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九年改北院大王未几为契丹行宫都部署大康二

年耶律乙辛为中京留守诏百官廷议欲复召之群

臣无敢正言撒剌独奏曰萧岩寿言乙辛有罪不可

为枢臣故陛下出之今复召恐天下生疑进谏者三

不纳左右为之震悚乙辛复为枢密使见撒剌让曰

与君无憾何独异议撒剌曰此社稷计何憾之有乙

辛诬撒剌与速撒同谋废立诏按无迹出为始平军

节度使及萧讹都斡诬首竟遣使杀之干统间追封

漆水郡王绘像宜福殿仍追赠三子官爵

  萧忽古

按辽史本传忽古字阿斯怜性忠直趫捷有力甫冠

补禁军咸雍初从招讨使耶律赵三讨番部之违命

者及请降来介有能跃驼峰而上者以儇捷相诧赵

三问左右谁能此忽古被重铠而出手不及峰一跃

而上使者大骇赵三以女妻之帝闻召为护卫时北

院枢密使耶律乙辛以狡佞得幸肆行凶暴忽古伏

于桥下伺其过欲杀之俄以暴雨坏桥不果后又欲

杀于猎所为亲友所阻大康三年复欲杀乙辛及萧

得里特等乙辛知而械系之考劾不服流于边及太

子废徙于上京召忽古至杀之干统初追赠龙虎卫

上将军

  萧速撒

按辽史本传速撒字秃鲁堇突吕不部人性沉毅重

熙间累迁右护卫太保蒲奴里叛从耶律义先往讨

执首乱陶得里以归清宁中历北面林牙彰国军节

度使入为北院枢密副使咸雍十年经略西南边撤

宋堡障戍以皮室军上嘉之大康二年知北院枢密

使耶律乙辛权宠方盛附丽者多至通显速撒未尝

造门乙辛衔之诬构速撒首谋废立按之无验出为

上京留守乙辛复令萧讹都斡以前事诬告上怒不

复加讯遣使杀之时方盛暑尸诸原野容色不变乌

鹊不敢近干统间追封兰陵郡王绘像宜福殿

  耶律挞不也

按辽史本传挞不也字撒班系出季父房父高家仕

至林牙重熙间破夏人于金肃军有功优加赏赉挞

不也清宁中补牌印郎君累迁永兴宫使九年平重

元之乱以功知点检司事赐平乱功臣为怀德军节

度使咸雍五年迁遥辈&#大康三年授北院宣徽使

耶律乙辛谋害太子挞不也知其奸欲杀乙辛及萧

特里得萧十三等乙辛知之令其党诬构挞不也与

废立事杀之干统间追封漆水郡王绘像宜福殿

  挞不野

按续文献通考挞不野为北路招讨使道宗大安九

年西北夷磨古斯伪降既而乘虚来袭挞不野死之

  移敌蹇

按辽史萧兀纳传天庆元年金兵来侵战于宁江州

其孙移敌蹇死之

  和尚



道温

按金史宗望传辽帝之奔阴山也辽节度使和尚与

林牙马哥男慎思俱被擒都统杲使阿邻护送得里

底和尚雅里斯等入京师得里底道亡太祖诛阿邻

和尚弟道温为兴中尹太祖使谩都本以兵千人与

和尚往招之和尚欲亡去不克至兴中城下以矢系

书射城中教道温毋降事泄谩都本责之曰汝何反

复如此对曰以忠报国何反复之有虽死不恨乃杀

之既而宗望军遇辽都统孛迭等道温在其中相与

隔水而语宗望承制招之孛迭唯诺无降意宗望谓

道温曰汝兄和尚因战而获未尝加罪后以叛诛能

无痛悼道温曰吾兄辱于见获荣于死国宗望顾马

和尚曰能为我取此乎对曰能遂以所部渡水击败

其众直趋道温射中其臂获而杀之

  耶律丑哥

按元史耶律忒末传忒末父丑哥仕辽为都统辽亡

不屈节夫妇俱死焉金主悯其忠义授忒末都统

 忠烈部名臣列传十七

  宋一

  张业

按山西通志业云应行军都部署拔四州辽人复寰

州业力战重伤为辽所获三日不食而死

  龚慎仪

按福建通志慎仪字世则邵武人开宝初奉太祖命

往招刘鋹被执归除驾部郎中歙州刺史宜春贼卢

绛陷歙且趋闽欲引慎仪为谋主慎仪厉声曰吾已

受宋真命虽一日失援肯从贼反耶遂举家遇害

  秦传序





按宋史忠义传传序江宁人淳化五年充夔峡巡检

使李顺之乱贼众奄至傅夔州城下传序督士卒昼

夜拒战婴城既久危蹙日甚长吏皆奔窜投贼传序

谓士卒曰吾为监军尽死节以守城吾之职也安可

苟免乎城中乏食传序出囊&#服玩尽市酒肉以犒

士卒慰勉之众皆感泣力战传序度力不能拒乃为

蜡书遣人间道上言臣尽死力誓不降贼城坏传序

赴火死传序家寄荆湖间子奭溯峡求父尸溺死人

