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按五代史安从进传从进畜异志王令谦潘知麟者

皆从进牙将也常从从进最久知其必败切谏之从

进遣子弘超与令谦游南山酒酣令人推堕崖死天

福六年安重荣执杀契丹使者反迹见高祖为之幸

邺郑王重贵留守京师宰相和凝曰陛下且北从进

必反何以制之高祖以空名宣敕十数通授郑王有

急则命将以往从进闻高祖北遂杀知麟以反郑王

以空名敕授李建崇郭金海等讨之从进大败以数

十骑奔还襄阳高祖遣高行周围之粮尽从进自焚

死执其子弘受送京师斩之赠令谦忠州刺史知麟

顺州刺史

  刘琼

按十国春秋琼固始人天德初为永平镇将南唐侵

建州琼统兵入援师至镛州闻天德帝已降唐众兵

欲推琼为王琼义不肯受自刎死部将收其尸葬山

麓乡人建祠祀之

  翟进宗

按五代史死事传翟进宗张万迪者皆不知其何人

也初皆事唐后事晋进宗为淄州刺史万迪为登州

刺史杨光远反以骑兵数百胁取二刺史至青州万

迪听命而进宗独不屈光远遂杀进宗出帝赠进宗

左武卫上将军及光远平曲赦青州虽光远子孙皆

见慰释而独不赦万迪暴其罪而斩之诏求进宗尸

加礼归葬葬事官给以其子仁钦为东头供奉官

  沈斌

按五代史死事传斌字安时徐州下邳人也少为军

卒事梁为拱宸都指挥使后事唐从魏王继岌破蜀

平康延孝以功为虢州刺史历随赵等八州刺史晋

开运元年为祁州刺史契丹犯塞至于榆林过祁州

斌以谓契丹深入晋地而归兵羸乏可击即以州兵

邀之契丹以精骑&#门斌兵多死城中无备契丹将

赵延寿留兵急攻之延寿招斌降斌从城上骂延寿

曰公父子误计陷于契丹忍以其众残贼父母之邦

斌能为国死尔不能效公所为也已而城陷斌自尽

其家属皆没云

  王清

按五代史死事传清字去瑕洺州曲周人也初事唐

为宁卫指挥使后事晋为奉国都虞候安从进叛襄

州从高行周攻之逾年不能下清谓行周曰从进闭

孤城以自守其势岂得久耶因请先登遂攻破之开

运二年冬从杜重威战阳城清以力战功为步军之

最加检校司徒是冬重威军中渡桥南卤军其北以

相拒而卤以精骑并西山出晋军后南击栾城断晋

饷道清谓重威曰晋军危矣今去镇州五里而守死

于此营孤食尽将若之何请以步兵二千为先锋夺

桥开路公率诸军继进以入镇州可以守也重威许

之遣与宋彦筠俱前清与卤战败之夺其桥是时重

威已有二志犹豫不肯进彦筠亦退走清曰吾独死

于此矣因力战而死年五十三汉高祖立赠清太傅

  吴峦

按册府元龟峦为复州防御使开运中权知贝州卤

复南牧扰我河塞峦以城无戍兵为卤所陷遂死之

  皇甫遇

按册府元龟遇为河阳节度使少帝即位赴阙开运

二年卤南寇遇战于郓州兆津大捷卤溺死者步骑

数千人以功领节滑台三年卤长率众屯邯郸遇与

骑将安审琦慕容彦超御之遇渡漳河卤前锋大至

遇引退转斗二十里至邺南榆林店遇谓审琦等曰

彼众我寡走无生矣遂自辰及未血战百余合所伤

甚众遇所乘马中镝而毙遇有纪纲杜知敏以马授

遇遇得马复战久之稍解顾杜知敏已为寇所获谓

彦超曰知敏仓皇之中以马授我义也安可使陷戎

贼中遂与彦超跃马取知敏而还胡骑壮之俄而生

