省号令孰敢不从今主上受围于蔡

拟迁巩昌国家危急之际我辈既不能致死赴援又

不能&#众奉迎乃欲攻粘葛公先废迁幸之地上至

何所归乎汝帅若欲背国家任自为之何及于我世

显即攻巩昌破之杀完展送款于大元复遣使者

二十余辈谕虾以祸福不从甲午春金国已亡西

州无不归顺者独虾坚守孤城丙申岁冬十月大

兵并力攻之虾度不能支集州中所有金银铜铁

杂铸为炮以击攻者杀牛马以食战士又自焚庐舍

积聚曰无至资兵日与血战而大兵亦不能卒拔及

军士死伤者众乃命积薪于州廨呼集家人及城中

将校妻女闭诸一室将自焚之虾之妾欲有所诉

立斩以徇火既炽率将士于火前持满以待城破兵

填委以入鏖战既久士卒有弓尽矢绝者挺身入火

中虾独上大草积以门扉自蔽发二三百矢无不

中者矢尽投弓剑于火自焚城中无一人肯降者虾

死时年四十五土人为立祠完展字世昌泰和三

年策论进士初为行省以蜡丸为诏期以天兴二年

九月集大军与上会于饶峰关出宋不意取兴元既

而不果云

  郭斌

按元史按竺迩传金将郭斌自凤翔突围出保金兰

定会四州至是命按竺迩往取之围斌于会州食尽

将走败之子城门兵入城巷战死伤甚众斌手剑驱

其妻子聚一室焚之已而自投火中有女奴自火中

抱儿出泣授人曰将军尽忠忍使绝嗣此其儿也幸

哀而收之言毕复赴火死按竺迩闻之恻然命保其



  卢安抚

按陕西通志卢安抚史逸其名屯兵临泾为坚守计

已而元兵取陕西卢叹曰事不可为有如此水矣谓

其妻曰汝能俱死乎妻请先之遂与妻子俱投泾水

死时人哀之

  乔天翼

按山西通志天翼金末为合河令会元兵攻城急天

翼竭力拒守城陷不屈死

  赵辅之

按真定府志辅之赞皇人有胆气天兴末为右都监

死节

  李着

按真定县志着高才博学诗文得前人体尤工书札

举进士第一居翰林久之转户部员外郎累迁至彰

德治中死国事时人哀之

  王子昌

按保定府志子昌守保定元太祖定河朔子昌坚守

不下及兵逼其城子昌战死

 忠烈部名臣列传二十七

  元一

  李伯温

兄伯通 弟

守忠 子守正

按元史忠义传伯温守贤之孙彀之子也长兄惟则

怀远大将军平阳征行万户次伯通岁甲戌锦州张

致叛国王木华黎命击之大战城北伯通死焉伯温

行平阳元帅府事镇青龙堡专任东征知平阳已陷

弟守忠被执选骁勇拒守久之金人尽锐来攻守卒

夜多遁去李成开水门导敌入伯温登堞楼谓左右

曰吾兄弟仗节拥麾受方面之寄今不幸失利当以

死报国吾弟已被执我不可再辱汝等宜自逃生士

卒皆犹豫不忍去伯温即拔剑杀家属投井中以刃

植柱刺心而死金人登楼见伯温抱柱如生无不嗟

叹子守正自幼时尝质于木华黎后为平阳守活俘

掳甚众以功授银青荣禄大夫河东南路兵马都元

帅岁庚寅上党晋阳合兵攻汾州将陷守正以义赴

援众寡不敌别遣老弱百人曳薪扬尘多张旗帜敌

惧遂解去汾人持牛酒迎犒者道不绝且泣谢曰幸

公完是州德甚大愿奉是州以从关中兵屯吉州酋

领杨铁枪以数千人叛守正出兵擒之轩成据隰州

守正往击之中矢伤足及归疮甚会金人完颜合达

攻平阳守正裹疮战殁大帅以其兄守忠代之守忠

官至银青荣禄大夫河东南路兵马都元帅兼知平

阳府事壬午冬平阳公胡景山以青龙堡降尝从攻

