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以死请谅怒而囚之及杨素将至谅屯清源以拒之

谅主簿豆卢毓出诞于狱相与协谋闭城拒谅谅袭

击破之并抗节而遇害帝以诞亡身徇国嘉悼者久

之下诏曰褒显名节有国通规加等饰终抑惟令典

并州总管司马皇甫诞性理淹通志怀审正效官赞

务声绩克宣值狂悖构祸凶威孔炽确殉单诚不从

妖逆虽幽絷寇手而雅志弥厉遂潜与义徒据城抗

拒众寡不敌奄致非命可赠柱国封弘义公谥曰明

子无逸嗣无逸寻为涓阳太守政甚有声大业令行

旧爵例除以无逸诚义之后赐爵平舆侯入为刑部

侍郎守右武卫将军

  豆卢毓

按隋书豆卢绩传绩子毓字道生少英果有气节汉

王谅出镇并州毓以妃兄为王府主簿从赵仲卿北

征突厥以功授仪同三司及高祖崩炀帝即位征谅

入朝谅纳谘议王頍之谋发兵作乱毓苦谏不从因

谓弟懿曰吾匹马归朝自得免祸此乃身计非为国

也今且伪从以思后计毓兄显州刺史贤言于帝曰

臣弟毓素怀志节必不从乱但逼凶威不能克遂臣

请从军与毓为表里谅不足图也帝以为然许之贤

密遣家人赍敕书至毓所与之计议谅出城将往介

州令毓与总管属朱涛留守毓谓涛曰汉王构逆败

不旋踵吾岂坐受夷灭孤负家国邪当与卿出兵拒

之涛惊曰王以大事相付何得有是语因拂衣而去

毓追斩之时谅司马皇甫诞前以谏谅被囚毓于是

出诞与之协计及开府盘石侯宿勤武开府宇文永

昌仪同成端长孙恺车骑安成侯元世雅原武令皇

甫文颢等闭城拒谅部分未定有人告谅谅袭击之

毓见谅至绐其众曰此贼军也谅攻城南门毓时遣

稽胡守堞稽胡不识谅射之箭下如雨谅复至西门

守兵皆并州人素识谅即开门纳之毓遂见害时年

二十八及谅平炀帝下诏曰褒显名节有国通规加

等饰终抑惟令典毓深识大义不顾姻亲出于万死

首建奇策去逆归顺殉义亡身追加荣命宜优恒礼

可赠大将军封正义县公赐帛二千匹谥曰愍子愿

师嗣寻拜仪同三司大业初行新令五等并除未几

帝复下诏曰故大将军正义愍公毓临节能固捐生

殉国成为令典没世不忘象贤无坠德隆必祀改封

雍丘愍侯复以愿师承袭大业末授千牛左右

  麦铁杖 钱士雄 孟金叉

按北史本传铁杖始兴人也贫贱少骁勇有膂力日

行五百里走及奔马性&#诞使酒好交游重信义每

以渔猎为事不修生业陈大建中结聚为群盗广州

刺史欧阳頠俘之以献没为官户配执御伞每罢朝

后行百余里夜至南徐州逾城而入行光火盗旦

还及牙时仍又执伞如此者十余度物主识之州以

状奏朝士见铁杖每旦恒在弗之信后南徐州数告

变尚书蔡征曰此可验矣于仗下时购以百金求人

送诏书与南徐州刺史铁杖出应募&#而往明旦

反奏事帝曰信然为盗明矣惜其勇捷诫而释之陈

亡后徙居清流县遇江东反杨素遣铁杖头戴草束

夜浮度江觇贼中消息具知还报后复更往为贼所

禽逆帅李棱缚送高智慧行至庱亭卫者憩食哀其

喂解手以给其餐铁杖取贼刀乱斩卫者杀之皆尽

悉割其鼻怀之以归素大奇之后叙战勋不及铁杖

遇素驰驿归于京师铁杖步追之每夜则同宿素见

而悟特奏授仪同三司以不识书放还乡里成阳公

李彻称其骁武开皇十六年征至京师除车骑将军

仍从杨素北征突厥加上开府炀帝即位汉王谅反

从杨素击之每战先登进位柱国除莱州刺史无&#

