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以泮为冠军记室参军天锡即位拜司兵历位禁中

录事执法御掾州府肃然郡县改迹迁羽林左监有

勤干之称出为中垒将军西郡武威太守典戎校尉

政务宽和戎夏怀其惠天锡甚敬之苻坚见而叹曰

凉州信多君子既而以泮河西德望拜别驾吕光既

&#姑臧泮固郡不降光攻而获之光曰孤既平西域

将赴难京师梁熙无状绝孤归路此朝廷之罪人卿

何意阻郡固迷自同元恶泮厉色责光曰将军受诏

讨叛寇可受诏乱凉州邪寡君何罪而将军害之泮

但苦力寡不能固守以报君父之雠岂如逆氐彭济

望风反叛主灭臣死礼之常也乃就刑于市神色不

变弟菱有隽才仕张天锡为执法中郎&#从右监苻

坚世至伏波将军典农都尉与泮俱被害

  徐嵩

按晋书苻登载记嵩字符高盛之子也少以清白着

称苻坚时举贤良为郎中稍迁长安令贵戚子弟犯

法者嵩一皆考竟请托路绝坚甚奇之谓其叔父成

曰人为长吏故当应耳此年少落落有端贰之才迁

守始平郡甚有威惠及垒陷姚方成执而数之嵩厉

色谓方成曰汝姚苌罪应万死主上止黄眉之斩而

宥之叨据内外位为列将无犬马识养之诚首为大

逆汝曹羌辈岂可以人理期也何不速杀我早见先

帝取姚苌于地下方成怒三斩嵩漆其首为便器登

哭之哀恸赠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谥曰忠武

  王兖 固安侯鉴

按前秦录兖本新平氐也仕坚为中山太守固守博

陵为秦拒燕丕即位以兖为平州刺史先是慕容麟

攻兖于博陵至是粮尽矢竭功曹张猗逾城而出聚

众应麟兖临城数之曰卿秦之民也吾卿之君也卿

起众应贼号称义兵何名实相违之甚也卿兄往合

卿宗亲逐城主天地不容为世大戮身灭未几卿复

续之卿见为吾吏亲寻干戈竞为戎首为尔君者不

亦难乎今人何取卿一切之功宁能忘卿不忠不孝

之事古人有言求忠臣必出于孝子之门卿母在城

弃而不顾何忠义之可望恶不绝世卿之谓也不图

中州礼义之邦而卿门风若此卿弃老母如脱屣吾

复何论哉既而城陷兖及固安侯鉴并为麟所杀

  苟辅 冯杰 冯羽 高义 冯苗

按前秦录辅南安人也为坚新平太守姚苌率众攻

之辅度不能守议欲出降郡人辽西太守冯杰芍莲

令冯羽尚书郎高义汶山太守冯苗谏曰天下丧乱

忠臣乃见昔田单守一城而存齐今秦之所有犹连

州累镇郡国百城奈何遽为叛臣乎辅喜曰此吾志

也但恐久而无救郡人横被无辜诸君能尔吾岂顾

生哉于是凭城固守后苌为土山地道辅亦于内为

之或战地下或战山上苌众死者万有余人辅乃诈

降苌将入觉之引退辅驰出追击斩获万计至是粮

尽矢竭外援不至苌遣使谓辅曰吾方以义取天下

岂仇忠臣乎卿但率见众男女还吾须此城置镇辅

以为然率男女万五千口出城苌围而坑之男女无

遗独冯杰子终得脱奔长安坚追赠辅等官爵皆谥

曰节愍侯

  王永

按前秦录永丞相猛子也清修好学坚以为扶风太

守其弟皮凶险无行建元十一年为散骑侍郎谋反

事泄坚以猛故赦皮不杀徙置朔方之北而因以永

为幽州刺史永长于抚字甚得人心坚自淮南之败

