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瀛涯胜览 〔明〕马欢 撰

序 此序仅见国朝典故本

  昔萧何入关,惟取图籍;玄龄克城,独采人物,使民笔之,良有以也。洪惟我朝太宗文皇帝、宣宗章皇帝,咸命太监郑和率领豪俊,跨越海外,与诸番货,其人物之丰伟,舟楫之雄壮,才艺之巧妙,盖古所未有。然也二帝之心,岂真欲夸多斗靡于远方哉!盖声名施及蛮貊,使普天之下,含灵蠢动悉沾德化,莫不知有其君而尊亲焉。然奉命而往者,吾不知几千万人,而尽厥事称厥旨者,舍吾山阴宗道马公其谁乎?公以才干优裕,首膺斯选,三入海洋,遍历番国,金帛宝货略不私巳,而独编次瀛涯胜览一帙以归。其载岛夷地之远近,国之沿革,疆界之所接,城郭之所置,与夫衣服之异,食用之殊,刑禁制度,风俗出产,莫不悉备。公之用心,盖欲使后之人,于千载之下,知国家道同天地,化及蛮夷,有若是之盛也。他日史氏大书,表公之心,将与萧房同垂名于不朽,讵不伟欤!

  正统甲子菊月前一日,钱唐马敬书。

瀛涯胜览序

  余昔观岛夷志,载天时气候之别,地理人物之异,慨然叹曰:普天下何若是之不同耶!永乐十一年癸巳,太宗文皇帝勑命正使太监郑和,统领宝船往西洋诸番开读赏赐。余以通译番书,亦被使末,随其所至,鲸波浩渺,不知其几于万里,历涉诸邦,其天时气候、地理人物、目击而身履之。然后知鸟夷志所著者不诬,而尤有大可奇怪者焉。于是采摭各国人物之丑美,壤俗之异同,与夫土产之别,疆域之制,编次成帙,名曰瀛涯胜览。俾属目者一顾之顷,诸番事实悉得其要,而尤见夫圣化所及,非前代之可比。第愧愚昧,一介微氓,叨陪使节,与斯胜览,诚千载之奇遇也。

  是帙也,措意遗词,不能文饰,但直笔书其事而巳。览者毋以肤浅诮焉。是为序。

  大明永乐十四年岁次丙申黄锺月吉旦,会稽山樵马欢述。

纪行诗

  皇华使者承天敕,宣布纶音往夷域。鲸舟吼浪泛沧溟,远涉洪涛渺无极。洪涛浩浩涌琼波,群山隐隐浮靑螺。占城港口暂停憩,扬帆迅速来阇婆。阇婆远隔中华地,天气烦蒸人物异。科头裸足语侏,不习衣冠疏礼义。天书到处多欢声,蛮魁酋长争相迎。南金异宝远驰贡,怀恩慕义摅忠诚。阇婆又往西洋去,三佛齐过临五屿。苏门答剌峙中流,海舶番商经此聚。自此分往锡兰,柯枝、古里连诸番。弱水南滨溜山国,去路茫茫更险艰。欲投西域遥凝目,但见波光接天绿。舟人矫首混西东,惟指星辰定南北。忽鲁谟斯近海傍,大宛米息通行商。曾闻博望使绝域,何如当代覃恩光。书生从役何卑贱,使节叨陪游览遍。高山巨浪罕曾观,异宝奇珍今始见。际天极地皆王臣,圣明一统混华夏,旷古于今孰可伦。使节勤劳恐迟暮,时值南风指归路。舟行巨浪若游龙,回首遐荒隔烟雾。归到京华觐紫宸,龙墀献纳皆奇珍。重瞳一顾天颜喜,爵禄均颁雨露新。

  

诸番国名

  占城国

  爪哇国

  旧港国

  暹逻国

  满剌加国

  哑鲁国(小邦)

  苏门答剌国并那孤儿黎代(皆小邦)

  南浡里国

  锡兰并裸形国

  小葛兰国

  柯枝国

  古里国

  溜山国

  祖法儿国

  阿丹国

  榜葛剌国

  忽鲁谟斯国

  靺鞨国

  ○诸番国名

  占城国 爪哇国 旧港国

  暹逻国 满剌加国 哑鲁国 (小邦)

  苏门答剌国 那孤儿国 (小邦) 黎代 (小邦)

  南浡里国 锡兰并躶形国

  小葛兰国 柯枝国 古里国

  溜山国 祖法儿国 阿丹国

  榜葛剌国 忽鲁谟斯国 靺鞨国

  占城国

  其国卽释典所谓王舍城也。在广东海南大海之南。自福建福川府长乐县五虎门开船往西南行,好风十日可到。其国南连真腊,西接交趾界,东北俱临大海。国之东北百里有一海口,名新州港,岸有一石塔为记,诸处船只到此舣泊登岸。岸有一寨,番名设比奈,以二头目为主。番人五六十家,居内以守港口。西南百里到王居之城,番名曰占城。其城以石垒,开四门,令人把守。

  国王系销俚人,祟信释敎,头戴金钑三山玲珑花冠,如中国副净者所戴之样。身穿五色线细花番布长衣,下围色丝手巾。跣足,出入骑象,或乘小车,以二黄牛前拽而行。

  头目所戴之冠,用茭蔁叶为之,亦如其王所戴之样,但以金彩妆饰,内分品级高低。所穿颜色衣衫,长不过膝,下围各色番布手巾。王居屋宇高大,上盖细长小瓦,四围墙垣用砖灰妆砌甚洁,其门以坚木雕刻,兽畜之形为饰民居房屋用茅草盖复,檐高不得过三尺,出入躬身低头,高者有罪。服色禁白衣,惟王可穿。民下玄黄紫色并许穿,衣服白者死罪。国人男子髼头,妇人撮髻脑后。身体俱黑,上穿秃袖短衫,下围色丝手巾,赤脚。

  气候暖热,无霜雪,常如四五月之味。草木常靑,山产乌木、伽蓝香、观音竹、降真香。乌木甚润黑,绝胜他国出者。伽篮香惟此国一大山出产,天下再无出处,其价甚贵,以银对换。观音竹如细藤棍样,长一丈七八尺,如铁之黑,每一寸有二三节,他所不出。”犀牛象牙甚广。其犀牛如水牛之形,大者有七八百斤,满身无毛,黑色,生鳞甲,纹癞厚皮。蹄有三跲,头有一角,生于鼻梁之中,长者有一尺四五寸。不食草料,惟食刺树刺叶,并食大干木,抛粪如染坊黄栌楂。其马低小如驴。水牛、黄牛、猪、羊俱有,鹅鸭稀少。鸡矮小,至大者不过二斤,脚高寸半,及二寸止。其雄鸡红冠白耳,细腰高尾,人拿中亦啼,甚可爱也。果有梅、橘、西瓜、甘蔗、椰子、波罗蜜、芭蕉子之类。其波罗蜜如冬瓜之样,外皮似川荔枝,皮内有鸡子大块黄肉,味如蜜。中有子如鸡腰子样,炒吃味如栗子。蔬菜则有冬瓜、黄瓜、葫芦、芥菜、葱姜而已,其余果菜并无。人多以渔为业,少耕种,所以稻谷不广。土种米粒细长多红者。大小麦俱无。槟榔、荖叶,人不绝口而食。

  男女婚姻,但令男子先至女家,成亲毕,过十日或半月,其男家父母及诸亲友以鼓乐迎取夫妇回家,则置酒作乐。其酒则以饭拌药,封于瓮中候熟。欲饮,则以长节小竹筒长三四尺者插入酒瓮中,环坐,照人数入水,轮次咂饮。吸干再添入水而饮,至无味则止。

  其书写无纸笔,用羊皮搥薄,或树皮熏黑,折成经折,以白粉载字为记。

  国刑,罪轻者以藤条杖脊,重者截鼻。为盗者断手,犯奸者男女烙面成疤痕。罪甚大者,以硬木削尖立于小船样木上,放水中令罪人坐于尖木之上,木从口出而死,就留水上以示众。

  其日月之定无闰月,但十二月为一年,昼夜分为十更,用鼓打记。四时以花开为春,叶落为秋。

  其王年节日,用生人胆汁调水沐浴,其各处头目采取进纳,以为贡献之礼。其国王为王三十年,则退位出家,令弟兄子侄权管国事。王往深山待斋受戒,或吃素。独居一年,对天誓曰:“我先为王,在位无道,愿狼虎食我,或病死之。”若一年满足不死,再登其位,复管国事。国人呼为“昔唆马哈刺札”,此至尊至圣之称也。

  其曰尸头蛮者,本是人家一妇女也,但眼无瞳,人为异。夜寝则飞头去,食人家小儿粪尖,其儿被妖气侵腹必死。飞头回合其体,则如旧。若知而候头飞去时,移体别处,回不能合则死。于人家若有此妇不报官,除杀者,罪及一家。

