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罔不备具会召还彦呐密奏留稼以直秘阁知沔州

利州提点刑狱兼参议官始至告于神曰郡当兵难

之后生聚抚摩所当尽力去之日誓垂橐以入剑门

乃葺理创残招集流散民皆襁负来归北兵入西和

薄阶州稼赞彦呐登原督战知天水军曹友闻等兵

大战进稼三官为朝请大夫兼关外四州安抚司公

事措置西路屯田稼尝代彦呐论蜀事利害上嘉览

之北兵自凤州入东军不能御遂捣河池至西池谷

距沔九十里吏民率逃议欲退保大安稼白彦呐曰

今日之事有进无退能进据险地以身捍蜀敌有后

顾必不深入若仓皇召兵退守内地敌长驱而前蜀

事去矣彦呐曰吾志也已而竟行留稼守沔北兵自

白水关入六股株距沔六十里沔无城依山为阻稼

升高鼓噪盛旗鼓为疑兵彦呐至罝口辍帐前总管

和彦威以军还沔召小将杨俊何璘悉以兵会又调

总管王宣精兵千人益之璘军无纪律稼捕其纵火

者三人诛之未几北兵大至璘遁其众皆溃遂下沔

州先是友闻戍七方知沔不可守劝稼移保山寨而

自将所部助之稼曰七方要地不可弃吾郡将也城

亦不可弃即事不济有死而已先二日子斯得侍以

时危任重为忧稼举田承君五日不汗之言语之且

曰吾得死所何憾又以书告李心传曰稼必坚守沔

无沔则无蜀矣自谓此举可以无负知己及事迫参

议杨约劝稼姑保大安稼厉声曰我以监司守城郭

尔以幕客往来应援各行其志常平司属官冯元章

率吏士力请稼少避稼不为动城既陷众拥稼出户

稼叱之不能止兵骑四集围之遂死焉诏进稼七官

为正议大夫龙图阁直学士谥曰忠后以子斯得执

政累赠太师稼为人慷慨有大志闻人有善称之不

容口不善面折无所避推毂人士常恐不及视财如

粪土死之日闻者莫不于邑流涕所著有缩斋类稿

三十卷斯得自有传

  曹友闻





按宋史忠义传友闻字允叔同庆栗亭人武惠王彬

十二世孙也少有大志与仲弟友谅不远千里寻师

取友登宝庆二年进士授绵竹尉改辟天水军教授

城已被围友闻单骑夜入与守臣张维纠民厉战兵

退制置使制大旗书满身胆以旌之已而兵复至友

闻罄家财招集忠义得健士五千人制置使李檄

管忠义领所部守仙人关且行且战至峡口据险前

军统制屈信率所部突陈还所掠四州人畜至秦填

遣左军统制杜午迎击力不能敌友闻令诸军乘高

据险身冒矢石为士卒先信与统制张安国领兵出

战兵退制置使檄捍七方关北兵东破武休关已而

破七方遂入沔州金牛至大安又分兵自嘉陵江水

皮口突出何进军后进战败死之遂长驱入剑门友

闻与弟万各率所部取间道过毡帽山至青蒿坝战

于白水江中流兵退制置司檄驻阆州叛将鲁珍为

陈隆之所斩珍部曲肆焚友闻讨斩其将郭虎蔺

广杨仲等余党散去檄知天水军北兵入凤州略河

池抵同庆友闻密遣统制王汉臣统领张祥授以方

略出战兵至城下友闻部分诸将各守一门偃旗伏

鼓戒士卒俟渐近鸣鼓张旗矢石并发又命汉臣等

取间道出战自提重兵尾敌后大战有功端平初友

闻遣万与忠义总管时当可分兵碎石头青蒿谷前

后大战数合制置使上其功特授承务郎权发遣天

水军北兵又自西和至阶州友闻曰阶虽非吾境岂

可坐视而不救遂引兵与诸军会命前军统制全贵

领所部为先锋统制夏用出其左张成出其右总管

陈庚及万友谅往来督战有功制置使赵彦呐俾节

制利帅司军马任责措置边面换武翼大夫合门宣

