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骂声不绝口卒被害特赠朝议大夫

  孙逢

按宋史忠义传逢眉山人大观四年进士累官至太

学博士张邦昌僭立有司趣百僚入贺逢独坚卧不

起夜既半同僚强起之不从至垂泣与之诀时祠部

员外郎喻汝砺闻变扪其膝曰不能为贼臣屈遂挂

冠去事毕有司举不至者欲以逢与汝砺复于金人

邦昌以毕至告乃免逢闻之曰是必将肆赦迁官以

重污我我其可&#遂发疾而卒

 忠烈部名臣列传十八

  宋二

  王士言

按宋史忠义传士言武举进士累立战功西北服其

威名宣和初擢河东廉访使者方腊为寇诏择材略

之士冯熙载荐为东南第三将首解嘉兴之围靖康

元年诏以浙西兵往河东防秋金人攻泽州毕力守

御金兵日增士言分必死他将力屈城西南遂陷乃

使亲卒持剑归报巷战而死康允之上其事赠拱卫

大夫忠州团练使官其后五人

  霍安国 王美 林渊 张彭年 赵士&#

  张谌 于潜 沈郭 张行中

按宋史忠义传安国不知何许人燕山之复以直秘

阁为转运判官宣和末知怀州靖康元年路允迪奉

使至怀表其治状加直龙图阁岁中进右文集英殿

修撰徙知隆德府未行复留金骑再至遂破围安国

扞御不遗力鼎澧兵亦至相与共守拜徽猷阁待制

然竟以闰十一月城陷将官王美投濠死粘罕引安

国以下分为四行使夷官问不降者为谁安国曰守

臣安国也问余人通判州事直徽猷阁林渊兵马钤

辖济州防御使张彭年都监赵士&#张谌于潜鼎澧

将沈敦张行中及队将五人同辞对曰渊等与知州

一体皆不肯降酋令引于东北乡望其国拜降皆不

屈乃解衣面缚杀十三人而释其余安国一门无&#

类明年赠延康殿学士

  张确

按宋史忠义传确字子固邠州宜禄人元佑中擢进

士第徽宗即位应诏上书言十事乞诛大奸退小人

进贤能开禁锢起老成擢忠鲠息边事修文德广言

路容直谏遂列于上籍宣和二年召至京师青溪盗

起碓言此皆王民但庸人扰之耳愿下哀痛之诏省

不急之务租赋之外一切寝罢敢以花石淫巧供上

者死抚绥胁附毋以多杀为功旬浃之间可以殄灭

忤王黼意通判杭州摄睦州事有自贼中逃归者悉

宥之访得虚实以告诸将用其言盗平知坊汾二州

七年徙解州又徙隆德府金兵围太原忻代降平阳

兵叛确表言河东天下根本安危所系无河东岂特

秦不可守汴亦不都矣敌既得叛卒势必南下潞城

百年不修筑将兵又皆戍边臣生长西州颇谙武事

若得秦兵十万人犹足以抗敌不然惟有一死报陛

下耳书累上不报明年二月金兵至知城中无备谕

使降确乘城拒守或献谋欲自东城溃围出且探确

意确怒叱曰确守土臣当以死报国头可断腰不可

屈乃战而死钦宗闻之悲悼优赠述古殿直学士召

见其子慰抚之曰卿父今之巡远也得其死所矣

复何恨使为将为守者皆如卿父朕顾有今日邪敛

容叹息者久之

  吕由诚

子仍

 偰

 赵令佳

按宋史忠义传由诚字子明御史中丞诲之季子幼

明爽有智略范镇司马光父友也皆器重之以父恩

补官调邓州酒税临事精敏老吏不能欺会营兵窃

发聚众闭城守贰逃匿由诚亲往招谕贼敛兵听命

以功迁秩寻擢提举三门白波辇运言者谓其资浅

罢之知合水县王中立种谔征灵州由诚部运随军

