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尹子奇急攻河北诸郡复陷独平原博平清河固守

然人心危不复振真卿谋于众曰贼锐甚不可抗若

委命辱国非计也不如径赴行在朝廷若诛败军罪

吾死不恨至德元载十月弃郡渡河间关至凤翔谒

帝诏授宪部尚书迁御史大夫方朝廷草昧不暇给

而真卿绳治如平日武部侍郎崔漪谏议大夫李何

忌皆被劾斥降广平王总兵二十万平长安辞日当

阙不敢乘趋出梐乃乘王府都虞候管崇嗣先王

而骑真卿劾之帝还奏慰答曰朕子每出谆谆教戒

故不敢失崇嗣老而躄卿姑容之百官肃然两京复

帝遣左司郎中李选告宗庙祝署嗣皇帝真卿谓礼

仪使崔器曰上皇在蜀可乎器遽奏改之帝以为达

识又建言春秋新宫灾鲁成公三日哭今太庙为贼

毁请筑坛于野皇帝东向哭然后遣使不从宰相厌

其言出为冯翊太守转蒲州刺史封丹阳县子为御

史唐旻诬劾贬饶州刺史干元二年拜浙西节度使

刘展将反真卿豫饬战备都统李峘以为生事非短

真卿因召为刑部侍郎展卒举兵渡淮而峘奔江西

李辅国迁上皇西宫真卿率百官问起居辅国恶之

贬蓬州长史代宗立起为利州刺史不拜再迁吏部

侍郎除荆南节度使未行改尚书右丞帝自陕还真

卿请先谒陵庙而即宫宰相元载以为迂真卿怒曰

用舍在公言者何罪然朝廷事岂堪公再破坏邪载

衔之俄以检校刑部尚书为朔方行营宣慰使未行

留知省事更封鲁郡公时载多引私党畏群臣论奏

乃绐帝曰群臣奏事多挟谗毁请每论事皆先白长

官长官以白宰相宰相详可否以闻真卿上疏曰诸

司长官者达官也皆得专达于天子郎官御史陛下

腹心耳目之臣也故出使天下事无细大得失皆俾

访察还以闻此古明四目达四聪也今陛下欲自屏

耳目使不聪明则天下何望焉诗曰营营青蝇止于

棘谗言罔极交乱四国以其能变白为黑变黑为白

也诗人疾之故曰取彼谗人投豺虎豺虎不食投

有比昔夏之伯明楚之无极汉之江充皆谗人也

陛下恶之宜矣胡不回神省察其言虚诬则谗人也

宜诛殛之其言不诬则正人也宜奖励之舍此不为

使众人谓陛下不能省察而倦听览以是为辞臣窃

惜之昔太宗勤劳庶政其司门式曰无门籍者有急

奏令监司与仗家引对不得关碍防拥蔽也置立仗

马二须乘者听此其奔驰天下也天宝后李林甫得

君群臣不先咨宰相辄奏事者托以他故中伤之犹

不敢明约百司使先关白时阉人袁思艺日宣诏至

中书天子动静必告林甫林甫得以先意奏请帝惊

喜若神故权宠日甚道路以目上意不下宣下情不

上达此权臣蔽主不遵太宗之法也陵夷至于今天

下之敝皆萃陛下其所从来渐矣自艰难之初百姓

尚未雕竭太平之治犹可致而李辅国当权宰相用

事递为姑息开三司诛反侧使余贼溃将北走党项

褒啸不逞更相惊恐思明危惧相挺而反东都陷没

先帝由是忧勤损寿臣每思之痛贯心骨今天下疮

痏未平干戈日滋陛下岂得不博闻谠言以广视听

而塞绝忠谏乎陛下在陕时奏事者不限贵贱群臣

以为太宗之治可跂而待且君子难进易退朝廷开

不讳之路犹恐不言况怀厌怠令宰相宣进止御史

台作条目不得直进从此人不奏事矣陛下闻见止

于数人耳目天下之士方钳口结舌陛下便为无事

可论岂知惧而不敢进即林甫国忠复起矣臣谓今

日之事旷古未有虽林甫国忠犹不敢公为之陛下

不早觉悟渐成孤立后悔无及矣于是中人等腾布

