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还帝大悦执其手曰社稷忠臣当须如此尔朱天光

拥众关右帝欲招纳之乃以瑞兼尚书左仆射为西

道大行台以慰劳焉既达长安会尔朱兆入洛复还

京师都督斛斯椿先与瑞有隙数谮之于世隆世隆

性多忌且以前日乖异忿恨更甚普泰元年七月遂

诛之时年四十九太昌初赠使持节骠骑大将军开

府仪同三司青州刺史谥曰恭穆子孟引袭封齐受

禅例降瑞弟腾字神龙建义初为龙骧将军大都督

司马又封泾阳县开国男食邑二百户累迁中军将

军光禄大夫与瑞同遇害太昌初赠沧州刺史

  陈据

按广宗县志据普泰中任巨鹿太守转美州别驾平

齐王归彦反据守节不从因而遇害赠卫尉卿赵州

刺史

  荀济

按通鉴纲目东魏孝静帝武定五年秋七月东魏大

将军高澄幽魏主于舍章堂烹侍读荀济初济少居

江东博学能文与梁主有布衣之旧知梁主有大志

然负气不服常谓人曰会于盾鼻上磨墨檄之梁主

甚不平及即位或荐之梁主曰乱俗好反不可用也

济上书谏梁主崇信佛法塔寺奢费梁主大怒欲斩

之朱异密告之济逃奔东魏澄以为侍读及败下辩

曰自伤年纪摧颓功名不立故欲挟天子诛权臣澄

欲宥其死亲问之曰荀公何意反济曰奉诏诛高澄

何谓反耶遂烹之

  李长寿

按册府元龟长寿为华州刺史孝武西迁长寿率励

义士拒谏魏孝武嘉之复授颍州郡守迁广州刺史

东魏遣行台侯景率兵攻之长寿众少城陷遂遇害

  郭琰

按陕西通志琰字神宝京盘人魏孝武时除洛州刺

史孝武西入授行台尚书潼关大都督齐神武遣大

都督窦泰袭弘农时琰众少战败乃奔洛州与刺史

泉企城守力穷城将陷仰天大哭兵士感愤竟为东

魏将高敖曹所擒琰曰天子之臣乃为贼所执敖曹

素闻其名义不杀之送并州见神武言色不屈见害

  沓龙超

按北史节义传龙超晋寿人也性尚义侠少为乡里

所重永熙中梁将樊文炽来寇益州刺史傅和孤城

固守龙超每出战辄破之时攻围既久粮矢方尽刺

史遣龙超夜出请援于汉中遂为文炽所得许以封

爵使告城中曰外无援军宜早降乃置龙超于攻楼

上龙超乃告刺史曰援军数万近在大寒文炽大怒

火炙杀之至死辞气不挠大统二年诏赠龙骧将军

巴州刺史

  乙速孤佛保

按北史本传佛保北秀容胡酋也少骁武善射孝武

帝时为直合将军从入关封蒲子县公并赐弓矢大

统初梁将兰钦来寇遂陷汉中佛保时为都督统兵

力战知将败乃先城未陷仰天大哭曰此马吾常所

乘此弓矢天恩赐我岂可令贼得吾弓马乎遂斩马

及弓自刎而死三军莫不壮之黄门郎赵僧庆时使

汉中闻乃收运其尸至长安天子叹感诏著作录之

  杨祥

按册府元龟祥为建武将军讨鲜于修礼死之

 忠烈部名臣列传十二

  北齐

  尉兴庆

按册府元龟兴庆为神武亲信都督帝与西魏战退

走从者六七人追骑去兴庆曰王去矣兴庆腰边百

箭足杀百人神武勉之曰事济以尔为怀州若死则

用尔子兴庆曰儿小愿用兄许之兴庆斗矢尽而死

  慕容绍宗

按册府元龟绍宗为河南道行台拒西魏大将王思

政兵败投水而死三军将士莫不悲惋

  宋钦道

按北齐书本传钦道广平人魏吏部尚书弁孙也初

为大将军主簿典书记后为黄门侍郎又令在东宫