赞舍人差权利州驻札御前诸军都统制驻札石门

控扼七方关明年北兵破武休关入沔阳利路提刑

高稼死之制置使进屯青野原被围友闻曰青野为

蜀咽喉不可缓遣万领兵自冷水口度嘉陵江至六

股株屡战有功夜衔枚由间道直趋青野原制置使

奇万之勇令督诸军战守兵退友闻引精兵亦趋至

原下夜半截战围遂得解特授武德大夫左骁骑大

将军依旧利州驻札御前诸军统制北兵破沔州捣

大安友闻遣摧锋军统制王资踏白军统制白再兴

速趋鸡冠隘左军统制王进据阳平关友闻登溪岭

手执五方旗指麾甫毕兵数万突至阳平关遂遣进

及游奕部将王刚出战又亲帅帐兵及背嵬军突出

陈前左右驰射兵退友闻谓忠义总管陈庚及当可

曰敌必旋兵攻鸡冠隘宜急援之既而果以步骑万

余攻隘庚以骑兵五百直前决战当可将步兵左右

翼并进王资白再兴又自隘出战蹀血十余里兵乃

解去特授友闻眉州防御使依旧左骁卫大将军利

州驻札御前诸军统制兼沔州驻札兼管关外四州

安抚权知沔州节制本府屯戍军马弟万差知同庆

府四川制置司帐前总管仍旧总管忠义军马节制

屯戍军马董仙驻札专与沔利两司同共任责措置

边面明年友闻引兵扼仙人关谍闻北兵合西夏女

真回回吐蕃渤海军五十余万大至友闻语万曰国

家安危在此一举众寡不敌岂容浪战惟当乘高据

险出奇匿伏以待之北兵先攻武休关败都统李显

忠军遂入兴元欲冲大安制置使赵彦呐檄友闻控

制大安以保蜀口友闻驰书彦呐曰沔阳蜀之险要

吾重兵在此敌有后顾之忧必不能越沔阳而入蜀

又有曹万王宣首尾应援可保必捷大安地势平圹

无险可守正敌骑所长步兵所短况众寡不敌岂可

于平地控御彦呐不以为然一日持小红牌来速者

七友闻议为以寡击众非乘夜出奇内外夹击不可

乃遣万友谅引兵上鸡冠隘多张旗帜示敌坚守友

闻选精锐万人夜渡江密往流溪设伏约曰敌至内

以鸣鼓举火为应外呼杀声北兵果至万出逆战敌

将八都鲁拥万余众达海帅千人往来搏战矢石如

雨万身被数创令诸军举&#友闻遣选锋军统制杨

大全游奕军统制冯大用引本部出东菜园击敌后

队敢勇军总管夏用知西和州神劲军总管赵兴帅

所部出水岭击敌中队知天水军安边军总管吕嗣

德陈庚率所部出龙泉头击敌前队友闻亲帅精兵

三千人疾驰至隘下先遣保捷军统领刘虎帅敢死

士五百人冲前军前军不动大兵伏三百骑道旁虎

众衔枚突战会大风雨诸将请曰雨不止淖泞深没

足宜俟少霁友闻斥曰敌知我伏兵在此缓必失机

遂拥兵齐进友闻入龙尾头万闻之五鼓出隘口与

友闻会内外两军皆殊死战血流二十里西军素以

绵裘代铁甲经雨濡湿不利步斗黎明大兵益增乃

以铁骑四面围绕友闻叹曰此殆天乎吾有死而已

于是极口诟骂杀所乘马以示必死血战愈厉与弟

万俱死军尽没北兵遂长驱入蜀秦巩人汪世显素

服友闻威望常以名马遗友闻还师过战地叹曰蜀

将军真男儿汉也盛礼祭之事闻特赠龙图阁学士

大中大夫赐庙褒忠谥曰节官其二子承务郎迪

功郎万特赠武翼大夫二子成忠郎

  黄复 陈广

按延平府志复字干叟沙县人登宝庆三年进士第

除山阳尉闻汀寇猖獗献庙堂三策境赖以安真德

秀陈韡交荐之教授高邮军改知兴化军兴化县转

通判滁州与守陈广协力拒寇广主西门复主北门

射杀寇众数千人后广中炮死复摄州事士气复振

八十余日援不至前后数百战而没在围中遗子书