  再有一通海大潭,名鳄鱼潭。如人有争讼难明之事,官不能决者,则令争讼二人骑水牛赴过其潭。理亏者鳄鱼出而食之;理直者虽过十次,亦不被食。最可奇也。

  其海边山内有野水牛,甚狠。原是人家耕牛,走入山中,自生自长,年深成群。但见生人穿靑者,必赶来抵触而死,甚恶也。

  番人甚爱其头,或有触其头者,如中国杀人之恨。

  其买卖交易使用七成淡金,或银。中国靑磁、盘碗等品,纻丝、绫绢、烧珠等物,甚爱之,则将淡金换易,常将犀角、象牙、伽篮香等物进贡中国。

 

  爪哇国

  瓜哇国者,古名阇婆国也。其国有四处,皆无城郭。其它国船来,先至一处名杜板。次至一处名新村,又至一处名苏鲁马益。再至一处名满者伯夷,国王居之。其王之所居以砖为墙,高三丈余,周围约有二百余步。其内设重门甚整洁,房屋如楼起造,高每三四丈,卽布以板,铺细藤簟,或花草席,人于其上盘膝而坐。屋上月硬木板为瓦,破缝而盖。国人住屋以茅草盖之。家家俱以砖砌土库,高三四尺,藏贮家私什物,居止坐卧于其上。

  国王之绊,髼头或带金叶花冠,身无衣袍,下围丝嵌手巾一二条,再用锦绮或纻丝缠之于腰,名曰压腰。插一两把短刀,名不刺头,赤脚出入,或骑象,或坐牛车。国人之绊,男子髼头,女子椎髻,上穿衣,下围手巾。男子腰插不剌头一把,三岁小儿至百岁老人皆有此刀,皆是兔毫雪花上等镔铁为之。其柄用金或犀角、象牙,雕刻人形鬼面之状,制极细巧。

  国人男妇皆惜其头,若人以手触摸其头,或买卖之际钱物不明,或酒醉顚狂,言语争竞,便拔此刀刺之,强者为胜。若戳死人,其人逃避三日而出,则不偿命。若当时捉住,随亦戳死。国无鞭笞之刑,事无大小,卽用细藤背缚两手,拥行数步,则将不刺头于罪人腰眼或软肋一二刺卽死。其国风土无日不杀人,甚可畏也。

  中国历代铜钱通行使用。

  杜板番名赌斑,地名也。此处约千余家,以二头目为主。其间多有中国广东及漳州人流居此地。鸡、羊、鱼、菜甚贱。

  海滩有一小池,甘淡可饮,曰是圣水,传言大元时命将史弼、高兴征伐阇婆,经月不得登岸,船中之水已尽,军士失措。其二将拜天祝曰:“奉命伐蛮,天若与之则泉生;不与则泉无。”祷毕,奋力插轮海滩,泉水随枪插处涌出,水味甘淡,众饮而得全生。此天赐之助也,至今存焉。

  于杜板投东行半日许,至新村,番名曰革儿昔。原系沙滩之地,盖因中国之人来此创居,遂名新村,至今村主广东人也。约有千余家,各处番人多到此处买卖。其金子诸般宝石一应番货多有卖者,民甚殷富。自新村投南船行二十余里,到苏鲁马益,番名苏儿把牙。其港口流出淡水,自此大船难进,用小船行二十余里始至其地。亦有村主,掌管番人千余家,其间亦有中国人。其港口有一洲,林木森茂,有长尾猢狲万数,聚于上。有一黑色老雄狝猴为主,却有一老番妇随伴在侧。其国中妇人无子嗣者,备酒饭果饼之类,往祷于老猕猴,其老猴喜,则先食其物,余令众猴争食,食尽,随有二猴来前交感为验。此妇回家,卽便有孕,否则无子也,甚为可怪。

  自苏儿把牙小船行七八十里到埠头,名章姑。登岸投西南行一日半到满者伯夷,卽王之居处也。其处番人二三百家,头目七八人以辅其王。天气长热如夏,田稻一年二熟,米粒细白,芝麻菉豆皆有,大小二麦绝无。土产苏木、金刚子、白檀香、肉豆蔲、荜拨、斑猫、镔铁、龟筒、玳瑁,奇禽有白鹦鹉如母鸡大,红绿莺哥、五色莺哥、鹩哥,皆能效人言语;珍珠鸡、倒挂鸟、五色花斑鸠、孔雀、槟榔雀、珍珠雀、绿斑鸠之类。异兽有白鹿、白猿猴等畜,其猪羊牛马鸡鸭皆有,但无驴与鹅耳。

  果有芭蕉子、椰子、甘蔗、石榴、莲房、莽吉柿、西瓜、郞级之类。其莽吉柿如石榴样,皮内如橘囊样,有白肉四块,味甜酸,甚可食。郞级如枇杷样,略大,内有白肉三块,味亦甜酸。甘蔗皮白麄大,每根长二三丈。其余瓜、茄、蔬菜皆有,独无桃李韭菜。

  国人坐卧无床凳,吃食无匙筯,男妇以槟榔荖叶聚灰不绝口,欲吃饭时,先将水嗽出口中槟榔渣,就洗两手干净,围坐,用盘满盛其饭,浇酥油汤汁,以手撮入口中而食。若渴则饮水,遇宾客往来无茶,止以槟榔待之。

  国有三等人:一等回回人,皆是西番各国为商,流落此地,衣食诸事皆清致;一等唐人,皆是广东、漳、泉等处人窜居是地,食用亦美洁,多有从回回薮门受戒待斋者;一等土人,形貌甚丑异,猱头赤脚,祟信鬼敎,佛书言鬼国其中,卽此地也。人吃食甚是秽恶,如虵蚁及诸虫蚓之类,略以火烧微熟便吃。家畜之犬与人同器而食,夜则共寝,略无忌惮。旧传鬼子魔王靑面红身赤发,正于此地与一罔象相合,而生子百余,常啖血为食,人多被食。忽一日雷震石裂,中坐一人,众称异之,遂推为王。卽令精兵驱逐罔象等众而不为害,后复生齿而安焉。所以至今人好凶强。

  年例有一竹轮会,但以十月为春首。国王令妻坐一塔车于前,自坐一车于后。其塔车高丈余,四面有窗,下有转轴,以马前拽而行。至会所,两边摆列队伍,各执竹轮一根。其竹轮实心无铁刃,但削尖而甚坚利。对手男子各携妻奴在彼,各妻手执三尺短木棍立于其中。听鼓声紧慢为号,二男子执轮进步抵戳,交锋三合,二人之妻各持木棍格之曰“那剌那剌”则退散。设被戳死,其王令胜者与死者家人金钱一个,死者之妻随胜者男子而去。如此胜负为戏。

  其婚姻之礼,则男子先至女家,成亲三日后迎其妇。男家则打铜鼓铜锣,吹椰壳筒,及打竹筒鼓幷放火铳,前后短刀团牌围绕。其妇被发裸体跣足,围系丝嵌手巾,项佩金珠联络之饰,腕带金银声装之锣。亲朋邻里以槟榔荖叶线纫草花之类,妆饰彩船而伴送之,以为贺喜之礼。至家则鸣锣击鼓,饮酒作乐,数日而散。

  凡丧葬之礼,如有父母将死,为儿女者先问于父母,死后或犬食,或火化,或弃水。其父母随心所愿而嘱之,死后卽依遗言所断送之。若欲犬食者,卽抬其尸至海边,或野外地上,有犬十数来食尽尸肉无遗为好;如食不尽,子女悲号哭泣,将遗骸弃水中而去。又有富人及头目尊贵之人将死,则手下亲厚婢妾先与主人誓曰“死则同住”,至死后出殡之日,木搭高棰,下垜柴堆,纵火焚棺,候焰盛之际,其原誓婢妾二三人,则满头带草花,身披五色花手巾,登跳号哭良久,撺下火内,同主尸焚化,以为殉葬之礼。

  番人殷富者甚多,买卖交易行使中国历代铜钱。书记亦有字,如销俚字同。无纸笔,用茭蔁叶以尖刀刻之。亦有文法,国语甚美软。

  斤秤之法,每斤二十两,每两十六钱,每钱四姑邦,每姑邦该官秤二分一厘八毫七丝五忽。每钱该官秤八分七厘五毫,每两该官秤一两四钱,每斤该官秤二十八两。升斗之法,截竹为升,为一姑刺,该中国官升一升八合。每番斗一斗为一黎,该中国官斗一斗四升四合。

  每月至十五十六夜,月圆清明之夜,番妇二十余人或三十余人聚集成队,─妇为首,以臂膊递相联绾不断,于月下徐步而行。为首者口唱番歌一句,众皆齐声和之,到亲戚富贵之家门首,则赠以铜钱等物。名为步月行乐而已。

  有一等人以纸画人物鸟兽鹰虫之类,如手卷样,以三尺高二木为画干,止齐一头。其人蟠膝坐于地,以图画立地,每展出一段,朝前番语高声解说次段来历。众人圜坐而听之,或笑或哭,便如说平话一般。

