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按金史忠义传小叔河东县人为河津水手贞佑初

籍充镇威军以劳补官元光元年迁河中府判官权

河东南路安抚副使小叔尽护农民入城以家财赏

战士河中围解迁治中安抚如故枢密院奏小叔才

能可用权位轻不足以威众乞假符节十二月诏权

元帅左都监便宜从事提控吴德说小叔出降叱出

斩之表兄张先从容言大兵势重可出降以保妻子

小叔怒谓先曰我舟人子致身至此何谓出降缚先

于柱而杀之饭僧祭葬以尽戚党之礼顷之枢密院

遣都监讹论与小叔议兵事小叔出城与讹论会石

天应乘之取河中府作浮桥通陕西小叔驻乐李山

寨众兵毕会夜半坎城以登焚楼橹火照城中天应

大惊不知所为尽弃辎重牌印马牛杂畜死于双市

门小叔烧绝浮桥抚定其众迁昭毅大将军遥授孟

州防御使同知府事监军安抚如故二年正月大元

军骑十万围河中总帅讹可遣提控孙昌率兵五千

枢密副使完颜塞不遣李仁智率兵三千俱救河中

小叔期以夜中鸣钲内外相应及期小叔出兵战昌

仁智不敢动小叔敛众入城围益急众议出保山寨

小叔曰去何之密遣经历官张思祖溃围出奔告于

汴京明日城破小叔死不得其尸总帅讹可以河中

府推官籍阿外代小叔权右都监枢密院奏小叔功

卓异或疑尚在遽令阿外代之绝归向之路至是小

叔已亡四十余日中条诸寨无所统领乃诏阿外权

领宣宗思小叔功下诏褒赠切贵讹可不救河中之



  王佐

按金史忠义传佐字辅之霍州农家子豁略不事产

业轻财好施善骑射兴定中聚兵数千人权领霍州

事平阳胡天作承制加忠勇校尉赵城丞迁霍邑令

同知蒲州军事权招抚副使蒲州经略使诏迁宣武

将军遥授宝昌军节度副使大元兵取青龙堡佐被

获署霍州守将隶元帅崔环质其妻子招抚使成天

佑与环有隙佐与天佑谋杀环天佑曰君妻子为质

奈何佐曰佐岂顾家者邪元光二年七月因环出猎

杀之率军民数万请命加龙虎卫上将军元帅右监

军兼知平阳府事佐与平阳公史咏素不协请徙沁

州王女寨诏从之仍令听上党公完颜开节制是岁

七月救襄垣中流矢卒赠金吾卫上将军以其子为

符宝典书

  黄掴九住

按金史忠义传黄掴九住临潢人大定间以荫补部

令史转枢密院令史调安肃州军事判官明昌四年

为大理执法同知蓟州军事再迁潞王府司马累官

河东北路按察使转运使改知彰德府事战殁赠荣

禄大夫南京留守仍录用其子孙

  杨达夫

按金史忠义传达夫字晋卿耀州三原人泰和三年

进士有才干所至可纪召补省掾草奏章坐字误降

平凉府判官尝主鄠县簿事一从简吏民乐之达夫

亦爱其山水之胜因家焉日以诗酒自娱了无宦情

会有诏徙民东入关达夫与众行及韶避兵于州北

之横岭为游骑所执将褫衣害之达夫挺然直立马

首略无所惧稍侵辱之即大言曰我金国臣子既为

汝所执不过一死忍裸袒以黩天日邪遂见杀两山

潜伏之民窃观之者皆相告曰若此好官异日祠之

当作我横岭之神

  陀满胡土门

按金史忠义传胡土门字子秀策论进士也累官翰

林待制贞佑二年迁知中山府三年改知临洮府兼

本路兵马都总管叛贼兰州极陈僧等诱夏人入寇

围临洮凡半月城中兵数千而粟且不支众皆危之

胡土门日为开谕逆顺祸福皆自奋因捕其党欲为

