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市人非素所抚循者敌兵锐且众乘胜远来其锋不

可当恐未易与战也宜树木栅傅城益调粟缮械为

守计然之初与鉴遁时其客王虎臣盗郡印自称

知府诣伯颜军门献之伯颜不知其诈命还守常而

遣兵及城等已先至不得入反以民叛告伯颜怒

命元帅唆都率步骑二十余万围之应炎与安节师

勇分门出战各累大捷杀其将校甚众功上进直秘

阁围且久元兵多伤毙唆都请益师伯颜遂以西域

诸部兵来会攻围益急饷援俱绝唆都以栅坚不可

拔剽近野得妇人刳乳煎膏沃其上发火矢射之火

炽栅焚又运机石击楼堞尽毁食尽唆都侦知之遣

使呼应炎语谕使出降应炎骂之且截纸缕置盂中

若汤饼状者以筋引示之曰吾食甚足若欲得城需

金山长也金山长盖谚语谓无其期唆都闻之曰能

破城者金山长老也世呼寺主僧为长老故云即趋

召金山僧至军问以攻城之策僧不知为计周行视

城曰是城龟形也东南其首西北其尾攻尾则首愈

缩其法当攻首从之城遂陷师勇遁安节死之应

炎率民巷战至孔子庙前众溃犹手刃数人力屈遂

就擒唆都让之曰若即尝多杀吾将校者邪应炎曰

吾欲杀汝何将校也恨力不及耳唆都怒腰斩之时

年二十七兵入屠城聪应发皆被杀

  王贵行

按洪雅县志贵行洪雅人宋末为德兴丞元兵至县

令率吏民迎降贵行叹曰大丈夫不能忘君以事人

乃具衣冠赴水死德兴人因名其地为洪雅山

  莫谦之 万安僧

按宋史忠义传谦之常州宜兴僧人也德佑元年纠

合义士捍御乡闾诏为溧阳尉是冬没于战阵赠武

功大夫时万安僧亦起兵举旗曰降魔又曰时危聊

作将事定复为僧旋亦败死

  徐道明

按宋史忠义传道明常州天庆观道士也为管辖赐

紫德佑元年北兵围城道明谒郡守姚请曰事急

矣君侯计将安出曰内无食外无援死守而已道

明亟还慨然告其徒曰姚公誓与城俱亡吾属亦不

失为义士乃取观之文籍置石函藏坎中兵屠城道

明危坐&#香读老子书兵使之拜不顾诵声琅然以

刃胁之不为动遂死焉

 忠烈部名臣列传二十三

  宋七

  尹谷

按宋史忠义传谷字耕叟潭州长沙人性刚直庄厉

初处郡学士友皆严惮之宋以词赋取士季年惟闽

浙赋擅四方谷与同郡邢天荣董景舒欧阳逢泰诸

人为赋体裁务为典雅每一篇出士争学之由是湘

赋与闽浙颉颃中年登进士第调常德推官知崇阳

县所至廉正有声丁内艰居家教授不改儒素日未

出授诸生经及朱氏四书士虽有才思而不谨饬者

摈不齿诸生隆暑必盛服端居终日夜灭烛始免巾

帻早作必冠而后出帷行市中市人见其举动有礼

相谓曰是必尹先生门人也诘之果然晚入李庭芝

制幕用荐擢知衡州需次于家潭城受兵帅臣李芾

礼以为参谋共画备御策时城中壮士皆入卫临安

所余军仅四百五十人老弱大半芾纠率民丁奖励

以义人殊死战三月城不下大军断绝险要援兵不

至谷知城危与妻子诀曰吾以寒儒受国恩典方州

谊不可屈若辈必当从吾死耳召弟岳秀使出以存

尹氏祀岳秀泣而许之已乃积薪扃户朝服望阙拜

已先取历官告身焚之即纵火自焚邻家救之火炽

不可前但于烈焰中遥见谷正冠端笏危坐阖门少

长皆死焉芾闻之命酒酹谷曰尹务实男子也先我

就义矣务实谷号也初潭士以居学肄业为重州学

