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又明年行省丞相忙兀台将旨诏之执手相勉劳枋

得曰上有尧舜下有巢由枋得名姓不祥不敢赴诏

丞相义之不强也二十五年福建行省参政管如德

将旨如江南求人材尚书留梦炎以枋得荐枋得遗

书梦炎曰江南无人材求一瑕吕饴甥程婴杵臼&#

养卒不可得也纣之亡也以八百国之精兵而不敢

抗二子之正论武王太公凛凛无所容急以兴灭继

绝谢天下殷之后遂与周并立使三监淮夷不叛武

庚必不死殷命必不黜夫女真之待二帝亦惨矣而

我宋今年遣使祈请明年遣使问安王伦一市井无

赖狎邪小人谓梓宫可还太后可归终则二事皆符

其言今一王伦且无之则江南无人材可见也今吾

年六十余矣所欠一死耳岂复有它志哉终不行郭

少师从瀛国公入朝既而南归与枋得道时事曰大

元本无意江南屡遣使使顿兵令毋深入待还岁币

即议和无枉害生灵张宴然上书乞敛兵从和上即

可之兵交二年无一介行李之事乃挈数百年宗社

而降因相与痛哭福建行省参政魏天佑见时方以

求材为急欲荐枋得为功使其友赵孟来言枋得

骂曰天佑仕闽无毫发推广德意反起银冶病民顾

以我辈饰好邪及见天佑又傲岸不为礼与之言坐

而不对天佑怒强之而北枋得即日食菜果二十六

年四月至京师问谢太后攒所及瀛国所在再拜恸

哭已而病迁悯忠寺见壁间曹娥碑泣曰小女子犹

耳吾岂不汝若哉留梦炎使医持药杂米饮进之枋

得怒曰吾欲死汝乃欲生我邪弃之于地终不食而



 忠烈部名臣列传二十五

  金一

  仆忽得 酬斡

按金史忠义传仆忽得宗室子初事国相撒改伐萧

海里有功与酬斡俱招降烛偎水部族酬斡为谋克

仆忽得领行军千户从破黄龙府战于达鲁古城皆

有功宁江州渤海乙塞补叛仆忽得追复之天辅五

年九月酬斡仆忽得往&#古河籍军马烛偎水部实

里古达等七人杀酬斡仆忽得投其尸水中俱年四

十三太祖悼惜遣使吊赙加等六年正月斡鲁伐实

里古达于石里罕河追及于合挞剌山杀四人抚定

余众诏斡鲁求酬斡仆忽得尸以葬天眷中赠酬斡

奉国上将军仆忽得昭义大将军酬斡亦宗室子也

年十五隶军从太祖伐辽率涛温路兵招抚三坦石

里很跋苦三水&#古城邑皆降之败室韦五百于阿

良葛城获其民众至是死焉

  胡沙补 撒八

按金史忠义传胡沙补完颜部人年三十五从军颇

见任用太祖使仆刮剌往辽国请阿&#实观其形势

仆刮剌还言辽兵不知其数太祖疑之使胡沙补往

还报曰辽方调兵尚未大集及见统军使其孙被甲

立于傍统军曰人谓汝辈且反故为备耳及行道中

遇渤海军渤海军向胡沙补且笑且言曰闻女直欲

为乱汝辈是邪具以告太祖又曰今举大事不可后

时若俟河冻则辽兵盛集来攻矣乘其未集而蚤伐

之可以得志太祖深然之及破宁江州战于达鲁古

城皆有功赐以旗鼓并御器械高永昌请和胡沙补

往招之取胡突古以归高永昌诈降于斡鲁斡鲁使

胡沙补撒八往报会尚祯降言永昌非真降者斡鲁

乃进兵永昌怒遂杀胡沙补撒八皆支解之胡沙补

就执神色自若骂永昌曰汝叛君逆天今日杀我明

日及汝矣骂不绝口至死年五十九天会中与撒八

俱赠遥镇节度使

  特虎雅

按金史忠义传特虎雅挞澜水人躯干雄伟敢战斗

达鲁古城之役活女陷敌特虎救出之攻照散城辽

