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对密不悦冀其后改厚加礼焉慈明潜使人奉表江

都及致书东都留守论贼形势密知其状又义而释

之出至营门贼帅翟让怒曰尔为使人为我所执魏

公相待至厚曾无感戴宁有畏乎慈明勃然曰天子

使我来正欲除尔辈不图为贼党所获我岂从汝求

活耶欲杀但杀何须骂詈因谓群贼曰汝等本无恶

心因饥馑逐食至此官军且至早为身计让益怒于

是乱刀斩之时年六十八梁郡通守杨汪上状帝叹

惜之赠银青光禄大夫拜其二子惇怦俱为尚书承

务郎王充推越王侗为主重赠柱国户部尚书昌黎

郡公谥曰壮武

  松赟

按隋书诚节传北海松赟性刚烈重名义为石门府

队正大业末有贼杨厚拥徒作乱来攻北海县赟从

郡兵讨之赟轻骑觇贼为厚所获厚令赟谓城中云

郡兵已破宜早归降赟伪许之既至城下大呼曰我

是松赟为官军觇贼邂逅被执非力屈也今官军大

来并已至矣贼徒寡弱旦暮禽剪不足为忧贼以刀

筑赟口引之而去殴击交下赟骂厚曰老贼何敢致

辱贤良祸自及也言未卒贼已斩断其腰城中望之

莫不流涕扼腕锐气益倍北海卒完炀帝遣户曹郎

郭子贱讨厚破之以赟亡身殉节嗟悼不已上表奏

之优诏褒扬赠朝散大夫本郡通守

  尧君素

按隋书诚节传君素魏郡汤阴人也炀帝为晋王时

君素以左右从及嗣位累迁鹰击郎将大业之末盗

贼蜂起人多流亡君素所部独全后从骁卫大将军

屈突通拒义兵于河东俄而通引兵南遁以君素有

胆略署领河东通守义师遣将吕绍宗韦义节等攻

之不克及通军败至城下呼之君素见通歔欷流涕

悲不自胜左右皆哽咽通亦泣下沾襟因谓君素曰

吾军已败义旗所指莫不响应事势如此卿当早降

以取富贵君素答曰公当爪牙之寄为国大臣主上

委公以关中代王付公以社稷国祚隆替悬之于公

奈何不思报效以至于此纵不能远&#主上公所乘

马即代王所赐也公何面目乘之哉通曰吁君素我

力屈而来君素曰方今力犹未屈何用多言通&#而

退时围甚急行李断绝君素乃为木鹅置表于颈具

论事势浮之黄河沿流而下河阳守者得之达于东

都越王侗见而叹息于是承制拜君素为金紫光禄

大夫密遣行人劳苦之监门直合玉武卫将军皇

甫无逸前后自东都归义俱造城下为陈利害大唐

又赐金券待以不死君素卒无降心其妻又至城下

谓之曰隋室已亡天命有属君何自苦身取祸败君

素曰天下事非妇人所知引弓射之应弦而倒君素

亦知事必不济然要在守死不易每言及国家未尝

不歔欷尝谓将士曰吾是藩邸旧臣累蒙奖擢至于

大义不得不死今谷支数年食尽此谷足知天下之

事必若隋室倾败天命有归吾当断头以付诸君也

时百姓苦隋日久及逢义举人有息肩之望然君素

善于统领下不能叛岁余颇得外生口城中微知江

都倾复又粮食乏绝人不聊生男女相食众心离骇

白虹降于府门兵器之端夜皆光见月余君素为左

右所害

按通鉴纲目唐太宗贞观十二年二月赠隋尧君素

蒲州刺史诏曰君素虽桀犬吠尧有乖倒戈之志而

疾风劲草实表岁寒之心

  陈孝意

按隋书诚节传河东陈孝意少有志尚弱冠以贞介

知名大业初为鲁郡司法书佐郡内号为廉平太守

苏威尝欲杀一囚孝意固谏至于再三威不许孝意

因解衣请先受死良久威意乃解谢而遣之渐加礼

敬及威为纳言奏孝意为侍御史后以父忧去职居

丧过礼有白鹿驯扰其庐时人以为孝感之应未&#

