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以武节为庙额从之

  左誉

按吉安府志誉永新人绍定二年进士授复州景陵

尉莅任未几遭金兵大至城陷誉被执不屈母妻暨

子凡十三人同日遇害事闻诏祠于岳阳赐额闵忠

特赠承事郎诰词褒其忠比之唐张巡焉后加赠员

外郎官其嗣

  高谈

按宋史忠义传谈字景遂邵武光泽人绍定二年旁

郡盗作诸子请避之谈曰昔杨子训问避寇于胡文

定公语之曰往岁盗起燕山则河北关中可避入关

则河南汉南可避今惟二广宁保其无寇乎吾惟存

心以听命尔小子识之此格言也今南去则汀剑西

去则盱赣皆为盗区东去富沙虽有城避吾闻官吏

例弗我纳北去广信防夫守隶利人囊箧指民为谍

数剽杀之舍胡公之言未有他策也盗入诸子又请

谈曰有庙祏在将焉之贼至谈出曰时和岁丰何忍

为此盗曰吏贪暴民无所诉我为直之谈曰独不能

挝鼓上闻乎民有辜而杀之盗怒执诸庭遗之牛酒

不释遗之金帛不释谈曰然则将何为盗曰我欲东

破武阳若得耆老如尔者率是乡子弟吾其济乎谈

曰斯言奚为至我唾贼大骂遂遇害而里人赖以免

谈平居言动必由礼法故乡人敬而附之

  张景说

按绍兴府志景说字钦甫嵊人绍定四年为定城县

尉摄麻城县事适金人攻破沙窝关深入麻城兵不

支被执欲胁使降景说叱曰吾气吞若曹顾力屈耳

吾从汝为不义耶遂遇害事闻赠通直郎祀乡贤

  王大寿

按宋史忠义传大寿泉州人为左翼队将绍定五年

海寇王子清犯围头守真德秀遣大寿领卒百人防

遏猝与贼遇奋前控弦毙贼十余后无援者遂没从

死者五人贼就俘剖心祭之事闻赠官恤其家

  吴骏发

按扬州府志骏发江都人少有投笔之志绍定间李

全攻扬州郡募良家子守御骏发挺身应之贼平由

白衣补将校金兵入境以转战有功累迁镇江右军

统领金兵复据盱眙宋遣兵攻之骏发为前锋建蝥

弧先登气勇百倍会金援兵至死之事闻赐恤甚厚

  王迸

按宋史忠义传迸字纯父饶州乐平人乡举恩免为

固始簿摄邑绍定中金兵犯淮守令望风遁迸度力

不能御怀印自投于井而死

  孙益 顾绪 顾珣

按宋史忠义传益扬州泰兴人少豪侠绍定中李全

犯扬州游骑薄泰兴城下县令王爚募人守御益起

从之俄贼兵大至益率众拒之见贼势盛且前且却

益厉声呼曰王令君募我来将以守护城邑也今贼

至城下我辈不为一死复何面目见令君乎遂身先

赴敌死之同时顾绪顾珣俱战死事闻赠益保义郎

绪珣承节郎各官其子一人

  吴从龙

按宋史忠义传从龙字子云官至武功郎建康府统

制绍定兵难为先锋援不至被擒使至泰州城下诱

降终不屈死之庙祀扬泰二州赐额褒忠官其弟从

虎至武经大夫

  祝松

按安陆府志松景陵人举宋进士初调长水簿端平

初以城陷誓死守郢遗民立祠祀之

  米立

按宋史忠义传立淮人三世为将从陈奕守黄州奕

降元立溃围出江西制置使黄万石署为帐前都统

制大兵略江西立迎战于江坊被执不降系狱行省

遣万石谕之曰吾官衔一个牙牌写不尽今亦降矣

立曰侍郎国家大臣立一小卒尔何足道但三世食

赵氏禄赵亡何以生为立乃竖擒之人与授拜者不

同万石再三说之不屈遂遇害

  赵文义



武义

 杨寿孙 何庚 安惟臣

  田广泽 歹坤

按宋史忠义传文义郢州都统制更戍归与北兵遇

力战死之初开州之役文义兄武义亦死焉有杨寿

孙者为云安军主簿兼教参佐忠胜军端平中北兵

至中江县与将官何庚安惟臣田广泽歹坤等连战

二日俱死之寿孙赠通直郎官一子下州文学庚等

各赠承节一子进勇副尉

  蹇彝



永叔

按宋史忠义传彝潼川通泉人嘉定二年进士累官

通判金州端平三年北兵攻蜀彝坚守战不能敌被

擒不屈而死其子永叔复力战城破举家死焉

  蹇维之

按宋史蹇彝传彝弟维之绍定五年进士和州都统

王宣辟行参军事亦迎敌力战而死特官其子