政名转汝南太守稍习法令群盗屏迹后因朝集考

功郎窦威嘲之曰麦是何姓铁杖应声曰麦豆不殊

何忽相怪威然无以应时人以为敏捷寻除左屯

卫大将军帝待之愈密铁杖自以荷恩深重每怀竭

命之志及辽东之役请为前锋顾谓医者吴景贤曰

大丈夫性命自有所在岂能艾炷灸頞瓜蒂歕鼻疗

黄不差而卧死儿女手中乎将度辽呼其三子曰阿

奴当备浅色黄衫吾荷国恩今是死日我得被杀尔

当富贵唯诚与孝尔其勉之及济桥未成去东岸尚

数丈贼大至铁杖跳上岸与贼战死武贲郎将钱士

雄孟金叉亦死之左右更无及者帝为之流涕购得

其尸赠光禄大夫宿国公谥曰武烈子孟才嗣授光

禄大夫孟才二弟仲才季才俱拜正议大夫赗赠巨

万赐辒辌车给前后部羽葆鼓吹命平壤道败将宇

文述等百余人皆为执绋王公以下送至郊外士雄

赠左光禄大夫右屯卫将军武强侯谥曰刚子杰嗣

金叉赠右光禄大夫子善谊袭官

  高义明

按隋书荣毗传毗为蒲州司马汉王谅之反也河东

豪杰以城应谅刺史丘和觉遁归关中长史勃海高

义明谓毗曰河东要害国之东门若失之则为难不

细城中虽复恟恟非悉反也但收桀黠者十余人斩

之自当立定耳毗然之义明驰马追和将与协计至

城西门为反者所杀

  梁默

按册府元龟默为柱国行军总管大业五年从炀帝

征吐谷浑遇贼力战而死

  李琼

按册府元龟琼为右翊卫将军大业五年吐谷浑主

率众保复袁州帝遣左光禄大夫梁与琼追浑主

皆遇贼死之

  冯孝慈

按册府元龟孝慈为右武侯卫将军大业九年清河

贼张金称众数万孝慈讨金称于清河反为贼所败

孝慈死之

  梁文谦

按册府元龟文谦大业中为鹰扬将军从卫元击杨

元感于东都力战而死赠正议大夫

  源崇嗣

按册府元龟崇嗣大业中自上党赞治入为尚书虞

部郎及天下盗起将兵讨北海贼与贼力战而死赠

正议大夫

  游元

按隋书诚节传元字楚客广平任城人魏五更明根

之元孙也父宝藏位至太守元少聪敏年十六齐司

徒徐显秀引为参军事周武帝平齐之后历寿春令

谯州司马俱有能名开皇中为殿内侍御史晋王广

为扬州总管以元为法曹参军父忧去职后为内直

监炀帝嗣位迁尚书度支郎辽东之役领左骁卫长

史为盖牟道监军拜朝请大夫兼治书侍御史宇文

述等九军败绩帝令元按其狱述时贵幸其子士及

又尚南阳公主势倾朝廷遣家僮造元有所请属元

不之见他日数述曰公地属亲贤腹心是寄当咎身

责己以劝事君乃遣人相造欲何所道按之愈急仍

以状劾之帝嘉其公正赐朝服一袭九年奉使于黎

阳督运杨元感作逆乃谓元曰独夫肆虐天下士大

夫肝脑涂地加以陷身绝域之所军粮断绝此亦天

亡之时也我今亲率义兵以诛无道卿意如何元正

色答曰尊公荷国宠灵功参佐命高官重禄近古莫

俦公之弟兄青紫交映当谓竭诚尽节上答鸿恩岂

意坟土未干亲图反噬深为明公不取愿思祸福之

端仆有死而已不敢闻命元感怒而囚之屡胁以兵

竟不屈节于是害之帝甚嘉叹赠银青光禄大夫赐

缣五百匹拜其子仁宗为正议大夫弋阳郡通守

  张须&#

按隋书诚节传须&#弘农阌乡人也性刚烈有勇略

弱冠从史万岁讨西爨以功授仪同赐物三百段炀

帝嗣位汉王谅作乱并州从杨素击平之加开府大

业中为齐郡丞会兴辽东之役百姓失业又属岁饿