天寒食尽他邑役夫多溃去唯由诚所部分无失者

改知乘氏县丞相吕大防为山陵使辟为属通判成

都府知雅嘉温&#四州复知嘉州皆有治绩靖康元

年宰相唐恪荐由诚刚正有家法宜任台臣召至京

师与恪议不合且忧其蓄缩不足以济时艰力辞求

退差知袭庆府未及出关金人再入陷京师立张邦

昌以兵胁士大夫臣之由诚微服得免时群盗所在

&#起由诚崎岖至郡城圮粮竭于是昼夜为备版筑

甫就剧贼李昱拥十万众奔至城中知其有备阳受

元帅府招安而去康王移军济阳由诚竭力馈饷军

以不乏遣官属王允恭奉表劝进时京东诸郡兵骄

多内讧独由诚拊循有方士乐为用前后数被攻围

屹然自立群盗中救援皆绝孔彦舟以郓兵叛首犯

郡境攻之累旬不能下始引去胡选者众尤残暴攻

由诚示必取由诚夜焚其攻具直入帐下贼骇散不

知所为忽解围去一日金兵四集由诚严立赏罚厉

以忠义守兵争奋昼夜警备金人百道攻城矢石如

雨人无叛志郡官有迎降者执而械之判官赵令佳

同心誓守城陷俱被执金人欲生降之由诚不屈乃

杀其子仍于前由诚不顾与令佳同遇害子偰与其

家四十口皆被执无生还者南北隔绝其孙绍清留

蜀后自蜀走江浙访由诚生死遇令佳之子子彝于

江阴知令佳与由诚同死被褒典乃诉于朝诏赠由

诚三官为通奉大夫与二子恩泽

  郭永

按宋史吕由诚传永大名府元城人少刚明勇决身

长七尺须&#若神以祖任为丹州司法参军守武人

为奸利无所忌永数引法裁之守大怒盛威临永永

不为动则缪为好言荐之朝后守欲变具狱永力争

不能得袖举牒还之拂衣去调清河丞寻知大谷县

太原帅率用重臣每宴飨费千金取诸县以给敛诸

大谷者尤亟永以书抵幕府曰非什一而取皆民膏

血也以资觞豆之费可乎脱不获命令有投劾而归

耳府不敢迫县有潭出云雨岁旱巫乘此哗民永杖

巫暴日中雨立至县人刻石纪其异府遣卒数辈号

警盗刺诸县短长游&#不归莫敢迕永械致之府府

为并它县追还于是部使者及郡文移有不便于民

者必条利病反复或遂寝而不行或谓永世方雷同

毋以此贾祸永曰吾知行吾志而已皇恤其它大谷

人安其政以为自有令无永比者既去数年复过之

则老稚遮留如永始去调东平府司录参军府事无

大小永咸决之吏有不能辨者私相靳曰尔非郭司

录耶通判郑州燕山兵起以永为其路转运判官郭

药师屯边怙恩暴甚与民市不偿其直复殴之至坏

目断支乃已安抚使王安中莫敢问永白安中不治

且难制请见而显责之不从则取其尤者磔之市乃

见药师曰朝廷负将军乎药师惊曰何谓也永曰前

日将军杖策归朝廷上推赤心置将军腹中客遇之

礼无所不至而将军未有尺寸功报上也今乃倚将

军为重乃纵部曲戕民不禁平居尚尔如缓急何药

师虽谢无愧容永谓安中曰它日乱边者必此人也

已而安中罢永亦辞去移河北西路提举常平会金

人趋京师所过城邑欲立取之是时天寒城池皆冻

金率藉冰梯城不攻而入永适在大名闻之先弛濠

渔之禁人争出渔冰不能合金人至城下睥睨久之

而去迁河东提点刑狱时高宗在扬州命宗泽守京

师泽厉兵积粟将复两河以大名当冲要檄永与帅

杜充漕张益谦相掎角永即朝夕谋战守具因结东

平权邦彦为援不数日声振河朔已没州县皆复应

官军金人亦畏之不敢动居亡何泽卒充守京师以

张益谦代之而裴亿为转运使益谦亿龌龊小人会

