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土门逼令招城中不行遇害

  张华宗

按仙居县志华宗字君实宝佑间以明经补国学除

杭州教授转扬州临江谨身率士所至有声开庆元

年元兵压境同官拒守久之临江陷元兵火文庙华

宗大呼曰不降者我也当速杀泄而忿曷为令先圣

无依耶遂遇害事闻诏谥忠烈赐大夫秩

  黄甲

按井研县志甲开庆进士授德安尉调乐安丞廉谨

有声元兵拔抚州索降状其僚属联署以上甲独抗

不屈死之

  许彪孙 张桂 金文德 曹赣

按宋史忠义传彪孙显谟阁学士奕之子也为四川

制置司参谋官景定二年刘整叛召彪孙草降文以

潼川一道为献彪孙辞使者曰此腕可断此笔不可

书也即闭门与家人俱仰药死整既降遂引兵袭都

统张桂营桂及统制金文德战死纳溪曹赣阖门死



  胡世全

按宋史许彪孙传景定四年沔州都统胡世全护粮

运至虎象山遇敌兵战败死

  齐兴隆

按德兴县志兴隆字祈翁景定间进士官蒲圻令元

兵下江南兴隆义不食粟佩印绶以归曰全吾印以

还吾君全吾身以还吾亲遂溺水死

  朱光 张轸

按绍兴府志光字吉父诸暨人明经敦行元伯颜下

江南遣裨将上官&#招抚浙东至县光与同僚张轸

等率乡民抵御光被执口占曰生为大宋臣死为大

宋鬼一片忠义心明月照秋水贼怒以火燃之三日

始绝轸亦死之光尝注西铭人多佩诵云

 忠烈部名臣列传二十二

  宋六

  彦海

按宋史许彪孙传咸淳二年北兵取开州守将庞彦

海死之

  赵良坡

按上虞县志良坡字深甫良坦兄咸淳乙丑进士命

守御广州为元兵生获欲降之不屈元将义之放归

隐西溪雪水称雪水先生逾年元将思其贤复索而

得之欲荐于朝良坡终不屈怒目詈骂元将令左右

刃之良坡大呼曰我得死所矣遂伸颈受戮颜色自

如其子友直同榜进士闻难泣血冒刃归榇葬西溪

湖眠牛山庐墓终隐焉所居有视清亭戒子孙世勿

仕元其子季忠季恕隐居不仕后至正间有举良坡

乡贤者二子不从曰吾祖生既耻食其禄殁岂享其

祀盖有祖父遗风焉

  俞廷简

按余姚县志廷简咸淳间进士任溧水丞元兵至不

屈死之

  丁衡

按天台县志衡八都丁村人登咸淳辛未进士授推

官转江西提刑赴任途遇元兵不屈而死家人俱没

于兵

  张汉英

按宁波府志汉英幼聘吕氏女及请期吕以女双瞽

辞汉英曰聘时无恙而今丧明命也遂娶之后仕度

宗咸淳间守樊城为元阿术所围并守其江汉英募

善泅者置蜡书于髻中潜积草下浮水而出往荆郢

求救至益口事露被获于是郢邓之路亦绝求得张

顺张贵二人为都统又相继为元兵所杀至九年癸

酉襄阳被围五年樊城被围四年元将张弘范进攻

为流矢中其肘束创见阿术曰襄在江南樊在江北

我陆攻樊则襄出舟师来救终不可取若我截江道

断救兵水陆夹攻之则樊必破而襄亦下矣阿术从

之遂以师截江而出锐师薄樊城陷汉英死焉

  袁镛

按宁波府志镛字天与有大志邃于春秋之学登咸

淳七年进士第以父忧未即仕见国事蹙窃叹曰生

为宋臣死则为宋鬼顾无寸兵尺地不能捍御以固