  国人最喜中国靑花磁器,幷麝香、销金纻丝、烧珠之类,则用铜钱买易。国王常差头目以船只装载方物进贡中国。

 

  旧港国

  旧港,卽古名三佛齐国是也。番名曰浡淋邦,属瓜哇国所辖。东接爪哇国,西接满剌加国界,南距大山,北临大海。诸处船来,先至淡港,入彭家门里,系船于岸。岸上多砖塔。用小船入港内,则至其国。国人多是广东、漳、泉州人逃居此地。人甚富饶。地土甚肥,谚云“一季种谷,三季收稻”,正此地也。地方不广,人多操习水战,其处水多地少。头目之家都在岸地造屋而居,其余民庶皆在木筏上盖屋居之,用桩缆拴系在岸,水长则筏浮,不能淹没。或欲于别处居者,则起桩连屋移去,不劳搬徙。其港中朝暮二次暗长潮水。国人风俗婚姻死丧之礼,以至言语及饮食、衣服等事,亦皆与爪哇相同。

  昔洪武年间,广东人陈祖义等全家逃于此处,充为头目,甚是豪横,凡有经过客人船只,辄便刼夺财物。至永乐五年,朝廷差太监郑和等统领西洋大宝船到此处。有施进卿者,亦广东人也,来报陈祖义凶横等情,被太监郑和生擒陈祖义等,回朝伏诛,就赐施进卿冠带,归旧港为大头目,以主其地。本人死,位不传子,是其女施二姐为王,一切赏罪黜陟皆从其制。

  土产鹤顶鸟、黄速香、降真香、沉香、金银香、黄蜡之类。金银香中国与他国皆不出,其香如银匠钑银器黑胶相似,中有一块似白蜡一般在内,好者白多黑少,低者黑多白少。烧其香气味甚烈,为触人鼻,西番幷锁俚人甚爱此。香鹤顶鸟大如鸭,毛黑,颈长,嘴尖。其脑盖骨厚寸余,外红里如黄蜡之娇,甚可爱,谓之鹤顶,堪作腰刀靶鞘挤机之类。又出一等火鸡,大如仙鹤,圆身簇颈,比鹤颈更长,头上有软红冠,似红帽之状。又有二片生于颈中,嘴尖,浑身毛如羊毛稀长,靑色。脚长铁黑,爪甚利害,亦能破人腹,肠出卽死。好吃炭,遂名火鸡。用棍打碎莫能死。又山产一等神兽,名曰神鹿,如巨猪,高三尺,前半截黑,后一段白花毛纯短可爱。嘴如猪嘴不平,四蹄亦如猪蹄,却有三跲。止食草木,不食荤腥。其牛、羊、猪、犬、鸡、鸭,幷蔬菜、瓜果之类,与爪哇一般皆有。彼处人多好博戏,如把龟、弈棋、斗鸡之类皆赌钱物。市中交易亦使中国铜钱,幷用布帛之类。国王亦每以方物进贡朝廷,逮今未绝。

 

  暹罗国

  自占城向西南船行七昼夜,顺风至新门台,海口入港,才至其国。国周千里,外山崎岖, 内地潮湿,土瘠少堪耕种。气候不正,或寒或热。其王居之屋,颇华丽整洁。民庶房屋起造如楼,上不通板,却用槟榔木劈开如竹片样,密摆用藤扎缚甚坚固,上铺藤簟竹席,坐卧食息皆在其上。

  王者之绊用白布缠头,上不穿衣,下围丝嵌手巾,加以锦绮压腰。出入骑象或乘轿,一人执金柄伞,茭蔁叶做甚好。王系锁俚人氏,崇信释敎。国人为僧为尼姑者极多。僧尼服色与中国颇同。亦住庵观,持斋受戒。其俗凡事皆是妇人主掌,其国王及下民若有谋议、刑罚、轻重、买卖一应巨细之事,皆决于妻。其妇人志量果胜于男子,若有妻与我中国人通好者,则置酒饭同饮坐寝,其夫恬不为怪,乃曰:“我妻美,为中国人喜爱。”男子撮髻用白头布缠头,身穿长衫。妇人亦椎髻,穿长衫。男子年二十余岁则将茎物周回之皮,如韭菜样细刀挑开,嵌入锡珠十数颗皮内,用药封护,待疮口好,才出行走。其状累累如葡萄一般。自有一等人开铺,专与人嵌焊铢,以为艺业。如国王或大头目或富人,则以金为虚珠,内安砂子一粒,嵌之行走,玎玎有声,乃以为美。不嵌珠之男子为下等人,此最为可怪之事。男女婚姻,先请僧迎男子至女家,就令僧讨取童女喜红,贴于男子之面额,名曰利市,然后成亲,过三日后,又请僧及诸亲友拌槟榔彩船等物,迎其夫妇回于男家,置酒作乐待亲友。死丧之礼,凡富贵人死,则用水银灌于腹内而塟之,闲下人死,抬尸于郊外海边,放沙际,随有金色之鸟大如鹅者,三五十数,飞集空中下将尸肉尽食飞去。余骨家人号泣就弃海中而归,谓之鸟塟,亦请僧设斋诵经礼佛而已。

  国之西北去二百余里有一市镇,名上水,可通云南后门。此处有番人五六百家,诸色番货皆有卖者,红马斯肯的石,此处多有卖者。此石在红雅姑肩下,明净如石榴子一般。中国宝船到暹罗,亦用小船去做买卖。

  其国产黄速香、罗褐速香、降真香、沉香、花梨木、白豆蔲、大风子、血竭、藤结、苏木、花锡、象牙、翠毛等物。其苏木如薪之广,颜色绝胜他国出者。异兽有白象、狮子、猫、白鼠。其蔬菜之类,如占城一般。酒有米酒、椰子酒、二者俱是烧酒,其价甚贱。牛羊鸡鸭等畜皆有。国语颇似广东乡谈音韵。民俗嚣淫,好习水战。其王常差部领讨伐邻邦。买卖以海当钱使用,不拘金艰铜钱俱使,惟中国历代铜钱则不使。其王每差头目将苏木降香等宝进贡中国。

 

  满剌加国

  自占城向正南,好风船行八日到龙牙门。入门往西行,二日可到。此处旧不称国,因海有五屿之名,遂名曰五屿。无国王,止有头目掌管。此地属暹罗所辖,岁输金四十两,否则差人征伐。永乐七年己丑,上命正使太监郑和等统〔宝船〕赍诏勑,赐头目双台银印冠带袍服,建碑封城,遂名满刺加国,是后暹罗莫敢侵扰。其头目蒙恩为王,挈妻子赴京朝谢,贡进方物,朝廷又赐与海船回国守土。

  其国东南是大海,西北是老岸连山。皆沙卤之地,气候朝热暮寒,田瘦谷薄,人少耕种。有一大溪河水,下流从王居前过入海。其王于溪上建立木桥,上造桥亭二十余间,诸物买卖俱在其上。

  国王国人皆从回回敎门,持斋受戒诵经。其王服用以细白番布缠头,身穿细花靑布长衣,其样如袍。脚穿皮鞋,出入乘轿。国人男子方帕包头,女人撮髻脑后。身体微黑,下围白布手巾,上穿色布短衫。风俗淳朴,房屋如楼阁之制,上不铺板,但高四尺许之际,以椰子树劈成片绦,稀布于上,用藤缚定,如羊棚样。自有层次,连床就榻盘膝而坐,饮卧厨灶皆在上也。

  人多以渔为业,用独木刳舟泛海取鱼。

  土产黄速香、乌本、打麻儿香、花锡之类。打麻儿香本是一等树脂,流出入土,掘出如松香沥靑之样,火烧卽着。番人皆以此物点照当灯。番船造完,则用此物熔涂于缝,水莫能入,甚好。彼地之人多采取此物以转宝他国。内有明净好者,却似金珀一样,名损都卢斯。番人做成帽珠而卖,今水珀卽此物也。花锡有二处山坞锡场。王命头目主之,差人淘煎,铸成斗样,以为小块输官。每块重官秤一斤八两,或一斤四两,每十块用藤缚为小把,四十块为一大把,通市交易皆以此锡行使。

  其国人言语幷书记婚姻之礼,颇与爪哇同。

  山野有一等树,名沙孤树,乡人以此物之皮,如中国葛根捣浸澄滤其树作丸,如菉豆大,晒干而卖,其名曰沙孤米,可以作饭契。海之洲渚岸边生一等水草,名茭蔁叶。长如刀茅样,似苦笋。壳厚,性软,结子如荔枝样,鸡子大。人取其子酿酒,名茭蔁酒,饮之亦能醉人。乡人取其叶结竹细簟,止阔二尺,长丈余,为席而卖。果有甘蔗、巴蕉子、波罗蜜、野荔枝之类。菜葱、姜、蒜、芥、东瓜、西瓜皆有。牛、羊、鸡、鸭虽有而不多。价亦甚贵。其水牛─头直银一斤以上。驴马皆无。其海边水内常有鼍龙伤人。其龙高三四尺,四足,满身鳞甲,背刺排生。龙头撩牙,遇人卽啮。山出黑虎,比中国黄虎略小,其毛黑,亦有暗花纹。其黄虎亦间有之,国中有虎化为人,入市混人而行,自有识者,擒而杀之。如占城尸头蛮,此处亦有。

