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康殿学士闰月帝登城叔夜陈兵玉津园铠甲光明

拜舞城下帝益喜进资政殿学士令以兵入城俄签

书枢密院连四日与金人大战斩其金环贵将二人

帝遣使蜡书以褒宠叔夜之事檄告诸道然迄无

赴者城陷叔夜被创犹父子力战车驾再出郊叔夜

因起居叩马而谏帝曰朕为生灵之故不得不亲往

叔夜号恸再拜众皆哭帝回首字之曰稽仲努力金

人议立异姓叔夜谓孙傅曰今日之事有死而已移

书二帅请立太子以从民望二帅怒追赴军中至则

抗请如初遂从以北道中不食粟唯时饮汤既次白

沟驭者曰进界何矣叔夜乃矍然起仰天大呼遂不

复语明日卒年六十三讣闻赠开府仪同三司谥忠



  何

按宋史本传字文缜仙井人政和五年进士第一

擢秘书省校书郎逾年提举京畿学士召为主客员

外郎起居舍人迁中书舍人兼侍讲徽宗数从咨访

欲付以言责或论与苏轼乡党宗其曲学出知遂

宁府已而留为御史中丞论王黼奸邪专横十五罪

黼既抗章请去而尤豫未决继上七章黼及其党

胡松年胡益等皆罢亦以徽猷阁待制知秦州钦

宗立复以中丞召阅月为翰林学士进尚书右丞中

书侍郎会王云使金帅斡离不军还言金人怒割三

镇缓却礼币弗纳曰兼旬使不至则再举兵于是百

官议从其请曰三镇国之根本奈何一旦弃之况

金人变诈罔测安能保必信割亦来不割亦来宰相

主割议论辩不已曰河北之民皆吾赤子弃地则

并其民弃之岂为父母意哉帝颇悟请建四道总

管使统兵入援以胡直孺王襄赵野张叔夜领之兵

既响应而唐恪耿南仲聂昌信和议相与谋曰方继

好息民而调发不已使金人闻之奈何亟檄止之

解政事俄以资政殿大学士领开封尹金兵长驱傅

城下帝罢恪相而拜为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

始复三省旧制时康王在河北信使不通建议请

以为元帅密草诏&#上之乃以康王充天下兵马大

元帅陈遘充兵马元帅宗泽汪伯彦充副元帅京城

失守从幸金帅营遂留不返既而议立异姓金人曰

唯何李若水毋得预议既陷逆廷仰天大恸不

食而死年三十九建炎初诏以为观文殿大学士提

举玉局观使禄其家讣闻赠开府仪同三司议者指

其误国不行秦桧自北还具道其死时状乃改赠大

学士官其家七人

  孙傅

按宋史本传傅字伯野海州人登进士第中词学兼

茂科为秘书省正字校书郎监察御史礼部员外郎

时蔡翛为尚书傅为言天下事劝其亟有所建不然

必败翛不能用迁秘书少监至中书舍人宣和末高

丽入贡使者所过调夫治舟骚然烦费傅言索民力

以妨农功而于中国无丝毫之益宰相谓其所论同

苏轼奏贬蕲州安置给事中许翰以为傅论议虽偶

与轼合意亦无他以职论事而责之过矣翰亦罢去

靖康元年召为给事中进兵部尚书上章乞复祖宗

法度钦宗问之傅曰祖宗法惠民熙丰法惠国崇观

法惠奸时谓名言十一月拜尚书右丞俄改同知枢

密院金人围都城傅日夜亲当矢石读丘浚感事诗

有郭京杨适刘无忌之语于是人中访得无忌龙卫

兵中得京好事者言京能施六甲法可以生擒二将

而扫荡无余其法用七千七百七十七人朝廷深信

不疑命以官赐金帛数万使自募兵无问技艺能否

但择其年命合六甲者所得皆市井游惰旬日而足

有武臣欲为偏裨京不许曰君虽材勇然明年正月

当死恐为吾累其诞妄类此敌攻益急京谈笑自如

云择日出兵三百可致太平直袭击至阴山乃止傅

与何尤尊信倾心待之或上书见傅曰自古未闻

以此成功者政或听之姑少付以兵俟有尺寸功乃

稍进任今委之太过惧必为国家羞傅怒曰京殆为

时而生敌中琐微无不知者幸君与傅言若告他人

将坐沮师之罪揖使出又有称六丁力士天关大将

北斗神兵者大率皆效京所为识者危之京曰非至

危急吾师不出数趣之徙期再三乃启宣化门出

戒守陴者悉下城无得窃觇京与张叔夜坐城楼上

金兵分四翼噪而前京兵败退堕于护龙河填尸皆

满城门急闭京遽白叔夜曰须自下作法因下城引

余众南遁是日金人遂登城二年正月钦宗诣金帅

营以傅辅太子留守仍兼少傅帝兼旬不返傅屡贻

书请之及废立檄至傅大恸曰吾惟知吾君可帝中

国尔苟立异姓吾当死之金人来索太上帝后诸王