军复合遇不能解时审琦已至安阳河谓首将张从

恩曰皇甫遇未至必为寇骑所围若不急救则成擒

矣从恩曰寇原至众无以枝梧将军独往何益审琦

曰成败命也设若不济与之俱死假令贼不南来失

此一将将何面目以见天子遂率铁骑北渡赴之寇

见尘起谓救军并至乃引去遇与彦超中数枪得还

时诸军叹曰二人皆猛将也朝廷累加至简较太师

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四年寇复至从杜重威营泞水

重威送款遇不与其议及降心不平之时耶律氏欲

遣遇先入汴辞之推张彦泽督其行私谓人曰自我

身荷国恩位兼将相既不能死于军阵何颜以见旧

主更命图之所不忍也明日行及赵郡平棘县遇驻

其公舍顾从者曰我已信宿不食疾甚矣主辱臣死

无复南行因绝吭而殒远近闻而义之

  后汉

  杨涤

按十国春秋涤楚王希广将也涤为小门使于军中

素无显名朗兵攻长沙急涤与步军指挥使吴宏二

人相谓曰以死报国正其时矣各引兵出战宏出清

泰门掠陈不利涤乃执大斧出长乐大呼索战曰杀

来此尔我毕命日也自辰至午凡往复数十围朗兵

小却涤方鼓勇进兵而许可琼有异心按军不救顷

之涤士卒饥罢退就蓐食可琼举军投款未几而长

沙陷矣将吏共诣恭孝王谒贺宏战血溅染盈袖直

入见恭孝王曰不幸为许可琼所误今日死不愧先

王矣会彭师嵩亦请死王前恭孝王叹曰皆铁石人

也贷不死涤竟以抗师为朗人脔食左右莫不痛之

  史万山

按册府元龟万山为深州刺史干佑三年春卤大入

寇万山城守有功卤退周太祖遣薛方进率骑七百

屯深州一日卤率数十骑侵周东门万山父子以卤

兵不多乃率牙兵百余人袭卤卤伪退十余里而兵

发万山血战急请救于方进方进勒兵不出万山死



  后周

  廖偃

按十国春秋偃一名仁勇天策学士匡图之子少倜

傥喜奇节通左氏春秋班固汉书事武穆王父子自

秘书郎为裨将戍衡山县会恭孝王为弟希崇所执

希崇遣彭师嵩囚王衡山偃与其叔凝谋曰吾家世

受马氏恩今王希萼长而被黜盍相与辅之乃择勇

士百人执兵卫王遂筑行府与师嵩奉王为衡山王

断江为界编竹为战舰王署师嵩武清节度使召募

徒众数至万余人州县稍稍应之随遣判官刘虚己

求援于唐唐将边镐帅水兵趣长沙恭孝王遂入朝

于金陵偃师嵩俱从行而偃为部署辎重指挥使尤

勤瘁恭孝王流涕曰吾逐于逆竖非偃尽忠岂能免

祸至金陵唐中主召见叹奖之授偃左殿直军使莱

州刺史使守道州以备南汉俄而朗州叛潭州亦溃

偃所部多潭人中夜作乱偃率亲卒力战不能支极

骂而死唐中主下诏哀悼赠右钦卫大将军宁州刺

史谥曰节

  高彦晖

按畿铺通志彦晖渔阳人仕周为耀阶二州刺史太

祖时从王师伐蜀为归州路先锋全师雄作乱彦晖

讨之力战而死太祖闻而痛惜之

  史彦超

按五代史死事传彦超云州人也为人勇悍骁捷周

太祖起魏时彦超为汉龙捷都指挥使以兵从太祖

入立迁虎捷都指挥使戍于晋州刘旻攻晋州州无

主帅知州王万敢不能拒彦超以戍兵坚守月余太

祖遣王峻救之旻兵解去以功迁龙捷右厢都指挥

使领郑州防御使周汉战高平彦超为前锋先登陷

阵以功拜感德军节度使周兵围汉太原契丹救汉

出忻代世宗遣符彦卿拒之以彦超为先锋战忻口

