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诐率众乘城闻师噪自坠如雨无诐与官属皆死贼

手以伪将武令珣戍焉无诐者本韦后外家博陵旧

望也始无诐娶萧至忠女至忠败被贬久乃为益州

司马素善杨国忠既用事引为少府监守荥阳有诏

赠礼部尚书谥曰毅勇

  雷海青

按通鉴纲目天宝十五载八月禄山取长安乐工犀

象诣洛阳宴其群臣于凝碧池盛奏众乐梨园子弟

往往歔欷泣下贼皆露刃睨之乐工雷海青不胜悲

愤掷乐器于地西向恸哭禄山怒支解之

  李奂

按册府元龟奂为河间司法天宝末史思明围饶州

太守卢全诚陆浑令李系拒之奂以七千人救之为

思明所败后贼将尹子琦围河间四十余日太原太

守颜真卿使将和琳领一万一千人马数百匹以救

之官军去城二十余里北风严烈鼓声绝不相闻思

明使兵乱击之官军败生擒和琳至城下思明既至

合势贼军大振从外筑道为高堤以入城城上战不

胜退至街巷又战城中大溃奂为贼所擒送至东京

为禄山所害

  萧贲

按陕西通志贲冯翊太守居官有令闻至德二载安

庆绪反陷郡城贲死之其忠节为人所称

  杨务钦

按册府元龟务钦本安庆绪将也至德六年二月内

务钦等为贼守陜郡潜图归顺河东太守马承光以

兵应之务钦杀城中贼将不同己者即日翻城为我

守陕兼收太仓郡中金帛器械山积贼闻之遂令贼

将安武臣领兵攻务钦苦战而死郡中百姓并为贼

所屠

  耿仁智

按通鉴纲目肃宗干元元年六月史思明表求诛李

光弼命耿仁智张不矜为表云陛下不为臣诛光弼

臣当自引兵就太原诛之不矜以示思明及将入函

仁智削去之思明闻之命执二人斩之仁智事思明

久思明怜欲活之仁智大呼言曰人生会有一死得

尽忠义死之善者也今从大夫反不过延岁月岂若

速死之愈乎思明怒捶杀之

  元正



询倩

按唐书元万顷传万顷孙正修名节擢明经高第授

监门卫兵曹参军舅孙逖与谭物理叹己不逮肃宗

初吏部尚书崔典选正以书判第一召诣京师以

父询倩老辞疾免河南节度使崔光远表置其府史

思明陷河洛辇父匿山中贼以名购正度事急谓弟

曰贼禄不可养亲彼利吾名难免矣然不污身而死

吾犹生也贼既得诱以高位瞋目固拒兄弟皆遇害

父闻仰药死路人为哭事平诏录伏节十一姓而正

为冠赠秘书少监以其子义方为华州参军

 忠烈部名臣列传十五

  唐二

  阳惠元

子晟

 暠

按唐书本传惠元平州人以趫勇奋事平卢军从田

神功李忠臣浮海入青州诏以兵隶神策为京西兵

马使镇奉天德宗初立稍绳诸节度跋扈者于是李

正己屯曹州田悦增河上兵河南大扰诏移兵万二

千戍关东帝御望春楼誓师因劳遣诸将酒至神策

将士不敢饮帝问故惠元曰初发奉天臣之帅张巨

济与众约是役也不立功毋饮酒臣不敢食其言既

行有馈于道惟惠元军瓶罍不发帝咨叹不已玺书

慰劳俄以兵三千会诸将击田悦战御河夺三桥惠

元功多以兵属李怀光及朱泚反自河朔赴难解奉

天围加检校工部尚书摄贝州刺史诏惠元与神策

行营节度使李晟鄜坊节度使李建徽及怀光联营

便桥晟知怀光且叛移屯东渭桥翰林学士陆贽谏