中外后摄事太庙言祭品不饬载以为诽谤贬峡州

别驾改吉州司马迁抚湖二州刺史载诛杨绾荐之

擢刑部尚书进吏部帝崩以为礼仪使因奏列圣谥

繁请从初议为定袁&#固排之罢不报时丧乱后典

法湮放真卿虽博识今古屡建议厘正为权臣沮抑

多中格云杨炎当国以直不容换太子少师然犹领

使及卢杞益不喜改太子太师并使罢之数遣人问

方镇所便将出之真卿往见杞辞曰先中丞传首平

原面流血吾不敢以衣拭亲舌之公忍不见容乎

杞矍然下拜而衔恨切骨李希烈陷汝州杞乃建遣

真卿四方所信若往谕之可不劳师而定诏可公卿

皆失色李勉以为失一元老贻朝廷羞密表固留至

河南河南尹郑叔则以希烈反状明劝不行答曰君

命可避乎既见希烈宣诏旨希烈养子千余拔刃争

进诸将皆慢骂将食之真卿色不变希烈以身扞麾

其众退乃就馆逼使上疏雪己真卿不从乃诈遣真

卿兄子岘与从吏数辈继请德宗不报真卿每与诸

子书但戒严奉家庙恤诸孤讫无他语希烈遣李元

平说之真卿叱曰尔受国委任不能致命顾吾无兵

戮汝尚说我邪希烈大会其党召真卿使倡优斥侮

朝廷真卿怒曰公人臣奈何如是拂衣去希烈大惭

时朱滔王武俊田悦李纳使者皆在坐谓希烈曰闻

太师名德久矣公欲建大号而太师至求宰相孰先

太师者真卿叱曰若等闻颜常山否吾兄也禄山反

首举义师后虽被执诟贼不绝于口吾年且八十官

太师吾守吾节死而后已岂受若等胁邪诸贼失色

希烈乃拘真卿守以甲士掘方丈坎于廷传将坑之

真卿见希烈曰死生分矣何多为张伯仪败希烈令

赍旌节首级示真卿真卿恸哭投地会其党周曾康

秀林等谋袭希烈奉真卿为帅事泄曾死乃拘送真

卿蔡州真卿度必死乃作遗表墓志祭文指寝室西

壁下曰此吾殡所也希烈僭称帝使问仪式对曰老

夫耄矣曾掌国礼所记诸侯朝觐耳兴元后王师复

振贼虑变遣将卒景臻安华至其所积薪于廷曰不

能屈节当焚死真卿起赴火景臻等遽止之希烈弟

希倩坐朱泚诛希烈因发怒使阉奴等害真卿曰有

诏真卿再拜奴曰宜赐卿死曰老臣无状罪当死然

使人何日长安来奴曰从大梁来骂曰乃逆贼耳何

诏云遂缢杀之年七十六嗣曹三皋闻之泣下三军

皆恸因表其大节淮蔡平子頵硕护丧还帝废朝五

日赠司徒谥文忠赙布帛米粟加等真卿立朝正色

刚而有礼非公言直道不萌于心天下不以姓名称

而独曰鲁公如李正己田神功董秦侯希逸王元志

等皆真卿始招起之后皆有功善正草书笔力遒婉

世宝传之贞元六年赦书授頵五品正员官开成初

又以曾孙弘式为同州参军

  冯河清

按唐书本传河清京兆人始隶郭子仪军以战多拜

左卫大将军后从泾原节度使马璘充兵马使数以

偏师与吐蕃遇多效级名闻军中建中时节度使姚

令言率兵讨关东以河清知留后幕府殿中侍御史

姚况领州而行师过阙有急变德宗走奉天河清况

闻问召诸将计事东向哭相励以忠意象轩毅众义

其为无敢异言即发储铠完仗百余乘献行在初帝

之出六军仓卒无良兵士气沮及河清输械至被坚

勒兵军声大振即拜河清泾原节度使安定郡王况

行军司马朱泚数遣谍人訹之河清辄斩以徇兴元

元年郓瑊以吐蕃兵败贼韩旻等泾人妄传吐蕃有

功将以叛卒孥与赀归之众大恐且言不杀冯公吾

等无类矣田希鉴遂害河清况挺身还乡里京师平

赠河清尚书左仆射拜况太子中舍人况性简退未

