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图其像岁时祭之

  董公健

按绍兴府志公健字伯强新昌人宣和庚子冬方腊

起桐庐蔓延新昌官吏奔窜莫敢当公健慷慨率子

弟聚里中万人驭以纪律遂破贼焚其寨斩首千级

境内复安王师讨剡西贼檄公健为先锋公健藉累

胜之威轻视贼以数百当数千杀获颇众已乃王师

不进势孤援绝公健度事不可为呼众语曰大丈夫

宁以义死不可以不义生遂自杀人皆叹息垂涕赠

武功大夫汝州团练使官其诸子

  翁开

按袁州府志开寿昌人登政和五年进士宣和二年

摄青溪尉方腊寇起领所部与贼战不胜被执骂贼

而死郡人郑范为之传

  王行之

按太平县志行之字才仲少补上庠恩奏授迪功郎

婺州司士曹事宣和三年方腊党寇婺官吏皆遁行

之曰吾狱官也死分耳遂遇害事闻赠通直郎

  梅溶

按金华府志溶其先吴兴人五代时有梅耸者始避

地来迁浦阳溶以儒受荐为单州助教年七十余摄

松阳丞宣和二年冬盗发青溪据歙睦遂破杭明年

春婺衢处相继陷兵及境溶势不能敌死之从子执

礼言于朝官其二子敦时敦成敦时后为遂安令

  许琼

按金华府志琼字世英东阳人刚毅有力善骑射微

时尝毁淫祠而疠疫息人咸敬之宋宣和中邑怀德

乡寇起琼集民壮攻讨之乡赖捍卫随奉檄援郡城

有功上其事补秉义郎摄郡事既而睦寇入境屡挫

其锋久之兵食不继而盗益兵攻城琼力战死之尸

犹僵立如生能载所乘马而归至今庙食于乡子孙

繁衍为邑巨族

  曹夫

按江南通志夫黟人登崇宁第任本州通判方腊之

乱死于官

  詹良臣

按宋史忠义传良臣字符公睦州分水人举进士不

第以恩得官调缙云县尉方腊起其党洪再犯处州

守贰俱弃城遁又有他盗霍成富者用腊年号剽掠

缙云良臣曰捕盗尉职也纵不胜敢爱死乎率弓兵

数十人出御之为所执成富诱使降良臣曰汝辈不

知求生顾欲降我邪昔年李顺反于蜀王伦反于淮

南王则反于贝州身首横分妻子与同恶无少长皆

殊死旦暮官军至汝肉饲狗鼠矣贼怒脔其肉使自

啖之良臣吐且骂至死不绝声见者掩面流涕时年

七十二徽宗闻而伤之赠通直郎官录其子孙二人

  江仲明 蒋煜

按宋史忠义传仲明台州人宣和寇乱载老母逃山

涧中猝遇寇于东城之冈逼使就降仲明义不辱奋

起骂贼卒死之丞相吕颐浩诔以文有蒋煜者州之

仙居人有文学寇欲妻以女煜拒之胁以拜亦不从

寇曰吾戮汝矣煜伸颈就刃詈声不绝而死

  王衡

按临海县志衡字平仲大观中举八行操守贞介死

于方腊之乱贼首闻之自戮其党数人曰何敢杀王

佛子

  毛

按衢州府志字叔缜晚以特恩为歙士曹睦寇攻

城官吏皆遁曰吾职司寇狱有系囚谊不可去乃

摄州事时二子贡辟雍即遣人持狱印缒城以出令

献于朝城陷坐府上贼胁使降不屈骂贼不绝口

婴刃而死妻钱氏弗忍去妇掖其姑又弗忍去卒遇

害事闻赠朝请郎官其后二人

  祝汝秩

按处州府志汝秩字君礼丽水人宣和中方腊起睦

州寇诸郡汝秩诣阙上书乞为讨贼先锋补承信郎

即领兵解郭太尉围破仇道人洞至台州复捕腊余

党竟为贼所害

  恬





按西安县志恬字彦强元丰进士尚廉逊任推官摄

西安尉死睦寇之难特赠通直郎官其子清时与甥

邓瑞

  方琼

按通城县志琼宣和间命为颠夷将军戮力防御辛

死国难葬龙印石立庙&#鸣岭下祀之

  唐敏求

按宋史忠义传敏求字好古太平当涂人宣和六年

进士调德化主簿盗起敏求挺身率众捍贼度力不

能支谕以祸福贼愤诋触噪而前遂遇害事闻加赠

升朝官仍补其子楠将仕郎

  孙翊

按山西通志翊宣和末知朔宁府被命救太原时敌

张甚或言不若引兵北捣云中翊曰此策甚善奈违

君命因冒围至城下张孝纯不肯启门遂力战死之

  林师益

弟师舜

 师皋

按福建通志师益仙游人以父豫任补&#泽尉上书

论边防利害时以师益所论多可采充守御后军统

制杨时在讲筵奏师益晓达军政授第一正将已而

召入援行次封丘遇敌至师益谓其副曰彼众我寡

其吾致命之秋乎力战死之弟师舜师皋亦死王事

