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按宋史本传立信澈从孙也立信曾大父智从澈宣

谕湖北道六安爱其山水因居焉淳佑元年立信献

策招安庆剧贼胡兴刘文亮等借补承信郎六年登

进士第理宗见立信状貌雄伟顾侍臣曰此阃帅才

也授乌江主簿辟沿江制幕知桐城县未上辟荆湖

制司干办通判建康府荆湖制置赵葵辟充策应使

司及本司参议官葵去而马光祖代之立信是时犹

在府也鄂州围解贾似道既罔上要功恶阃外之臣

与己分功乃行打算法于诸路欲以军兴时支散官

物为罪击去之光祖与葵素有隙且欲迎合似道被

旨即召吏稽勾簿书卒不能得其疵乃以开庆二年

正月望夕张灯宴设钱三万缗为葵放散官物闻于

朝立信力争之谓不可且曰方艰难时赵公&#事勤

劳而公以非理&#拾之公一旦去此后来者复效公

所为可乎光祖怒曰吾不才不能为度外事知奉朝

命而已君他日处此勉为之立信曰使某不为则已

果为之必不效公所为也光祖益怒议不行立信遂

投劾去初立信通判江陵府葵制置荆湖尝以公事

劾立信及在沿江府亦谋议寡谐立信于葵盖未尝

有一日之欢也擢京西提举常平改知昭信军权淮

东提刑景定元年差知池州提举江东常平权知常

州浙西提点刑狱明年冬即嘉兴治所讲行荒政寻

改知江州充沿江制置副使节制蕲黄兴国军马提

举饶州南康兵甲升江西安抚使乞祠禄差知镇江

寻充湖南安抚使知潭州至官供帐之物悉置官库

所积钱连岁代纳潭民夏税贫无告者予钱粟病者

加药饵雨雪旱潦军民皆有给兴学校士习为变以

潭为湖湘重镇刱威敌军所募精锐数千人后来者

果赖其用权兵部尚书荆湖安抚制置知江陵府时

襄阳被围危急立信上疏请益安陆府屯兵凡边戍

皆不宜抽减黄州守臣陈奕素蓄异志朝廷宜防之

乃移书似道谓今天下之势十去八九而君臣宴安

不以为虞夫天之不假易也从古以然此诚上下交

修以迓续天命之几重惜分阴以趋事赴工之日也

而乃酣歌深宫啸傲湖山玩岁愒日缓急倒施卿士

师师非度百姓郁怨非上以求当天心俯遂民物拱

揖指挥而折冲万里者不亦难乎为今日之计者其

策有三夫内郡何事乎多兵宜尽出之江干以实外

御算兵帐见兵可七十余万人老弱柔脆十分汰二

为选兵五十余万人而沿江之守则不过七千里若

距百里而屯屯有守将十屯为府府有总督其尢要

害处辄参倍其兵无事则泛舟长淮往来游侥有事

则东西齐奋战守并用刁斗相闻馈饷不绝互相应

援以为联络之固选宗室亲王忠良有干用大臣立

为统制分东西二府以&#任得其人率然之势此上

策也久拘聘使无益于我徒使敌得以为辞请礼而

归之许输岁帛以缓师期不二三年边遽稍休藩垣

稍固生兵日增可战可守此中策也二策果不得行

则天败我也若衔璧舆榇之礼则请备以俟似道得

书大怒抵之地诟曰瞎贼狂言敢尔盖以立信目微

眇云寻中以危法废斥之咸淳十年大元兵大举伐

宋似道督诸军出次江上以立信为端明殿学士沿

江制置使江淮招讨使俾就建康府库募兵以援江

上诸郡立信受诏不辞即日上道以妻子托爱将金

明执其手曰我不负国家尔亦必不负我遂行与似

道遇芜湖似道拊立信背哭曰不用公言以至于此

立信曰平章平章瞎贼今日更说一句不得似道问

立信何向曰今江南无寸土干净地某去寻一片赵

家地上死第要死得分明尔既至则建康守兵悉溃

而四面皆北军立信知事不可成叹曰吾生为宋臣

死为宋鬼终为国一死但徒死无益耳以此负国率

所部数千人至高邮欲控引淮汉以为后图已而闻

似道师溃芜湖江汉守臣皆望风降遁立信叹曰吾

今日犹得死于宋土也乃置酒召宾佐与诀手为表

起居三宫与从子书属以家事夜分起步庭中慷慨

悲歌握拳抚案者三以是失声三日扼吭而卒以光

禄大夫致仕遗表闻赠太傅大元丞相伯颜入建康

金明以其家人免或恶立信于伯颜以其二策及其

死告且请戮其孥伯颜叹息久之曰宋有是人有是

言哉使果用我安得至此命求其家厚恤之曰忠臣

之家也金明以立信之丧归葬丹阳立信子麟内书

写机宜文字在建康不肯从众降崎岖走闽以死初

立信之未仕也家窭甚会岁大侵吴渊守镇江命为

粥以食流民使其客黄应炎主之应炎一见立信与

语心知其非常人言于渊渊大奇之礼以上客凡共

