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不忍为也乃投水死

  贾袭宗

按册府元龟袭宗宝陵人也刘胡叛淮南本县已为

胡所得率三千人救沈攸之攸之言于建安王休仁

休仁拔为司徒参军督护使还乡里招集为胡所擒

以火炙之问台军消息一无所言瞋目谓胡曰君称

兵海内窥觎神器未闻奇谋远略而为炮烙之刑仆

本以身奉义死亦何有胡斩之

  裴顗

按通鉴纲目宋顺帝升明三年夏四月齐王道成称

皇帝废宋主为汝阴王徙之丹阳奉朝请裴顗上表

数齐王过恶挂冠径去齐主杀之

 忠烈部名臣列传十一

  南齐

  成买

按南史周盘龙传建元二年魏攻淮阳围角城先是

上遣军主成买戍角城辞于王俭曰今假之行必以

死报衡门蓬户不朱斯白小人弱息当得一子俭问

其故答曰若不杀贼便为贼杀弱息不为世子便为

孝子孝子则门加素垩世子则门施丹赭至是买被

围上遣领军将军李安人救之敕盘龙率马步下淮

阳就李安人买与魏拒战手所伤杀无数晨起手中

忽有数升血其日遂战死首见斩犹尸据鞍奔还军

然后僵

  席谦

按南齐书张冲传新蔡太守席谦永明中为中书郎

王融所荐父恭穆镇西司马为鱼复侯所害至是谦

镇盆城闻义师东下曰我家世忠贞殒死不二为陈

伯之所杀

  丘冠先

按续文献通考冠先字道元吴兴人少有节义永明

中位给事中使蠕蠕蠕蠕逼令拜冠先执节不从以

刃临之冠先曰能杀我者蠕蠕也不能以天子使拜

蠕蠕者我也遂见杀武帝以冠先不辱命赐其子雄

钱一万布三千匹雄不受诣阙上书曰臣父执节如

苏武守死如谷吉遂不书之良史甄之褒赠万代之

后谁死社稷先建元四年车僧朗衔使不异抗节是

同诏赠员外郎此天朝旧准臣父成例也今僧朗反

葬家茔臣父湮弃绝域语忠烈则不谢车论荼毒则

彼优而此剧名位不殊礼数宜等乞申褒赠不省

  鄱阳王锵 随郡王子隆 谢粲 晋安王子

  懋 董僧慧 陆超之 安陆王子敬 孔琇

  之 周伯玉 南平王锐 晋熙王球 宜都

  王铿

按通鉴纲目齐昭业隆昌元年宣城公萧鸾权势益

重中外皆知其畜不臣之志鄱阳王锵每诣鸾鸾语

及家国言泪俱发锵以此信之宫台之内皆属意于

锵制局监谢粲说锵及随王子隆日二王但出天子

置朝堂夹辅号令粲等闭城上仗谁敢不同东城人

正共缚送萧令耳子隆欲定计锵意犹豫命驾将入

复还与母别日暮不成行典签告之鸾遣兵杀锵及

子隆谢粲等时太祖诸子子隆最壮大有才能故鸾

尤忌之江州刺史晋安王子懋闻二王死欲起兵谓

防合陆超之曰事成则宗庙获安不成犹为义鬼董

僧慧曰此州虽小宋孝武尝用之若举兵向阙以请

郁林之罪谁能御之子懋母阮氏在建康密遣迎之

阮氏报其同母兄于谣之为计谣之驰告鸾鸾遣军

主裴叔业与谣之先袭寻阳子懋部曲多雍州人皆

踊跃愿奋叔业畏之遣谣之说子懋曰还都正当作

散官不失富贵也子懋既不出兵众情稍沮参军干

琳之说叔业取子懋叔业遣将随之拔白刃入斋子

懋骂曰小人何忍行此琳之以袖障面使人杀之王

元邈执董僧慧将杀之僧慧曰晋安举义仆实豫谋

死不恨愿大敛毕退就鼎镬元邈义之白鸾免死子

懋子昭基九岁以方二寸绢为书参其消息僧慧视