云父老矣食君之禄继之以死虽死犹生也总制赵

葵饷臣吴潜上其事乞为立庙所著书凡三十卷子

垕广皆从事郎

  曹孝先

按宁波府志孝先字符思宝庆中任楚州录事参军

李全谋叛遣刘福庆胁犯制置许国孝先趋入谕之

曰有情欲陈当入文状制置朝廷大臣犯制置是犯

朝廷也汝不欲使李氏保有富贵哉语既为乱军所

射中喉拔箭叱曰误李全斩东市非汝曹而谁曹孝

先决不爱生制置决不可杀贼芒镞交集血流被体

犹登城与国谋血尽气微枕之以砖遂绝事闻诏赐

庙额曰旌忠官其子诜

  陈寅

按宋史忠义传寅宝谟阁待制咸之子漕司两贡进

士以父恩补官历官州县绍定初知西和州西和极

边重地寅以书生义不辞难北兵入境属都统何进

出守大安独统制官王锐与忠义千人城守而已寅

誓与其民共守此土居民始以进留家城中恃以为

固已而进徙它郡遂无固志寅独留其三子并阖门

二十八口曰人各顾其家将谁共守乃散资财以结

忠义为必守之计北兵十万攻城东南门以降者为

先驱寅草檄文喻之自执旗鼓激厉将士迎敌力战

矢石如雨师退诘旦增兵复来寅帅忠义民兵与敢

死士力战昼夜数十合兵退制置司以寅功遍告列

郡北兵伐木为攻具增兵至数十万围州城进素与

寅不协寅有功尤为诸将所忌至是求援甚急久之

制置司才遣刘锐及忠义人陈瑀等往救率皆观望

不进锐甫进七方关瑀未及仇池皆以路梗告寅率

民兵昼夜苦战援兵不至城遂陷寅顾其妻杜氏曰

若速自为计杜厉声曰安有生同君禄死不共王事

者即登高堡自饮药二子及妇俱死母傍寅敛而焚

之乃朝服登战楼望阙焚香号泣曰臣始谋守此城

为蜀藩篱城之不存臣死分也臣不负国臣不负国

再拜伏剑而死宾客同死者二十有八人一子后至

亦欲自裁军士抱持之曰不可使忠臣无后与俱缒

城亦折足死制置司以闻诏特赠朝议大夫右文殿

修撰赐钱三千&#即其所居乡所守州立庙久之加

赠华文阁待制谥襄节

  贾子坤

按宋史忠义传子坤字伯厚潼州怀安军人嘉定十

三年进士为西和推官摄通判关外被兵子坤与郡

守陈寅誓死城守城陷子坤朝服与其家十二口死

之追赠承议郎封其父崧承务郎官其子仲武宣教

郎隆州签判改奉议郎果州通判卒

  邓若水

按宋史忠义传若水字平仲隆州井研人博通经史

为文章有气骨吴曦叛州县莫敢抗若水方为布衣

愤甚将杀县令起兵讨之夜刲鸡盟其仆曰我明日

谒知县汝密怀刃以从我顾汝即杀之仆佯许诺至

期三顾不发归责其仆以背盟仆曰平人尚不可杀

况知县乎此何等事而使我为之若水乃仗剑徒步

如武兴欲手刃曦中道闻曦死乃还人皆笑其狂而

壮其志登嘉定十三年进士第时史弥远柄国久若

水对策极论其奸请罢之更命贤相否则必为宗社

忧考官置之末甲策语播行都士争诵之弥远怒谕

府尹使逆旅主人讥其出入将置之罪或为之解乃

已理宗即位应诏上封事曰行大义然后可以弭大

谤收大权然后可以固大位除大奸然后可以息大

难宁宗皇帝晏驾济王当继大位者也废黜不闻于

先帝过失不闻于天下史弥远不利济王之立夜矫

先帝之命弃逐济王并杀皇孙而奉迎陛下曾未半

年济王竟不幸于湖州揆以春秋之法非弑乎非篡

乎非攘夺乎当悖逆之初天下皆归罪弥远而不敢

归过于陛下者何也天下皆知仓卒之间非陛下所

得知亦谅陛下必无是心也亦料陛下必能扫清妖

氛以雪先帝济王父子终天之愤今逾年矣而干刚

不决威断不行无以大慰天下之望昔之信陛下之