以为父死于忠子死于孝奏至太宗嗟恻久之录传

序次子煦为殿直以钱十万赐其家煦卒复以煦弟

昉为三班奉职

  康保裔

按宋史忠义传保裔河南洛阳人祖志忠后唐长兴

中讨王都战殁父再遇为龙捷指挥使从太祖征李

筠又死于兵保裔在周屡立战功为东班押班及再

遇阵殁诏以保裔代父职从石守信破泽州明年攻

河东之广阳获千余人开宝中又从诸将破契丹于

石岭关累迁日骑都虞候转龙卫指挥使领登州刺

史端拱初授淄州团练使徙定州天雄军驻泊部署

寻知代州移深州又徙高阳关副都部署就加侍卫

马军都虞候领凉州观察使真宗即位召还以其母

老勤养赐以上尊酒茶米俄领彰国军节度出为并

代都部署徙知天雄军并代列状请留诏褒之复为

高阳关都部署契丹兵大入诸将与战于河间保裔

选精锐赴之会暮约诘朝合战迟明契丹围之数重

左右劝易甲驰突以出保裔曰临难无苟免遂决战

二日杀伤甚众蹴践尘深二尺兵尽矢绝援不至遂

殁焉时车驾驻大名闻之震悼废朝二日赠侍中以

其子继英为六宅使顺州刺史继彬为洛苑使继明

为内园副使幼子继宗为西头供奉官孙惟一为将

作监主簿继英等奉告命谢曰臣父不能决胜而死

陛下不以罪其孥幸矣臣等顾蒙非常之恩因悲涕

伏地不能起上恻然曰尔父死王事赠赏之典所宜

加厚顾谓左右曰保裔父祖死疆场身复战殁世有

忠节深可嘉也保裔有母年八十四遣使劳问赐白

金五十两封为陈国太夫人其妻已亡亦追封河东

郡夫人保裔谨厚好礼喜宾客善骑射弋飞走无不

中尝握矢三十引满以射筈镝相连而坠人服其妙

屡经战阵身被七十创贷公钱数十万劳军殁后亲

吏鬻器玩以偿上知之乃复厚赐焉继英仕至左卫

大将军贵州团练使严于驭军厚于抚宗族其卒也

家无余财方保裔及契丹血战而援兵不至惟张凝

以高阳关路钤辖领先锋李重贵以高阳关行营副

都部署率众策应遇契丹兵交战保裔为敌所复重

贵与凝赴援腹背受敌自申至寅力战敌乃退当时

诸将多失部分独重贵凝全军还屯凝议上将士功

状重贵喟然曰大将陷殁而吾曹计功何面目也上

闻而嘉之重贵仕至知郑州领播州防御使改左羽

林军大将军致仕凝加殿前都虞候卒赠彰德军节

度使

  裴济

按宋史本传济字仲溥绛州闻喜人唐相耀卿八世

孙后徙家河中济少事晋邸同辈有忮悍者济屡纠

其过失被谮出补太康镇将未几谮济者坐法太宗

知济可任会即位补殿直为天威军兵马监押及平

太原征幽蓟济迎谒陪扈令监军易州契丹攻城不

能下以劳迁西头供奉官太平兴国末江表盗起命

为巡检迁崇仪副使召还迁崇仪使监戍兵于威卤

军涂次镇州夜有贼骑扣城门大呼曰官军至矣州

将然之促守吏开关济遽止之曰此必妄也及旦果

有敌兵遁去太宗嘉之迁西上合门使定州都监就

加行营钤辖寻知定州契丹三万骑来攻济逆击于

徐河斩数千级获牛马铠仗甚众淳化初与周莹同

判四方馆未几为镇州行营钤辖又与李继隆击贼

于唐河济短兵陷阵贼大败走优诏褒美初继隆以

济性刚不悦之及是役抚济恨相知之晚改四方馆

使复知定州徙天雄军钤辖迁客省使复知定州至

道二年改内客省使知镇州立春日出土牛以祭酌

奠始毕有卒挟牛去济察其举止知欲为变亟命擒

之果有窃发者数十人已劫间矣悉搜捕腰斩之

军民肃然济在镇定凡十五年威绩甚着召还知天

雄军咸平初李继迁叛以济领顺州团练使知灵州

兼都部署至州二年谋缉八镇兴屯田之利民甚赖

之其年清远军陷夏人大集断饷道孤军绝援济刺

指血染奏求救甚急兵不至城陷死之上闻嗟悼特

赠镇江军节度三子并优进秩济在诸使中甚有声

望及没夏人皆惜之景德中济妻永泰郡君景氏卒

特诏追封平阳郡夫人诸子给奉终丧子德谷虞部

郎中德基至如京使德丰殿中丞

  梁仲保

按广西通志仲保宾州人勇鸷过人以三班奉职充

本州团练宝元中知州吴元球以仲保豫平安化蛮

之劳复请增给奖之侬智高引众向宾仲保迎战相

持数日贼众益集仲保势孤竟死战所智高因陷宾

城州人伤之立庙以祀

  任福

按河间府志福字佑之开封人咸平中为莫州刺史

仁宗时累官侍卫马军都虞候康定二年与元昊战

