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郎团练使徽言子冈既同死事而从孙适亦以守安

丰死世着忠义云

  向子韶

弟子褒

 子家

按宋史忠义传子韶字和卿开封人神宗后再从侄

也年十五入太学登元符三年进士第特恩改承事

郎授荆南府节度判官累官至京东转运副使属郡

郭奉世进万缗羡余户部聂昌请赏之以劝天下子

韶劾奉世且言近臣首开聚敛之端寖不可长士论

韪之以父忧免起复知淮宁府建炎二年金人犯淮

宁子韶率诸弟城守谕士民曰汝等坟墓之国去此

何之吾与汝当死守时有东兵四千人第三将岳景

绶欲弃城率军民走行在子韶不从景绶引兵迎敌

而死金人昼夜攻城子韶亲擐甲冑冒矢石遣其弟

子率赴宗泽乞援兵未至城陷子韶率军民巷战力

屈为所执金人坐城上欲降之酌酒于前左右抑令

屈膝子韶直立不动戟手责骂金人杀之其弟新知

唐州子褒朝请郎子家等与合门皆遇害惟一子鸿

六岁得存事闻再赠通议大夫官其家六人后谥忠

毅初金人至淮宁府杨时闻之曰子韶必死矣盖知

其素守者云

  赵不试

按宋史忠义传不试太宗六世孙宣和末通判相州

寻权州事兼主管真定府路经略安抚公事建炎元

年知相州初汪伯彦既去相金人执其子似遣来割

地似至相不试固守不下明年金人大入州久被围

军民无固志不试谓之曰今城中食乏外援不至不

试宗子也义不降计将安出众不应不试知事不可

为遂登城与金人约勿杀许之既启门乃纳其家井

中然后以身赴井命提辖官实以土州人皆免于死

  郭赞

按宋史忠义传赞汝阳县丞也建炎二年金人陷蔡

州守臣阎孝忠闻之先遣其家独聚军民守城金人

陷城孝忠为所执见其貌陋且侏儒乃令荷担因乘

间而逃独赞朝服诟叱不肯降遂见杀

  杨粹中 杜绩

按宋史忠义传粹中真定府人建炎二年金人大入

时粹中知濮州固守不下粘罕以濮小郡易之将官

姚端乘其不意夜捣其营直犯中军粘罕跣足走仅

以身免遂急攻城凡三十三日而陷端率死士突出

粘罕入其城粹中登浮图不下粘罕嘉其忠义许以

不死乃以粹中归粹中竟不屈而死守御官杜绩亦

死之赠粹中徽猷阁待制

  陈淬

子仲刚

 仲敏

按宋史忠义传淬字君锐兴化军莆田人绍圣初下

第挟策西游时吕惠卿帅鄜延淬戎服往见惠卿问

相见何事淬曰大丈夫求见大丈夫又何事惠卿器

之补三班奉职与西人接战于乌原手杀十余人擒

其寨主秦为左班殿直鄜延路兵马都监累迁武经

郎丁外艰宣和四年召赴阙授真定路分都监兼知

北寨河北第一将寻拜忠州团练使真定府路马步

副总管七年金人入真定淬以孤军御之妻孥八人

皆遇害建炎元年辟诸军统制宗泽命击金人于南

华败之兼大名府路都总管兵马钤辖擢知恩州王

善者金之种落也拥兵十万长驱两河遂袭恩淬与

长子仲刚拒战贼飞刃及淬仲刚以身蔽刃死之明

年善复围陈州淬大败善兵拜宿州安抚使李成叛

诏以淬为御营使六军都统淮南招抚使讨之三战

三捷未几金人犯采石又檄淬回援建康淬将中军

戚方将前王将后淬曰彼众虽多然止有二十艘

