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掩者,覆蔽而灭之。斗者,二体往返,离而复合。

  同者,二体各一,不辨其形,环者,星行绕一周。

  绕者,环而不周。戴者,月在星下,若似顶戴之象。

  勾者,一往一返,如勾之状。已者,往而返,返而又往,再勾如已状。

  牝牡者,五行相克如夫妻。夫在阳,妇在阴,为牝牡也。

  右为五星月祅变行占。



日辰占第十七

  日为君,月为后,五星主官,二十八宿各属分野。主职有常,列坐三百,各司其位,具知当条。然灾祥发见,国俗不同,事借日辰,以辨其所居,以知其分次。是以有岁,有月,有日,有时,有所,各占其分。

  岁在甲,为齐;乙,为海外东夷;丙,为楚;丁,为江淮、南蛮、海岱;戊,为韩、魏、中州、河济;己为韩、魏;庚,为秦;辛,为华山以西,为西夷之国;壬,为燕、赵、魏。癸,为常山已北,北夷燕赵之国。子,为周。丑,为翟魏,亦主辽东;寅,为楚赵;卯,为郑;辰,为晋邯郸、赵国;巳,为卫;午,为秦;未,为中山、梁、宋;申,为齐、晋、魏;酉,为鲁;戌,为赵,为吴,为越。亥,为燕、代。

  岁月日时,及见灾所在之地,皆同用之。

  假令丙辰年七月丁卯日午时,灾见于未地,太岁在丙辰。丙为楚,辰为晋。七月申,申为晋魏,丁卯月,丁为江淮南蛮。午时,午为秦。灾见未地,未为中山梁宋。即是其地各有灾也。《尚书洪范》云:王者唯岁。王者即占于楚晋有为灾也。卿士唯月,七月即占于晋魏为有灾。师尹唯日,丁即为江淮南蛮、卯为郑国等有灾。他皆仿此。此即梓慎、裨灶占异而俱验也。

  按《春秋》,鲁昭公十年春正月戊子,祅星出于婺女,见于申维。女属齐,申为晋分。梓慎见祅星出,知晋侯以戊子日死。所以知者何?齐逢公死时亦有此星见。推以方之,知晋平公将死。梓慎,鲁大夫也。襄公二十八年,岁星失次,淫于玄枵中五度,在虚,以为蛇乘龙。是岁星虚下,故曰蛇乘龙。龙为寿星,宋郑之分。梓慎见蛇乘龙,以为宋郑将饥,裨灶以为周王及楚子皆死,以虚宿冲午,午为张翼,周楚之分,故二人占不同而皆验。



占期第十八

  凡福德之祥,应□□□□□□□□□□□德有吉祥其常期于春以□□□□□□□□□□□甲乙。他皆仿此。若为不吉之祥,应在秋,及五月见灾祥,应在十一月,五月灾见,此刑破之下也。期日以庚辛。他皆仿此。木、火、土三星,期五行休王,四月不一,各有其时而为主焉。及其司过见罚,降福呈样,别大小,异其类,休王殊其色,或光润明静,或微暗芒角,犯有少异,即可消息占之,不必待斗蚀掩犯耳。如木、火、土者,有吉祥则常期本月,本期春色。若王时见祥,期会合月。如三月祥,应在九月是也。其日若是甲乙,应期寅卯。余准此。火正王夏,土王季夏。若以五月见祥,即期六月,午与未合。若戊己日见,即辰戍丑末日应期也。木若见凶祥,即见秋应。如二月,应在八月,卯冲酉也。及十一月,卯刑子也。木星变,以庚辛日事发,火即以壬癸日。仿此。金、水二星,即以杀月杀日,时期远近。若申子辰,杀在未,刑亦如常也。犹如大业三年,长星竟天,至十三年,然后易政之弊应之也。凡论兵者以杀,论诛戮以刑,论死生亦耳。其古占所载,今列如左。

  巫咸曰:五星之合,金星以金日,木星以木日,水星以水日,火星以火日,土星以土日。星月期十二辰,候其灾变,以期杀时。甲乙日应在金,丙丁日应在水,戊己日应在木,庚辛日应在火,壬癸日应在土。五星皆同此法。

  巫咸曰:岁星主木,日以甲乙;荧惑主火,日以丙丁;填星主土,日以戊己;太白主金,日以庚辛;辰星主水,日以壬癸。二十八宿以十二辰。木应在金,火应在水,土应在木。故木期十二日十二月,火期四十日四十月,土期二十八日二十八月,金期八日八月,水期十日十月。

  巫咸曰:五星守二十八舍,左为春应,右为秋应,前为夏应,后为冬应。其法随气所在,制前后也。

  石氏曰:凡五星行犯列舍,前为春应,后为秋应,左为冬应,右为夏应。假令春以东为前,西为后,北为左,南为右;夏以南为前,北为后,东为左,西为右;秋以西为前,东为后,南为左,北为右;冬以北为前,南为后,西为左,东为右。

  宋均曰:灾祥见皆在冲月。假令见在正月,则应在七月;见在七月,则应在来年正月。他皆仿此。

  《荆州占》曰:甲乙日有变,期一百二十日;丙丁日有变,期八十日;戊己日有变,期六十日;庚辛日有变,期四十日;壬癸日有变期二十日。甲乙为春,丙丁为夏,庚辛为秋,壬癸为冬。以四时期之。凡占灾祥,皆以此例也。



修德第十九

  夫修德者,变恶从善,改乱为治之谓也。上天垂象,见其吉凶、谴告之义。人君见机变,斋戒洗心,修政以道,顺天之教也。夫人君顺天者,子从父之教也。见灾而不修德者,逆父之命也。顺天为明君,顺父为孝子。故孔子曰:昔者明王事父孝,故事天明;主事母孝,故事地察。天地明察,神明彰矣。

  《易》曰: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此顺天地而化也。先天而天不违,后天而奉天时。天且不违,而况于人乎?况于鬼神乎?此大人至德,同乎天也。是故人君力行守道,见德迁善,大人顺天之化而照临万方,故物莫之违。及其行不符道,理不合义,则示之以灾,教之从善不息,补过自新,故盛德必昌也。

  《书》曰:唯圣人罔念作狂,唯狂克念作圣。此之谓也。盖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恶虽小,不可不去;善虽小,不可不为。子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来者渐矣。此言善恶之积起于毫末,而成丘山。

故曰:日变修德,礼重则躬;月变眚刑,恩从肆赦;星变结和,义敦邻睦。是以明君宰相,随变而改,积善以应天也。

  《易》曰:君子见机而作,不俟终日。此言修德之急也。是故有变,修其政而理其事焉,何暇待于终日哉?上自天子,下及黎庶,虫鱼草木,咸系天象,垂见变异,罔不悉焉。谴告之理多方,从善之途非一,以善为德,以虐为凶。故《书》曰:德无常师,善无常主,协于克一,此之谓矣。唯尔在位,咸司厥职,罔或淫僻,以召天灾。治乱之绪,得失之经,事匪一途,万机并作。故曰:月灾眚,五星时合,变异之象,感召之应。咸具本篇,以为常则。故每占下云:修德以禳之也。修德同于君臣,非独在乎上位矣。