教太子习事郑子默以文学见知亦被亲宠钦道本

文法吏谙识古今凡有疑事必询于子默二人幸于

西宫虽诸王贵臣莫不敬惮钦道又迁秘书监与杨

愔同诛赠吏部尚书赵州刺史

  郑颐

按北齐书本传颐字子默彭城人高祖魏彭城守

自荥阳徙焉颐聪敏颇涉文义初为太原公东阁祭

酒与宋钦道特相友爱钦道每师事之杨愔始轻宋

郑不为之礼俄而自结人主与参顾命钦道复旧与

济南款狎共相引致无所不言干明初拜散骑常侍

二人权势之重与愔相埒愔见害之时邢子才流涕

曰杨令君虽其人死日恨不得一佳伴颐后与愔同

诛进赠殿中尚书广州刺史

  王琳

按北齐书本传琳字子珩会稽山阴人也父显嗣梁

湘东王国常侍琳本兵家元帝居藩琳姊妹并入后

庭见幸琳由此未弱冠得在左右少好武遂为将帅

太清二年侯景渡江遣琳献米万石未至都城陷乃

中江沉米轻舸还荆州稍迁岳阳内史以军功封建

宁县侯侯景遣将宋子仙郢州琳攻克之擒子仙

又随王僧辩破景后拜湘州刺史琳果劲绝人又能

倾身下士所得赏物不以入家麾下万人多是江淮

群盗平景之勋与杜龛俱为第一恃宠纵暴于建业

王僧辩禁之不可惧将为乱启请诛之琳亦疑祸令

长史陆纳率部曲前赴湘州身径上江陵将行谓纳

等曰吾若不返子将安之咸曰请死相报泣而别及

至帝以下吏而廷尉卿黄罗汉太府卿张载宣喻琳

军陆纳等及军人并哭对使者莫肯受命乃执黄罗

汉杀张载载性深刻为帝所信荆州疾之如雠故纳

等因人之欲抽肠系马脚使绕而走肠尽气绝又脔

割备五刑而斩之梁元遣王僧辩讨纳纳等败走长

沙是时湘州未平武陵王兵又甚盛江陵公私恐惧

人有异图纳启申琳罪请复本位永为奴婢梁元乃

&#琳送长沙时纳兵出方战会琳至僧辩升诸楼车

以示之纳等投戈俱拜举军皆哭曰乞王郎入城即

出及放琳入纳等乃降湘州平仍复本位使琳拒萧

纪纪平授衡州刺史梁元性多忌以琳所部甚众又

得众心故出之岭外又受都督广州刺史其友主书

李膺帝所任遇琳告之曰琳蒙拔擢常欲毕命以报

国恩今天下未平迁琳岭外如有万一不虞安得琳

力忖官正疑琳耳琳分望有限可得与官争为帝乎

何不以琳为雍州刺史使镇武宁琳自放兵作田为

国御捍若警急动静相知孰若远弃岭南相去万里

一日有变将欲如何琳非愿长坐荆南正以国计如

此耳膺然其言不敢启故遂率其众镇岭南梁元为

魏围逼乃征琳赴援除湘州刺史琳师次长沙知魏

平江陵已立梁王&#乃为梁元举哀三军缟素遣别

将侯平率舟师攻梁琳屯兵长沙传檄诸方为进趋

之计时长沙藩王萧韶及上游诸将推琳主盟侯平

虽不能渡江频破梁军又以琳兵威不接翻更不受

指麾琳遣将讨之不克又师老兵疲不能进乃遣使

奉表诣齐并献驯象又使献款于魏求其妻子亦称

臣于梁陈霸先既杀王僧辩推立敬帝以侍中司空

征琳不从命乃大营楼舰将图义举琳将帅各乘一

舰每行战舰以千数以野猪为名陈武帝遣将侯安

都周文育等诛琳乃受梁禅安都叹曰我其败乎师

无名矣逆战于沌口琳乘平肩舆执钺而麾之禽安

都文育其余无所漏惟以周铁虎一人背恩斩之&#

安都文育置琳所坐舰中令一阉竖监守之琳乃移

湘州军府就郢城带甲十万练兵于白水浦琳巡军

而言曰可以为勤王之师矣温太真何人哉江南渠

帅熊昙朗周迪怀贰琳遣李孝钦樊猛与余孝顷同

