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落星滩上拾珊瑚,泪洒倪宽旧画图。夜鹤归迟华表冷,春云散尽墨池枯。九苞文彩俱零落,一代风流更有无。君若九原知我在,应怜形影塞垣孤。”

  ○谢友规文赋

  谢员友规者,鄞人。洪武初以户役起充浙江宪司吏,非其志也,告指疾求退,得调临洮府,后例充兴州卫军员。善为文,有鸣穷集。又有临江潘若水者,为王府引礼舍人,以言事擢翰林待诏,与修永乐大典,坐事黜为西宁行太仆寺吏。亦善诗,有退庵集。正统初,太仆司罢,若水卒于长安。而解学士大绅永乐中亦尝谪河州卫吏,关中因有吏中三杰之称。解公文翰林节闻天下,人能言之。近见若水桃源赋、员所作与速鲁麻序别、责答二文,赋多不录。

  员之文曰:“速鲁麻者,西域人也。父熟麳牟与媪曲术氏私遇于瓮吉氏而生速鲁麻,鲁麻生而父灭姓,母育之,仍养于瓮氏。少生硬,不循理法,母力变其气质,瓮氏亦护之谨,时其喧而温良之,既久,儁永出流辈,人交口誉之。予家居时,虽数千里外,固闻其名。洎迁临洮,比入境,馆于石井铎,铎长廖某请曰:‘此有速鲁麻者颇慕圣贤而为其道,闻先生优入圣贤之域,渴心愿见,先生幸尝试之。’予闻曰:‘人希圣贤,即圣贤之徒矣。’命之见。时天冱寒,瓮氏抱之附火,久乃至,则坐之两楹之间,凝重不语,予亦莫知其中之美恶淳漓也。廖乃命白水执杓起请,又俾渭川祝童子导引之,寻勃勃若欲有所言者,廖起揖,予即之,口谈源然泉涌出,其风味沉浸醲郁,视督邮从事辈皆风斯下者,诚企圣贤而有得者也。予甚爱之,因询所自生,予以其父特饮食之徒耳,况难于明言之者,戏撮其母之氏目为曲生,遂从予至临洮。予所居寻乐轩,轩未尝一日无宾,宾至辄留,留必设席,必召生俾应宾,生不在宾即不欢,宾或雅爱生,生亦不为之尽,有忤令者,生必往浮之,人有速予饮者,亦必先召生焉。或嘲生曰:‘吾与尔交,昔何醲,至今淡泊若是耶!’生曰:‘吾闻人之论交,君子若水,小人若醴,公等欲终小人乎?’又有嘲生曰:‘尔特糟粕之余耳。’生曰:‘公等鹄首穷古人之糟粕,曾不得哜其粒许,曷若吾之糟粕有余味而心醉者耶!’其辩给皆此类。生风流酝藉,能助人兴,予每制文辞,挥翰墨,必先召生资之起予,生则尽出底蕴,与壶公商公辈俱来,予欢然与之倾倒,然后肆意命笔,类有神助,予以是益喜生。生或值予有不怿,必殷懃慰藉,至屡拒不肯去,俟复故乃已。从予八年,盖未始朝夕离也。一日生倾倒大甚,致予发狂,而为人所尤,予则以尤生,绝弗与交。生踳门谢曰:‘仆厚于先生,先生弗能大受,以致尤,是则先生之罪仆薄乎云尔?顾以先,仆不亦过乎!’予无以诘,遂弗绝,曰:‘然。’自是亦知其非益友,稍稍踈之,而生来益勤,予亦不得不为之竭忠尽欢云。至于承祀事,谒大宾,必豫饬馆人严止,虽生求见亦不与接也。今予当朝京师,生远送予于会宁,盖距临洮已三百里矣。将别,白予曰;‘乡仆求见先生,先生不鄙夷之而酷嗜仆,至欲同死生,若李白之于舒州力士者,虽一致先生于尤,先生类躬自厚而薄责于仆,诚知己者已。今先生当入中州,与圣贤者游,仆岂不愿从以厕迹其间?念风土各宜适孽,沽衒之徒冒圣贤之名以欺人,先生慎勿与交,以耗其神。仆之族有阿剌吉者,修坎离之术,炼形敛精,能以迷人,先生尤勿与交,以损其真。’予应曰:‘诺。’因留生复饮,尽欢而别。是日洪武己巳夏四月二十有一日也。”

  “洪武己巳之秋,予隶兵籍都 城艮维之姚坊门,乃九月八日与其侪输作于公,晨自龙江之次舁巨木,抵门乃归,则寘担繂牖下,治蔬食,食毕,仍以日之余力销彘肪乎缸。旋以读书,比夜漏下二十刻许,罢极而睡,梦一神人,赧如其形,歘如其声,瞋色盛气指余,谓曰:‘吾宁女雠也耶?何今日毒我之力也?’予矍然问曰:‘子为谁?何毒也?’其神曰:‘女终日毒我,不识我耶?我托形汝面,居中岳下山林间,我口神丹朱也,汝顾诿以不识,非妄甚欤!’予俛默良久,徐谓之曰:‘子神而尸予口,予其思子是毒乎?今子谓予毒子反而不得也,敢问毒子何若?’口神曰:‘若欲言若毒也邪?女他日固恒毒我,而莫甚今日,请为子数之。启明在地,翰音未呼,蓐坐而食,饭粝蔬麄,畧弗下咽,子强致予,子之毒我一也;出厕徒旅,傫然就途,或骄而歌,或悲而吁,颐撼莫合,息窒罔纾,子之毒我二也;众其举任,子肩弗胜,众呼倡子,邪许以噟,奄奄缀息,叩叩联声,子之毒我三也;弛担作肆,我谓稍闲,号咷以恸,于邑而叹,奚体之劳,而予之烦,子之毒我四也。往复三舍,繇昕踵曛,伛投圭荜,淅炊是亲,复饮食予,犹昔所云。含此四毒,庶夜而欣。若之何比暮而犹予勤也,膏赋弗耀,目眵弗舒,拥䇲据几,复书于劬,兀兀矻矻,伊伊吾吾。使吾属罗千、虎贲、正轮之徒,举頟頟焉而摇,熇熇焉而歊,烁烁焉而焦。吾苟非子雠,何子毒吾之饶邪?吾见托形于他人之面者,食前方丈,已饫膻芗,左丝右竹,已龤宫商,代言敷奏,已宣词章,居则漱乳,觐则含香,液津流润,辅靥生光,此固富贵者为然。然至托于贫贱者,视我犹愈也,彼歌则不哭,劳则不读,乞匄杯炙,亦餍膏馥。独我不幸而为子所毒也。’予复之曰:‘子之言止是乎?吾惧真有毒于子也。言苟止是,则子之托形于吾乃大幸也,而非有毒也。吾语子大幸,设子不幸托形于便佞之人,截截善谝,营营忒忮,如簧复邦,危机生厉,则人将恶子,而目子为利矣。设子不幸托形于乱世之人,卷智囊括,束辩縢缄,下祸之惴,上谤之监,则人将戒子,而谓子为箝矣。设子又不幸托形于深中之人,鬼蜮幻诈,狙率狼谲,谋以秘成,害乃昭发,则人将冀子之灭而并躯之馘矣。其或伤于辩而折罗千,悖于詈而拔正轮,怙于不顺而斧虎贲,是皆若属之不幸者,其毒若此,而子不闻乎?今吾之处子也,食必正,茹必寿,哇不义,谢嗟来,是自子而入者无违,而子可无麄粝之辞矣。道法言,颂雅诗,禁躁妄,屏支离,是自子而出者咸宜,而子可无劬书之讥矣。羹味虽不足,犹暮盐而朝虀,有言虽不信,犹正理而达辞,用能守子如瓶,而善千里之枢机。凡此数者,皆子之大幸,顾谓余毒子,何是非之背驰欤!若夫劳而歌其事,哭而宣其悲,呼以相其力,吁以泄其思,是皆人情之常,吾不虞子之栖栖也。’于是口神恧缩内顾,噤不得语,惭谢而去,予亦遂寤,则趣趣五皷而自公召之者在户矣。亟召墨卿,录其所臆,秉担与繂,复趋厥役。”