  按刘向、京房对灾异,多云:人君赋敛重数,徭役繁多,黜退忠良,进用谗佞,荒于禽色,酣酒嗜音,雕墙峻宇,诛戮直谏,残害无辜,听邪言,不遵正道,疏绝宗戚,异姓擅权,无知小人,作威作福,则天降灾祥,以示其变,望其修德以禳之也。不修德以救,则天裂地动,日月薄蚀,五星错度,四序愆期,云雾昏冥,风寒惨裂,兵饥疾疫,水旱过差,遂至亡国丧身,无所不有。其救之也,君治以道,臣谏以忠,进用贤良,退黜谗佞,恤刑缓狱,存孤育寡,薄赋宽徭,矜赡无告,散后宫积旷之女,配天下鳏独之男,齐七政于天象,顺四时以布令,舆人之诵必听,刍荛之言勿弃,行□束帛,以贲丘园,进安车以搜岩穴,然后广建贤戚,蕃屏皇家,磐石维城,本枝百世,然则此灾可消也,国可保也,身可安也。颂太平者,将比肩于市里矣。击壤行歌者,岂一老夫哉!余今略具大纲而已,岂能详之者矣。



辨惑第二十(阙)



史司第二十一

  昔重黎受职,羲和御官,任重上司,位居鼎岳,所以调均和气,燮理阴阳,义等盐梅,事同舟楫,故能观天示变,察人成化,百工信理,庶绩咸熙,此古之□世。

  暨三王已降,五霸相沿,英贤嗣兴,哲人系踵,君则畏命奉天,臣则竭诚尽虑,故能权宜时政,斟酌治纲,验人事之是非,托神道以设教,忠节上达,黎庶下安,此中古之贤史也。

  至若汉魏之后,晋宋相承,夷狄乱华,官失其守,君恶直谏,臣矜谄谀,捷径是游,罕遵正道。畴人术士,俯同卜祝之流,唯辨纤芥之吉凶,验事理之微末。推考术数,务在多言屡中;庶征休咎,未详关于政治。玉衡倾斜,七政所以不齐;彝伦攸叙,九畴于焉遂隐。此末代之流弊也。

  近在隋代,则尤甚焉。吴人袁充,典监斯任。口柔曲佞,阿媚时君。诳惑文皇,谄谀二世。每回灾变,妄陈祸福。以凶为吉,回是作非。先意承颜,附会神理。劝桀行虐,助纣作淫。凡是南人,明相煽惑。于时大业昏暴,崇向吴人。中州高才,言不入耳。每有四方秀异,献书上策,一皆不览,并付袁充。充乃缮写所献,回换前后。窃人之才,以为己力。奏于昏主,自叨名位。因行谮害,追逐前人。以忠言获罪者,其将量方,复奏绝图书,弥增忌讳。一艺以上,追就京师。因聚富人,几将数万。置之别府,名为道术。卖威鬻势,交纳货财。免徭停租,贿于私室。兼之以抑黜胜己,排摈同侪,浸润屡行,诛斥非一。术士达人,高贤硕学,朱紫雌黄,由其品藻,权衡失正,何其毒欤!于是清烈之后,超然远游,结舌钳口,坐观得失,而充苟安禄位,以危天下,在上不悟,卒至覆亡。将是上天降祸,生此谗贼,不然,何由翦隋宗之甚也。此乃前朝残横者矣。

  若乃天道幽远,变化非一,至理难测,应感讵同。故梓慎、裨灶,占或未周,况术斯已下,焉足可说。至若多言屡中,非余所尊,唯尔学徒,幸勿胶柱。夫言非次也,岂徒然哉?立行建功,必以其道。故宋韦晋野,理存设教;京房谷永,义在救君。照灼图谋,余芳不朽,遗风独迈,可不尚欤?

  若乃高才希世,学艺过人,后生所畏也;时不再来,耻自媒衔,沉翳可惜也。至蔽贤妒能,素餐吝位,抑屈奇俊,先民所耻也;名遂身退,功成不居,举贤进能,古人所尚也。贵耳贱目,弃能取假,任非其人,鉴赏之过也;信古疑今,深废浅习,抑扬失疑,知音之责也。变通守道,被褐幽居,知命是鉴,哲人之规也;道听途说,眩惑群小,诡随掇祸,庸人之悔也。

  唯尔史官后学,余之所志,可不鉴哉!



乙巳占 卷第四

五星占第二十二

  夫形器著于下,精象系于上,所以通山泽之气,引性命之情,近取诸身,耳目为肝肾之用,鼻口实心腹之资,故情欲畅于性灵,神道宣于视听,彼此响应,岂不然与?是以圣人体而名之,垂教后世,授之以职位,分之以国野,象之事物,效之以吉凶,虽变化万殊,谁能越此,将来事业,可得而理焉。

  《易》曰: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变化见矣,此之谓也。但去圣久远,通人间作名数多少,或有不同,今总列之。取其理当者,以著于篇;浮华之流,删而不录矣。

  凡五星之行也,象人君次叙,不敢干犯乱常,越次当位矣。犹如月有弦望晦朔、星有合见留逆。是故岁星、填星、荧惑晨见于日,后行逆于日。当其平旦之时,欲至于午上便留,留而平旦过午返则逆,逆行行至于夕时,又欲当午上则后更留,留而午则又顺行,行极而伏与日合,则同宿共度而受命于日,更晨见于东方,此皆不敢以昏旦之时,当于午后任行历,故迟凝留焉。至于金、水二星,则又甚耳。晨见东方平旦,当丙己之地,便速行以追日,及之,伏,伏与日合,合后出于西方,速行,昏时至丁未之地,即迟行,待日而又伏焉,此则日与五星,皆不敢以昏旦当午而盛。故《易》曰:日中则昃,月盈则蚀,天地盈虚,与时消息。是则正南方者,君人之所面向也,故莫敢轻焉。而五星伏见,日数各殊,迟疾逆顺,其数不等,求之见合,大较同一术焉。今列之如左:

  岁星,率五十三万四千五百三。(一本云:五百三百分一之五。)

   晨伏十六日。一终三百九十八日。

  荧惑,率一百四万五千九十四六分半。

   晨伏七十二日。一终七百七十九日。

  填星,率五十万六干六百三十八七分半。

   晨伏十八日。一终三百七十八日。

  太白率七十八万二千四百五十分。

   晨伏六日。一终五百八十三日。

   晨见伏三百二十七分。同夕见伏二百五十六日。

  辰星,率十五万五千二百七十八五分半。

   晨伏十一日。一终一百一十五日。

   晨见伏五十二日分,同夕见伏五十三日、五十六日。

  推合见日月术。



星官占第二十三

  夫五星者,昊天上帝之五使,禀神受命,各司下土,虽幽潜深远,罔不知悉。故或有福德佑助,或有祸罚威刑,或顺轨而守常,或错乱以显异,芒角变动,光色盛衰,居留干犯,句巳掩灭。所以告示者,盖非一途矣。

  凡五星,各有常色,各有本体。至如岁星色青,荧惑色赤,如大角,如参左肩,是其常色。填星色黄,太白色白,如五车大星有光。辰星色黑,如奎大星。

  凡五星,色青员为饥而忧,赤员多旱而争,黄员女主喜,白员为丧与兵,黑员水而病。

  凡五星,黄角土地之争,赤角犯误城,白角为兵,青角为忧,黑角死丧。

  凡五星,五色变常者,青为忧,赤为争旱,黄为喜,白为兵,黑为丧病。

  夫五星系八卦:

  填星系于坤艮。故其行最迟,象地之与山不可移易。不易者,女人之德也。

  岁星系于震巽。巽象草木之生动而迟也,又似风雷有时而作耳。雷震百里,风为号令。而震动者,人君之象也,故象主德焉。

  荧惑系于离。离,火也。凡物之恒动不静者,火也。火能照明纠察,燔烧秽积,故荡除暴。故荧惑,行疾于水,而象礼官,察狱以罚万物。《易》曰:相见乎离,大人以继明照于四方。故主体察焉。