起授雁门郡丞在郡菜食斋居朝夕哀临每一发声

未尝不绝倒柴毁骨立见者哀之于时政刑日紊长

吏多赃污孝意清节弥厉发奸擿伏动若有神吏民

称之炀帝幸江都马邑刘武周杀太守王仁泰举兵

作乱孝意率兵与武贲郎将王智辩讨之战于下馆

城反为所败武周遂转攻傍郡百姓凶凶将怀叛逆

前郡丞杨长仁雁门令王确等并桀黠为无赖所归

谋应武周孝意阴知之族灭其家郡中战栗莫敢异

志俄而武周引兵来攻孝意拒之每致克捷但孤城

独守外无声援孝意执志誓以必死每遣使江都道

路隔绝竟无报命孝意亦知帝必不反每每旦暮向

诏敕库俯伏流涕悲动左右围城百余日粮尽为校

尉张伦所杀以城归武周

  刘子翊

按隋书诚节传子翊彭城丛亭里人也父&#齐徐州

司马子翊少好学颇解属文性刚謇有吏干仕齐殿

中将军开皇初为南和丞累转秦州司法参军事十

八年入考功尚书右仆射杨素见而异之奏为侍御

史时永宁令李公孝四岁丧母九岁外继其后父更

别娶后妻至是而亡河间刘炫以无抚育之恩议不

解任子翊驳之曰传云继母如母与母同也当以配

父之尊居母之位齐杖之制皆如亲母又为人后者

为其父母&#报&#者自以本生非殊亲之与继也父

虽自处傍尊之地于子之情犹须隆其本重是以令

云为人后者为其父母并解官申其心丧父卒母嫁

为父后者虽不服亦申心丧其继母嫁不解官此专

据嫁者生文耳将知继母在父之室则制同亲母若

谓非有抚育之恩同之行路何服之有乎服既有之

以丧焉可独异三省令旨其义甚明今言令许不解

何其甚谬且后人者为其父母期未有变隔以亲继

亲继既等故知心丧不殊服问云母出则为继母之

党服岂不以出母族绝推而远之继母配父引而亲

之乎子思曰为伋也妻是为白也母不为伋也妻是

不为白也母定知服以名重情因父亲所以圣人敦

之以孝慈弘之以名义是使子以名服同之亲母继

以义报等之己生如谓继母之来在子出之后制有

浅深者考之经传未见其文譬出后之人所后者初

亡后之者始至此复可以无抚育之恩而不服重乎

昔长沙人王毖汉末为上计诣京师既而吴魏隔绝

毖于内国更娶生子昌毖死后为东平相始知吴之

母亡便情系居重不摄职事于时议者不以为非然

则继母之与前母于情无别若要以抚育始生服制

王昌复何足云乎又晋镇南将军羊祜无子取弟子

伊为子祜薨伊不服重祜妻表闻伊辞曰伯生存养

己伊不敢违然无父命故还本生尚书彭礼议子之

出养必由父命无命而出是为叛子于是下诏从之

然则心服之制不得缘恩而生也论云礼者称情而

立文仗义而设教还以此义谕彼之情称情者称如

母之情仗义者仗为子之义名义分定然后能尊父

顺名崇礼笃敬苟以母养之恩始成母子则恩由彼

至服自己来则慈母如母何得待父命又云继母慈

母本实路人临己养己同之骨血若如斯言子不由

父纵有恩育得如母乎其慈继虽在三年之下而居

齐期之上礼有伦例服以称情继母本以名服岂藉

恩之厚薄也至于兄弟之子犹子也私昵之心实殊

礼服之制无二彼言以轻如重自以不同此谓如重

之辞即同重法若使轻重不等何得为如律云准枉

法者但准其罪以枉法论者即同真法律以弊刑礼

以设教准者准拟之名以者即真之称如以二字义

用不殊礼律两文所防是一将此明彼足见其义取

譬伐柯何远之有又论云取子为后者将以供承祧

庙奉养己身不得使宗子归其故宅以子道事本父

之后妻也然本父后妻因父而得母称若如来旨本