帝曰四将接垒晟等兵寡位下为怀光所易势不两

完晟既虑变请与惠元东徙则建徽孤立宜因晟行

合两军皆往以备贼为解趣装进道则怀光计无所

施帝不从使神策将李升往伺还奏怀光反明甚是

夕夺二军惠元建徽走奉天怀光遣将冉宗驰骑追

及于好畤惠元被发呼天血流出眦袒裼战而死二

子晟皓匿井中皆及害建徽独免诏赠惠元尚书左

仆射晟殿中监皓邠州刺史少子旻字公素惠元之

死被八创堕别井或救得免历邢州刺史

  顾彦晖

按潼川州志彦晖东川节度使贼来攻城援绝城陷

彦晖手杀妻子乃自刎诸将亦自杀

  卫常宁

按通鉴纲目德宗建中三年十一月王武俊自称赵

王以卫常宁为内史监常宁谋杀武俊武俊杀之

  刘海宾 高翼 何明礼 崔宁

按唐书德宗本纪建中四年十月朱泚反庚戌泚杀

左骁卫将军刘海宾癸丑李希烈陷襄阳宣武军兵

马使高翼死之甲寅泚杀泾原节度都虞候何明礼

乙卯杀尚书右仆射崔宁

  樊系

按唐书朱泚传泚僭即皇帝位于宣政殿号大秦建

元应天侍卫皆卒伍诸臣在位者才十余逼太常卿

樊系为册册成仰药死

  高重杰

按唐书朱泚传帝使高重杰屯梁山御贼贼将李日

月杀之帝拊尸哭尽哀结蒲为首以葬泚得首亦集

群贼哭曰忠臣也亦用三品葬焉

  李希倩

按册府元龟希倩为左龙武大将军德宗建中四年

十月德宗避难于奉天朱泚之贼于城东西南三面

偷城浑瑊率招召突将三百人分道连战翌日辰时

杀伤太甚力屈而退希倩死之赠太尉赐实封三百



  刘乃

按唐书忠义传乃字永夷河南伊阙人少警&#暗诵

六经日数千言善文词为时推目天宝中擢进士第

丧父以孝闻服终中书舍人宋昱知铨事乃方调因

进书曰书称知人则哲能官人则惠此唐虞以为难

今文部始抡材终授位是知人官人两任其责昔禹

稷皋陶之圣犹曰载采有九德考绩以九载今有司

独委一二小宰察言于一幅之判观行于一揖之内

何其易哉夫判者以狭词短韵为体是以小冶鼓众

金虽欲为鼎镛不可得已故虽有周公尼父图书易

象之训以判责之曾不及徐庾虽有至德以喋喋取

之曾不若啬夫故干霄蔽日巨树也求尺寸之材必

后于杙龙吟虎啸希声也尚颊舌之感必下于蛙

黾岂不悲乎执事诚能先政事次文学退观其治家

进察其临节则厖鸿深沈之事亦可窥其门阈矣昱

嘉之补剡尉刘晏在江西奏使巡复充留后大历中

召拜司门员外郎德宗初进郭子仪为尚父时册礼

废视诏文者不适所宜宰相崔佑甫召乃至合草之

少选成文词义典裁俄擢给事中权知兵部侍郎杨

炎卢杞当国五岁不迁建中四年真拜兵部侍郎帝

狩奉天乃卧疾私第朱泚遣人召之固称笃复遣伪

相蒋镇慰诱乃佯喑不答炙无完肤镇再至知不可

胁乃太息曰我尝忝曹郎不能死宁以自辱膻腥复

欲贤哲乎遂止乃闻车驾如梁州自投于&#搏膺

呼天不食卒年六十帝闻其忠赠礼部尚书谥曰贞

惠子伯刍

  孔巢父

按唐书本传巢父字弱翁孔子三十七世孙少力学

隐徂来山永王璘称兵江淮辟署幕府不应铲迹民

伍璘败知名广德中李季卿宣抚江淮荐为左卫兵

曹参军三迁库部员外郎出为泾原行军司马累拜

湖南观察使未行会晋王为荆襄副元帅署行军司