  太白系于乾,为天体行健不息,故金行最急。《易》曰:悦乎兑,战乎乾。故主兵,兵又须有威,故主威。兑为悦,言以悦使人,以威临物,乾兑之道也。故太白主兵焉。

  辰星系于坎,坎为水者,昼夜常流,无有休息。故水行亦速,与金相似。坎为水,为阴,为盗,为刑,刑盗于险,司狱之官也。故其坎所主于刑焉。

  凡五星之入列宿与中外官,其占大同。但当以理消息其吉凶,不可一一具陈也。

  凡月之行也,每去五星十度内,必疾行向之。若道内外则屈,屈回就之。过之则迟行,留止不速去。

  又辰星欲见,有时依度合见而入气差。伏者,去之十八度内,有星者见,先星则不见。此皆相从就之大例也。并著在历术之中,其日蚀交分亦然。

  其五行代王,四序不一,各于其时而为主焉。及其司过见罚,降福呈祥,则大小异其貌,休王殊其色。或光润明净。或微细芒角,犯有少异,即可消息占之,不必要待其间有斗蚀掩犯也。

  四时之色,春青,夏赤,秋白,冬黑,四季黄。占于列国也,则明胜暗,喜胜怒。其忧喜之色,则以同前。

  凡五星之内,有三星巳上同宿,为合。凡聚合之宿,相生则吉事兴,相克则凶事起。宿之行性,并于当方为定,兼之宿占,而察其事焉。二星明,相和大吉,相克大凶。福德先至为吉,刑祸先至为凶。刑祸先去为吉,福德先去为凶。一吉一凶,两事俱发,但当修德以备之。二星已上聚合,皆为改革政令。三星若合,是谓惊,改立侯王。四星若合,是为大荡,其国兵丧并起,君子忧,小人流。五星若合,是谓易行,改立王者,掩有四方,子孙蕃昌,亡德受殃,灭其宗庙,百姓离去,被满四方。五星大,事大;小,事小。



五星干犯中外官占第二十四

  五星犯摄提,臣谋其君。若主出之,有兵起,期一年。

  五星犯守大角,臣谋主,有兵起,人主忧,王者戒慎左右,不出八十日,远期一年。

  五星入市中,将凶。一曰五官有忧,一曰赦。

  五星犯帝座,为臣谋主,有逆乱事。

  五星犯守东西咸,为臣有不从令,有阴谋。

  五星犯天江,天下水,若入之,大水满城郭,人民饥,去其乡。

  五星干犯五车,大旱,若丧。犯库星,兵起北方、西方。犯仓,谷贵,有水。

  五星犯建星,大臣相谐。

  五星犯离珠,宫中有争,若有乱宫者,若宫人有罪黜者。

  五星入天市,将军兴军者吉。

  五星守犯天关,道路绝,天下相疑,为有关梁之令。

  五星出北河戒北,若乘北河戒,为女丧。

  五星中犯乘守五诸侯,诸侯死,期三年。五星入五诸侯,伺其日出而数之,皆二十日兵发,伺始入处,率百日,期十日军罢。

  《巫咸占》曰:五星入二十八宿宫,中外宫同。

  五星犯守积水,其国有水灾,物不成,鱼盐贵。一曰:水潦为败,籴大贵,民饥期三年。

  五星犯守积薪,天下大旱,五谷不登,人民饥。

  五星犯守水位,天下以水为害,津梁阻塞。一曰:大水入城郭,伤人,民皆走,期二年。

  五星守酒旗,则天下大酺,赐爵宗室。

  五星入天庭,色白润泽,期百八十日,有大赦。五星东行入太微庭,岁不登,人民饥,迟出东门,天下有急兵。若守之,将相大臣御史有死者。若入端门守庭,大祸至。入南门,出东门,国大旱;入南门,逆行出西门,国有大水;逆行入东门,出西门,大国破亡;若顺入西门蕃而留不出,楚国凶殃。五星若从右入太微,主有大忧,有赦。犯将相,执法大臣有忧,执法者诛。(金火尤甚。)五星入太微中华东西门,若左右掖门,而出端门者,必有反臣。

  五星犯黄帝座,改易主,天下乱,存亡半。

  五星犯守四帝座,臣谋主,去之,去一尺,事不成。五星中犯乘守四帝座,辟君也。星中犯乘四帝座,天下半亡。

  五星守内屏星,君臣失礼,下而谋上。一曰:大臣有戮死者。

  五星入羽林,有兵起。若逆行变色,成句巳,天下大兵,关梁阻塞,不出其年。

  五星犯天廪,天下乱,大饥,粟散出其年。

  五星守参旗,兵大起,弓弩用,大将出行。一曰弓矢贵。



岁星占第二十五

  岁星,一名摄提。东方木德,灵威仰之使,苍龙之精也。其性仁,其事□,其时春,其日甲乙,其辰寅卯,其音角,其数八,其帝太昊,其神句芒,其虫鳞,其味酸,其臭膻,卦在震巽,人主之象。主道德之事,故人君仁也。其常体大而清明润泽,所在之宿国分大吉。

  《易传》曰:帝王人君行道德,德至仁利,则岁星明大润泽;明大润泽,则人君昌寿,民富乐,中国安,四夷服。人君行酷虐残暴,则岁星时时暗小微昧,微昧则国亡君死。是故星明则主明,星暗则主暗。人君从谏,则岁星如度,人君听谀佞,拒忠谏,则岁星乱行。故岁星变色乱行,人君无福;进退如度,则奸邪止息。犹如木之曲直,从绳则正;人君性习,从谏则圣矣。人君令合于时,则岁星光喜,年谷登;人君暴怒失其理,则岁星有芒角而怒矣。岁星怒则兵起,有所攻伐矣。岁星所在之分,不可攻之,攻之则反受其殃矣。

  秦之将亡也,岁星聚于东井。东井,秦之分野,秦政残暴失政,岁星仁和之理违。岁星貌恭,恭作肃,不肃之道,拒谏信谗,是故二世君终于屠灭。汉高之入秦也,修德布政仁和,约法三章与民更始,除秦暴酷,故秦人欣戴焉,卒入三秦之汉中而基王业也。项羽后入,焚烧宫室,残暴楚毒,失仁之福,卒于败亡。是故人君顺其时,处其分,宜布其德,而修其政也。岁星所在处有仁德者,天之所佑也。不可攻,攻之必受其殃。利以称兵,所向必克也。

  岁星木精,其时春也。人君春时,当顺少阳德令。天子率百官,制法度,当布德和令,施惠下及兆民,无有不当。顺天象,授民时,祈嘉谷,教新卒,布农合,修封疆,相地宜,以导民,躬必亲之。命赐司典,止残伐,毋覆巢,毋杀胎天飞鸟,毋鏖卵,毋聚大众,毋置城郭,掩骼埋胔,不称兵,兵戎不起,不可以从我始,毋逆天之道,毋绝地之理,毋乱人之纪。仲春养幼少,存孤独,省囹圄,去桎梏,毋肆掠,止狱讼,同律度,正权量,无作大事以妨农事,无竭川泽,无漉陂池,无焚山林,命出而不纳。天子布德行惠,发仓廪,赐贫穷,赈乏绝,开府库,出谷帛,赐天下,勉诸侯,聘名士,礼贤者,止弋猎,无悖于时,无淫巧以荡上心,则岁星无变而降福矣。失令非时,行夏令,则荧惑之气干,则星变赤芒角,国大旱暖气,是哀虫螟为害食,人民疾疫,时雨降,山陵不收,风雨不时,旱木早落,邦时有恐,中国寇戎来征。行秋令,则太白之气干之,星白无光,寒气大至,民大疫,飘风暴雨总至,藜莠蓬蒿并与,天多阴沉淫雨早降。行冬令,则辰星气干之,星变黑小,水涝为败,雪霜大至,首种不入,阳不收,麦不熟,民多相挠,寒气时发,草木皆肃,国有大水。

