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西境肃清无劳经略九曲国之东鄙当劳君守之遂

令桧镇九曲寻从大将军王雄讨上津魏兴平之即

除魏兴华阳二郡守安康人黄众宝谋反连结党与

攻围州城乃相谓曰尝闻柳府君勇悍其锋不可当

今既在外方为吾徒腹心之疾也不如先击之遂围

桧郡城卑下士众寡弱又无守御之备连战积十余

日士卒仅有存者于是力屈城陷身被十数创遂为

贼所获既而众宝等进围东梁州乃缚桧置城下欲

令桧诱说城中桧乃大呼曰群贼乌合粮食已罄行

即退散各宜勉之众宝大怒乃临桧以兵曰速更汝

辞不尔便就戮矣桧守节不变遂害之弃尸水中城

中人皆为之流涕众宝解围之后桧兄子止戈方收

桧尸还长安赠东梁州刺史子斌嗣斌字伯达年十

七齐公宪召为记室早卒斌弟雄亮字信诚幼有志

节好学不倦年十二遭父艰几至灭性终丧之后志

在复仇柱国蔡国公广钦其名行引为记室参军年

始弱冠府中文笔颇亦委之后竟手刃众宝于京城

朝野咸重其志节高祖特恕之由是知名大象末位

至宾部下大夫

  李远





按通鉴纲目周孝愍帝宇文觉元年九月周&#宰宇

文护遣柱国贺兰祥逼王逊位幽于旧第召公卿议

废王为略阳公迎立岐州刺史宁都公毓时李植父

柱国远镇弘农护召远及植还朝远疑有变沈吟久

之乃曰大丈夫宁为忠鬼安可作叛臣耶遂就征护

乃害植并逼远自杀

  李棠

按周书孝义传棠字长卿勃海蓨人也祖伯贵魏宣

武时官至鲁郡守有孝行居父丧哀戚过礼遂以毁

卒宣武嘉之赠勃海相父元冑员外散骑侍郎棠幼

孤好学有志操年十七属尔朱之乱与司空高干兄

弟举兵信都魏中兴初辟卫军府功曹参军太昌中

以军功除征卤将军行东莱郡事魏孝武西迁棠时

在凹北遂仕东魏及高仲密为北豫州刺史请棠为

掾先是仲密与吏部郎中崔暹有隙暹时被齐文襄

委任仲密恐其构己每不自安将图来附时东魏又

遣镇城奚寿兴典兵事仲密但知民务而已既至州

遂与棠谋执寿兴以成其计仲密乃置酒延寿兴阴

伏壮士欲因此执之寿兴辞而不赴棠遂往见之曰

君与高公义符昆季今日之席以公为首岂有宾客

总萃而公无事不行将恐远近闻之窃有疑怪寿兴

遂与俱赴便发伏执之乃帅其士众据城遣棠诣阙

归款太祖嘉之拜棠卫将军右光禄大夫封广宗县

公邑一千户棠固辞曰臣世荷朝恩义当奉国而往

者见拘逆命不获陪驾西巡今日之来免罪为幸何

敢以此微庸冒受天爵如此者再三优诏不许俄迁

给事黄门侍郎加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散骑常侍

魏废帝二年从魏安公尉迟迥伐蜀蜀人未即降棠

乃应募先使谕之既入成都萧㧑问迥军中委曲棠

不对㧑乃苦笞辱之冀获其实棠曰尔亡国余烬不

识安危奉命谕尔反见踬顿我王者忠臣有死而已

义不为尔移志也㧑不能得其要指遂害之子敞嗣

  王谦 阿史那

按周书本传谦字&#万太保雄之子也性恭谨无他

才能以父功累迁骠骑大将军开府孝闵践祚治右

小武伯雄从晋公护东讨为齐人所毙朝议以谦父

殒身行阵特加殊宠乃授谦柱国大将军以情礼未

终固辞不拜高祖手诏夺情袭爵庸公邑万户后皇

太子讨吐谷浑力战有功是时高祖东征谦又力战

进上柱国益州总管时谦令司录贺若昂奉表诣阙