必无者今或疑其有昔之信陛下不知者今或疑其

知陛下何以忍清明天日而以此身受此污辱也盍

亦求明是心于天下而俾有辞于千古乎为陛下之

计莫若遵泰伯之至德伯夷之清名季子之高节而

后陛下之本心明于天下此臣所谓行大义以弭大

谤策之上也自古人君之失大权鲜有不自废立之

际而尽失之当其废立之间威动天下既立则眇视

人主是故强臣挟恩以陵上小人怙强以无上久则

内外相为一体为上者喑默以听其所为日朘月削

殆有人臣之所不忍言者威权一去人主虽欲固其

位保其身有不可得宣缯薛极弥远之肺腑也王愈

其耳目也盛章李知孝其鹰犬也冯榯其爪牙也弥

远之欲行某事害某人则此数人者相与谋之曷尝

有陛下之意行乎其间哉臣以为不除此数凶陛下

非惟不足以弭谤亦未可以必安其位然则陛下何

惮久而不为哉此臣所以谓收大权以定大位策之

次也次而不行又有一焉曰除大奸然后可以弭大

难李全一流民耳寓食于我兵非加多土地非加广

势力非特盛也贾涉为帅庸人耳全不敢妄动何也

名正而言顺也自陛下即位乃敢倔强何也彼有辞

以用其众也其意必曰济王先皇帝之子也而弥远

放弑之皇孙先皇帝之孙也而弥远戕害之其辞直

其势壮是以沿淮数十万之师而不敢睥睨其锋虽

曰今暂无事未也安知其不一日羽檄飞驰以济王

为辞以讨君侧之恶为名弥远之徒死有余罪不可

复惜宗社生灵何辜焉陛下今日而诛弥远之徒则

全无辞以用其众矣上而不得则思其次次而不得

则思其下悲夫制置司不敢为附驿却还之以格当

改官奏上弥远取笔横抹之而罢嘉熙间召为太学

博士当对草奏数千言略曰宁宗不豫弥远急欲成

其诈此其心岂复愿先帝之生哉先帝不得正其终

陛下不得正其始臣请发冢斫棺取其尸斩之以谢

在天之灵往年臣尝上封事请禅位近属以洗不义

之污无路自达今其书尚在谨昧死以闻将对前一

日假笔吏于所亲潘允恭允恭素知若水好危言谕

笔吏使窃录之允恭见之惧并及祸走告丞相乔行

简亦大骇翼日蚤朝奏出若水通判宁国府退朝召

合门舍人问曰今日有轮对官乎舍人以若水对行

简曰已得旨补外矣可格班若水袖其书待庑下舍

人谕使去若水怏怏而退自知不为时所容到官数

月以言罢遂不复仕隐太湖之洞庭山贾似道在京

湖闻其名辟参军事若水雅思其乡乃起从其招因

西归蜀居山中有盗夜之若水危坐不动盗击其

首流血被面亦不动乃舍去若水为学务躬行耻为

空言削木为主大书曰自古以来忠臣孝子义夫节

妇之位岁时祀之有一子膂力绝人筑山寨以兵捍

卫乡井寨破举家遇害

  胡斌

按宋史忠义传斌为殿前司将官童德兴提禁旅戍

邵武江闽寇作知邵武有备未敢犯会招捕司檄德

兴禀议独留斌将弱卒数百留城中绍定三年闰月

己卯盗众大至他将士皆遁斌独奋身迎战所格杀

甚众贼益生兵官军所存仅数十人或告以众寡不

敌盍避之斌曰郡民死者以万计赖生者数千人由

东门而出我不缀其势使得脱走则贼蹑其后无&#

类矣遂巷战大呼曰我死救百姓兵尽矢穷卒遇害

其尸僵立移时始仆事闻赠武节大夫录其后一人

枢密院编修官王野言邵武民即斌战地立庙请就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5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