  岁星为仁,貌曰曲直象木。(可操曲直)木曰貌,貌,容仪也;貌曰恭,恭,俨恪也;恭作肃,肃,敬也。肃时雨若,狂恒雨若,是故人君貌恭心肃,则岁星光明盛大,无盈缩,俨而行中道,降福德而示吉祥。时雨降,人君寿,百谷成,天下安而民乐矣。若人君酷乱恣情,则谗臣凑,变怒芒角,错逆降示,应恒雨淫注,人君不昌,百谷不成,庶事不宁,天下有兵。夫岁星色泽微暗,进退失度,为奸邪并与,人君无福,有芒角者战胜。武密曰:顺角指所战胜,逆者凶,顺行不可逆战,逆行不可背之以战,凶。

  岁星与月相掩食,国有大丧,女主大臣亡。

  岁星与荧惑合斗,杀大将;与太白合斗,有大兵;与太白相犯,有兵大战。

  金在木南,南国败;在木,北国败。木乘金,偏将死;木与金合斗,大将死。

  岁星先至,诸星从之者,其国分人君吉,以仁德威天下矣。

  应留不留,其国亡;应去不去,其国昌。

  岁星主齐鲁,青、徐州。色白有丧,黑有病,赤有兵起,黄有喜。

  岁星平见,入冬至初者,减八日,后六日损七日,以次六日损一日,毕于大寒四十五日。凡损十六日尽即平行。自入立春十一日加一日,毕于雨水,因入春分,均加四日,清明谷雨,均加五日。自入立夏,毕于大暑,均加六日。自入立秋,初日加六日,加后十日减五日,毕于秋分。自入寒露已后,六日减一日,毕于立冬。自入小雪,毕于大雪,均减.八日。余为定见日,初见去日十四度。

  五星行术

  置星定见之前夜半日所在之宿度算及分,各以定见去朔日算及分加之,行分满法,六百七十乃从度一。(其日度星度分名,半日法也。)以星初见去日度数,晨减夕加之,命度以次,则星初见所在度分求者,次日各以一日所行度及分。其金火之行而有小分者,各以日率为母,小分满母法,从去行分满六百七十,去从行度日一度。其有益迟益疾者,则别置一日行分,各以疾益迟损乃加之,留者因前退即减之。伏不注度,顺行出虚,去其分已也,行入斗,先加分。

  岁星初见顺,见顺日行一百七十一分,日益迟一分,一百一十四分。日行十九度三百二十三分而留,二十六日乃退。日行九十七分,八十四日退十二度一百八十分。又留二十六日乃顺行。初日行五十八分,日益度一分疾。一百一十四日,行十九度三百二十三分而伏。



岁星入列宿占第二十六

  角:岁星犯左角,天下之道皆阻塞。犯右角,天下更王,使绝灭。守留角中,五谷成熟,留之一百日,兵起。木犯守角,王者大赦,忠臣用。木乘左角,法官诛。木乘右角,大将军死。木逆行于角,人主出入不时。若有急事,千里之行。凡木犯守乘左角七日已上,天下大赦;守右角,贤士用,期七十日。

  亢:岁星犯亢,天子坐之,则败于君。木数入亢,其国疾疫。木经亢,韩郑有兵。木守亢,小兵。木逆行守亢,为中国兵。木犯守亢逆行,失国,其明色,大政不用。

  氐:木犯氐,国无储。木舍守氐,其国岁熟,贱人有疾。木乘氐之右星,天下有大水大兵。木乘氐左星,天子有自将兵于野。木出入舍氐者,(天库之星也。)其国有急令,其岁太平,环而守之,其国以兵致天下。氐为嬖妾有喜者,若与月合在氐而晕,不出四十日有德令。木守氐,王者立后,期十八日。木犯逆行守氐,国大饥,人民流亡,亦为人多病。

  房:木入房十日成句巳者,为天子恶之,以赦解之。(金水同占。)又曰:为皇后夫人丧,谓房东行复还返也。木舍房氐,氐色不明;有丧。又曰大水。木守房,为大人忧,以赦解之。木犯房,将相有忧。木舍房,人主喜,其将相大吉。

  心:木近心,七日以内有暴贵者,远不出百八十日。木经心,清明列照,天下内奉王化,帝必延年。木乘心,其国相死。木居守心,王者行天心,阴阳和,天下大丰,五谷成熟,有庆赐,贤士用,皆有德令。木犯乘守心,大人凶。木中犯乘凌太子位,太子忧;犯少子位,少子忧。

  尾:木入尾者,易后太子者;后族有升显者,不出百八十日。木守尾,民人为忧,大臣作乱者,若反逆,从大将家起,若中有谗谀者,期二十日,若卿出当之。木乘犯尾,早谷大贵,人人相食。木守尾三十日,王者立贵后夫人。若生太子,欲封宠后族,人主以嫔为后。

  箕:木入箕,天下兵乱,箕中有一星,民莫处其室。箕,木在箕南旱,在箕北有水。其年木入箕踵者,岁熟之象也。木入箕中,行疾,中有口舌相谗事,期五十日,若百三十日。木守犯出箕,多恶风,谷大贵,天下大旱,饥死过半,民相食。

  斗:木犯南斗,为有赦。木乘凌南斗,有大臣反伏诛者。木入南斗中,死者甚众。木经南斗魁,失道者死。木经南斗,与国福,岁大熟。木入南斗,若留守十日,所居之国当诛。

  牛:木犯牵牛,越献金银。木居牵牛,三十日至九十日,天下和平,道德明,四夷朝中国。木入牵牛,农人死于野,阴阳不和,五谷多伤。木犯牛,留守之,为有破军杀将,牛多死。

  女:木入须女,有进美女者,大人庆,若宜女喜,立后,拜太子,期四十日,若九十日,宫人有受赐者。木守须女逆行,其君废农桑。木守须女,米一斗三百,民有自责者,多火灾。木逆行留守,凌犯须女,天子及大臣有疾,必有苛政,布帛贵贱不时。

  虚:木入虚,天下大虚。木经虚,齐国多忧。木守虚,七日已上,尽三十日,王者起宗庙,修陵冢,有白衣之会,不出九十日。木入守虚,留守之。二十日不下,有立诸侯;六十日不下,国有死将;百日不下,改年号,大臣戮死,期二年。木犯虚而守之,王者以凶改服,有白衣之会,不出六十日,天下大饥,人民流千里,君臣离散。

  危:木舍危南,雨血膏王室。木守危,三十日若二十日,诸侯天子更宫室,民多土功,有哭泣之事。又为多盗贼,民相恶之。

  室:木犯营室。犯阳,为阳有急;犯阴,为阴有急。木入营室而人主有赏赐之事,天下当有受赐爵禄者。木处营室东壁,赦,其去阳之阴,天下喜,牢狱虚。木守营室,民疾病,有德者得地,归与民爵。

  壁:木居东壁,五谷以水伤。木守壁,天下大赦。王者有尧舜之治,四海同心。木犯壁,天下兵起,一曰狄兵起。

  奎:木入奎,其年五谷以虫为害。居其南,籴贱,牛马缯帛皆贱。居其西,籴物贵,人不安。木处奎中,小赦。木守奎,北狄来降。木逆行入奎而守之,其君好攻战,兵甲不息,人民流亡,不安其居。

