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年伯颜入临安荣王家属北行强起北向哭临三日

复卧病&#山败绩召弟荣达曰吾身为国戚义同存

亡吾无子可以寿庆为后一恸而逝时年八十

  徐宗仁 高桂 赵樵 茅湘 张烈良 刘

  应龙 袁天与

按广东通志宗仁字求心永丰人淳佑十年进士历

官国子监主簿开庆元年伏阙上书曰赏罚者军国

之纲纪今通国之所谓佚罚者不过丁大全袁玠沈

翥张镇吴衍翁应弼石正则王立爱高铸之徒而首

恶则董宋臣也是以廷绅抗疏学校叩阍至有欲借

尚方剑为陛下除恶陛下乃释而不问夫误国之罪

不诛则用兵之士不勇陛下亦尝一念及此乎累迁

太常少卿兼国史编修实录检讨知宁国府监察御

史郭阊论罢德佑元年历权礼部尚书兼益王府赞

读从端宗海上&#山兵败赴水死同赴水者枢密使

高桂吏部侍郎赵樵兵部侍郎茅湘俱死时湖南制

置使张烈良提刑刘应龙皆起兵应&#山为阿里海

&#所败烈良等举宗及余兵奔恩州乌罗洞元兵袭

之俱战死有袁天与者不知何许人第进士丁父忧

未仕闻&#山宋亡或劝其退伏草莽为自全计天与

不听结义兵誓复州邑奋不顾身兵败骂敌以死先

是谢昌元赵孟俯及天与约同死国无何二人并食

元禄独天与践其言一门自尽者十七人只遗一子

  方兴

按岳州府志兴字毅轩桂英子与张世杰文天祥力

图恢复以功加招讨使死&#山之难

  陈存

按浙江通志存安吉人累官兵部尚书端明制置使

宋亡元遣使七征不起寻遘疾却衣绝食旬有四日

而卒

  吴雄飞

按严州府志雄飞字次翁秀整端重登景定三年进

士累官太常寺簿夙与李芾友善以忠义相许国亡

募兵赴难时论痛之

  林融

按处州府志融青田人仕宋为提刑融忿宋社沦亡

潜归九都牙阳起兵兴复兵败被擒送燕世祖义而

释之融归复起兵遣参政高兴来御力屈死之

  赵时栗

按仙居县志时栗字宽甫叔宝同年进士授海盐主

簿募民与元兵对垒者二旬食尽度不支遂策马突

入敌营手刃数骑而死

  龚染

按高邮州志染字深文累官中奉大夫司农卿国亡

士大夫居班行者随例北上染行至中道愤惋不食

而卒

  王仙

按宋史忠义传仙蜀都统也守涪州北兵攻围无虚

日势孤援绝宋亡之二年城始破仙自刎断其吭不

殊以两手自摘其首坠死

  文天祥 鞠华叔 颜斯立 颜起岩 罗开

  礼 刘钦 吴文炳 林栋 刘洙 张唐

  熊桂

按宋史本传天祥字宋瑞又字履善吉水人体貌丰

伟童子时见学宫祠乡先生欧阳修杨邦乂胡铨像

皆谥忠即欣然慕曰没不俎豆其间非夫也年二十

举进士对策集英殿时理宗在位久政理浸怠天祥

以法天不息为对帝拔第一考官王应麟奏曰是卷

古谊若龟鉴忠肝如铁石臣为得人贺寻丁父忧归

开庆初大元兵伐宋宦官董宋臣说上迁都莫敢议

其非者天祥时为宁海军节度判官上书乞斩宋臣

以一人心不报即自免归后迁刑部郎宋臣复入为

都知天祥又上书极言其罪亦不报出守瑞州改江

西提刑迁尚书左司郎累为台臣论罢除军器监兼

权直学士院贾似道称病乞致仕以要君有诏不允

天祥当制语皆讽似道时内制相承皆呈&#天祥不

呈&#似道不乐使台臣张志立劾罢之天祥既数斥

援钱若水例致仕时年三十七咸淳九年起为湖南

提刑因见故相江万里万里素奇天祥志节语及国

事愀然曰吾老矣观天时人事当有变吾阅人多矣

世道之责其在君乎君其勉之十年改知赣州德佑

初江上报急诏天下勤王天祥捧诏涕泣使陈继周