生月试积分高等升湘西岳麓书院生又积分高等

升岳麓精舍生潭人号为三学生兵兴时三学生聚

居州学犹不废业谷死诸生数百人往哭之城破多

感激死义者

  李芾 于兴 杨震 沈忠 顾应猋 陈亿

  孙 安仁 陈毅

按宋史忠义传芾字叔章其先广平人曾祖椿徙家

衡州遂为衡人芾生而聪警少自树立名其斋曰无

暴弃魏了翁一见礼之谓有祖风易其名曰肯斋初

以荫补南安司户辟祁阳尉出振荒即有声摄祁阳

县县大治辟湖南安抚司幕官时盗起永州招之岁

余不下芾与参议邓垧提千三百人破其巢禽贼魁

蒋时选父子以归余党遂平摄湘潭县县多大家前

令束手不敢犯芾稽籍出赋不避贵势赋役大均入

朝差知德清县属浙西饥芾置保伍振民活数万计

迁主管酒库所德清有妖人扇民为乱民蜂起附之

至数万人遣芾讨之盗闻其来众立散归除司农寺

丞历知永州有惠政永人祠之以浙东提刑知温州

州濒海多盗芾至盗息遂以前官移浙西时浙西亦

多盗群穴太湖中芾迹得其出没按捕之盗亦骇散

作虎丘书院以祠尹焞置学官亲为学规以教之学

者甚盛咸淳元年入知临安府时贾似道当国前尹

事无巨细先关白始行芾独无所问福王府有迫人

死者似道力为营救芾以书往复辨论竟置诸法尝

出阅火具民有不为具者问之曰似道家人也立杖

之似道大怒使台臣黄万石诬以赃罪罢之大军取

鄂州始起为湖南提刑时郡县盗扰民多奔窜芾令

所部发民兵自卫县与一皂帜令曰作乱者斩帜下

民始帖然乃号召发兵择壮士三千人使土豪尹奋

忠将之勤王别召民兵集衡为守备未几似道兵溃

芜湖乃复芾官知潭州兼湖南安抚使时湖北州郡

皆已归附其友劝芾勿行曰无已即以身行可也芾

泣曰吾岂昧于谋身哉第世受国恩虽废弃中犹思

所以报者今幸用我我以家许国矣时其所爱女死

一恸而行德佑元年七月至潭潭兵调且尽游骑已

入湘阴益阳诸县仓卒召募不满三千人乃结溪峒

蛮为声援缮器械峙刍粮栅江修壁命刘孝忠统诸

军吴继明自湖北至陈义陈元自戍蜀归芾奏请留

之戍潭推诚任之皆得其死力大元右丞阿里海牙

既下江陵分军戍常德遏诸蛮而以大兵入潭芾遣

其将于兴帅兵御之于湘阴兴战死九月再调继明

出御兵不及出而大军已围城芾慷慨登陴与诸将

分地而守民老弱亦皆出结保伍助之不令而集十

月兵攻西壁孝忠辈奋战芾亲冒矢石以督之城中

矢尽有故矢皆羽败芾命括民间羽扇羽立具又苦

食无盐芾取库中积盐席焚取盐给之有中伤者躬

自抚劳日以忠义勉其将士死伤相藉人犹饮血乘

城殊死战有来招降者芾杀之以徇十二月城围益

急孝忠中&#风不能起诸将泣请曰事急矣吾属为

国死可也如民何芾骂曰国家平时所以厚养汝者

为今日也汝第死守有后言者吾先戮汝除夕大兵

登城战少却旋蚁附而登衡守尹谷及其家人自焚

芾命酹之因留宾佐会饮传令犹手书尽忠字为号

饮达旦诸宾佐出参议杨震赴园池死芾坐熊湘阁

召帐下沈忠遗之金曰吾力竭分当死吾家人亦不

可辱于俘汝尽杀之而后杀我忠伏地扣头辞以不

能芾固命之忠泣而诺取酒饮其家人尽醉乃遍刃

之芾亦引颈受刃忠纵火焚其居还家杀其妻子复

至火所大恸举身投地乃自刎幕属茶陵顾应猋安

仁陈亿孙皆死潭民闻之多举家自尽城无虚井缢

