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瑞者符也明主之休征雀者爵也圣人之大宝谨案

考异邮云轩辕有黄爵赤头立日旁占云土精之应

又礼稽命征云祭祀合其宜则黄爵集昔汉集泰畤

之殿魏下文昌之宫一见雍丘之祠三入平东之府

并劳观&#瞩事陋人微奚足称矣抑又闻之不刳胎

剖卵则鸾凤驯鸣不漉浸焚原则螭龙盘蜿是知陛

下止杀故飞走宅心皇兹好生而浮潜育德臣面奉

纶綍垂示休祥预承嘉宴不胜藻跃李虔僻处西土

陆机少长东隅微臣&#于往贤逢时盛乎曩代辄竭

庸琐敢献颂云太素式肇大德资生功元不器道要

无名质文鼎革沿习因成祥图瑞史赫赫明明天保

大定于铄我君武义乃武文教惟文横塞宇宙旁凝

射汾轩物重造姚风再熏焕发王策昭彰帝道御地

七神飞天五老山祗吐秘河灵孕宝黑羽升坛青鳞

伏皂丹乌流火白雉从风栖阿德劭鸣岐祚隆未如

神爵近贺王宫五灵何有百福攸同孔图献赤荀文

表白节节奇音行行瑞迹化玉黼扆衔环陛戟上天

之命明神所格经应在旃伊臣预焉永缉韦素方流

管弦颂歌不足蹈&#无宣臣拜稽首亿万斯年颂成

奏之高祖甚悦曰我见神雀共皇后观之今旦召公

等入适述此事善心于座始知即能成颂文不加点

笔不停毫常闻此言今见其事因赐物二百段十七

年除秘书丞于时秘藏图籍尚多淆乱善心放阮孝

绪七录更制七林各为总叙冠于篇首又于部录之

下明作者之意区分其类例焉又奏追李文傅陆从

典等学者十许人正定经史错谬仁寿元年摄黄门

侍郎二年加摄太常少卿与牛弘等议定礼乐秘书

丞黄门并如故四年留守京师高祖崩于仁寿宫炀

帝秘丧不发先易留守官人出除岩州刺史逢汉王

谅反不之官大业元年转礼部侍郎奏荐儒者徐文

远为国子博士包恺陆德明褚徽鲁世达之辈并加

品秩授为学官其年副纳言杨达为冀州道大使以

称旨赐物五百段左卫大将军宇文述每旦借本部

兵数十人以供私役常半日而罢摄御史大夫梁毗

奏劾之上方以腹心委述初付法推千余人皆称被

役经二十余日法官候伺上意乃言役不满日其数

虽多不合通计纵令有实亦当无罪诸兵士闻之更

云初不被役上欲释之付议虚实百寮咸议为虚善

心以为述于仗卫之所抽兵私役虽不满日阙于宿

卫与常役所部情状乃殊又兵多下番散还本府分

道追至不谋同辞今殆一月方始翻复奸状分明此

何可舍苏威杨汪等二十余人同善心之议其余皆

议免罪炀帝可免罪之奏后数月述谮善心曰陈叔

宝卒善心与周罗虞世基袁充蔡征等同往送葬

善心为祭文谓为陛下敢于今日加叔宝尊号召问

有实自援古例事得释而帝甚恶之又太史奏帝即

位之年与尧时符合善心议以国哀甫尔不宜称贺

述讽御史劾之左迁给事郎降品二等四年撰方物

志奏之七年从至涿郡帝方自御戎以东讨善心上

封事忤旨免官其年复征为守给事郎九年摄左翊

卫长史从度辽授建节尉帝尝言及高祖受命之符

因问鬼神之事敕善心与崔祖璇撰灵异记十卷十

年又从至怀远镇加授朝散大夫突厥围雁门摄左

亲卫武贲郎将领江南兵宿卫殿省驾幸江都郡追

叙前勋授通议大夫诏还本品行给事郎十四年化

及弑逆之日隋官尽诣朝堂谒贺善心独不至许弘

仁驰告之曰天子已崩宇文将军摄政合朝文武莫