之曰郎君书也悲恸而卒于琳之劝陆超之逃亡超

之曰人皆有死此不足惧吾若逃亡非唯孤晋安之

眷亦恐田横客笑人元邈等欲囚以还都超之端坐

俟命超之门生谓杀超之当得赏密自后斩之头坠

而身不僵元邈厚加殡殓门生亦助举棺棺坠压其

首折颈而死鸾遣将军王广之袭南兖州刺史安陆

王子敬斩之又以孔琇之行郢州事使杀郢州刺史

晋熙王球琇之辞不许遂不食而死裴叔业进向湘

州欲杀南平王锐防合周伯玉大言于众曰此非天

子意今斩叔业举兵匡社稷谁敢不从典签叱左右

斩之遂杀锐又杀銶及南豫州刺史宜都王铿

  张佛护

按南齐书崔慧景传慧景举兵奉江夏王宝元向京

师台遣骁骑将军张佛护直阁将军徐元称屯骑校

尉姚景珍西中郎参军徐景智游荡军主董伯珍骑

官桓灵福等据竹里为数城宝元遣信谓佛护曰身

自还朝君何意苦相断遏佛护答曰小人荷国重恩

使于此创立小戍殿下还朝但自直过岂敢干断遂

射慧景军因合战慧景子觉及崔恭祖领前锋皆伧

楚善战又轻行不爨食以数舫缘江载酒肉为军粮

每见台军城中烟火起辄尽力攻击台军不复得食

以此饥困元称等议欲降佛护不许崔恭祖等复攻

之城陷佛护单马走追得斩首徐元称降余军主皆



  陆闲

按苏州府志闲字遐业慧晓兄子有风概不苟合仕

至扬州别驾明帝崩闲谓所亲曰宫车晏驾百司将

听冢宰主上地重才弱难将至矣因感心疾不复预

州事永元末刺史始安王遥光东府作乱或劝去

之闲曰吾为人吏何可逃死台军攻陷城闲以纲佐

被收尚书令徐孝嗣启闲不豫逆谋未及报徐世标

害之

  颜见远

按周书颜之仪传之仪祖见远齐御史治书正色立

朝有当官之称及梁武帝执政遂以疾辞寻而齐和

帝暴崩见远恸哭而绝梁武帝深恨之谓朝臣曰我

自应天从人何预天下人事而颜见远乃至于此当

时嘉其忠烈咸称叹之

  梁

  蔡道恭

按册府元龟道恭为司州刺史平北将军天监三年

魏军围司州道恭拒守魏军惮之将退会道恭疾笃

乃呼兄子僧勰从弟灵恩及诸将帅谓曰吾受国厚

恩不能破灭寇贼今所苦转笃势不能久汝等当以

死固节无令吾没有遗恨又令取所持节谓僧勰曰

禀命出疆凭此而已既不得奉以还朝方欲携之同

逝可与棺柩相随众皆流涕其年五月卒魏知道恭

死攻之转急先是朝廷遣郢州刺史曹景宗率众赴

援景宗不前至八月城内粮尽乃陷

  江子一

弟子四

 子五

按梁书本传子一字符贞济阳考城人晋散骑常侍

统之七世孙也父法成天监中奉朝请子一少好学

有志操以家贫阙养因蔬食终身起家王国侍郎朝

请启求观书秘阁高祖许之有敕直华林省其姑夫

右卫将军朱异权要当朝休下之日宾客辐凑子一

未尝造门其高洁如此稍迁尚书仪曹郎出为遂昌

曲阿令皆着美绩除通直散骑侍郎出为戎昭将军

南津校尉弟子四历尚书金部郎大同初迁右丞兄

弟性并刚烈子四自右丞上封事极言得失高祖甚

善之诏尚书详择施行焉左民郎沈&#少府丞顾玙

尝奏事不允高祖厉色呵责之子四乃趋前代&#等

对言甚激切高祖怒呼缚之子四据地不受高祖怒

亦止乃释之犹坐免职及侯景反攻陷历阳自横江

将渡子一帅舟师千余人于下流欲邀之其副董桃

生家在江北因与其党散走子一乃退还南洲复收

