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武将军蒙城县令封其妻为乡君赐在州官舍三间

钱百万俟其子年至十五岁收充八贯石正班局分

承应用所赠官荫仍以全死节送史馆镂板颁谕天



  韩玉

按金史本传玉字温甫其先相人曾祖锡仕金以济

南尹致仕玉明昌五年经义辞赋两科进士入翰林

为应奉应制一日百篇文不加点又作元勋传称旨

章宗叹曰勋臣何幸得此家作传邪泰和中建言开

通州潞水漕渠船运至都升两阶授同知陕西东路

转运使事大安三年都城受围夏人连陷邠泾陕西

安抚司檄玉以凤翔总管判官为都统府募军旬日

得万人与夏人战败之获牛马千余时夏兵五万方

围平凉又战于北原夏人疑大军至是夜解去当路

者忌其功驿奏玉与夏寇有谋朝廷疑之使使者授

玉河平军节度副使且觇其军先是华州李公直以

都城隔绝谋举兵入援而玉恃其军为可用亦欲为

勤王之举乃传檄州郡云事推其本祸有所基始自

贼臣贪容奸赂继缘二帅贪固威权又云裹粮坐费

尽膏血于生民弃甲复来竭资储于国计要权力而

望形势连岁月而守妻孥又云人谁无死有臣子之

当然事至于今忍君亲之弗顾勿谓百年身后虚名

一听史臣只如今日目前何颜以居人世公直一军

行有日矣将有违约国朝人有不从者辄以军法从

事京兆统军便谓公直据华州反遣都统杨珪袭取

之遂置极刑公直曾为书约玉玉不预知其书乃为

安抚所得及使者觇玉军且疑预公直之谋即实其

罪玉道出华州被囚死于郡学临终书二诗壁间士

论冤之子不疑字居之以父死非罪誓不禄仕藏其

父临终时手书云此去冥路吾心浩然刚直之气必

不下沈儿可无虑世乱时艰努力自护幽明虽异宁

不见尔读者恻然

  徒单航

按金史忠义传航一名张僧驸马枢密使某之子也

父号九驸马卫王有事北边改授都元帅仍权平章

殊不允人望张僧时为吏部侍郎力劝其父请辞帅

职遂拜平章至宁元年胡沙虎弑逆降航为安州刺

史会北兵大至城下声言都城已失守汝可速降航

谓其民曰城守虽严万一攻破汝辈无孑遗矣我家

两世驸马受国厚恩决不可降汝辈计将安出其民

曰太守不屈我辈亦何忍降愿以死守航乃尽出家

财以犒军民军民皆尽力备御又五日城危航度不

可支谓其妻孥曰今事急矣惟有死尔乃先缢其妻

孥谓其家人曰我死即撤屋焚之遂自缢死城破人

犹力战曰太守既死我辈不可独降死者甚众

  鄯阳 完颜石古乃

按金史忠义传鄯阳宗室子为符宝祗候完颜石古

乃为护卫十人长至宁元年八月纥石烈执中作乱

入自通元门是日变起仓猝中外不知所为鄯阳石

古乃往天王寺召大汉军五百人赴难与执中战于

东华门外执中扬言曰大汉军反矣杀一人者赏银

一定执中兵众大汉军少二人不胜而死须臾执中

兵杀五百人殆尽执中死诏削官爵诏曰宣武将军

护卫十人长完颜石古乃修武校尉符宝祗候鄯阳

忠孝勇果没于王事石古乃赠镇国上将军顺州刺

史鄯阳赠宣武将军顺天军节度副使尝从拒战猛

安赏钱五百贯谋克三百贯蒲辇散军二百贯各迁

两阶战没者赠赏付其家石古乃子尚幼以八贯石

俸给之俟年十五以闻

  夹谷守中

按金史忠义传守中咸平人本名阿土古大定二十