  张忠辅 折可与

按宋史忠义传忠辅宣和末为将同崔中折可与守

崞县金人来攻婴城固守率士卒以死拒敌中度不

可支有二心忠辅宣言于众曰必欲降请先杀我中

设伏绐约议事斩忠辅首掷陴外以示金人既开城

门可与不屈见杀可与兄可求建炎中言于朝官可

与之子五人而忠辅不与士论惜之

  傅察

按宋史忠义传察字公晦孟州济源人中书侍郎尧

俞从孙也年十八登进士第蔡京在相位闻其名遣

子鯈往见将妻以女拒弗答调清州司法参军历永

平淄川丞入为太常博士迁兵部吏部员外郎宣和

七年十月接伴金国贺正旦使是时金将渝盟而朝

廷未之知也察至燕闻金人入寇或劝毋遽行察曰

受使以出闻难而止若君命何遂至韩城镇使人不

来居数日金数十骑驰入馆强之上马行次境上察

觉有变不肯进曰迓使人故例止此金人辄易其驭

者拥之东北去行百里许遇所谓二太子斡离不者

领兵至驿道使拜察曰吾若奉使大国见国主当致

敬今来迎客而胁我至此又止令见太子太子虽贵

人臣也当以宾礼见何拜为斡离不怒曰吾兴师南

向何使之称凡汝国得失为我道之否则死察曰主

上仁圣与大国讲好信使往来项背相望未有失德

太子干盟而动意欲何为还朝当具奏斡离不曰尔

尚欲还朝邪左右促使拜白刃如林或捽之伏地衣

袂颠倒愈植立不顾反复论辩斡离不曰尔今不拜

后日虽欲拜可得邪麾令去察知不免谓官属侯彦

等曰我死必矣我父母素爱我闻之必大戚若万一

脱幸记吾言告吾亲使知我死国少纾其亡穷之悲

也众皆泣是夕隔绝不复见金兵至燕彦等密访存

亡曰使臣不拜太子昨郭药师战胜有喜色太子虑

其取且衔往忿杀之矣将官武汉英识其尸焚之

裹其骨命虎翼卒沙立负以归立至涿州金人得而

系诸土室凡两月伺守者怠毁垣出归以骨付其家

副使蒋噩及彦辈归皆道不屈状赠徽猷阁待制察

自幼嗜学同辈或邀与娱嬉不肯就为文温丽有典

裁平居恂恂然无喜愠色遇事若无所可否非其意

崒然不可犯恬于势利在京师故人鼎贵罕至其门

间一见寒温谈笑而已及仓卒徇义荦荦如此闻者

哀而壮之时年三十七干道中赐谥曰忠肃

  朱昭

按宋史忠义传昭字彦明府谷人以效用进累官秉

义郎浮湛班行不自表异宣和末为震武城兵马监

押摄知城事金兵内侵夏人乘虚尽取河外诸城镇

震武距府州三百里最为孤绝昭率老幼婴城敌攻

之力昭募骁锐兵卒千余人与约曰贼知城中虚实

有轻我心若出不意攻之可一鼓而溃于是夜缒兵

出薄其营果惊乱城上鼓噪乘之杀获甚众夏人设

木鹅梯冲以临城飞矢雨激卒不能施然昼夜进攻

不止其酋悟儿思齐介冑来以毡盾自蔽邀昭计事

昭常服登陴披襟问曰彼何人乃尔不武欲见我我

在此将有何事思齐却盾而前数宋朝失信曰大金

约我夹攻京师为城下之盟画河为界太原旦暮且

下麟府诸垒悉已归我公何恃而不降昭曰上皇知

奸邪误国改过不吝已行内禅今天子圣政一新矣

汝独未知邪乃取传禅诏赦宣读之众眙服其勇

辩是时诸城降者多昭故人从旁语曰天下事已矣

忠安所施昭叱曰汝辈背义偷生不异犬彘尚敢以

言诱我乎我唯有死耳因大骂引弓射之众走凡被

围四日地多圯坏昭以智捕御皆合法然不可复支

昭退坐厅事召诸校谓曰城且破妻子不可为贼污

幸先戕我家而背城死战胜则东向图大功不胜则

暴骨境内大丈夫一生之事毕矣众未应昭幼子戏

阶下遽起手刃之长子惊视又杀之径领数卒屠其

家人舁尸纳井中部将贾宗望母适过前昭起呼曰

媪乡人也吾不欲刃请自入井媪从之遂并复以土

将士将妻孥者又皆尽杀之昭谓众曰我与汝曹俱

无累矣部落子有阴与贼通者告之曰朱昭与其徒

各杀其家人将出战人虽少皆死士也贼大惧以利

守兵得登城昭勒众于通衢接战自暮达旦尸填

街不可行昭跃马从缺城出马蹶坠堑贼欢曰得朱

将军矣欲生致之昭瞋目仗剑无一敢前旋中矢而

死年四十六

  史抗

按宋史忠义传抗济源人宣和末为代州沿边安抚

副使金人围代急抗夜呼其二子稽古稽哲谓曰吾

昔语用事者雁门控制一道宜择帅增戍以谋未形

之患若使横流则无所措矣言虽切皆不吾省今重

围既固外援不至吾用六壬术占之明日城必陷吾