林木者累累相比继明等以城降陈毅溃围将奔闽

中道战死事闻赠端明殿大学士谥忠节芾初至潭

遣其子裕孙出曰存汝以奉祀也其孙辅叔时亦亲

迎于温皆得不死二王悉诏入闽官之芾为人刚介

不畏强御临事精敏奸猾不能欺且强力过人自旦

治事至暮无倦色夜率至三鼓始休五鼓复起视事

望之凛然犹神明而好贤礼士即之温然虽一艺小

善亦惓惓奖荐之平生居官廉及摈斥家无余赀

  姜才

按宋史忠义传才濠州人貌短悍少被掠入河朔稍

长亡归隶淮南兵中以善战名然以来归人不得大

官为通州副都统时淮多健将然骁勇无逾才才知

兵善骑射抚士卒有恩至临阵军律凛凛其子当战

回白事才望见以为败也拔剑驰逐几杀之贾似道

出师才以兵属孙虎臣为先锋相拒于丁家洲大军

设炮架彀车弩江滨中流数千艘旌旗联亘鼓行而

下才奋兵前接战锋已交虎臣遽过其妾所乘舟众

见之欢曰步师遁矣于是诸军皆溃才亦收兵入扬

州大兵乘胜攻扬州才为三迭阵逆之三里沟战有

功又与元帅战扬子桥日暮兵乱流矢贯才肩才拔

矢挥刀而前所向辟易已而大军筑长围自扬子桥

竟瓜洲东北跨湾头至黄塘西北至丁村务欲以久

困之时德佑元年也明年正月宋亡二月五奉使及

一合门宣赞舍人持谢太后诏来谕才发弩射却之

复以兵衍击五奉使于召伯堡大战而退未几瀛国

公至瓜洲才与庭芝泣涕誓将士出夺之将士皆感

泣乃尽散金帛犒兵以四万人夜捣瓜洲战三时众

拥瀛国公避去才进战至浦子市夜犹不退阿术使

人招之才曰吾宁死岂作降将军邪四月才以兵攻

湾头栅五月复攻之骑旋泞而止乃舍骑步战至四

鼓全师以归扬食尽才时出运米真州高邮以给兵

六月护饷至马家渡万户史弼将兵击夺之才与战

达旦弼几殆阿术驰兵来援乃得免去庭芝以在围

久召才计事屏左右语久之第闻才厉声云相公不

过忍片时痛耳左右闻之俱汗下才自是以兵护庭

芝第期与俱死七月益王在泰州以龙神四厢都指

挥使保康军承宣使召才与庭芝东至泰州将入海

阿术以兵追及围泰州使使者招之降才不听阿术

驱扬兵士妻子至城下会才疽发背不能战诸将遂

开门降都统曹安国入才卧内执之以献阿术爱其

忠勇欲降而用之才肆为谩言阿术责庭芝不降才

曰不降者才也复愤愤不已阿术怒呙之扬州才临

刑夏贵出其旁才切齿曰若见我宁不愧死邪

  刘子荐 黄文政

按宋史忠义传子荐字贡伯吉州安福人父梦骥以

进士历官知澧州没于王事子荐以父任为湘乡尉

以获盗功调抚州司录有诉王应亨殴死荷担黄九

者狱成矣子荐阅受书疑而驳之俄烈风迅雷辟狱

户裂吏揳杀人者实孔目冯汝能非应亨也狱遂白

得免死者八人事闻颁谕天下之为理官者改知赣

县监行在左藏库通判常德府知融州陛辞度宗慰

之曰广郡雕瘵赖卿抚摩子荐对曰臣当推行德化

以安其民至官以廉静着闻主管仙都观广西经略

司檄为参议官德佑二年十一月北兵至静江权经

略使马塈遣子荐提猺兵药弩手守城东门势不支

时瀛国公已入燕子荐取笏书其上云我头可断膝

不可屈登城北望再拜取所衣袍瘗之语左右曰事

急不可为吾有以死守或讽子荐遁去子荐曰死事

义也何以遁为竟死之有黄文政者淮人戍蜀军溃

间道走静江马塈邀与同守城破文政被执大诟不

屈大军断其舌以次劓刖之文政含胡叱咄比死不

绝声

  徐道隆