  何充

子士麟 孙驹

行 从子仲桂

按宋史忠义传充汉州德阳人秘书监耕之孙通判

黎州摄州事预为备御计及宋能之至建议急于邛

崃创大小两关仓及寨屋百间亲督程役俄关破充

自刺不死大军帅呼之语许以不杀充曰吾三世食

赵氏禄为赵氏死不憾帅设帟幄环坐诸将而虚其

宾席呼充曰汝能降即坐此充踞坐地求死遂罢它

日又呼之欲髡其顶曰可杀不可髡又使署招民榜

充曰吾监州也可聚吾民使杀之耶即一家有死而

已榜必不可署大将遗以酒茗羊牛肉皆却之自是

水饮绝不入口敌知其不可强将呙之大将曰此南

家好汉也使之即死于是斩其首充妻陈骂不绝口

初充之见呼也陈必以一家往帅曰不呼汝何以来

陈曰吾求死尔及充死东望再拜曰臣夫妇虽死可

以对赵氏无愧矣众以石击杀之方充夫妇之婴祸

也亲戚劝其苟免充正色曰我夫妇与儿妇义同死

汝等自求生可也于是上下感泣愿同死者四十余

人男士麟孙驹行从子仲桂先充而死惟长子士龙

得免

  朱光

按处州府志光字不尘丽水人绍定二年登进士第

尉襄阳摄均州事录端平丙申均倅北人范用吉以

城叛光谕之不从责之又不从遂死于难朝廷旌其

忠赠通直郎官一子敕曰往岁北人以均城叛尔光

摄郡决曹责以忠孝遂遭执缚毙于刀锯后三年职

兵钤者始白其事于朝有司考阅铨籍龙飞榜进士

也呜呼尔死得其所若朕之尽伤何赠以京秩录其

遗孤庶使忠魂无复遗恨弟时中端平二年进士

  刘锐



同哥

 赵汝向

按宋史忠义传锐知文州嘉熙元年北兵来攻锐与

通判赵汝向乘城固守率军民七千余人昼夜搏战

杀伤甚多拒守两月余援兵不至城中无水取汲于

江会陈昱以去岁失守沔编置此州夜逾城出降献

女大将告以虚实敌遂增兵攻城甚急一夕移江流

于数里外锐度不免集其家人尽饮以药皆死乃聚

其尸及公私金帛告命焚之家素有礼法幼子同哥

才六岁饮以药犹下拜受之左右为之感恸汝向宣

城人善射城破被执先断其两臂而后脔杀之锐及

其二子自刎死军民死者数万人

  王翊 蒲东卯 刘当可 邵复 罗由 赵

  崇启 罗君文 冯仲煜 李大全 赵晨

  胡天启

按宋史忠义传翊字公辅郫县人宝庆元年进士吴

曦尝招之入幕及曦以蜀叛抗节不拜为陈大义曦

怒囚翊欲烹之曦诛而免嘉熙元年制置使丁黼辟

为参议官先遣其家归乡里为文诀先墓誓以身死

报国及北兵至帐前提举官成驹先走黼仓卒迎敌

败死翊与司理王璨运司干官李日宣等募兵拒守

兵入公署见翊朝服危坐问为何人曰小官食天子

之禄临难不能救死有余罪可速杀我又问何以不

走曰愿与此城俱亡北兵相谓曰忠臣也戒勿杀敌

纵火大掠翊以朝服赴井死兵后其家出其尸井中

衣冠俨如也转运副使蒲东卯死之兵屠汉州权州

事刘当可判官邵复录事参军罗由司户参军赵崇

启知雒县罗君文皆不屈而死复雍六世孙也入眉

州知丹陵县冯仲煜死之取简州简守李大全死之

邛守赵晨亲率雅州牌手出战力尽而死文州守刘

锐通判赵汝向相誓死守更迭出战被围旬有五日

汲道绝兵民水不入口者半月至吮妻子之血卒无

叛志城垂陷汝向犹持双刃入阵中十六矢被执以

死锐先杀其妻父子三人登文王台自刎死师至遂

宁民兵赵朋拒战左臂已断而战不休至重庆进士

胡天启负母而逃兵欲杀其母天启妻张哀号愿以

身代不听卒杀之天启与其妻呼天大骂大将奇天

启貌欲活之谓之曰汝从我当共富贵天启愈奋骂

于是夫妇同死事闻翊汝向皆立庙赐谥余褒恤有



  徐梅龟



尚古

按严州府志梅龟字臞叟寿昌人警敏刚介不事阿

徇登进士第授安丰军霍丘县尉端平三年蒙古兵

犯境梅龟亲率土人王镕等扎寨安阳诸山邻境亦

赖以安嘉熙元年蒙古兵又至梅龟身先士卒战胜

俘获甚众次年春蒙古大举入寇梅龟与战不利顾

谓其子尚古曰彼众我寡我知之矣委质为臣有死

无二汝其行乎尚古曰大人既能死忠尚古岂不能

死孝乃转战益力至黄家渡皆遇害淮西制置使以