  凡中国宝船到彼,则立排栅,如城垣,设四门、更鼓楼,夜则提铃巡警,内又立重栅,如小城。盖造库藏仓廒,一应钱粮顿在其内,去各国船只回到此处取齐,打整番货,装载船内,等候南风正顺,于五月中旬开洋回还。其国王亦自采办方物,挈妻子带领头目驾船跟随宝船赴阙进贡。

 

  哑鲁国

  自满刺加国开船,好风行四昼夜可到。其国有港名淡水港一条,入港到国,南是大山,北是大海,西连苏门答剌国界,东有平地。堪种旱稻,米粒细小,粮食频有。民以耕渔为业。风俗淳朴,国内婚丧等事,皆与爪哇、满刺加国相同。货用稀少,棉布名考泥,幷米谷牛羊鸡鸭甚广。奶酪多有卖者。

  其国王、国人皆是回回人。

  山林中出一等飞虎,如猫大,遍身毛灰色。有肉翅,如蝙蝠一般,但前足肉翅生连后足,能飞不远。人或有获得者,不服家食卽死。土产黄速香、金银香之类。乃小国也。

 

  苏门答刺国

  苏门答刺国、卽古须文达那国是也。其处乃西洋之总路,宝船自满刺加国向西南,好风五昼夜,先到滨海一村,名苔鲁蛮。系船,往东南十余里可到。其国无城郭,有一大溪皆淡水,流出于海。一日二次潮水长落,其海口浪大,船只常有沉殁。其国南去有百里数之远,是大深山;北是大海;东亦是大山,至阿鲁国界;正西边大海。其山连小国二处,先至那孤儿王界,又至黎代王界。其苏门答刺国王,先被那孤儿花面王侵掠,战斗身中药箭而死。有一子幼小,不能与父报仇。其王之妻与众誓曰:“有能报夫死之雠,复全其地者,吾愿妻之,共主国事。”言讫,本处有一渔翁,奋志而言:“我能报之。”遂领兵众当先杀败花面王,复雪其雠。花面王被杀,其众想伏,不敢侵扰。王妻于是不负前盟,卽与渔翁配合,称“为老王”,家室地赋之类,悉听老王裁制。永乐七年,效职进贡方物而沐天恩,永乐十年复至其国。其先王之子长成,阴与部领合谋弑义父渔翁,夺其位管其国。渔翁有嫡子名苏干剌,领众挈家逃去,邻山自立一寨,不时率众侵复父雠。永乐十三年,正使太监郑和等统领大宝船到彼,发兵擒获苏干剌,赴阙明正其罪。其王子感荷圣恩,常贡方物于朝廷。

  其国四时气候不齐,朝热如夏,暮寒如秋。五月七月间亦有瘴气。山产硫黄,出于岩穴之中。其山不生草木,土石皆焦黄色。田土不广,惟种旱稻,一年二熟。大小二麦皆无。其胡椒倚山居住人家置园种之。藤蔓而生,若中国广东甜菜样,开花黄白色,结椒成实。生则靑,老则红,候其半老之时,摘采晒干货卖。其椒粒虚大者,卽此处椒也。每官秤一百斤,彼处卖金钱八十,直银一两。果有芭蕉子、甘蔗、莽吉柿、波罗蜜之类。有一等臭果,番名赌尔(乌)〔焉〕,如中国水鸡头样,长八九寸皮,生尖刺,熟则五六瓣裂开,若烂牛肉之臭。内有栗子大酥白肉十四五块,甚甜美可食,其中更皆有子,炒而食之,其味如栗。酸橘甚广,四时常有。若洞庭狮柑、绿橘样,其味不酸,可以久留不烂。又一等酸子,番名俺拔。如大消梨样,颇长,绿皮,其气香烈。欲食签去其皮,批切外肉而食,酸甜甚美。核如鸡子大。其桃李等果俱无。蔬菜有葱、蒜、姜、芥。东瓜至广,长久不坏。西瓜绿皮红子,有长二三尺者。人家广养黄牛,奶酪多有卖者。羊皆黑毛,并无白者。鸡无者,番人不识扇鸡。惟有母鸡,雄鸡大者七斤,略煑便软,其味甚美,绝胜别国之鸡。鸭脚低矮,大有五六斤者。桑树亦有,人家养蚕,不会缲丝,只会做棉。

  其国风俗淳厚,言语书记婚丧穿拌衣服等事,皆与满剌加国相同。其民之居住,其屋如楼,高不铺板,但用椰子槟榔二木劈成条片,以藤札缚,再铺藤簟,高八尺,人居其上。高处亦铺阁栅。

  此处多有番船往来,所以国中诸般番货多有卖者。其国使金钱、锡钱,金钱番名底那儿,以七成淡金铸造,每个圆径官寸五分,而底有纹。官秤二分三厘,一曰每四十八个重金一两四分。锡钱番名加失,凡买卖恒以锡钱使用,国中一应买卖交易,皆以十六两为一斤,数论价以通行四方。

 

  〔那孤儿国〕

  那孤儿王,又名花面王。其地在苏门答刺西,地里之界相连,止是一大山村。但所管人民皆于面上刺三尖靑花为号,所以称为花面王。地方不广,人民只有千余家,田少,人多以耕陆为生。米粮稀少,猪羊鸡鸭皆有。言语动静与苏门答剌国相同,土无出产,乃小国也。

 

  黎代国

  黎代之地,亦一小邦也。在那孤儿地界之西。此处南是大山,北临大海,西连南浡里国为界。国人三千家,自推一人为王,以主其事,属苏门答剌国所辖。土无所产,言语行用与苏门答剌同。山有野犀牛至多,王亦差人捕获,随同苏门答剌国以进贡于中国。

 

  南浡里国

  自苏门苔刺往正西,好风行三昼夜可到。其国边海,人民止有千家有余,皆是回回人,甚是朴实。地方东接黎代王界,西北皆临大海,南去是山,山之南又是大海。国王亦是回回人。王居屋处,用大木高四丈,如楼起造,楼下俱无装饰,纵放牛羊牲畜在下。楼上四边以板折落,甚洁,坐卧食处皆在其上。民居之屋与苏门答剌国同。

  其处黄牛、水牛、山羊、鸡、鸭、蔬菜皆(少)〔有〕。鱼虾甚贱,米谷少。使用铜钱。山产降真香,此处至好,名莲花降。幷有犀牛。

  国之西北海内有一大平顶峻山,半日可到,名帽山。其山之西亦皆大海,正是西洋也,名那没洋。西来过洋船只收帆,俱望此山为准。其山边二丈上下浅水内,生海树。彼人捞取为宝物货卖,卽珊瑚也。其树大者高二三尺,根头有一大拇指大根,如墨之沈黑,如玉石之温润。稍上桠枝婆娑可爱。根头大处可碾为帽珠器物。

  其帽山脚下亦有居民二三十家,各自称为王。若问其姓名,则曰“阿菰喇楂”,“我便是王”以答。或问其次,则曰“阿菰喇楂”,“我亦是王”甚可笑也。其国属南浡里国所辖。其南浡里王常跟宝船,将降真香等物贡于中国。 -----------------瀛涯胜览 〔明〕马 欢撰

  (承前)

 

  锡兰国 裸形国

  自帽山南放洋,好风向东北行三日,见翠蓝山在海中。其山三四座,惟一山最高大,番名按笃蛮山。彼处之人巢居穴处,男女赤体,皆无寸丝,如兽畜之形。土不出米,惟食山芋、波罗蜜、芭蕉子之类,或海中捕鱼虾而食。人传云:若有寸布在身,卽生烂疮。昔释迦佛过海,于此处登岸,脱衣入水澡浴,彼人盗藏其衣,被释迦咒讫,以此至今人不能穿衣,俗言出卵坞,卽地也。

  过此投西,船行七日,见莺歌嘴山,再三两日,到佛堂山,才到锡兰国马头名别罗里。自此泊船,登岸陆行。此处海边山脚光石上有一足迹,长二尺许,云是释迦从翠蓝山来,从此处登岸,脚踏此石,故迹存焉。中有浅水不干,人皆手蘸其水洗面拭目,曰“佛水清净”。左有佛寺,内有释迦佛混身侧卧,尚存不朽。其寝座用各样宝石妆嵌沉香木为之,甚是华丽,又有佛牙幷活舍利子等物在堂。其释迦涅盘,正此虑也。