载孙

按宋史忠义传道隆字伯谦婺州武义人父焕知南

雄道隆以任入官累官潭州判官权知全州荆湖制

置使汪立信奏辟道隆为参议官立信迁兵部尚书

道隆与宾客千许人俱去江陵赵孟傅为制置使以

道隆参其军事遂为提点刑狱时文天祥既至平江

溃卒四出为浙西患苦安吉尤甚有旨命道隆措置

乃枭其首乱者于市牛监军遁范文虎程鹏飞管景

模俱遣书诱降道隆焚书斩使大兵至临平皋亭山

令间道入援时水陆皆有屯军道绝不通议由大湖

经武康临安县境勤王即日乘舟出临湖门泊宋村

郡守赵良淳既缢死德佑二年正月朔旦追兵及道

隆江陵亲从军三百人殊死战矢尽枪槊折一军尽

没道隆见执舰内间守者少怠赴水死长子载孙亦

赴水死余兵有脱归者言于朝命赠官赐谥厚恤其

家立庙安吉官其子孙越三日宋亡

  邓得遇

按宋史忠义传得遇字达夫邛州人淳佑十年进士

调宁远主簿改知南昌县通判隆兴府监行在藏库

出知昭州迁广西提点刑狱逾年摄经略事兼知静

江府德佑元年长沙被兵得遇遣都统马骥马应骐

赴援骥潜叛而还得遇斩之军事悉委之应骐未几

马塈代阃议事不合二年移治苍梧静江破得遇朝

服南望拜辞书幅纸云宋室忠臣邓氏孝子不忍偷

生宁甘溺死彭咸故居乃吾潭府屈公子平乃吾伴

侣优哉悠哉吾得其所遂投南流江而死

  徐应镳



琦崧

按宋史忠义传应镳字巨翁衢之江山人世为衢望

族咸淳末试补太学生德佑二年宋亡瀛国公入燕

三学生百余人皆从行应镳不欲从乃与其子琦崧

女元娘誓共焚子女皆喜从之太学故岳飞第有飞

祠应镳具酒肉祀飞曰天不佑宋社稷为墟应镳死

以报国誓不与诸生俱北死已将魂魄累王作配神

主与王英灵永永无斁琦亦赋诗以自誓祭毕以酒

肉饷诸仆诸仆醉卧应镳乃与其子女入梯云楼积

诸房书籍箱笥四周纵火自焚一小仆未寐闻火声

起至楼下穴牖视之应镳父子俨然坐立如庙塑像

走报诸仆坏壁入扑灭火应镳不能死与其子女怏

怏出户去仓卒莫知所之翌日得其尸祠前井中皆

僵立瞠目面如生诸仆为具棺敛殡之西湖金牛僧

舍益王立福州褒其节赠朝奉郎秘阁修撰后十年

其同舍生刘汝钧率儒者五十余人收而葬之方家

峪私谥曰正节先生

  赵与檡 方洪

按宋史忠义传与檡为嗣秀王德佑二年为浙闽广

察访使益王之立舅杨亮节居中秉权与檡自以国

家亲贤多所谏止遂犯忌嫉诸将俱惮之未几北兵

逼浙东乃命与檡出瑞安与守臣方洪共任备御朝

臣言与檡有刘更生之忠曹王皋之孝宜留辅以隆

国本谮者益急卒遣之瑞安受围城中危急与洪誓

以死守小校李雄夜开门纳外兵与檡洪率众巷战

兵败被絷董文炳问之曰汝为秀王耶今能降乎与

檡厉声曰我国家近亲今力屈而死分也尚何问为

遂杀之洪亦伏节而死

  赵孟锦

按宋史赵与檡传有赵孟锦者少不羁游淮以军功

为将佐北兵攻真州每战辄为士卒先守苗再成倚

之为重北兵重舰驻江上孟锦乘大雾来袭俄雾解

日已高北兵见其兵少逐之登舟失足坠水身荷重

甲溺焉

  赵淮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5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