彦超勇愤俱发左右驰击解而复合者数四遂殁于

阵是时世宗败汉高平乘胜而进围城之役诸将议

不一故久无成功世宗欲解去而未决闻彦超战死

遽班师仓卒之际亡失甚众世宗既惜彦超而愤无

成功忧忿不食者数日赠彦超太师优恤其家焉

  刘仁赡

按五代史死节传仁赡字守惠彭城人也父金事杨

行密为濠滁二州刺史以骁勇知名仁赡为将轻财

重士法令严肃少略通兵书事南唐为左监门卫将

军黄袁二州刺史所至称治李景使掌亲军以为武

昌军节度使周师征淮先遣李谷攻自寿春景遣将

刘彦贞拒周兵以仁赡为清淮军节度使镇寿州李

谷退守正阳浮桥彦贞见周兵之却意其怯急追之

仁赡以为不可彦贞不听仁赡独按兵城守彦贞果

败于正阳世宗攻寿州围之数重以方舟载炮自淝

河中流击其城又束巨竹数十万竿上施版屋号为

竹龙载甲士以攻之又决其水寨入于淝河攻之百

端自正月至于四月不能下而岁大暑霖雨弥旬周

兵营寨水深数尺淮淝暴涨炮舟竹龙皆飘南岸为

景兵所焚周兵多死世宗东趋濠梁以李重进为庐

寿州都招讨使景亦遣其元帅齐王景达等列寨紫

金山下为夹道以属城中而重进与张永德两军相

疑不协仁赡屡请出战景达不许由是愤惋成疾明

年正月世宗复至淮上尽破紫金山寨坏其夹道景

兵大败诸将往往见擒而景之守将广陵冯延鲁光

州张绍舒州周祚泰州方讷泗州范再遇等或走或

降皆不能守虽景君臣亦皆震慑奉表称臣愿割土

地输贡赋以效诚款而仁赡独坚守不可下世宗使

景所遣使者孙晟等至城下示之仁赡子崇谏幸其

父病谋与诸将出降仁赡立命斩之监军使周廷构

哭于中门救之不得于是士卒皆感泣愿以死守三

月仁赡病甚已不知人其副使孙羽诈为仁赡书以

城降世宗命舁仁赡至帐前叹嗟久之赐以玉带御

马复使入城养疾是日卒制曰刘仁赡尽忠所事抗

节无亏前代名臣几人可比予之南伐得尔为多乃

拜仁赡检校太尉兼中书令天平军节度使仁赡不

能受命而卒年五十八世宗遣使吊祭丧事官给追

封彭城郡王以其子崇赞为怀州刺史赐庄宅各一

区李景闻仁赡卒亦赠太师寿州故治寿春世宗以

其难&#遂徙城下蔡而复其军曰忠正军曰吾以旌

仁赡之节也

  孙晟

按五代史死事传晟初名凤又名忌密州人也好学

有文辞尤长于诗少为道士居庐山简寂宫常画唐

诗人贾岛像置于屋壁晨夕事之简寂宫道士恶晟

以为妖以杖驱出之乃儒服北之赵魏谒唐庄宗于

镇州庄宗以晟为著作佐郎天成中朱守殷镇汴州

辟为判官守殷反伏诛晟乃弃其妻子亡命陈宋之

间安重诲恶晟以谓教守殷反者晟也画其像购之

不可得遂族其家晟奔于吴是时李&#方篡杨氏多

招四方之士得晟喜其文辞使为教令由是知名晟

为人口吃遇人不能道寒暄已而坐定谈辩锋生听

者忘倦&#尤爱之引与计议多合意以为右仆射与

冯延己并为&#相晟轻延己为人常曰金&#玉杯而

盛狗屎可乎晟事&#父子二十余年官至司空家益

富骄每食不设几案使众妓各执一器环立而侍号

肉台盘时人多效之周世宗征淮李景惧始遣泗州

牙将王知朗至徐州奉书以求和世宗不答又遣翰

林学士钟谟文理院学士李德明奉表称臣不答乃

遣礼部尚书王崇质副晟奉表谟与晟等皆言景愿

割寿濠泗楚光海六州之地岁贡百万以佐军而世