昂还具陈京师事势谦以世受国恩将图匡复遂举

兵署官司所管益潼新始龙邛青泸戎宁汶陵遂合

楚资眉普十八州及嘉渝临渠蓬隆通兴武庸十州

之人多从之总管长史乙弗虔益州刺史达奚惎劝

谦据险观变隆州刺史阿史那为谦画三策曰公

亲率精锐直至散关蜀人知公有勤王之节必当各

思效命此上策也出兵梁汉以顾天下此中策也坐

守剑南发兵自卫此下策也谦参用举中下之策梁

睿未至大剑谦遣兵镇始州隋文即以睿为行军元

帅便发利凤文泰成诸州兵讨之达奚惎乙弗虔等

众十万攻利州闻睿至众溃睿乘其弊纵兵深入惎

虔密使诣睿请为内应以赎罪谦不知之并令守成

都谦先无筹略承藉父勋遂居重任初谋举兵咸以

地有江山之险进可以立功退可以自守且任用多

非其才及闻睿兵奄至惶惧乃自率众迎战又以惎

虔之子为左右军行数十里军皆叛谦以二十骑奔

新都县令王宝斩之传首京师惎虔以成都降隋文

以其首谋斩之阿史那亦诛

  杜叔毗

按周书孝义传叔毗字子弼其先京兆杜陵人也徙

居襄阳祖干光齐司徒右长史父渐梁边城太守叔

毗早岁而孤事母以孝闻性慷慨有志节励精好学

尤善左氏春秋仕梁为宜丰侯萧循府中直兵参军

大统十七年太祖令大将军达奚武经略汉州明年

武围循于南郑循令叔毗诣阙请和太祖见而礼之

使未反而循中直兵参军曹策参军刘晓谋以城降

武时叔毗兄君锡为循中记室参军从子映录事参

军映弟晰中直兵参军并有文武材略各领部曲数

百人策等忌之惧不同己遂诬以谋叛擅加害焉循

寻讨策等擒之斩晓而免策及循降策至长安叔毗

朝夕号泣具申冤状朝议以事在归附之前不可追

罪叔毗内怀愤惋志在复仇然恐违朝宪坐及其母

遂沈吟积时母知其意谓叔毗曰汝兄横罹祸酷痛

切骨髓若曹策朝死吾以夕殁亦所甘心汝何疑焉

叔毗拜受母言愈更感励后遂白日手刃策于京城

断首刳腹解其肢体然后面缚请就戮焉太祖嘉其

志气特命赦之寻拜都督辅国将军中散大夫遭母

忧哀毁骨立殆不胜丧服阕晋公护辟为中外府乐

曹参军加授大都督迁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

司行义归郡守自君锡及宗室等为曹策所害犹殡

梁州至是表请迎丧归葬高祖许之葬事所须诏令

官给在梁旧田宅经外配者并追还之仍赐田二百

顷寻除硖州刺史天和二年从卫国公直南讨军败

为陈人所擒陈人将降之叔毗辞色不挠遂被害子

廉卿

  杨敷

按山西通志敷天和六年刺汾州齐段韶引兵围汾

敷固守不能下粮尽出走被伏擒之敷不屈而死其

子素申理赠大将军谥忠壮

  尉迟迥

按周书本传迥字薄居罗代人也其先魏之别种号

尉迟部因而姓焉父俟兜性弘裕有鉴识尚太祖姊

昌乐大长公主生迥及纲俟兜病且卒呼二子抚其

首曰汝等并有贵相但恨吾不见尔各宜勉之迥少

聪敏美容仪及长有大志好施爱士稍迁大丞相帐

内都督尚魏文帝女金明公主拜驸马都尉从太祖

复弘农破沙苑皆有功累迁尚书左仆射兼领军将

军迥通敏有干能虽任兼文武颇允时望太祖以此

深委仗焉后拜大将军侯景之渡江梁元帝时镇江

陵既以内难方殷请修邻好其弟武陵王纪在蜀称

帝率众东下将攻之梁元帝大惧乃移书请救又请

伐蜀太祖曰蜀可图矣取蜀制胜在兹一举乃与群

公会议诸将多有异同唯迥以为纪既尽锐东下蜀