发郡中豪杰并结溪峒蛮使方兴召吉州兵诸豪杰

皆应有众万人事闻以江西提刑安抚使召入卫其

友止之曰今大兵三道鼓行破郊畿薄内地君以乌

合万余赴之是何异驱群羊而搏猛虎天祥曰吾亦

知其然也第国家养育臣庶三百余年一旦有急征

天下兵无一人一骑入关者吾深恨于此故不自量

力而以身徇之庶天下忠臣义士将有闻风而起者

义胜者谋立人众者功济如此则社稷犹可保也天

祥性豪华平生自奉甚厚声伎满前至是痛自贬损

尽以家赀为军费每与宾佐语及时事辄流涕抚儿

言曰乐人之乐者忧人之忧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

八月天祥提兵至临安除知平江府时以丞相宜中

未还朝不遣十月宜中至始遣之朝议方擢吕师孟

为兵部尚书封吕文德和义郡王欲赖以求好师孟

益偃蹇自肆天祥陛辞上疏言朝廷姑息牵制之意

多奋发刚断之义少乞斩师孟衅鼓以作将士之气

且言宋惩五季之乱削藩镇建郡邑一时虽足以矫

尾大之弊然国亦以弱故敌至一州则破一州至

一县则破一县中原陆沉痛悔何及今宜分天下为

四镇建都督统御于其中以广西益湖南而建阃于

长沙以广东益江西而建阃于隆兴以福建益江东

而建阃于番阳以淮西益淮东而建阃于扬州责长

沙取鄂隆兴取蕲黄番阳取江东扬州取两淮使其

地大力众足以抗敌约日齐奋有进无退日夜以图

之彼备多力分疲于奔命而吾民之豪杰者又伺间

出于其中如此则敌不难却也时议以天祥论阔远

书奏不报十月天祥入平江大元兵已发金陵入常

州矣天祥遣其将朱华尹玉麻士龙与张全援常至

虞桥士龙战死朱华以广军战五牧败绩玉军亦败

争渡水挽全军舟全军断其指皆溺死玉以残兵五

百人夜战比旦皆没全不发一矢走归大元兵破常

州入独松关宜中梦炎召天祥弃平江守余杭明年

正月除知临安府未几宋降宜中世杰皆去仍除天

祥枢密使寻除右丞相兼枢密使如军中请和与大

元丞相伯颜抗论皋亭山丞相怒拘之偕左丞相吴

坚右丞相贾余庆知枢密院事谢堂签书枢密院事

家铉翁同签书枢密院事刘屺北至镇江天祥与其

客杜浒十二人夜亡入真州苗再成出迎喜且泣曰

两淮兵足以兴复特二阃小隙不能合从耳天祥问

计将安出再成曰今先约淮西兵趋建康彼必悉力

以扞吾西兵指挥东诸将以通泰兵攻湾头以高邮

宝应淮安兵攻扬子桥以扬兵攻瓜步吾以舟师直

捣镇江同日大举湾头扬子桥皆沿江脆兵且日夜

望我师之至攻之即下合攻瓜步之三面吾自江中

一面薄之虽有智者不能为之谋矣瓜步既举以东

兵入京口西兵入金陵要浙归路其大帅可坐致也

天祥大称善即以书遗二制置遣使四出约结天祥

未至时扬有脱归兵言密遣一丞相入真州说降矣

庭芝信之以为天祥来说降也使再成亟杀之再成

不忍绐天祥出相城垒以制司文示之闭之门外久

之复遣二路分觇天祥果说降者即杀之二路分与

天祥语见其忠义亦不忍杀以兵二十人道之扬四

鼓抵城下闻候门者谈制置司下令备文丞相甚急

众相顾吐舌乃东入海道遇兵伏环堵中得免然亦

饥莫能起从樵者乞得余糁羹行入板桥兵又至众

走伏丛筱中兵入索之执杜浒金应而去虞候张庆

矢中目身被二创天祥偶不见获浒应解所怀金与

卒获免募二樵者以蒉荷天祥至高邮泛海至温州

闻益王未立乃上表劝进以观文殿学士侍读召至

福拜右丞相寻与宜中等议不合七月乃以同都督

出江西遂行收兵入汀州十月遣参谋赵时赏谘议

赵孟&#将一军取宁都参赞吴浚将一军取雩都刘