  又北去四五十里,才到王居之城。国王系锁俚人氏,祟信释敎,尊敬象牛。人将牛粪烧灰,遍搽其体,牛不敢食,止食其乳。如有牛死,卽埋之,若私宰牛者,王法罪死,或纳牛头大金以赎其罪。王之居址,大家小户每晨将牛粪用水调稀,遍涂屋下地面,然后拜佛。两手直舒于前,两腿直伸于后,胸腹皆贴地而为拜。

  王居之侧有一大山,侵云高耸,山顶有人脚迹一个,入石深二尺,长八尺余。云是人祖阿聃圣人,卽盘古之足迹也。此山内出红雅姑、靑雅姑、黄雅姑、靑米篮心、昔剌泥、窟没蓝等一切宝石皆有。每有大雨冲出土,流下沙中,寻拾则有。常言宝石乃是佛祖眼泪结成。

  其海中有雪白浮沙一片,日月照其沙,光采潋滟,日有珍珠螺蚌聚集沙上。其王置珠池,二三年一次令人取螺蚌倾入池中,差人看守此池,候其坏烂,则用水淘珠,纳官。亦有偷盗卖于他国者。

  其国地广人稠,亚于爪哇。民俗饶富,男子上身赤膊,下围色丝手巾,加以压腰。满身毫毛俱剃净,止留其发,用白布缠头。如有父母死者,其须毛卽不剃,此为孝礼。妇人撮髻脑后,下围白布。其新生小儿则剃头,女留胎发不剃,就养至成人。无酥油牛乳不食饭。人欲食饭,则于暗处潜食,不令人见。平居槟榔荖叶不绝于口。

  米谷、芝麻、菉豆皆有,惟无大小二麦。椰子至多,油糖酒酱皆以此物借造而食。

  人死则以火化埋骨,其丧家聚亲邻之妇,都将两手齐拍胸乳而叫号哭泣为礼。

  果有芭蕉子、波罗蜜、甘蔗、瓜茄、蔬菜,牛羊鸡鸭皆有。

  王以金为钱,通行使用,每钱一个,重官秤一分六厘。中国麝香、纻丝、色绢、靑磁盘碗、铜钱、樟脑,甚喜。则将宝石珍珠换易。王常差人赉宝石等物,随同回洋宝船进贡中国。

 

  小葛兰国

  自锡兰国马头名别罗里开船,往西北,好风行六昼夜可到。其国边海,东连大山,西是大海,南北地狭,外亦大海,连海而居。国王国人皆锁俚人氏。祟信释敎,尊敬象牛,婚姻丧葬等事与锡兰国同。

  土产苏木、胡椒不多,其果菜之类皆有。牛羊颇异他产。其羊靑毛长脚,高二尺三尺者,黄牛有三四百斤者。酥油多有卖者。人一日二飡,皆用酥油拌饭而食。王以金铸钱,每个重官秤一分,通行使用。虽是一小国,其王亦将方物差人贡于中国。

 

  柯枝国

  自小葛兰国开船,沿山投西北,好风行一昼夜,到其国港口泊船。本国东是大山,西临大海,南北边海,有路可往邻国。

  其国王与民亦锁俚人氏,头缠黄白布,上不穿衣,下围纻丝手巾,再用颜色纻丝一匹缠之于腰,名曰压腰。

  其头目及富人服用与王者颇同。民居之屋,用椰子木起造,用椰子叶编成片如草苫样盖之,雨不能漏。家家用砖泥砌一土库,止分大小,凡有细软之物,俱放于内,以防火盗。

  国有五等人:一等名南昆,与王同类,内有剃头挂线在颈者,最为贵族;二等回回人;三等人名哲地,系有钱财主;四等人名革令,专与人作牙保;五等人名木瓜,木瓜者,至低贱之人也,至今此辈在海滨居住,房檐高不过三尺,高者有罪,其穿衣上不过脐,下不过膝,其出于途,如遇南昆、哲地人,卽伏于地,候过卽起而行。木瓜之辈,专以渔樵及抬负挑担为生,官不容穿长衣,其经商买卖与中国汉人一般。

  其国王祟信佛敎,尊敬象牛,建造佛殿,以铜铸佛像,用靑石砌座,佛座边周围砌成水沟,傍穿一井,每日侵晨,则鸣钟击鼓,汲井水,于佛顶浇之再三,众皆罗拜而退。

  另有一等人名浊,卽道人也,亦有妻子。此辈自出母胎,发不经剃,亦不梳篦,以酥油等物将发搓成条缕,或十余条,或七人条,披拽脑后。却将黄牛之粪烧成白灰,遍搽其体,上下皆不穿衣,止用如拇指大黄藤,两转紧缚其腰,又以白布为梢子。手拿大海螺,常吹而行。其妻略以布遮其丑,随夫而行。此等卽出家人,倘到人家,则与钱米等物。

  其国气候常暖如夏,无霜雪。每至二三月,日夜间则下阵头雨一二次,番人各整盖房屋,备办食用。至五六月,日夜间下滂沱大雨,街市成河,人莫能行,大家小户坐候雨信过。七月才晴,到八月半后晴起。到冬点雨皆无,直至次年二三月间,又下雨。常言半年下雨半年晴,正此处也。土无他产,只出胡椒,人多置园圃种椒为业。每年椒熟,本处自有收椒大户收买,置仓盛贮,待各处番商来买。论播荷说价,每一播荷该番秤二十五封剌,每一封剌该番秤十斤,计官秤十六斤,每一播荷该官秤四百斤。卖波处金钱或一百个,或九十个,直银五两。

  名称哲地者,皆是财主,专一收买下宝石珍珠香贷之类,候中国宝(石)船或别国番船客人来买,珍珠以分数论价而买。且如珠每颗重三分半者,卖彼处金钱一千八百个,直银一百两。珊瑚枝梗,其哲地论斤重买下,顾倩匠人,剪断车旋成珠,洗磨光净,亦秤分量而买。

  王以九成金铸钱行使,名曰法南,重官秤一分一厘。又以银为钱,比海螺靥大。每个官秤四厘,名曰答儿。每金钱一个,倒换银钱十五个,街市行使零用,则以此钱。

  国人婚丧之礼,其五等人皆各从其类而不同。

  米、粟、麻、豆、黍、稷皆有,止无大小二麦。象、马、牛、羊、犬、猫、鸡、鸭皆有,只无驴骡与鹅尔。

  国王亦差头目随共回洋宝船将方物进贡中国。

 

  古里国

  卽西洋大国。从柯枝国港口开船,往西北行,三日方到。其国边海,山之东有五七百里,远通坎巴夷国;西临大海;南连柯枝国界;北边相接狠奴儿地面。西洋大国正此地也。永乐五年,朝廷命正使太监郑和等赍诏敕赐其国王诰命银印给赐,升赏各头目品级冠带,统领大宝船到彼,起建碑庭,立石云:“其国去中国十万余里,民物咸若熙皡同风,刻石于兹永示万世。”

  国王系南昆人,祟信佛敎,尊敬象牛。国人内有五等:回回人、南昆人、哲地人、革令人、木瓜人。其国王国人皆不食牛肉,大头目是回回人,皆不食猪肉。先是王与回回人誓定,尔不食牛,我不食猪,互相禁忌,至今尚然。王以铜铸佛像,名乃纳儿,起造佛殿,以铜铸瓦而盖佛座。傍掘井,每日侵晨,王至汲水浴佛,拜讫,令人收取黄牛净粪,用水调于铜盆如糊,遍擦殿内地面墙壁。且命头目幷富家,每早亦涂擦牛混粪。又将牛粪烧成白灰,研细,用好布为小袋盛灰,常带在身,每日侵晨洗面毕,取牛粪灰调水,搽涂其额,幷两股间各三次,为敬佛敬牛之诚。传云:昔有一圣人名某些立敎化,人人知其是真天人,皆钦从,以后圣人同往他所,令其弟名撒没嚟掌管敎人,其弟心起矫妄,铸一金犊,曰:“此是圣主,凡叩之则有灵验。”敎人听命,祟敬其金牛,曰:“常粪金,人得金”,心爱而忘天道,皆以牛为真主。后某些圣人回还,见众人被弟撒没嚟惑坏圣道,遂废其牛,而欲罪其弟,其弟骑一大象遁去。后人思之,悬望其还,且如月初,则言月中必至。及至月中,又言月尽必至。至今望之不绝。南昆人敬象牛,由此故也。

  王有大头目二人,掌管国事,俱是回回人,国中大半皆奉回回敎门。礼拜寺有二三十处,七日一次行礼拜。至日,举家斋浴,诸事不干,巳午时,大小男子到寺礼拜,至未时方散回家,才做买卖,干理家事。人甚诚信,状貌济楚标致。其二大头目受中国朝廷升赏,若宝船到彼,全凭二人主为买卖,王差头目幷哲地未讷几计书算于官府牙人来会,领船大人议择某日打价,至日,先将带去锦绮等物,逐一议价已定,随写合同价数,彼此收执。其头目哲地卽与内官大人众手相拿。其牙人则言某月某日于众手中拍一掌已定,或贵或贱,再不悔改。然后哲地富户才将宝石珍珠跚瑚等物来看议价,非一日能定,快则一月,缓则二三月,若价钱较议已定,如买一主珍珠等物,该价若干,是原经手颈目未讷几计算,该还纻丝等物若干,照原打手之货交还,毫厘无改,彼之算法无算盘,只以两手、两脚幷二十指计算,毫厘无差,甚异于常。