必空虚王师临之必有征无战太祖深以为然谓迥

曰伐蜀之事一以委汝计将安出迥曰蜀与中国隔

绝百有余年恃其山川险阻不虞我师之至宜以精

甲锐骑星夜袭之平路则倍道兼行险途则缓兵渐

进出其不意冲其腹心蜀人既骇官军之临速必望

风不守矣于是乃令迥督开府元珍乙弗亚万俟吕

陵始叱奴兴綦连宇文升等六军甲士一万二千骑

万匹伐蜀以魏废帝二年春自散关由固道出白马

趣晋寿开平林旧道前军临剑阁纪安州刺史乐广

以州先降纪梁州刺史杨干运时镇潼州又降六月

迥至潼州大飨将士引之而西纪益州刺史萧㧑不

敢战遂婴城自守进军围之初纪至巴郡闻迥来侵

遣谯淹回师为㧑外援迥分遣元珍乙弗亚等以轻

骑破之遂降㧑前后战数十合皆为迥所破㧑与纪

子宜都王肃及其文武官属诣军门请见迥以礼接

之其吏人等各令复业唯收僮隶及储积以赏将士

号令严肃军无私焉诏迥为大都督益潼等十八州

诸军事益州刺史以平蜀功封一子为公自剑阁以

南得承制封拜及黜陟迥乃明赏罚布恩威绥缉新

邦经略未附夷夏怀而归之迥性至孝色养不怠身

虽在外所得四时甘脆必先荐奉然后致尝大长公

主年高多病迥往在京师每退朝参候起居忧悴形

于容色大长公主每为之和颜进食以宁迥心太祖

知其至性征迥入朝以慰其母意遣大鸿胪郊劳仍

赐迥衮冕之服蜀人思之立碑颂德孝闵践祚进位

柱国大将军又以迥有平蜀之功同霍去病冠军之

义卦宁蜀公进蜀公爵邑万户宣帝即位以迥为大

前疑出为相州总管宣帝崩隋文帝辅政以迥望位

夙重惧为异图乃令迥子魏安公惇赍诏书以会葬

征迥寻以郧公韦孝宽代之为总管迥以隋文帝当

权将图篡夺遂谋举兵留惇而不受代隋文帝又使

候正破六汗裒诣迥喻旨密与总管府长史晋昶等

书令为之备迥闻之杀长史及裒乃集文武士庶登

城北楼而令之曰杨坚以凡庸之才藉后父之势挟

幼主而令天下威福自己赏罚无章不臣之迹暴于

行路吾居将相与国舅甥同休共戚义由一体先帝

处吾于此本欲寄以安危今欲与卿等纠合义勇匡

国庇人进可以享荣名退可以终臣节卿等以为何

如于是众咸从命莫不感激乃自称大总管承制署

官司于时赵王招已入朝留少子在国迥又奉以号

令迥弟子勤时为青州总管亦从迥迥令管相卫黎

毛洺贝赵冀瀛沧勤所统青胶光莒诸州皆从之众

数十万荣州刺史邵公宇文胄申州刺史李惠东楚

州刺史费也利进东潼州刺史曹孝远各州以应

迥迥又北结高宝宁以通突厥南连陈人以割江淮

之地隋文帝于是征兵讨迥即以韦孝宽为元帅惇

率众十万入武德军于沁东孝宽等诸军隔水相持

不进隋文帝又遣高颎驰驿督战惇布兵二十里麾

军小却欲待孝宽军半度击之孝宽因其小却鸣鼓

齐进惇大败孝宽乘胜进至邺迥与子惇佑等又悉

其卒十三万陈于城南迥别统万人皆绿巾锦袄号

曰黄龙军勤率众五万自青州赴迥以三千骑先到

迥旧习军旅虽老犹被甲临阵其麾下千兵皆关中

人为之力战孝宽等军失利而却邺中士女观者如

堵高颎与李询整阵先犯观者因其扰而乘之迥大

败遂入邺迥走保北城孝宽纵兵围之李询贺楼子

干以其属先登迥上楼射杀数人乃自杀勤惇等东

走并追获之余众月余皆斩之迥末年衰耄惑于后

妻王氏而诸子多不睦以开府小御正崔达拿为长

史余委任亦多用齐人达拿文士无筹略举措多失

纲纪不能有所匡救迥自起兵至败六十八日武德

中迥从孙库部员外郎耆福上表请改葬朝议以迥

