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民先期刈禾脱鲁灰曰夫民所恃以仰事俯育及供

亿国家者秋成而已今使秋无所获国何以仰民何

以给遂遣军巡逻听民待熟而刈宋人卒不入寇谍

者又报光州汪太尉将以八月发兵来取真阳议者

请籍丁男以备脱鲁灰曰汪太尉恇怯人耳宁敢为

此必奸人声言来寇欲使吾民废务也不可信已而

果然叛人焦风子者沿河南北屡为反复朝廷授以

提控之职令将三千人戍遂平四年春风于谋率其

众入宋脱鲁灰策之以兵数千伏鄱阳道贼果夜出

此途伏发殪之七年大元兵攻蓝关至八渡仓退举

朝皆贺以为无事脱鲁灰独言曰潼关险隘兵精足

用然商洛以南濒于宋境大山重复宋人不知守国

家亦不能逾宋境屯戍大兵若由散关入兴元下金

房绕出襄汉北入邓鄙则大事去矣宜与宋人释怨

谕以辅车之势唇亡齿寒彼必见从据其险要以备

不然必败是秋改授小关子元帅屯商州大吉口九

年春从行省参政徒单吾典将潼关兵入援至商山

遇雪大兵邀击之士卒饥冻不能战而溃脱鲁灰被

执不屈拔佩刀自杀

  姬汝作 张天锡

按金史忠义传汝作字钦之汝阳人全州节度副使

端修之侄孙也父懋以荫试部掾转尚书省令史汝

作读书知义理性豪宕不拘细行平日以才量称正

大末避兵崧山保乡邻数百家众以长事之后徙居

交牙山寨会近侍局使乌古论四和抚谕西山以便

宜授汝作北山招抚使佩银符遂迁入汝州初汝州

残破之后天兴元年正月同知宣徽院事张楷授防

御使自汴率襄郏县土兵百余人入青阳垛时呼延

实者领青阳寨事实赵城人本杨沃衍部曲以战功

至宝昌军节度使闲居汝之西山楷自揣不能服众

乃以州事托实寻往邓州从恒山公武仙后大元兵

至城破杀数千人乃许降以张宣差者管州事三月

钧州溃军柳千户者入州张逃去柳遂据之未几城

复破及汝作至北兵虽去但空城尔汝作招集散亡

复立市井北兵屡招之不从数战互有胜负已而北

兵复来攻汝作亲督士卒以死拒之兵退间道纳奏

哀宗宣谕此州无险固可恃汝乃能为国用命今授

以同知汝州防御使便宜从事是时此州南通邓州

西接洛阳东则汴京使传所出供亿三面传通音耗

然呼延实在青阳为总帅忌汝作城守之功不能相

下州事动为所制实欲迁州入山谓他日必为大兵

所破汝作以为仓中粮尚多四面溃军日至此辈经

百死激之皆可用朝廷倚我守此州总帅乃欲弃之

何心哉谗间既行有相图之隙详议官杨鹏释之曰

外难未解而顾私忿语甚谆切实乃还山鹏因劝汝

作纳奏乞死守此州以坚军民之心其冬战于襄郏

得马百余士气颇振遂以汝作为总帅不复与实相

关矣天兴二年六月哀宗在蔡州遣使征兵入援州

人为逻骑所扰农事尽废城中粮亦垂尽是月中京

破部曲私议有唇亡之惧谋以城降惧汝作不敢言

乃以迁州入山白之汝作怒曰吾家父祖食禄百年

今朝廷又以州事帅职委我吾生为金民死为金鬼

汝辈欲避于山非欲降乎有再言迁者吾必斩之八

月塔察将大兵攻蔡经汝州州人梁皋作乱与故吏

温泽王和七八人径入州廨汝作不为备遂为所杀

时宣使石珪体究洛阳所以破及强伸死节事以路

阻留汝州驿梁皋既杀汝作走告珪曰汝作私积粮

斛不恤军民聚怒杀之矣皋不图汝作官职惟宣使

裁之珪惧乃以皋权汝州防御使行帅府事脱走入

蔡以皋杀汝作事闻哀宗甚嗟惜之遣近侍张天锡

赠汝作昌武军节度使子孙世袭谋克仍诏岘山帅