谷米涌贵须&#将开仓赈给官属咸曰须待诏&#不

可擅与须&#曰今帝在远遣使往来未必淹岁序百

姓有倒悬之急如待报至当委沟壑矣吾若以此获

罪死无所恨先开仓而后上状帝知之而不责也明

年贼帅主簿聚结亡命数万人寇掠郡境官军击之

多不利须&#发兵拒之簿遂引军南转掠鲁郡须&#

蹑之及于岱山之下簿恃骤胜不设备须&#选精锐

出其不意击之簿众大溃因乘胜斩首数千级簿收

合亡散得万余人将北度河须&#追之至临邑复破

之斩五千余级获六畜万计时天下承平日久多不

习兵须&#独勇决善战又长于抚驭得士卒心论者

号为名将簿复北战连豆子贼孙宣雅石秖阇郝

孝德等众十余万攻章丘须&#遣舟师断其津济亲

率马步二万袭击大破之贼徒散走既至津梁复为

舟师所拒前后狼狈获其家累辎重不可胜计露布

以闻帝大悦优诏褒扬令使者图画其形容而奏之

其年贼裴长才石子河等众二万奄至城下纵兵大

掠须&#未暇集兵亲率五骑与战贼竞赴之围百余

重身中数枪勇气弥厉会城中兵至贼稍却须&#督

军复战长才败走后数旬贼帅秦君弘郭方预等合

军围北海兵锋甚锐须&#谓官属曰贼自恃强谓我

不能救吾今速去破之必矣于是简精兵倍道而进

贼果无备击大破之斩数万级获辎重三千两司隶

刺史裴操之上状帝遣使劳问之十年贼左孝友众

将十万屯于蹲狗山须&#列八风营以逼之复分兵

扼其要害孝友窘迫面缚来降其党解象王良郑大

彪李晼等众各万计须&#悉讨平之威振东夏以功

迁齐郡通守领河南道十二郡黜陟讨捕大使俄而

贼卢明月众十余万将寇河北次祝阿须&#邀击杀

数千人贼吕明星师仁泰霍小汉等众各万余扰济

北须&#进军击走之寻将兵拒东郡贼翟让前后三

十余战每破走之转荥阳通守时李密说让取洛口

仓让惮须&#不敢进密劝之让遂与密率兵逼荥阳

须&#拒之让惧而退须&#乘之逐北十余里时李密

先伏数千人于林木间邀击须&#军遂败绩密与让

合军围之须&#溃围辄出左右不能尽出须&#跃马

入救之来往数四众皆败散乃仰天曰兵败如此何

面见天子乎乃下马战死时年五十二其所部兵昼

夜号哭数日不止越王侗遣左光禄大夫裴仁基招

抚其众移镇武牢帝令其子元备总父兵元备时在

齐郡遇贼竟不果行

  元善达

按通鉴纲目大业十三年夏四月李密攻东都越王

侗遣太常丞元善达间行诣江都奏曰李密围逼东

都城内无食若陛下速还乌合必散不然者东都决

没因歔欷呜咽帝为之改容虞世基进曰越王年少

此辈诳之若如所言善达何缘来至帝乃怒曰善达

小人敢廷辱我因使向东阳催运遂为群盗所杀

  张季珣

弟仲

琰 琮

按隋书诚节传京兆张季珣父祥少为高祖所知其

后引为丞相参军事开皇中累迁并州司马仁寿末

汉王谅举兵反遣其将刘建略地燕赵至井陉祥勒

兵拒守建攻之复纵火烧其郭下祥见百姓惊骇其

城侧有西王母庙祥登城望之再拜号泣而言曰百

姓何罪致此焚烧神其有灵可降雨相救言讫庙上

云起须臾骤雨其火遂灭士卒感其至诚莫不用命

城围月余李雄援军至贼遂退走以功授开府历汝

州刺史灵武太守入为都水监卒官季珣少慷慨有

志节大业末为鹰击郎将其府据箕山为固与洛口

连接及李密翟让攻陷仓城遣人呼之季珣骂密极

口密怒遣兵攻之连年不能克时密众数十万在其