不咸集天道人事自有代终何预于叔而低徊若此

善心怒之不肯随去弘仁反走上马泣而言曰将军

于叔全无恶意忽自求死岂不痛哉还告唐奉义以

状白化及遣人就宅执至朝堂化及令释之善心不

舞蹈而出化及目送之曰此人大负气命捉将来骂

云我好欲放尔敢如此不逊其党辄牵曳因遂害之

时年六十一及越王称制赠左光禄大夫高阳县公

谥曰文节善心母范氏梁太子中舍人孝才之女少

寡养孤博学有高节高祖知之敕尚食每献时新常

遣分赐尝诏范入内侍皇后讲读封永乐郡君及善

心遇祸范年九十有二临丧不哭抚柩曰能死国难

我有儿矣因卧不食后十余日亦终

  元文都

按隋书诚节传文都洵阳公孝矩之兄子也父孝则

周小冢宰江陵总管文都性鲠直明辩有器干仕周

为右侍上士开皇初授内史舍人历库部考功二曹

郎俱有能名擢为尚书左丞转太府少卿炀帝嗣位

转司农少卿司隶大夫寻拜御史大夫坐事免未几

授太府少卿帝渐任之甚有当时之誉大业十三年

帝幸江都宫诏文都与段达皇甫无逸韦津等同为

东都留守及帝崩文都与达津等共推越王侗为帝

侗署文都为内史令开府仪同三司光禄大夫左骁

卫大将军摄右翊卫将军鲁国公既而宇文化及立

秦王浩为帝拥兵至彭城所在响震文都讽侗遣使

通于李密密于是请降因授官爵礼其使甚厚王充

不悦因与文都有隙文都知之阴有诛充之计侗复

以文都领御史大夫充固执而止卢楚说文都曰王

充外军一将耳本非留守之徒何得预吾事且洛口

之败罪不容诛今者敢怀跋扈宰制时制此而不除

方为国患文都然之遂怀奏入殿事临发有人以告

充充时在朝堂惧而驰还含嘉城谋作乱文都频遣

呼之充称疾不赴至夜作乱攻东太阳门而入拜于

紫微观下侗遣人谓之曰何为者充曰元文都卢楚

谋相杀害请斩文都归罪司寇侗见兵势渐盛度终

不免谓文都曰公见王将军也文都迁延而泣侗遣

其署将军黄桃树执文都以出文都顾谓侗曰臣今

朝亡陛下亦当夕及侗恸哭而遣之左右莫不悯默

出至兴教门充令左右乱斩之诸子&#见害

  卢楚

按隋书诚节传楚涿郡范阳人也祖景祚魏司空掾

楚少有才学鲠急口吃言语涩难大业中为尚书右

司郎当朝正色甚为公卿所惮及帝幸江都东都官

寮多不奉法楚每存纠举无所回避越王侗称尊号

以楚为内史令左备身将军摄尚书左丞右光禄大

夫封涿郡公与元文都等同心&#力以辅幼主及王

充作乱兵攻太阳门武卫将军皇甫无逸斩关逃难

呼楚同去楚谓之曰仆与元公有约若社稷有难誓

以俱死今舍去不义及兵入楚匿于大官署贼党执

之送于充所充奋袂令斩之于是锋刀交下支体糜



  阴世师

按隋书阴寿传寿子世师少有节概性忠厚多武艺

弱冠以功臣子拜仪同累晋骠骑将军炀帝嗣位领

东都瓦工监后三岁拜张掖太守先是吐谷浑及党

项羌屡为侵掠世师至郡有来寇者亲自捕击辄禽

斩之深为羌戎所惮入为武贲郎将辽东之役出襄

平道明年帝复击高丽以本官为涿郡留守于时盗

贼蜂起世师逐捕之往往克捷及帝还大加赏劳拜

楼烦太守时帝在汾阳宫世师闻始毕可汗将为寇

劝帝幸太原帝不从遂有雁门之难寻迁左翊卫将

军与代王留守京师及义军至世师自以世荷隋恩

又藩邸之旧遂勒兵拒守月余城陷与京兆郡丞骨