一艘不越五十人每至不过千人吾伏兵葭芦翳荟

间俟其旋济旋获前后不相知讫济当尽获矣杜充

不从金兵遂犯板桥诸军皆溃淬独与战势穷力尽

据胡&#大骂刃交于胸而色不动与其从子仲敏俱

死诏赠拱卫大夫明州观察使官其一子一婿

  宋昌祚 唐璟 蹇誉 徐兟 邵元通 郑

  立 胡广

按宋史忠义传昌祚和州钤辖也建炎二年兀术犯

和州州人推昌祚权领军事率众坚守金人围之数

匝禁军左指挥使郑立亦拳勇忠愤共激士率昼夜

备御不少怠阅数日军士胡广发弩中兀术左臂兀

术大怒飞炮雨集径登弩发之地城立破金人入屠

其城昌祚与权倅唐璟历阳令蹇誉司户徐兟县尉

邵元通及立广皆死谯楼上磔裂以徇军士多不降

溃围西出保麻湖水寨推乡豪为统领闻于朝遂以

赵霜为和州镇抚使昌祚璟誉兟元通各赠官录其

子弟

  赵伯振

按宋史忠义传伯振太祖八世孙宣和六年进士靖

康末为郑州司录捍御有功上闻之就迁直秘阁通

判州事建炎二年金人犯郑州守臣董庠弃城走越

八日城陷伯振率兵巷战中流矢坠马遂遇害事闻

赠朝请大夫官其一子

  赵叔皎

按宋史忠义传叔皎秦悼王四世孙元丰中为右班

殿直累迁至德州兵马都监自靖康以来刘顺吕拱

刘亨相继谋叛叔皎皆设方略捕擒之建炎二年金

人围城郡檄叔皎率兵御之前后六战围急有江&#

者与郡守宗谅谋以城降叔皎斩&#以徇金人登城

叔皎犹力战势穷被执怒骂不屈遂遇害

  赵叔凭 王浒 刘效 陈思道 冯经 李

  岳 杜开 张&# 卢亨

按宋史忠义传叔凭建炎间任陕州都监累官武翼

大夫就迁通守金人围陕州既久援兵不至城危时

叔凭子官卢氏遗以蜡丸书曰人臣当死国难况吾

以近属其可辱命耶死固其所也遂死之时通判王

浒职官刘效陈思道冯经李岳杜开县令张&#将佐

卢亨等五十一人俱死无降者

  屈坚

按宋史忠义传坚为右武大夫忠州防御使建炎二

年金人围陕府坚引所部救之为解金人执坚坚曰

始吾所以来为解围也城苟全吾死何憾叱金人使

速杀之后赠三官录其家五人

  魏彦明

按宋史忠义传彦明开封人通判延安府建炎二年

金人陷府东城而西城犹坚守金人并兵入鄜延王

庶自当鄜州来路遣统制官庞世才当延安来路天

大雪世才战败自是金兵专围西城初受围时彦明

与权府事刘选分地而守彦明当东壁空家赀以赏

战士金人不敢犯王庶子之道未弱冠率老弱乘城

金人昼夜攻城阅十有三日城陷彦明坐子城楼上

金人并其家执之谕使速降彦明曰吾家食宋禄汝

辈使吾背君乎娄宿怒杀之诏赠中大夫官一子

  郭元迈

按苏州府志元迈字英远建炎二年应募奉使时建

安魏行可充金人军前通问使元迈以右武大夫和

州团练使为之副行次河朔以尺纸付家云出当

棘时难保全生此身已许国矣至金上书粘罕乞归

二圣金人留之不遣洪皓北归言其以身殉国弃之

不取缓急何以使人元迈不肯鬄发换冠卒于金

  沈攸

按扬州府志攸字子宜扬子人建炎二年贼邵青犯

真州攸摄扬子簿以所纠土兵御之贼势张甚攸挺

身拒敌北门死之

  孟彦卿 赵民彦 谢淳

按宋史忠义传彦卿忠厚从父也颇知兵通判潭州