垂苌继叛乱者四起而永意气弥励与平州刺史苻

冲率二州之众以讨慕容垂垂遣其将平视迎击永

遣昌黎太守宋敞逆战于范阳敞兵败绩平视进据

蓟南永求救于振威刘库仁库仁遣其妻兄公孙希

帅骑三千救之大破平视于蓟南永乘胜长驱进据

唐城与慕容麟相持慕容垂复遣慕容佐与平视共

攻蓟永力战屡败乃使宋敞烧和龙及蓟城宫室帅

众三万奔壶关长乐公丕时在邺城将西赴长安永

遣使招之丕率邺中男女六万余口西如潞川骠骑

张蚝刺史王腾迎入晋阳永留刺史苻守壶关自

率众一万赴丕丕始知长安不守及坚凶问乃发丧

即皇帝位大赦改元以永为使持节侍中都督中外

诸军事车骑大将军尚书令进封清河公寻加司徒

录尚书事左丞相宣檄四方共讨姚苌于是天水羌

延冯翊寇明河东王昭新平张晏京兆杜敏扶风马

郎建忠高平牧官都尉王敏等咸承檄起义各有众

数万遣使应丕皆就拜将军郡守封列侯冠军丕留

王腾守晋阳杨辅戍壶关率众数万进据平阳慕容

永遣使假道东还丕不许乃使永与苻纂攻之以俱

石子为前锋都督与慕容永战于襄陵石子大败永

死之

  赵思

按后燕录思宦者仕宝为中黄门令宝之自龙城奔

黎阳也宝叔冀州牧范阳王德自邺徙居滑台称燕

王置百官宝遣思召德弟锺奉迎锺本劝德称帝闻

思来恶之执以付狱而驰白德德与群下议奉迎事

其黄门侍郎张华等皆沮之德乃遣其将慕舆护率

壮士数百随思而北声言迎卫实谋弑之初宝既遣

思后知德已摄位称制惧而北奔护至黎阳无所见

执思以还德以思闲习典故将任之思求还就宝德

不许固留之思怒曰周室衰微晋郑夹辅汉有七国

之难实赖梁王殿下亲则叔父位为上台不能率先

群后以匡王室而幸根本之倾为赵王伦之事思虽

无申胥哭楚之效尤慕龚君宾不生莽世德怒杀之

  余崇

按后燕录崇字子厚其父嵩仕垂光禄大夫平视叛

于鲁口嵩以镇东将军讨之军败见杀崇仕宝为建

威将军宝被围于中山清河王会表求赴难使崇为

前锋率骑五百伺魏强弱遇魏千余骑鼓噪直进手

杀数十人魏骑溃去崇亦引还勇冠一时众心稍振

后会使壮士袭杀高阳王农欲弃丧走龙城崇涕泣

固谏乃听载军后宝嘉其忠拜中坚将军封颍阴公

兰汗之乱随宝入龙城密言于宝曰观加难形色祸

变甚逼宜留三思奈何径前宝不从行数里加难遂

先执崇崇大呼骂曰汝家幸缘肺腑蒙国宠荣复宗

不足以报今乃敢谋篡逆此天地所不容计旦暮即

屠灭但恨不得手脍汝曹尔加难杀之

  索卢曜

按后秦录曜炖煌人仕苌为骑都尉苌与苻登累年

相持曜乃自请刺登苌曰卿以身殉难将为谁乎曜

曰事成甚幸不成臣死之后深以友人陇西辛暹仰

托明公苌遣之事发为登所杀苌厚加礼赠以暹为

骁骑都尉

  杨佛嵩

按晋书姚兴载记姚兴以杨佛嵩都督岭北讨卤诸

军事安远将军雍州刺史率岭北见兵以讨赫连勃

勃嵩发数日兴谓群臣曰佛嵩骁猛果锐每临敌对

寇不可制抑吾常节之配兵不过五千今众旅既多

遇贼必败今去已远追之无及吾深忧之其下咸以

为不然佛嵩果为勃勃所执绝亢而死

  王奚

按晋书赫连勃勃载记姚兴将王奚聚羌胡三千余

户于敕奇堡勃勃进攻之奚骁悍有膂力短兵接战

勃勃之众多为所伤于是堰断其水堡人窘迫执奚