张服御视应炎为有加应炎甚怏怏渊解之曰此君

吾地位人也但遭时不同耳君之识度志业皆非其

伦也盍少下之是年试江东转运司明年登第后其

践历略如渊而卒死于难人谓渊能知人云

  孙

按宋史忠义传字实甫吉州龙泉人献简公抃之

后天祥长妹&#也天祥起兵檄招忠义士补宣教

郎带行监官告院知吉州龙泉县天祥拥兵出赣里

人奉复龙泉拒守不下寻为叛者所陷执至隆兴

杀之

  彭震龙

按宋史忠义传震龙字雷可永新人天祥次妹&#也

性跌荡喜事尝以罪墨天祥起兵补宣教郎带行太

社令知永新县会天祥出使被执震龙遁归吉州已

失乃结峒獠起兵天祥兵出岭震龙接应复永新大

兵至震龙为亲党所执至帅府腰斩之屠永新

  萧焘夫



敬夫

按宋史忠义传焘夫永新人与兄敬夫俱天祥客焘

夫为诗有豪俊气天祥起兵补从仕郎及彭震龙谋

复其县焘夫赞之县受屠兄弟俱死之

  陈继周

按宋史忠义传继周字硕卿宁都人淳佑三年贡于

乡以捕盗功行未奏名授廉州司法南丰县知录淮

东总领干官藤州观察推官知吉州永丰县改知高

安县广东经略司准备差遣知卫阳县辟淮东转般

仓江东提点刑狱干办公事未上会咸淳十年诏征

勤王文天祥方守赣州即日举兵造继周问计继周

慨然为具言闾里豪杰子弟与凡起兵之处其为方

略甚详于是留继周幕中昼夜调度授继周江西安

抚司准备差遣率赣士以从继周虽弱不胜衣而年

德有以服人士视为父兄进止疾徐惟指呼无敢先

后诏改继周合入官带行监文思院差充江浙制置

司主管机宜所部夜袭大兵于南栅门杀伤相当质

明犹战渴赴水死

  张履翁

按永新县志履翁文信国署为学士院检阅文字纠

募兵与彭震龙颜思理歃血盟城以应勤王之师

所亲讽之曰脱不胜如祸延九族何履翁曰吾世受

国恩愿一死报之耳后城陷被执不屈死之从祀文

信公祠

  钱升叟





按吉水县志升叟督府主簿与文丞相为布衣交尝

馆致于家训其弟璋丞相起兵勤王年已衰暮慨然

赴义从招讨副使黎贵达以民兵复泰和会元师来

援力战踵步兄弟二人同日死之丞相被执北行经

战所为文以祭哭之恸

  徐庭学

按开化县志庭学宗王郡马同张孟传应文天祥之

募散家财起义兵大战于饶信间勤王不果愤恨卒

  陈龙复

按广东通志龙复字本叔泉南安老儒也与天祥同

举进士历仕州县有声德佑初退居家食至天祥军

南剑时始辟为督府参议兼行太府少卿福建提刑

是时天祥幕下多名士龙复独以持重老成见推俦

辈天祥每咨问焉后奉檄如漳潮计事再会天祥于

循梅日寻分司潮阳号召诸路四方豪杰翕然向应

天祥由是得入潮为讨贼之举至则粮糗已具乡兵

多练习水战天祥赖之未几移屯海丰龙复又从至

五城为北骑追及遇害时年七十有三

  吕武

按宋史忠义传武太平州步卒也文天祥出使武应

募从行偕脱镇江之难沿淮东走海道赖武力为多

天祥开府南剑武以武功补官遣之结约州县起兵

相应道阻复崎岖数千里即天祥于汀梅挺身患难

化贼为兵以环卫官将数千人出江西以遇士大夫

无礼死于横逆一军挥涕而葬之武忠梗出天性不

避强御而好面折人过多触忌讳故及于祸云

  巩信

按宋史忠义传信安丰军人为荆湖都统沈勇有谋

本隶苏刘义部曲文天祥开督府刘义以信与王福

张必胜诣天祥信官至团练使同督府都统制江西

招讨使初至都府天祥以义士千人付之信曰此辈

从累人耳乃招淮士数千自随然常怏怏曰有将无

兵其如彼何天祥自兴国趋永丰大兵追其后信战

于方石岭中数矢伤重不能战自投&#石而死土人

葬之颜色如生赠清远军承宣使立庙旌之

  萧明哲

按宋史忠义传明哲字符甫太和人性刚有胆气明

大节少举进士天祥开府汀州辟充督干架阁监军

师出岭明哲以赣县民义复万安连结诸寨拒守兵

败被执不屈死于隆兴临刑大骂不绝口闻者壮之

  赵卯发

按宋史忠义传卯发字汉卿昌化人淳佑十年以上

舍登第为遂宁州司户潼川签判宣城宰素以节行

称中被论罢咸淳七年起为彭泽令十年权通判池

州大兵渡江池守王起宗弃官去卯发摄州事缮壁

聚粮为守御计夏贵兵败归所过纵掠卯发捕斩十

余人兵乃戢明年正月大兵至李王河都统张林屡

讽之降卯发忿气填膺瞠目视林不能言有问以禔

