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知存惮之卒以实闻通判河中府辟开封府推官自

盛章等尹京果于诛杀率取特旨以快意汲每白府

奏罢之宰相王黼初领应奉司汲对客辄诋之黼闻

奏谪监蓬州税钦宗召赴阙汲奏愿得驱驰外服治

兵食以卫京师时置京西转运司于邓州以汲添差

副使建炎元年范致虚师至陕汲贻书劝以一军自

蒲中越河阳焚金人积聚绝河桥一军自陕路直抵

郑许与诸道连衡敌必解散致虚以书谢汲而行金

人再犯京师诸道不知朝廷动息者三月冯延绪传

诏抚谕谓车驾出郊定和议令诸道罢兵汲谓副总

管高公纯曰诏书未可遽信公纯问故汲曰诏下以

去年十二月邓去京七百里今始至州何也安有议

和已三月而敌犹未退乎此必金人胁朝廷以款勤

王之师尔可速进兵公纯难之汲请自行公纯不得

已俱至南阳不进汲独驰数十骑赴都城二帝已北

行汲素服恸哭寻代公纯摄帅事捐金帛飨士为战

守计诏邓州备巡幸汲广城池饰行阙所以待乘舆

之具甚备就加直龙图阁知邓州兼京西路安抚使

汲奏欲复两河当先河东欲复河东当用陜兵请先

从事河东以定西河之根本于是金人复渡河谍知

邓州为行在所命其将银朱急攻京西汲遣副总管

侯成林守南阳金人奄至杀成林汲集将吏谓曰吾

受国恩恨未得死所金人来必死汝有能与吾俱死

者乎皆流涕曰惟命民有请涉山作寨以避敌者汲

曰是弃城矣然若属俱死无益乃下令曰城中有材

武愿从军者听留余从便得敢死士四百人又令曰

凡仕于此其听送其家寅出午反违者从军法众皆

感服无一人失期及南阳陷命将戚鼎将兵三千逆

战及命靳仪与赵宗印分西南门掎之汲自以牙兵

四百登陴望见宗印从间道遁即自至鼎军中麾其

众阵以待敌至皆死斗敌却俄而仪败金人攻之益

急矢下如雨军中请汲去汲不许曰使敌知安抚使

在此为国家致死敌大至汲死之事闻赠大中大夫

谥忠介

  李邈

按宋史忠义传邈字彦思临江军清江人唐宗室宰

相适之之后少有才略精悍敏决见事风生以父任

为太庙斋郎初调安州司理监润州酒务用荐改京

官监在京竹木务擢提辖环庆路粮草通判河间府

以迕蔡京童贯换右列由承议郎换庄宅副使知信

安军迁知霸州为辽东国贺正副使还贯将连金人

夹攻契丹呼邈至私第以语动之使附己邈言契丹

入未厌其主贯惧邈有异议即奏不俟对令复任邈

上书言契丹不可灭苟误机事愿诛臣以谢边吏都

转运使沈积中捃邈罪五十有三条鞫治一无所得

乃以建神霄宫不如诏免官久之监在京染院进都

大提举京西汴河堤岸盗起浙东改江淮两浙制置

司管当公事改知严州代还贯欲以西师入燕邈复

语贯曰方腊小丑一呼屠七州四十余县竭数路之

力而后能平之殆天以此警公也何可遽移之北乎

因密教贯阴佐契丹以图金人贯不能用乃乞致仕

贯收复燕山奏邈知涿州改易州皆辞不赴叹曰国

家祸乱自兹始矣金人犯京师诏趣入见邈慨然复

起就道既至会姚平仲战不利京师震动上不以时

赐对问御敌奈何邈言胜负兵家之常势陛下无过

忧第古未有和战不定而能成功者因言种师道宿

将有重名二敌所畏朝廷自主和议而尽以诸道兵