将死事汝辈亦勿以妻子为念而负国也能听吾言

当令家属自裁然后同赴义二子泣曰唯吾父命明

日城果破父子三人突围力战死于城隅

  孙益 孙谷

按宋史忠义传益不知其所以进宣和末以福州观

察使知朔宁府被命救太原时敌势张甚或言不若

引兵北捣云中彼之将士室家在焉所谓攻其所必

救也益曰此策固善奈违君命因跃马冒围至城下

张孝纯不肯启门遂死之益天资忠勇每倾赀以赏

战士能得人死力小鞠为边患遣将致讨益子在

行间师无功益谓子必死朝廷闻之恤录其孤甚厚

其子遣信至益所报平安益怒其子不能死以状自

列尽上还官所赐而斩其持书来者初益在朔宁察

郡人孙谷可用奏为掾属待之异于常僚益出师属

以后事益死敌骑来攻且别命郡守众议欲开关迎

之谷争弗得叹曰吾身已许国又不忍负孙公之托

诸人不见容是吾死所也或举刃胁之无慑容遂见



  祁翊

按宋史徐徽言传翊宣和末知朔宁府救太原死于



  郭浒 朱友恭

按宋史忠义传浒德顺中安堡人从军积官至武经

郎为泾原第八副将金人犯陕西渭帅以下叛降独

浒义不许称病去帅恶忌之傅致以罪下之狱胁使

俱降浒奋而呼曰大丈夫今得死所矣终不能受污

叛逆大恶天地所不容吾虽死誓不尔贷当诉于地

下耳众丑其语即杀之建炎三年赠武翼大夫忠州

刺史同死者朱友恭西安人以忠翊郎为泾原第一

副将步兵扞金人于华亭数有功会金兵大集友恭

赴敌力战为所得渭帅既降诱以甘言许优进官秩

不肯从更诋辱之帅不胜忿断其胫以徇经日乃斩

之后赠敦武郎

  吴革

按宋史忠义传革字义夫华州华阳人国初勋臣廷

祚七世孙也少好学喜谭兵再试礼部不中乃从泾

原军以秉义郎干办经略司公事金人南牧帅兵解

辽州之围使粘罕军见之庭揖不拜责其贪利败约

词直气劲粘罕少屈为追回威胜诸屯兵授书使归

钦宗问割地与不割地利害对曰金人有吞噬之意

愿悉起关中士马赴都为备诏以为武功大夫合门

宣赞舍人持节谕陜西行至朱仙闻金人犯京师复

还与张叔夜同入城请于帝乞幸秦州又乞出城

之使不敢近又乞诸门同出兵牵制冲突尾袭应援

可一战而胜时众言已入皆不果后金兵攻安上门

填道度壕革言之守将使泄蔡河水以灌之不听及

填道将合欲用前议则水已涸矣车驾幸金营革以

为堕其计往请叔夜欲身见其大酋计事叔夜问其

故曰兹行有三说一则天子还内二则金骑归国三

则革死叔夜为言之不报上皇妃后太子出郊革白

孙傅乞留之不得乃与傅谋于启圣僧院置振济局

募士民就食一日之间至者万计阴以军法部勒将

攻金营久之迁于同文馆所合已至数万多两河骁

悍之士既而有立张邦昌之议革谋先诛范琼辈以

三月八日起兵谋既定前期二日有班直甲士数百

人排闼入言邦昌以七日受册请亟起事革乃披甲

上马至咸丰门四面皆琼党绐革入帐即执之胁以

从逆革骂之极口引颈受刃颜色不变其麾下百人

皆死 按张邦昌传邦昌即伪位僭号大楚拟都金

陵遂升文德殿设位御&#西受贺遣合门传令勿拜

时雍率百官遽拜邦昌但东面拱立外统制官宣赞

舍人吴革耻屈节异姓首率内亲事官数百人皆先

杀其妻孥焚所居谋举义金水门外范琼诈与合谋

令悉弃兵杖乃从后袭杀百余人捕革并其子皆杀

之又禽斩十余人是日风霾日晕无光百官惨沮邦

昌亦变色唯时雍开俦琼等欣然鼓舞若以为有佐

命功云

  李翼 李耸 王唐臣 刘子英 阎城

按宋史忠义传翼麟州新秦人宣和末为代州西路

都巡检使屯崞县金人取代执守将嗣本遣来谕降

翼射却之帅士卒坚守义胜军统领崔忠杀都监张

洪辅夜引金兵入城翼挺身搏战达旦力不敌被执

酋粘罕欲臣之怒骂不屈与县令李耸丞王唐臣尉

刘子英监酒阎城将官折可与同死之

  阮骏

按宋史李翼传骏兴化军人绍圣元年进士为河南

府少尹金人犯京师率所隶兵拥护神御殿抱神御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4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