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按十国春秋崇溥史失其世系广政中为威武军都

监时周将王景等连营围凤州而韩通复分兵城固

镇以绝西川援兵未几城陷节度使王环既被执而

崇溥及将士五千尽为周兵所掳崇溥坚不肯降饿

数日而死

  韩通

按宋史太祖本纪恭帝即位改归德军节度检校太

尉显德七年春北汉结契丹入寇命出师御之次陈

桥驿军中知星者苗训引门吏楚昭辅视日下复有

一日黑光摩荡者久之夜五鼓军士集驿门宣言策

点检为天子或止之众不听迟明逼寝所太宗入白

太祖起诸校露刃列于庭曰诸军无主愿策太尉为

天子未及对有以黄衣加太祖身众皆罗拜呼万岁

即掖太祖乘马太祖揽辔谓诸将曰我有号令尔能

从乎皆下马曰惟命太祖曰太后主上吾皆北面事

之汝辈不得惊犯大臣皆我比肩不得侵凌朝廷府

库士庶之家不得侵掠用令有重赏违即孥戮汝诸

将皆载拜肃队以入副都指挥使韩通谋御之王彦

升遽杀通于其第建隆元年正月戊申赠韩通中书

令命以礼收葬

  陆光图 暨彦赟

按十国春秋光图四会人生长华胄读书知大义历

仕至合门副使后主时文武百官多入知内侍省光

图独坚求外郡后主恶其意遂出为郴州刺史至郴

周恤穷民招辑兵士民皆呼为陆父宋师临境光图

遣兵栅骑田岭会雨涨黄溪溢宋将潘美顺流破栅

光图同暨彦赟力战败绩被执抗骂不屈俱遇害其

子孙多居端州

  李景威

按十国春秋景威荆州长阳人也仕贞懿王擢水手

都指挥使继冲代保勖节镇景威时为帐下亲校会

湖南张文表之乱周保权求救于宋宋命慕容延钊

等往讨复诏江陵发水军赴潭州继冲遣景威将兵

三千人以待未几宋师假道荆南声言兵过城外景

威曰兵尚权谲城外之约其可信乎以臣观之直欲

乘衅伐我耳方今精兵数万训练甚备莫若严兵整

旅以御之臣虽不才愿尽以相付少监孙光宪固谓

不可景威出而叹曰吾言不用大事去矣何用生为

因扼吭而死宋太祖闻之曰忠臣也命王仁赡厚恤

其家

  高彦俦

按十国春秋彦俦太原人父晖宣威军使彦俦从高

祖来蜀累历军校为昭武军监押后主嗣位迁邛州

刺史改马步军使会汉兵入大散关陷安都寨彦俦

以所部先进汉人烧寨毁关避去彦俦尽锐追之复

其寨而还未几彦俦领赵州刺史俄为奉銮肃卫都

指挥副使改右骁锐马军都指挥使加匡圣马军都

指挥使真拜武定军节度使周显德初王景向训攻

凤州后主令彦俦出兵解围未至闻败军于唐仓因

溃归观察判官赵玭闭关不纳以城归周彦俦遁归

成都后主不之罪以为右奉銮肃卫都指挥使改功

德使广政二十二年出授宁江军都巡检制置招讨

使加宣徽北院事昭武军节度使及宋师至夔州彦

俦谓副使赵崇济监军武守谦曰北军远来宜坚壁

待之为上策守谦不从独领部下兵出战宋将刘光

义曹彬顿兵白帝庙西遣骑将张廷翰等引兵与守

谦战猪头铺守谦败走廷翰等乘胜登城光义率大

军继至彦俦以所部将出拒战宋师已乘城而入彦

俦惶骇失次不知计所出判官罗济劝令单骑归成

都彦俦曰我昔已失天水今复不能守夔州纵人主

不忍杀我亦何面目见蜀人哉济又劝其降彦俦曰

老幼百口在成都若一身偷生举族何负吾今日止