仪等见诛时年五十三子弘智等以年幼获全

  骨仪

按隋书本传仪京兆长安人也性刚鲠有不可夺之

志开皇初为侍御史处法平当不为势利所回炀帝

嗣位迁尚书右司郎于时朝政渐乱浊货公行凡当

枢要之职无问贵贱并家累金宝天下士大夫莫不

变节而仪励志守常介然独立帝嘉其清苦超拜京

兆郡丞公方弥着时刑部尚书卫元兼领京兆内史

颇行诡道辄为仪所执正元虽不便之不能伤也及

义兵至而元恐祸及己遂称老病无所干预仪与世

师同心&#契父子并诛其后遂绝

  孟善谊 王辩 杨威 刘长恭 梁德 董

  知通

按册府元龟善谊为河内通守恭帝义宁二年王世

充为李密所败善谊与武贲郎将王辩杨威刘长恭

梁德董知通皆死之

  靳孝谟

按册府元龟孝谟仕隋为朝邑县法司义兵济河授

正议大夫受诏安集边郡多有降附进位金紫光禄

大夫行至盐州为梁师都所孝谟见师都竟不屈

节临之以兵颜色不变骂师都极口繇是见害高祖

闻而嘉叹久之

  唐宗

按册府元龟宗大业末为朔方郡丞时梁师都举兵

将据郡城宗抗节不从遂遇害

  穆肃

按续文献通考肃江南人隋末守临汀政尚清明秩

满之京假道将乐金溪闻唐受隋禅义不事二姓遂

投水死邑人义之殓其尸葬沙碛立祠祀之

 忠烈部名臣列传十四

  唐一

  吕子臧 马元规

按唐书忠义传子臧蒲州河东人刚直健于吏隋大

业末为南阳郡丞捕击盗贼有功高祖入京师遣马

元规慰辑山南独子臧坚守元规遣士讽晓子臧杀

之及炀帝已弑帝更使其婿薛君倩赍诏言隋所以

&#渝子臧子臧为故君发丧讫即送款就拜邓州刺

史封南阳郡公武德初朱粲新&#子臧率兵与元规

并力元规兵不进子臧曰乘贼新败上下惶沮一战

可禽若迁延其众稍集吾食尽致死于我不可当也

不纳子臧请以所部兵独进又不许俄而粲得众复

张元规婴城子臧扼腕曰谋不见用坐公死矣贼围

固会霖雨雉堞崩剥或劝其降子臧曰我天子方伯

且降贼乎乃率麾下数百人赴敌死城亦陷元规死

之元规安陆人初以队正从帝征伐持节下南阳得

兵万余然无谋以至于败

  李育德

按唐书忠义传育德赵州人祖谔仕隋通州刺史为

名臣世富于财家僮百人天下乱乃私完械甲婴武

陟城自保人多从之遂为长剧贼来掠不能克隋亡

与柳燮等归李密私署总管密为王世充所破以郡

来降即拜陟州刺史兄厚德自贼所逃归度河复被

执贼使招育德阳许之故兄不死贼帅段大师令裨

校以兵守厚德阴得其欢乃与州人贾慈行谋逐贼

慈行夜登城呼曰唐兵登矣厚德自狱拥群囚噪而

出斩长史众不敢动大师缒城走即拜殷州刺史厚

德省亲留育德以守引兵拔贼河内堡三十一所世

充怒悉锐士攻之城陷犹力战与三弟皆殁

  刘感

按唐书忠义传感岐州凤泉人后魏司徒丰生孙也

武德初以骠骑将军戍泾州为薛仁杲所围粮尽杀

所乘马啖士而煮骨自饮至和木屑以食城垂陷长

平王叔良救之贼乃解与叔良出战为贼执还围泾

州令感约城中降感绐诺至城下大呼曰贼大饥亡

在朝暮秦王数十万众且至勉之无苦仁杲怒执感

埋其半土中驰射之至死詈益甚贼平高祖购得其

尸祭以少牢赠瀛州刺史爵平原郡公封户二千谥

忠壮诏其子嗣封爵赐田宅焉

  姜宝谊

按唐书本传宝谊秦州上邽人父远仕周为秦州刺