呼延实登封帅范真并力讨皋天锡避岘山先约范

真真以麾下李某者往以抚谕军民为名皋率军士

迎于东门知朝廷图己阴为之备李犹豫不敢发皋

馆天锡于望崧楼隐毒于食天锡遂中毒而死皋后

为大元兵所杀杨鹏字飞卿能诗

  乌古孙奴申 裴蒲阿虎带 完颜珠颗

按金史忠义传奴申字道远由译史入官性伉特敢

为有直气尝为监察御史时中丞完颜百家以酷烈

闻奴申以事纠罢朝士耸然后为左司郎中近侍局

使皆有名哀宗东迁为谏议大夫近侍局使行省左

右司郎中兼知宫省事留汴京居守崔立变之明日

同御史大夫裴蒲阿虎带自缢死于台中是日户部

尚书完颜珠颗亦自缢阿虎带字仲宁珠颗字仲平

皆女直进士

  完颜忙哥 吾古孙端 裴满德辉 完颜阿

  撒 完颜麻因

按金史乌古孙奴申传崔立之变时不辱而死者奉

御完颜忙哥大睦亲府事吾古孙端大理裴满德辉

右副点检完颜阿撒参政完颜奴申之子麻因可知

者数人余各有传

  蔡八儿

按金史忠义传八儿不知其所始趫捷有勇性纯质

可任时为忠孝军元帅天兴二年自息州入援会大

将奔盏遣数百骑驻城东令人大呼曰城中速降当

免杀戮不然无&#类矣于是上登城遣八儿率挽强

兵百余潜出暗门渡汝水左右交射之自是兵不复

薄城筑长垒为久困计上令分军防守四城以殿前

都点检兀林荅胡土守西面八儿副之已而哀宗度

蔡城不守传位承麟群臣入贺班定八儿不拜谓所

亲曰事至于此有死而已安能更事一君乎遂战死

  毛佺 阎忠 郝乙 王阿驴 樊乔

按金史忠义传佺恩州人贞佑中为盗宣宗南渡率

众归国署为义军招抚哀宗迁蔡以佺为都尉围城

之战佺力居多城破自缢其子先佺战殁时死事者

则有阎忠郝乙王阿驴樊乔焉忠滑州人卫王时开

州刺史赛哥叛忠单骑入城缚赛哥以出由是渐被

擢用乙磁州人同日战死哀宗赠官阿驴樊乔皆河

中人初为炮军万户凤翔破北降从军攻汴司炮如

故即绐主者曰炮利于短不利于长信之使截其木

数尺绠十余握由是机虽起伏所击无力即日二人

皆捐家走城是时女直人无死事者长公主言于哀

宗曰近来立功效命多诸色人无事时则自家人争

强有事则他人尽力焉得不怨上默然余各有传

  乌古论黑汉

按金史忠义传黑汉初以亲军入仕尝为唐邓元帅

府把军官天兴二十年唐州刺史内族纠鲁病卒邓

州总帅府以蒲察都尉权唐州事宋军两来围唐唐

之粮多为邓州所取以故乏食六月遣万户夹谷定

住入归德奏请军粮不报七月镇防军冯总领甄改

住为变杀蒲察都尉时朝廷道梗帅府承制以黑汉

权刺史行帅府事既而镇防军有归宋之谋时裕州

大成山聂都统一军五百人在州独不欲归宋与镇

防军为敌镇防不能胜弃老幼奔枣阳宋人以故知

唐之虚实会邓帅移瑗以城叛归于宋遗书招黑汉

黑汉杀其使者不报宗王安抚率兵攻唐鄂司王太

尉继至攻益急黑汉闻哀宗迁蔡遣人求救上命权

参政兀林荅胡土将兵以往宋人设伏纵其半入城

邀击之胡土大败仅存三十骑以还城中粮尽人相

食黑汉杀其爱妾啖士士争杀其妻子官属聚议欲

降黑汉与聂都统执议益坚冯总领乃私出城与王

安抚会饮约明日宋军入城冯归宋军不得入聂都

统请冯议事即坐中斩之及其党皆死总领赵丑儿

者初与冯同谋内不自安开西门纳宋军黑汉率大

成山军巷战自辰至午宋军大败而出杀伤无数宋

人城下大呼赵丑儿约并力杀大成山军大成军败

宋人获黑汉胁使降黑汉不屈为所杀其得脱走者