师道视敌为进退将在军中君命有所不受使见

可击而进胜固社稷之福不胜亦足使敌知吾将帅

有以国为任者上称善而耿南仲方主和议不合乃

换右文殿修撰京畿转运使辞不拜金人犹驻牟驼

冈乃以邈为京城西壁守御使邈言姚平仲败绩而

敌犹不敢留是畏我也不以种师道再战已失机会

尚可尾其行及河半渡击之犹足为后戒议复格三

上章致仕不允改主管马军公事权枢密副都承旨

出为河北西路制置使以措置山西塘湾屯田弓箭

手事邈论塘湾不可为夺制置使下迁提举保甲仍

领措置司又论不已再夺观察使则金兵将及境矣

遂复旧官守真定后二日落阶拜青州观察使仍知

府事邈始视事兵不满二千钱不满二百万自度无

以拒敌乃谕民出财共为死守民恃邈为固不数日

得钱十三万贯粟十一万石募民为勇敢亦数千人

而新集之兵皆无斗志金人至邈乞师于宣抚副使

刘韐且间道走蜡书上闻皆不报城被围且战且守

相持四旬城破邈巷战不克将赴井左右持之不得

入斡离不胁邈拜不拜以火燎其须眉及两髀亦不

顾乃拘于燕山府金人问曰集民兵击我谓我为贼

何也邈曰汝负盟所至掠吾金帛子女何讳吾言敌

不能屈久之欲以邈知沧州笑而不答且说之曰天

下强弱之势安有常特吾中国适逢其隙耳汝不以

此时归二帝及两河地岁取重币如契丹以为长利

强尚可恃乎金人讳其言命邈从其服饰邈愤诋毁

甚力金人挝其口犹吮血噀之翼日自去发为浮屠

金人大怒遂遇害将死颜色不变南向再拜端坐就

戮燕人为之流涕高宗赠招化军节度使谥曰忠壮

  阎进 朱绩

按宋史忠义传进隶宣武建炎初遣使通问进从行

既至云中府金人拘留使者散处之进亡去追还留

守高庆裔问何为亡进曰思大宋尔又问郎主待汝

有恩汝亡何故进曰锦衣玉食亦不恋也庆裔义而

释之凡三亡乃见杀临刑进谓行刑者吾南向受刃

南则我皇帝行在也行刑者曳其臂令面北进踊身

直起盘旋数四卒南乡就死进武校尉朱绩亦从之

分在粘罕所绩见粘罕数日遽求妻室粘罕喜令择

所掳内人妻之绩取最丑者人莫谕其意不半月亡

去追之还粘罕大怒绩含笑死梃下盖绩求妻者所

以固粘罕也

  龚楫 蒋子春

按宋史忠义传楫字济道兵部侍郎原之孙世以儒

学显楫懦如不胜衣建炎初闻金人陷郡县辄忿恚

不食念有以自见而不可得兀术据和州以偏师万

人筑堡新塘遏绝濡须之路楫率家僮百余人袭之

乡里从者三千余人获千户二系累者数百人辎重

称是纵遣所掠州民父母妻子将归于滁和镇抚司

遇金兵大至乃取道圩上金骑兵据其冲不得前众

多赴水死楫麾其众曰今日斗死亦足称义士自弃

沟渎无益也战败为金人所获犹挺剑刺其一人骂

不绝口金人脔割之年二十二金人初至新塘有蒋

子春者教授里中金人见其挟书又人物秀整喜之

欲命以官子春怒骂乃杀之

  刘晏

按宋史忠义传晏字平甫严州人入辽举进士为尚

书郎宣和四年帅众数百来归授通直郎金人犯京

师以晏总辽东兵号赤心队建炎初从刘正彦击淮

西贼丁进进党颇众晏所提赤心骑才八百乃为五

色旗使骑兵持之循山而出一色尽则以一色易之

贼见官军累日不绝颜色各异遂不战而降迁朝散

郎正彦反晏谓其部曲曰吾岂从逆党者耶以众归