尝言功属岁凶奉稍不自给以饥死河清再赠太子

太傅

  郦定进

按唐书宪宗本纪元和五年正月己巳左神策大将

军郦定进及王承宗战死之

  张彻

按通鉴纲目穆宗长庆元年秋七月卢龙军乱囚节

度使张弘靖杀韦雍迎朱克融为留后众以判官张

彻长者不杀彻骂曰汝何敢反行且族灭众共杀之

  田布

按唐书田弘正传弘正子布字敦礼幼机悟弘正戍

临清布知季安且危密白父请以众归朝弘正奇之

及得魏使布总亲兵王师诛蔡以军隶严绶屯唐州

帝以布大臣子或有罪且挠法弘正请以董畹代而

士卒爱布愿留帝乃止凡十八战破凌云栅下郾城

以功授御史中丞裴度轻出观兵沱口贼将董重质

以奇兵掩击布伏骑数百突出薄之诸军继至贼惊

引还蔡平入为左金吾卫将军谏官尝论事帝前同

列将麾却之布止曰使天子容直臣毋轻进弘正徙

成德以布为河阳节度使父子同日受命时韩弘与

子公武亦皆领节度而天下以忠义多田氏布所至

必省冗将募战卒宽赋劝穑人皆安之长庆初徙泾

原弘正遇害魏博节度使李诉病不能军公卿议以

魏强而镇弱且魏人素德弘正以布之贤而世其官

可以成功穆宗遽召布解缞拜检校工部尚书魏博

节度使乘传以行布号泣固辞不听乃出伎乐与妻

子宾客决曰吾不还矣未至魏三十里跣行被发号

哭而入居垩室屏节旄凡将士老者兄事之禄奉月

百万一不入私门又发家钱十余万缗颁士卒以牙

将史宪诚出麾下可任乃委以精锐时中人屡趣战

而度支馈饷不继布辄以六州租赋给军引兵三万

进屯南宫破贼二垒于是朱克融据幽州与王廷凑

唇齿河朔三镇旧连衡桀骜自私而宪诚蓄异志阴

欲乘衅又魏军骄惮格战会大雪师寒粮乏军中谤

曰它日用兵团粒米尽仰朝廷今六州刮肉与镇冀

角死生虽尚书瘠己肥国魏人何罪宪诚得间因以

摇乱会有诏分布军合李光颜救深州兵怒不肯东

众遂溃皆归宪诚唯中军不动布以中军还魏明日

会诸将议事众哗曰公能行河朔旧事则生死从公

不然不可以战布度众且乱叹曰功无成矣即为书

谢帝曰臣观众意终且负国臣无功不敢忘死愿速

救元翼毋使忠臣义士涂炭于河朔哭授其从事李

石讫乃入至几筵引刀刺心曰上以谢君父下以示

三军言讫而绝年三十八赠尚书右仆射谥曰孝子

鐬宣宗时历银州刺史坐以私铠易边马论死宰相

崔铉奏布死节于国可贷鐬以劝忠烈故贬为州司

马群会昌中历蔡州刺史坐赃且抵死兄肇闻之不

食卒宰相李德裕奏汉河间人尹次颍川人史玉坐

杀人当死次兄初玉母浑诣官请代因缢物故于时

皆赦其死于是武宗诏减死一等牟宽厚明吏治为

神策大将军开成初盐州刺史王宰失羌人之和诏

牟代之累迁鄜坊节度使再迁天平三为武宁一为

灵武军官至检校尚书左仆射卒诸子皆有方面功

以忠义为当世所高

  廖忠





按武昌府志忠大中间与弟恕纠义旅与黄巢战贼

断其首犹跃马七里后人名其地为七里山走马岭

立庙朱紫峤忠封威国公恕封端国公宋进爵为王

  蔡袭 元惟德

按通鉴纲目懿宗咸通三年二月南诏复寇安南经

略使王宽数来告急以蔡袭为经略使代之仍发许

滑徐汴荆襄潭鄂等道兵合三万人以授袭兵势既

盛蛮遂引去五月分岭南东西二道以韦宙蔡京为

节度使袭将诸道军在安南蔡京忌之恐其立功奏

称南蛮远遁边侥无虞请罢戍兵从之袭累奏群蛮

伺隙不可无备乞留兵五千不听袭作十必死状申