余众步道赴京师贼亦寻至子一启太宗云贼围未

合犹可出荡若营栅一固无所用武请与其弟子四

子五帅所领百余人开承明门挑贼许之子一乃身

先士卒抽戈独进群贼夹攻之从者莫敢继子四子

五见事急相引赴贼并见害诏曰故戎昭将军通直

散骑侍郎南津校尉江子一前尚书右丞江子四东

宫直殿主帅子五祸故有闻良以矜恻死事加等抑

惟旧章可赠子一给事黄门侍郎子四中书侍郎子

五散骑侍郎侯景平世祖又追赠子一侍中谥义子

子四黄门侍郎谥毅子子五中书侍郎谥烈子子一

续黄图及班固九品并辞赋文章数十篇行于世

  沈浚

按梁书本传浚字叔源吴兴武康人祖宪齐散骑常

侍齐史有传浚少博学有才干历山阴吴建康令并

有能名入为中书郎尚书左丞侯景逼京城迁御史

中丞是时外援并至侯景表请求和诏许之既盟景

知城内疾疫复怀奸计迟疑不去数日皇太子令浚

诣景所景曰即已向热非复行时十万之军何由可

去还欲立效朝廷君可见为申闻浚曰将军此论意

在得城城内兵粮尚支百日将军储积内尽国家援

军外集十万之众将何所资而反设此言欲胁朝廷

邪景横刃于膝瞋目叱之浚正色责景曰明公亲是

人臣举兵向阙圣主申恩赦过已共结盟口血未干

而有翻背沈浚六十之年且天子之使死生有命岂

畏逆臣之刀乎不顾而出景曰是真司直也然密衔

之及破张嵊乃求浚以害之

  柳敬礼

按梁书本传敬礼开府仪同三司庆远之孙父津太

子詹事敬礼与兄仲礼皆少以勇烈知名起家著作

佐郎稍迁扶风太守侯景渡江敬礼率马步三千赴

援至都据青溪埭与景频战恒先登陷陈甚着威名

台城没敬礼与仲礼俱见于景景遣仲礼经略上流

留敬礼为质以为护军景饯仲礼于后渚敬礼密谓

仲礼曰景今来会敬礼抱之兄拔佩刀便可斫杀敬

礼死亦无所恨仲礼壮其言许之及酒数行敬礼目

仲礼仲礼见备卫严不敢动计遂不果会景征晋熙

敬礼与南康王会理共谋袭其城&#期将发建安侯

萧贲知而告之遂遇害

  张嵊

按梁书本传嵊字四山镇北将军稷之子也少方雅

有志操能清言父临青州为土民所害嵊感家祸终

身蔬食布衣手不执刀刃州举秀才起家秘书郎累

迁太子舍人洗马司徒左西掾中书郎出为永阳内

史还除中军宣城王司马散骑常侍又出为镇南湘

东王长史寻阳太守中大同元年征为太府卿俄迁

吴兴太守太清二年侯景围京城嵊遣弟伊率郡兵

数千人赴援三年宫城陷御史中丞沈浚违难东归

嵊往见而谓曰贼臣凭陵社稷危耻正是人臣效命

之秋今欲收集兵力保贵乡若天道无灵忠节不

展虽复及死诚亦无恨浚曰鄙郡虽小仗义拒逆谁

敢不从固劝嵊举义于是收集士卒缮筑城垒时邵

陵王东奔至钱唐闻之遣板授嵊征东将军加秩中

二千石嵊曰朝廷危迫天子蒙尘今日何情复受荣

号留板而已贼行台刘神茂攻破义兴遣使说嵊曰

若早降附当还以郡相处复加爵赏嵊命斩其使仍

遣军主王雄等帅兵于鳢渎逆击之破神茂神茂退

走侯景闻神茂败乃遣其中军侯子鉴帅精兵二万

人助神茂以击嵊嵊遣军主范智朗出郡西拒战为

神茂所败退归贼骑乘胜焚栅栅内众军皆土崩嵊

乃释戎服坐于听事贼临之以刃终不为屈乃执嵊

以送景景刑之于都市子弟同遇害者十余人时年