父亦可无心丧乎何直父之后妻论又云礼言旧君

其尊岂复君乎已去其位非复纯臣须言旧以殊之

别有所重非复纯孝故言其已见之目以其父之文

是名异也此又非通论何以言之其旧训殊所用亦

别旧者易新之称其者因彼之辞安得以相类哉至

如礼云其父析薪其子不克负荷传云卫虽小其君

在焉若其父而有异其君复有异乎斯不然矣斯不

然矣今炫敢违礼乖令侮圣干法使出后之子无情

于本生名义之分有亏于风俗徇饰非于明世强媒

&#于礼经虽欲扬己露才不觉言之伤理事奏竟从

子翊之议仁寿中为新丰令有能名大业三年除大

理正甚有当时之誉擢授治书侍御史每朝廷疑议

子翊为之辩析多出众人意表从幸江都值天下大

乱帝犹不悟子翊田侍切谏由是忤旨令子翊为丹

阳留守寻遣于上江督运为贼吴&#子所掳子翊说

之因以众首复遣领首贼清江遇炀帝被杀贼知而

告之子翊弗信斩所言者贼又欲请以为主子翊不

从群贼执子翊至临川城下使告城中云帝已崩子

翊反其言于是见害时年七十

  独孤盛

按隋书诚节传盛上柱国楷之弟也性刚烈有胆气

炀帝在藩盛以左右从累迁为车骑将军及帝嗣位

以藩邸之旧渐见亲待累转为右屯卫将军宇文化

及之作乱也裴虔通引兵至成象殿宿卫者皆释仗

而走盛谓虔通曰何物兵形势太异也虔通曰事势

已然不预将军事将军慎无动盛大骂曰老贼是何

物语不及被甲与左右十余人逆拒之为乱兵所杀

越王侗称制赠光禄大夫纪国公谥曰武节

  麦孟才 钱杰

按隋书麦铁杖传铁杖子孟才字智棱果烈有父风

帝以孟才死节将子恩赐殊厚拜武贲郎将及江都

之难慨然有复仇之志与武牙郎钱杰素交友二人

相谓曰吾等世荷国恩门着诚节今贼臣弑逆社稷

沦亡无节可纪何面目视息世间哉于是流涕扼腕

遂相与谋纠合恩旧欲于显福宫邀击宇文化及事

临发陈藩之子谦知其谋而告之与其党沈光俱为

化及所害忠义之士哀焉

  沈光

按隋书本传光字总持吴兴人也父君道仕陈吏部

侍郎陈灭家于长安皇太子勇引署学士后为汉王

谅府掾谅败除名光少骁捷善戏马为天下之最略

综书记微有词藻常慕立功名不拘小节家甚贫窭

父兄并以佣书为事光独跅弛交通轻侠为京师恶

少年之所朋附人多赡遗得以养亲每致甘食美服

未尝困匮初建禅定寺其中幡竿高十余丈适遇绳

绝非人力所及诸僧患之光见而谓僧曰可持绳来

当相为上耳诸僧惊喜因取而与之光以口衔索拍

竿而上直至龙头系绳毕手足皆放透空而下以掌

拒地倒行数十步观者骇悦莫不嗟异时人号为肉

飞仙大业中炀帝征天下骁果之士以伐辽左光预

焉同类数万人皆出其下光将诣行在所宾客送至

灞上者百余骑光酹酒而誓曰是行也若不能建立

功名当死于高丽不复与诸君相见矣及从帝攻辽

东以冲梯击城竿长十五丈光升其端临城与贼战

短兵接杀十数人贼竞击之而坠未及于地适遇竿

有垂&#光接而复上帝望见壮异之驰召与语大悦

即日拜朝请大夫赐宝刀良马恒致左右亲顾渐密

未几以为折冲郎将赏遇优重帝每推食解衣以赐

之同辈莫与为比光自以荷恩深重思怀竭节及江

都之难潜构义勇将为帝复仇先是帝宠昵官奴名

为给使宇文化及以光骁勇方任之令其总统营于

禁内时孟才钱杰等阴图化及因谓光曰我等荷国

厚恩不能死难以卫社稷斯则古人之所耻也今又

俯首事仇受其驱率有腼面目何用生为吾必欲杀

之死无所恨公义士也肯从我乎光泣下沾衿曰是