中书时相信蔡京之言终不省冬十一月南诏寇安

南袭告急敕发荆湘兵二千桂管兵三千赴之未至

南诏己围交趾袭婴城固守救兵不得至四年春南

诏陷交趾袭左右皆尽徒步力战身集十矢欲趣监

军船船已离岸遂溺海死荆南将士四百余人走至

城东水际虞候元惟德等谓众曰吾辈无船入水则

死不若还与蛮斗人以一身易二蛮亦为有利遂还

向城纵兵杀蛮二千余人而死

  崔雍



少俊

按北梦琐言唐咸通中勋反于徐州时崔雍典和

州为勋所陷执到彭门雍善谈笑逊词以从之冀纾

其祸勋亦见待甚厚其子少俊饮博击拂自得亲近

更无阻猜雍以失节于贼以门户为忧谓其子曰汝

善狎之或得方便能倳刃乎人皆有死但得其所吾

复何恨其子承命密怀利刃忽色变身战勋疑讶因

搜怀袖得匕首焉乃令烹之翌日召雍赴饮既彻问

雍曰肉美乎对曰以味珍且饱勋曰此即贤郎肉也

亦命杀之

  李

按北梦琐言黄巢入广州执节度使李随军至荆

州令草表述其所怀曰某骨肉满朝世受国恩

腕即可断表终不为领于江津害之

  李彦坚

按福建通志彦坚字成实干符中为御史中丞黄巢

寇闽僖宗以彦坚闽人知山川险要命守建州未至

刺史李干佑弃城走彦坚募民兵与贼战于政和不

克死之

  于琮

按唐书于志宁传志宁曾孙休烈休烈子琮字礼用

落魄不事事以门资为吏久不调驸马都尉郑颢独

器之宣宗诏选士人尚公主者颢语琮曰子有美才

不饰细行为众毁所抑能为之乎琮许诺中书舍人

李潘知贡举颢以琮托之擢第授左拾遗初尚永福

公主主未降食帝前以事折匕箸帝知其不可妻士

大夫更诏尚广德公主咸通中以水部郎中为翰林

学士迁中书舍人阅五月转兵部侍郎判户部八年

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进中书侍郎兼户部尚书为韦

保衡所构检校司空山南东道节度使三贬韶州刺

史保衡败僖宗以太子少傅召未几复为山南节度

使入拜尚书右仆射黄巢陷京师以病卧家巢欲起

为相琮辞疾贼迫胁不止乃曰吾死在旦夕位宰相

义不受污贼遂害之

  黄碣 李滔 吴镣 张逊

按唐书忠义传碣闽人也初为闽小将喜学问轩然

有志向同列有假其笔者碣怒曰是笔它日断大事

不可假后战安南有功高骈表其能为漳州刺史徙

婺州治有绩刘汉宏遣兵攻之兵寡不可守弃州去

客苏州董昌为威胜军节度使表碣自副久乃应及

昌反碣谏曰大王拔田亩席贡输之勤位将相非有

勋业可纪今不能尽忠王朝乃自尊大一日诛灭无

种矣桓文不侮周室曹操弗敢危汉今王僻婴一城

乃为大逆何邪碣请举先死不能见王之灭昌怒

曰碣不顺我邪斥出之碣移书幕府李滔曰顺天建

元以愚策之针可为&#耶或窃其书示昌昌令使者

斩之使以首至昌诟曰贼负我三公不肯为而求死

邪抵溷中夷其家百口坎镜湖之南同瘗焉昌败有

诏赠司徒求其后不能得昌已杀碣滔亦遇害乃召

会稽令吴镣问策镣曰王为真诸侯遗荣子孙而不

为乃作伪天子自取灭亡昌叱斩之其家又召山

阴令张逊知御史台固辞曰王自弃为天下笑且六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4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