马俄而德宗狩奉天行在擢给事中为河中陕华招

讨使累上破贼方略帝嘉纳未几兼御史大夫为魏

博宣慰使巢父辩而才及见田悦与言君臣大义利

害逆顺开晓其众是时悦久不臣下皆厌乱杂然喜

曰不图今日还为王人酒中悦起自陈骑射工曰陛

下见用何敌不摧巢父曰若尔不蚤自归乃一剧贼

耳悦曰能为剧贼岂不能为功臣乎巢父曰国方多

虞待子而息悦谢焉数日田绪杀悦与大将邢曹俊

等听命巢父即以绪权知军务纾其难李怀光据河

中帝复令巢父宣慰罢其兵以太子太保授之怀光

素服待命巢父不止众忿曰太尉无官矣方宣诏乃

噪而合害巢父并杀中人啖守盈初巢父至怀光以

其使魏博而田悦死疑其谋出巢父故军乱不肯救

帝闻震悼赠尚书左仆射谥曰忠诏具礼收葬赐其

家粟帛存恤之

  蔡廷玉

按唐书忠义传廷玉幽州昌平人事安禄山未有闻

与朱泚同里闬少相狎近泚为幽州节度使奏署幕

府廷玉有沈略善与人交内外爱附泚多所叩咨数

遣至京师当是时幽州兵最强财雄士骄悍日思吞

并不知有上下礼法廷玉间语泚曰古未有不臣而

能推福及子孙者公南联赵魏北奚卤兵多地险然

非永安计一日赵魏反噬公乃沸鼎鱼耳不如奉天

子&#多难可勒勋鼎彝若何泚善之廷玉阴欲耗其

力则讽泚出金帛礼士又劝归贡赋助天子经费献

牛马系道储廥为单因劝泚入朝泚将听诸校怒缚

廷玉辱之廷玉无挠辞泚不忍杀囚岁余出之谓曰

而亦悔乎廷玉曰导公为逆即悔勉公以义何悔为

复絷满岁问曰能省过否不尔且死对曰不杀我公

得名杀我吾得名泚不能屈待如初又有朱体微者

亦泚腹心廷玉有建白体微辄左右之故泚愈信桀

傲稍革廷玉遂蒇朝事泚乃奏涿州为永泰军蓟州

静塞军瀛州清夷军莫州唐兴军置团练使以支郡

隶属卢龙军稍削而泚内畏弟滔逼己滔亦劝泚入

朝乃以军属滔廷玉体微共白泚公入朝为功臣首

后务至重须诚信者乃可付滔虽大弟多变不情如

假以兵是嫁之祸也泚不听二人随泚到朝德宗为

太子时知廷玉名及见礼眷殊渥泚统幽州行营为

泾原凤翔节度使诏廷玉以大理少卿为司马体微

为要籍滔有请于泚或不顺廷玉必折之俾循故法

滔已破田悦傲肆自用左右有恶廷玉者妄云素

毁滔欲四分燕廷玉倡之体微和之滔表言二人离

间骨肉请杀于有司亦遗泚书云云泚恚滔夺其军

不从会滔以幽州叛帝示滔表而泚亦白发其书乃

归罪于二人贬廷玉柳州司户参军体微南浦尉以

慰滔滔使谍伺诸朝曰上若不杀廷玉当谪去得东

出洛我且缚致麾下支解之将行帝劳廷玉曰尔姑

行为国受屈岁中当还廷玉至蓝田驿人白左巡使

郑詹商于道险不可往詹追使趋潼关廷玉告子少

诚少良曰我为天子不血刃下幽十一城欲裂其壤

使不得桀而败于将成天助逆耶今吏使我出东都

此殆滔计吾不可以辱国比至灵宝自投于河宰相

卢杞方疾御史大夫严郢欲逐之得廷玉死状即抵

詹死而斥出郢帝闵廷玉忠归其柩厚赙之李晟平

朱泚少诚等适终丧晟表丐追赠廷玉并官二子而

帝方招来滔寝其奏遂已

  符令奇

按唐书忠义传令奇沂州临沂人初为卢龙军裨将

会幽州乱挈子璘奔昭义节度使薛嵩署为军副嵩

卒田承嗣盗其地引令奇为右职田悦拒命马燧败