出降勃勃谓奚曰卿忠臣也朕方与卿共平天下奚

曰若蒙大恩速死为惠乃与所亲数十人自刎而死

  任兰

按晋书姚兴载记乞伏干归以众叛攻陷金城执太

守任兰兰厉色责干归以背恩违义干归怒而囚之

兰遂不食而死

  董遵

按晋书姚泓载记刘裕伐泓檀道济师入颍口所至

多降服惟新蔡太守董遵固守不降道济攻破之缚

遵而致诸军门遵厉色曰古之王者伐国待士以礼

君奈何以不义行师待国士以非礼乎道济怒杀之

  赵元 蹇鉴

按后秦录元天水人也仕泓为宁朔将军立志忠诚

善抚士卒陈留公洸镇洛阳元时为部将晋遣檀道

济来伐师至城皋元因说洸曰今晋寇益深人情骇

惧众寡势殊难以应敌宜摄诸戍兵士固守金墉以

待京师之援不可出战战若不捷大事去矣金墉既

固师无损败晋终不敢越金墉而西困之于坚城之

下是我不战而坐收其敝也洸司马姚禹及主簿阎

恢杨虔等与道济潜通嫉元守正咸共毁之言于洸

曰殿下以英武之略受任方面今婴城示弱得无为

朝廷所责乎洸以为然遣元帅精兵千余南守柏谷

坞元泣谓洸曰元受三帝重恩所守止有死耳但明

公不用忠臣之言为奸孽所误后必悔之恐无及耳

未几道济等长驱而进元与龙骧司马毛德祖战于

柏谷众寡不敌为德祖所败被十余创据地大呼元

司马骞鉴冒刃抱元而泣元曰吾创已甚君宜速去

鉴曰若将军不济当与俱死去将安之皆死于阵

  姚军都

按晋书姚泓载记赫连勃勃攻陷阴密执秦州刺史

姚军都坑将士五千余人军都瞋目厉声数勃勃残

忍之罪不为之屈勃勃怒而杀之

  孙赞

按后秦录赞咸阳石安人仕泓为安定护军赫连勃

勃来侵人怀危惧亡奔相属赞独率众拒守城陷为

勃勃所杀

  常据

一作张璩

一作掌据

按前凉录据字符琰炖煌人也年十四拜奉车都尉

从梁肃征陇右与王擢遇于邢冈相拒十余日据衔

枚密击遂大破之由是显名迁宁戎校尉麻秋之攻

枹罕也据固守大城秋率众围城上西北隅据使宋

修等拒之短兵接战俘斩二百余人秋众乃退重华

时仕为骑都尉性直敢言见长宁侯祚与宠臣赵长

等结异姓兄弟谋将为乱心不平之重华末年有螽

斯虫集安昌门外缘壁逆行据因谏曰螽斯是祚小

字今乃逆行灾之大者愿请出祚以安凉土重华曰

子孙繁昌之征何为灾也吾昨梦祚摄位方委以周

公之事使辅幼子君是何言也及重华卒祚果杀灵

耀凉州大乱天锡嗣位迁为征东将军秦苻坚使姚

苌等攻凉据率众三万军洪池欲先击姚苌须天锡

命会苌率甲士三万为前驱与据战于洪池据兵败

绩马为乱兵所杀其属董儒授之以马据曰吾三督

诸军再秉节钺八将禁旅十总外兵宠任极矣今卒

困于此此吾之死地也尚安之乎乃就帐免胄西向

稽首伏剑而死

  苏霸

按晋书秃发&#檀载记姚兴遣其将姚&#等来伐&#

众至汉口昌松太守苏霸婴城固守&#喻霸令降霸

曰汝违负盟誓伐委顺之藩天地有灵将不佑汝吾

宁为凉鬼何降之有城陷斩霸

  辛渊

按西凉录渊字子深陇西狄道人也四世祖怡晋幽

州刺史宁朔将军渊仕皓为骁骑将军歆亦善遇之

歆与沮渠蒙逊战于蓼泉军败失马渊以所乘马授

歆而身死于难遂以义烈见称于西土云其后子孙

仕魏俱至显官

  宋一

  傅弘之