  娄:木入娄,国有聚,人主丧,期一年。木守娄,王者承天位,天下安宁,有庆贺,有兵罢。木逆行守娄,其君牢吏断狱不用,不以时,民多怨讼,若有赦令。

  胃:木犯胃,为天下五谷无实以为灾。木经胃、昴、毕,赵水涝,鱼行人道。木守胃,国以无义失币,有水旱事。木守胃,王者顺天德,中畿国昌。

  昴:木乘昴,若出北者,为阴国有忧,若胡主死。木守昴东,籴大贵,三月后守北,其岁有德令。木守昴,王者有德令。昴者,天之内室,岁星近之,下狱之臣有解者,不出四十日。木守昴毕,东行至天高,复反至五车,为边兵。一曰为赦令。木守昴,入守天狱,天下狱虚。木乘守昴,若出北者,为阴国有忧,胡王死。(土水同占。)

  毕:木犯毕,出其北,阴国有忧;出其南,为阳国有忧。木入毕口中,边有兵。木出毕阳则旱,出毕阴则水为灾,政令不行。木处毕北,其年有赦令,有别离之国,夺地之君。一曰岁水。处毕南,有土功,男子多疾疫,岁旱,晚水;处东,多暴雨,金器刀剑贵。木守毕口,国大赦,王赐夷狄,若有功德令。一曰币大贵。木犯附耳,兵起。若将相丧忧,不即死退。

  觜。木犯觜觽,其国兵起,君诛罚不当。木守觜觽,君臣和同。木犯守觜觽,不出一旬,必有觇候之事,农夫不耕,天子皇后俱忧,期甲辰日。

  参:木犯参,水旱,谷不收。木处参东,若处伐东,东多流人,多暴雨;处参北,若伐北,多冲水。木处参,天下农夫不耕。有赤星出参中,边有兵起。木入若守伐,天下有兵。

  井:木入东井,主秦国,留守之,以仁致天下。木犯东井,人主有行仇水之事,大将恶之,其国内乱,有兵起。木犯井钺,刑罚用,兵起。木乘守东井,人主有法令水术之事,逆臣为乱,将军死,人君有忧。

  鬼:木犯鬼锧,人君有忧,斧锧用,大臣诛。木入鬼,留十日已上,令散于诸侯,期六十日,若十月。木逆行抵舆鬼中央者,其君主之。木守鬼,为大人有祭礼之事。木守鬼,出于左右,贵亲坐之。木守舆鬼西南,为秦汉有反臣,以赦令解之。木干犯守天尸,国有丧。天尸,鬼中粉白者是。

  柳:木犯柳者,有木功事,若名木见伐者。木经柳,国多义兵。木守柳,贵臣得地,有德令,不出九十日。木逆守柳,为反臣,中外兵起,以德令解之。

  星:木入七星,有君置太子者。木留七星,为天下大忧。木守七星,多火灾,旱,万物五谷不成,有兵饥。木入若守七星,盗贼有兵。

  张:木入张,旱,多火灾,万物百谷不成。木逆行张,其君用乐淫泆。木处张西,岁大水;东,为大旱。木守张,天子有庆贺事。木守张十日,其岁大丰,五谷成;三十日不下,天下安宁;守之留百日,其主升平,君臣同心。木逆行守张,人民疾疫,多心腹病。木犯张,若守之,王者政事,若有千里之行。

  翼:木入翼,人多死流亡,五谷伤于风,期一岁中。木出入留舍翼,荆楚有急,岁多大虫,六十日不下,小人失功。木守翼,王者应天,又方术之士大用,翼辅正政,天下符瑞,不出九十日。木守翼,主圣,天下和,五谷登,人民乐,礼义兴。

  轸:木入轸中,伺其出日而数之。期二十日,皆为兵发,伺始入处数之,率一日,期十日,军罢。(二十八宿中外官,同有此占。)木逆行至轸,及守之,其国有丧,人君改服,天下更主之令,期二年,王者以赦除害。一曰所舍七日不移,有杀君者。木逆行至轸,及守之,其国有丧人君者。木在轸,王者忧疾病,若有丧,不出九十日,改服,王者修宗庙,赦三万里内,灾消。木处轸东,籴贵。木处轸西,有女丧,若有水。木守轸南,六畜及车贵。木守轸北,为多疾病。



岁星干犯中外官占第二十七

  木入五车,兵大起,五谷大成。

  木入建星,诸侯有谋入关者,期六十日,若百五十日。

  木守天关,有兵起,期三年。

  木行南河戒中,为四方兵起,百姓疾病。木乘南河戒中,出南河,为中关兵起。岁星乘北河戒中,若出北河,戒北为胡王死。

  木在轩辕中,有女子反谋君者。木行犯守轩辕,女主失势。一曰大臣当之。若有黜者,期二年。木中犯乘守轩辕太民星,大饥,大流皇太后宗。木乘犯守轩辕少民星,小饥,小流皇后宗,有诛者,若有罪戮。

  木入少微,君当有求贤佐;不求贤佐,则失威夺势。木犯守少微,名士有忧卒,王者任用小人,忠臣被害有死者。

  木逆来犯帝座,其色白者,有赦。岁星守黄帝座,大人忧。

  岁星犯平星,凶。木守平星,执政臣忧,若有罪诛者,期一年。

  木守入羽林,诸侯悉发兵,强臣谋主,王者有忧,期三年。

乙巳占 卷第五

荧惑占第二十八

  荧惑,一名罚星。南方火德,朱雀之精,赤熛怒之使也。其性礼,其事视察,其时夏,其日丙丁,其辰巳午,其音徵,其数七,其帝炎帝,其神祝融,其虫羽,其味苦,其臭焦,其卦离。主视明罚祸福之所在,荧惑伺察而行殃罚。《易》曰:相见乎离。又曰:重明以丽,大人以继明照乎四方。主逆,共主灾旱,主察狱,主死丧,为礼,以为理官,敕举纠察,以明奸凶所在,而垂示应变。为人君,常以夏时修荧惑之政,则君正臣忠,父慈子孝,咸得其理,不失礼节矣。

  荧惑之政者,人君命大臣,三公赞杰俊,遂贤良,举长大,行爵出禄,必当其位;断薄刑,决小罪,出轻系,宽重囚,益其食,祈祀山川,雩请谷实,则荧惑顺轨而无变异。其国有礼,咸得其宜,炎气长物,以成百实。

  若人君兴土功,合诸侯,起兵动众,举大事以摇养气,坏隳我众,伐大树,失农时,烧燔布暴,芟刈草木,用火于南方,则荧惑怒而芒角变常,行度错逆。大臣反,国相诛,人君忧。天殃罚之,民不昌,谷不成,万物不长,兵旱灾火并起。

  人君以夏行秋令,则太白之气干之,色白而昧,若雨数至,水涝,五谷不滋,四鄙入堡,草林零落,果实早成,民多疾疫,孕女多灾,有大丧。以夏行春令,则岁星之气干之,色青而变,人君有忧,蝗虫为灾,暴气未格,秀草不实,五谷晚熟,百螣时起,其国乃饥,谷实鲜落,民乃迁移。以夏行冬令,则辰星之气干之,色黑而怒,年兵起,有患死丧,草木枯落,后乃大水败其城郭,雹冻伤谷,道路阻塞,暴兵来至。

  人君失时令,则荧惑错乱逆行。乘凌守犯,芒角动摇,句巳环绕,无所不为。或下化为人,童子妖言并作,惑乱人民,人君忧之,宜修德以谢其灾。

  荧惑,火星也。火性炎上,而为礼察观政焉。人君视正,明察教令,决断清审,则分别贤愚,政理明哲,以应天心,则荧惑明而小,光而不怒,炎暑之气,长养万物,百殃息矣。人君若佚豫骄怠,狱讼不止,贤人在野,小人在位,视听不明,贤愚莫辨,则荧惑大而明,怒而芒角,以告罚焉,则灾旱疾疫,非时失宜,反罚俱作矣。是故荧惑所在,伺察人君,国分主者得失,以罚之也。其示罚,灾旱凶祸并至,怒动芒角,为大兵起,盗贼不止,国将死亡。