之洹水令奇密语璘曰吾阅世事多矣自安史干纪

无&#类吾观田氏复亡无时安用苟旦夕系缧京师

宗族屠地汝能委质朝廷为唐忠臣吾亦名扬后世

矣璘泣曰悦忍人也近祸可畏答曰今王师四合吾

属俎中醢儿今行吾死不朽不行吾亦死尸迭逆地

云何璘俯泣不能对初悦与李纳会濮阳因乞师纳

分麾下随之至是纳兵归齐使璘以三百骑护送璘

与父啮臂别乃以众降燧璘之出与三子同降悦怒

引令奇切让令奇骂曰尔忘义背主旦夕死吾教子

以顺杀身庸何悔钧死愈尔远矣悦怒奋而起令奇

临刑色不变年七十九夷其家燧署璘为军副诏拜

特进封义阳郡王既闻父见害号绝泣血燧表其冤

加检校左散骑常侍赐晋阳第一区祁田五十顷赠

令奇户部尚书璘字符亮李怀光反诏燧讨之璘介

五千兵先济河与西师合从燧入朝为辅国大将军

赐靖恭里第一区蓝田田四十顷璘之降母匿里中

独免及悦死诏迎于魏赐宴别殿璘居环卫十三年

卒年六十五赠越州都督

  孟华

按唐书忠义传华史失其何所人初事李宝臣为府

官属论议婞婞不回同舍疾之王武俊斩李惟岳遣

华至京师陈事德宗问河朔利害华对称旨擢检校

兵部郎中兼侍御史朱滔与武俊谋解田悦之围帝

诏华还谕欲乱其谋华至让武俊曰安史未复灭时

大夫观其兵自谓天下可取今日何汨汨且上于大

夫恩甚厚将还康中丞他州而归我深赵自古忠臣

未有不先大功而后得高官者大夫何望于失地耶

夫药苦口者利病大夫后日思愚言悔无逮或曰华

入朝私奏便宜欲倾我故得显职武俊惑之然以华

旧人未忍夺其职卒进援悦华从至临清称病还恒

州武俊令子察所为乃阖门谢宾客武俊知不足忌

无杀华意既僭称王授礼部侍郎不肯起呕血死

  周曾 王玢 姚憺 吕贲 康秀琳 梁兴

  朝 贾乐卿 侯仙钦

按唐书忠义传曾本李希烈部将与王玢姚憺韦清

志相善号四公子希烈反曾密得其计一二以告李

勉玢为许州镇遏使会哥舒曜拔汝州希烈遣曾往

拒曾欲引军据蔡使玢为应憺清居中谋取希烈密

求药毒希烈不死曾之行希烈使假子十人从次襄

城知其谋以告希烈使李克诚率骡军千人曾杀

之而收其兵并杀玢憺始约事觉毋相引清惧阳说

希烈曰今兵寡恐不能就事请乞师朱滔希烈然之

至襄邑奔刘洽德宗赠曾太尉玢司徒憺工部尚书

擢清安定郡王实封户二百又有吕贲康秀琳梁兴

朝贾乐卿侯仙钦皆死希烈之难赠贲秀琳尚书左

右仆射兴朝等皆秩尚书遣萧昕致祭境上命李勉

哥舒曜访其家子孙诏虽三世有罪常降一等曾无

后贞元中女及曾兄子酆争袭封有司奏曾首谋归

顺身死贼手陛下锡真食不幸绝嗣宜令酆以五十

户奉祀女亦封五十户

  张名振

按唐书忠义传名振本事李怀光为都将始怀光已

立功德宗赐铁券奉诏倨甚名振到军门大言曰大

尉见贼不击使到不迎将反耶且安史仆固等今皆

族灭公欲何为是资忠义士立功耳怀光召见谕以

贼强须蓄锐俟时诱为不反及引军入咸阳又曰公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4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