忠于周室有诏许之

  王轨

按册府元龟轨为上开府仪同大将军高祖遣宣帝

征吐谷浑轨与宇文化伯从时宫尹郑译王端等并

得幸于宣帝宣帝在军中颇有失德译等皆预焉军

还轨等言之于高祖高祖大怒乃挞帝除译等名仍

加捶楚宣帝因此大衔之轨又尝与小内史贺若弼

言及此事且言皇太子必不克负荷弼深以为然劝

轨陈之轨后因侍坐乃白高祖曰皇太子仁孝无闻

又多凉德恐不了陛下家事臣暗昧不足以论是非

陛下尝以贺若弼有文武奇才识度宏远弼比每对

臣深以此事为虑高祖召弼问之弼乃跪对曰皇太

子养德春宫未闻有过未审陛下何从得闻此言既

退轨诮弼曰平生言论无所不道今者对扬何得乃

尔翻复弼曰此公之过也皇太子国之储副岂易为

言事有差跌便至灭门之祸本谓公密陈臧否何得

遂至昌言轨默然久之乃曰吾尽心国家遂不存私

计向者对众良实非宜其后轨内宴上寿又捋高祖

须曰可爱好老公但恨后嗣弱耳高祖深以为然但

汉王次长又不才此外诸子并幼故不能用其说宣

帝即位追郑译等复为近侍轨自知及于祸谓所亲

曰吾昔在先朝实申社稷至计今日之事断可知矣

此州控带淮南邻接强寇欲为身计易同反掌但忠

义之节不可亏违况荷先帝厚恩每思以死自效岂

以获罪于嗣主便欲背德于先朝止可于此待死义

不为他计冀千载之后知吾此心元象元年帝令内

史杜虔信就徐州杀轨

 忠烈部名臣列传十三

  隋

  刘弘

按隋书诚节传弘字仲远彭城丛亭里人魏太常卿

芳之孙也少好学有行检重节概仕齐行台郎中襄

城沛郡谷阳三郡太守西楚州刺史及齐亡周武帝

以为本郡太守尉迥之乱也遣其将席毗掠徐兖弘

勒兵拒之以功授仪同永昌太守齐州长史志在立

功不安佐职平陈之役表请从军以行军长史从总

管吐万绪度江以功加上仪同封濩泽县公拜泉州

刺史会高智慧作乱以兵攻州弘城守百余日救兵

不至前后出战死亡大半粮尽无所食与士卒数百

人煮犀甲腰带及剥树皮而食之一无离叛贼知其

饥饿欲降之弘抗节弥厉贼悉众来攻城陷为贼所

害上闻而嘉叹者久之赐物二千段子长信袭其官



  皮子信

按册府元龟子信为旭州刺史开皇初吐谷浑来寇

边子信出兵拒战为贼所败子信死之

  皇甫诞

按隋书诚节传诞字符虑安定乌氏人也祖和魏胶

州刺史父璠周隋州刺史诞少刚毅有器局周毕王

引为仓曹参军高祖受禅为兵部侍郎数年出为鲁

州长史开皇中复入为比部刑部二曹侍郎俱有能

名迁治书侍御史朝臣无不肃惮上以百姓多流亡

令诞为河南道大使以检括之及还奏事称旨上甚

悦令判大理少卿明年迁尚书右丞俄以母忧去职

未&#起令视事寻转尚书左丞时汉王谅为并州总

管朝廷盛选寮佐前后长史司马皆一时名士上以

诞公方着称拜并州总管司马总府政事一以谘之

谅甚敬焉及炀帝即位征谅入朝谅用谘议王頍之

谋发兵作乱诞数谏止谅不纳诞因流涕曰窃料大

王兵资无敌京师者加以君臣位定逆顺势殊士马

虽精难以取胜愿王奉诏入朝守臣子之节必有松

乔之寿累代之荣如更迁延陷身叛逆一挂刑书为

布衣黔首不可得也愿察区区之心思万全之计敢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4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