  王以六成金铸钱行使,名吧南,每个径面官寸三分八厘,面底有纹,重官秤一分。又以银为钱,名搭儿,每个约重三厘,零用此钱。衡法每番秤一钱,该官秤八分,每番秤一两,计十六钱,该官秤一两二钱八分。番秤二十两为一斤,该官秤一斤九两六钱。其番秤名番剌失,秤之权钉定于衡末,称准则活动于衡中,提起平为定盘,星称物则移准向前,随物轻重而进退之。止可秤十斤,该官秤十六斤,秤香货之类,二百斤番秤为一播荷,该官秤三百二十斤,若称胡椒,二百五十斤为一播荷,该官秤四百斤。凡称一应巨细货物,多用天平对较。其量法,官铸铜为升行使,番名党戛黎,每升该官升一升六合。

  西洋布本国名撦黎布,出于邻境坎巴夷等处。每疋阔四尺五寸,长二丈五尺,卖彼处金钱八个或十个。国人亦将蚕丝练染各色,织间道花手巾,阔四五尺,长一丈二三尺,每条卖金钱一百个。胡椒山乡住人置园多种。到十月间,椒熟采摘晒干而卖,自有收椒大户来收,上官库收贮。若有买者,官与发买,见数计算税钱纳官。每胡椒一播荷,卖金钱二百个,其哲地多收买下各色宝石珍珠,幷做下跚硼珠等物,各处番船到彼,国王亦差头目幷写字人等眼同而卖,就取税钱纳官。

  富家多种椰子树,或一千株或二千三千株,为产业。其椰子有十般使用:嫩者有浆甚甜,奸契,可酿酒;老者椰肉打油,做糖做饭吃;外包之穰,打索,造船;椰壳为碗,为杯,又好烧灰打箱金银细巧生活;树好造屋,叶好盖屋。蔬菜有芥菜、生姜、萝卜、胡荽、葱、蒜、葫芦、茄子、菜瓜、东瓜四时皆有。又有一等小瓜,如指大,长二寸许,如靑瓜之味,其葱紫皮,如蒜,大头小叶,称斤而卖。波罗蜜、芭蕉子广有卖者。木别子树高十余丈,结子如绿柿样,内包其子三四十个,熟则自落。其蝙蝠如鹰之大,都在此树上倒挂而歇。米红白皆有。麦大小俱无。其面皆从别处贩来卖。鸡鸭广有,无鹅。羊脚高灰色,如驴驹子之样。水牛不甚大。黄牛有三四百斤者,人不食其肉,止食其奶酪,人无酥油不吃饭。其牛养至老死卽埋之。各色海鱼其价极贱。山中鹿兔亦有卖者。人家多养孔雀,其它禽鸟则有乌鸦、苍鹰、鹭鸶、燕子,其余别样大小禽鸟,则并无有。

  国人亦会弹唱,以葫芦壳为乐器,红铜丝为弦,唱番歌相和而弹,音韵堪听。民俗婚丧之礼,锁俚人、回回人各依自家本等体例不同。其王位不传于子而传于外甥。传甥止论女腹所生为嫡族。其王若无姊妹,传之于弟。若无弟,逊与有德之人。世代相仍如此。王法无鞭笞之刑,罪轻者截手断足,重则罚金诛戮。甚则抄没灭族。人有犯法者,拘之到官,卽伏其罪,若事情或有冤枉不伏者,则于王前或大头目前置一铁锅,盛油四五斤,煎滚,先以树叶投试爆弹有声,遂令其人以右手二指煠于油内片时,待焦方起,用布包裹封记,监留在官,二三日后聚众开封视之,若手烂溃,其事不枉,卽加以刑,若手如旧不损,则释之,头目人等以鼓乐礼送此人回家,诸亲邻友馈礼相贺,饮酒作乐以相庆,此事最为奇异。

  使回之日,其国王欲进贡,用好赤金五十两,令番匠抽如发细金丝,结绾成片,以各色宝石大珍珠厢成宝带一条,差头目乃邦进奉中国。

 

  溜山国

  自苏门答刺开船,过小帽山投西南,好风行十日可到。其国番名牒干,无城郭,倚山聚居,四围皆海,如洲渚一般,地方不广。国之西去程途不等,海中天生石门一座,如城阙样。有八大处,溜各有其名:一曰沙溜,二曰人不知溜,三曰起泉溜,四曰麻里奇溜,五曰加半年溜,六曰加加溜,七曰安都里溜,八曰官瑞溜。此八处皆有所主,而通商船。再有小窄之溜,传云三千有余溜,此谓弱水三千,此处是也。其间人皆巢居穴处,不识米谷,只捕鱼虾而食,不解穿衣,以树叶遮其前后。设遇风水不便,舟师失针舵损,船过其溜,落于泻水,渐无力而沉,大概行船皆宜该防此也。

  牒干国王、头目、民庶皆是回回人。风俗纯美,所行悉遵敎门规矩。人多以渔为业,种椰子为生。男女体貌微黑,男子白布缠头,下围手巾。妇人上穿短衣,下亦以阔布手巾围之。又用阔大布手巾过头遮盖,止露其面。婚丧之礼悉依回回敎门亲矩而后行。

  土产降真香也不多,椰子甚广,各处来收买往别国货卖。有等小样椰子壳,彼人旋做酒锺,以花梨木为足,用番漆漆其口足,甚为希罕其。椰子外包之欀,打成麄细绳索,堆积在家,各处番船上人亦来收买,卖与别国,造船等用。其造番船,皆不用钉,止钻其孔,皆以此索联缚,加以木楔,然后以番沥靑涂缝,水不能漏。其龙涎香,渔者常于溜处采得,如水浸沥靑之色,嗅之无香,火烧惟有腥气,其价高贵,买者以银对易,海彼人采积如山,罨烂其肉,转卖暹罗、榜葛剌等国,当钱使用。其马鲛鱼切成大块,晒干收贮,各国亦来收贩他处,名曰海溜鱼而卖之。织一等丝嵌手巾,甚密实长阔,绝胜他处所织者。又有一等织金方帕,与男子缠头,价有卖银五两之贵者。

  天之气候,四时常热如夏。其土地甚瘠,米少,无麦,蔬菜不广,牛羊鸡鸭皆有,余无所出。王以银铸小钱使用。中国宝船一二只亦到彼处,收买龙涎香、椰子等物,乃一小邦也

 

  祖法儿国

  自古里国开船投西北,好风行十昼夜可到。其国边海倚山,无城郭,东南大海,西北重山。国王、国人皆奉回回敎门。人体长大,貌丰伟语言朴实。王者之绊,以白细番布缠头,身穿靑花如大指大细丝嵌盖头,或金锦衣袍,足穿番靴,或浅面皮鞋。出入乘轿或骑马,前后摆列象驼、马队,刀牌手,吹筚篥锁,簇拥而行。民下所服衣冠,缠头长衣脚穿靴鞋。如遇礼拜日,上半日市绝交易,男女长幼皆沐浴,旣毕,卽将蔷薇露或沉香幷抽搽面幷四体,俱穿齐整新净衣服。又以小土炉烧沈檀俺八儿等香,立于炉上,熏其衣体,才往礼拜寺。拜毕方回,经过街市,半晌熏香不绝。婚丧之礼,素遵回回敎规而行。

  土产乳香,其香乃树脂也。其树似榆,而叶尖长。彼人每砍树取香而卖。中国宝船到彼,开读赏赐毕,其王差头目遍谕国人,皆将乳香、血竭、芦荟、没药、安息香、苏合油、木别子之类,来换易纻丝、磁器等物。此处气候,常如八九月,不冷。米麦豆粟黍稷麻谷,及诸般蔬菜、瓜茄、牛、羊、马、驴、猫、犬、鸡、鸭之类,亦皆不缺。山中亦有驼鸡,土人间亦捕获来卖。其鸡身匾颈长,其状如鹤,脚高三四尺,每脚止有二指。毛如骆驼,食绿豆等物,行似骆驼,因此名驼鸡。其骆驼则有单峰者,有只峰者,人皆骑坐以适街市。将死,则杀之卖其肉。

  其王铸金钱名倘伽,每个重官秤二钱,径一寸五分,一面有纹,一面人形之纹。又以红铜铸为小钱,约重三厘,径四分,零用。其国王于钦差使者回日,亦差其头目将乳香驼鸡等物,跟随宝船以进贡于朝廷焉。

 