二年进士历清池闻喜主簿补尚书省令吏除刑部

主事监察御史修起居注转礼部员外郎大名治中

历嵩涿北京临洮路按察副使以忧去官起复同知

曷懒路兵马都总管府事坐事谪韩州刺史寻复同

知平凉府事大安二年为秦州防御使迁通远军节

度使至宁末移彰德军未行夏兵数万入巩州守中

乘城备守兵少不能支城陷官吏尽降守中独不屈

夏人壮之且诱且胁守中益坚遂载而西至平凉要

以招降府人守中佯许至城下即大呼曰外兵矢尽

且遁矣慎勿降夏人交刃杀之兴定元年监察御史

郭着按行秦中得其事以闻诏赠资善大夫东京留

守仍收其子兀毋为笔砚承奉

  乌古孙兀屯

按金史忠义传兀屯上京路人大定末袭猛安明昌

七年以本兵充万户备边有功除归德军节度副使

改盘安军察廉迁同知速频路节度使事以忧去官

起复归德府治中迁唐州刺史泰和六年四月宋皇

甫斌步骑万人侵唐州兀屯兵甚少遣泌阳尉白撒

不巡检蒲闲各以五十人乘城拒守兀屯见宋兵在

城东北者可破令军事判官散虎带以精兵百人自

西门出绕出东北宋兵营后掩击之杀数千百人宋

兵大乱迨夜乃遁去五月皇甫斌复以兵数万来攻

行省遣泌阳副巡检纳合军胜救唐州兀屯出兵与

军胜合兵城东北设伏兵以待之乃分骑兵为三一

出一入以致宋兵宋兵陷于淖伏兵发中冲宋兵为

二遂大溃追奔至湖阳斩首万余级获马三百匹宋

别将以兵三千来袭遇之竹林寺殪之纳合军胜手

杀宋将取其金带印章以献诏迁兀屯同知河南府

事军胜迁梁县令各进两阶兀屯赏银三百五十两

重彩十端为右副元帅完颜匡右翼都统匡取枣阳

遣兀屯袭神马坡宋兵五万人夹水阵以强弩拒岸

兀屯分兵夺其三桥自辰至午连拔十三栅遂取神

马坡从攻襄至汉江兀屯乱流径度复进一阶号平

南虎威将军宋人请和迁河南副统军大安初迁昌

武军节度使副统军如故迁西南路招讨使兀屯御

下严酷军士多亡杖六十除同知上京留守事大安

三年将兵二万入卫中都迁元帅右都监转左都监

兼北京留守有功赐金吐鹘重彩十端迁元帅左监

军留守如故贞佑元年闰月以兵入卫中都诏以兵

万六千人守定兴军败兀屯战没

  高守约

按金史忠义传守约字从简辽阳人大定二十八年

进士累官观州刺史大元兵徇地河朔郭邦献已归

顺从至城下呼守约曰从简当计全家室守约弗顾

至再三守约厉声曰吾不汝识也城破被执使之跪

守约不屈遂死诏赠崇义军节度使谥忠敬

  和速嘉安礼

按金史忠义传安礼字子敬本名酌大名路人&#悟

博学淹贯经史大定二十八年进士至宁末为泰安

州刺史贞佑初山东被兵郡县望风而遁或劝安礼

去之安礼曰我去城谁与守且避难负国家之恩乎

乃团练缮完为御守计已而大元兵至战旬日不能

下谓之曰此孤城耳内无粮储外无兵援不降无遗

类矣安礼不听城破被执初不识其为谁或妄以酒

监对安礼曰我刺史也何以讳为使之跪安礼不屈

遂以戈撞其&#而杀之诏赠泰定军节度使谥坚贞

  王维翰

按金史忠义传维翰和州龙山人父庭辽季率县人

保县东山后以众降维翰好学不倦中大定二十八

年进士调贵德州军事判官察廉迁永霸令县豪欲

尝试维翰设事陈诉维翰穷竟之遂伏其诈杖杀之

健讼衰息历弘政获嘉令佐胥持国治河决有劳迁