内应者二十人斩之掷首城外贼四面来攻乃夜出

袭贼垒夏兵大乱金军乘之遂大捷夏人遁去四年

知河中府事权河东南路宣抚副使十月进元帅右

监军兼前职兴定二年为绛阳节度使兼绛州管内

观察使十月迁元帅左监军行元帅府事兼知晋安

府河东南路兵马都总管于是修城池缮甲兵积刍

粮以备战守民不悦行省胥鼎闻之遗以书曰元帅

始镇河中惠爱在民移&#晋安远近忻仰去岁兵入

平阳不守河东保完者惟绛而已盖公坐筹制胜威

德素着故不动声气以至无虞也迩来传闻治政太

刚科征太重鼎切忧之古人有言御下不宽则人多

惧祸用人有疑则士不尽心况大兵在迩邻境已卢

小人易动诚不可不虑也愿公以谦虚待下忠孝结

人明赏罚平赋税上以分圣主宵旰之忧下以为河

东长城之托胡土门得书惧民不从且或生变乃上

言臣本琐材猥膺重寄方将治隍陴积刍粮为捍御

之计而小民难与虑始以臣政令颇急皆有怨言遂

贻行省之忧自闻训谕措身无所内自悛悔外加宽

抚庶几少慰众心而近以朝命分军过河则又欢言

帅臣不益兵保守而反助河南将弃我也人心如此

恐一旦遂生他变向者李革在平阳人不安之而革

隐忍不言以至于败臣实拙缪无以服人敢以鼎书

上闻惟朝廷图之朝廷以鼎言遣吏部尚书完颜闾

山代之或曰胡土门欲以计去晋安乃大兴役恣为

杀戮务失民心故鼎言及之未几晋安失守死者几

百万人遂失河东三年八月改太常卿权签枢密院

事知归德府事元光二年二月坐上书不实削一官

正大三年七月复为临洮府总管四年五月城破被

执诱之降不应使之跪不从以刀乱斫其膝胫终不

为屈遂杀之五年诏赠中京留守立像褒忠庙录用

其子孙其妻乌古论氏亦死节有传

  爱申

按金史忠义传爱申逸其族与名或曰一名忙哥本

虢县镇防军累功迁军中总领李文秀据秦州宣宗

诏凤翔军讨之军围秦州城时爱申在军中有罪当

死宣宗问之枢帅有知其名者奏此人将帅材忠实

可倚宣宗命驰赦之以为德顺节度使行元帅府事

正大四年春大兵西来拟以德顺为坐夏之所德顺

无军人甚危之爱申识凤翔马肩龙舜卿者可与谋

事乃遗书招之肩龙得书欲行凤翔总管禾速嘉国

鉴以大兵方进吾城可恃德顺决不可守劝勿往肩

龙曰爱申平生未尝识我一见许为知己我知德顺

不可守往则必死然以知己故不得不为之死耳乃

举行橐付族父明为死别冒险而去既至不数日受

围城中惟有义兵乡军八九千人大兵举天下之势

攻之爱申假舜卿凤翔总管府判官守御一与共之

凡攻守二十昼夜力尽乃死肩龙以剑自刭时年五

十三军中募生致肩龙而不知其终台谏有言当赠

德顺死事者官以励中外诏各赠官配食褒忠庙

  马肩龙

按金史爱申传肩龙字舜卿宛平人先世辽大族有

知兴中府者时人号兴中马氏祖大中金初登科节

度全锦两州父成谊明昌五年登科仕为京兆府路

统军司判官肩龙在太学有赋声宣宗初有诬宗室

从坦杀人将置之死人不敢言其冤肩龙上书大略

谓从坦有将帅材少出其右者臣一介书生无用于

世愿代从坦死留为天子将兵书奏初问汝与从坦

交分厚欤肩龙对曰臣知有从坦从坦未尝识臣从

坦冤人不敢言臣以死保之宣宗感悟赦从坦授肩

龙东平录事委行省试验宰相侯挚与语不契留数

日罢归将渡河与排岸官纷竞搜&#中得马军粮料