讨之三将军败并为敌所囚安都文育等尽逃还建

业初魏克江陵之时永嘉王庄年甫七岁逃匿人家

后琳迎还湘中卫送东下及敬帝立出质于齐语纳

庄为梁主文宣遣兵援送仍遣兼中书令李騊駼册

拜琳为梁丞相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舍人羊&#

游诠之等赍玺书江表宣劳自琳以下皆有颁赐琳

乃遣兄子叔宝率所部十州刺史子弟赴邺奉庄纂

梁祚于郢州庄授琳侍中使持节大将军中书监改

封安城郡公其余并依齐朝前命及陈霸先即位琳

乃辅庄次于濡须口齐遣扬州道行台慕容俨率众

临江为其声援陈遣安州刺史吴明彻江中夜上将

袭湓城琳遣巴陵太守任忠大败之明彻仅以身免

琳兵思东下陈遣司空侯安都等拒之侯瑱等以琳

军方盛引军入芜湖避之时西南风忽至琳谓得天

道将直取扬州侯瑱等徐出芜湖蹑其后比及兵交

西南风翻为瑱用琳兵放火燧以掷船者皆反烧其

船琳船舰溃乱兵士投水死十二三其余皆弃船上

岸为陈军所杀殆尽初琳命左长史袁泌御史中丞

刘仲威同典兵侍卫庄及军败泌遂降陈仲威以庄

投历阳琳寻与庄同降邺都孝昭帝遣琳出合肥鸠

集义故更图进取琳乃缮舰分遣招募淮南伧楚皆

愿戮力陈合州刺史裴景晖琳兄之婿也请以私

属导引齐师孝昭委琳与行台右丞卢潜率兵应赴

沉吟不决景晖惧事泄挺身归齐孝昭赐琳玺书令

镇寿阳其部下将帅悉听以行乃除琳骠骑大将军

开府仪同三司扬州刺史封会稽郡公又增兵仗兼

给铙吹琳水陆戒严将观衅而动属陈氏结好于齐

使琳更听后图琳在寿阳与行台尚书卢潜不协更

相是非被召还邺武成置而不问除沧州刺史后以

琳为特进侍中所居屋脊无故剥破出赤蛆数升落

地化为血蠕蠕而动又有龙出于门外之地云雾起

昼晦会陈将吴明彻来寇帝敕领军将军尉破胡等

出援秦州令琳共为经略琳谓所亲曰今太岁在东

南岁星居斗牛分太白已高皆利为客我将有丧又

谓破胡曰吴兵甚锐宜长策制之慎勿轻斗破胡不

从遂战军大败琳单马突围仅而获免还至彭城帝

令便赴寿阳并许召募又进封琳巴陵郡王陈将吴

明彻进兵围之堰淝水灌城而皮景和等屯于淮西

竟不赴救明彻昼夜攻击城内水气转侵人皆患肿

死病相枕从七月至十月城陷被执百姓泣而从之

吴明彻恐其为变杀之城东北二十里时年四十八

哭者声如雷有一叟以酒脯来号酹尽哀收其血怀

之而去传首建康悬之于市琳故吏梁骠骑府仓曹

参军朱玚致书陈尚书仆射徐陵求琳首曰窃以朝

市迁贸传骨梗之风历运推移表忠贞之迹故典午

将灭徐广为晋家遗老当涂已谢马孚称魏室忠臣

用能播美于前书垂名于后世梁故建宁公琳洛滨

余冑沂州旧族立功代邸效绩中朝当离乱之辰摠

方伯之任尔乃轻躬殉主以身许国实追踪于往彦

信踵武于前修而天厌梁德上思匡继徒蕴包胥之

念终遘苌弘之眚洎王业光启鼎祚有归于是远迹

山东寄命河北虽轻旅臣之叹犹怀客卿之礼感兹

知己忘此捐躯至使身殁九泉头行千里诚复马革

裹尸遂其生平之志原野暴骸会彼人臣之节然身

首异处有足悲者封树靡卜良可怆焉玚早簉末席

降薛君之吐握荷魏公之知遇是用沾巾雨袂痛可

识之颜回肠疾首切犹生之面伏惟圣恩博厚明诏

爰发赦王经之哭许田横之葬玚虽刍贱窃亦有心