  荧惑小而赤,主兵罢,行成句巳,战,凶,国有军。

  火始出色赤而芒角,军在必战,无兵兵起,随芒所指,破军杀将之象也。

  火芒角,火盛大动摇者,利为客攻声有威。

  火不动,兵战凶,有诛将。

  火留三日已上,大将死;留五日,军败亡地,留十日,君死国亡之象也。

  火去复逆行其宿,有破军死将,亡国死王者。

  火所留逆之国,起兵战斗,杀将乱军,亡国破家,父子相去,至于流血,谓顺度所留也,其越度留者益甚。

  火所乘凌守犯宿,其国必当死亡。

  凡用兵战者,宜背荧惑。如荧惑行在鹑火之次,宜背午以战,及以月将加时。背胜光而战,大胜。

  火犯木土,为大战;太白傅之,亡偏将;荧惑环太白,偏将死;与太白相逆而斗,破军杀将;荧惑入太白中上出,破军杀将,客胜。金火相犯大战,金在南,南邦败,在北,北国败。所斗之野,破军杀将。火所在,不利先起。

  火所行之处留守之,皆为大祸,君死国亡。若其君修德,则不为咎而加福矣。(犹宋景公荧惑守心,景公出三善言,荧惑退三舍,而延二十一年矣。是故人君视荧惑之所在,而修德以禳之矣。)

  月与火相犯,贵人死。

  凡火行复迹,名曰烧迹。大凶旱饥,兵败国亡。

  荧惑平见,入冬至初日,减二十五日,后六日减五日去二十五日。余者以冬至后平见日毕,于小寒入大寒,三日加两日,于平见日毕惊蛰初日。毕于谷雨,均加二十九日。自入立夏初日,加二十九日,后三日减一日,计日减去二十九日。余者以加平见日,毕于大暑日,入立秋依平。自入处暑日,四减一日,毕于立冬日,入小雪日,毕于大雪日,均减二十五日,初见去五日十七度,行星法在岁星占内。荧惑见在冬至初日,率百四十一日行一度,一百六十七度在也。



荧惑入列宿占第二十九

  角:荧惑犯左右角,大人忧。一曰有兵,大臣为乱。火入左角,有大赦;入右角,兵起。火守左角,左将忧;入右角,右将忧。火守天门,主绝嗣。火成句巳环绕角,有芒如锋刃,天子失位。

  亢:荧惑入亢,有芒角犯凌之,当有白衣之会。火入亢天子庭,有兵水灾。火守亢,成句巳,而环绕之三十日,天子自将兵,国易政。火逆行守亢,为中兵。火犯亢者,臣乱,多疾疫。

  氐:荧惑入氐,(一名天子宫也。)天子失其宫。火入氐,留守二十日不下,当有贼臣在内下反者;三十日不下,其国兵起,人主当之。凡氐为天子宫,罚星入之,宫中不祥之应,所守之国其君死。火逆行氐,失地。一曰多火灾。火守氐成句巳者,大人忧,天子恶之。一云:赦,期六月。火逆行入氐,大臣谋反,以其事成。

  房:荧惑星干犯凌房,国君有忧,色青忧丧,赤忧兵,积尸成山,黑有将相诛,白芒角火灾。(金同占。)房四星,股肱将相位也,五星犯之,将相有忧。火入房三道,天子有子。火入房,马贵;出房,马贱。火行房南,旱,若守之,为丧;行房北为水,若守之,为兵。火出中道留也,天子有丧,期三月、四月,天下大赦。火犯房钩钤,王者忧。(金同。)火逆行至钩钤,王者忧。火逆行至钩钤,天子侍臣俱亡。

  心:荧惑犯心,战不胜,外国大将斗死。一曰主亡。火犯心,天子王者绝嗣。火犯太子,太子不利;犯庶子,庶子不利。(土同占。)火舍心,大人振旅,天下兵;若色不明,有丧。(金同占。)火守心,大人易政,主去其宫。火逆行而西守心二十日,大臣为乱。火逆行守心,泣哭吟吟,王命恶之,国有大丧,易政。火守心;哭声吟吟。(金水同。《汉书天文志》:高祖十二年春,荧惑守心,宫车晏驾。)

  尾:荧惑在尾,与辰星相近,天下牢开,大赦。火留尾箕,臣下淫乱。火守尾,岁多妖祥,皇后恐。又曰:人民为变,国易政,兵始动,人君有忧,大臣作乱者,若从大将家起。(五星同占。)火犯守尾,妾为夫人,女主后妃恶之。(土同。)火守天江,赤地千里,人民流亡。  

  箕:荧惑入箕,谷大贵,天下大旱、饥、死。火出天梁,守箕,大赦。火守箕,燕主有疾。一曰忧内变。火守箕,人主恶之。火入箕中,若守之,天下兵起,吏人相攻,士卒半死,人民流亡,不居其乡,其国失地。

  斗:荧惑犯入斗,为有赦。(五星同占。)火犯斗,破军杀将。火犯斗,且有反臣,道路阻塞,丞相有事。火入向斗,三月吴王死,二月皇后死,一月相死,不死走出。火入斗,大臣之国内外谋,大乱。火入斗中,国有大乱,兵大起。火入斗口中,大臣反被诛,若相出走。火守斗,赦。一曰二十人大赦。火守斗,留二十日巳上,宰相出走,既已去之,复还居之,宰相死。火入斗,若守之,所守之国当诛。(木同。)其地有乱君。火入斗,晨出东方,因留守,其国绝嗣。火守斗,为乱为贼,为丧为兵,守之久,其国绝嗣。(《汉书天文志》云:孝武元鼎中,荧惑守斗,其后越相吕嘉杀其王及太后,汉兵诛之,灭其国也。)

  牛:荧惑入牛中,四月,越王死,籴大贵。火守牛,民饿,有自卖者,多火灾。火守牛,有牺牲之事,有反逆者从中起,有走军死将,期一年。火犯牛,留守之,有破军杀将。(金犯牛同。)

  女:荧惑入女中一旬,王后死,布帛贵,天子内美女。不然,兵甲起。火守女,皇后病疾,宫中有火灾。火留逆行犯守乘凌须女,天子及大臣有忧,必有号令。

  虚:荧惑入虚中三月,齐王死;八旬,相死,不死走出。火入虚,天下有变,诸侯有死者,有罢军破将,天下更政令,期一年。火舍虚,天子喜,赐诸侯。又曰:舍天府门中央,天下赦。火守虚,赤地千里,人相食,将军兵发,天下更令。火入虚之而犯之,天子自将兵,流血满野,必有亡国死王,期一年。

  危:荧惑入危,大赦天下,贼臣起。火舍天府下,天子赐诸侯王;舍门中央,天下赦。火出入留舍危,其国缮城郭而起兵。火守危,大臣为乱,大国有忧,人民为忧,国易政,不出其年,天下疾死者不葬。火入危守之,诸侯王谋大兵起,天下有忧。若土功。守上星,为人民死;守中星,诸侯死;守下星,大臣死。期一百八十日。

  室:荧惑犯室,以贱人为役。火入室,大臣匿谋,齐国有兵,诸侯人民多死,岁不收,期十日。火逆行室,环绕之,三十日,有破国;六十日不下,有崩主,若太子死,期一年,中二年,远三年。火逆行经犯室,臣谋兵起。火入室中,天子宫也。留二十日已上,天子恶之,期不出十月中。经云:大臣伐主。火守室,天子为军自守者,有水灾籴贵。又曰:守三日,王者崩,及立王。火入室,守天宫四十日,天子转粟千里,各虚其舍。火守室离宫正东为父,守正西为母,守正北为妻,守正南为子,守正舍星为身。其言赫赫,某国离易,近期三年,远期五。