一阶改北京转运户籍判官补尚书省令史除同知

保静军节度使事检括户籍一郡称平属县有奴杀

其主人者诬主人弟杀之刑部疑之维翰审谳乃微

行物色之得其状奴遂引服改中都转运副使摄侍

御史奏事殿中章宗曰佳御史就除侍御史改左司

员外郎转右司郎中仆散揆伐宋维翰行省左右司

郎中泰和七年河南旱蝗诏维翰体究田禾分数以

闻七月雨复诏维翰曰雨虽沾足秋种过时使多种

蔬菜犹愈于荒莱也蝗蝻遗子如何可绝旧有蝗处

来岁宜菽麦谕百姓使知之八年宋人受盟还为右

司郎中进官一阶上问宋人请和复能背盟否维翰

对曰宋主怠于政事南兵佻弱两淮兵后千里萧条

其臣惩韩冑苏师旦无复敢执其咎者不足忧也

唯北方当劳圣虑耳久之迁大理卿兼潞王傅同知

审官院事新格教坊乐工阶至四品换文武正资服

金紫维翰奏伶优贱工衣缙绅之服非所以尊朝廷

也从之大安初权右谏议大夫三司欲税间架维翰

谏不听转御史中丞无何迁工部尚书兼大理卿改

刑部尚书拜参知政事贞佑初罢为定海军节度使

是时道路不通维翰舟行遇盗呼谓之曰尔辈本良

民因乱至此财物不惜勿恐吾家盗感其言而去至

镇无兵备邻郡皆望风奔溃维翰谓吏民曰孤城不

可守此州阻山浮海当有生地无俱为鱼肉也乃纵

百姓避难维翰率吏民愿从者奔东北山结营堡自

守力穷被执不肯降妻姚氏亦不肯屈与维翰俱死

诏赠中奉大夫姚氏芮国夫人谥贞洁

  乌林荅乞住

按金史忠义传乌林荅乞住大名路猛安人大定二

十八年进士累官补尚书省令史阴山东提刑判官

英王府司马御史台举前在山东称职改太原府治

中签陕西按察司事历汝州沁州刺史北京临潢按

察副使迁蒲与路节度使未几以罪夺三官解职降

德昌军节度副使崇庆初戍边有功迁一官赏银百

两重币十端转利州刺史贞佑初改同知咸平府事

迁归德军节度使改兴平军就充东面经略使寻罢

经略司改元帅右都监赴援中都战殁赠荣禄大夫

参知政事以参政半俸给其家

  移剌古与涅

按金史忠义传古与涅安化军节度使贞佑初大元

兵取密州古与涅率兵力战流矢连中其颈既去

复中其颊死焉贞佑三年诏赠安远大将军知益都

府事

  路铎

按畿辅通志铎字宣叔真定人与弟钧和叙俱有重

名而宣叔文最奇尤长于诗章宗时为太定军节度

副使改东平府治中尝述十二训以教民历官台谏

有古直臣风谏章宗元妃李氏兄弟怙宠纳赂将有

杨国忠之祸坐除名宣宗贞佑初起为孟州防御使

城陷投沁水死有虚舟居士集若干卷

  傅霖



辅之

按畿辅通志霖玉田人第进士累官至崇义军节度

副使行部临潢没于兵子辅之亦第进士授荥阳令

元兵压境抗节不屈死

  周昂

从子

嗣明

按真定县志昂父伯禄仕至节度使昂年二十四擢

第调南和簿有异政迁良乡令拜监察御史路铎以

言事被斥昂送以诗语涉谤诎坐停铨久之起为龙

州都军以边功复召为三司官大安兵兴权行六部

员外郎历台省为人所挤谪东海上十数年始入翰

林言事愈切出佐三司从宗室承裕军承裕失利逃

走城陷昂与从子嗣明同死于难

  苏椿

按畿辅通志椿大名人以元帅守许州时元兵南下

至许节度使石伦遣提控高珪斥堠珪降元引大兵