十余人总领移剌望军女奚烈军丑定走蔡州皆得

迁赏后俱死于甲午之难

  温敦昌孙 纳坦胡失打

按金史忠义传昌孙皇太后之侄卫尉七十五之子

为人短小精悍性复岂弟累迁诸局分官上幸蔡授

殿前左副点检围城中数引军潜出巡逻时尚食须

鱼汝河鱼甚美上以水多浮尸恶之城西有积水曰

练江鱼大且多往捕必军卫乃可昌孙常自领兵以

往所得动千余斤分赐将士后知其出左右设伏伺

而邀之力战而死蔡城破前御史监察纳坦胡失打

闻之恸哭投水而死

  胡勉

按巨野县志勉仕指挥使扈从义帝奔蔡城陷死之

  胡励

按巨野县志励登进士第应奉翰林学士至礼部侍

郎金义帝奔蔡城陷死之

  完颜仲德 孛术鲁娄室 兀林荅胡土 元

  志 王山儿 纥石烈柏寿 乌古论桓端

按金史本传仲德本名忽斜虎合懒路人少&#悟不

群读书习策论有文武才初试补亲卫军虽备宿卫

而学业不辍中泰和三年进士第历仕州县贞佑用

兵辟充军职尝为大元兵所俘不逾年尽解其语寻

率诸降人万余来归宣宗召见奇之授邳州刺史兼

从宜增筑城壁汇水环之州由是可守哀宗即位遥

授同知归德府事同签枢密院事行院于徐州徐州

城东西北三面皆黄河而南独平陆仲德垒石为基

增城之半复浚隍引水为固民赖以安正大五年诏

关陕以南行元帅府事以备小关及扇车回时北兵

叩关仲德适与前帅奥屯阿里不酌酒更代而兵猝

至遂驱而东阿里不素无守御之策为有司所劾罪

当死仲德上书引咎以谓北兵越关之际符印已交

安得归罪前帅臣请受戮上义之止杖阿里不而贳

其死六年移知巩昌府兼行总帅府事时陕西诸郡

已残仲德招集散亡得军数万依山为栅屯田积谷

人多归焉一方独得安静号令明肃至路不拾遗八

年四月诏授仲德巩昌行省及虎符银印天兴元年

九月拜工部尚书参知政事行尚书省事于陕州时

兀典新败陕州残破仲德复立山寨安抚军民会上

以蜡丸书征诸道兵入援行省院帅府往往观望不

进或中道遇兵而溃惟仲德提孤军千人历秦蓝商

邓撷果菜为食间关百死至汴至之日适上东迁妻

子在京师五年矣仲德不入其家趋见上于宋门问

东幸之意知欲北渡力谏云北兵在河南而上远徇

河北万一无功得完归乎国之存亡在此一举愿加

审察臣尝屡遣人奏秦巩之间山岩深固粮饷丰赡

不若西幸依险固以居命帅臣分道出战然后进取

兴元经略巴蜀此万全策也上已与白撒议定不从

然素重仲德且嘉其赴难进拜尚书省右丞兼枢密

副使军次黄陵二年正月车驾至归德以仲德行尚

书省于徐州既至遣人与国用安通问沛县卓翼孙

璧冲者初投用安用安封翼为东平郡王璧冲博平

公升沛县为源州已而翼璧冲来归仲德畀之旧职

令统河北诸寨行源州帅府事用安累檄王德全入

援不赴仲德至徐德全大恐求赴归德仲德留之遣

人纳奏帖云徐州重地德全不宜离镇仲德虚州廨

不居亦无兵卫自防日以观书为事而德全自疑益

甚二月鱼山总领张瓛作乱杀元帅完颜胡土降北

仲德累议讨之德全不从即领麾下十许人亲劝民

兵得三百人径往鱼山而从宜严禄已诛瓛反正仲

德抚慰军民而还有曹总领者盗御马东行制旨谕

行省讨之仲德既杀贼德全欲功出己杀曹党四十

八人三月阿术鲁攻萧县游骑至徐德全马悉为所

邀仲德时往宿州德全以失马故始议救萧县遣张

元哥苗秀昌率骑八百以往未及交战元哥退走北

兵掩之皆为所擒杀之萧县遂破四月仲德阳以关