建炎三年潭城中叛卒焚掠自东门出帅臣向子諲

命彦卿领兵追之已而招安其众未几溃兵杜彦自

袁州入浏阳遂犯善化长沙二县彦卿率民兵拒之

手杀数人贼势挫退还浏阳彦卿追与之战俄而民

兵有自溃者贼遂乘之斩彦卿持其首以告所掠民

兵曰此善战孟通判首也因支解以徇添差通判赵

民彦以民兵赴之鏖战浏阳城南南流桥依山为阵

杀伤甚众偶为间者折其阵中认旗众惊谓民彦已

败遂溃民彦为贼所得邑士谢淳以才勇众推之帅

民兵为前锋助民彦战淳手杀数十人力屈亦被执

贼并杀之事闻彦卿民彦并赠直龙图阁官其家各

三人淳字景祥赠成忠郎官其子晞古朱熹帅湖南

请为彦卿民彦立庙以淳侑之

  孙晖

按宋史忠义传晖为泗州招信县尉建炎三年正月

金人泗州州守吕元阎瑾焚淮桥遁金人由招信

将渡淮晖将射士民兵御之沈其数舟会大雾蔽日

金人莫测其多寡相持逾半日以疑兵縻晖自上流

渡兵晖又战且却城破竟死于敕书楼

  朱跸

按宋史忠义传跸湖州安吉人知钱塘县建炎三年

金人陷杭州初犯余杭守臣康允之退保赭山跸白

允之率弓手土军前路拒敌使杭民为逃死计行二

十里遇金兵跸两中流矢左右掖至天竺山犹能率

乡兵御敌后数日遇害时兀术自安吉进兵过独松

关曰南朝若以羸兵数百守此吾岂能遽度哉

  方允武

按宋史忠义传允武衢州人武学上舍补官为常州

宜兴巡检建炎三年金人入县之金泉乡允武率土

军乡民迎敌杀获数级夺弓箭与旗后遇金兵梅岭

村力战而没诏赠两官官其家二人

  王复





 杨彭年

按宋史忠义传复以龙图阁待制知徐州建炎三年

金人自袭庆府引兵围徐州复与男倚同守城率军

民力战外援不至城陷复坚坐听事不去谓粘罕曰

死守者我也监郡而次无预焉愿杀我而舍僚吏百

姓粘罕欲降之复慢骂求死阖门百口皆被杀巡检

杨彭年亦死焉事闻赠复资政殿学士谥壮节立庙

楚州号忠烈官其家五人

  杨邦乂

按宋史忠义传邦乂字晞稷吉州吉水人博通古今

以舍选登进士第遭时多艰每以节义自许历婺源

尉蕲庐建康三郡教授改秩知溧阳县会叛卒周德

据府城杀官吏邦乂立县狱囚赵明于庭欲诛之因

谕之曰尔悉里中豪杰诚能集尔徒为邑人诛贼不

惟宥尔罪当上功爵明即请行邦乂饮之&#酒使

自去越翼日讨平之建炎三年金人至江上高宗如

浙西留右仆射杜充为御营使驻札建康命刘光世

韩世忠王诸将悉听充节制充性酷而无谋士心

不附渡碙沙充遣陈淬岳飞等及金人战于马家渡

自辰至未战数合胜负未决拥兵弗救淬被擒

兵遁充率麾下数千人降金人济江鼓行逼城时李

棁以户部尚书董军饷陈邦光以显谟阁直学士守

建康皆具降状逆之十里亭金帅完颜宗弼既入城

棁邦光率官属迎拜惟邦乂不屈膝以血大书衣裾

曰宁作赵氏鬼不为他邦臣宗弼不能屈翼日遣人

说邦乂许以旧官邦乂以首触柱础流血曰世岂有

不畏死而可以利动者速杀我翼日宗弼等与棁邦

光宴堂上立邦乂于庭邦乂叱棁邦光曰天子以若

扞城敌至不能抗更与共宴乐尚有面目见我乎有

刘团练者以幅纸书死活二字示邦乂曰若无多云