至城下使韩寿孙持檄招降椿斩之既而城陷椿被

擒元将怒其不屈杀之

  乌古论仲温

按金史忠义传仲温本名胡剌盖州按春猛安人大

定二十五年进士累官太学助教应奉翰林文字河

东路提刑判官改河北东路转运副使御史荐前任

提刑称职迁同知顺天军节度使事签上京东京等

路按察司事改提举肇州漕运兼同知武兴军节度

使事东胜州刺史坐前在上京不称职降镇宁军节

度副使改滑州刺史河东南路按察副使寿州防御

使贞佑初迁镇西军节度使是时中都被围遂至太

原移书安抚使贾益谦约以乡兵救中都因驰驿如

平阳将与益谦会于绛不能进抵平阳而还仲温尝

治平阳吏民争留之仲温曰平阳巨镇易为守御于

私计得矣如岚州何遂还镇已而大元兵大至城破

不屈而死赠资德大夫婆速路兵马都总管谥忠毅

岁时致祭

  刘德基

按金史忠义传德基大兴人贞佑元年特赐同进士

出身守官边邑夏兵攻城德基坐厅事积薪其旁谓

家人曰城破即焚我及城破其家人不忍纵火遂被

执胁使跪降德基不屈同僚故人绐夏人曰此人素

病狂故敢如此德基曰为臣子当如此尔吾岂狂邪

夏人壮其义乃系诸狱冀其改图已而召问德基大

骂终不能从曰吾岂苟生者哉遂害之赠朝列大夫

同知通远军节度使事

  李演

按金史忠义传演字巨川任城人泰和六年进士第

一除应奉翰林文字再丁父母忧居乡里贞佑初任

城被兵演墨衰为济州刺史昼守御策召集州人为

兵搏战三日众皆市人不能战逃散演被执大将见

其冠服非常且知其名问之曰汝非李应奉乎演答

曰我是也使之跪不肯以好语抚之亦不听许之官

禄演曰我书生也本朝何负于我而利人之官禄哉

大将怒击折其胫遂曳出杀之时年三十余赠济州

刺史诏有司为立碑云

  齐鹰扬 杨敏中 张乞驴

按金史忠义传鹰扬淄州军事判官杨敏中屯留县

尉致仕张乞驴湢州民贞佑初大元兵取淄州鹰扬

等募兵备御城破率众巷战鹰扬等三人创甚被执

欲降之鹰扬伺守者稍怠即起夺槊杀数人敏中乞

驴皆不屈以死诏赠鹰扬嘉议大夫淄州刺史仍立

庙于州以时致祭敏中赠昭勇大将军同知横海军

节度使事乞驴特赠宣武将军同知淄州军州事

  王晦 牛斗

按金史忠义传晦字子明泽州高平人少负气自&#

常慕张咏之为人友妻与人有私晦手刃杀之中明

昌二年进士调长葛主簿有能声察廉除辽东路转

运司都勾判官提刑司举其能转北京转运户籍判

官迁安阳令累除签陕西西路按察司事改平凉治

中召为少府少监迁户部郎中贞佑初中都戒严或

举晦有将帅才俾募人自将得死士万余统之率所

统卫送通州粟入中都有功迁霍王傅以部兵守顺

州通州围急晦攻牛栏山以解通州之围赐赉优渥

迁翰林侍读学士加劝农使九月顺州受兵晦有别

部在沧景遣人突围召之众皆踊跃思奋而主者不

肯发王臻晦之故部曲也免冑出见且拜曰事急矣

自苦何为苟能相从可不失富贵晦曰朝廷何负汝

邪臻曰臻虽负国不忍负公因泣下晦叱曰吾年六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5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