城下季珣四面阻绝所领不过数百人而执志弥固

誓以必死经三年资用尽樵苏无所得撤屋而爨人

皆穴处季珣抚巡之一无离叛粮尽士卒羸病不能

拒战遂为所陷季珣坐听事颜色自若密遣兵禽送

之群贼曳季珣令拜密季珣曰吾虽为败军之将犹

是天子爪牙之臣何容拜贼也密壮而释之翟让从

之求金不得遂杀之时年二十八其弟仲琰大业末

为上洛令及义兵起率吏人城守部下杀之以归义

仲琰弟琮为千牛左右宇文化及之乱遇害季珣家

素忠烈兄弟俱死国难论者贤之

  杨善会

按隋书诚节传善会字敬仁弘农华阴人也父初官

至毗陵太守善会大业中为鄃令以清正闻俄而山

东饥馑百姓相聚为盗善会以左右数百人逐捕之

往皆克捷其后贼帅张金称众数万屯于县界屠城

剽邑郡县莫能御善会率励所领与贼搏战或日有

数合每挫其锋炀帝遣将军段达来讨金称善会进

计于达达不能用军竟败焉达深谢善会后复与贼

战进止一以谋之于是大克金称复引渤海贼孙宣

雅高士达等众数十万破黎阳而还军锋甚盛善会

以劲兵千人邀击破之擢拜朝请大夫清河郡丞金

称稍更屯聚以轻兵掠冠氏善会与平原通守杨元

弘步骑数万众袭其本营武贲郎将王辩军亦至金

称释冠氏来援因与辩战不利善会选精锐五百赴

之所当皆靡辩军复振贼退守本营诸军各还于时

山东思乱从盗如市郡县微弱陷没相继能抗贼者

唯善会而已前后七百余阵未尝负败每恨众寡悬

殊未能灭贼会太仆杨义臣讨金称复为贼所败退

保临清取善会之策频与决战贼乃退走乘胜遂破

其营尽俘其众金称将数百人遁逃后归漳南招集

余党善会追捕斩之传首行在所帝赐以尚方甲&#

弓剑进拜清河通守其年从杨义臣斩漳南贼帅高

士达传首江都宫帝下诏褒扬之士达所部将窦建

德自号长乐王来攻信都临清贼王安阻兵数千与

建德相影响善会袭安斩之建德既下信都复扰清

河善会逆拒之反为所败婴城固守贼围之四旬城

陷为贼所执建德释而礼之用为贝州刺史善会骂

之曰老贼何敢拟议国士恨吾力劣不能禽汝等我

岂是汝屠酤儿辈敢欲更相吏耶临之以兵辞气不

挠建德犹欲活之为其部下所请又知终不为己用

于是害之清河士庶莫不伤痛焉

  冯慈明

按隋书诚节传慈明字无佚信都长乐人也父子琮

仕齐官至尚书右仆射慈明在齐以戚属之故年十

四为淮阳王开府参军事寻补司州主簿进除中书

舍人周武平齐授帅都督高祖受禅开三府官除司

空司仓参军事累迁行台礼部侍郎晋王广为并州

总管盛选寮属以慈明为司士后历吏部员外郎兼

内史舍人炀帝即位以母忧去职帝以慈明始事藩

邸后更在台意甚衔之至是谪为伊吾镇副未之官

转交址郡丞大业九年被征入朝时兵部侍郎斛斯

政亡奔高丽帝见慈明深慰勉之俄拜尚书兵曹郎

加位朝请大夫十三年摄江都郡丞事李密之逼东

都也诏令慈明安集瀍洛追兵击密至鄢陵为密党

崔枢所执密延慈明于坐劳苦之因而谓曰隋祚已

尽区宇沸腾吾躬率义兵所向无敌东都危急计日

将下今欲率四方之众问罪于江都卿以为何如慈

明答曰慈明直道事人有死而已不义之言非所敢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4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