韩世忠世忠追正彦及苗傅于浦城以晏骑六百为

疑兵于浦山之阳贼大骇晏以所部力战正彦既擒

世忠上其功迁一官金人犯建康杜充兵溃世忠退

保江阴晏领赤心百五十骑屯青龙群寇犯常州郡

守请晏为援晏以精锐七千人出奇破之进直龙图

阁保马迹山以捍寇寇再至晏选舟师迎战降其众

千五百人郡人为晏立生祠戚方围宣城急命晏往

援晏至城下未立营垒出不意直捣方帐下方大惊

却走晏欲生致方单骑追之方率其众迎战晏不能

敌犹手杀数十人为贼所害事闻赠龙图阁待制官

其子四人于死所立庙曰义烈岁时祀之

  凌唐佐

按宋史忠义传唐佐字公弼徽州休宁人元符三年

进士建炎初提点京畿刑狱加直秘阁知南京南京

陷刘豫因使为守唐佐与宋汝为密疏其虚实遣人

持蜡书告于朝江淮都督吕颐浩过常州得唐佐从

孙宪授保义郎合门祗候俾持书遗之宪至睢阳事

泄豫捕唐佐并其家宪脱归唐佐见豫责以大义豫

怒斩唐佐境上李横复&#昌言于朝诏赠徽猷阁待



  阎琦

按宋史姚邦基传邦基知尉氏县秩满不复仕屏居

村落间授徒自给时宗室南渡不及者尚散居民间

豫募人索之承务郎阎琦匿不以闻为人所告豫杖

之死

  孙昭远

按宋史忠义传昭远字显叔其先眉州眉山人元佑

间进士调长沙尉辟河东经略司干当公事历凤翔

天兴县河北山东抚谕盗贼干当公事寻擢河北燕

山府路转运使靖康元年召为水部员外郎金人围

太原宋师多溃钦宗遣折彦质乘传同昭远招集会

洛阳陷西京留守西道总管王襄徙治襄汉授昭远

西道总管道收溃卒至京兆遇永兴路安抚范致虚

会诸军入援昭远督其进且檄诸道使出师环庆帅

王似熙河帅王倚各以师会泾原帅席贡秦凤帅赵

点鄜坊使张深皆后师期昭远二十有八疏劾之合

诸道兵得十万命马佑昌统之昭远与致虚同出关

佑昌与金人战败京师陷遣使至大元帅府建炎元

年迁河南尹西京留守西道都总管至洛收集散亡

得义兵万余人栅伊阳使民入保其冬金人来攻昭

远遣将姚庆拒战军败庆死昭远命将官王仔奉启

运诸殿神御间道走行在金兵益炽昭远战不利其

下欲拥昭远南还昭远骂曰若等平日衣食县官不

以此时报国南去何为叛兵怒反击昭远遂遇害官

属无免者四年追赠徽猷阁待制

  曾孝序





 陆有常 张侃 丁兴宗

按宋史忠义传孝序字逢原泉州晋江人以荫补将

作监主簿监泰州海安盐仓因家泰州累官至环庆

路经略安抚使过阙与蔡京论讲议司事曰天下之

财贵于流通取民膏血以聚京师恐非太平法京衔

之时京方行结籴俵籴之法尽括民财充数孝序上

疏曰民力殚矣民为邦本一有逃移谁与守邦京益

怒遣御史宋圣宠劾其私事追逮其家人鍜炼无所

得但言约日出师几&#军期削籍窜岭表遇赦量移

永州京罢相授显谟阁待制知潭州复以论猺事与

吴居厚不合落职知袁州寻复职再知潭州道州猺

人叛乘高恃险机毒矢下石官军不得前于两山间

仆巨木横累以守孝序夜遣骁锐攀援而上以大兵

继进破平之进显谟阁直学士迁龙图阁直学士知

青州缮修城池训练士卒储峙金谷有数年之备金

人不敢犯高宗即位迁徽猷阁学士升延康殿学士

召赴行在既而青州民诣南都借留许之先是临胊

