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升为使朝廷方督纲饷运渠壅涩遘使决吕城陈公

两塘达于渠漕路甫通而朱&#花石纲塞道官舟不

得行遘捕系其人而上章自劾帝为黥&#人进遘徽

猷阁待制宣和二年冬方腊乱诏以属遘遘言腊始

起青溪众不及千今胁从已过万又有苏州石生归

安陆行儿皆聚党应之东南兵弱势单士不习战必

未能灭贼愿发京畿兵鼎澧枪盾手兼程以来庶几

蜂起愚民不至滋蔓帝悉行其言加龙图阁直学士

经制七路治于杭时县官用度百出遘创议度公私

出纳量增其赢号经制钱其后总制使翁彦国仿其

式号总制钱于是天下至今有经总制钱名自两人

始也又言妖贼陵暴州县唯搜求官吏恣行杀戮往

往断截支体探取肺肝或熬以鼎油或射以劲矢备

极惨毒不偿怨心盖贪污嗜利之人倚法侵牟骚动

不知艺极积有不平之气结于民心一旦乘势如此

可为悲痛此风不除必更生事臣愿采摭官吏奸赃

尚仍旧习者按治以闻乞重置于理许之又进学士

凡所施置以御笔先下于是劾越州王仲薿纠市民

造金茶器减直买军粮券而以私钱取之仲薿坐黜

杭经巨寇后河渠堙窒邦人以水潦为病前守数请

于朝皆以劳费辍役遘以冬月檄真扬润楚诸郡凡

守纲卒悉集治所先是当闭群卒无以食率冻

饿不自聊闻命相率呼舞以来者二千人用其力治

河不两月毕杭人利焉徙河北都转运使进延康殿

学士历知中山真定河间府钦宗立加资政殿学士

积官至光禄大夫复为真定又徙中山金人再至遘

冒围入城坚壁拒守诏康王领天下大元帅命遘为

兵马元帅受围半年外无援师京都既陷割两河求

和遘弟光禄卿适至中山临城谕旨遘遥语之曰主

辱臣死吾兄弟平居以名义自处宁当卖国家为囚

孥乎适泣曰兄但尽力勿以弟为念遘呼总管使尽

括城中兵击贼总管辞遂斩以徇又呼步将沙振往

振素有勇名亦固辞遘固遣之振怒且惧潜衷刃入

府遘妾定奴责其辄入振立杀之遂害遘于堂及其

子锡并仆妾十七人长子巨以官淮南获免振出帐

下卒噪而前曰大敌临城汝安得杀吾父执而捽裂

之身首无余城中无主乃开门出降金人入见其尸

曰南朝忠臣也敛而葬诸铁柱寺建炎初赠特进遘

性孝友为人宽厚长者任部刺史二十年每出行郡

邑必焚香祈天愿不逢贪浊吏尝荐王安中吕颐浩

张&#谢克家何铸后皆至公辅世以为知人适由开

封少尹卫尉少卿至光禄卿是役也金人执之以北

后十年死于云中

  李涓

按宋史忠义传涓字浩然驸马都尉遵勖曾孙也以

荫为殿直召试中书易文阶至通直郎知鄂州崇阳

县靖康元年京城被围羽檄召天下兵鄂部县七当

发二千九百人皆未集涓独以所募六百锐然请行

或谓盍徐之以须他邑涓曰事急矣当持一信报天

子为东南倡而募士多市人不能军涓出家钱买牛

酒激犒之令曰吾固知无益然世受国恩唯直死耳

若曹知法乎失将者死钧之一死死国留名男儿不

朽事也众皆泣即日引而东北过淮蒲圻嘉鱼二县

之兵始至合而前至蔡天大雪蔡人忽噪而奔曰敌

至矣即结阵以待少焉游骑果集涓驰马先犯其锋

下皆步卒蒙卤盾径进颇杀其骑且走涓乘胜追北

十余里大与敌遇飞矢猬集二县兵亟舍去涓创甚

犹血战大呼叱左右负己遂死焉年五十三士卒死

者六七上官有忌涓者胁亡卒诬已遁明年金兵去