琳经莅寿阳颇存遗爱曾游江右非无余德比肩东

阁之吏继踵西园之宾愿归彼境还修窀穸庶孤坟

既筑或飞衔土之燕丰碑式树时留堕泪之人近故

旧王绾等已有论牒仰蒙制议不遂所陈昔廉公告

逝即淝川而建茔域孙叔云亡仍芍陂而植楸槚由

此言之抑有其例不使寿春城下唯传报葛之人沧

州岛上独有悲田之客昧死陈祈伏待刑宪陵嘉其

志节又明彻亦数梦琳求首并为启陈主而许之仍

与开府仪同主簿刘韶慧等持其首还于淮南权瘗

八公山侧义故会葬者数千人玚等乃问道北归别

议迎接寻有扬州人茅知胜等五人密送葬柩达于

邺赠十五州诸军事扬州刺史侍中特进开府录尚

书事谥曰忠武王葬给辒辌车琳体貌闲雅立发委

地喜怒不形于色虽无学业而强记内敏军府佐吏

千数皆识其姓名刑罚不滥轻财爱士得将卒之心

少任将帅屡经丧乱雅有忠义之节虽本图不遂邺

人亦以此重之待遇甚厚及败为陈车所执吴明彻

欲全之而其下将领多琳故吏争来致请并相资给

明彻由此忌之故及于难当时田夫野老知与不知

莫不为之歔欷流泣观其诚信感物虽李将军之恂

恂善诱殆无以加焉琳十七子长子敬在齐袭王爵

武平永通直常侍第九子衍隋开皇中开府仪同三

司大业初卒于渝州刺史

  宇文仲鸾

按通鉴纲目齐河清元年秋齐冀州刺史高归彦内

不自安欲待齐主如晋阳乘虚入邺事觉齐主遣段

韶娄睿讨之归彦闭城拒守长史宇文仲鸾等不从

皆杀之

  叱干苟生

按北齐书傅伏传齐军晋州败后兵将罕有全节者

其杀身成仁者有仪同叱干苟生镇南兖州周帝破

邺赦书至苟生自缢死

  田敬宣

按北齐书傅伏传开府中侍中宦者田敬宣本字鹏

蛮人也年十四五便好读书既为阍寺伺隙便周章

询请每至文林馆气喘汗流问书之外不暇他语及

视古人节义事未尝不感激沈吟颜之推重其勤学

甚加开奖后遂道显后主之奔青州遣其西出参伺

动静为周军所获问齐主何在给云已去欧捶服之

每折一支辞色愈厉竟断四体而卒

  鲜于世荣

按畿辅通志世荣渔阳人沈敏有气干仕北齐为太

子太傅周武帝入代遗以玛瑙酒锺世荣碎之周兵

入邺诸将皆降世荣在三台前鸣鼓不辍周人执之

不屈被杀

  北周

  柳桧

按周书孝义传桧字季华秘书监&#之次弟也性刚

简任气少文善骑射果于断决年十八起家奉朝请

居父丧毁瘠骨立服阕除阳城郡丞防城都督大统

四年从太祖战于河桥先登有功授都督镇鄯州八

年拜湟河郡守仍典军事寻加平东将军太中大夫

吐谷浑入寇郡境时桧兵少人怀忧惧桧抚而勉之

众心乃安因率数十人先击之溃乱余众乘之遂大

败而走以功封万年县子邑三百户时吐谷浑强盛

数侵疆场自桧镇鄯州屡战必破之数年之后不敢

为寇十四年迁河州别驾转帅都督俄拜使持节抚

军将军大都督居三载征还京师时桧兄&#为秘书

丞弟庆为尚书左丞桧尝谓兄弟曰兄则职典简牍

褒贬人伦弟则管辖群司股肱朝廷可谓荣宠矣然

而四方未静车书不一桧唯当蒙矢石履危难以报

国恩耳顷之太祖谓桧曰卿昔在鄯州忠勇显着今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4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