史朝邑县公宝谊游太学受书业不进去为左翊卫

以积劳迁鹰扬郎将领府兵从高祖督盗太原及起

兵授左统军下西河霍邑以多爵累永安县公历右

武卫大将军刘武周使黄子英数盗雀鼠谷帝遣宝

谊击之贼轻甲挑师战接而三遁逐之伏发宝谊为

贼执俄亡归与裴寂拒宋金刚战汾州兵合寂弃军

走宝谊复为所禽帝闻为泣下曰彼烈士必不下贼

死矣赐其家物千段米三百斛果谋还被害且死西

向大呼曰臣无状负陛下贼平诏迎其柩赠左卫大

将军幽州总管谥曰刚子协字寿善篆历燕然都

护夏州都督封成纪县侯谥曰威

  梁礼

按册府元龟礼为鄜州刺史封鄜城郡公武德二年

梁师都侵延州礼力战没于阵

  曹四郎

按册府元龟四郎为邓州总管武德三年九月王世

充陷邓州四郎因战死之

  赵景慈

按册府元龟景慈为华州刺史领行军总管击尧君

素于蒲州被创坠马为贼所执君素囚之十余日景

慈愤恚饮寒水数升受风而死君素斩之枭首于城

外赠秦州刺史谥曰忠

  王雄诞

按唐书杜伏威传雄诞曹州济阴人少强果膂力绝

人伏威之起用其计战多克署骠骑将军初伏威渡

淮与李子通合后子通惮其才袭之伏威被创堕马

雄诞负逃葭泽中裒啸散亡又为隋将来整所窘众

复溃别将西门君仪妻王勇决而力负伏威走雄诞

总麾下壮士十余人从之追兵至雄诞还拒数被创

气弥厉伏威遂脱阚棱年长于雄诞故军中号棱大

将军雄诞小将军后伏威令辅公祏击子通以雄诞

棱为副战溧水子通败公祏乘胜追之反为所挤士

皆走壁雄诞曰子通狃于胜无营垒今急击之必克

公祏不从雄诞独提私卒数百衔枚夜往乘风火之

子通大败走渡太湖武德四年与子通战苏州却之

子通以精兵保独松岭雄诞遣将陈当率千兵出不

意乘高蔽崦张疑帜夜缚炬于树遍山泽子通惧烧

营遁保余杭雄诞追禽之歙守汪华在郡称王且十

年雄诞还师攻之华以劲甲出新安洞拒战雄诞伏

兵山谷以弱卒数千斗辄走壁华来攻壁中奋殊死

不可下会暮还雄诞伏兵已据洞口不得归遽面缚

降苏贼闻人遂安据昆山无所属伏威使讨之雄诞

以邑险而完攻之引日遂单骑造垒门陈国威灵因

闻晓祸福遂安即降以前后功授歙州总管封宜春

郡公伏威入朝以兵属雄诞辅公祏将反患其异己

纵反间阳言得伏威教责雄诞贰雄诞素质直信之

乃归卧疾公祏夺其兵遣西门君仪谕计雄诞始悔

寤曰天下方靖王在京师当谨守藩奈何为族夷事

雄诞虽死谊不从公祏遂缢之雄诞爱人善抚士能

致下死力每破城邑整众山立无丝毫犯死之日江

南士庶为流涕高祖嘉其节以子世果袭宜春郡封

太宗立优诏赠左骁卫大将军越州都督谥曰忠世

果垂拱初至广州都督安西大都护

  张孝

按册府元龟孝为骠骑将军骁勇善战初为王世

充将军后以众归国高祖令督本兵经略世充武德

三年六月为世充所围众寡不敌力屈就擒见世充

辞色不挠遂为所杀

  王行敏

按唐书忠义传行敏并州乐平人隋末为盗长高祖

兴来降拜潞州刺史迁屯卫将军刘武周入并州寇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4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