洙萧明哲陈子敬皆自江西起兵来会邹以招谕

副使聚兵宁都大元兵攻之兵败同起事者刘钦

鞠华叔颜斯立颜起岩皆死武冈教授罗开礼起兵

复永丰县已而兵败被执死于狱天祥闻开礼死制

服哭之哀至元十四年正月大元兵入汀州天祥遂

移漳州乞入卫时赏孟&#亦提兵归独浚兵不至未

几浚降来说天祥天祥缚浚缢杀之四月入梅州都

统王福钱汉英跋扈斩以徇五月出江西入会昌六

月入兴国县七月遣参谋张汴监军赵时赏赵孟&#

等盛兵薄赣城邹以赣诸县兵捣永丰其副贵

达以吉诸县兵攻泰和吉八县复其半惟赣不下临

洪诸郡皆送款潭赵璠张虎张唐熊桂刘斗元吴希

奭陈子全王梦应起兵邵永间复数县抚州何时等

皆起兵应天祥分宁武宁建昌三县豪杰皆遣人如

军中受约束江西宣慰使李恒遣兵援赣州而自将

兵攻天祥于兴国天祥不意恒兵猝至乃引兵走即

邹于永丰兵先溃恒穷追天祥方石岭巩信拒

战箭被体死之至空坑军士皆溃天祥妻妾子女皆

见执时赏坐肩舆后兵问谓谁时赏曰我姓文众以

为天祥禽之而归天祥以此得逸去孙彭震龙张

汴死于兵缪朝宗自缢死吴文炳林栋刘洙皆被执

归隆兴时赏奋骂不屈有系累至者辄麾去云小小

签厅官耳执此何为由是得脱者甚众临刑洙颇自

辩时赏叱曰死耳何必然于是栋文炳萧敬夫萧焘

夫皆不免天祥收残兵奔循州驻南岭黎贵达潜谋

降执而杀之至元十五年三月进屯丽江浦六月入

船澳益王殂卫王继立天祥上表自劾乞入朝不许

八月加天祥少保信国公军中疫且起兵士死者数

百人天祥惟一子与其母皆死十一月进屯潮阳县

潮州盗陈懿刘兴数叛附为潮人害天祥攻走懿执

兴诛之十二月趋南岭邹刘子俊又自江西起兵

来再攻懿党懿乃潜遁元帅张弘范兵济潮阳天祥

方饭五坡岭张弘范兵突至众不及战皆顿首伏草

莽天祥仓皇出走千户王惟义前执之天祥吞脑子

不死邹自刭众扶入南岭死官属士卒得脱空坑

者至是刘子俊陈龙复萧明哲萧咨皆死杜浒被执

以忧死惟赵孟&#遁张唐熊桂吴希奭陈子全兵败

被获俱死焉唐广汉张栻后也天祥至潮阳见弘范

左右命之拜不拜弘范遂以客礼见之与俱入&#山

使为书招张世杰天祥曰吾不能捍父母乃教人叛

父母可乎索之固乃书所过零丁洋诗与之其末有

云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弘范笑而置

之&#山破军中置酒大会弘范曰国亡丞相忠孝尽

矣能改心以事宋者事皇上将不失为宰相也天祥

潸然出涕曰国亡不能救为人臣者死有余罪况敢

逃其死而二其心乎弘范义之遣使护送天祥至京

师天祥在道不食八日不死即复食至燕馆人供张

甚盛天祥不寝处坐达旦遂移兵马司设卒以守之

时世祖皇帝多求才南官王绩翁言南人无如天祥

者遂遣绩翁谕旨天祥曰国亡吾分一死矣倘缘宽

假得以黄冠归故乡他日以方外备顾问可也若遽

官之非直亡国之大夫不可与图存举其生平而尽

弃之将焉用我绩翁欲合宋官谢昌元等十人请释

天祥为道士留梦炎不可曰天祥出复号召江南置

吾十人于何地事遂已天祥在燕凡三年上知天祥

终不屈也与宰相议释之有以天祥起兵江西事为

言者不果释至元十九年有闽僧言土星犯帝座疑

有变未几中山有狂人自称宋主有兵千人欲取文

丞相京城亦有匿名书言某日烧蓑城苇率两翼兵

为乱丞相可无忧者时盗新杀左丞相阿合马命撤

城苇迁瀛国公及宋宗室开平疑丞相者天祥也召

入谕之曰汝何愿天祥对曰天祥受宋恩为宰相安

事二姓愿赐之一死足矣然犹不忍遽麾之退言者