  ○唐孙府君志石

  袭阳武侯家,因凿池得唐故幽州衙前讨击使乐安郡府君孙公墓志铭石二方,一尺二寸四分。其盖石题字不在下,以其上方四角削棱■〈求刂〉螭,文取其中;一方七寸,篆“孙公墓铭”四大字。公讳绪,字宗绪。五世祖伏伽,大理卿;大父世元,云麾将军、左骁卫、幽州衙前兵马使、简较太子宾客。边书之次,书“乡贡进士高哲”,不言书撰也。此石今在通判黄谏家。

  ●水东日记卷十四

  宋元綘闵忠诗石刻

  王抑庵绝句

  题清风岭诗

  厉布衣

  庐陵李布政祯

  波罗蜜树实

  耽犁手卷

  二程遗书

  西湖俗谣

  推命论相近事

  ○宋元綘闵忠诗石刻

  皇佑四年夏五月,邕僚劫库兵称乱,陈船顺江,绝数郡。郡之守臣狃狎承平,弛武备,辄委符管避贼,独封、康二州将提罢卒数十力战以死。明年春,予传车过二州,问其吏民,皆为出涕,愀然感之,作闵忠诗,书于康州三洲洞石。广南东路转运使、尚书司封员外郎、直集贤院武林元綘题赠光禄少卿康州赵使君师旦:“使君亲门城谯间,一日矢尽,军吏请避,使君麾之曰:‘士不死敌,非壮也。’城门既开,度必死,坚坐廷上,贼捽而害之,至绝诟詈不已。一子在褓中,其母拥持遯去,力屈蹳弃,三日还视,尚呱嗁草间,闻者异之。‘转战谯门日再晡,空弮犹自冒戈殳。身垂虎口方坚坐,命弃鸿毛更疾谑。
【 协韵。】 柱上杲卿余断节,绔间杵臼得遗孤。吁嵯天下英豪气,不愧山西士大夫。’”赠太常少卿封州曹使君觐:“使君烈考、季父,皆以谠言介节有名当世,予昔介江西刺举,使君方佐章幙,尝以劲正有守荐于朝。贼之至州也,使君转战数刻,杀伤大当,已而贼合围急攻,军吏潜遯,力穷被擒,使之拜,又啖以伪官,皆不屈。‘仓卒蛮鼙上水滨,使君忠愤独忘身。平明戈剑摧城阖,俄顷衣冠落路尘。志士一门能许国,老夫当日亦知人。朝廷赠襚哀荣极,青骨千年合有神。’”按方舆胜览所载前赵师旦一诗在封州,又悮以为魏矼作,亦讹数字,幸真迹石刻尚存三洲岩中可考也。予既得石本,装褫之云。

  ○王抑庵绝句

  王抑庵先生还政归泰和日,有叹落花一首:“最爱东园桃李花,可堪飘荡委泥沙。人生荣谢皆如此,不用临流起叹嗟。”春雪一首:“东风万树发青条,信宿都随雪色雕。惟有前林松与柏,依然苍翠拂云霄。”其亦有所感寓而作欤!

  ○题清风岭诗

  王贞妇清风岭事,昭然在金石,烨然在简册,可征也。夏宪使言,昔有一人以为无是事,作一诗非之,其诗曰:“啮指题诗似可哀,斑斑驳驳上青苔。当初若有诗中意,肯逐将军马上来。”后其人绝嗣,惜乎其人姓名逸之矣。噫!世有小人好诬善为恶、指正为邪、蔑忠为奸、目廉为贪者,视此其亦可以少警哉。

  ○厉布衣

  东广人言其地有宋坟,无唐坟,盖自宋南渡后,衣冠家多流落至此,始变其俗事丧葬也。相传嘉定中有厉布衣者自江右来广,精地理之学,名倾一时。有经其葬,至今故老犹能言。其处广州林某者,宋元富家,永乐初中衰,以术者言祖穴向稍偏所致,因发地而得石,书云:“布衣厉伯韶为林某葬此千载谷食之地,后学浅识,不许轻改。”徐视之,盖下向与土封微不同耳,遂揜之。今林氏颇振,庚午举人林弁、癸酉举人林汝思、林廷辉皆其族也。广人土音称“赖布衣”云。

  ○庐陵李布政祯

  庐陵李祯字昌祺,河南左布政使。为人耿介廉洁,自始仕至归老,始终一致,人颇以不得柄用惜之。尝自赞其像曰:“貌虽丑而心严,身虽进而意止。忠孝禀乎父师,学问存乎操履。仁庙称为好人,周藩许其得体。不劳朋友赞词,自有帝王恩旨。”盖亦有为之言也。景泰中,韩都御史雍以告之故老进列先贤祠中,祯独以尝作剪灯余话不得与。祯他为诗文尚多,有运甓等集行世,其余话诚谬,而所谓至正妓人行,亦太袭前人,虽无作可耳。

  ○波罗蜜树实

  岭南地偏气异,草木虫鱼之类固多别于中州,予所见者,青蛙好登几席,高树之杪,往往亦见有之。南海祠前波罗蜜树,其实大者至数十斤,癸未冬所收尤大者至三十斤,皮青黄色,多角,颇类刺猬。子味似茨菰,肉甚厚,以蜜渍之,可调汤云。

  ○耽犁手卷

  广州府学教授长乐郑万奎藏其父躭犁手卷,有洪武甲戌国子博士临安钱宰所著躭犁生传、辛巳春三月晦日庐陵胡靖光大读躭犁生传一首,又有建安张智、苏伯厚等诗文,多不尽录,录练子宁、张显宗二文于后。

  躭犁赋:“闽粤之区有生号躭犁者,耕于宽闲之野,而老于熙皥之乡,以告松月居士曰:‘吾拙于进取,而惟犁锄之是躭,安于蹇穷,而惟稼穑之是务。方吾犁之在手也,茫乎其无思,熙乎其自怡,不啻执圭秉璧之荣,而运斤游刃之适也。夫是以取而自名,子其为我赋之。’居士曰:‘嘻,子知所以得遂夫躭犁之乐者乎?天生蒸民,纷然有欲,强则凌弱,众则暴独,非圣神之首出,孰克为之?司牧蔼德礼于春生,凛威刑于秋肃,夫妇以别,父子以属,彝伦是惇,风俗返朴。夫是以士得遂其诗书,商得通其贩鬻,工得以措其巧于方圆,农得以尽其力于穜稑。昔者尧、舜在上,皥皥熙熙,康衢击壤,幼恬老嬉。汤、武革命,应天顺人,渐仁摩义,颂声以兴。洎战国之争雄,遂下逮夫秦、楚,开阡陌而废井田,穷干戈而渎威武。民生斯时,何所控诉?汉祖大度,文、景无为,光武、明、章,世绍丕基,蔼黎民之醇厚,几刑措于斯时。魏、晋以降,五胡纷争,裂冠毁冕,膻秽相仍。伟唐室之开基,繇太宗之神武,感魏征之仁义,叹封彝之莫覩。曾未几何,藩镇跋扈,更历五季,民无常主。及乎宋室之兴,削平僣乱,开文明之景运,几跨唐而轶汉,休养生息三百余年。彼番番之黄发,咸没齿而无怨。元氏之衰,羣雄奋起,鹿逐鲸吞,瓜分鼎峙。哀苍生之纷籍,转沟壑而未已。赫焉大明,如日之升,搀抢涣其冰释,魑魅匿而无形,接统乎千岁,受命于穆清,偃武修文,生致太平,出斯民于涂炭,化愁怨为欢声。是以四海之内无一夫之不获,皆女织纴而男农耕。向使世途方艰,真人未出,于斯时也,救死而恐不赡,又何暇躭犁鉏而乐沟洫?自今知之,服膺勿失。虽耕田与凿井,皆歌咏夫帝力。贫穷相资,患难相恤,租必先公,食必先粒,耕必让畔,以同归乎吾皇之极。’于是躭犁生仰而谢,俯而揖,请书诸绅,服之无斁。洪武三年冬十月既望清江练子宁。”