  阿丹国

  自古里国开船,投正西兑位,好风行一月可到。其国边海,离山远。国富民饶,国王、国人皆奉回回敎门,说阿刺壁言语。人性强梗,有马步锐兵七八千,所以国势威重,邻邦畏之。永乐十九年,钦命正使太监李 等,赍诏勑衣冠赐其王酋,到苏门答刺国,分内官周 领驾宝船数只到彼。王闻其至,卽率大小头目至海滨迎接诏敕赏赐,至王府行礼甚恭谨感伏,开读毕,国王卽谕其国人,但有珍宝许令卖易。在彼买得重二钱许大块猫睛石,各色雅姑等异宝,大颗珍珠,珊瑚树高二尺者数株,又买得珊瑚枝五柜、金珀、蔷薇露、麒麟、狮子、花福鹿、金钱豹、驼鸡、白鸠之类而还。

  国王之绊,头戴金冠,身穿黄袍,腰系宝妆金带。至礼拜日赴寺礼拜,则换细白番布缠头,上加金锦之顶,身穿白袍,坐车列队而行。其头目冠服各有等第不同。国人穿绊,男子缠头,穿撒哈喇梭幅、锦绣纻丝等衣,足着靴鞋。妇人之绊,身穿长衣,肩项佩宝石、珍珠、缨络,如观音之绊,耳带金厢宝环四对,臂缠金宝钏镯,足指亦带指环。又用丝嵌手巾盖于顶上,止露其面。

  凡国人打造钑细金银首饰等项生活,甚精妙,绝胜天下。又有市肆、混堂,幷熟食、丝帛、书籍、诸色什物铺店皆有。王用赤金铸钱行使,名甫噜嚟,每个重官秤一钱,底面有纹。又用红铜铸钱,名甫噜斯,零使。

  其地气候温和,常如八九月。日月之定无闺月,惟以十二个月为一年。月无大小,若头夜见新月,明日卽月首也。四季不定,自有阴阳人推算,如以某日为春首,后果然花草开荣。某日是初秋,果然木叶雕落。及于日月交食、潮信早晚,幷风雨寒暖,无不准验。

  人之饮食,米粉麦面诸品皆有,多以奶酪、酥油、糖蜜制造而食。米、粟、豆、谷、大小二麦、芝麻幷诸色蔬菜俱有,果子有万年枣、松子、把担、干葡萄、核桃、花红、石榴、桃、杏之类。象、驼、驴、骡、牛、羊、鸡、鸭、猫、犬皆有,止无猪鹅。棉羊白毛无角,头上有黑毛二团,如中国童子顶搭。其颈下如牛袋一般,其毛短如狗,其尾大如盘。

  民居房屋皆以石砌,上以砖盖,或土盖。有石砌三层,高四五丈。亦有用木起架为楼居者,其木皆土产紫檀木为之。

  其地土所产草木,又有蔷薇露、檐卜花、无核白葡萄,幷花福鹿、靑花白驼鸡、大尾无角棉羊。其福鹿如骡子样,白身白面,眉心隐隐起细细靑条花,起满身至四蹄,细条如间道如画。靑花白驼鸡亦有靑花,如福鹿一般。麒麟前二足高九尺余,后两足约高六尺,头抬颈长一丈六尺。首昂后低,人莫能骑。头上有两肉角,在耳边,牛尾鹿身蹄有三跲,匾口,食粟、豆、面饼。其狮子身形似虎,黑黄无斑,头大口阔,尾尖毛多,黑长如缨。声吼如雷,诸兽见之,伏不敢起,乃兽中之王也。

  其国王感荷圣恩,特造金厢宝带二条,窟嵌珍珠宝石金冠一顶,幷雅姑等各样宝石地角二枚,金叶表文,进贡中国。

 

  榜葛剌国

  自苏门答刺国开船,取帽山幷翠蓝岛,投西北上,好风行二十日,先到浙地港泊船,用小船入港,五百余里到地名锁纳儿港登岸,向西南行三十五站到其国。有城郭,其王府幷一应大小衙门皆在城内。

  其国地方广阔,物穰民稠,举国皆是回回人,民俗淳善。富家造船往诸番国经营者颇多,出外佣役者亦多。人之容体皆黑,间有一白者。男子皆剃发,以白布缠之。身服从头套下圆领长衣,下围各色阔手巾,足穿浅面皮鞋。其国王幷头目之服,俱奉回回敎礼,冠衣甚整丽。国语皆从榜葛里,自成一家言语,说吧儿西语者亦有之。国王以银铸钱,名倘伽,每个重官秤三钱,径官寸一寸二分,底面有纹。一应买卖皆以此钱论庐零用。海番名考嚟,论个数交易。民俗冠丧祭婚姻之礼,皆依回回敎门礼制。

  四时气候,常热如夏。稻谷一年二熟,米粟细长,多有细红米。粟、麦、芝麻、各色豆黍、姜、芥、葱、蒜、瓜、茄、蔬菜皆有。果有芭蕉子。酒有三四等,椰子酒、米酒、树酒、茭蔁酒各色法制,多有烧酒。市卖无茶,人家以槟榔待人。街市一应铺店、混堂、酒饭甜食等肆都有。驼、马、驴、骡、水牛、黄牛、山羊、棉羊、鹅、鸭、鸡、猪、犬、猫等畜皆有。果则有波罗蜜、酸子、石榴、甘蔗等类,其甜食则有沙糖、白糖、糖霜、糖果、蜜煎、蜜姜之类。土产五六样细布:一样荜布,番名卑泊,阔三尺余,长五丈六七尺,此布匀细如粉笺─般;一样姜黑布,番名满者提,阔四尺许,长五丈余,此布紧密壮实;一样番名沙纳巴付,阔五尺,长三丈,便如生平罗样,卽布罗也;一样番名忻白勤搭黎,阔三尺,长六丈,布眼稀匀,卽布纱他,皆用此布缠头;一样番名沙榻儿,阔二尺五六寸,长四丈余,如好三梭布一般;有一样番名蓦黑蓦勒,阔四尺,长二丈余,背面皆起绒头,厚四五分,卽兜罗绵也。桑柘蚕茧皆有,止会作线缲丝嵌手巾幷绢。不晓成绵。漆器、盘碗、镔铁、轮、刀、翦等器皆有卖者。一样白纸,亦是树皮所造,光滑细腻如鹿皮一般。

  国法有笞杖徒流等刑。官品衙门印信行移皆有。军亦有官管给粮饷,管军头目名吧斯剌儿。医卜阴阳百工技艺皆有之。其行术,身穿挑黑线白布花衫,下围色丝手巾,以各色硝子珠间以珊瑚珠穿成缨络,佩于肩项,又以靑红硝子烧成镯,带于两臂,人家宴饮,此辈亦来动乐,口唱番歌对舞,亦有解数。有一等人名根肖速鲁奈,卽乐工也。每日五更时分,到头目或富家门苜,一人吹销,一人击小鼓,一人击大鼓,初起则慢,自有调拍,后渐紧促而息。又至一家,如前吹击而去,至饭时仍到各家或与酒饭,或与钱物。撮弄把戏,诸色皆有,不甚奇异。止有一样,一人同其妻以铁索拴一大虎,在街牵拽而行,至人家演弄。卽解其铁索,令虎坐于地。其人赤体单梢,对虎跳跃,拽拳将虎踢打。其虎性发作威,咆哮势若扑人。其人与虎对跌数交毕,又以一臂伸入虎口,直至其喉,虎不敢咬。其人仍销虎颈,则伏于地讨食。其家则与肉啖之,又与其人钱物而去。日月之定,亦以十二个月为一年,无闰月。节气早晚临期推。

  王亦差人驾船往各番国买卖,取办方物珍珠宝石,进贡中国。

 

  忽鲁谟厮国

  自古里国开船投西北,好风行二十五日可到。其国边海倚山,各处番船幷旱番客商,都到此地赶集买卖,所以国民皆富。国王国人皆奉回回敎门,尊谨诚信,每日五次礼拜,沐浴斋戒。风俗淳厚,无贫苦之家。若有一家遭祸致贫者,众皆赠以衣食钱本,而救济之。人之体貌清白丰伟,衣冠济楚标致。婚丧之礼,悉遵回回敎规。男子娶妻,先以媒妁,已通礼讫,其男家卽置席请加的。加的者,掌敎门规矩之官也。及主婚人幷媒人,亲族之长者,两家各通三代乡贯来历,写立婚书已定,然后择日成亲。否则官府如奸论罪。如有人死者,卽用白番布为大殓小殓之衣,用瓶盛净水,将尸从头至足浇洗二三次,旣净,以麝香片脑填尸口鼻,才服殓衣,贮棺内,当卽便埋。其坟以石砌,穴下铺净沙五六寸,抬棺至,则去其棺,止将尸放石穴内,上以石板盖定,加以净土厚筑坟堆,甚坚整也。人之饮食,务以酥油拌煮而食。市中烧羊、烧鸡、烧肉、薄饼、哈喇潵一应面食皆有卖者。二三口之家多不举火做饭,止买熟食而契。