六十二贼平世祖追赠侍中中卫将军开府仪同三

司谥曰忠贞子

  韦粲

子尼 弟助

 警 构 昂

按梁书本传粲字长蒨车骑将军之孙北徐州刺

史放之子也有父风好学仗气身长八尺容貌甚伟

初为云麾晋安王行参军俄署法曹迁外兵参军兼

中兵时颍川庾仲容吴郡张率前辈知名与粲同府

并忘年交好及王迁镇雍州随转记室兼中兵如故

王立为皇太子粲迁步兵校尉入为东宫领直丁父

忧去职寻起为招远将军复为领直服阕袭爵永昌

县侯除安西湘东王谘议累迁太子仆左卫率领直

并如故粲以旧恩任寄绸密虽居职屡徙常留宿卫

颇擅权诞倨不为时辈所平右卫朱异尝于酒席厉

色谓粲曰卿何得己作领军面向人耶大同十一年

迁通直散骑常侍未拜出为持节督衡州诸军事安

远将军衡州刺史皇太子出饯新亭执粲手曰与卿

不为久别太清元年粲至州无几便表解职二年征

为散骑常侍粲还至庐陵闻侯景作逆便简阅部下

得精卒五千马百匹倍道赴援至豫章奉命报云贼

已出横江粲即就内史刘孝仪共谋之孝仪曰必期

如此当有别敕岂可轻信单使妄相惊动或恐不然

时孝仪置酒粲怒以杯抵地曰贼已渡江便逼宫阙

水陆俱断何暇有报假令无敕岂得自安韦粲今日

何情饮酒即驰马出部分将发会江州刺史当阳公

大心遣使要粲粲乃驰往见大心曰上游蕃镇江州

去京最近殿下情计实宜在前但中流任重当须应

接不可阙镇今直且张声势移镇湓城遣偏将赐随

于事便足大心然之遣中兵柳昕帅兵二千人随粲

粲悉留家累于江州以轻舸就路至南洲粲外弟司

州刺史柳仲礼亦帅步骑万余人至横江粲即送粮

仗赡给之并散私金帛以赏其战士先是安北将军

鄱阳王范亦自合肥遣西豫州刺史裴之高与其长

子嗣帅江西之众赴京师屯于张公洲待上流诸军

至是时之高遣船渡仲礼与合军进屯王游苑粲建

议推仲礼为大都督报下流众军裴之高自以年位

耻居其下乃云柳节下是州将何须我复鞭板累日

不决粲乃抗言于众曰今者同赴国难义在除贼所

以推柳司州者政以久捍边疆先为侯景所惮且士

马精锐无出其前若论位次柳在粲下语其年齿亦

少于粲直以社稷之计不得复论今日形势贵在将

和若人心不同大事去矣裴公朝之旧齿年德已隆

岂应复挟私情以沮大计粲请为诸君解释之乃单

舸至之高营切让之曰前诸将之议豫州意所未同

即二宫危逼猾寇滔天臣子当戮力同心岂可自相

矛楯豫州必欲立异锋镝便有所归之高垂泣曰吾

荷国恩荣自应帅先士卒顾恨衰老不能效命企望

柳使君共平凶逆谓众议已从无俟老夫耳若必有

疑当剖心相示于是诸将定议仲礼方得进军次新

亭贼列阵于中兴寺相持至晚各解归是夜仲礼入

粲营部分众军旦日将战诸将各有据守令粲顿青

塘青塘当石头中路粲虑栅垒未立贼必争之颇以

为惮谓仲礼曰下官才非御侮直欲以身徇国节下

善量其宜不可致有亏丧仲礼曰青塘立栅迫近淮

渚欲以粮储船乘尽就泊之此是大事非兄不可若

疑兵少当更差军相助乃使直阁将军刘叔引师助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4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