  “夫古人平居未达,率躬耕以乐其道,务本力穑以敦其业,工贾逐末之事不与焉。若伊尹之于有莘,郄缺之于冀野,德公之于鹿门,孔明之于南阳,皆是物也。闽人郑琳,读书播耨,执勤耒耜,而不求闻达,自号躭犂生。吾友吏部侍郎练公子宁为赋以宣道其意,音韵铿锵,而甚得体。国子助教郑孟宣氏恳余数语其后,予嘉其陶然乐于畎■〈亩攵〉之中,非决性命之情以饕富贵者比,特为书焉。建文二年夏四月十八日临汀张显宗跋。”

  万奎言显宗状元及第,唱名前一夕,高皇梦双丝坠地,后任国子祭酒,往江西起义兵,不知所终。又尝记徐侍讲元玉云闻之钱侍郎习礼。钱,吉水大族,本亦练子宁踈远姻亲,一时虽脱祸,而恒为乡人所持,举族不敢一吐气,习礼既入翰林犹然。习礼不可奈何,以告建安杨公,公一日独对毕,即以其事闻。太宗欣然曰:“立贤无方,使练子宁今日在此,朕固当用之耳。”即下令禁止之。文皇帝之盛德至矣。

  ○二程遗书

  “右程子遗书二十五篇,二先生门人记其所见闻答问之书也。始诸公各自为书,先生没而其传寖广,然散出并行,无所统一。传者颇以己意私窃窜易,历时既久,殆无全编。熹家有先人旧藏数篇,皆着当时记录主名,语意相承,首尾通贯,盖未更后人之手,故其书最为精善。后益以类访求,得凡二十五篇,因稍以所闻岁月先后第为此书,篇目皆因其旧,而又别为之录如此,以见分别次序之所以然者。然尝窃闻之,伊川先生无恙时,门人尹焞得朱光庭所抄先生语,奉而质诸先生,先生曰:‘某在,何必读此书?若不得某之心,所记者徒彼意耳。’尹公自是不敢复读。夫以二先生倡明道学于孔、孟既没千载不传之后,可谓盛矣。而当时从游之士,盖亦莫非天下之英材,其于先生之嘉言善行,又皆耳闻目见而手记之,宜其亲切不差,可以行远,而先生之戒犹且丁宁若是,岂不以学者未知心传之要而滞于言语之间,或者失之毫厘则其谬将有不可胜言者乎?又况后此且数十年,区区掇拾于残编坠简之余,传诵道说,玉石不分,而谓真足以尽得其精微严密之旨,其亦悮矣。虽然,先生之学其大要则可知,已读是书者诚能主敬以立其本,穷理以尽其知,使本立而知益明,知精而本益固,则日用之间,且将有以得乎先生之心,而于疑信之传可坐判矣。此外诸家所抄尚众,率皆割裂补缀,非复本篇。异时得其所自来,当复出之,以附今录;无则亦将去其重复别为外书,以待后之君子云尔。右附录一卷,明道先生行状之属凡八篇,伊川先生祭文一篇,奏状一篇,皆其本文,无可议者。独伊川行事本末,当时无所论著,熹尝窃取实录所书、文集内外书所载,与凡它书之可证者,次其后先,以为年谱,既不敢以意形容,又不能保无谬误,故于每事之下,各系其所从得者。今亦辄取以着于篇,合为一卷,以附于二十五篇之后。鸣呼,学者察言以求其心,考迹以观其用,而有以自得之,则斯道之传也其庶几乎。干道四年岁在着雍困敦夏四月壬子新安朱熹谨记。”

  “二先生遗书,近岁既刊于建宁,又刊于曲江,于严陵,今又刊于长沙,长沙最后刊,故是编为尤密。始先生绪言传于世,学者每恨不克覩其备,私相转写,人自为本,及是书之出,裒辑之精,亦庶几尽矣,此诚学者之至幸。然而传之之广,得之之易,则又惧夫有玩习之患,或以备闻见,或以资谈论,或以助文辞,或以立标榜,则亦反趋于薄矣,先生所以望于后之人之意为逾甚也。学者得是书,要当以笃信为本,谓圣贤之道繇是可以学而至,味而求之,存而体之,■〈氵亟〉泳敦笃,斯须勿舍,以终其身而后已,是则先生所望于后之人之意也。敢敬书之,附于卷之末。干道九年夏四月戊子广汉张栻谨志。”

  “右遗书四册,平湖沈琮氏所藏,云购之金陵公主府中旧藏,张宣公跋尾,亲笔入刻也。宋时所刻书,其匡廓中折行上下不留黑牌,首则刻工私记本版字数,次书名次卷第数目,其末则刻工姓名,予所见当时印本书如此,浦宗源郎中家有司马公传家集,往往皆然。又皆洁白厚纸所印,乃知古于书籍不惟雕镌不苟,虽模印亦不苟也。”

  ○西湖俗谣

  杭州西湖傍近,编竹节水,可专菱芡之利,而惟时有势力者可得之。故杭人有俗谣云:“十里湖光十里笆,编笆都是富豪家。待他十载功名尽,只见湖光不见笆。”

  ○推命论相近事

  推命论相,人云自有此术,至如相衣、相手、相押字、相门户之类,其说尤多。学亦有浅深,理极微妙,而存心立德,有善有恶,则又系乎其人,故验有不同,但非常道,固圣贤所不言也。今以近岁所闻之特异者列于后,以资谈噱,若因其偶然而遂信其所未然,此固明者弗为也。

  景泰中,四明袁忠彻尝谓白布政圭曰:“子固非我浙藩人也,王都御史、于尚书尚何不退?”白问:“何为?”曰:“王面无人色,其名曰沥血头,于双目常上视,其名曰望刀眼。”

  保定伯梁、都御史王来归自湖、贵,过济宁,见王驴儿曰:“吾行面君矣。”曰:“奚面君为?不行可也。”二公大诟之,已而中道得旨还镇,乃厚遗焉。年户部尝为予言,驴儿并能言其人性情心术,某君子某小人,往往皆中,若鬼魅然。及究其所繇,则惟以五行立论推焉。

  韩都御史雍坐事被收,西江术者周季龙曰:“此都御史官也。”及左迁按察司,人复以为问,曰:“此都御史官也。”其预言石氏之祸尤验。

  李景瓒占命闻京师,至山东,谓陆布政瑜曰:“刑部刘尚书休矣,公宜促装代之。”已而果然。景瓒馆钱翰林原溥家,原溥酷好谈星,尝中夜相对细推,景瓒被酒,言:“公五十左右得金带,不可受,傥一得之,则明早便当远行矣。”原溥不觉怒而捶之。昨闻原溥有调外之命,则此说又偶中矣。闻景瓒所占不皆中,凡此偶中,则亦甚奇也。