有死耳即解符印授济具衣冠望西北再拜登楼纵

火自焚死后数日光义得其骨灰烬中以礼葬之

  李重进

按济南府志重进乐陵人周太祖甥生于太原世宗

朝为节度使加平章事恭帝即位镇淮南宋太祖受

禅举兵不附赴火而死

  李筠

按十国春秋筠太原人善骑射初隶后唐秦王从荣

麾下从荣难作筠骑从至天津桥射杀十数人已而

弃马遁去清泰初应募为内殿直迁控鹤指挥使开

运末契丹灭晋其将赵延寿闻筠勇悍召置帐下及

延寿被执契丹将耶律解里者尚统二千骑留镇州

筠与诸将谋伺间击之控鹤左厢都校白再荣持两

端匿室中不时应筠拔佩刀破幕引臂逼再荣行杀

伤相当解里遂城去高祖立于晋阳再荣以镇州

送款授再荣留后而以筠为博州刺史郭威镇大名

表筠先锋指挥使又为北面缘边巡检洎起兵入汴

筠与郭崇威从战败慕容彦超于留子陂有功威革

汉阼是为周太祖太祖论开国功迁筠昭义军节度

使检校太傅同平章事居数年周累与世祖构兵筠

以奇兵击败契丹之援晋阳者加兼侍中周恭帝立

进太尉宋太祖受禅遣使加兼中书令谕以入朝筠

即欲拒命左右为陈历数推迁之理不得已下拜及

廷使者升阶置酒张乐遽索周太祖画像悬壁涕泣

迸至宾佐殊惶骇告宋使曰令公被酒失其常性幸

勿为讶未几遣牙将刘继冲等称臣于睿宗睿宗以

蜡书约与伐宋筠虽外阳附宋而内实欲得甘心以

报周也是时筠子守节为宋皇城使泣谏不听宋太

祖又遣之谕旨曰归语汝父我未为天子时任自为

之既为天子独不能臣我邪筠谋愈益急遂起兵从

事闾丘仲卿献策曰大梁兵甲精锐难与争锋我孤

军举事其势甚危倚援河东终未得力不如西下太

行直抵怀孟塞虎牢据洛邑东向争天下计之上也

筠曰吾周朝宿将与世宗义同昆弟禁卫皆旧人必

倒戈归我况有儋珪枪拨汗马何忧天下哉儋珪筠

爱将有勇力善用枪拨汗筠骏马日驰七百里故筠

夸焉顷之使人杀泽州刺史张福据其城睿宗乃率

兵来援筠以臣礼上谒于太平驿时睿宗兵卫寡弱

筠内甚悔而事已不可中止睿宗乃封筠西平王召

与语筠自陈受郭氏大恩敢爱死不寤周与汉为世

雠也睿宗默然由是心疑之命宣徽使卢赞监其军

筠益怏怏不自得留子守节守上党而自引众南向

宋太祖遣石守信等讨之敕曰勿纵筠下太行急进

师扼其隘破之必矣太祖遂亲征山路多石不可行

太祖先于马上负数石群臣六军皆负之即日平为

大道与守信等会破筠众于泽州南杀监军赞筠走

还保泽州太祖亲督战拔其城筠赴火死时天会四

年六月也筠性虽暴事母甚孝每怒将杀人母屏风

后呼筠筠趋至母曰闻将杀人可免乎为吾曹增福

尔遽舍之筠有爱妾刘氏欲俱死筠以其有娠麾令



  江礼

按十国春秋礼清流人也周氏时任潭州判官干德

元年宋师入湖南将吏多劝保权迎降礼独率乡兵

二千人拒慕容延钊于湘阴力战而死清流人义之

立祠以祀

  陈乔

按十国春秋乔字子乔庐陵玉笥人父浚仕吴官翰

林学士烈祖代吴进兵部尚书乔幼敏悟文辞清丽

事亲以孝闻浚殁收恤族党均财给之亲疏靡间以

荫授太常奉礼郎烈祖颇器重之迁屯田员外郎转

中书舍人保大末淮南兵兴元宗忧蹙不知所为陈

觉李征古请以宋齐丘摄政元宗乃召乔草诏如觉

征古所请乔请对排宫门人见泣曰社稷之重焉可

假人今陛下署此则百官朝请皆归齐丘尺地一民