兵三千来拒特虎先登败之攻卢葛营麻吉堕马特

虎独杀辽兵数辈掖而出之赏赉逾渥自临潢班师

至辽河余睹来袭娄室已引去特虎独殿马惫乃步

斗娄室与数骑来救特虎止之曰我以一死捍敌公

勿来俱毙无益遂没于阵皇统间赠明威将军

  双虔

按河间府志双申为清池令世宗时自陈父虔天眷

中知永安军死节宜正班用荫以劝忠孝世宗从之

  温迪罕移室懑

按金史本传温迪罕移室懑速频屯懑欢春人徙上

京忽论失懒兄术辇国初有功授世袭谋克移室满

性忠正强毅善骑射膂方过人皇统初袭其兄谋克

积战功为洮州刺史谓人曰谋克兄职也兄子斡鲁

古今已长矣遂以谋克让还兄子宗弼闻而嘉之曰

能让世袭可谓难矣除贵德州刺史改移典&#详稳

迁乌古里部族节度使改德昌军正隆四年大征兵

南伐秦州猛安定远阿补以所部叛还移室懑以七

谋克执定远阿补勒其众付大军契丹反败会宁六

猛安于缔母岭屯于信韩二州之境移室懑率数千

人杀贼万余于伊改河以功迁临潢尹世宗即位赐

手诏曰南征诸路将士及卿子侄安远斡鲁古斜普

兄弟具甲仗悉来推戴朕勉即大位卿累世有功耆

旧之臣缘边事未宁临潢剧任姑仍旧职闻枢密副

使白彦敬南京留守纥石烈志宁来讨契丹今已遣

人往招之其家皆在南京恐或遁去兼起异谋若至

则已若不至卿当以计执而献之两次遣人招诱招

讨都监老和尚去人不知彼之所在久而不还兼老

和尚不知朕已即位卿可使人已以朕意如来降悉

令复旧边关之事可设耳目是时窝斡已反领兵数

万来攻临潢诸路军未至窝斡势益大移室懑领城

中军士六百人还击窝斡凡数接战剿杀甚众所乘

马中流矢而仆为贼所执贼使移室懑招城中人曰

尔生死在顷刻能使城中出降官爵如故不然杀汝

矣移室懑怒骂贼曰我受国家爵禄肯从汝叛贼乎

贼执之至城下迫胁之使招城中其妻子官属将士

皆登城临望移室懑厉声曰我恨军少不能灭贼人

生会有一死耳汝辈慎勿降贼一旦开门纳贼城中

百姓皆被杀掠毋以我故败国家事贼无能为也贼

怒杀之城中人皆为之感激推官麻珪益缮完城郭

右监军神土懑辅国上将军阿思懑乘城固守贼不

克攻遂引众东行

  讹里也 闰孙 史大 颇荅

按金史忠义传讹里也契丹人为尚厩局直长大定

初招谕契丹窝斡叱令讹里也跪见讹里也不从谓

曰我朝廷使也岂可屈节于汝汝等早降可保全性

命若大军至汝辈悔将何及窝斡怒曰汝本契丹人

而不我从敢出是言遂害之从行骁骑军士闰孙史

大习马小底颇荅皆被害三年赠讹里也宣武将军

录其子阿不沙为外帐小底闰孙史大皆赠修武校

尉颇荅赠忠翊校尉

  纳兰绰赤

按金史忠义传绰赤咸平路伊改河猛安人契丹括

里使人招之绰赤不从括里兵且至绰赤遂团结旁

近村寨为兵出家马百余匹给之教以战阵击刺之

法相与拒括里于改渡口由是贼众月余不得进既

而括里兵四万人大至绰赤拒战贼兵十倍遂见执

脔而杀之诏赠官两阶二子皆得用荫

  粘割韩奴

按金史忠义传韩奴以护卫从宗弼征伐赐铠甲弓

矢战马初太祖入居庸关辽林牙耶律大石自古北

口亡去以其众来袭奉圣州壁于龙门东二十五里

娄室往取之获大石并降其众宗望袭辽主辎重于

青冢以大石为乡导诏曰辽赵王习泥烈林牙大石

北王喝里质节度使讹里剌孛堇赤狗儿招讨迪六