范琼胁邦彦南去刘豫举济南来寇大名孤城无援

永率士昼夜乘城伺间则出兵徂击或劝益谦委城

遁永曰北门所以蔽遮梁宋彼得志则席卷而南朝

廷危矣借力不敌犹当死守徐锉其锋待外援之至

奈何弃之因募士赍帛书夜缒城出告急朝廷乞先

为备攻围益急俘东平济南人呼城下曰二都已降

降者富贵不降者无&#类益谦辈相顾色动永大言

曰今日正吾侪报国之时又行城抚将士曰王师至

矣吾城坚完可守汝曹努力敌不足畏也众感泣质

明大雾四塞豫以车发断碑残础攻城楼橹皆坏左

右蒙盾而立多碎首者良久城陷永坐城楼上或掖

之以归诸子环泣请去永曰吾世受国恩当以死报

然巢倾卵复汝辈亦何之兹命也奚惧益谦亿率众

迎降金人曰城破始降何也众以永不从为辞金人

遣骑召永永正衣冠南向再拜讫易幅巾而入黏罕

曰沮降者谁永熟视曰不降者我金人奇永状貌且

素闻其贤乃自相语欲以富贵永永瞋目唾曰恨

不醢尔以报国家何说降乎怒骂不绝金人讳其言

麾之使去永复厉声曰胡不速杀我死当率义鬼灭

尔曹大名人在系者无不以手加额为之出涕金人

怒断所举手乃杀之一家皆遇害虽素不与永合者

皆面恸金人去相与负其尸瘗之永博通古今得钱

即买书家藏书万卷为文不求人知见古人立名节

者未尝不慨然掩卷终日而尤慕颜真卿为人充之

守大名名称甚盛永尝画数策见之它日问其目曰

未假读也永数之曰人有志而无才好名而遗实骄

蹇自用而得名声以此当大任鲜不颠沛者公等足

兴为治乎充大惭靖康元年冬金人再犯京师中外

阻绝或以两宫北狩告永者永号绝仆地家人舁归

不食者数日闻大元帅府檄书至始勉强一餐其忠

义盖天性然绍兴初赠中大夫资政殿学士谥勇节

官其族数人

  刘翊

按宋史忠义传翊靖康元年以吉州防御使为真定

府路都钤辖金人攻广信保州不克遂越中山而攻

真定翊率众昼夜搏战城上金兵初攻北壁翊拒之

乃伪徙攻东城宣抚使李邈复趣翊往应越再宿潜

移攻具还薄北城众攀堞而上城遂陷邈就执翊犹

集左右巷战已而稍亡去翊顾其弟曰我大将也其

可受贼戮乎挺身溃围欲出诸门已为敌所守乃之

孙氏山亭中解绦自缢死

  刘士英 王禀

按宋史忠义传士英宣和间为温州教授方腊陷处

州州人争具舟欲遁士英奋谓不当避自郡将而下

皆排沮之士英独身任责推郡茂才石砺为谋主治

兵峙粮籍保伍分其地为八隅委官统率以钟为约

令民闻钟声则趋所守堞未几贼来攻拒守凡四十

余日官军既至贼溃去靖康初通判太原府金人入

境帅臣张孝纯欲避之士英率通判方笈将官王禀

力止孝纯及城陷禀赴火死士英持短兵接战死之

笈在金因讲和使附书言二人死节后刻石于温衢

二州

  黄友

按宋史忠义传友字龙友温州平阳人少不羁十五

入太学语同辈曰大丈夫不能为国立功亦造化中

赘物耳因投笔西游边帅刘法一见奇之延致门下

会西鄙军哄都护高永年战没友作七诗哀其忠其

后幕府奏功没永年之实恤典不及其子以友诗进

徽宗览之恻然遂加赠谥友亦免省试登进士第调

永嘉瑞安二县主簿摄华阴令有政声方腊窃发友

同诸将收复所至披靡婺寇复作守留友摄兵曹为

殄灭计友请往谕之既次浦江贼望风解去复单骑

次武义贼众持钉一榼置其前友正色叱之曰汝等

何速死耶贼首李德壮之亟麾退一境贴然婺人图