  ●水东日记卷十五

  陆放翁家训

  杨大理诗谑

  吕尚书驼峰之戏

  ○陆放翁家训

  今山阴陆氏谱有唐观察使庶吴郡陆氏四十九枝族谱,欧阳修唐书陆氏宰相世系表,平江府慧感夫人家藏谱序,衢州陆氏太常左卿纬遗谱,宋余杭陆氏周宰谱,庆元陆氏宗系后谱录,吴郡陆氏家乘,山阴陆氏重修二十九枝宗系。盖自齐元侯通为一世,至今凡六十又三世矣。兹录放翁家训于此,元题曰太史公绪训。

  “昔唐之亡也,天下分裂,钱氏崛起吴越之间,徒隶乘时,冠履易位。吾家在唐为辅相者六人,廉直忠孝,世载令闻。念后世不可事伪国,苟富贵,以辱先人,始弃官不仕,东徙渡江,夷于编氓。孝悌行于家,忠信着于乡,家法凛然,久而弗改。宋兴,海内一统,祥符中天子东封泰山,于是陆氏乃与时俱兴,百余年间文儒继出,有公有卿,子孙宦学相承,复为宋世家,亦可谓盛矣。然游于此切有惧焉。天下之事,常成于困约而败于奢靡。游童子时,先君谆谆为言,太傅出入朝廷四十余年,终身未尝为越产,家人有少变其旧者辄不怿。其夫人棺才漆四会,婚姻不求大家显人,晚归鲁墟,旧庐一椽不可加也。楚公少时尤苦贫,革带敝,以绳续绝处。秦国夫人尝作新襦,积钱累月乃能就,一日复羹污之,至泣涕不食。太尉与边夫人方寓宦舟,见妇至喜甚,辄置酒,银器色黑如铁,菓醢数种,酒三行以已。姑嫁石氏,归宁食有笼饼,亟起辞谢曰:‘昬耄不省是谁生日也。’左右或匿笑,楚公叹曰:‘吾家故时数日乃啜羹,岁时或生日乃食笼饼,若曹岂知耶?’是时楚公见贵显,顾以啜羹食饼为泰,愀然叹息如此。游生晚,所闻已略,然少于游者又将不闻,而旧俗方以大坏,厌藜藿,慕膏梁,往往更以上世之事为讳。使不闻此风,放而不还,且有陷于危辱之地,沦于市井,降于皂隶者矣。复思如往时,父子兄弟相从居于鲁墟,葬于九里,安乐耕桑之业,终身无愧悔,可得耶?鸣呼,仕而至公卿命也,退而为农亦命也,若夫挠节以求贵,市道以营利,吾家之所深耻,子孙戒之,尚无坠厥初。干道四年五月十三日,太中大夫、宝谟阁待制游谨书。”

  “吾见平时丧家百费方兴,而愚俗又侈于道场斋施之事,彼初不知佛为何人,佛法为何事,但欲夸邻里为美观尔。以佛经考之,一四句偈功德不可称量,若必以侈为贵,乃是不以佛言为信。吾死之后,汝等必不能都不从俗,遇当斋日,但请一二有行业僧诵金刚、法华数卷或华严一卷,不啻足矣。如此为事,非独称家之力,乃是深信佛言,利益岂不多乎!又悲哀哭踊,是为居丧之制,清净严一,方尽奉佛之礼。每见丧家张设器具,吹击螺鼓,家人往往设灵位辍哭泣而观之,僧徒衒技,几类俳优,吾常深疾其非礼,汝辈方哀慕中,必不忍行吾所疾也。且侈费得福,则贪吏富商兼并之家死皆升天,清节贤士无所得财,悉当沦坠,佛法天理,岂容如是!此是吾告汝等第一事也,此而不听,他可知矣。

  升济神明之说,惟出佛经,黄老之学,本于清净自然,地狱天宫,何尝言及?黄冠辈见僧获利,从而效之,送魂登天,代天肆赦,鼎釜油煎,谓之炼度,交梨火枣,用以为修,可笑者甚多,尤无足议,聊及之耳。

  墓有铭,非古也。吾已自记平生大略以授汝等,慰子孙之心,如是足矣,溢美以诬后世,岂吾志哉!

  吾平生未尝害人,人之害吾者,或出忌嫉,或偶不相知,或以为利,其情多可谅,不必以为怨,谨避之可也,若中吾过者,尤当置之。汝辈但能寡过,勿露所长,勿与贵达亲厚;则人之害己者自少。吾虽悔,已不可追,以吾为戒可也。

  祸有不可避者,避之得祸弥甚,既不能隐而仕,小则谴斥,大则死,自是其分。若苟逃谴斥而奉承上官,则奉承之祸不止失官,苟逃死而丧失臣节,则失节之祸不止丧身。人自有懦而不能蹈祸难者,固不可强,惟当躬耕绝仕进,则去祸自远。

  风俗方日坏,可忧者非一事,吾幸老且死矣,若使未遽死,亦决不复出仕,惟顾念子孙不能无老妪态。吾家本农也,复能为农,策之上也。杜门穷经,不应举,不求仕,策之中也。安于小官,不慕荣达,策之下也。舍此三者,则无策矣。汝辈今日闻吾此言,心当不以为是,他日乃思之耳,暇日时与兄弟一观以自警,不必为他人言也。

  气不能不聚,聚亦不能不散,其散也或遽或久,莫或致诘。而昧者置欣戚于其间,甚者祈延而避促,亦愚矣。吾年已八十,更寿亦不过数年便终,固不为夭,杜门俟死,尚复何言?且夫为善自是士人常事,今乃规后身福报,若市道然,吾实耻之,使无祸福报应,可为不善耶?

  吾承先人遗业,家本不至甚乏,亦可为中人之产,仕宦虽龃龉,亦不全在人后。恒素不闲生事,又赋分薄,俸禄入门,旋即耗散。今已悬车,目前萧然,意甚安之,他人或不谅,汝辈固不可欺也。

  厚葬于存殁无益,古今达人言之已详。余家既贫甚,自无此虑,不待形言。至于棺柩,亦当随力,四明、临安倭船到时,用三十千可得一佳棺,念欲办此一事,窘于衣食,亦未能及,终当具之,万一仓卒,此即吾治命也。汝等第能谨守,勿为人言所摇,木入土中,好恶何别耶?

  近世出葬,或作香亭、魂亭、寓人、寓马之类,一切当屏去,僧徒引导,尤非敬佛之意,广召乡邻,又无益死者,徒为重费,皆不须为也。

  古者植木冢上,以识其处耳,吾家自先太傅以上,冢上松木多不过数十。太尉初葬宝峯,比上世差为茂郁,然亦止数亩耳。左丞归葬之后,积以岁月,林樾寖盛,遂至连山弥谷。不幸孙曾遂有剪伐贸易之弊,坐视则不可,禁止则争讼纷然,为门户之辱,其害更甚于厚葬。吾死后墓木毋过数十,或可不陷后人于不孝之地,戒之戒之。

  石人、石虎之类,皆当罢之,欲识墓处,立一二石柱可也。守墓以僧,非旧也,太傅尝为乡邦,其力非不可置庵赡僧,然终不为,岂俭其亲哉,盖虑之审耳。坟墓无穷,家资厚薄不常,方当盛时虽可办,贫则必废。又南方不族墓,世世各葬,若葬必置庵赡僧,数世之后,何以给之?吾墓但当如先世置一庵客,岁量给少米,拜扫日给之酒食及少钱,此乃久远事也,若云赖僧为福,尤为不然。

  吾少年交游多海内名辈,今多已零落,后来佳士,不以衰钝见鄙,往往相从,虽未识面而无定交者亦众,恨无繇徧识之耳。又有道途一见,心赏其人,未暇从容,旋即乖隔,今既屏居不出,遂不复有邂逅之期,吾于世间万事,悉不贮怀,独此未能无遗恨耳。