好水川身被十余矢有小校刘进者劝福自免福曰

吾为大将兵败以死报国尔挥铁简挺身决斗枪中

左颊绝其喉而死奏至帝震悼之赠武胜军节度使

兼侍中

  葛怀敏

按河间府志怀敏霸之子以荫授西头供奉官累官

知隰莫保三州太平兴国五年徙知沧州进泾原路

兼招讨经略安抚庆历二年元昊寇镇戎军堕败遂

与诸将皆遇害奏至帝嗟悼久之赠镇戎军节度使

兼太尉谥忠隐

  耿傅



昭化

按宋史任福传傅字公弼河南人祖昭化为蜀州司

户参军盗据城欲胁以官昭化大骂至断手足不屈

而死傅少喜侠尚气初以父荫为三班奉职换伊阳

县尉历明州司理参军迁将作监丞知永宁县河南

守宋绶荐其材迁通判仪州徙庆州时议进兵西讨

以傅督一道粮馈会元昊入寇参任福行营军事遇

敌姚家川诸将失利敌骑益至武英劝傅避去傅不

答英叹曰英当死君文吏无军责奈何与英俱死朱

观亦谓傅少避贼锋而傅愈前指顾自若被数创乃

死始傅与观营笼落川夜作书遗福以其戒小胜前

与敌大军遇深以持重戒之自写题观名以致福军

中傅死后韩琦得其书于随军孔目官彭忠奏上之

诏赠傅右谏议大夫官其子瑗为太常寺太祝璩为

太常寺奉礼郎璋为将作监主簿珪试秘书省校书

郎琬同学究出身

  马遂

按宋史忠义传遂开封人初隶龙卫军补散直改三

班奉职为北京指使闻王则叛中夜叱&#晨起诣留

守贾昌朝请击贼昌朝因使持榜入贝州招降则盛

服见之遂谕以祸福辄不答遂将杀则而无兵仗自

随时张得一在侧欲其助己目得一得一不动遂奋

起投杯抵则扼其喉欧之流血而左右卒无助之者

贼党攒刃聚噪至断一臂犹詈则曰妖贼恨不斩汝

万段贼缚遂厅事前支解之则仓猝被欧骇伤病数

日乃起事闻仁宗叹息久之赠宫苑使封其妻为旌

忠县君赐冠帔官其子五人后得杀遂者骁捷卒石

庆使其子剖心而祭之

  董元亨

按宋史忠义传元亨深州束鹿人累官至国子博士

通判贝州王则据城叛是日冬至元亨方与州将张

得一朝谒天庆观夜漏未尽变起仓猝众莫知所为

元亨促马驰还坐厅事贼党十余人擐甲露刃排闼

而入左右皆奔溃贼胁元亨曰大王遣我来索军资

库钥元亨据案叱之曰大王谁也妖贼乃敢弄兵乎

我有死耳钥不可得也贼将郝用继来索愈急曰库

帑今日大王所有也可不上钥乎元亨厉声张目骂

贼用遂杀之贼争入钥而去事闻仁宗曰守法之

臣也赠太常少卿录其子孙三人贼平获郝用斩以

祭元亨

  曹觐

按宋史忠义传觐字仲宾曹修礼子也叔修古卒无

子天章阁待制杜杞为言于朝授觐建州司户参军

为修古后皇佑中以太子中舍知封州侬智高叛攻

陷邕管趋广州行至封州州人未尝知兵士卒才百

人不任战斗又无城隍以守或劝觐遁去觐正色叱

之曰吾守臣也有死而已敢言避贼者斩麾都监陈

晔引兵迎击贼封川令率乡丁弓手继进贼众数百

倍晔兵败走乡丁亦溃觐率从卒决战不胜被执贼

戒勿杀捽使拜且诱之曰从我得美官付汝兵柄以

女妻汝觐不肯拜且詈曰人臣惟北面拜天子我岂

从尔苟生邪速杀我幸矣贼犹惜不杀徙置舟中觐

不食者两日探怀中印章授其从卒曰我且死若求

间道以此上官贼知其无降意害之至死诟贼声不

绝投尸江中时年三十五事闻赠太常少卿录其子

四人妻刘避贼死于林峒追封彭城郡君加赐冠帔

又赠修古尚书工部侍郎封修古妻陈颍川郡君当

智高之反乘岭南无备县吏往往望风窜匿故贼所

向辄下独觐与孔宗旦赵师旦能以死守后田瑜安

抚广东乃为觐立庙封州

  张忠

按开封府志忠开封人以材武称累官英州团练使

侬智高围广州忠不介冑而前会先锋遇贼奔忠手

拉贼帅二人马陷泥遂中标枪死焉

  宋士尧

按广西通志士尧马平人皇佑中侬智高寇邕州士

尧率兵往救邕与智高战不胜少休再战为所败被

贼斩首士尧尸不堕驰马还营贼望见传以为异不

敢逼后赠屯卫大将军

  潘盎

按广西通志盎苍梧人儒衣持翣言动不群或谓其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4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