蔡人以其尸归朝廷录其忠赠朝奉郎官其三子

  张克戬

按宋史忠义传克戬字德祥侍中耆曾孙也第进士

历河间令知吴县吴为浙剧邑民喜争大姓怙势持

官府为令者踵故抑首务为不生事幸得去而已克

戬一裁以法奸猾屏气使者以状闻召拜卫尉丞初

克戬从弟克公为御史劾蔡京京再辅政修怨于张

氏以微事黜克戬逾年起知祥符县司开封户曹提

举京东常平入辞留为库部员外郎宣和七年八月

知汾州十二月金兵犯河东围太原太原距汾二百

里遣将银朱孛菫来攻纵兵四掠克戬毕力扞御燕

人先内附在城下者数十阴结党欲为内应悉收斩

之数选劲卒挠敌营出不意焚其棚敌惧引去论功

加直秘阁靖康元年六月金兵复逼城朝廷命经略

使张孝纯之子灏都统制张思正转运使李宗来援

思正诛求无艺民不堪命克戬引谊开晓皆愿自奋

宣抚使李纲表其守城之劳连进直龙图阁右文殿

修撰太原不守思正绐云出战遂率灏宗奔慈隰于

是人无固志戍将麻世坚中夜斩关出通判韩琥相

继亡克戬召令兵民曰太原既陷吾固知亡矣然义

不忍负国家辱父祖愿与此城终始以明吾节诸君

其自为谋皆泣不能仰视同辞而对曰公父母也愿

尽死听命乃益厉兵儆守贼至身帅将士擐甲登陴

虽屡却敌而援师讫不至金兵破平遥平遥为汾大

邑久与贼抗既先陷又胁降介休孝义诸县据州南

二十村作攻城器具两遣使持书谕克戬焚不启具

述危苦之状募士间道言之朝不报十月朔金益万

骑来攻愈急有十人唱为降语斩以徇诸酋列城下

克戬临骂极口炮中一酋立毙度不得免手草遗表

及与妻子遗书缒州兵持抵京师明日金兵从西北

隅入杀都监贾亶克戬犹帅众巷战金人募生致之

克戬归索朝服焚香南向拜舞自引决一家死者八

人金将奉其尸礼葬于后园罗拜设祭为立庙事闻

诏赠延康殿学士赠银三百两绢五百匹表揭门闾

绍兴中谥忠确

  杨震

父宗闵 子

居中 执中

按宋史忠义传震字子发代州崞人以弓马绝伦为

安边巡检河东军征臧底河敌据山为城下瞰官军

诸将合兵城下震率壮士拔剑先登斩数百级众乘

胜平之上功第一从折可存讨方腊自浙东转击至

三界镇斩首八千级追袭至黄岩贼帅吕师囊扼断

头之险拒守下石肆击累日不得进可存问计震请

以轻兵缘山背上凭高鼓噪发矢石贼惊走已复纵

火自卫震身被重铠与麾下履火突入生得师囊及

杀首领三十人进秩五等还知麟州建宁寨初契丹

之亡其将小鞠西奔招合杂羌十余万破丰州攻

麟府诸城郭震父宗闵领本道兵马屡摧败之俘其

父母妻子靖康元年十月太原陷鞠驱幽蓟叛卒

与夏人奚人围建宁扣壁语震曰汝父夺我居破我

兵掩我骨肉我忍死到今急举城降当全汝躯命时

城中守兵不满百震与战士约斩一级赏若干官帑

竭继以家人服珥吏士感激自奋越旬矢尽力乏城

不守与子居中执中力战殁阖门俱丧唯长子存中

从征河北独免明年宗闵亦死事于长安震时年四

十四建炎二年诏赠武经郎存中贵请于朝谥曰恭



  欧阳珣

按宋史忠义传珣字全美吉州庐陵人崇宁五年进

士调忠州学教授南安军司录知盐官县以荐上京

师遇国难及出使加将作监丞金人犯京师朝议割

河北绛磁深三镇地讲和珣率其友九人上书极言

祖宗之地尺寸不可以与人及事急会群臣议珣复

抗论当与力战战败而失其地它日取之直不战而

割其地它日取之曲时宰怒欲杀珣乃遣珣奉使割