  人生才固有限,然世人多不能克尽其实,至老必抱遗恨。吾虽不才,然亦一人也。人未四十,未可著书,过四十又精力日衰,忽便衰老,子孙以吾为戒可也。

  人与万物同受一气,生天地间,但有中正偏驳之异尔,理不应相害,圣人所谓‘数罟不入污池’‘弋不射宿’,岂若今人畏因果报应哉!上古教民食禽兽,不惟去民害,亦是五谷未如今之多,故以补粒食所不及耳。若穷口腹之欲,每食必丹刀几,残余之物,犹足饱数人,方盛暑时,未及下箸,多已臭腐,吾甚伤之。今欲除羊彘鸡鹅之类,人畜以食者,
【 牛耕犬警,皆资其用,虽均为畜,亦不可食。】 姑以供庖,其余川泳云飞之物,一切禁断,庶几少安吾心。凡饮食,但当取饱,若稍令精洁以奉宾燕,犹之可也。彼多珍异夸眩世俗者,此童心儿态,切不可为其所移,戒之戒之。

  世之贪夫,溪壑无餍,固不足责。至若常人之情,见他人服玩,不能不动,亦是一病。大抵人情慕其所无,厌其所有,但念此物若我有之,竟亦何用?使人歆艳,于我何补?如是思之,贪求自息。若夫天性澹然,或学问已到者,固无待此也。

  人士有与吾辈行同者,虽位有贵贱,交有厚薄,汝辈见之,当极恭逊己,虽官高亦当力请居其下,不然则避去可也。吾少时见士子有与其父之朋旧同席而剧谈大噱者,心切恶之,故不愿汝曹为之也。

  吾惟文辞一事,颇得名过其实,其余自勉于善,而不见知于人,盖有之矣。初无愿人知之心,故亦无憾,天理不昧,后世将有善士,使世世有善士,过于富贵多矣,此吾所望于天者也。

  居丧之礼,不可不勉,人固有体气素弱不能常去肉食者,礼亦许之,然亦不得已耳。至若寝苫于地,东南卑湿,决不可行,食去盐酪,亦非南人所堪。如此之类,小有出入,固有不得已者。若夫饮酒及广设殽羞,以至招客赴食之类,乃可以守礼而不守者,亦是近世礼法陵夷遂至于此!汝辈各宜勉之,若不能人人皆行,则行者自行而已,兄弟相驳,亦无如之何也。

  诉讼一事,最当谨始,使官司公明可恃,尚不当为,况官司关节,更取货贿,或官司虽无心,而其人天资闇弱,为吏所使,亦何所不至?有是而后悔之,固无及矣。况邻里间所讼,不过侵占地界,逋欠钱物,及凶悖陵犯耳,姑徐徐谕之,勿遽兴讼也,若能置而不较,尤善。李参政汉老作其叔父成季墓志云‘居乡则以困畏不若人为哲’,真达识也。

  吾居贫,不喜为人言,故知者少,今启手足之后,乃至不能办棺殓,度不免以累亲故,然当痛节所费,但或入土则已矣,更不可借口干人,以资他用。

  九里袁家■〈山奥〉大墓及太傅、太尉、左丞、少师、荣国夫人、康国夫人诸墓,岁时切宜省视修葺。近岁族人不幸有残伐扰害者,吾竭力禁止之,虽遭怨詈诬讼者,皆不敢恤。一二年来,方似少止,以后固不可保,然已蒙郡中给榜严戒。他日援此有请,既非创始,必易为力,然须汝辈念念不忘,举措必当,然后可耳。

  ‘余庆’藏书阁色色已具,不幸中遭扰乱,至今未能建立,吾寝食未尝去心。若神明垂佑,未死间或可遂志,万一赍志及泉,汝辈切宜极力了之,至祝至望。此阁本欲藏左丞所著诸书,今族人又有攘取庵中供赡储蓄及书籍者,则藏书于此,必至散亡,不若藏之于家,止为佛阁,略及奉安左丞塑像可也。此事本不欲书,然势不可不告子孙,言及于此,痛心陨涕而已。

  子孙才分有限,无如之何,然不可不使读书。贫则教训童稚以给衣食,但书种不绝足矣。若能布衣草履,从事农圃,足迹不至城市,弥是佳事。关中村落有魏郑公庄,诸孙皆为农,张浮休过之,留诗云:‘儿童不识字,耕稼郑公庄。’仕宦不可常,不仕则农,无可憾也。但切不可迫于衣食,为市井小人事耳,戒之戒之。

  后生才锐者最易坏,若有之,父兄当以为忧,不可以为喜也。切须常加简束,令熟读经子,训以宽厚恭谨,勿令与浮薄者游处,如此十许年,志趣自成,不然其可虑之事盖非一端,吾此言后人之药石也,各须谨之,毋贻后悔。”

  ○杨大理诗谑

  南京大理少卿宜兴杨公复能诗,有盛名,其家僮往往于玄武湖壖取萍藻为豚食,吴思庵时握都察院章,以其密迩厅事拒之,杨答以小诗云:“太平堤下后湖边,不是君家祖上田。数点浮萍容不得,如何肚里好撑船?”盖谚有之宰相肚里好撑船。此尝闻诸节之。

  ○吕尚书驼峰之戏

  吕尚书震与学士解公缙一日谈及食中美味,吕曰:“驼峰珍美,震未之识也。”解云:“仆尝食之,诚美矣。”吕公知其诳己,他日从光禄得死象蹄胫,语解曰:“昨有驼峯之赐,宜共飨焉。”解因大嚼去,吕寄以诗曰:“翰林有个解痴哥,光禄何曾宰骆驼。不是吕生来说谎,如何嚼得这般多。”此亦节之闻之京师人云,不知果有此事否。