所望于将军也仆领给使数百人并荷先帝恩遇今

在化及内营以此复仇如鹰鹯之逐鸟雀万世之功

在此一举愿将军勉之孟才为将军领江淮之众数

千人期以营将发时晨起袭化及光语泄陈谦告其

事化及大惧曰此麦铁杖子也及沈光者并勇决不

可当须避其锋是夜即与腹心走出营外留人告司

马德戡等遣领兵马逮捕孟才光闻营内喧声知事

发不及被甲即袭化及营空无所获值舍人元敏数

而斩之遇德戡兵入四面围合光大呼溃围给使齐

奋斩首数十级贼皆披靡德戡辄复遣骑持弓弩翼

而射之光身无介冑遂为所害麾下数百人皆斗而

死一无降者时年二十八壮士闻之莫不为之陨涕

  许善心

按隋书本传善心字务本高阳北新城人也祖茂梁

太子中庶子始平天门二郡守散骑常侍父亨仕梁

至给事黄门侍郎在陈历羽林监太中大夫卫尉卿

领大著作善心九岁而孤为母范氏所鞠养幼聪明

有思理所闻辄能诵记多闻默识为当世所称家有

旧书万余卷皆&#通涉十五解属文笺上父友徐陵

陵大奇之谓人曰才调极高此神童也起家除新安

王法曹太子詹事江总举秀才对策高第授度支郎

中转侍郎补撰史学士祯明二年加通直散骑常侍

聘于隋遇高祖伐陈礼成而不获反命累表请辞上

不许留絷宾馆及陈亡高祖遣使告之善心衰服号

哭于西阶之下藉草东向经三日敕书唁焉明日有

诏就馆拜通直散骑常侍赐衣一袭善心哭尽哀入

房改服复出北面立垂涕再拜受诏明日乃朝伏泣

于殿下悲不复兴上顾左右曰我平陈国唯获此人

既能怀其旧君即是我诚臣也敕以本官直门下省

赐物千段皂马二十匹从幸太山还授虞部侍郎十

六年有神雀降于含章闼高祖召百官赐燕告以此

瑞善心于座请纸笔制神雀颂其词曰臣闻观象则

天干元合其德观法审地域大表其尊雨施云行四

时所以生杀川流岳立万物于是裁成出震乘离之

君纪司凤之后玉锤玉斗而降金版金縢以传并

陶冶性灵含煦动植眇元珠于赤水寂明镜乎虚堂

莫不景福氤氲嘉贶雥集驰声南董越响云韶粤我

皇帝之君临阐大方抗太极负凤邸据龙图不言行

焉摄提建指不肃清焉喉铃启闭括地复夏截海剪

商就望体其尊登咸昌其会绵区浃宇遐至迩安腾

实飞声直畅傍施无体之礼威仪布政之宫无声之

乐缀兆总章之观上庠养老躬问百年下土字民心

为百姓月栖日浴热&#寒门吹鳞没羽之荒赤蛇青

马之裔解辫请吏削衽承风岂止呼韩北场俯勒狼

居之岫熄慎南境近表不耐之城故使天弗爱道地

宁吝宝川岳展异幽明效灵狎素游赪团膏漱醴半

景青赤孳历亏盈足足怀仁般般扰义祥佑之来若

此升隆之化如彼而登封盛典云亭伫白检之仪致

治成功柴燎靡元珪之告虽奉常定礼武骑草文天

子抑而未行推而不有允恭克让其在斯乎七十二

君信蔑如也故神禽显贲元应特昭白爵王铁豸之

奇赤爵衔丹书之贵班固神爵之颂履武戴文曹植

嘉爵之篇栖庭集牖未若于飞武帐来贺文刷采

青蒲将翱赤罽玉几朝御取玩轩楯之间金门旦开

兼留翚翟之鉴终古旷世未或前闻福召宜征得之

兹日岁次上章律谐大吕元枵会节元英统时至尊

未明求衣晨兴于含章之殿爰有瑞爵翱翔而下载

行载止当扆宁而徐前来集来仪承轩墀而顾步夫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4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