益都北还军将彭智孙乘间据义州叛守忠闻之长

驱抵城下力战复之丁亥夏四月金纥石烈真袭击

平阳行营招讨使权国王按察见于洪洞守忠出援

之会于高梁师溃入城平阳副帅夹谷常德潜献东

门以纳金兵城遂陷金人执守忠至汴诱以高爵使

降守忠属之语恶金人怒置守忠铁笼中火炙死

  石珪

按元史忠义传珪泰安新泰人宋徂徕先生守道之

裔孙也世以读书力田为业体貌魁伟膂力过人倜

傥不羁金贞佑南渡兵戈四起珪率少壮负险自保

与滕阳陈敬宗聚兵山东破张都统李霸王兵于龟

蒙山宋将郑元龙以兵迎敌珪败之于亳阳遂乘胜

引兵入盱眙会宋贾涉诱杀连水忠义军统辖季先

人情不安众迎珪为帅呼为太尉岁戊寅太祖使葛

葛不罕与宋议和己卯珪令麾下刘顺直抵寻斯干

城入觐太祖慰劳顺且敕珪曰如宋和议不成吾与

尔永结一家吾必荣汝顺还告珪珪心感服日夜思

降庚辰宋果渝盟珪弃其妻孔氏子金山仗剑渡淮

宋将追之曰太尉回完汝妻子珪不顾宋将沉珪妻

子于淮遂率顺及李温因孛里海归木华黎木华

悦之谓曰若得东平南京授汝判之辛巳木华黎承

制授珪光禄大夫济兖单三州兵马都总管山东路

行元帅佩金虎符便宜从事后金弃东平珪与严实

分收辑济兖沂滕单诸州癸未太祖诏曰石珪弃

妻子提兵归顺战胜攻取加授金紫光禄大夫东平

兵马都总管山东诸路都元帅余如故秋七月珪领

兵破曹州与金将郑从宜连战数昼夜粮绝援兵不

至军无叛意珪临阵马仆被擒囚至汴京金主壮其

为人诱以名爵欲使揖珪愤然曰吾身事大朝官至

光禄复能受封他国耶假我一朝当缚尔以献金主

大怒蒸杀于市珪怡然就死色不变其麾下立社兖

州祀焉

  攸哈剌拔都

表弟

王七十

按元史忠义传哈剌拔都渤海人初名兴哥世农家

善骑以武断乡井金末避地大宁国兵至出保高州

富庶寨射猎以食屡夺大营孳畜又射死其追者国

王木华黎率兵攻寨寨破奔高州国兵围城下令曰

能斩攸兴哥首以降则城中居民皆获生守者召谓

曰汝奇男子吾宁忍断汝首以献汝其往降乎不然

吾一城生灵无&#类矣兴哥乃折矢出降诸将怒欲

杀之木华黎曰壮士也留之为吾用俾隶麾下从木

华黎攻通州献计一夕造炮三十云梯数十附城州

将惧出宝货以降木华黎命兴哥恣取之兴哥独取

良马三以赏兵士木华黎以其功闻太祖赐名哈剌

拔都从木华黎略地燕南为先锋至大名金将徒单

登城督战哈剌拔都射之中左目其部将开门南奔

追杀将尽论功赐金符充随营监察戊寅授金虎符

龙虎卫上将军河东北路兵马都元帅镇太原时太

原新破哈剌拔都修城池缮甲兵招降属邑市肆不

改远近闻之皆相率来归尝微服夜出闻民间语曰

吾属父母子女相失矣死者不可复生生者无以为

赎奈何明日下令军中凡俘获有亲者听赎无赀者

官为赎之民得完聚者众庚辰二月金梁知府立西

风寨夺居民耕牛民群诉之哈剌拔都领数骑追杀

梁知府枭首西门驱耕牛还木华黎由葭州渡河西

行哈剌拔都迎之道破隰州及悬窑地洞诸寨辛巳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0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