宗已取滁扬濠泗诸州欲尽取淮南乃止因留使者

不遣而攻寿州益急谟等见世宗英武非景敌而师

甚盛寿春且危乃曰愿陛下宽臣五日之诛容臣还

取景表尽献江北诸州世宗许之遣供奉官安弘道

押德明崇质南还而谟与晟皆见留德明等既还景

悔不肯割地世宗亦以暑雨班师留李重进张永德

等分攻庐寿周兵所得扬泰诸州皆不能守景兵复

振重进与永德两军相疑有隙永德上书言重进反

世宗不听景知二将之相疑也乃以蜡丸书遗重进

劝其反初晟之奉使也语崇质曰吾行必不免然吾

终不负永陵一抔土也永陵者&#墓也及崇质还而

晟与钟谟俱至京师馆于都亭驿待之甚厚每朝会

入合使班东省官后召见必饮以醇酒已而周兵数

败尽失所得诸州世宗忧之召晟问江南事晟不对

世宗怒未有以发会重进以景蜡丸书来上多斥周

过恶以为言由是发怒曰晟来使我言景畏吾神武

愿得北面称臣保无二心安得此指斥之言乎亟召

侍卫军虞候韩通收晟下狱及其从者二百余人皆

杀之晟临死世宗犹遣近臣问之晟终不对神色怡

然正其衣冠南望而拜曰臣惟以死报国尔乃就刑

晟既死钟谟亦贬耀州司马其后世宗怒解怜晟忠

悔杀之召拜钟谟卫尉少卿景已割江北遂遣谟还

而景闻晟死亦赠鲁国公

  卢珖

按十国春秋珖世为闽人王氏建国避地尤溪保大

四年置剑州于延平津以陈诲为刺史又取尤溪隶

剑州以珖为守将及李仁达乱闽使其将陈匡弼袭

尤溪珖拒之于东郊水亭战甚力邑人奔窜珖兵败

乃曰吾受人邑为之守邑不守何用生大呼而前为

匡弼将刘掉刀所杀邑人相与葬珖于杉岭珖五子

四子从战俱殁季子幼弃艹中邻媪访其母送归金

陵元宗下诏褒恤授季子总管复其家

  许光大

按十国春秋光大保大时为沿海都巡检居宁德县

砚江江寇至光大持短兵接战遂殁于陈江水如血

者三日尸随潮归乡人立庙祀之

  周弘祚

按十国春秋弘祚吴德胜节度使本之少子也保大

时累官舒州刺史周师大举南侵陷舒州是时泰蕲

光诸州文武相继奔降弘祚独慷慨不屈赴水死时

人比之嵇绍死晋云

  张彦卿 郑昭业

按十国春秋彦卿不知何郡县人保大末为楚州防

御使周世宗南侵师锐甚旬日间连破海泰二州及

静海军元宗下令命焚东都官寺民庐徙其民渡江

周世宗亲御旗鼓攻楚州自城以外皆已下发州民

浚老鹳河遣齐云战舰数百自淮入江势如振霆烈

焰彦卿独不为动及梯冲临城凿城为窟室实薪而

焚之城皆摧圮遂陷彦卿犹列阵城内誓死奋击谓

之巷斗日暮转至州廨长短兵皆尽彦卿取绳&#搏

战与兵马都监郑昭业等千余人无一生降者周兵

丧伤亦甚众周世宗怒尽屠城中诸民焚其室庐然

得彦卿子光佑不杀也元宗嘉彦卿忠诏赠侍中

  李延邹

按十国春秋延邹鄱阳人元宗时官濠州录事参军

周师攻城急团练使郭廷谓谋送款令延邹草降表

延邹责以忠孝不为具草廷谓愧其言然业已降必

欲得表以兵胁之延邹投笔诟曰大丈夫死耳终不

负国为叛臣作降表遂遇害元宗闻之悼惜召见其

子命以官

  赵崇溥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4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