  ●水东日记卷十六

  宋名臣言行录

  铜鼓

  编类诗集误收

  打呵欠

  真清二韵不通用

  进士题名录

  武安阳武两侯遗事

  毛牛饕羊

  荣辱进退等事有命

  文字等语谶宜避

  庐山野灯

  东里还家诗

  议论诗中用事

  刘宗器送行诗

  江氏谱记赖布衣事

  ○宋名臣言行录

  今印行宋名臣言行录,前集赵普、曹彬、范质、窦仪、李昉、吕蒙正、张齐贤、吕端、钱若水、李沆、王旦、向敏中、陈恕、张咏、马知节、曹玮、毕士安、寇准、高琼、杨亿、王■〈目署〉、王曾、李迪、鲁宗道、薛奎、蔡齐、吕夷简、陈尧佐、晏殊、宋庠、韩亿、程琳、杜衍、范仲淹、种世衡、庞籍、狄青、吴育、王尧臣、包拯、王德用、田锡、王禹偁、孙奭、李及、孔道辅、孙甫、尹洙、王质、陈搏、种放、魏野、林逋,附胡瑗、
【 “胡瑗”,原作“胡琼”,据明弘治本改。】 孙复、石介、苏洵;后集韩琦、富弼、欧阳修、文彦博、赵槩、吴奎、张方平、胡宿、蔡襄、王素、刘敞、唐介、赵抃、吕诲、彭思永、范镇、曾公亮、王安石,司马光则康附,吕公着则希哲附,曾巩、曾肇、苏轼、苏辙、韩绛、韩维、傅尧俞、彭汝砺、范纯仁、王存、苏颂、刘挚、王岩叟、刘安世、范祖禹、陈瓘、邹浩、邵雍、陈襄、刘恕、徐积、陈师道,为五朝云。朱夫子纂集,太平老圃李衡较正,有宝佑戊子庐陵李居安跋;续集黄庭坚、任伯雨、江公望、丰稷、陈过庭、陈师锡、吴敏、曹辅、孙传、许份、钱即、种师道、傅察、刘韐、程振、李若水、欧阳珣、宇文虗中、洪皓、张邵、朱弁、张叔夜、郑骧、张克戬、向子韶、孙昭远、郭永、杨邦乂、吕祉;别集李邴、权邦彦、张守、陈康伯、范宗尹、朱倬、张焘、郑瑴、滕康、王庶、沈与永、汪彻、周麟之、叶梦得、程瑀、王大宝、廖刚、胡舜陟、卫肤敏、陈公辅、陈戬、张阐、王缙、杜莘老、黄龟年、辛次膺、汪藻、綦崇礼、吕本中、王居正、胡寅、潘良贵、吴玠、吴璘、周葵、王庭珪、范如圭、翁蒙之、向子諲、向子忞、陈规、赵密、王德、张子盖、李宝、李彦仙、赵立、魏胜;外录周敦颐、程颢、程颐,张载则戬附,邵雍、吕希哲、范祖禹、朱光庭、刘绚、李吁、吕大钧,吕大临则大忠附,苏昞、谢良佐、游酢、杨时、刘安节,尹焞则张绎附,马伸则孟厚、侯仲良、周行己附,王苹、李郁、胡安国、胡宏、胡宪、刘子翚、刘勉之、李侗、朱松、朱熹、张拭、吕祖谦、魏挺之、刘清之、陆九龄、陆九渊、陈亮、蔡元定、蔡沈。后集于吕希哲、邵雍曰详见外录。有景定辛酉浚仪赵崇硂引,云其外孙朋溪李幼武士英所辑,且云朱子所编止八朝之前,士英则南渡中兴之后四朝诸名臣也。

  今观别集,一卷有李纲,二卷有吕颐浩,三卷有张浚,皆另在卷前,不在目录中。又缺残脱板甚多,颇疑其非朱子手笔,为后人所增损必多。盖朱子纂缉本意,非为广闻见也,期有补于世教,而深以虚浮怪诞之说为非。今其间吕夷简非正人,而记剪髭赐药之详,余襄公正人,而有杖臀怀金之耻,苏子瞻苏木私盐等事,亦无甚关系,若此者盖不一也,岂李居安所谓剪截纂要,其是之谓欤?尝见章副使绘有此书巾箱小本,又闻叔简尚宝家有宋末庐陵锺尧俞所编言行类编举要十六卷前后集,尚俟借观,以祛所惑。

  又尝见宣府举人林春有元苏天爵所编名臣四十七人事略,许有壬诸公皆刻有亲笔序,其人盖木华黎、安童、伯颜、阿术、阿里海涯、月吕禄那演、月赤察儿、土土哈、完泽答剌罕、不忽木、彻里、耶律楚材、杨惟中、汪世显、严实、张柔、张弘范、刘秉忠、史天泽、廉希宪、张文谦、窦默、姚枢、许衡、王恂、郭守敬、刘肃、宋子贞、杨果、张德辉、李德辉、商挺、赵良弼、贾居贞、王鹗、王盘、李■〈日上永下〉、徐世隆、杨奂、李冶、杨恭懿、董文炳、董文用、董文忠、郝经、刘因,其曰太师、鲁国、淮安、河南、楚诸王公之勋伐,中书令丞相耶律、杨、史之器业,宋、商、姚、张之谋猷,保定、藳城、东平、巩昌之方略,二王、杨、徐之辞章,刘、李、贾、赵之政事,兴元、顺德之有古良相风廉,恒山康军国之有士君子操,太保、少师、三太史天人之学,陵川、容城名节之特,司徒文正公尊主庇民之术。欧阳圭斋序云事略凡十五卷。噫!宋元邈矣,我国朝圣圣相承,历八朝几百年,名臣硕辅盖多矣,而未有紫阳、天爵者出,何哉?

  ○铜鼓

  南海神庙中铜鼓二,黄寇毁其一,今存者一,径□尺□寸,围□尺□寸,高□尺□寸,面圆不甚厚,边突起状蟾蜍者六,边地仍出口外寸许,以次层细如腰束,然下复大与面等,面与四围皆细波纹,中心高起寸许,圆围□寸,径□寸□分,盖控击处也。或曰二广铜鼓皆马伏波时作,南海天妃庙旧亦有之,广西蛮夷土官最多,若云南、贵州,则武侯作,今夷酋宝蓄之以集众云。

  ○编类诗集误收

  元人挽文丞相近体之字韵诗,史家以为翰林王盘作,或又云徐世隆作,未知孰是。赵松雪集怀德清别业第二诗,唐钱起诗也,但“花尽”作“花落”不同耳,岂公尝手书之编类者,遂误收入集耶?荆公临川集亦有类此者。近黄谏侍讲集解学士文,以宋景濂送张藻仲归娶诗亦编入,又不知广西有宣成书院,遂妄改其诗题为宣圣书院,至诗中不可念,则又改曰文宣书院,皆可笑之甚者也。

  ○打呵欠

  今人以大舒气作声为打呵欠,韩昌黎诗“噫欠为飘风”,注“噫”焉界切,“欠”或作“吹”。方云聚气为噫,张口为欠。说文:欠,张口气悟也。宋孟顗以亢声大欠被劾。旧本作噫歆,盖警神声也,见郑氏礼注,音于其切者非。

  ○真清二韵不通用

  真清二韵本不宜通用,张筱庵兄弟云切知忌此,但诗与楚辞多有之,盖时或一见焉。杜工部百舌诗亦然。

  ○进士题名录

  读湖广新编国朝进士题名录,惜其任己意为之,如永乐甲申、丙戌两科第二甲所刻策皆略去,且洪武中甚脱略,殊无足观。题名记,王抑庵云自洪武辛亥至正统丙辰二十科,陈德遵云自洪武乙丑岁至景泰五年进士题名太学者二十四榜,两人故史官,其言不甚同如此。如抑庵言,则洪武三年庚戌开科,辛亥会试,至洪武二十七年甲戌张信榜,前尚有五科,盖自张信至丙辰周旋则十五科也,但辛亥至甲戌二十三年中不知五科者的在何年也。如陈言,则自洪武十七年甲子开科,乙丑会试,至甲戌为四科,则是景泰五年为二十四科,较之抑庵所云,则又当作二十六科矣。虽陈似止言题名太学,以今题名录考之,乙丑、辛未二榜未知为谁,碑之有无,又未可知。又闻杨文贞公云,洪武辛亥至宣德丁未,临轩策士十有六,盖又有不同焉者。因念前代名臣事迹,如宋之言行有录,奏议文鉴有编,详备可考,下至军旅医药,亦有武经总要、大观本草等书,皆有成书,皆可师法。今而登科一事,即洪武中事,已无能悉者,然则当兰台芸馆之任,擅玉堂金马之清,有金匮石室之富,予盖不能无待于今日之诸君子焉。

  ○武安阳武两侯遗事

  独石参将黄瑄往日言,少尝迨事武安侯郑亨、阳武侯薛禄两总戎,如斯人,今皆不可复得已。武安治大同极有威严,前呵一出,街头狗豕皆走避之,瑄所目击,当时人亦大异此事。不谒神祠,惟骑马过城隍庙前则举手曰:“大哥好照顾。”余寺观祠宇,一不顾也。阳武筑独石、隆庆诸城,躬勤早暮,军中肃然,不毫发科扰,寻以病还朝,继之者修武沈清,则贪浊之风作矣。瑄故予部将也,颇有廉声,将略亦在优等,盖知慕前辈者云。