详穗六斤同知海里及诸官民并释其罪复诏斡鲁

曰林牙大石虽非降附其为乡导有劳可明谕之时

天辅六年也既而亡去不知所往天会二年辽详稳

挞不野来降言大石称王于北方署置南北面官僚

有战马万匹畜产甚众诏曰追袭辽主必酌事宜而

行攻讨大石须俟报下三年都统完颜希尹言闻夏

人与耶律大石约曰大金既获辽主诸军皆将归矣

宜合兵以取山西诸部诏答曰夏人或与大石合谋

为衅不可不察其严备之七年泰州路都统婆卢火

奏大石已得北部二营恐后难制且近群牧宜列屯

戍诏答曰以二营之故发兵诸部必扰当谨斥候而

已八年遣耶律余睹石家奴拔离速追讨大石征兵

诸部诸部不从石家奴至兀纳水而还余睹报元帅

府曰闻耶律大石在和州之域恐与夏人合当遣使

索之夏国报曰小国与和州壤地不相接且不知大

石所往也皇统四年回纥遣使入贡言大石与其国

相邻大石已死诏遣韩奴与其使俱往因观其国风

俗加武义将军奉使大石韩奴去后不复闻问大定

中回纥移习览三人至西南招讨司贸易自言本国

回纥邹括番部所居城名骨斯讹鲁朵俗无兵器以

田为业所获十分之一输官耆老相传先时契丹至

不能拒因臣之契丹所居屯营乘马行自旦至日中

始周匝近岁契丹使其女&#阿本斯领兵五万北攻

叶不辇等部族不克而还至今相攻未已诏曰此人

非隶朝廷番部不须发遣可于咸平府旧有回纥人

中安置毋令失所是岁粘拔恩君长撒里雅寅特斯

率康里部长孛古及户三万余求内附乞纳前大石

所降牌印受朝廷牌印诏西南招讨司遣人慰问且

观其意秃里余睹通事阿鲁带至其国见撒里雅具

言愿归朝廷乞降牌印无他意也因曰往年大国尝

遣粘割韩奴自和州往使大石既入其境大石方适

野与韩奴相遇问韩奴何人敢不下马韩奴曰我上

国使也奉天子之命来招汝降汝当下马听诏大石

曰汝单使来欲事口舌邪使人捽下使韩奴跪韩奴

骂曰反贼天子不忍于尔加兵遣招汝尔纵不能面

缚请罪阙下亦当尽敬天子之使乃敢反加辱乎大

石怒乃杀之此时大石林牙已死子孙相继西方诸

部仍以大石呼之余睹阿鲁带还奏并奏韩奴事世

宗嘉韩奴忠节赠昭毅大将军召其子永和县商酒

都监详古汝州巡检娄室谕之曰汝父奉使万里不

辱君命能尽死节朕甚闵之以详古为尚辇局直长

迁武义将军娄室为武器署直长

  曹珪





按金史忠义传珪徐州人大定四年州人江志作乱

珪子弼在贼党中珪谋诛志并弼杀之尚书省议当

补二官杂班叙诏曰珪赤心为国大义灭亲自古罕

闻也法虽如是然未足以当其功更进一官正班用



  温迪罕蒲睹 徒单赛里 赤盏胡失荅 鹤

  寿 完颜木里骨 完颜辞不失 赤盏胡失

  赖 加古买住 完颜速没葛 高彭祖

按金史忠义传蒲睹为兀者群牧使西北路契丹撒

八等反诸群牧皆应之蒲睹闻乱作选家奴材勇者

数十人给以兵仗阴为之备贼不得发乃绐诸奴曰

官阅兵器愿借兵仗以应阅诸奴以为实然遂借与

之明旦贼至蒲睹无以御之贼执蒲睹而问之曰今

欲反未蒲睹曰吾家世受国厚恩子侄皆仕宦不能

从汝反而累吾族也贼怒脔而杀之子与孙皆与害

是时迪斡群牧使徒单赛里副使赤盏胡失荅耶鲁

瓦群牧使鹤寿欧里不群牧完颜术里骨副使完颜

辞不失卜迪不部副使赤盏胡失赖速木典&#详稳

加古买住胡睹&#详稳完颜速没葛辖木&#详稳高

彭祖等皆遇害鹤寿郓王昂子本名吾都不五院部