闻理宗震悼赠宣教郎知霍丘县事官其一子汲古

进武校尉尚古赠承信郎亦官其一子肃进义校尉

梅龟夙以文名举笔立就尝着春秋指掌图若干卷

行于世

  丁黼

按宋史忠义传黼成都制置使也嘉熙三年北兵自

新井入诈竖宋将李显忠之旗直趋成都黼以为溃

卒以旗榜招之既审知其非领兵夜出城南迎战至

石笋街兵散黼力战死之方大兵未至黼先遣妻子

南归自誓死守至是从黼者惟幕客杨大异及所信

任数人大异死而复苏黼帅蜀为政宽大蜀人思之

事平赐额立庙

  陈隆之

按宋史忠义传隆之不知所仕履为四川制置使淳

佑元年十一月成都被围守弥旬弗下部将田世显

乘夜开门北兵突入隆之举家数百口皆死槛送隆

之至汉州命谕汉州守臣王夔降隆之呼夔语之曰

大丈夫死尔毋降也遂见杀后五年提刑袁简之上

其事特赠徽猷阁待制合得恩泽外特与两子恩泽

赐谥立庙

  史季俭

子良震

&#杨成夫

按宋史陈隆之传有史季俭者威州棋城主簿也成

都之陷子良震与&#杨城夫争相为死各特赠两官

与一子下州文学

  罗梦棫

按临江府志梦棫字德玉新喻人宝佑四年特奏名

授隆兴府靖安尉庚申兵入其境棫身率民兵固守

已而兵突至巷战力斗死之朝廷赠五官诰词云尔

眇然邑佐挺身锋镝所以愧偷生失节者可特赠宣

教郎恩荫一子金铉从政郎

  张晏然

按广济县志晏然字安卿淳佑七年授朝议大夫直

秘阁湖北提举陷金不屈死之

  侯&#

按宋史忠义传&#字道子温州乐清人三贡于乡两

试转运司皆第一以武举授合浦尉柳城令卫步军

司干办公事侍卫马军行司计议官宝佑五年制置

使贾似道辟通判海州兼河南府计议官李松寿据

山东突出涟泗&#鏖战城下死之阖室遇害太学生

三十一人言于朝即海州赐庙旌忠谥曰节毅仍立

庙其乡&#所著有霜&#集

  王孝忠

按宋史忠义传孝忠为镇江前军统制兼淮东路分

戍淮阴杨贵叛孝忠率众迎战胜气百倍俄水军统

制朱信降贼孝忠孤军力不敌死焉

  杨礼 周德荣 段元鉴

按宋史王翊传宝佑六年北兵拔吉平隘守将杨礼

周德荣死之至顺庆帅守段元鉴城守麾下刘渊杀

之以降

  陈元桂

按宋史忠义传元桂抚州人淳佑四年进士累官知

临江军时闻警报筑城备御以焦心劳思致疾开庆

元年春北兵至临江时制置使徐敏子在隆兴顿兵

不进元桂力疾登城坐北门亭上督战矢石如雨力

不能敌吏卒劝之避去不从有以门廊鼓翼蔽之者

麾之使去有欲抱而走者元桂曰死不可去此左右

走遁师至元桂瞠目叱骂遂死之县其首于敌楼越

四日方敛体色如生初亲戚有劝其移治者元桂曰

子亦为浮议所摇耶时事如此与其死于饥馑死于

疾病死于盗贼孰若死于守土之为光明俊伟哉家

人或请登舟不许且戒之曰守臣家属岂可先动以

摇民心敏子以闻赠宝章阁待制赐缗钱十万与一

子京官一子选入恩泽立庙北门谥曰正节

  詹钧

按汝宁府志钧固始人少负奇气由边郡才技良家

子选授军职隶武定军充总制官宝佑间蜀被兵钧

往来峡渠闻达等州扞御用少击众深入蛮侥筑建

城堡化服群獠抚以恩信开庆乙未之夏蜀重庆告

急命大将往援钧所部独进直至叙州南平隆化县

界遇游骑接战无大胜负日中以精骑数千至钧之

众不满千人皆敢死士驰突冲击力战不少慑遣卒

诣大将求救方引众顾望竟不赴钧弃所乘马立射

发无不毙元兵屡却然以步敌骑众寡凡十倍所杀

已过当而钧之兵死伤者十七八矢贯钧臂裂帛裹

创复战连中数十创创甚矢尽众稍散逸聚者犹数

十人伤重莫能军钧被执元将壮其勇期生之钧大

骂求速死亦不加害翌日元将亲视其创馈之食与

药钧摽出弗受终置马上载以行八日不食至播州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5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