力赞从天祥之请从之俄有诏使止之天祥死矣天

祥临刑殊从容谓吏卒曰吾事毕矣南向拜而死数

日其妻欧氏收其尸面如生年四十七其衣带中有

赞曰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惟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

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按赵弼文信公传公至柴市观者万人公问市人曰

孰南面或有指之者公即向南再拜索纸笔书二诗

云昔年单舸走维扬万死逃生辅宋皇天地不容兴

社稷邦家无主失忠良神归嵩岳风雷变气吐烟云

草树荒南望九原何处是尘沙黯淡路茫茫衣冠七

载混旃裘憔悴形容似楚囚龙驭两宫崖岭月貔貅

万海门秋天荒地老英雄丧国破家亡事业休惟

有一灵忠烈气碧空长共暮云愁是日大风扬沙天

地昼晦公既死世祖临朝叹曰文丞相好男子不肯

为吾用杀之诚可惜也是后连日阴晦宫中白昼或

秉烛行适张真人来朝世祖问之对曰此殆杀文丞

相所致也乃赠公特进金紫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

司检校太保中书平章政事庐陵郡公谥忠武令佥

枢密院事王绩翁书神主洒扫柴市设坛祀之丞相

孛罗初行奠礼狂&#旋地起卷主人云中孛罗等改

书前宋少保右丞相信国公天始开霁

  谢枋得

按宋史本传枋得字君直信州弋阳人也为人豪爽

每观书五行俱下一览终身不忘性好直言一与人

论古今治乱国家事必掀髯抵几跳跃自奋以忠义

自任徐霖称其如惊鹤摩霄不可笼絷宝佑中举进

士对策极攻丞相董槐与宦官董宋臣意擢高第矣

及奏名中乙科除抚州司户参军即弃去明年复出

试教官中兼经科除教授建宁府未上吴潜宣抚江

东西辟差干办公事团结民兵以扞饶信抚科降钱

米以给之枋得说邓傅二社诸大家得民兵万余人

守信州暨兵退朝廷核诸军费几至不免五年彗星

出东方枋得考试建康擿似道政事为问目言兵必

至国必亡漕使陆景思衔之上其&#于似道坐居乡

不法起兵时冒破科降钱且讪谤追两官谪居兴国

军咸淳三年赦放归德佑元年吕文焕导大元兵东

下鄂黄蕲安庆九江凡其亲友部曲皆诱下之遂屯

建康枋得与吕师夔善乃应诏上书以一族保师夔

可信乞分沿江诸屯兵以之为镇抚使使之行成且

愿身至江州见文焕与议从之使以沿江察访使行

会文焕北归不及而反以江东提刑江西招谕使知

信州明年正月师夔与武万户分定江东地枋得以

兵逆之使前锋呼曰谢提刑来吕军驰至射之矢及

马前枋得走入安仁调淮士张孝忠逆战团湖坪矢

尽孝忠挥双刀击杀百余人前军稍却后军绕出孝

忠后众惊溃孝忠中流矢死马奔归枋得坐敌楼见

之曰马归孝忠败矣遂奔信州师夔下安仁进攻信

州不守枋得乃变姓名入建宁唐石山转茶&#寓逆

旅中日麻衣蹑屦东乡而哭人不识之以为被病也

已而去卖卜建阳市中有来卜者惟取米屦而已委

以钱率谢不取其后人稍稍识之多延至其家使为

弟子论学天下既定遂居闽中至元二十三年集贤

学士程文海荐宋臣二十二人以枋得为首辞不起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5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