妃主傅留太子不遣密谋匿之民间别求状类宦者

二人杀之并斩十数死囚持首送之绐金人曰宦者

欲窃太子出都人争斗杀之误伤太子因帅兵讨定

斩其为乱者以献苟不已则以死继之越五日无肯

承其事者傅曰吾为太子傅当同生死金人虽不吾

索吾当与之俱行求见二酋面责之庶或万一可济

傅寓直皇城司其子来省叱之曰使汝勿来而竟来

邪吾已分死国虽汝百辈来何益挥使速去子亦泣

曰大人以身殉国儿尚何言遂以留守事付王时雍

而从太子出至南熏门范璚力止之金守门者曰所

欲得太子留守何预傅曰我宋之大臣且太子傅也

当死从是夕宿门下明日金人召之去明年二月死

于朔廷绍兴中赠开府仪同三司谥曰忠定

  梅执礼

按宋史本传执礼字和胜婺州浦江人第进士调常

山尉未赴以荐为敕令删定官武学博士大司成强

渊明贤其人为宰相言相以未尝识面为慊执礼闻

之曰以人言而得必以人言而失吾求在我者而已

卒不往谒历军器鸿胪丞比部员外郎比部职勾稽

财货文牍山委率不暇经目苑吏有持茶券至为钱

三百万者以杨戬旨意追取甚急执礼一阅知其妄

欲白之长贰疑不敢乃独列上果诈也改度支吏部

进国子司业兼资善堂翊善迁左司员外郎擢中书

舍人给事中林摅以前执政赴阙宿留冀复故职执

礼论去之孟昌龄居郓质人屋当赎不肯与而请中

旨夺之外郡卒留役中都者万数肆不逞为奸诏悉

令还杨戬占不遣内侍张佑董葺太庙僭求赏皆驳

奏弗行迁礼部侍郎素与王黼善黼尝置酒其第夸

示园池妓妾之盛有骄色执礼曰公为宰相当与天

下同忧乐今方腊流毒吴地疮痍未息岂歌舞宴乐

时乎退又戒之以诗黼愧怒会孟飨原庙后至以显

谟阁待制知蕲州又夺职明年徙滁州复集英殿修

撰时赋盐亏额滁亦苦抑配执礼曰郡不能当苏杭

一邑而食盐乃倍粟数民何以堪请于朝诏损二十

万滁人德之钦宗立徙知镇江府召为翰林学士道

除吏部尚书旋改户部方军兴调度不足执礼请以

禁内钱隶有司凡六宫廪给皆由度支乃得下尝有

小黄门持中批诣部取钱而封识不用玺既悟其失

复取之执礼奏审诏责典宝夫人而杖黄门金人围

京都执礼劝帝亲征而请太上帝后皇后太子皆出

避用事者沮之洎失守金人质天子邀金帛以数百

千万计曰和议已定但所需满数则奉天子还阙执

视与同列陈知质程振安扶皆主根索四人哀民力

已困相与谋曰金人所欲无艺极虽铜铁亦不能给

盍以军法结罪傥窒其求而宦者挟宿怨语金帅曰

城中七百万户所取未百一但许民持金银换粟麦

当有出者已而果然酋怒呼四人责之对曰天子蒙

尘臣民皆愿致死虽肝脑不计于金缯何有哉顾比

屋枵空亡以塞命耳酋问官长何在振恐执礼获罪

遽前曰皆官长也酋益怒先取其副胡舜陟胡唐老

姚舜明王俣各杖之百执礼等犹为之请俄遣还将

及门呼下马挝杀之而枭其首时靖康二年二月也

是日天宇昼冥士庶皆陨涕愤叹初车驾再出执礼

与宗室子昉诸将吴革等谋集兵夺万胜门夜捣金

帅帐迎二帝以归而王时雍徐秉哲使范琼泄其谋

故不克死时年四十九高宗即位诏赠通奉大夫端

明殿学士议者以为薄复加资政殿学士

  边知章

按苏州府志知章字公望崇宁进士国子监书库官

京畿京西路提举盐香司管干公事历永静军通判

律学博士通判开封府以年老赏典迁官累朝请郎

靖康初金人犯阙寻以和议退澶渊当孔道明年奉

告满代者避祸愆期金兵复动或劝知章逃去知章

抵书平江诸弟以为去岁兵至宜敌不敌今岁既盟

宜和不和速祸必矣苟求幸逃岂不愧守邢匿诏事

乎藉使非力所能而死当见吾祖地下无腼颜其冬

金兵至城下军溃于内遂死之年四十七朝廷赠两

官至朝散大夫官其二子

  孙察

按苏州府志察父临大理评事察以朝散郎奉使金

国守节不屈金人裹以油絮焚之骂声不绝而死

  李珙

按广西通志珙字温之永福人少业儒尚气节三试

礼部两升上庠不偶乃慨然以功名自奋会宜州蛮

入寇以御贼首功补右职进筑南丹州以珙摄州监

押为先锋群蛮畏摄纳款归疆积官至武功大夫剧

贼刘花三啸聚自虔吉入寇广东朝廷议择将御之

除广东路至则尽俘其众槛贼首送京师擢忠州刺

史知融州议者以为赏轻拜邕州团练使会金人犯

京以蜡书召天下兵珙闻之集僚佐曰主忧臣辱主

辱臣死岂可以道远便自营乎募死士凡三千人属