社稷仗义执言从颜常山张睢阳诸君于地下不失

为宋国臣足矣适元将遣游兵十八骑驻于西山之

资教寺镛不胜悲愤填&#义气激烈遂约沿海制置

使兼知庆元府事赵孟传及将作少监谢昌元共出

师御敌赵孟传与谢昌元共绐之曰尔第先往我二

人当即以兵继镛信之遂奋然独往厉声言曰汝主

无故谋起干戈残我土宇使我无辜赤子宛转于锋

刃之下真天地鬼神有所不容四方忠义之士无不

日夜愤惋勤王之师四面皆至吾恐汝北归无日也

言未竟就执而孟传昌元二人已密往车厩献版图

屈膝迎降矣元将奇镛才欲胁之令降曰从则富贵

汝不从则烧戮汝镛骂曰我堂堂宋室之臣死则死

耳岂降志从汝乎元将怒纵火燎之须发殆尽词气

愈厉至死不少变其日家人惊悼赴水而死者十有

七人焉

  赵良淳

按宋史忠义传良淳字景程居饶之余干太宗子恭

宪王之后丞相汝愚曾孙也累世以学行名号贤宗

子良淳少学于其乡先生饶鲁知立身大节及仕所

至以干治称而未尝干人荐举初以荫为泰宁主簿

三迁至淮西运辖浮湛冗官二十余年马光祖李伯

玉范丁孙交荐辟之卒不振拔考举及格改知分宁

县分宁江西剧邑俗尚哗讦良淳治之不用刑戮不

任吏胥取民之敦孝者身亲尊礼之至其桀骜者乃

绳以法俗为少革秩满特差权江西安抚司机宜文

字诏除诸司审计院督饷江西升大理司直咸淳末

廷臣议众建宗室于内郡以为屏翰遂除良淳知安

吉州先是知州李庚遁百事隳废良淳至日与僚吏

论所以守御之备悉举行之时岁饥民相聚为盗所

在&#起或请以兵击之良淳曰民岂乐为盗哉时艰

岁旱故相率剽掠苟活耳命僚属以义谕之众皆投

兵散归其不归者众缚以献有掠人货财诣其主谢

过而还之者良淳劝富人出粟振之尝语人曰使太

守身可以济民亦所不惜也其言恳恳足以劝人人

皆倒囷以应之朝议寻以徐道隆为浙西提刑以辅

良淳加良淳直秘阁文天祥去平江溃兵四出剽掠

良淳捕斩数人枭首市中兵稍戢已而范文虎遣使

持书招降良淳焚书斩其使大兵迫独松关有旨趣

道隆入卫道隆既去大兵至军其东西门良淳率众

城守夜就茇舍陴上不归先是朝廷遣将吴国定援

宜兴宜兴已危不敢往乃如安吉见良淳愿留以为

辅良淳见国定慷慨大言意其可用也请于朝留戍

安吉已而国定开南门纳外兵兵入城呼曰众散元

帅不杀汝于是众号泣散去良淳命车归府兵士止

之曰事至此侍郎当为自全计良淳叱去之命家人

出避乃闭合自经有兵士解救之复苏众罗拜泣曰

侍郎何自苦逃之犹可求生良淳叱曰我岂逃生者

耶众犹环守不去良淳大呼曰尔辈欲为乱耶众涕

泣出复投缳而死

  张顺 张贵

按宋史忠义传顺民兵部将也襄阳受围五年宋闯

知其西北一水曰清泥河源于均房即其地造轻舟

百艘以三舟联为一舫中一舟装载左右舟则虚其

底而掩复之出重赏募死士得三千求将得顺与张

贵俗呼顺曰矮张贵曰竹园张俱智勇素着诸将所

服俾为都统出令曰此行有死而已汝&#或非本心

宜亟去毋败吾事人人感奋汉水方生发舟百艘稍

进团山下越二日进高头港口结方陈各船置火枪

火炮炽炭巨斧劲弩夜漏下三刻起&#出江以红灯

为识贵先登顺殿之乘风破浪径犯重围至磨洪滩

以上北军舟师布满江面无隙可入众乘锐凡断铁