欲死趣书死字邦乂奋笔书死字金人相顾动色然

未敢害也已而宗弼再引邦乂邦乂不胜愤遥望大

骂曰若女真图中原天宁久假汝行磔汝万段安得

污我宗弼大怒杀之剖取其心年四十四事闻赠直

秘阁赐田三顷官为敛葬即其地赐庙褒忠谥忠襄

官其四子邦乂少处郡学目不视非礼同舍欲隳其

守拉之出托言故旧家实娼馆也邦乂初不疑酒数

行娼女出邦乂愕然疾趋还舍解其衣冠焚之流涕

自责绍与七年枢密院言邦乂忠节显着上曰颜真

卿异代忠臣朕昨已官其子孙邦乂为朕死节不可

不厚褒录以为忠义之劝加赠徽猷阁待制增赐田

三顷

  曾

按宋史忠义传字仲常中书舍人巩之孙补太学

内舍生以父任郊社斋郎累官司农丞通判温州须

次于越建炎三年金人陷越以琶八为帅约诘旦城

中文武官并诣府有不至及藏匿不觉察者皆死

独不往为邻人纠察逮捕见琶八辞气不屈且言国

家何负汝乃叛盟欺天恣为不道我宋世臣也恨无

尺寸柄以死国安能贪生事尔耶时金人帐中执兵

者皆愕眙相视琶八曰且令出左右尽驱其家属四

十口同日杀之越南门外越人作窖瘗其尸弟朝

散郎时知杭州余杭县事制大棺敛其骨葬之天

柱山事闻予三资恩泽官其弟怤子兄子皆将

仕郎方遇难时甫四岁与乳母张皆死夜值小雨

张得苏顾见亦苏尚吮其乳郡卒陈海匿以归

后仕至知南安军从弟悟

  赵训之 陈自仁 刘德老 赵垒之

按宋史忠义传训之字诲道秦悼王五世孙父叔侯

官至惠州防御使训之登政和二年进士调东平仪

曹知平江府吴县朱&#怙势役州县训之不为屈&#

尝执数辈诣县请治训之悉纵之忤&#遂移疾去宣

和末盗起河北训之屡与人言契丹旧盟未可渝金

人新好未可恃未几金人犯京师训之居扬州率大

姓募士勤王闻都城失守乃止建炎三年知吉州永

丰县孟太后避地虔州护卫统制杜彦与其麾下叛

后军杨世雄应之将犯永丰训之与尉陈自仁简兵

分为二一取间道绕贼后一据地利匿其精兵以诱

贼贼至伏发歼其众会贼别校继至官兵未成列训

之率数十辈拒战厉声骂贼与自仁俱被害事闻诏

赠训之朝散郎直秘阁谥忠果自仁通直郎官其子

邑人为立祠太后之发吉州也至太和众皆溃从事

郎三省枢密院干办官刘德老为金人追骑所杀官

其家一人是年金人过江陈淬战死岳飞等兵皆引

去上元丞赵垒之帅乡兵迎敌死之赠奉议郎官其

家一人

  赵聿之 刘玠

按宋史忠义传聿之安定郡王叔东子也建炎中为

成忠郎金人围潭州帅臣向子諲率众守城聿之隶

东壁子諲循城顾聿之曰君宗室不可效他人苟简

聿之感慨流涕金兵登城纵火子諲率官吏突门遁

去城遂陷聿之巷战大骂而死将官武经郎刘玠亦

死之事闻赠聿之左监门卫大将军玠武经大夫皆

官其家其后朱熹为请立庙赐号忠节

  赵令 王远 吴源 刘卓

按宋史忠义传令燕懿王元孙安定郡王令兄

也初名令裨建炎初仕至鄂州通守领兵戍武昌贼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5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