深州珣至深州城下恸哭谓城上人曰朝廷为奸臣

所误至此吾已办一死来矣汝等宜勉为忠义报国

金人怒执送燕焚死之

  陈德固

按金华府志德固金华人靖康初为京城守御司属

官尝献守御之策朝议沮之及京城失守督士卒力

战而死潘良贵哭以诗有云人皆趋北阙君独死南

门秘计无人用英声有史存盖纪实也子岩肖仕至

兵部侍郎

  姜绶

按宋史忠义传绶处州丽水人金人再犯京师内外

不相闻朝廷募忠勇士赍蜡书往南京总管司调兵

赴援绶以忠翊郎应募乃刲股藏书缒下南壁为逻

骑所获厉声叱骂遂被害建炎中州上其事官其子

特立承信郎

  林子立

按福建通志子立字伯与兴化人政和初进士知茶

陵州靖康元年募集勤王兵赴道至荆门遇战众寡

不敌中流矢死

  李震

按宋史忠义传震汴人也靖康初金人迫京师震时

为小校率所部三百人出战杀人马七百余已而被

执金人曰南朝皇帝安在震曰我官家非尔所当问

金人怒絣诸庭柱脔割之肤肉垂尽腹有余气犹骂

不绝口

  杜翊世

按四川总志翊世华阳人绍圣进士通判怀远军靖

康初中原多故夏人乘隙入寇奄至城翊世与知军

刘铨率众守御谋徙妻子于长安妻张氏曰宁同死

此城陷贼胁使降翊世瞋目叱之举家皆没烈焰中

死事闻赠朝议大夫官其后表所居曰忠义坊

  刘韐

按宋史忠义传韐字仲偃建州崇安人第进士调丰

城尉陇城令王原镇熙州辟狄道令提举陕西平货

司河湟兵屯多食不继韐延致酋长出金帛从易粟

就以饷军公私便之遂为转运使擢中大夫集英殿

修撰刘法死夏人攻震武韐摄师鄜延出奇兵捣之

解其围夏人来言愿纳款谢罪皆以为诈韐曰兵兴

累年中国尚不支况小邦乎彼虽新胜其众亦疲惧

吾再举故款附以图自安此情实也密疏以闻诏许

之夏使愆期不至诸将言夏果诈请会兵乘之韐曰

越境约会容有他故会再请者至韐戒曰朝廷方事

讨伐吾为汝请毋若异时邀岁币轶疆场以取威怒

夏人听命西边自是遂安韐求东归拜徽猷阁待制

提举崇福宫起知越州鉴湖为民侵耕官因收其租

岁二万斛政和间涸以为田衍至六倍隶中宫应奉

租太重而督索严多逃去则勒邻伍取偿民告病韐

请而蠲之方腊陷衢婺越大震官吏悉遁或具舟请

行韐曰吾为郡守当与城存亡不为动益厉战守备

寇至城下击败之拜述古殿直学士召为河北河东

宣抚参谋官时边臣言燕民思内附童贯蔡攸方出

师而种师道之军溃韐意警报不实见师道计事师

道曰契丹兵势尚盛而燕人未有应者恐边臣诞谩

误国事韐即驰白贯攸请班师又论燕蓟不可得正

使得之屯兵遣饷经费无艺必重困中国还次莫州

会郭药师以涿州降戎车再驾以韐议异徙知真定

府药师入朝韐密奏乞留之不报徙知建州改福州

加延康殿学士或言其过阙时见御史中丞有所请

遂罢起知荆南河北盗起复以守真定首贼柴宏本

富室不堪征敛聚众剽敓杀巡尉统制官亦战死韐

单骑赴镇遣招之宏至服罪韐饮之酒奏以官纵其

党还田里一路遂平药师请马诏尽以河北战马与

之不足又赋诸民韐曰空内郡驵骏付一降将非计

也请止之金已谋南牧朝廷方从之求云中地韐谍

得实急以闻且阴治城守以待变是冬金兵抵城下

知有备留兵其旁长驱内向及还治梯冲设围示欲

攻击韐发强弩射之金人知不可胁乃退自金兵之

来诸郡皆塞门民坐困韐独纵樵牧如平日以时启