名数及利害数事疑其为奸人侦伺者系归德狱根

勘适从坦至立救出之正大三年客凤翔元帅爱申

深器重之至是同死于难

  赤盏尉忻



董七

按金史本传尉忻字大用上京人当袭其父谋克不

愿就中明昌五年策论进士第后选为尚书省令史

吏部主事监察御史言诸王驸马至京师和买诸物

失朝廷体有诏禁止迁镇南军节度副使息州刺史

耕鞠场种禾两禾合穗进于朝特诏褒谕改丹州迁

郑州防御使权许州统军使丞相高汝砺尝荐其才

可任宰相元光二年正月召为户部侍郎未几权参

知政事二月为户部尚书权职如故三月拜参知政

事兼修国史诏谕近臣曰尉忻资禀纯质事可倚任

且其性孝朕今相之国家必有望汝辈当效之也正

大元年五月拜尚书右丞哀宗欲修宫室尉忻极谏

至以卧薪尝胆为言上悚然从之同判睦亲府内族

撒合辇交结中外久在禁近哀宗为太子有定策功

由是颇惑其言复倚信日深台谏每以为言太后尝

戒敕曰上之骑鞠举乐皆汝教之再犯必杖汝哀宗

终不能去尉忻谏曰撒合辇奸谀之最日在天子左

右非社稷福上悔悟出为中京留守朝论快之五年

致仕居汴中崔立之变明日召家人付以后事望睢

阳恸哭以弓弦自缢而死时年六十三一子名董七

没于兵间

  女奚烈斡出 王谨

按金史忠义传斡出仕至桢州刺史被行省牒徙州

人于金胜堡已而大兵至斡出拒战中流矢病创卧

花帽军张提控言兵势不可当宜速降斡出曰吾曹

坐食官禄可忘国家恩乎汝不闻赵坊州乎以金帛

子女与敌人终亦不免我辈但当力战而死耳至夜

张提控引数人持兵杖以入胁斡出使出降斡出曰

听汝所为吾终不屈也遂杀之执其妻子出降初桢

州人迁金胜堡多不能至军事判官王谨收遗散之

众别屯周安堡周安堡不缮完楼堞置战守之具兵

至谨拒战十余日内溃被执不屈而死诏斡出谨各

赠官六阶升职三等

  时茂先

按金史忠义传茂先日照县沙沟酒篮寓居诸城红

袄贼方郭三据密州过其村居民相率迎之贼以元

帅自称茂先怒谓众曰此贼首耳何元帅之有方郭

三闻而执之断其腕茂先大骂贼不胜忿复剔其目

乱刃锉之至死骂不绝诏赠武节将军同知沂州防

御使事

  温迪罕老儿

按金史忠义传老儿为同知上京留守事蒲鲜万奴

攻上京其子铁哥生获老儿胁之使招余人不从铁

哥怒乱斫而死赠龙虎卫上将军婆速兵马都总管

以其侄墨厮为后特授四官

  梁持胜 裴满赛不 韩公恕

按金史忠义传持胜字经甫本名询谊避宣宗嫌名

改焉保大军节度使襄之子多力善射泰和六年进

士复中宏词累官太常博士迁咸平路宣抚司经历

官兴定初宣抚使蒲鲜万奴有异志欲弃咸平徙曷

懒路持胜力止之万奴怒杖之八十持胜走上京告

行省太平是时太平已与万奴通谋口称持胜忠而

心实不然署持胜左右司员外郎既而太平受万奴

命焚毁上京宗庙执元帅承充夺其军持胜与提控

咸奔驰中裴满赛不万户韩公恕约杀太平复推承

充行省事共伐万奴事泄俱被害诏赠持胜中顺大

夫韩州刺史赛不镇国上将军显德军节度使公恕

明威将军信州刺史

  乌古孙仲端

按金史忠义传仲端本名卜吉字子正承安二年策

论进士宣宗时累官礼部侍郎与翰林待制安延珍

奉使乞和于大元谒见太师国王木华黎于是安延

珍留止仲端独往并大夏涉流沙逾葱岭至西城进