&#攒杙数百转战百二十里黎明抵襄城下城中久

绝援闻救至踊跃气百倍及收军独失顺越数日有

浮尸&#流而上被介胄执弓矢直抵浮梁视之顺也

身中四枪六箭怒气勃勃如生诸军惊以为神结冢

敛葬立庙祀之贵既抵襄襄帅吕文焕力留共守贵

恃其骁勇欲还郢乃募二士能伏水中数日不食使

持蜡书赴郢求援北兵增守益密水路连锁数十里

列撒星椿虽鱼虾不得度二人遇桩即锯断之竟达

郢还报许发兵五千驻龙尾洲以助夹击刻日既定

乃别文焕东下点视所部军洎登舟帐前一人亡去

乃有过被挞者贵惊曰吾事泄矣亟行彼或未及知

复不能衔枚隐迹乃举炮鼓噪发舟乘夜顺流断

破围冒进众皆辟易既出险地夜半天黑至小新城

大兵邀击以死拒战沿岸束荻列炬火光烛天如白

昼至勾林滩渐近龙尾洲遥望军船旗帜纷披贵军

喜跃举流星火示之军船见火即前迎及势近欲合

则来舟皆北兵也盖郢兵前二日以风水惊疑退屯

三十里而大兵得逃卒之报据龙尾洲以逸待劳贵

战已困出于不意杀伤殆尽身被数十枪力不支见

执卒不屈死之乃命降卒四人舁尸至襄令于城下

曰识矮张乎此是也守陴者皆哭城中丧气文焕斩

卒以贵附葬顺冢立双庙祀之

  范天顺

按宋史忠义传天顺荆湖都统也襄阳受围天顺日

夕守战尤力及吕文焕出降天顺仰天叹曰生为宋

臣死当为宋鬼即所守处缢死赠定江军承宣使制

曰贺兰拥兵坐视睢阳之失李陵失节重为陇士之

羞今有人焉得其死所可无褒恤以示宠绥范天顺

功烈虽卑忠义莫夺自均房泛舟之役克济为艰而

襄樊坐甲之师益坚所守俄州刺史为降将军尔乃

不屈自经可谓见危致命封其妻宜人官其二子仍

赐白金五百两田五百亩

  牛富 王福

按宋史忠义传富霍丘人制置司游击寨兵籍勇而

知义为侍卫马军司统制戍襄阳五年移守樊城累

战不为&#且数射书襄阳城中遗吕文焕相与固守

为唇齿两城凡六年不拔富力居多城破富率死士

百人巷战死伤不可计渴饮血水转战前遇民居烧

绝街道身被重伤以头触柱赴火死赠静江军节度

使谥忠烈赐庙建康裨将王福见富死叹曰将军死

国事吾岂宜独生亦赴火死

  边居谊

按宋史忠义传居谊随人也初事李庭芝积战功至

都统制咸淳十年以京湖制置帐前都统守新城居

谊善御下得士心凡战守之具治之皆有法大兵至

沙阳守将王大用不降麾兵攻城破之执大用吕文

焕意其小垒可不攻而破居谊率舟师拒之文焕列

沙阳所斩首招降不从明日缚大用至壁下使呼曰

边都统急降不然祸即至矣居谊不答又射牓檄入

壁中居谊曰吾欲与吕参政语耳文焕闻之以为居

谊降己也驰马至伏弩乱发中文焕者三并中其马

马仆几钩得之众挟文焕以他马奔走越二日总制

黄顺挟一人开东门走出降明日使顺来招之居谊

曰若欲得新城邪吾誓以死守此何可得也顺又呼

其部曲部曲欲缒城出居谊悉驱以入当门斩之文

焕乃麾兵攻城以火具却之旋蚁附而上居谊乃取

其家金尽散将士往来督战会暮破侵汉楼楼火延

毁民居居谊度力不支走还第拔剑自杀不殊赴火

死丞相伯颜壮其勇购得其尸烬中观之事闻赠利

州观察使立庙死所

  江万里

弟万顷

 子镐

 赵崇榞