土兵赵晟聚众为乱孝序付将官王定兵千人捕之

失利而归孝序责以力战自赎定乃以言撼败卒夺

门斩关入孝序出据厅事瞋目骂之遂与其子宣教

郎吁皆遇害年七十九城无主遂陷知临淄县陆有

常率民兵拒守死于阵知益都县张侃千乘县丞丁

兴宗亦死之后赠孝序五官为光禄大夫谥威愍子

吁承议郎有常朝散郎录其家一人赠侃兴宗二官

官二子

  郝仲连

按宋史忠义传仲连昌元人建炎元年金人犯河中

守臣席益遁去仲连时为贵州防御使宣抚范致虚

遣节制河东军马屯河中就权府事金将娄宿以重

兵压城仲连率众力战外援不至度不能守先自杀

其家人城陷不屈及其子皆遇害后赠中侍大夫明

州观察使

  程端中

按池州府志端中程伊川先生子南渡徙家贵池当

金兵南攻端中知六安军殚力守御死于难时池州

统制族人程全为收骸骨归葬于池子易晟侄旸皆

有名于世

  程全

按莱州府志全潍人建炎初为瑞州都监金人寇江

西守臣遁走全摄州事有盗祝生者攻州全拒之且

战且前至万载兵少力罢而败贼执之不屈刳其腹

民哀思之

  醉民

按山东通志醉民失姓名刘豫僭立民骂豫曰汝是

何人要作官家宋何负汝豫杀之

  邢希载

按济南府志希载历城人劝豫归宋杀之

  袁植

按无锡县志植字材老崇宁三年进士第复中词学

兼茂科官监察御史金人入寇陈边防十三事以诛

人为先不纳引疾致仕建炎初召为左司谏直言

忤宰相出守岳州会北骑大入叛臣李允文据鄂州

大剽荆湖植条其奸上之允文中路得递疏怒勒兵

趋岳阳执植植正色诋之不少慑遂见害于武昌事

闻追赠直龙图阁录其后二人

  王相如

按宣城县志相如字次卿知微曾孙孤贫嗜学年四

十不娶或问之曰恐负吾学也吕右丞好问守宣州

得士四人詹友瑞李宏周紫芝及相如与焉每燕集

必与四人者俱建炎初江右盗起相如逃匿山中为

贼所得州有檄招附贼令草檄以报相如奋&#叱曰

吾即死不能为贼作牒遂遇害一门皆死僧毅达得

其遗稿三百七十余篇号溪堂集周紫芝序称为仁

者之勇云

  詹友瑞

按宣城县志友瑞字伯尹少力学自奋政和丙申领

乡贡第一建炎初上书谓金雠当复中原可取言甚

剀激不报会溃将戚方围宣州州守李光分城守御

友瑞每匹马轻裘奋当锋矢以为众倡贼平补迪功

郎调监池州赡军酒库值盗发邻鄙郡委友瑞摄西

安尉与贼力战中流矢卒年四十三诏录其子雷友

瑞慷慨报国素所自许周紫芝作哀辞极称之

  于琳

按萧山县志琳为本州防城保甲建炎初琳从浙东

安抚讨贼战败被执贼欲刺面强降之琳骂不屈贼

众攒射矢着如猬骂不绝口死之越帅翟汝文束&#

招魂哭而祭之

  欧阳元量

按临江府志元量字宏中新喻人尝着决胜兵要书

上之建炎初傅雱通问两宫元量假从事郎为介不

果行授宁乡令调阳山猺獠叛元量率兵讨之屯营

去贼十里贼乘夜之统制蔡整黄登战殁元量被

执骂贼不屈死

  林郁 毛奎 曾仔 沈升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5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