人老和尚率众来招鹤寿与俱反鹤寿曰吾宗室子

受国厚恩宁杀我不能与贼俱反遂与二子皆被杀

  石抹元毅

按金史忠义传元毅本名神思咸平府路酌赤烈猛

安莎果歌仙谋克人也以荫补吏部令史再调景州

宁津令有剧盗白昼恣为民害元毅以术防捍贼

散去入为大理知法除同知亳州防御使事使省檄

录陕右五路刑狱无冤人复委受宋岁币故事有私

遗物元毅一无所受明昌初驿召为大名等路提刑

判官以最迁汾阳军节度副使时石岚间贼党啸聚

肆行剽掠朝廷命元毅捕之贼畏而遁元毅追袭尽

殪之二境以安迁同知武胜军节度使事别郡有杀

人者屡鞫不伏元毅讯不数语即具服河东北路田

多山&#硗瘠大比时定为上赋民力久困朝廷命相

地更赋元毅以三壤法平之民赖其利改彰德府治

中寻以边警授抚州刺史会边将失守刍粮马牛焚

剽殆尽元毅率吏卒三十余人出州经画军饷卒与

敌遇州倅暨从吏坚请还元毅曰我辈责任边守遇

敌而奔其如百姓何纵得自安复何面目朝廷乎遂

执弓矢令众众感其忠争为效死元毅力战射无不

中敌去而复合元毅气愈厉鏖战久之众寡不敌遂

遇害时年四十七事闻上深惊悼赠信武将军召用

其子世绩侍仪司承应世绩后登进士第奏名之日

上谓宰臣曰此神思子邪叹赏者久之元毅性沈厚

武勇过人每读书见古人忠义事未尝不嗟叹赏慕

喜动颜色故临难能死所事云

  伯德梅和尚

按金史忠义传梅和尚泰州人也性鲠直尚气节正

隆五年收充护卫授曷鲁&#群牧副使未几复召为

护卫十人长改尚厩局副使迁本局使转右卫将军

拱卫使典尚厩者十余年积劳特迁官二阶除复州

刺史明昌初为西北路副招讨改秦州防御使升武

胜军节度使六年移镇崇义军时有事北边左丞相

夹谷清臣行省于临潢檄为副统会敌入临潢梅和

尚暨护卫辟合土等领军逆击之敌积阵以等梅和

尚直捣其阵杀伤甚众敌知孤军无继聚兵围之度

不能免乃下马相背射复杀百余人矢尽犹以弓提

击为流矢所中死辟合土等皆没上闻之震悼诏赠

龙虎卫上将军躐迁十阶特赐钱二十万命以礼葬

之物皆官给以其子都奴为军前猛安中奴护丧就

差权同知临潢府事李达可为敕祭使同知德昌军

节度使事石抹和尚为敕葬使承安五年上谕尚书

省曰梅和尚死王事其子都奴从军久有功其议所

以酬之乃命为典署丞

  魏全 蒲烈古

按金史忠义传全寿州人泰和六年宋季爽围寿州

刺史徒单羲尽籍城中兵民及部曲厮役得三千余

人随机拒守坚甚羲善抚御得众情虽妇人皆乐为

用同知蒲烈古中流矢卒羲益励不衰募人往斫爽

营全在选中为爽兵所执爽谓全曰若为我骂金主

免若死全至城下反骂宋主爽乃杀之至死骂不绝

口仆散揆遣河南统军判官乞住及买哥等以骑二

千人救寿州去寿州十余里与爽兵遇乞住分两翼

夹击爽兵大破之斩首万余级追奔至城下拔其三

栅焚其浮梁羲出兵应之爽兵大溃赴淮死者甚众

爽与其副田林仅脱身去余兵脱者十之四诏迁羲

防御使乞住同知昌武军节度使事买哥河南路统

军判官赠蒲烈古昭勇大将军官其子图剌赠全宣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5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