粮往邳州州官出迎就执德全并其子杀之余党之

外一无所问阖郡称快初完颜胡土以遥授徐州节

度往帅严禄军于永州北保安镇时禄已为从宜在

砀山数年又得士心忽土到军士不悦二月辛卯夜

遂为总领张瓛崔振所害吏部郎中张敏修忽土下

经历官乃以军变胁严禄降北禄佯应之阴召永州

守陈立副招抚郭升会诸义军赴保安镇诛作乱者

军夜至禄遣敏修召瓛振计事二人不疑介冑而至

及其党与皆为禄所杀徐州去保安百里行省闻之

来讨会禄已反正乃以便宜授禄行元帅左都监就

佩忽土虎符朝廷复授禄遥领归德知府兼行帅府

事未几大元将阿术鲁兵至保安禄夜遁后禄闻官

奴变一军顿徐宿间几一月遂投涟水敏修入徐五

月诏仲德赴行在时官奴已变官属惧为所绐劝勿

往仲德曰君父之命岂辨真伪耶死亦当行寻使者

至果官奴之诈六月官奴诛诏仲德议迁蔡仲德雅

欲奉上西幸因赞成之及蔡领省院事无巨细率亲

为之选士括马缮治甲兵未尝一日无西志近侍左

右久困睢阳幸即汝阳之安皆娶妻营业不愿迁徙

日夕为上言西幸不便未几大兵梗路竟不果行仲

德每深居燕坐瞑目太息以不得西迁为恨是月上

至蔡命有司修见山亭及同知衙为游息之所仲德

谏曰自古人君遭难播越于外必痛自刻苦贬损然

后可以克复旧物况今诸郡残破保完者独一蔡耳

蔡之公廨固不及宫阙万一方之野处露宿则有加

矣且上初行幸已尝劳民葺治今又兴土木之役以

求安逸恐人心解弛不足以济大事上遽命止之八

月定进马迁赏格每甲马一匹或二匹以上迁赏有

差自是西山帅臣范真姬汝作等各以马进凡得千

余匹以抹捻阿典领之又遣使分诣诸道征兵赴蔡

得精锐万人又以器甲不完命工部侍郎术甲咬住

监督修缮不逾月告成军威稍振扈从诸人苟一时

之安遂以蔡为可守矣鲁山元帅元志领军千余来

援时诸帅往往拥兵自固志独冒险数百里且战且

行比至蔡几丧其半上表异之赐以大信牌升为总

帅息州忠孝军帅蔡八儿王山儿亦来援壬午忠孝

军提控李德率十余人乘马入省大呼以月粮不优

几于骂詈郎中移剌克忠白之仲德仲德大怒缚德

堂下杖之六十上谕仲德曰此军得力方欲倚用卿

何不容忍责罚乃尔仲德曰时方多故录功隐过自

陛下之德至于将帅之职则不然小犯则决大犯则

诛强兵悍卒不可使一日不在纪律盖小人之情纵

则骄骄则难制睢阳之祸岂独官奴之罪亦有司纵

之太过耳今欲更易前辙不宜爱克厥威赏必由中

罚则臣任其责军士闻之至于国亡不敢有犯九月

蔡城戒严行六部尚书蒲察世达以大兵将至请谕

民并收晚田不及者践毁之毋资敌制可丙辰诏裁

冗员汰冗军及定官吏军兵月俸自宰执以下至于

皂隶人月支六斗初有司定减粮人颇怨望上闻之

欲分军为三上军月给八斗中七斗下六斗人复怨

不均乃立射格而上中军辄多受赏连中者或面赐

酒人益为劝且阴有所增而人不知仲德之谋也甲

子分军防守四面十一月壬申朔大兵壕垒成耀兵

城下旗帜蔽天城中骇惧及暮焚四关夷其墙而退

十一月辛丑大兵以攻具傅城有司尽籍民丁防守

不足则括妇女壮健者假男子衣冠使运木石蔡既

受围仲德营画御备未尝一至其家拊存军士无不

得其欢心将校有战亡者亲为赙祭哭之尽哀己丑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0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