  ○毛牛饕羊

  庄浪属环雪山之地产毛牛,毛杂黑白二色,长甚,凡军中红黑缨皆用之,红即茜染白毛也。毛牛与黄牛合,则生牛,亦颇类毛牛,又有山中野牛亦相类。又有饕羊,土人岁取其脂,非久复满腹,盖地接西番偏方,气使然耳。

  ○荣辱进退等事有命

  凡人荣辱进退等事,固亦有命,所谓饮啄有前定,况死生祸福其大者耶!兹举一二所闻于后,虽然有性焉,君子不谓命也。

  正统丙辰廷试,阁老将进读卷,问同事诸公曰:“孰能识周旋否?其人物何如?”浙人有误听者,答曰:“面白而伟。”盖所问者温人周旋,而所对则淳安周瑄也。

  己巳冬,虏将入寇,兵部郎中罗通守居庸,复以给事中孙祥守紫荆,廷议皆授佥都御史。时殿下方御极,面命吏部,误云副都御史,遂因之云。

  统幕溃围,一戍卒尝语其家人曰:“乱歼丛中,吾见一神人谓曰‘尔非此中人,豆腐闸儿人也。’既而得脱还,然莫晓所言何谓。”未几虏犯土城,官军接战,此卒竟殁于豆腐闸阵中。

  余在兵科,急欲询将官应诏,同年夏季爵主事曰:“闻南京陈旺者,正统中黄尚书福荐来,不果用,今在陕西。”予闻之跃然。盖以尚书卓然名臣,其所荐必佳士也,他日旺以贪败,始得之人曰:“旺不为尚书所容。”其所荐者,宗载尚书耳。

  ○文字等语谶宜避

  文字著述、官制称谓、器物名号,以至歌谣谶语、戏谑之言,多有征应,亦皆有当讳避者,前古固多有之,近世亦然。文字如王言制策之类,视草者尤不可不慎也,智者详之。汉高帝忌柏人之名,岑壮侯恶彭亡之地,宋神宗改元大成丰亨之议,三省台印反戾倒屈,宣抚使印从亡之应,刘原父、梅都官、郑都官之戏,欧阳公内地招讨之疑,刘羲叟编锺之论,赵世长送灯台之诗,后皆有验可考也。吴之马鞍山阴叠浪轩,面湖水数百顷,宋时有识者曰“车干水宜良田”,今湖为桑田久矣。贾似道福华编诚复华矣。咸淳中将作监杨文仲两侍经幄,屡得赐诗,中有“一元肇始”“大元壹正”之语,盖未十年而宋运讫矣。宣府有朝元观,胡毘陵尚书扈从寓宿,易之曰“朝玄”。王翰林玉,初名子璠,乡试当魁,时初平高煦,拆卷以其音类“王子反”也,已之。正统中京师旱,小儿舆土龙祷雨,类云“雨地雨地,城隍土地,雨若大来,谢了土地”等语。又尝有羣儿环绕一人,按月问答,事尤为特异也。陈皥者自号安止,任会稽知县,后调淳安,竟坐事罢官。

  ○庐山野灯

  朱晦庵庐山纪行诗有曰“斯须暮云合,白日无余晖。金波从地涌,宝焰穿林飞。僧言自雄夸,俗骇无因依。安知本地灵,发见随天机。”注云:“天池院西数步有小佛阁,下临绝壑,是游人请灯处。僧云灯非祷不见,是日不祷,而光景明灭,顷刻异状。诸生或疑其妄,予谓僧言则妄,而此光不可诬,岂地气之盛而然耶?”又有观野灯诗:“飞萤腐草寻常事,作底兹山独耀芒。须信地灵资物化,金膏随处发精光。”他日又云:庐山下有宝,故常有光。吾江南平畴旷野,夜中常有磷火点点,往来不定,或自一而百千,或乱千百而卒归于无,俗云鬼火,岂所谓昭明焄蒿凄怆者耶?

  ○东里还家诗

  东里居士还家诗,一则曰“犹有黄花待我回”,二则曰“定有黄花待客回”,岂亦昌黎“留花不发待郎归”之意耶!

  ○议论诗中用事

  数十年来,号知诗者称杨东里公,而好议论者,或以公“千古葬灵輀”,谓灵輀非可葬也;“素行元不忝”,谓素其位而行,经语非可诗也。此岂所谓不知诗者耶!虽然,黄山谷云“尔雅山有穴为岫”,谢玄晖“窗中列远岫”,徐浩“孤岫龟形”,皆是误用字。后来黄东发遂以山谷“晴岫插天如画屏”为自背其说,又以其“顾我今成丧家狗,期君早作济川舟”,丧字本平声,不当作去声用。盖在古人已然矣。山谷、东发皆名儒,愚于此未敢以其说为然。

  ○刘宗器送行诗

  正统十三年,彭时榜进士,诏选北士为庶吉士,命儒臣教督之,长洲刘詹事先生宗器、公安王祭酒先生伯宣亦尝同事。时山东士二人,尹旻同仁、孙昱廷昭也,同仁之言曰:“两先生言行皆可师法。刘先生一日出送行同官之任南京诗一律,命书之,诗成恸哭不能语,忠诚之发,左右莫不感动。其诗曰:‘一尊倾罢雨萧萧,客思离情总不消。十载禁林同侍讲,五更清琐共趋朝。
【 “青琐”,原作“清琐”,据明弘治本改。】 西风鸿鴈南归急,落日云烟北望遥。此际送君无限意,踈踈杨柳玉河桥。’”

  ○江氏谱记赖布衣事

  予尝记宋嘉定中地理厉伯韶事,兹读开化江氏谱,见秉心纪善贽曾学士求作墓记书,云桂岩去开化县治东南二十五里,西塘又去桂岩西南百步,侍御景房之墓在焉,松槚蓊欝,冈峦屈曲,势若蜿蜒。然宋季有相地者赖布衣过之留记,云此墓是已。乃知称赖布衣者,不独岭南人也。

  ●水东日记卷十七

  释清浚广舆疆里图

  都御史题名

  御史迁谪

  两广地图

  两广方岳郡守题名

  ○释清浚广舆疆里图

  袁伯长谓唐僧一行陋周畿汉志之陿,始定南北两戒,而山川之肇源止伏,一览可尽。且言其身至开平,见所谓衍迤平旷,靡有纪极,始谓视两戒之说倍蓰不足议也。
【 “两界之说”,原作“两界之语”,据明弘治本改。】 予近见广舆疆里一图,其方周尺仅二尺许,东自黑龙江西海祠,南自雷廉特磨道站至歹滩通西,皆界为方格,大约南北九十余格,东西差少。其阴则清浚等二诗,严节一跋,因悉录之。“万里山川咫尺中,江河迢递总朝东。当时汉帝曾披此,邓禹因之立大功。沙门清浚。”“夷夏都归掌握中,眼空南北与西东。此图画就非容易,为问沙弥几日功。武林王逵。”“此图乃元至正庚子台僧清浚所画,中界方格,限地百里,大率广袤万余,其间省路府州,别以朱墨,仍书名山大川水陆限界。予喜其详备,但与今制颇异,暇日因摹一本,悉更正之,黄圈为京,朱圈为藩,朱竖为府,朱点为州,县繁而不尽列。若海岛沙漠,道里辽绝,莫可稽考者,畧叙其槩焉。时景泰壬申正月,嘉禾严节贵中谨识。
【 郡邑间有仍旧名者,既不尽列,不复改也。”】