身之道者卯发曰忠义所以禔身也此外非臣子所

得言林以兵出巡江阴降归而阳助卯发为守守兵

五百余柄皆归林卯发知不可守乃置酒会亲友与

饮诀谓其妻雍氏曰城将破吾守臣不当去汝先出

走雍氏曰君为命官我为命妇君为忠臣我独不能

为忠臣妇乎卯发笑曰此岂妇人女子之所能也雍

氏曰吾请先君死卯发笑止之明日乃散其家资与

其弟侄仆婢悉遣之二月兵薄池卯发晨起书几上

曰君不可叛城不可降夫妻同死节义成双又为诗

别其兄弟与雍盛服同缢从容堂死卯发始为此堂

名可以从容及兵遽领客堂中指所题扁曰吾必死

于是客问其故曰古人谓慷慨杀身易从容就义难

此殆其兆也卯发死林开门降大元丞相伯颜入问

太守何在左右以死对即如堂中观之皆叹息为具

棺衾合葬于池上祭其墓而去事闻赠华文阁待制

谥文节雍氏赠顺义夫人录二子为京官

  唐震



椿

 冯骥 何新之

按宋史忠义传震字景实会稽人少居乡介然不苟

交有言其过者辄喜既登第为小官有权贵以牒荐

之者震内牒匣中已而干政震取牒还之封题未启

其人大愧后为他官所至以公廉称杨栋叶梦鼎居

政府交荐其贤咸淳中由大理司直通判临安府时

潜说友尹京恃贾似道势甚骄蹇政事一切无所顾

让会府有具狱将置辟震力辨其非说友争之不得

上其事刑部卒是震议六年江东大旱擢知信州震

奏减纲运米蠲其租赋令坊置一吏籍其户劝富人

分粟使坊吏主给之吏有劳者辄为具奏复其身吏

感其诚事为尽力所活无算州有民庸童牧牛童逸

而牧舍火其父讼庸者杀其子投火中民不胜掠自

诬服震视牍疑之密物色之得童傍郡以诘其父对

如初震出其子示之狱遂直擢浙西提刑过阙陛辞

似道以类田属震震谢不能行至部又以疏力争之

赵氏有守阡僧甚暴横震遣使捕治似道以书营救

震不省卒按以法似道怒使侍御史陈坚劾去之咸

淳十年起震知饶州时兴国南康江州诸郡皆已归

附大兵略饶饶兵止千八百人震发州民城守昧爽

出治兵至夜中始寐上书求援不报大兵使人入饶

取降款通判万道同阴使于所部敛白金牛酒备降

礼饶寓士皆从之道同风震降震叱之曰我忍偷生

负国邪城中少年感震言杀使者民有李希圣者谋

出降械置狱中明年二月兵大至都大提举邓益遁

去震尽出府中金钱书官资揭于城募有能出战者

赏之众惧不能战北兵登陴众遂溃震入府中玉芝

堂其仆前请曰事急矣番江门兵未合亟出犹可免

震骂曰城中民命皆系于我我若从尔言得不死城

中民死我何面目生耶左右不复敢言皆出有顷兵

入执牍铺案上使震署降震掷笔于地不屈遂死之

兄椿与家人俱死张世杰寻复饶州判官邬宗节求

震尸葬之赠华文阁待制谥忠介庙号褒忠官其二

子震客冯骥何新之骥后守独松关新之守闽之新

垒皆战死

  江彦清 李丁孙 唐奎瑞

按宋史许彪孙传德佑元年泸守梅应春杀判官李

丁孙推官唐奎瑞以城降珍州守将江彦清巷战死



  黄介 陈力

按宋史忠义传介字刚中隆兴分宁人意气卓越喜

兵法制置使朱&#孙帅蜀介上攻守策&#孙爱之以

自随夏贵辟充广济簿尉平反死囚尹不能抗钱真

孙复辟入幕及与真孙别诵南八男儿死尔语以勉

之后家居帅乡民登龙安山为保聚计德佑元年北

兵至寨众奔溃介坚守不出且射且诟面中六矢不

为动顾谓家僮陈力曰尔尽力勿走力曰主在死生

同之介身被镞如猬面颈复中十三矢倚栅而死力

亦死

  吕文信 张兴宗

按宋史忠义传文信文德之弟也仕至武功大夫沿

江副司谘议官德佑初帅舟师次南康斛林夹白鹿

矶与北兵遇战死特赠定远军承宣使子师宪特与

带行合职与两子承信郎恩泽仍立庙赐额河湖寨

巡检张兴宗亦死之赠武翼郎赐缗钱三万仍与一

子承信郎恩泽

  锺季玉 潘方

按宋史忠义传季玉饶州乐平人淳佑七年举进士

调为都大坑冶属改知万载县淮东制置使李庭芝

荐之迁审计院改宗正寺簿又迁枢密院编修出知

建昌军会有旨江西和籴季玉至郎才半年属岁旱

度其经赋不能办请于朝和籴得减三之一还提举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5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