见太祖皇帝致其使事乃还自兴定四年七月启行

明年十二月还至朝廷嘉其有奉使劳进官两阶延

珍进一阶历裕州刺史正大元年召为御史中丞奉

诏安抚陕西及归权参知政事正大五年十二月知

开封府事完颜麻斤出吏部郎中杨居仁以奉使不

职尚书省具狱有旨释之备再使仲端言曰麻斤出

等辱君命失臣节大不敬宜偿礼币诛之奏上麻斤

出等免死除名会议降大军事及诤太后奉佛涉亡

家败国之语上怒贬同州节度使哀宗将迁归德召

为翰林学士承旨兼同签大睦亲府事留守汴京及

大元兵围汴日久食尽诸将不相统一仲端自度汴

中事变不测一日与同年汝州防御裴满思忠小饮

谈太学同舍事以为笑乐因数言人死亦易事耳思

忠曰吾兄何故频出此语仲端因写一诗示之其诗

大概谓人生大似巢燕或在华屋杏梁或在村居茅

茨及秋社临皆当逝去人生虽有富贵贫贱不同

要之终有一死耳书毕连饮数杯送思忠出门曰此

别终天矣思忠去仲端即自缢其妻亦从死明日崔

立变仲端为人乐易宽厚知大体奉公好善独得士

誉一子名爱实尝为护尉奉御以诛官奴功授节度

世袭千户思忠名正之本名蒲剌笃亦承安二年进



  禹显 张邦宪 刘全

按金史忠义传显雁门人贞佑初隶上党公张开累

有战功授义胜军节度使兼沁州招抚副使元光二

年四月大帅达儿按察儿攻河东张开遣显扼龙

猪谷夹攻败之擒元帅韩光国获辎重甲仗甚众追

至祁县而还所历州县悉复之愿将军二百人守襄

垣八年不迁大帅尝集河朔步骑数千攻之至于数

四不能拔既而战于王女寨大获开言于朝权元帅

府都监正大六年冬十一月军内变城破被擒帅义

之不欲加害初以铁绳钤之既而密与旧部曲二十

人遁去闻上党公军复振将往从之大兵四向来追

显适与真金一兵相失匿饭山寺中僧走报焉被执

不屈死时年四十一秦州人张邦宪字正叔登正大

中进士第为永固令天兴二年避兵徐州卓翼率兵

至城邦宪被执将驱之北邦宪骂曰我进士也误蒙

朝廷用为邑长可从汝曹反耶遂遇害刘全者彭城

民也率乡邻数百避兵沬沟推为寨主北兵至徐尽

俘其老幼全父亦在其中北兵质之以招全全缚其

人送徐州因窃其父以归徐帅益都嘉其忠承制以

为昭信校尉遥领彭城县尉后遇国用安以其不附

己见杀

  蒲察琦

按金史忠义传琦本名阿怜字仁卿棣州阳信人试

补刑部掾兄世袭谋克兄死琦承袭正大六年秦蓝

总帅府辟琦为安平都尉粘葛合典下都统兼知事

其冬小关破事势已迫琦常在合典左右合典令避

矢石琦不去曰业已从公死生当共之尚安所避耶

哀宗迁归德汴京立讲议所受陈言文字其官则御

史大夫纳合宁以下十七人皆朝臣之选而琦以有

论议预焉时左司都事元好问领讲议兼看读陈言

文字与琦甚相得崔立变后令改易巾髻琦谓好问

曰今日易巾髻在京人皆可独琦不可琦一刑部译

史袭先兄世爵安忍作此今以一死付公然死则即

死付公一言亦剩矣因泣涕而别琦既至其家母氏

方昼寝惊而寤琦问阿母何为母曰适梦三人潜伏

梁间故惊寤仁卿跪曰梁上人鬼也儿意在悬梁阿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0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