  王以银铸钱,名底那儿,径官寸六分,底面有纹,重官秤四分,通行使用。书记皆是回回字,其市肆诸般铺面百物皆有,止无酒馆。国法饮酒者弃市。文武医卜之人绝胜他处。各色技艺皆有,其撮弄把戏,皆不为奇。惟有一样,羊上高竿,最可笑也。其术用木一根,长一丈许,木竿头上止可许羊四蹄立于木。将木立竖于地,扶定,其人引一小白羝羊,拍手念诵。其羊依拍鼓舞,来近其竿,先以前二足搭定其木,又将后二足一纵立于竿上。又一人将木一根于羊脚前挨之,其羊又将前两足搭上木顶,随将后二脚纵起。人卽扶定其木,其羊立于二木之顶,跳动似舞之状。又将木一段趱之,连上五六段,又高丈许。俟其舞罢,然后立于中木,人卽推倒其竿,以手接住其羊。又令卧地作死之状,令舒前脚则舒前,令舒后脚则舒后。又有将一大黑猴,高三尺许,演弄诸般本事了,然后令一闲人,将巾帕重重折迭,紧缚其猴两眼,别令一人潜打猴头一下,深深避之,后解其帕,令寻打头之人,猴于千百人中径取原人而出,甚为怪也。

  其国气候寒暑,春开花,秋落叶。有霜无雪,雨少露多。有一大山,四面出四样之物。一面如海边出之盐,红色。人用铁锄如打石一般凿起一块,有三四十斤者。又不潮湿,欲用食,则搥碎为末而用。一面出红土,如银朱之红;一面出白土,如石灰,可以粉墙壁;一面出黄土,如姜黄色之黄。俱着头目守管,各处自有客商来贩卖为用。

  土产米麦不多,皆是别处贩来粜卖,其价极贱。果有核桃、把聃果、松子、石榴、葡萄干、桃干、花红、万年枣、西瓜、菜瓜、葱、韭、薤、蒜、萝卜、甜瓜等物。其胡萝卜,红色如藕大者至多。甜瓜甚大,有高二尺者。其核桃,壳薄白色,手捏卽破。松子长寸许,葡萄干有三四样:一样如枣干,紫色;一样如莲子大,无核,结霜;一样圆颗如白豆大,略白色。把聃果如核桃样,尖长色白,内有仁,味胜核桃肉。石榴如茶锺大,花红如拳大,甚香美。万年枣亦有三样:一样番名垜沙布,每个如母指大,核小结霜如沙糖,忒甜难吃;一样挼烂成二三十个大块,如好柿饼及软枣之味;一等如南枣样略大,味颇涩,彼人将来喂牲口。  此处各番宝货皆有,更有靑红黄雅姑石,幷红剌、祖把碧、祖母剌、猫睛、金钢钻,大颗珍珠如龙眼大,重一钱二三分,珊瑚树珠,幷枝梗、金珀、珀珠、神珠、蜡珀、黑珀,番名撤白值。各色美玉器皿、水晶器皿,十样锦翦绒花单,其绒起一二分,长二丈,阔一丈,各色梭幅,撤哈喇毡、氁罗氁纱、各番靑红丝嵌手巾等类皆有卖者。

  驼马、骡、牛、羊广有。其羊有四样:一等大尾棉羊,每个有七八十斤,其尾阔一尺余,拖着地,重二十余斤;一等狗尾羊,如山羊样,其尾长二尺余;一等斗羊,高二尺七八寸,前半截毛长拖地,后半截皆翦净,其头面颈额似棉羊。角弯转向前,上带小铁牌,行动有声。此羊性怏斗,好事之人喂养于家,与人斗赌钱物为戏。又出一等兽,名草上飞,番名昔稚锅失,如大猫大,浑身俨似玳瑁斑猫样,两耳尖黑,性纯不恶。若狮豹等项猛兽,见他卽俯伏于地,乃兽中之王也。

  其国王亦将船只载狮子、麒麟、马疋、珠子、宝石等物幷金叶表文,差其头目人等,跟随钦差西洋回还宝船,赴阙进贡。

 

  天方国

  此国卽默伽国也。自古里国开船,投西南申位,船行三个月方到本国马头,番名秩达。有大头目主守。自秩达往西行一日,到王居之城,名默伽国。奉回回敎门,圣人始于此国阐扬敎法,至今国人悉遵敎规行事,纤毫不敢违犯。其国人物魁伟,体貌紫膛色。男子缠头,穿长衣,足着皮鞋。妇人俱戴盖头,莫能见其面。说阿剌毕言语。国法禁酒。民风和美,无贫难之家。悉遵敎规,犯法者少,诚为极乐之界。婚丧之礼皆依敎门体例而行。

  自此再行大半日之程,到天堂礼拜寺,其堂番名恺阿白。外周垣城,其城有四百六十六门,门之两傍皆用白玉石为柱,其柱共有四百六十七个,前九十九个,后一百一个,左边一百三十二个,右边一百三十五个。其堂以五色石迭砌,四方平顶样。内用沉香大木五条为梁,以黄金为阁。满堂内墙壁皆是蔷薇露龙涎香和土为之,馨香不绝。上用皂纻丝为罩罩之。蓄二黑狮子守其门。每年至十二月十日,各番回回人,甚至一二年远路的,也到堂内礼拜,皆将所罩纻丝割取一块为记验而去。剜割旣尽,其王则又预织一罩,复罩于上,仍复年年不绝。堂之左有司马仪圣人之墓,其坟垄俱是绿撒不泥宝石为之,长一丈二尺,高三尺,阔五尺,其围坟之墙,以绀黄玉迭砌,高五尺余。城内四角造四堆塔,每礼拜卽登此塔喝班唱礼。左右两傍有各祖师传法之堂,亦以石头迭造,整饰极华丽。

  其处气候四时常热如夏,并无雨电霜雪。夜露甚重,草木皆冯露水滋养。夜放一空碗,盛至天明,其露水有三分在碗。土产米谷仅少,皆种粟麦黑黍瓜菜之类。西瓜、甜瓜每个用二人抬一个者亦有。又有一种(缠)绵花树,如中国大桑树,高一二丈,其花一年二放,长生不枯。果有萝卜、万年枣、石榴、花红、大梨子,桃子有重四五斤者。其驼、马、驴、骡、牛、羊、猫、犬、鸡、鹅、鸭、鸽亦广。鸡、鸭有重十斤以上者。土产蔷薇露、俺八儿香、麒麟、狮子、驼、鸡、羚羊、草上飞,幷各色宝石、珍珠、珊瑚、琥珀等物。其王以金铸钱,名倘加行使,每个径七分,重官秤一钱,比中国金有十二成色。

  又往西行一日,到一城,名蓦底纳。其马哈嘛圣人陵寝正在城内,至今墓顶豪光日夜侵云而起。墓后有一井,泉水清甜,名阿必糁糁。下番之人取其水藏于船边,海中倘遇飓风,卽以此水洒之,风浪顿息。

  宣德五年,钦蒙圣朝差正使太监内官郑和等往各番国开读赏赐。分到古里国时,内官太监洪 见本国差人往彼,就选差通事等七人,赍带麝香、磁器等物,附本国船只到彼。往回一年,买到各色奇货异宝,麒麟、狮子、驼鸡等物,幷画天堂圆真本回京。其默伽国王亦差使臣,将方物跟同原去通事七人献赍于朝廷。 景泰辛未秋月望日会稽山樵马欢述

-瀛涯胜览后序此后序国朝典故本及吴本并阙

  余少时观异域志,而知天下舆图之广,风俗之殊,人物之姸媸,物类之出产,可惊可喜,可爱可愕,尚疑好事者为之,而窃意其无是埋也。今观马君宗道、郭君祟礼所纪经历诸番之事实,始有以见夫异城志之所载信不诬矣。祟礼乃杭之仁和人,宗道乃越之会稽人,皆西域天方敎,实奇迈之士也。昔太宗皇帝勑令太监郑和统率宝船往西洋诸番开读赏劳,而二君善通译番语,遂膺斯选,三随輧轺,跋涉万里。自闽之五虎发迹,首入占城,次爪哇、暹罗,又次之旧港、阿鲁、苏门、南浡、锡兰、柯枝,极而远造夫阿丹、天方,凡二十余国。每国寄往非一日,于舆图之广者,纪之以别远近;风俗之殊者,纪之以别得失;与夫人物之姸媸,纪之以别美恶;土地之出产,纪之以别轻重,皆录之于笔,毕而成帙,其用心亦勤矣。二君旣事竣归乡里,恒出以示人,使人皆得以知异城之事,亦有以见圣朝威德之所及若是其远也。祟礼尚虑不能使人之尽知,欲锓梓以广其传,因其友陆廷用征序于予,遂录其梗概于后云。

  是岁监察御史古朴剧弘书。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4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