闭钦宗善之拜资政殿学士时已许割地赂金人而

议者乘士民之愤复议进蹑韐以亟战为非是时诸

将救太原种师中姚古败以韐为宣抚副使至辽州

招集纠募得兵四万人与解潜折可求约期俱进两

人又继败初韐遣别将贾琼自代州出敌背且许义

军以爵禄得首领数十既复五台而潜可求败闻遂

不果进太原陷召入觐为京城四壁守御使宰相沮

罢之京城不守始遣使金营金人命仆射韩正馆之

僧舍正曰国相知君今用君矣韐曰偷生以事二姓

有死不为也正曰军中议立异姓欲以君为正代得

以家属行与其徒死不若北去取富贵韐仰天大呼

曰有是乎归书片纸曰金人不以予为有罪而以予

为可用夫贞女不事二夫忠臣不事两君况主忧臣

辱主辱臣死以顺为正者妾妇之道此予所以必死

也使亲信持归报诸子即沐浴更衣酌卮酒而缢燕

人叹其忠瘗之寺西冈上遍题&#壁识其处凡八十

日乃就殓颜色如生建炎元年赠资政殿大学士后

谥曰忠显韐庄重宽厚与人交若有畏者至临大事

则毅然不可回夺初在西州为童贯所知故首尾预

其军事及以忠死论者不复短其前失云子子羽孙

珙自有传

  张叔夜

按宋史本传叔夜字稽仲侍中耆孙也少喜言兵以

荫为兰州录事参军州本汉金城郡地最极边恃河

为固每岁河水冰合必严兵以备士不释甲者累月

叔夜曰此非计也不求要地守之而使敌迫河则吾

既殆矣有地曰大都者介五路间羌人入寇必先至

彼点集然后议所向每一至则五路皆竦叔夜按其

形势画攻取之策讫得之建为西安州自是兰无羌

患知襄城陈留县蒋之奇荐之易礼宾副使通事舍

人知安肃军言者谓太优还故官献所为文知舒海

秦三州大观中为库部员外郎开封少尹复献文召

试制诰赐进士出身迁右司员外郎使辽宴射首中

的辽人叹诧求观所引弓以无故事拒不与还图其

山川城郭服器仪范为五篇上之从弟克公弹蔡京

京迁怒叔夜摭司存微过贬监西安草场久之召为

秘书少监擢中书舍人给事中时吏惰不虔凡命令

之出于门下者预列衔使书名而徐填其事谓之空

黄叔夜极陈革其弊进礼部侍郎又为京所忌以徽

猷阁待制再知海州宋江起河朔转略十郡官军莫

敢婴其锋声言将至叔夜使间者觇所向贼径趋海

濒巨舟十余载卤获于是募死士得千人设伏近

城而出轻兵距海诱之战先匿壮卒海旁伺兵合举

火焚其舟贼闻之皆无斗志伏兵乘之擒其副贼江

乃降加直学士徙济南府山东群盗猝至叔夜度力

不敌谓僚吏曰若束手以俟援兵民无&#类当以计

缓之使延三日吾事济矣乃取旧赦贼文俾邮卒传

至郡盗闻果小懈叔夜会饮谯门示以闲暇遣吏谕

以恩旨盗狐疑相持至暮未决叔夜发卒五十人乘

其惰击之盗奔溃追斩数千级以功进龙图阁直学

士知青州靖康改元金人南下叔夜再上章乞假骑

兵与诸将并力断其归路不报徙邓州四道置帅叔

夜领南道都总管金兵再至钦宗手札趣入卫即自

将中军子伯奋将前军仲熊将后军合三万人翌日

上道至尉氏与金游兵遇转战而前十一月晦至都

帝御南熏门见之军容甚整入对言贼锋方锐愿如

唐明皇之避禄山暂诣襄阳以图幸雍帝颔之加延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4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