  壁。荧惑入壁中三月,卫国君死,入五月,相死,不死走出。(二十八宿同有此占。)火守壁,为天下兵起。一曰狄起。(木同。)火入壁留守之,有土功。

  奎:荧惑入奎中,人多疾。火入奎中三月,鲁主死;入旬,相死,不死相走。(二十八宿同占。)火入奎环绕之三十日,相死;三月不行,其国王死,不死走出,期三年。火守奎,移动进退,为赦。又曰:天下大水,民多死。火守奎二十日已上,大臣有谋国,有兵。若有死王,加兵于鲁国之地,期一年。

  娄:荧惑入娄而守之,天下有聚众,兵大起,车骑用,必有死君走相,天下不熟,民饥,非一国。若山林有大盗,道路阻塞,期一年,远二年。火入娄,成句巳,国有焚烧仓库府库之事。若逆行至奎,大兵起,臣谋将军为乱,期不出年。火守娄,卒人病,大小金银贵。火入守娄,其国坐之。一曰:守三十日,其国君有忧。

  胃。荧惑入胃二十日,天下有兵敌,仓廪粟出。火守胃,其年旱饥,民多疫,王者行仁则吉,此火克金,以礼教义天下,无咎。火入胃而守之,三十日不下,赵地大急,人民半死,大兵起,客军败,主人胜,期不出一年。火入若守胃东出,民扰。

  昴:荧惑犯昴,若入之,胡人聚中国,匈奴大出,四夷兵起,国有忧。火入昴,天下不安,兵起,有兵,兵亦罢。四月、五月大赦。近期十五日,远期三十日赦。又曰:不可为客。一曰:贵人多戮死者。火守昴,无罪者诛。火守昴,胡人不宁。火入昴,已去复还守之,有臣为天子破军匈奴者,期三年。火犯昴,胡民疾病。一曰有赦,狱讼疑,出囚。

  毕:荧惑犯毕右角,大战;犯右毕角,小战。凡五星犯毕,有边兵,刑罚用。火入毕中,国君自卫守。火入毕,将相忧。一日国相死。火入毕口,有大赦令,期十五日。若三十日,将相忧。若其国有白衣徒聚,期不出一年。火逆行毕至昴,期为死丧寇乱。火逆守毕,兵大起,马顿其蹄;牛运其角,妇儿碌碌,无所止属,万民为其处,饥于菽粟,人人相食。若其国政不安,其留二十日已上,当有掠者,期七十日,赵地凶也。火犯附耳,为兵起,若将相有丧忧,不即免退。

  觜:荧惑犯觜,其国兵起,天下动移。火与觜合,赵相死。火守觜,将军及天下之军破,牛马有急行。火守觜,国易政,天下多不孝,父子相斗,铁器贵。火犯守觜,野多反者,鈇钺用。

  参:荧惑犯参,有将反者,兵火连,四方相射,王者不安,转徙宫室。火舍伐,不出三旬,大赦。火守参,以四月守火入参,金钱发。火与钟龙并见参中,天子秉政,有戮死臣。

  井。荧惑犯井,小有兵,群臣有以家事坐罪者。火以春入井,赦。火入井,兵起,若旱,其国乱。有兵兵止,无兵兵起,大臣当之。火出北河戒至井,干一星,将军有野死不葬者;干二星中,幸臣有市死者。火守井,大人忧。火入井,留守井中,天子有火灾。火干犯乘守,钺用,为其国内乱兵起。(金同。)一曰:执法者诛之。

  鬼:荧惑犯舆鬼,皇后忧失势,其执法者戮。火入鬼,有兵丧,金玉用,有大赦,及留守之,物贵,天下大疫,其留二十日已上,兵大起,多战死者,为宗庙神明事。若民多痢疾,若有女丧,期十日。火入鬼,火贼在大人之侧。火守鬼东北,男子兵相杀毒守东南,万民多死;守西北,为戎兵反逆兵事;守西南,人君恶之。秦汉有反臣兵事,以赦令解之。(土同。)火出入鬼,守成句巳,尊者失宗庙,期六十日,若百八十日。火经鬼中,犯乘积尸,兵在西北,有没军死将,又留守之,天子有丧,期以十二月。从西来人守之,下贱多死,有土功事,有德令。

  柳:荧惑犯柳,有木功事,若名木见伐者。(五星占同。)火入柳,诸侯有庆贺之事,天下大乐。火守柳,有兵,逆臣在侧,天下旱,多火灾,万物五谷不成,籴大贵也。火犯守柳,有遵主为非,乱其国事,若天子以饮食为害,不安社稷。

  七星:荧惑入七星,君有置太子者。火入留舍七星,国失地,天下大乱,若臣下衣服失度。火守七星,有兵,若聚车骑。又曰:社稷倾亡,宫中生荆棘。又曰:治宫室之事。火守七星三十日,其君忧。火守七星,为臣,中外兵,以德令解之。

  张:荧惑入张,大乱兵起,六月干之,国空。火逆犯乘张,大乱兵起。火与张合,所在之国不可举事用兵,必受其殃。(《汉志》云:水合于危同,又水合于斗同。)火守张,法大将有千里惊,大水,五谷贵。一曰:有土功,作役不时,百姓怨谤。火守张,兵起,女主用事,宫中生荆棘。火非其次守张,当去不去,其绝大赤,其国举兵,从留得其次,不为灾殃。火犯张,若守之,天下有兵,宫门当闭,天子有急,女子不安,五谷不成,人民大饥。一曰:火居张,人绝粮。

  翼:荧惑犯入翼,车骑无极,四海大兵,民当何息?万民若饥,当何所食?火逆行翼,不出其年,有军起,天下大忧。火守翼,若大旱,鱼盐五谷贵,万物不成。火逆行翼,岁饥,民流千里,有亡国,蛇龙见。

  轸:荧惑入轸中四月,楚王死,入旬日,相见□,不死走出。(二十八宿同占。)□□□火入轸,兵盗。一云水旱为害,人民扰动,妖言无实,国政数改,士卒劳苦。火出轸南,民多病;出其北,民多死。火守两角间,若至轸道,绝出其南,多病;出其北,多死;出其阴,阴伐利,战胜;出其阳,阳伐利,战胜。火以十月守轸,三十日车骑发,若居轸中心,天下人尽给军事,无得居家者。火守轸,旱,水枯阻塞,国多火灾,万物五谷不成。火干犯轸,大臣戮死。



荧惑干犯中外官占第三十

  荧惑入五车中,大旱。一曰:留不去,旱。火入五车中,必赦。一云行令法。

  火犯守五诸侯,大臣有谋反者不成。(武德二年冬,火入五诸侯,怀恩王谋反伏诛也。)

  火守天江,赤地千里,民人流亡。

  火行南河界中若守,一曰:守南界,为主旱。火行南河界中,若留止者,为西方兵起,百姓疾病。(木同占。)

  火入若舍北河界,天下有覆囚移系。一曰大臣诛。

  火守积水,兵起,国有水忧。

  火守积薪,旱,多灾。

  火犯轩辕,御女、天子仆死。火干犯,女主当之。守轩辕五日,兵起。火守轩辕,宫中有诛者,期百二十日内。

  火犯少微,贤士有让善者。火犯少微,人君当求贤德,不则失威夺权势。

  火入太微,天下不安。火犯太微门右,大将军死;门左,小将军死。(木同。)大臣有忧,执法者诛。火犯太微东南垣星,天下大饥,近期一年,远五年。火常以十月、十一月入太微天庭,受制而出行列宿,伺无道之国,罚无道之君,失礼之臣。若干犯左相,左相诛;犯右相,右相诛。守宫三旬,必有赦,期六十日。火入太微天庭,色白润泽,期一百八十日有赦。