俱非己有陛下纵脱屣万乘独不念中兴大业之艰

难乎臣见淖齿李兑复作而让皇幽囚于丹阳是陛

下所亲见者一旦垂涕求为田舍翁不可得矣元宗

愕然曰微卿几落贼人彀中引乔入见后及诸子曰

此忠臣也他日国家急难汝母子可托之我死无恨

矣及齐丘暨党与皆死乔与齐丘素善独得不坐建

隆二年元宗迁南都留辅太子监国后主嗣位历吏

部侍郎翰林学士承旨枢密副使遂以门下侍郎兼

枢密使贬制度改右内史侍郎兼光政院使辅政乔

风度淹雅小心守法时誉归之宋太祖遣使征后主

入朝后主且发矣以乔为介乔曰陛下与臣同受先

帝顾命委以宗社大计今往必见留则国非己有悔

将何及即死实腼彦于先帝臣请独任稽缓之责以

拒宋命后主由是连年不朝皆乔为之主也已而宋

师围金陵太祖又遣进奉使江国公从镒谕旨欲后

主自归且命曹彬缓攻以俟之乔坚持不可刘澄以

润州降后主方惶惑欲置其家不问乔愤切曰人臣

受重寄开门延敌此岂可容悉取其父母妻子斩之

常语后主势虽迫蹙臣节故不可隳也及城垂陷后

主亲为降款属乔与清源郡公仲诣曹彬乔遽归

府以款投承溜间略无降意后主趣之急乔入见曰

自古无不亡之国降亦无由得全徒取辱耳臣请背

城一战而死意欲与后主同殉国而口不忍言后主

握乔手涕泣不能从乔曰如此则不如诛臣归臣以

逆命之罪后主又不从乃掣手而去至政事堂召二

亲吏解所服金带与之曰善藏吾骨遂自缢二吏撤

榻瘗之乔为人孝弟廉介家无余财先丧其妻后主

为娶国戚乔曰臣家素贫不能具六礼后主敕官帑

贷之俾就昏成礼焉金陵平家人谋收葬求尸不得

或见一丈夫衣黄半臂举手障而及得瘗所发视如

所见咸以为乔魄不泯云

  张雄

按十国春秋雄淮人也周侵淮南民自相结为部伍

以拒周师谓之义军而雄所将最有功元宗命为义

军首领及割地徙之江南历袁汀二州刺史后主嗣

位进为统军使仍守二州宋师入江南金陵危急雄

谓诸子曰吾必死国难尔辈不从吾死非忠孝也诸

子泣受命雄乃纠兵东下以救之至溧阳猝遇宋师

遂与田钦祚战失利与其子力战俱死不同行者亦

死于他陈父子八人无生存者国人哀之

  锺蒨

按十国春秋蒨字德林起家藩府从事累登台郎迁

集贤殿学士保大九年为东都少尹交泰时齐王景

达都督抚州朝廷慎选僚佐除观察判官检校屯田

郎中后主时官勤政殿学士宋师入金陵蒨朝服坐

于家兵及门举族死之

  呙彦

按十国春秋彦失其世系后主时官池州刺史已而

入为将军金陵陷百官多送款迎降彦独与马承信

承俊帅壮士数百巷战力屈而死

  廖澄

按十国春秋澄顺昌人少负忠义举梁开平二年进

士邅迍不显烈祖时南奔累官至大理评事宋曹彬

围金陵急校书郎林特劝澄同降澄曰吾久仕唐君

臣之义不可废也乃豫以身后事遣苍头归报城陷

遂从容更衣仰药死

  胡则 宋德明

按十国春秋则保大末为军校后主立进为诸军使

未几官江州指挥使金陵陷曹彬迫后主以手书命

郡县悉降书至江州刺史谢彦宾集将佐视之谋纳

款则愤形于色亟出谓其下曰吾属世受李氏恩安

可负之且都城久受围此书真伪不可辨刺史不忠

欲污吾州尔辈能从我死忠义乎众皆曰善乃率同

列宋德明等大哗入攻彦宾执而杀之众推则为刺

史号令肃然则常从刘仁赡为寿州裨将尽得其城