按宋书本传弘之字仲度北地泥阳人傅氏旧属灵

州汉末郡境为寇所侵失土寄寓冯翊置泥阳富平

二县灵州废不立故傅氏悉属泥阳晋武帝太康三

年复立灵州县傅氏悉属灵州弘之高祖晋司徒祗

后封灵州公不欲封本县故祗一门还复泥阳曾祖

畅秘书丞没胡生子洪晋穆帝永和中胡乱得还洪

生韶梁州刺史散骑常侍韶生弘之少倜傥有大志

为本州主簿举秀才不行桓元将篡新野人庾仄起

兵于南阳袭雍州刺史冯该该走弘之时在江陵与

仄兄子彬谋杀荆州刺史桓石康以荆州刺史应仄

彬从弟宏知其谋以告石康石康收彬杀之系弘之

于狱桓元以弘之非造谋又白衣无兵众原不罪义

旗建辅国将军道规以为参军宁远将军魏兴太守

卢循作乱桓石绥自洛甲口自号荆州刺史征阳令

王天恩自号梁州刺史袭西城时韶为梁州遣弘之

讨石绥等并斩之除太尉行参军从征司马休之署

后部贼曹仍为建威将军顺阳太守高祖北伐弘之

与扶风太守沈田子等七军自武关入伪上洛太守



脱奔走进据蓝田招怀戎晋晋人庞斌之戴养胡

人康横等各率部落归化弘之素善骑乘高祖至长

安弘之于姚弘驰道内缓服戏马或驰或骤往返二

十里中甚有姿制羌胡聚观者数千人并惊惋叹息

初上马以马鞭柄策挽致两股内及下马柄孔犹存

进为桂阳公义真雍州治中从事史除西戎司马宁

朔将军略阳太守徐师高反叛弘之讨平之高祖归

后佛佛伪太子赫连率众三万袭长安弘之又领

步骑五千于池阳又破之杀伤甚众又抄掠渭南

弘之又于寡妇人渡破获贼三百掠七千余口又

义真东归佛佛倾国追蹑于青泥大战弘之身贯甲

冑气冠三军军败陷没佛佛逼令降弘之不为屈时

天寒裸弘之弘之叫骂见杀时年四十二

  颜邵

按通鉴纲目宋文帝元嘉二年谢晦举兵反江陵初

与参军颜邵谋举兵邵饮药而死

  刘康祖

按宋书本传康祖彭城吕人世居京口伯父简之有

志干为高祖所知高祖将谋兴复收集才力之士尝

再造简之值有宾客简之悟其意谓弟虔之曰刘下

邳频再来必当有意既不得共语汝可试往见之既

至高祖已克京城虔之即便投义简之闻之杀耕牛

会聚徒众率以赴高祖简之历官至通直常侍少府

太尉咨议参军简之弟谦之好学撰晋纪二十卷义

熙末为始兴相东海人徐道期流寓广州无士行为

侨旧所陵侮因刺史谢欣死合率群不逞之徒作乱

攻没州城杀士庶素憾者百余倾府库招集亡命出

攻始兴谦之破走之进平广州诛其党与仍行州事

即以为振威将军广州刺史后为太中大夫虔之诞

节不营产业轻财好施高祖西征司马休之鲁宗之

等遣参军檀道济朱超石步骑出襄阳虔之时为江

夏相率府郡兵力出涢城屯三连立桥聚粮以待道

济等积日不至为宗之子轨所袭众寡不敌参军孙

长庸流涕劝还军虔之厉色曰我仗顺伐&#理无不

克如其不幸命也战败见杀追赠梁秦二州刺史封

新康县男食邑五百户康祖虔之子也袭封为长沙

王义欣镇军参军转员外散骑侍郎便弓马膂力绝

人在闾里不治士业以浮荡蒱酒为事每犯法为郡

县所录辄越屋逾墙莫之能禽夜入人家为有司所

围守康祖突围而出并莫敢追因夜还京口半夕便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39:29