  火入帝座,其色白者为有赦。(五星同占。)火触犯黄帝座,主亡。



填星占第三十一

  填星,一名地侯,中央土德,句陈之精,舍枢纽之使也。其性信而圣,其事思而睿,其时四季,其日戊己,其辰辰戌丑未,其音宫,其数五,其帝黄帝,其神后土,其虫倮,其味甘,其臭香,其卦坤艮。填星为女主之象,坤之气也。言福佑信顺,所在之国大吉之,为聚众土功,所在之分,成国君而兵强。土主四季,人君之象,无所不去,故于四时行令,必信而顺,以为四行之纲维,犹如地之纪持,以配天成功也。

  人君象地之载不可动,苗稼可收敛蓄积,子以成,百谷以养,则填星黄明光润而大。履道不越,以降人君,百禄万福,庆顺之征焉。填星所处,君圣臣忠,民信物顺,则填星光明盛大。祥风至,以出动万物,人君昌,其国兴。人君若不思虑政道,教令不信,以权诈威物,则填星降之不祥,变色微小,其国不昌,大风暴起,伤损百物。犹周公居东,成王不信,而大风拔木,邦人斯恐,若此之变也。

  填星主福德,为女主,所在之国有福,不可攻伐之,称兵动众。填星黄润,女主吉。芒角者,有土功聚众事。色白,女主退亡丧。黑色,人君暗,国败。赤色,有兵。土与木合,为覆军杀将,合战斗,兵内乱。土木合,其邦饥,战不胜,亡地,所去之分失地,所入之分得地,益主食。隋二世大业十三年丁丑,林钟御律,摄提地候,依于参晋。我大唐时,爰发义旗,肇基王业,遂克平宇内,方举乾维,再育苍生,更悬日月。历数钟于中运,符瑞感于黄神,圣德溢于百王,奇功迈于上古,此则参为唐晋之分。填主福圣之征,感天顺民,在于斯矣。

  星平见,入冬至初日,减七日,后九日加一日,以灭平见日及分。毕于气尽日入小寒,均减九日;入立春减八日,以次气则降减二日;入谷雨,毕芒种,均减三日,入立夏内减三日,入夏至日内减二日,二十月外毕;小暑五日内减一日,五日外毕。小暑五日减一日,五日外毕,气尽依平见。自入大暑已后,四日加一日,毕于立秋;自入处暑均加九日;自入白露初日加九日,后五日减去一日,以减九日而加平视日,毕于寒露。自入霜降后,九日减一日;毕于大雪,初见去日十七度。行星法在岁星占内。填星初见,顺日行六十分,八十三日行七度二百九十分而留四十八日,乃退四十一分。一百日退六度八十分又留四十七日,而顺行六十分广八十三日行七度二百九十分而伏矣。填星行无迟疾,以象女主持纲纪,不轻变异,迟行以象人君,不可轻违也。



填星入列宿占第三十二

  角:填星犯左角,大战。一曰将军死。土守左角天门,多贵人死。土守右角,天子好游猎,国亡。土守角,为水,有兵灾。土留两角间,军兴国庭,关梁阻塞。

  亢:填星犯亢,廷臣为乱,诸侯当有失国者。土逆行亢,女主治政。一曰:从倚亢前,女主非其人,若贱女暴贵。土守亢,五谷伤,人流亡。土守亢,四海且安,君贵礼义。土守犯亢,逆行不顺,失其色,大臣不用。

  氐:填星逆行氐,女主不当居宫。土犯氐左星,左中郎诛死;犯右星,右中郎诛死,期三年。守氐星,有拜贺太子。一曰:贱人女有暴贵者,若有土功之事。土守氐,有赦令。土守氐,即岁安。色赤,有分裂地之君,四夷不服,天下大疫。土守氐,天下必有亡国死亡。

  房:填星犯守房,成句巳,天下相诛,夫人丧。土入房三道,为天子有子。(火同。)土守房左右,去复还,庶子秉国。土守房,国有女主喜,大赦,其国有兵发,有反逆臣,大人丧,天下易政令。土守钩钤,王者失天下。土犯键闭,王者不宜守宫下殿。魏齐王正始九年七月癸丑,土犯键闭,明年,车驾谒陵,司马懿奏诛曹爽等,天子野宿,于是失势矣。

  心:填星犯心,王者绝嗣,犯太子,太子不利:犯庶子,庶子不利。(火同。)土在心,人主贵清虚。土守心,其国相死。土守心,人主任贤。土犯乘凌心,天下大赦。土中犯乘凌心太子位,太子忧;犯少子位,少子忧。(五星同占。)土守心,义士多烈节,庸夫立义也。土守心,太子反。土守心,太子庶子出。色光明赤黄,吉,有赐贺之事。土逆守心成句巳,若环绕之,其国内乱,天子恶之,以赦解之,期六月。

  尾:填星逆行入尾箕,妾为女主。若星黄,后有喜,若立后。土守尾,芒角动,更姓易政,天下不安,其国兵起。土犯守尾,为夫人女主妃后恶之。

  箕:填星犯箕,女主有忧,为天下大赦。一曰大乱。土守箕,后妃贵人大喜,若立王。一曰凌发,后宫有乱。土出入箕留守之,九十日,人民流亡,兵大起,期一年。土守箕,多雨虫,必有空国死王,客水至,小兵。

  斗:填星乱行入斗,且失地,使之不然,无淫于乐,无见诸侯客,无所出游,如此即止。又曰:入天库,以丧起兵国中。土逆行斗,地动。土犯斗,先水后旱,若守之一旬,名水有溢者。不然,则有暴水出。土守斗,国多义士。土守斗,大臣逆,奸民贼子,欲杀其主。又曰:在阳,田宅贱;在阴,田宅贵。

  牛:填星逆行牛,女主为奸为贼。土乘牛,为人相弃于道。土守牛,诸侯多忠烈,大赦,天下有急。土守牛南,为天子忧;守牛北,为美人忧。土守天关,气泄,贵人多死。土守犯牛,土功事。

  女:填星入女,有女喜。土犯乘女,人民相恶,有女丧。土宿女逆行,变色不安明,女主不亲幸。土守女,多妖女。朝臣幸上。土逆行留守凌女,天子大臣必有变令苛政。

  虚:填星入舍虚中,有赦德令,大人忧,天下大虚。土守虚,天下乱,政治急,王出。入留舍虚之中,且有急令,行未当至而至,有客兵,不过五日而去;当至不至,其国且用兵。一云兵起。土守虚之中,水且为急,进而守之,有客兵,斧钺将用。土入虚,犯守之,当有急令。星行疾而入,必有客兵,斧钺用,不出其年。

  危:填星入危,天下大乱,若贼臣起。土出入留舍危,其国破亡失地,必有流血,其国空虚,有死王,期二年。土守危,天子弋猎,天下俭。土入危留守之,其国破亡,有流血,将军战死,亡地五百里,必有徙王,期三年。土守坟墓,为人主有哭泣之声。

  室:填星居室,关梁阻塞,出入操持节,贵人多死。土犯室,犯阳,为阳有急;犯阴,为阴有急。土宿室而逆行,女子自恣。土守室,色黄白,女有分离赐邑而去者。土守室南,主赐金宝。土守室,为大人恶之,以赦解之。一曰太后夫人忧。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1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