通判蒋炳文与俱炳文托为桂帅所留珙独引兵进

比至衡州贼将拥数万众扼其前旁郡皆闭城自守

或劝珙宜退珙不从竟战死事闻赠忠州防御使官

其子十人诏旌其门曰忠义

  李升

按畿辅通志升永年人以进士起家为吏有廉名靖

康中金人破汴以刃迫其父升前捍之与父俱死子

椿奉继母避地南走仕为吏部侍郎知太平州以敷

文阁待制致仕

  蔡楙

按福建通志楙钦宗朝尉会昌视事数月遇赣贼犯

境楙领乡兵数千人与贼相持兵溃楙力战不支遂

遇害赠承事郎

  曾升

按福建通志升字孟高福州人入粟补吏靖康中多

警升被檄部士卒戍楚州至昭信县适遇敌与战死

于阵昭信赖以全事闻赠五官与一子恩立庙祀之

  叶&#

按严州府志&#字勉叔寿昌人学通经传才兼文武

宣和二年青溪方腊窃发与龙溪洪基护乡井有功

授忠训郎湍州军马都监靖康二年金人犯京师与

王时雍守东壁粘罕攻城甚急&#极力防御寻以城

陷为金人所杀

  石昉 刘化源

按饶州府志昉字德辉乐平人登宣和六年进士授

陇州司工曹事以靖康元年之官明年金兵入陕陜

之官吏比比失守惟陇守刘化源誓死不去檄昉权

倅与昉画地分守力不支金兵执之勒换授昉执不

可尽室二十三人驱之北去拘置邠州洪皓留北与

昉时相闻左右二帝于五国城与刘化源俱以不屈

死之

  詹柽

按遂安县志柽字几先至弟也举进士官迪功郎教

授孟州死于靖康之难

  安扶

按祥符县志扶焘子靖康时为给事中金入寇死之

  刘倚友

按处州府志倚友字梦泽青田人登政和进士宰开

封咸平间甚有声靖康间金人犯阙受檄为东壁弹

劾官登城按视为金人所获胁使降倚友叱骂不绝

口死之

  詹友

按缙云县志友以父适荫知雍州靖康中金人犯汴

友从北狩金授以官不就死之

  曾悟

按宋史曾传从弟悟字蒙伯翰林学士肇之孙

也宣和二年进士靖康间为亳州士曹金人破亳州

悟被执抗辞慢骂众刃劘之尸体无存者妻孥同日

被害年三十三

  李政 单





按宋史忠义传政为云骑第六指挥在京东立战功

补官授河北将官冀州驻札靖康二年知州权邦彦

以兵赴元帅府勤王金兵来攻政守御有法纪律严

明军民皆不敢犯金屡攻城政皆却之夜捣其寨所

得财物尽散士卒无纤毫入私家号令明赏罚信由

是人皆用命俄攻城甚急有登城者政呼曰事急矣

有能跃火而过者有重赏于是有十数人皆以湿毡

裹身持仗跃火而过大呼力战金人惊骇有失仗者

遂败走政大喜皆厚赏之未几政死城遂陷权知州

事单某者不降自经死

  祝公明





按宋史忠义传公明处州丽水人太原府盂县主簿

靖康间金人犯河东令弃官去公明摄县事率保甲

入援围守逾年城陷不屈子陶为唐州司户中原失

守陶亦死官所建炎中赠公明承事郎

  李若水

按宋史忠义传若水字清卿洺州曲周人元名若冰

上舍登第调元城尉平阳府司录试学官第一济南

教授除太学博士蔡京晚复相子攸用事李邦彦不

平欲谢病去若水为言大臣以道事君不可则止胡

不取决上前使去就之义暴于天下顾可默默托疾

而退使天下有伴食之讥邪又言积蠹已久致理惟

难建裁损而邦用未丰省科徭而民力犹困权贵抑

而益横仕流滥而莫澄正宜置驿求贤解榻待士采

其寸长远见以兴治功凡十数端皆深中时病邦彦

不悦靖康元年为太学博士开府仪同三司高俅死

故事天子当挂服举哀若水言俅以幸臣躐跻显位

败坏军政金人长驱其罪当与童贯等得全首领以

殁尚当追削官秩示与众弃而有司循常习故欲加

缛礼非所以靖公议也章再上乃止钦宗将遣使至

金国议以赋入赎三镇诏举可使者若水在选中召

对赐今名迁著作佐郎为使见粘罕于云中才归兵

已南下复假徽猷阁学士副冯澥以往甫次中牟守

河兵相惊以金兵至左右谋取间道去澥问何如若

水曰戍卒畏敌而溃奈何效之今正有死耳令敢言

退者斩众乃定既行迭具奏言和议必不可谐宜申

饬守备至怀州遇馆伴萧庆挟与俱还及都门拘之

于冲虚观独令庆澥入既所议多不从粘罕急攻城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4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