  ○都御史题名

  都御史题名

  天顺

  杨善 萧维祯 马昂 罗通 轩輗 徐有贞 刘广衡 寇深 耿九畴 罗绮 李宾 李秉 林聪 韩雍 王俭 左鼎 叶盛 白圭 程信 徐瑄 王宇 陈翊 芮钊 崔恭 年富 张楷 胡本惠 贾铨 石璞 刘孜 王竑 陈泰 李匡 王槩 吴祯 吴琛 王越 滕昭 陈价 项忠 高明 徐廷璋 汪浩 卢祥 王恕 周瑄 宋杰 李浩 李侃 罗箎 张岐 原杰 阎本 袁恺 章璠 张■〈林上金下〉 陈宜 王■〈钅儿〉 邢宥 杨璇 陈濂 张鹏 彭谊 郑能 马文升 翁世资 秦敬

  景泰末年

  左都御史

  杨善 萧维祯 马昂

  右都御史

  李实

  副都御史

  年富 刘广衡 宋杰 寇深 徐有贞 耿九畴 李宾 马瑾

  佥都御史

  陈泰 韩福 郑颙 韩雍 李秉 余俨 彭谊

  ○御史迁谪

  御史迁谪,各因事不同,其人亦贤否不一。予所闻永乐十九年御史黎恬、何忠、罗通等□人奉诏言事,与六科官皆升边远知州。宣德□年,刘观既退右都御史顾公佐,黜□□缪让等□人。正统□年,陈都御史智罢,王文初政,去御史成规、章圭等□人。十□年,南京御史范霖、杨永等□人以劾都御史周铨,而或死或戍。景泰六年,御史倪敬等□人则以言事后奉勅考察补外。未几,南京潘镛等□人继之,不能悉记也。天顺元年,甘泽、刘琚、黄溥、璩安、赵瑨、王豪等例改经历,六科与者三人。后来杨宣并张鹏等十三人则皆以忤权奸得罪,左迁知县。十二人皆可知者,兹用具见如左。

  邵铜 周斌 李人仪 彭烈 王鉴 盛颙 陶复 张奎 郑冕 张宽 赵文博 费广

  ○两广地图

  按两广卫所府州县等衙门,地方图所载广东有都布按三司,市舶司一,盐课司二,卫十五,所四十五,则卫属者三十八,直隶者七;府十,州七,县五十八。东至福建漳州府漳浦县界,一千二百一十五里,南至广州府香山县治,抵南海,西至广西梧州府界,八百二十里,北至江西南安府大庾县界,一千三百三十五里,东南到惠州府海丰县抵南海,东北到赣州府安远县界,一千四百二十里,西南到铜柱分茅岭交址界,二千八百里,西北到湖广郴州界,九百八十五里。广西有靖江王府,都布按三司,长史司一,卫十,所二十,则卫属直隶各十。府八,州五,县四十六,土官府三,军民府一,州三十七,则府属者二十九,内西平、禄州今无,直隶者八,县八,则府属者五,州属者三,长官司二。东至湖广遶岭界,六百里,南至广东高州府化州石城县界,一千一百九十五里,西至特磨道、富州界,二千二十里,北至湖广武冈州城步镇巡简司界,三百八十里,东南到广东肇庆府德庆州封川县界,六百二十里,东北到湖广永州府安道市界,二百九十里,西南到交址界,一千五百一十里,西北到贵州都匀安抚司界,一千六百五十里。所谓南海,则诸番岸海而为国如暹罗、瓜哇、占城、满剌加、锡兰山、苏门■〈口答〉剌、安南等国云。

  ○两广方岳郡守题名

  两广方岳郡守题名。

  广东

  都司

  都指挥使  胡英  徐宁  张通

  同 知  耿全  高启  马震  裘忠

  佥 事  徐宁  孙旺  韦俊  尹通  林清  徐升  王刚  姚玑  徐宁  姜铭安 桂福

  署佥事  田积  石鐤  安福

  带俸使  张瑀

  佥 事  焦用

  布政司

  左布政使  宋彰  陈亹

  右布政使  陈亹  王庾  张瑄

  左参政   胡拱辰 龚毅

  右参政   吴惠  刘炜

  左参议   熊炼  范琮  唐澞

  右参议   朱英  王英

  按察司

  按察使   方员  夏埙

  副 使   杨宜  张文  陈泰  邝彦誉  陈濂

  佥 事   乐■〈日上永下〉  陈濂  季驳  谢瓛   欧辉  张昊  金恺  蒋敬  王鼎  戈立  黄隆  张祚   邓顺  毛吉  傅博  邹允隆  胡荣

  广州府知府 李恕  沈琮

  南雄府知府 李春  刘实  姜约

  韶州府知府 王■〈王巳〉  林慈  陈暄  余瓒

  肇庆府知府 郑暹  黄瑜

  惠州府知府 李鉴  翟敬  李叔玉

  潮州府知府 黄■〈王巳〉  周宣  李永宁 陈瑄

  廉州府知府 李逊  饶秉鉴

  雷州府知府 庄敏  潘镛

  高州府知府 何盛  陈晴  刘海

  琼州府知府 叶鼎  任孜

  广西

  都司

  都指挥使  彭英

  同 知  杜衡  邢斌

  佥 事  花琛  刘清  李敬  陈纲

  署佥事  葛宗阴 黄钺  韩塇  孙震

  带俸使  夏霖

  同 知  岑瑛  张麟

  佥 事  李延

  署佥事  李端

  布政司

  左布政使  何瑄  陈金  张文昌 钱奂

  右布政使  张文昌 熊炼

  左参政   欧阳洙 李柰

  右参政   赵象  崔玙

  左参议   朱骥  曾序

  右参议   曾序  黄仕儁 陆祯

  按察司

  按察使   计澄  江勋

  副 使   雷复  田崇  周璹

  佥 事   周璹  余泰  龙澄  董应轸 张本端 袁凯  王浚  刘珷

  桂林府知府 林英  何永全

  柳州府知府 龚璲

  庆远府知府 黄振  吴让  周一清

  平乐府知府 黄嵩

  梧州府知府 黄英  李琏  袁衷

  浔州府知府 卢彰  李华  余用讷 罗俊

  南宁府知府 张彝  王裕  王镛

  太平府知府 林贵  锺顺  利用

  田州府知府 岑鉴  岑镛

  镇安府知府 岑元全

  思明府知府 黄道

  思恩军民府知府 岑璲

  ●水东日记卷十八

  各姓宗图

  ○各姓宗图

李墟张氏 观国宾 希恭 輗        

      軏        

石浦黄氏 莹潭 辅之 君举 邦彦 立本 麒 宗庆

            麟 宗善
【 七子】

            凤 彦庸
【 三子】

        国宁 鼐 敬 瑄

          鼎   琚

          鼒  

黄氏自邦彦以上皆儒师,莹潭、辅之有诗文,陈琳宗古家有录本。

毛澳邵氏

七官
【 金氏】 仲达
【 顾氏】 德名
【 余氏宋氏】 显

邵氏盛荡之族,七官人娶金元七总管第六女,按公所生五男二女,岂官人所娶乃五男以下之长女耶?盖乡俗行第不分男女故云。

庙泾郭氏 寿四 文 通甫
【 清嫁叶明,寅嫁金安。】      

    文富 忠甫 信 昭 宗瓛

萧墅张氏 大总把
【 千十四郎】 秋岩
【 贵一】 管氏新之
【 辛一】 王氏仲芳
【 辛七振宗】 景氏荣祖张氏伯璇瑞祁氏世隆     千五十八公
【 一云千十二公】 吉甫 嗣宗方氏继先庄氏世昌      

小总把
【 千七郎】 大官人 泰讲主        

      二官人      

      三官人      

      四娘子      

      五益大师

大字乃寿乐公手写,旁注小字,见马氏所藏分书并宗支小图,说见后。

总把某 振祖
【 梅村】 杰
【 汉杰】 伯庸 僖
【 公谨】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5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