守方略于是日夜阅丁壮勒部伍为坚壁死守计宋

太祖命南面行营招安巡检使曹翰攻之城带江负

山楼橹高险不可破屡遣使谕降则誓死不从翰军

死伤者无算诏书切责督战会则疾革不能起城始

陷众犹巷斗雪涕奋击不少退则僵卧&#上翰执之

数其违命之罪对曰犬吠非其主尔何怪也即舁至

木驴上将磔之俄死腰斩其尸以徇杀宋德明而堕

其城七尺使后不可守时宋右补阙张霁被命知江

州与翰偕行既入城翰军士掠民家民诉于霁霁按

法诛军士翰因发怒屠城死者数万人取尸投江流

及井坎皆满因奏霁擅杀罪徙霁知饶州初宋太祖

以则尽忠所事闻江州垂破遣使持诏谕翰尽赦拒

命之人使者至适大风断渡比至已无&#类矣

  辽

  阿果达 酌古 高清明 海里

按续文献通考阿果达为遥辇帐详稳酌古为客省

使高清明为勃海详稳海里为天云军详稳圣宗开

泰中同萧排押等与押丽战于茶陀二河辽兵失利

阿果达等皆死之

  韩绍勋

按辽史韩延徽传延徽孙绍勋仕至东京户部使会

大延琳叛被执辞不屈贼以锯解之愤骂至死

  匹敌

按辽史萧排押传排押弟恒德恒德子匹敌字苏隐

一名昌裔生未月父母俱死育于禁掖既长尚秦晋

王公主拜驸马都尉为殿前副点检统和八年改北

面林牙太平四年迁殿前都点检出为国舅详稳九

年渤海大延琳叛劫掠邻部与南京留守萧孝穆往

讨孝穆欲全城降乃筑重城围之数月城中人阴来

纳款遂擒延琳东京平以功封兰陵郡王十一年圣

宗不豫先是钦哀与仁德皇后有隙以匹敌尝为后

所爱忌之时护卫冯家奴上变诬弟浞卜与匹敌谋

逆以皇后摄政徐议当立者公主窃闻其谋谓匹敌

曰尔将无罪被戮与其死何若奔女直国以全其生

匹敌曰朝廷讵肯以飞语害忠良宁死弗适他国及

钦哀摄政杀之

  萧岩寿

按辽史本传岩寿乙室部人性刚直尚气仕重熙末

道宗即位皇太后屡称其贤由是进用上出猎较岩

寿典其事未尝高下于心帝益重之历文班太保同

知枢密院事咸雍四年从耶律仁先伐阻卜破之有

诏留屯亡归者众由是镌两官十年讨敌烈部有功

为其部节度使大康元年同知南院宣徽使事迁北

面林牙密奏乙辛以皇太子知国政心不自安与张

孝杰数相过从恐有阴谋动摇太子上悟出乙辛为

上京留守会乙辛生日上遣近臣耶律白斯本赐物

为寿乙辛因私嘱白上臣见奸人在朝陛下孤危身

虽在外窃用寒心白斯本还以闻上遣人赐乙辛车

谕曰无虑弗用行将召矣由是反疑岩寿出为顺义

军节度使乙辛复入为枢密使流岩寿于乌隗路终

身拘作岩寿虽窜逐恒以社稷为忧时人为之语曰

以狼牧羊何能久长三年乙辛诬岩寿与谋废立事

执还杀之年四十九干统间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绘像宜福殿岩寿廉直面折廷诤多与乙辛忤故及

于难

  耶律撒剌

按辽史本传撒剌字董隐南院大王磨鲁古之孙性

忠直沉厚清宁初累迁西南面招讨使以治称咸雍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4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