像祀之通判澶州会金人败盟郭药师以常胜军叛

燕士响应友独领数千人与之战躬冒矢石破裂唇

齿钦宗即位制置使詹度奏友久服武事筹略过人

丞相何从而荐之召对问友唇齿破裂状为之称

叹赉予甚渥进直徽猷阁制置司参谋官同种师中

解太原围友遣兵三千夺榆次得粮万余斛明日大

军进榆次十里而止友亟白师中地非利将三面受

敌论不合友仰天叹曰事去矣迨晓兵果四合矢石

如雨敌益以铁骑士卒奔溃敌执友谓曰降则赦汝

友厉声曰男儿死耳遂遇害帝书忠节传家四字旌

其闾官其后八人友体貌英伟胆雄万夫谋画机密

出人意表尝语子弟曰天下承平日久武事玩弛万

一边书告警马革裹尸乃吾素志他日收吾骸足心

黑子为识也其忠诚许国根于天性如此

  蒋兴祖

按宋史忠义传兴祖常州宜兴人之奇之孙也以荫

累调饶州司录睦州盗起旁郡皆震兴祖白州将纠

吏卒缉战具盗不敢谋以功迁官知开封府武阳县

武古博浪沙地土脉脆恶大河薄其南尝积雨泛溢

埽具溃兴祖躬救护露宿其上弥四旬堤以不坏治

为畿邑最使者交荐之靖康初金兵犯京师道过县

或劝使走避兴祖曰吾世受国恩当死于是与妻子

留不去监兵与贼通斩以徇金数百骑来攻不胜去

明日师益至力不敌死焉年四十二妻及长子相继

以悸死诏赠朝散大夫

  徐揆

按宋史忠义传揆衢州人游京师入太学靖康元年

试开封府进士为举首未及大比而遭国难钦宗诣

金营不归揆帅诸生扣南熏门以书抵二酋请车驾

还阙其略曰昔楚庄王入陈欲以为县申叔时谏复

封之后世君子莫不多叔时之善谏楚子之从谏千

百岁之下犹想其风采本朝失信大国背盟致讨元

帅之职也郡城失守社稷几亡而存元帅之德也兵

不血刃市不易肆生灵几死而活元帅之仁也虽楚

子存陈之功未能有过我皇帝亲屈万乘两造辕门

越在草莽国中喁喁跂望属车之尘者屡矣道路之

言乃谓以金银未足故天子未返揆窃惑之今国家

帑藏既空编民一妾妇之饰一器用之微无不输之

公上商贾绝迹不来京邑区区岂足以偿需索之数

有存社稷之德活生灵之仁而以金帛之故留质君

父是犹爱人之子弟而辱其父祖与不爱无择元帅

必不为也愿推恻隐之心存始终之惠返其君父班

师振旅缓以时日使求之四方然后遣使人奉献则

楚封陈之功不足道也二酋见书使以马载揆至军

诘难揆厉声抗论为所杀建炎二年追录死节诏赠

宣教郎而官其后

  陈遘

按宋史忠义传遘字亨伯其先自江宁徙永州登进

士第知莘县为治有绩魏尹蒋之奇冯京许将交荐

之知雍丘县徽宗将以为御史而遭父佑甫忧毕丧

为广西转运判官蔡京启蛮猺地建平从允三州遘

言蛮人幸安静轻扰以兆衅不可京恶之以他事罢

归旋知商州兴元府入为驾部金部员外郎张商英

得致用为左司员外郎俄擢给事中会商英免相蔡

薿摄封驳力沮止之遘惧请外以直秘阁为河北转

运使加直龙图阁徙陕西召还京师而蔡京复相再

使河北徙淮南帝将易置发运使命选诸道计臣有

阀阅者执政以遘言京曰职卑不可用愿更选帝曰

可除集英殿修撰使往京乃不敢言遂为副使未几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4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