按宋史本传万里字子远都昌人自其父煜始业儒

大父璘乡称善人其邻史知县者夸其能杖哗健士

璘俯首不答归语煜曰史祖父故寒士今居官以杖

士人自&#于我心有不释然审尔史氏且不昌汝其

戒之是夕煜妻陈梦一贵人入其家曰以汝家长有

善言故来已而有娠生万里少神隽有锋颖连举于

乡入太学有文声理宗在潜邸尝书其姓名几研间

以舍选出身历池州教授沿江制置司准备差遣两

浙安抚司干办公事召试馆职累迁著作佐郎权尚

左郎官兼枢密院检详文字知吉州创白鹭洲书院

兼提举江西常平茶盐召为屯田郎官未行迁直秘

阁江西转运判官兼权知隆兴府创宗濂书院迁考

功郎官命旋寝久之以驾部郎官召迁尚右兼侍讲

史嵩之罢相拜监察御史仍兼侍讲未几迁右正言

殿中侍御史又迁侍御史未及拜万里器望清峻论

议风采倾动一时帝眷注尤厚尝&#祠省母疾不许

属弟万顷奉母归南康旋以母病闻万里不俟报驰

归至祁门得讣而议者谓万里母死秘不奔丧反挟

妾媵自随于是侧目万里者相与腾谤万里无以自

解坐是闲废者十有二年后陆德舆尝辨其非辜于

帝前贾似道宣抚两浙辟参谋官及似道同知枢密

院为京湖宣抚大使以万里带行宝章阁待制为参

谋官大元兵围鄂似道以右丞兼枢密使移军汉阳

万里迁刑部侍郎似道入相万里兼国子祭酒侍读

入对迁权吏部尚书又拜端明殿学士同签书枢密

院事兼太子宾客随以言者去官后以原职知建宁

府兼权福建转运使已而加资政殿学士依旧职知

福州兼福建安抚使度宗即位召同知枢密院事又

兼权参知政事万里始虽俯仰容默为似道用然性

峭直临事不能无言似道常恶其轻发故每入不能

久在位似道以去要君帝初即位呼为师相至涕泣

拜留之万里以身掖帝云自古无此君臣礼陛下不

可拜似道不可复言去似道不知所为下殿举笏谢

万里曰微公似道几为千古罪人然以此益忌之帝

在讲筵每问经史疑义及古人姓名似道不能对万

里常从旁代对时王夫人颇知书帝语夫人以为笑

似道闻之积&#怒谋逐之万里四&#祠不候报出关

加资政殿大学士知庆元府兼沿海制置使不拜予

祠后二年知太平州兼提领江淮茶盐兼江东转运

使召拜参知政事进封南康郡公既至拜左丞相兼

枢密使&#祠加观文殿大学士知福州辞依旧职提

举洞霄宫又授知潭州湖南安抚大使加特进寻予

祠时咸淳九年万里年七十有六矣明年大元兵渡

江万里隐草野间为游骑所执大诟欲自戕既而脱

归先是万里闻襄樊失守凿池芝山后圃扁其亭曰

止水人莫谕其意及闻警执门人陈伟器手曰大势

不可支余虽不在位当与国为存亡及饶州城破军

士执万顷索金银不得支解之万里竟赴止水死左

右及子镐相继投沼中积尸如迭翌日万里尸独浮

出水上从者草敛之万里无子以蜀人王橚子为后

即镐也事闻赠太傅益国公后加赠太师谥文忠万

顷历守大郡为提举江西常平茶盐官至正郎城破

时郴州守赵崇榞寓居城中亦死之

  汪立信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5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